蓝淋吧 关注:59,933贴子:1,279,324

【迟爱同人】叔,你进城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过年了,把个旧帖子搬这儿,方便追这文的筒子看。(更不更不重要)


相关推荐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叔,你进城了

(一)


柯洛没想到陆家还有这种访客。

门口的男人歪带着一个缺了口儿的草帽,两条裤脚挽得一长一短。左手提个脏兮兮网兜,右手抓着只老干鸭子。
那鸭子体型干瘦但中气十足,见人开门便发出一阵长而宏亮的仰天长啸:嘎!嘎!!嘎……
车库里几辆车没接胤触过这种频率的声波,顿时全受了惊,一连串呜里哇拉地怪叫起来。
院子里那只德国黑贝扯着链子一阵左冲右突的狂吠,楼上挂的几笼画眉扑腾成一片。陆风那只大嘴壳子金刚鹦鹉在屋里大声喊:“有刺客啊!有刺客!”
柯洛皱着眉望着面前的男人,那意思很明显:我&干,你大胤爷。
门口的男人愣了愣。转眼依然一脸恬不知耻的厚笑:“大侄胤儿,这是陆风家不?俺是他朋友,想看看他中不中?”
看你妹啊!柯洛心想。
他正想出门去健身房锻炼左边第三块腹肌,昨天经过他的仔细观察,已经处在呼之欲出的阶段。
今天偏偏就特么的他一个人在家。
小心翼翼地把衬衫往身上拉紧一点,无比冷漠地说:“不在。”
“诶!不着急,俺可以等!”
男人抬腿往门内一挤,对旁边的柯洛说:“让让?”
我擦,柯洛飞速一闪,躲到一边检胤查身上那件川久保玲2011春夏款衬衣有无留下可疑痕迹。
这人脸皮比他想的厚!
“你们这客厅整大!可惜那灶膛不中用,整片儿亮色做啥,到冬天还不给全熏黑喽?”男人坐在沙发上,把帽子取下来扇脸。
五官居然细眉细眼的,眼里还有一丝狡黠。

“那不是灶膛,是壁炉,而且我们也不生火,冬天有暖气,那是装饰而已。”柯洛远远在屋子一角一坐,拿了杯子自顾自喝胤茶。
“……哦!”男人哦了一声,没搞明白这个屋里唯一他觉得熟悉的东西咋也突然陌生起来:“不生火弄个炉子做啥?你们城里人就是爱装怪!”
说完了又打量柯洛,贼眉贼眼地看了半天,突然嘿嘿一笑:“我说大侄胤儿,你长的可真俊……坐那么远做啥?坐过来点,过来点。”


回复
举报|2楼2012-01-18 22:32
    (二)

    柯洛听他口气不三不四的,心里骂到,老色鬼,看来好色果然不分身份。一边低头喝茶,装作没听见。

    李莫延见他不理自己,不仅不觉挫折,反而拿了帽子一步步恬笑着往柯洛蹭过去,嘴里继续说:“我说你这孩子,还兴和叔害羞嘛?简直和俺村里没**的大姑娘一个样。……叔又不是外人,你爹在乡下老家时,可和俺一起光蛋子游过水打过鸟的。”

    看见盘里的苹果,便伸手拿了个,在衣服上胡乱擦了两下,往柯洛面前一站,低头嘎嘣咬了一口。


    柯洛听见他说:“你爹”,立即十分不爽,心想你这个乡巴佬,这话能说吗?毫不客气地冲他冷笑:“谁给你说陆风是我爹?”

    李莫延嚼了口苹果咽下去:“还框叔?你看你喝水那嘴,和你爹简直一模一样,活像个鸡屁股。”

    “噗!”他的话音未落,柯洛嘴里的茶已经毫无保留排山倒海地喷洒而出。

    李莫延被淋了个满头满脸,水珠儿顺着眉毛眼睛吧嗒,缓缓地伸出手抹了一把,不忘感叹一声:“真是……春雨贵如油……”

    柯洛把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盯着他:“长得像就是一家人了?那你走路左摇右摆还撅屁股,是不是和你带来那只鸭子是父子?”

    说了又自己觉得好笑:“要是你们是父子,它刚才是不是在叫你爹?……哈哈哈……哈哈哈!”

    自己笑个不住,发现面前的李莫延正皱着眉头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不由得收了笑问到:“干什么?还看什么看?”抽身站起来:“陆伯伯今天又不在T城,什么时候回来可难说了。您慢慢等,我还有点事儿,暂时就不奉陪了。”

    他是眼看着到了午饭时间,故意把这人晾在这里让他自己走。想他脸皮再厚也会饿,难道就在这儿干捱着?

    李莫延却想,这孩子看着长得那样俊,唇红齿白的,和陆风当年一样,却目无尊长,话语难听,比陆风还厉害。

    见他要往楼上走,不由得又哎呦哎呦地追了上去:“我说大侄儿,叔还有几句话要说……这要是陆风不回来了,晚上俺住哪儿?”

    手工地毯的边缘有一道地面阶梯,李莫延没看真切,抬脚一绊,眼看要跌个狗吃屎,手里一苹果捶在柯洛头上,慌乱中还伸手把面前柯洛的裤管一拉。

    却不想今天柯洛穿的是居家宽松的休闲裤,被他一拉,piu的一声便褪到了裤脚。

    李莫延还没有抬头,就已经感觉到面前站成一座光腿雕像的男人浑身嘶嘶散发出一阵阵黑气。

    “哎呦,对不住对不住!俺给你提起来!”李莫延蹬了蹬脚往前一冲,想要借助冲力站起来,没想到那地毯本来就滑,被他一蹬便移了半米,他刚直起半个腰又啪嗒一声下去了。

    这一次连着柯洛的内裤也扒下来了。


    回复
    举报|3楼2012-01-18 22:32
      (三)
      李莫延看着手里那花花软胤软的内胤裤,心里噼里啪啦一阵乱跳,一时不敢抬头。
      可自己心慌个啥?不就是个屁胤股蛋蛋吗!村里哪个后生仔的屁胤股蛋没被他看过,那些娃子的预防针可都是他打的,他可是有执照的,职业看屁胤股!

      城里屁胤股稀罕些么,又不是钻石做的!想着忍不住偷瞄一眼。
      的确比自己见过的那群崽儿白净许多……似乎还带点闪闪润润的光泽……也不知道手摸上去是个什么感觉……
      正在胡思乱想着,从头顶上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声:
      “你还笑得出啊……哈……哈……”
      抬起头一看,越过那两片白生生的屁胤股(和谐)蛋,柯洛正转过脸俯视着他。
      脸上布满2B铅笔打出的黑阴影,眼睛已经进化成邪胤恶的大眼眶小眼珠,周胤身黑气弥漫,明显被气得有点不正常了。
      “大大大侄胤儿……俺没笑,俺是脸抽筋了,给跌的……”NND,我又笑啥?不过他咋气得这么厉害,不就脱个裤子么,难道是凉着他了?
      “俺马上给你提好就是!又不是啥不得了的事儿,给叔叔也看一下没什么打紧的,你爹俺也看过,你别说,他可真是个厉害的……”连忙收了眼神,爬起来,手里胡乱呼啦一提。
      诶,不对,卡住了!又吸口气用胤力一拉,妈了个巴胤子,还是没拉起来?
      探头到前面去一看……
      顿时嘴里不由得啧啧两声:“大侄胤儿,没想到……你那活儿居然这么……”
      柯洛本来被他剥掉裤子就气了个半死,这下胤身下又被他勒了两下,眼珠都要瞪出来,反而连连深呼吸,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镇定,一定得想办法好好整治一下这个老兔崽子!
      “我那儿怎么啊?”黑着脸阴森森地问他。
      偏生李莫延还没察觉,只顾往那地方看,嘴巴里连连说: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大侄胤儿你比你爹……不,简直比咱村二犊子还厉害……”
      “那当然,”柯洛冷冷一笑:“这个,世上大概没几个人能和我比。”
      李莫延一愣:“二犊子不是人。”
      “那是啥?”柯洛突然觉得有点不对,那个”啥”的声音都有点飘,

      “是驴!大侄儿你这玩意儿可算难得了,要知道二犊子可是我们蓝家村的劳模!英雄!方圆十里,谁家要配骡子都得找咱们二犊子!”
      话音未落,只听到咯嗒一身,仿佛是柯洛哪处关节作响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柯洛一把拎着领子提了起来。


      回复
      举报|4楼2012-01-18 22:34
        (四)

        李莫延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柯洛啪的一声掀翻在地。



        抬头一看面前的柯洛,又高又壮,一脸黑气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裤子也不拉了,露着那大鸟,嘴角一扯笑得阴森无比,顿时心里一颤:难道这娃真的破罐破摔想要曰我?



        眼皮一抖,不由得张口唱起几句京剧定军山里的唱词:



        “夏侯渊打扮真不错,黑面长髯赛阎罗,你好比蛟龙才离水,你好比猛虎下山坡……”



        堪堪唱完,也不顾面前的人脸色腾地僵硬,身子一扭,手脚并用就往外爬。



        他在村里人称李油子,这完全得益于他那双秋毫可辨亮过野狐狸的精明双眼,人脸上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现在柯洛表情风云涌变,看起来神秘莫测,话说宁走十步远,不走一步险,还是跑得越远越好。

        “哎?我说,你跑什么呀?刚才不是还看得挺惬意的?现在我专门给你看个够,来来来,过来过来。” 柯洛在身后凉飕飕地说,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带回来,两人四眼对视。

        “别别别……介样,俺不不不不玩这个……”李莫延急了,说话直磕巴,他懂的,他在电视上看到过!吕丽萍还道了歉的!但那不是装那啥的地方吗?想想就老脸发臊!



        柯洛看他这样,心里想他妈的这土鳖真以为老子看上他了。转过头牙一咬:老子先吃点亏,等会要他全部还回来。





        “别害怕,这事儿现在可流行了,电影儿断背山看过吗?在美国奥斯卡得了奖的,你说这没意思它能得奖吗?”



        说着双手拉住李莫延衣领用力往两边一扯。



        哗……那衣料分文不动。



        李莫延苦着脸说:“没看过,俺只看过挺进大别山。”



        柯洛不理他,心想:妈的怎么回事?这衣服什么做的这么牢?妈的我再扯!气沉丹田兮含胸拔背!我擦还是扯不动?老子不是才健过身吗?



        李莫延低头看了看,好心地指导:“这是劳动布,可耐穿了,俺拿它去背砖头也磨不烂,你这样想扯开它估计有点困难……”



        ***的……柯洛又想骂脏话,想想算了,这衣服得脱掉,但自己又不想多碰到李莫延,于是站起来说:“你自己脱。”



        他在自己朋友圈子里因为样子靓版型正,一向人见人爱,不是差不多一点的角色他连正眼也不瞧,现在对李莫延下这番命令,心里是想着被老子看上真是抬举他,这个老色鬼岂有不愿意的道理。



        只见李莫延果然细声细气地说:“那你让让,俺自己脱。”


        回复
        举报|5楼2012-01-18 22:36
          (五)
          柯洛退了两步站在一旁,气定神闲地望着面前的这老土鸭男,等着他衣裤一脱就将他拎起来扔出门去,一想着这人等下站在大门口手足无措傻气冲天的样子,就忍不住在心里哈哈大笑三声。





          却见李莫延手指在自己衣领动了动,抬起眼来看了一眼柯落,突然转身一个箭步往大门冲去,猛地扯弄一番那门上的锁,由于结构复杂打不开,回头一面紧张地张望柯落,一面半个身子都贴在门上胡乱搬弄。





          柯落见他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也一个箭步冲上去,手一伸想抓李莫延,嘴里大喝一声:“你给我站住!想往哪里跑!”





          哪里知道李莫延身上和个泥鳅似的滑溜,一偏身就躲开了,嘴里一边说:“大侄儿俺俺俺不是嫌弃你,俺俺俺真的不玩这个,你让俺先回去吧,改天俺再来探望你和你爹……”一面在屋子里东躲西藏,和柯落两人像中国女排对战巴西,隔着沙发柜子,互相对峙,敌不动他不动,敌一动他就飞速跑。





          我擦啊!柯落不知道哪里来的邪门儿火,这个土鸭居然没有被自己的魅力折服,真是他妈的没眼色,不识货,土到掉渣的包子。在屋里和追得李莫延团团转,边追边喊:“妈的老子配不起你是不是……你给我过来……”





          啪的一声脸上挨了一下,冒着腥味儿的塑料凉拖贴着柯落脸往下滑,抬眼一看李莫延正在弯身脱另一只,脱了抓在手里一脸警惕地说:“大侄儿,你别再过来啊,俺这鞋是才踩过猪圈的,上面可都是猪大粪!”





          “***的……猪大粪你还往老子脸上招呼……”柯落脸色青中带白,一脚跨上沙发探出身去抓李莫延:“老子今天是中邪了才遇到你,等会老子不叫你全还回来老子就不是健身界王子!”





          啪的一声脸上又挨了一下,他妈的这下甩完了吧,柯落想,却见李莫延也不躲了,在沙发后把鞋子攥在手里,啪啪啪啪地继续攻击他:“说了俺不玩这个!我也擦,就你有脾气,老子还是你长辈,老子今天要替陆风教训你!”李莫延也生气了,拿着鞋拔子噼噼啪啪地敲柯落的头。






          **!老子浑身上下脸最漂亮,***的指着老子脸打!”柯落一把扯了鞋子,把李莫延手抓住扯到身旁,抬起手想给他一下子,却看见李莫延双手挡脸,指缝里露出尖尖的鼻梁和一双细长眨巴着的眼睛,那眼神里淡定还带着天真,惊讶还带着点故意,明明是个讨人嫌的表情,但是却不知怎么就让人忍不住想笑,一时就没下下去手。





          “打脸比打衣服好,衣服贵。”李莫延又眨眼睛。





          “***今天故意的吧?”柯落觉得自己回过点味儿来了,这老小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耍自己的。








          “俺不是故意的,你长得俊,俺喜欢你,但是俺不想和你做那事儿。”李莫延见他没动作了,从他手上抢过鞋子往脚下套。





          ***的等等……柯落见他转身要走,忍不住又伸手去拉他,他本来就是跨在沙发上,半个身子探出去,这下再往外使力,那沙发就给他压得翻了过去,在倒下的那一瞬间,柯落想到今天李莫延不明不白地吃他那么多豆腐,突然一肚子不甘心的气往外冒,一把扯过李莫延就压在了身下。


          回复
          举报|6楼2012-01-18 22:37

            (六)
            沙发里的空间封闭漆黑,柯洛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由李莫延瘟热的体温催散,竟显得分外得体和暧昧。


            这是什么香水?BOSS?GUCCI?柯洛不敢置信地埋头又闻,不是自己知道的任何一款,前香清新好似百合,后香平和中略带男子荷尔蒙味,不风不骚没有侵略性,却似有浓烈的催琴作用,让柯洛胯间的东西猛地抬头。


            “你擦的什么香水?”柯洛忍不住问。


            “啥?香水?……俺什么也没擦,但俺是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才出门的……不会有怪味儿……”李莫延觉得身高一米八几的柯洛实在很沉,压在身上就好比家里那头大母猪把自己拱翻在地,让自己呼吸困难。


            “骗人!”柯洛又埋下鼻子去嗅,心里也怀疑李莫延怎么会有这样的品味。


            “俺没骗你!大侄儿,放开俺,俺出不了气儿了……呃”李莫延觉得快要窒息了,柯洛却还像野狗似的在他身上乱嗅。


            柯洛把李莫延拦腰一抱,鼻子埋在他胸前深深一吸,在一阵满足中他突然明白过来,这是,奥妙洗衣粉的味道。


            TMD,原来洗衣粉味是这么好闻的?接下来柯洛发觉手里的身躯瘦不露骨,细肌柔筋,那腰虽细却不扁平,浑园而富有弹姓,竟比他在健身房里见过的各路牛鬼蛇神都美好。抱在手里直让人想折成各种资势,柯洛下shen瞬间ying成一根铁柱。


            李莫延若是知道此刻柯洛心中所想,一定会赶紧告诉他:“俺们庄稼汉都是这么又瘦溜又结实,你想要的话去插插秧就行了。”
            但是现在李莫延只觉得自己要在沙发下因缺氧而昏过去了,他甩甩头:“大侄儿……”




            两片糅软的嘴唇扫过自己的嘴。柯洛在黑暗中一愣。


            “这……”才出声,李莫延的唇就被柯洛含住。柯洛手按住他的头死死不放,牙齿细密地在他下唇瓣上**了一圈,随即把舌头伸进他嘴里,缠住他的舌尖,一阵狗咂骨头、猫舔食盘似地又口及又**。又像老鳖咬鱼那样任他来回摇头都甩不开。

            这不像是恶作剧,明显是在发琴。李莫延吓得魂飞天外。

            柯洛不仅堵住李莫延的嘴,手还往下解李莫延的裤子,把他裤子两下褪到大腿跟,伸手去摸他的李老二。
            李莫延推不开,挣不脱,呼吸困难,憋得无比难受,从嘴里发出几声嗯嗯嗯的声音。


            柯洛一听更是像打了狗血,舌头死死缠住李莫延不放,手抚上李莫延的小鸟就开始lu动。


            李莫延从没受过这种chi激,他活了三十八岁,和村里的翠花好过,但没结成婚,光棍了几十年,生理问题都是自己解决,最大的娱乐活动不过是听听墙根,现在最min感的地方被一张火热手掌包裹着来回lu动,身子不由得一阵冷颤,想弓起腰却不行,只能拼命吸气,奈何这里氧气有限,嘴还被柯洛堵住,鼻子抽动不过来,眼看就要翻白眼。


            关键时刻,李莫延抽出手捧住柯洛的头,对着柯洛的嘴一阵猛嘬,像抽气泵一样把柯洛肺里的气骨碌骨碌吸了过来。


            柯洛没想到李莫延捧了他的头把他当氧气罐一样地吸,顿时两眼一翻,抬手一掌想把李莫延推开,奈何李莫延像张狗皮膏药似地贴在他脸上。


            “唔忘……开!”柯洛手撑在李莫延脸上死命推,李莫延双手抱着他的头就是不放,舌头紧紧绞住他的唔唔唔地吸得忘乎所以。柯洛不住翻白眼,挣扎中挥起手,把沙发往上一顶。沙发终于翻过去,新鲜空气扩散,李莫延连忙放开他自顾自地大口抽气,剩柯洛两眼发直地靠在沙发上不住喘气。两人都光着皮鼓一副吊死鬼的样子。


            这时大门咯哒一声,陆风站在门口,略皱着眉又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回复
            举报|7楼2012-01-18 22:38
              (七)

              李莫延一看见进来的是陆风,激动得差点飚出两行老泪,那心情就像当年两人一起被瀑布冲到野塘子里那次一样。当时他就着几点星光潜下去又起来,起来又潜下去地找,但却始终找不着人,一小时后他确信陆风就这么死在荒郊野塘里了,心里万念俱灰,找了块石头爬上去躺着一动不动。片刻后陆风却从芦苇荡里扒拉出来,嘴里还骂着凭什么老子要被冲得远些,还撞得头晕脑花云云。当时他也是当场飚出了一把泪星子。

              “陆风……陆二少!是俺,俺来看你啦!你……你一点没变呐!”屁股还光嗖嗖地过着风,李莫延已经挥舞着双手热火朝天地招呼起来,心里还补充了一句:救俺,快救俺,你下的这犊子俺拿不住了。

              柯洛心里咯噔一声,先按兵不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陆风的反应。


              “哦,你谁?躺在那做什么,想用背帮我擦地?”陆风凉凉地看着他,手不紧不慢地松领带,脱外套,转身挂到墙上,然后又说:“多谢了,但我们家的卫生有专门的劳务负责,用不着你这样的,你起来吧。”他一直盯着李莫延的脸,但嘴里的话却冷漠刺耳的很。

              柯洛闻言喜笑颜开,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两三下把裤子扎好,嘴里哼哼地说:“我就说你是个乱认亲想蹭饭的吧!好在小爷英明,识破了你的诡计。赶紧自己出去,不然小爷报警抓你。”说完转身对陆风乖巧一笑:“陆伯伯,我说你这么会认识这种人嘛。本想帮你问清楚,谁知他心虚了左躲右闪,害我也跌一跤,把裤子也跌掉了。”至于跌跤怎么会把裤子跌掉,他留给陆风自行想象。


              李莫延白了柯洛一眼,他没想到陆风完全不认得他,嗫嚅了一下,又试探性地问:“那个,陆小乖,是我啊,你的狐面师爷呐……”说着把手比到脑袋上做了个狐狸耳朵:“记不记得?苍狼大元帅?”随着说话四个指头有节奏地弯了弯。


              这是陆风小时候在本家玩的时候,他们互相乱喊的小名儿。陆小乖是李莫延给起的,苍狼大元帅是因为陆风爱玩打仗,自己给封的,然后他又给李莫延封了个狐面师爷,一天到晚两人做伙满山跑。


              柯洛闻言忍不住噗地笑出声,勉强忍住后嘲弄地鄙视了李莫延一眼:“你玩古风COS呢?你怎么不说你叫公孙策啊,那陆伯伯就是包青天了。”说完又嘻嘻笑了下:“我申请做个展护卫行不行,你再给我找个白玉堂。”


              李莫延有些气闷地踢了柯洛一脚:“小孩子别闹。”柯洛闪开,又觉得那几个名字实在太好笑,躲到一边捂着嘴欢乐个不停。李莫延站起来把裤子提好,闷闷地站到陆风面前问:“你真不记得俺了?”

              陆风本冷冷地坐在沙发上看他们两人打闹,听李莫延问自己,眼皮也不翻一下地回答说:“我需要记得你吗?来求我的人很多,我也不能每个人都应承。”


              李莫延闻言嗐了一声:“好!”他知道陆风在生意圈子里混得很开,面子也足,但是他从没把这些当回事,只是真心把陆风当儿时玩伴来惦记着,现在听见他这么说,心里一凉,也不多说了:“那俺走了,你有机会回牛角村看看吧。”


              柯洛一个箭步冲过去拉开门,拎着那老鸭子就要往外甩:“慢走啊,咱们可就不送啦!天晚没车了,叫头毛驴吧!”那老鸭子见多识广,知道自己立马就要像一道流星划过天际,顿时吓得鸭容失色,一阵嘎嘎嘎疯狂大叫。李莫延足下生风,掠过老鸭子抱在怀里,目不斜视穿门而出。


              “等等,我叫你走了吗?”陆风声音不大,但也能清清晰晰穿过鸭嚎送到李莫延耳朵里。


              “那你要咋?”李莫延也恼了,这俩父子都发疯了不成,莫名其妙的,尽往他身上撒气。


              “你把我们家弄得这么乱,不收拾好就想走吗?”陆风也更火了,抬高了声音。


              “老子又没TMD的劳工资格证,还TMD一手泥,你说我敢碰你们家东西吗?再说了,像你这样的人,还怕找不到人替你收拾?”李莫延转过头瞪着陆风,一脸英勇就义,毫不回避。


              柯洛拿了个盘子遮住脸,猥猥琐琐地躲在一旁看戏。


              “你……”陆风少有被呛,要想一下才有下半句,而李莫延已经绝尘而去。

              “你等等……”陆风对着那背影喊了声。然后又说:“你让我想想……哦,我是不是小时候在本家见过你……啊。你叫李莫延是吧?我好像有点印象。喂?李莫延!……李莫延!……我想起来了***的还走?!”看着那人越走越远,陆风脸上抽了几下,终于晃出门去扯住他胳臂。

              他今天去F城开了一整天会,这一大圈转下来累的半死,进门时乍看到两人躺地上,以为柯洛在玩什么新式健身或者十八禁,听见李莫延的声音时心里漏跳一拍,以为自己听错了,再定睛一看,果然是那个又瘦又猴精的李莫延,血压顿时一下冲上一百九,但再往下一看,光屁股对光屁股,顿时心里那些说不明的情绪一股脑都像柴烧了个冲天旺,正要发怒,又惊觉自己朝儿子生什么气?于是把满腔怒火转回到李莫延身上。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2-01-18 22:39

                这文目的就是恶搞,没有之一。而且由于更文的时间隔很长,我常常记不得上次写了什么,又不愿回看,所以节与节之间有点脱节,看出来的筒子见谅╭(╯3╰)╮


                回复
                举报|9楼2012-01-18 22:42
                  噗哈哈哈笑死了怎么办……打滚……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2-01-18 22:48
                    天津专业生产电磁离合器,优质技术服务支撑,多领域合作,现货供应。 点击咨询
                    广告
                    一直很喜欢这篇啊,又欢乐又萌!G大还会继续往下写吗?求3P~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1-18 22:49
                      G亲爱的,这个太欢乐。
                      忙了一天,刚回到家。
                      老胳膊老腿都酸了
                      但看到你这文有了那么点点更新
                      我老怀甚慰
                      亲爱的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01-18 23:23
                        哈哈哈哈 我去 这款叔清俗脱丽 乡土风味直教人脱裤相许啊!很久没见欢乐得****的文了~楼主太强了调调整个俘虏少女哦哦哦哦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3楼2012-01-18 23:30
                          让叔这种乡土天然呆虐死这对怪兽父子~~~~~~~~~~~


                          回复
                          举报|15楼2012-01-19 01:54
                            哪有作者自己说更不更不重要滴...
                            狸叔还上蹿下跳滴比狐狸耳朵,萌shi啦~~>_<~~


                            回复
                            举报|16楼2012-01-19 03:50
                              在腥风血雨的江湖,您是一股清泉!!

                              请让我膜拜你,伟大的gg!!!!

                              昨天吓死我了啊,大家都是自己人,怎么就突然间。。。所幸我喜欢的亲们、前辈们都没事。

                              喜欢叔啊,真希望多看见叔,因为他木有番外,有点可怜。
                              我最爱曲爹,可是还是要说君子番外看得我都快。。了。还是想来点迟爱番外。
                              也许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


                              回复
                              举报|17楼2012-01-19 12:09
                                要boss哎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2-01-19 12:10
                                  笑得嘴都抽筋了,楼主一朵花油菜花~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2-01-19 16:05
                                    G酱写篇土叔写了半年


                                    回复
                                    举报|20楼2012-01-19 16:09
                                      小蓝你就乖乖的更了吧



                                      回复
                                      举报|21楼2012-01-19 17:13
                                        太搞笑了,不过俺几乎都要觉得这文成坑了...怨念啊....


                                        回复
                                        举报|22楼2012-01-20 13:21
                                          过年了,一起来欢乐!
                                          (八)
                                          陆风着急了,他心里想:老子怎么可能不记得你?你跑什么啊,来一次容易吗?不许走!


                                          于是他说了:“我虽然呢,不记得你了,但是呢,大概还有点印象,我想你这时候呢,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我们家平时事情很多,而且我很忙的,一点也不喜欢招待陌生客人,所以那个……你还是留下吧,啊?”


                                          这是多么复杂的语言系统,需要研究宇宙信号级别的人才才能听懂吧?

                                          李莫延摸着下巴想了会,又望了望天:“俺记得小时候和陆小乖可好了,裤衩儿都换着穿的,他怎么可能不记得俺?所以一定是俺搞错了,俺回去想明白再来!叨扰了呐,再见!”

                                          “……等等,我确信你没有搞错,我就是陆风……”陆风手夹住他一动不动,钢筋铁骨像只擎天柱。

                                          “俺看不像。”李莫延瞅着他:“陆小乖长得比你可爱。”


                                          “……不像?我都几十岁了能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吗?”陆风无语了,想了想又忙说:“哦对,看,我虎牙还在!”说着嘴一呲,露出口腔右上方一颗忧伤的狼牙,放大到李莫延面前,眼睛下斜,嘴里含混不清地说:“小乖这名字就是你给这个牙齿取的,对不对?”





                                          看李莫延没有反应,陆风又晃了晃那两排亮程程的白牙:“嗯?”





                                          李莫延很严肃地看着此刻的陆风:“这颗牙齿是挺像的,但也有可能是假牙。”


                                          “那你还要怎么样?”陆风收起那副神似金凯瑞的表情,面露不满地看着他:“你信不信我把你打晕了拖进去?”

                                          “我们俩小时候的暗号是啥?”李莫延不理他。

                                          “……欲上青天拿明月,敢下龙宫夺宝剑,”陆风越说越小声,后面两句飞快地带过:“天下英雄谁第一?数我陆风李莫延。”

                                          唉,谁年少的时候没有**过呢?这词还是李莫延给想的。

                                          “动作呢?”李莫延却淡定的很,一点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妈的李莫延你个神仙,还要动作,你想整死老子啊?陆风一脸抽搐,警惕四下望了望,确定周围百米没人后,双腿一个马步,曲肱扬臂,先来了个飞猴渡云,再来个穿花蝴蝶手,最后固定成个仙鹤神针,嘴里喊:“欲上青天拿明月!敢下龙宫夺宝剑!天下英雄谁第一!看我陆风李莫延!”

                                          李莫延站在那里脸皮一抖一抖地看着他,细长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好似一湖星星摇啊摇。
                                          “妈的,你现在满意了吧?”陆风看着李莫延憋笑的表情,一脸懊恼地放下动作,伸手扯过李莫延手里的鸭子:“还不给老子滚进去。”

                                          李莫延哈哈一笑,手里鸭子一放,手臂一揽搭上陆风肩膀,拉着他以狼狈为奸的姿势地往屋里走:“陆小乖,话说这套动作就你做最好看!后来俺叫村里每个孩子都学了一遍,以纪念你当年的雄姿英发,啧啧。”

                                          “哼。整我好玩么?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无聊?……什么时候到的?”陆风一脑袋懊恼,希望刚才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第三人看见!


                                          待他们的身影走远些,一排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南天竹里窸窸窣窣一阵,先钻出一个大圆白盘子,然后盘子缓缓降下,出现柯洛一副认真思索的脸,他脑袋卡在一团绿叶子里,像个后现代艺术插花。

                                          安静地想了会儿,柯洛终于对着远处李莫延瘦瘦的背影低声赞叹到:“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敢于调戏斑斓的猛虎,啧,看来我看错你了,英雄!”




                                          回复
                                          举报|23楼2012-01-20 17:39
                                            沙一个发儿先!


                                            回复
                                            举报|24楼2012-01-20 17:54
                                              英雄的LEE叔叔


                                              回复
                                              举报|25楼2012-01-20 19:26
                                                矮油boss可傲娇了~~某羊这贱兮兮的2b形象是咋整的啊哈哈哈哈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2-01-20 20:11

                                                  于是他说了:“我虽然呢,不记得你了,但是呢,大概还有点印象,我想你这时候呢,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我们家平时事情很多,而且我很忙的,一点也不喜欢招待陌生客人,所以那个……你还是留下吧,啊?”

                                                  啊?真是太因果了~~~


                                                  回复
                                                  举报|27楼2012-01-20 21:29
                                                    柯洛终于对着远处李莫延瘦瘦的背影低声赞叹到:“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敢于调戏斑斓的猛虎,啧,看来我看错你了,英雄!”

                                                    所以柯洛在这里面对叔是仰慕的感情~~?


                                                    回复
                                                    举报|28楼2012-01-20 21:32
                                                      为什么我自动补脑的形象全是赵本山跟小沈阳!谁来纠正我一下……………………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2-01-20 22:46

                                                        花狐狸调戏斑斓虎,


                                                        回复
                                                        举报|30楼2012-01-20 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