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72贴子:1,280,077

【迟爱同人】夜色极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此篇,给柯洛。
柯洛,你知道,最心痛最无解的,是什么吗。
是在你努力用力想成为主角时,到了最后一时,才发现,
你根本,不能放他的眼。

清晨有雾,玻璃上有霜花。
他送我的那盆石蒜,最后一朵花苞,在昨夜沉眠之时绽放。
鲜红的,好像,他的血液。

不过是一时间,没能抵住深浓的睡意。
不过是一时间,没能抵住最后一点热烈的甜美。

我带走了他身上最后一抹鲜艳的光泽,也掠夺了他最后一丝光华的容颜。
他的视线,是温柔的灿烂,但无论何时想起,都是赤足踩上雪上森寒。
他不会用指掌,再次拂过我的面颊。
他再也见不到,而我也即将再也见不到他。

仍旧记得炽烈的温度染上面庞时,那一刹那,破土而生的轻快。
他的。我的。
即使是那样的炽烈,不过短短几个分钟,就又变成我最恨的寒冷。
我低下头,看他。他伏在我怀里。
我现在,有的是时间,与他消磨,共他犹豫。

我伸出手。抚向他的喉间。
指尖上的热度,是胭脂色的,一点一点结落,染上我的手指。

马上,便要破晓。
我答应他,代他看一次,金色缓缓凝积的模样。

这一次,我是输你。

Eric.
肺腑里,传来深切的疼。
和脑中的不一样。

昨天,我们两个,趁着将尽的夕阳,一起去了园游会。
坐在一起,任由一旁的流浪画家上色晕染。
我为他捞出两条金鱼
他还是那么任性,只要尾巴是红色的,别的都被你偷偷扔回水里。

两人走过过山车,他顿了下,想起了上一次,我几乎被甩出了心梗。便怏怏地,缠我去做摩天轮。
两个已知天命的男人去坐摩天轮。够拍一部国产恐怖片的了。
缓缓上升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我不再习惯,这样双脚离地的感觉。
果然是老了,比起这样的浮云,更喜欢没什么滋味的平淡。
他的炒饭,味道还是跟白开水一样,却比从前还喜欢。

体贴地给他买爆米花。他撇撇嘴,塞进我嘴里。
还笑着说,要趁我吃的时候,偷拍张照片。
说这样的我,像是一头啃胡萝卜大尾巴狼
你才狼,你全家都是狼。

上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他强装作无所谓,还发出了颇有周星星风格的笑声。
但如果真的不害怕,那就请先生你把你的爪子从我衣服上松开好么。

夕阳只余下一半,光变成了琥珀色。
芳草。蜜糖。

我们数了一圈绵偶,他决定,要倒数第三个。
美丑我实在无法评价,只知道,这个的体积最大,最夺人眼球。
他就喜欢夺人眼睛的东西。还有人。
真是感谢父母姿势摆得这么好,把我生成了这样。

我提议把那个比人高的玩偶拖在后面走,他不同意。
在那里,为了这件事,我们两个较劲了半个小时。
最后,他走在我前面,拽着玩偶的头。
我跟在后面,托着玩偶的尾巴。
玩偶以一种古代刑罚犯人的方式,一路被拖回家里。

路上,他唱歌,一张嘴,竟然是最美不过夕阳红。
我当时就喷了。
我不觉得,自己有多老,什么夕阳红,更是想都没想过。
我依旧是从前那副模样。可能唯一有了巨大改变的,是脑袋里的那个东西。
这两年,长得愈发茁壮。

我时常,迷惑不解。
他从前,最开始的时候,还很害怕。
默默估计着,我什么会死,会突然在吃饭,在洗澡,在出去散步,在睡觉里,慢慢没了呼吸。
半夜醒来,就会发现,他靠在我背后,睁着眼睛,轻轻摸我的头发。
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的大哭,哭到呕吐。
会突然生气,砸一圈东西,却不再像从前那样,对我伸手,砸我的头。

到了现在,他却突然间,变得释然。
敢再次跟我玩木马游戏,伸手勒住我的脖子,挂在我身上,使劲的晃。
有时熬夜,陪他一起打游戏,他也不再多说。
只是不再跟我玩板球。之前有一次,他不小心打到了我的头。

就在拖着玩偶回去的路上,那种针刺的麻痹,再度从脑中涌中,渗入全身。


我却早已习惯,从一开始的暴怒,到现在的自然。
甚至还能一边走,一边跟他说话。
这样的疼,和从前的不再一样,不再是剧痛,不再是两眼发黑,不用再昏倒。
也许是它已经知道,它就要获得胜利,不用再耀武扬威。

晚上他一改平时习惯,煮了一锅我最爱的杂蔬鱼。不放花椒,不放芥茉。大把的辣椒香菜。
我回到卧室,却意外的发现,本来放好的某片纸张,已经被他发现,默默躺在桌面。
什么都没说。
没有意义。

我曾想过,只要人活着,就有结果。
但到了现在,我才发现,我把自己搭了进去,却不曾想过,跟着我没了结果的,还有一个人。
有一个人,跟我一起痛,一起笑,一起坏事做尽,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有一个人,明明知道我的本性,却还是肯维护我,只维护我。
只有他,觉得我好。

洗澡的时候,我们两个照例互相嘲笑了下对方的尺寸,我照例对他十几年如一日的反攻不成表示强烈的遗憾和真实的欣慰。
却没有做(和谐你姐夫)爱。
只是一起躺下的时候,照例一起向右侧着,他的后背,贴合着我的胸口。
今天他不肯睡,抓过我的手,无聊地翻来翻去。
最后比起了大小,看谁的无名指比较长。
结果当然是我赢。
比着比着,安静下来,一起看并排着的两只手,无名指上,都闪着莹白的光。
他不喜欢钻石,铂金。他向来不喜欢随着别人的喜好走。
所以我们两个的戒指,是一块玉上,分出来的两个指环。
通透的,翠绿的,细腻的纹,里面像是含了一片湖。

然后亲吻。

什么时候睡着的,抑或是昏倒的,我不知道。
醒来时,梦初醒。
他果然站在阳台上,默默抽烟。

我没有走过去,想了想,还是默默开门,去了花园。
他当时说要微微改造一下,好符合他的审美风。
最中意的,是角落里的一个躺椅,坐在这,可以纵观全景。

我坐了下来,刚刚还存在着的,钝钝的痛感,此刻,已彻底不见。
死在这里也好。
至少,可以让他多找一会,少心痛一会。

我从前,那么想要活下去。
现在也一样。
却再不可能。

正朦胧着,觉得又要昏睡过去,却远远走来一个人影。
他走过来,穿着睡衣。
走到我跟前,眼神示意我挪一挪。
然后,坐到我腿上。
他平时虽然喜欢情趣,但只喜欢趁我不备的时候,一下子冲过来,和我的胸口撞个满怀。
这样的亲密,实在少见。

他坐下来,下巴搁在我的喉咙边。
看着我。
我们两个彼此相视,不说话。
看了又看。
如何都看不够,如何能看得够。
却不能。

静寂之中,他眼肿的液体,变成了闪闪发光的明月。
映着即将到来的晨光。

他突然笑了。印上我的唇。
“你竟然,还想先跑?”
我不说话。
明明有那么多话要说。却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变得不再有丝毫意义。

吹过耳边的风,在这个火热的夏季,即将开始的一天。

我感到了人生第一次直面而来的恐惧,但极大的恐惧过后,是无尽的欣喜。
他就是爱我这样。
我爱他。

“对不起。”

“这一次,我不能原谅。”

“那要怎么样呢?”

他专注地看我。只看我。只看我一个。看成凝望。
只一眼,仿佛能跨越千年。

“这一次,是我赢哦。”

他伏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最熟悉的,曾经无数次听过的。
他却只说了一次,把这一次,给了今天,给了此时。

“我爱你。”

他又贴合在我的胸膛上,抬起右手。

砰地一声。

细小的尖锐,穿过喉咙时,是磨钝的触感。
荡起一阵涟漪。
随着一阵风走远。


真的,不过是几个分钟。
流淌着的热液,就已经冰凉。
我指尖上,刚刚还温暖的一片,已经变成无知无觉的森寒。
他依旧伏在我的胸口,低下头,看他的侧脸。

脑中的疼痛,也随着刚才的风飘走。
抬头,最远的地方,是无尽的瑾琨和杜仲,正泛着波浪。
我答应过他,代他看,最后一次,金色凝积的模样。








回复
举报|2楼2012-01-18 16:30
    我去,是入他的眼,不是放他的眼,五笔双荡漾了。

    略有点小激动。

    在此表示,那些看了四娘看太多以至于被洗脑的玻璃心的实为左脑养鱼右脑养虾大小脑共同进水脑残片一天八片都不够的黑LEE党·宠羊党:

    你们再继续这样爱柯少爱下去,我祝福你们,以后找对象,全是趴在你们身上喊别人名的,全是在你生病后把你揍趴下的,全是某某和你落水他救你姐夫的,

    我真心地祝福你们。


    回复
    举报|3楼2012-01-18 16:34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2-01-18 16:37
        @张老师办留学

        老湿,看了这个你会不会觉得很爽呢。

        反正我是很爽了。

        我就喜欢这样啊。

        我真心祝福那些宠羊党啊,我那些话都是真心的。


        回复
        举报|5楼2012-01-18 16:39
          我有点看不懂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2-01-18 16:40
            柯总又一次被炮灰了,叔这是杀了BOSS还是自杀了啊?没看出来,还是只是哭了?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01-18 16:47
              有点没看懂,晚上拿爪机再仔细看一遍。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2-01-18 16:52
                突然发觉,其实是两人一起死了吧…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2-01-18 16:55
                  好吧!同志们!

                  这个就当作我那个LA DINERE PLUIE 的伪番外,注意 ,是伪番外啊!

                  因为那个文我是要BLHE的!!绝对 的必须的HE!

                  然后这篇里面,讲的是,如果陆风脑袋里那个东西最终要了他的命的故事。
                  大概就是:
                  陆风知道,估计也就这两天,他就要挂了,但不能跟叔说,可叔已经知道了。
                  于是叔在波士面前拿枪自杀了……(我有罪这是伪!是伪!)
                  死在了波士的怀里。
                  然后波士怀抱着他,看着即将到来的朝阳,也慢慢屎 去了……

                  我去,我是真心的意识流了啊是不是。打击太大了,太大了,真心的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1-18 16:59
                    爽!谢谢夫君!这几天被那些脑残粉追着吵,真是状态大勇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2-01-18 17:05
                      LZ你不要吓我啊,这不会是你那篇La derniere plui的结局吧?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2-01-18 17:45
                        觉得叔跟boss一点也不搭调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2-01-18 17:59
                          BL BE了么....敲碗求HE番外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2-01-18 18:06
                            不管怎样,HE的好啊禽兽。。。但是,我还是真心想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2-01-18 20:52
                              一起死算是HE吧,喜欢禽兽的文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2-01-18 21:16
                                好,以下为 BL 的 HE 篇。

                                余光衬晚

                                我就是不喜欢面食。
                                从基础性的馒头面包,到升级版的酥卷蒸糕。
                                烦都烦死了。
                                有所的主食,唯一让我百吃不厌的,只能是米饭。
                                用蒸锅蒸出来的,硬硬的,粒粒松散,不用菜,只蘸着点香辣酱,就能吃满满一大碗。

                                从前有个什么人,变成花样做米饭给我吃。
                                用茶叶荷叶蒸,把香瓜的瓤挖出来,里面放米,米里面夹着梅子,再裹上层细细的藕粉。
                                可我无论有多喜欢米饭,再看到这类像极了点心的玩意,都只能当做饭后的甜点,稍稍尝上几口。
                                明明只是米饭而已,干嘛还要弄那么多花样。
                                我只是想要,单纯的那一口原味的米饭。

                                和朋友喝酒。
                                说是喝酒,其实现在棒在我手里的,是尼玛儿童套餐里附带的一杯酸柚红茶。
                                看着别人手里或淡黄或金棕的液体,心中极为不爽。
                                别说给我一杯三色鸡尾酒,现在就是有杯果味啤都能让我感动得流泪。
                                朋友也不只是朋友,要是真心算来,应当算得上青年玩伴,中年玩伴,以至于到了微老年,还是一想到喝酒作乐,就惯性地想到我。
                                见到我时,他还象征性地表示了下对我的惊异,说我真是越老越无趣,说找我喝酒,就不是单纯的只喝酒,总是要找些乐子的,我却斩钉截铁地把地点订到了酒庄。
                                连酒都是最无趣的Benet,喝得只想睡觉。
                                我一边挑碟子里的果仁吃,一边暗暗腹诽,有能耐这话你当着我身后那位说。
                                果然,他好似从空中得到了什么信号,一转头,就僵住了。
                                我们两个的位子隐秘,被半堵圆墙环住,进出只有那么一个地方。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我这个伪发小一扭头的瞬间,全身都冻了。
                                那表情,就好像在一开冰箱,就有一头大象卧在主冻室,看到你,还慈眉善目地打了个招呼。

                                于是那人过来了,坐下了,气场竟然还挺平和,没有随便释放精神污染,伤害到小朋友什么就不好了。
                                我把早就准备好的Pinot Gris推到他面前,最近真是越来越神算,连冷度都刚刚好。
                                伪发小刚刚还在嘲笑我为什么总是喜欢这种被层层诟病的东西,我回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终于,大仇得报,就算现在他面前是一扎哈尔滨冰啤,有能耐你就说你很不爽给他听啊。

                                他自然地接过来,浅尝一口,也跟着去扒拉盘子里的果仁。
                                我继续和伪发小谈东谈西,说南道北,大有向八卦的方向急驰而去。
                                他在旁边听着,时不时说上一句,每说一次,伪发小都隐隐一个激灵。
                                狠狠踩了正激灵着的某某一脚。顺带狠狠的一个白眼。
                                至于吗。
                                红茶喝完后,我开始琢磨,要不要喝他的一口,解解馋。
                                然后他就福至心灵,把杯子推到我面前,一低头,继续扒拉果仁。
                                伪发小一转头,看见他手边小山一样高的果壳和小碟子里的果仁,脸都碎了。

                                接着是体力活动。伪发小再度用眼神嘲笑我的无趣。
                                大白天到酒庄喝酒,喝完还要去打球,是不是之后还要去游乐场啊。
                                我再度谜样微笑。
                                然后,在与他比试的第一场里,就把球打得跑偏,狠狠撞上了伪发小的鼻梁。
                                你还真当我们板球是老年高尔夫是不是。

                                终于顺平了气之后,我决定,一行三人分两组活动。
                                简言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伪发小哀怨得,脸都快滴出水了。
                                说好不容易一起出来一次,我都忍了一下午陪你玩,你是不是该回个礼陪我玩一下。
                                玩什么呀,你没看我旁边那个,刚刚打球 的时候,都喘气了么。
                                好歹顾一下人家大病初愈的心情好么。
                                他紧接着吐槽,说Lee,你们家这位大病初愈,这都愈了一年大多了吧。
                                这回,跑偏到他鼻子上的,是我的膝盖。
                                有意见么。
                                ……无……无。
                                哼。
                                让你这把年纪了也不找个对象。

                                不过就他那性子,是个人类都不能忍受吧……不对,是个生物都不能忍受吧。
                                散步回家,我感慨地对旁边那位说。
                                他好像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然后用一派横平竖直的工字型表情回答。


                                回复
                                举报|18楼2012-01-18 21:20
                                  不会。
                                  嗯?为啥?
                                  他看着我,还挺认真。
                                  我不也是,有了你么。

                                  ………………………………
                                  你这句话有语病。是病句。
                                  那,我说的不对?
                                  ……也,也不是不对……
                                  那到底对不对?

                                  我拿手扇风,觉得今天天太热,脸红得跟个猴屁股似的。
                                  对,对,对你姐夫啊对!
                                  惯性朝他脸上呼去,又半路停住,嘴角猛地一个抽搐。
                                  ……算……算了。
                                  于是伸手掰过他的脑袋,仔细地看。
                                  气色很好,眼睛有神,嘴唇不干裂。
                                  嗯,很好。

                                  我对着他品头论足,他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
                                  腿酸吗?
                                  不酸。
                                  两个人这样说着话,还是一起蹲下去,互相看。

                                  路灯亮起来了。
                                  灯光下,他的头发变成柔和的小麦色,竟然有点柔软的感觉。
                                  这家伙真是变得温柔多了。
                                  比起过去三句话不到就惹人跟他拼命,现在的他倒是有点内敛有点呆。
                                  真是美好得像家养的大猫一样。
                                  这么想的时候,他眯起眼睛揉了揉,看上去更有猫科动物的味道。
                                  我没忍住,伸手去摸他垂下来的头发,看他没什么突然反应又趁机改用手背去摸了摸。
                                  ……我去,我是真赚了。

                                  正自我陶醉,他从裤兜里掏出点东西,递到我面前。
                                  ………………………………我去。
                                  我去。
                                  我去。

                                  一把果仁。
                                  我想起之前,他在酒庄里默默扒出来的一堆果壳山。
                                  见我表情奇怪,他问,你不喜欢?

                                  ……真是,为什么啊。在我眼里,你怎么就又呆又笨。
                                  难道说你会像美少女战士一样变身吗,在别人面前一个样子,可在我的眼里,完全的不一样。
                                  就算还是那副八百年不变怪兽的样子,可还是又呆又笨。
                                  就是又呆又笨,又笨又呆。
                                  连吹那一头钢丝乱发,都要我动手。
                                  吃饭还会掉饭粒。
                                  你知不知道,昨晚上你还把口水滴到我脸上了。
                                  喝茶半杯水半杯茶叶,我好不容易存了两年的六安,你一口水进去,半杯茶叶就没了,全跟着水下了肚,把我悔得直捶地,到你精神得半夜两眼放绿光。

                                  到现在,在酒庄里留下一座果壳山,只为一把果仁。
                                  给我。

                                  给我收回去。
                                  哦。
                                  他竟然就又放回裤兜里,再看我。

                                  两两相望。
                                  我就知道,我爱你。
                                  就像你爱我一样。
                                  看你的眼睛,就看得见,不用什么证明。

                                  主动上向靠了靠,和你额抵额。
                                  喂。
                                  嗯。
                                  先生。
                                  嗯。
                                  我说这位陆先生。
                                  嗯。
                                  ………………………………
                                  砰地一声。
                                  我因巨大的反作用力向后仰倒,被他一把拉住。
                                  脑袋嗡嗡的响。
                                  他除了额头有点微红,没事人似的。
                                  果然,怪兽和人,不可同日 而语。

                                  我就是想问,你今晚想吃什么?
                                  他想了想,好像真的在认真地想什么菜。
                                  然后,突然笑了一下,勾起嘴角。
                                  吃你。

                                  (这就是BL 的 HE ,鞠躬)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2-01-18 21:20
                                    沙发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2-01-18 21:45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2-01-18 21:46
                                        还想要么,这种伪番外。

                                        要的呼声大的话,明日考虑再上一节两节的。

                                        就当乐和了。

                                        我去,我是真心地祝福那帮宠羊党。以后找对象,全是趴在你们身上喊别人名的,全是在你生病后把你揍趴下的,全是某某和你落水他救你姐夫的,

                                        我真心地祝福他们,这也是我写这个小短篇的初衷。

                                        @张老师办留学 老湿 我又来了个HE 帮你助威撒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2-01-18 21:53
                                          好甜啊这个,偷偷挑果仁藏起来讨好叔的BOSS让我想到了仓鼠…好可怕的联想,抖…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2-01-18 22:06
                                            禽兽君太霸气了= =

                                            这个咒下的有点狠了、、、= =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2-01-18 23:06
                                              乃们要不要继续看

                                              看的话表示下 我就写了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2-01-19 18:34
                                                我了个去也,看来我真心不用再担心这篇了,那我可以遁走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2-01-19 20:09
                                                  不写了吗?剥坚果的萌BOSS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7楼2012-01-19 21:42
                                                    第一次见到直接用石蒜这个名的

                                                    阿兽你真朴实~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2-01-20 00:30
                                                      ...........好吧竟然还有淫民想看!好吧我表示会继续的哦耶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2-01-20 08:20
                                                        我……我来了……有气无力……

                                                        肖想已久的梗,可以在这里写出来鸟……


                                                        回复
                                                        举报|30楼2012-01-20 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