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72贴子:1,280,078
  • 17回复贴,共1

【迟爱同人】没有名字的小段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早半睡半醒间梦到柯洛和成了自己舅舅男友的LEE狂丨热交丨缠,边疯狂丨抽丨擦边内心痛苦:这个人终究不是我的,他是我的舅mā…
  
  睡醒了觉得萌雷nuè并存,于是…
  
  有了这个小段子。


原本真的只是想恪守晚辈的本分来个友好而不过丨度的拥丨抱的,可疯狂思念渴望了三年的人打开门那瞬间,柯洛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理智回归的时候,他已经把李莫延压在沙发上做着扩张了。怎么进的门,如何拖的衣服,完全没有印象,不过这都不重要,身下人眼中的情丨欲和欢丨愉再一次轻易抽走柯洛所有理智,全身上下乃至灵魂都一遍遍叫嚣着:占有他!
  
  抽丨出急切的手指,早已充丨xuè坚丨挺的硕丨大抵在李莫延不住收缩的xué丨口时,柯洛停住了,就这么进去会伤到他…
  
  虽然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进入,柯洛还是微微抽丨了身。
  
  去卧室吧,那里肯定有…
  
  没来得及动作,嘴已被狠狠咬住,唇丨舌交丨缠的啧啧声中李莫延断断续续的“不要走”犹如天籁。
  
  “我不走。”火丨热的xī丨shǔn让柯洛觉得理智又要飞离,只匆匆吐出三个字:“润丨滑剂…”
  
  李莫延停住,拉开了点距离看他,忽然就笑了,眼中一片迷离,还有什么,柯洛看不透。来不及多想,腰已经被缠住,李莫延在他身上轻轻磨蹭着,声音低沉魅惑:“进来,我要你。”
  
  我的王下了命令。
  
  柯洛只觉得全身xuè液都要奔涌而出,简直就想不管不顾的遵从,要他要到世界毁miè。
  
  可是不能再让眼前这个人受伤已经是烙进灵魂最深处的信念。
  
  拉开交丨缠在腰间的tuǐ,不去看李莫延不满的表情,柯洛俯下丨身。舌丨头wěn上后丨xué时感觉到李莫延瞬间的僵硬,于是加大力度xī丨shǔntiǎnshì,手指也拨丨开xué丨口抚丨nòng搅动,舌丨头尽量深入,模仿交丨欢的动作反复chuōnòng,努力把更多唾液送进去。
  
  终于李莫延在这样的刺丨激下放松丨下来,全身瘫丨软着不住呻丨吟,紧缩的小丨xué经过长久的搅动tiǎn刺,也已微微绽放。
  
  可还是不够。
  
  不行的话,只帮他nòng出来就好了,或者6…
  
  抬起头环视四周压抑欲丨望,眼角扫到的东西让柯洛想笑。
  
  于是真的笑出声了,李莫延责备的目光也只让柯洛心情更好。
  
  “哈哈…润丨滑剂,这里不就有吗,莫延你怎么还说没有?”
  
  瞪视的目光转到他手上的nǎi油时终于有了一丝真正的怒意,
  
  “你敢!这很难mǎi到的!你这小兔崽子!靠!”
  
  在李莫延的咒骂中冲进去,柯洛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静止又欢腾,全世界都屏声聆听他的狂喜低吼,全世界都欢呼庆祝他的再次得到。
  
  拥有他就是拥有整个世界。
  
  凝视着自己思念了一千二百零四天的人,在那毫不掩饰迷恋的深邃眸子注视下,柯洛开始了无fǎ自控的律动。李莫延急促喘了一声,双丨tuǐ再次缠了上来,彻底摧毁柯洛理智。
  
  高丨潮来得又快又急,xiè尽的刹那柯洛有种“一切都结束在这里吧”的想fǎ。
  
  唤回他神丨智的是顶在小腹上硬丨挺的灼丨热,自己比莫延先丨射丨了…
  
  在李莫延倦懒嗔怒的目光下柯洛脸上一片片发丨热,想说什么却又无fǎ开口。


回复
举报|2楼2012-01-16 18:54
    羊滴舅舅。。。【持续挖鼻= =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2-01-16 18:55
      从紧窒高热的所在抽丨离,为莫延的欲丨望涂满“润丨滑剂”,然后缓缓坐上去的过程短暂又漫长,仿若经历了一次重生。
        
        李莫延由戏谑转为震丨惊的表情可爱得让柯洛忘了疼痛,即使没有动作,柯洛也觉得内里一阵阵酥丨麻,爱人狂丨热的目光是他最好的催丨情剂。轻轻试着扭丨动,却立刻被止住了,李莫延双手箍在他腰上,“别动,宝贝儿。”
        
        全身被爱丨抚后是缓慢而技巧性的抽丨动,这对渴望与李莫延疯狂纠缠的柯洛俨然是种折磨,但他只顺从着配合,只要是莫延给的,痛苦也泛着甜丨蜜,何况是这样的体贴。
        
        被这wēn柔溺得有些迷乱时突然觉到一股无fǎ言说的快丨感,冲击得他失声惊呼。李莫延速度突然变快,一下下猛撞在刚刚那一点上,双眼牢牢盯着他,只那眼神就让他颤栗着想烹丨发。
        
        之后的一切都不甚清晰,依稀记得在莫延狂乱的颠nòng中双双攀上了顶峰。而后拥丨wěn着到了床丨上,不知几次的交丨缠后又在浴丨室来了一次,最后才意犹未尽的清洗。意犹未尽的也只是他而已,莫延累得眼睛都半睁半闭了。清洗、擦净、吹干头发,都只无力的由他摆丨nòng,相拥着躺到床丨上时也很快就睡了过去。
        
        李莫延累得狠了,一直熟睡,就那么乖乖任柯洛看着,连个翻身皱眉的动作都没有。
        
        这么安宁幸福的时光,有多久没享受过了?
        
        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柯洛看了眼床头极度不符合李莫延风格的卡通闹钟,起身走出卧室。
        
        厨房打扫的很干净,但也不是长久未用的样子,厨具和各sè调味瓶摆放得整齐有序,冰箱里也并不空旷。
        
        看来余安源也是个精于厨艺的人,莫延比以前丰丨腴了些,当是被他照顾得很好吧。
        
        摇摇头挥去突然闪现的不快念头,柯洛开始准备晚饭。
        
        轻轻打开卧室的门,李莫延还保持着原来的姿丨势睡着,眉眼间尽是疲惫,叫柯洛有些舍不得nòng醒他。可是午饭就没吃,晚饭再不吃更对身丨体不好。想到午饭的去处,柯洛心口麻养,全身又一阵火丨热。
        
        手指抚上睡梦中都带着丝倔强的眉眼。
        
        “莫延…”
        
        “莫延…”
        
        “莫延…”
        
        睡着的人身丨体一滞,朦胧中溢出一句:“叫我LEE。”
        
        然后睁开了眼睛。
        
        迷蒙平静的眼神在看到他后变成了慌乱无措,“柯洛?!”
        
        沙哑嗓音中掩饰不住的惊恐让柯洛瞬间由天堂直堕地狱。
        
        “出去。”
        
        慌乱也只是一霎,冷静下来的两个字透着疏离。
        
        “LEE…”
        
        “出去。”
        
        整个混乱的退出,坐到沙发上时也还是浑浑噩噩,看着还未及清理的痕迹,想到两人不久前在这里的似火炽丨热,柯洛心脏又猛的抽丨动。
        
        不多时李莫延就出来了,端整的长衫长裤,扣子直扣到顶,掩住发生的所有。
        
        “你来干什么?”疏离却又不失wēn柔,长辈式的关心。
        
        “LEE,”撞上对方的目光,柯洛迅速低下头,“LEE叔,我来找舅舅有点事。”
        
        “很急吗?安源出差了,下周才能回来,”李莫延顿了顿,清清嗓子,“周三吧。”
        
        “不是重要的事。”
        
        “哦。”
        
        整个房间又静下来,即使这样尴尬的平静也让柯洛沉迷,只要能在这个人身边,什么都是圆丨满,真想就这么坐到地老天荒。
        
        可是不行。
        
        “LEE叔,我先走了。”
        
        “回T市吗?”
        
        “嗯。”
        
        “我会告诉安源忙完公事直接去找你。”
        
        “…好。”


      回复
      举报|4楼2012-01-16 18:55
        啊哦还真是糖蒜呢~~~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2-01-16 18:56
          忘了打END了,哈哈,就脑补了这么多,终于发出来了~


          回复
          举报|6楼2012-01-16 18:56
            哈哈哈,被和谐的惨不忍睹啊,安慰虎摸。

            舅舅是无辜的,= =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01-16 19:22
              什么情况!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8楼2012-01-16 20:01
                对不起...我想到舅情似火了= =b[捂脸]

                话说H的不错..我一向写个H要憋一个多小时的- -


                回复
                举报|9楼2012-01-16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