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吧 关注:251,868贴子:3,561,136

【原创】【钱贝贝球笼罩QAQ】【短篇完结】尘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给度娘吃QAQ度娘你看我在告白你别欺负我,嘤。


回复
1楼2012-01-15 21:15
    我是好孩纸啊喂我仔细看吧规了/w\但是把标题它写不下了(……)

    HE嗯。时间轴错乱可能会有点奇怪(?)我尽力啦><

    字数5875.还有啥要说的么?(……)




    回复
    2楼2012-01-15 21:17

      尘音

      解语花六岁那年,在长沙的年夜饭上拐带了刚认识的吴家小三爷,他用食指很有气势地一扬,指着那一排贡品说你把东西拿好了,小九爷要带你开荤去!吴邪梗了一下说这不是偷吗,边说边拿眼角瞄他,脚尖在地上摩挲着。解语花就不高兴了说我自家的东西怎么能叫偷啊?拿!吴邪想了想就哦了一声,抓了两把花生米和青豆,放进口袋里的掌心都是汗。
      解语花拉着他就出门去了后山,解家后花园有一排矮树。解语花抓着树枝三下就翻了上去,然后丢下一根绳子拍着右边的树枝说你来坐这儿。吴邪拽着绳子蹬上去以后就靠在树干上说小花!不行啦!解语花没理他就去翻他口袋,吴邪喘了口气说右边的是豆子呢左边的是花生,解语花哎呀了一声说噢哟你不早说就把他拽到左边,花生米就哗啦啦滚了下来。
      小花望了望就跳下去捡,吴邪在上面叫小花!那个脏了!就听见下面瓮瓮地传来我不是要吃啊笨蛋!我老爹说解家人做事要滴水不漏!

      那是解语花第一次看到黑眼镜,他刚跳下去就看到树不远处站着个男人似笑非笑着看着他。他当时就觉得这人简直讨厌死了因为电视上一般带墨镜的人不是国际影帝就是在逃嫌犯,而这个人怎么看都像后者。于是他暂时忘掉花生米的事情藏了绳子绕在袖子里说大过年的你在我家干嘛?
      长沙的冬天很湿潮,解语花站着站着就觉得脸上有点冷,用手背抹完就发现男人已经转身走了。解家小九爷大有一种自己被忽视了的感觉于是他拖着绳子就大喊一句哎哎你别跑!完全忘了吴邪还在树枝上不明就里地数豆子。拨出来正好一半。
      解语花最后还是没找到那人,恨恨地爬上床的时候才想起来吴邪好像还在树上,他再跑回去的时候发现吴邪已经睡着了,左手捏着属于他的那一把豆。

      二十年后在北京解语花拉着吴邪喝酒的时候说你说这事儿它怎么会这么灵验了呢。合着现在你边上是一国际影帝我边上就一在逃嫌犯。吴邪抓了一把花生米说哟你还记得呢,那你记不记得当年你英勇追击歹徒大年三十差点把我冻死在你家后院。
      说这话的时候黑眼镜就坐在解语花对面那张桌上,隔着几个人的侧脸看不清楚。解语花嚼了口花生心说怎么就这么恨呢,怎么二十年都过去了这男人还是一脸痞子相。解家的酒桌摆了好几桌酒店里热热闹闹。解语花突发奇想就捣了捣吴邪,说这气氛正好,让你家那位上去表演个节目呗,徒手剥栗子磕核桃什么的。吴邪嘿嘿一笑说那好小花先去唱个曲嘿。解语花推辞说哎哎没化妆,吴邪听了就去捏他脸说我家小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说完就觉得背后一阵恶寒,一回头张起灵站在他身后,抓着他的肩膀就往外走。
      解语花在后面喊二位爷走好!小天真保重!

      他喝完自己剩下的半杯酒水,吴邪的那杯还在桌上。他伸了个懒腰径直走到对面那桌敲了敲黑眼镜的肩膀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黑眼镜跟同桌打了个招呼就咧开嘴跟了上去。快出大厅的时候他问解语花解当家你这是要给在下唱小曲了吗。
      解语花回头瞅他说邪门了嘿。你和那张起灵一个哑巴一个瞎子,怎么耳朵还都这么好。
      黑眼镜说我不仅耳朵好,我心地还特别善良呢。我看到两个小朋友在树上摇摇晃晃我就想英雄救美,结果还没等上上苍有眼赐我阵狂风小美人他就自己来投怀送抱了嘿嘿嘿。
      解语花抬起胳膊肘对着他就一肘击。黑眼镜装腔作势嗷了一声说完了完了,心都碎了,我心里头都是小花。
      解语花走在前面头都不回就冲他肚子来了一拳说你以为是人面鸟VS口中猴啊。

      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欢喜鸳鸯正在打情骂俏。
      其实解语花觉得算是,也不完全是。鸳鸯是真的,欢喜可就难说了;打骂是有的,情俏就不一定了。黑眼镜常常让他搞不明白,比如他一直都想问,你到底是干啥的啊?不过这问题肯定挺无聊的,是人都是知道,倒斗的呗。还是同行呢。黑眼镜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他懒洋洋地还损他说你看你,平时在斗里不是挺沉稳的吗,怎么到了这会子猴急猴急的呢。黑眼镜抬起头说这不一样呀,倒斗还会有很多次,这没准就是唯一一次了呢。解语花咬着忍了一会儿,然后说嗯也对,你没死在禁婆海猴子粽子手上,很可能等会就被我给灭口了。


      回复
      3楼2012-01-15 21:18
        ——所以我得想办法,让花儿爷觉得意犹未尽呀。
        ——你还是去嘤……死吧你。
        完事之后解语花就一直看着他不说话,黑眼镜憋了一会儿说媳妇儿你看什么呢,解语花还是不说话然后突然欠了身子去摘他的眼镜说我看你。没想到黑眼镜也没挣扎也没躲就这么让他看了。过程顺利地以至于解语花还愣了一下。因为黑眼镜长得很正常不是惊为天人也不是下里巴人。本来以为会看到伤疤或者青光眼其实也没有。解语花瞅了一会儿就把眼镜推了回去翻身把头埋进枕头里准备补眠。黑眼镜戳戳他说媳妇儿你评价下呗,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呢,我心里很忐忑啊。解语花想了想说你长得不是挺有为青年的么还带眼镜干嘛。黑眼镜伸手把他从枕头里挖出来亲了一下说宝贝儿不是你说我是在逃嫌犯的么。
        解语花踹了他一脚翻身就去抱枕头,趴着快睡着的时候说你戴上眼镜是比较好看,但是那样我就变黑了我就不好看了,黑眼镜一脸真诚地说宝贝儿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白。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走着就出了酒店,黑眼镜说啊媳妇儿原来你是要找个机会跟我单独相处啊,我们携手相伴共同到老嘛散步可得手牵手才行。说着就去牵他的手,解语花说几天不见你就这么贫啦。不是你误会了我的青梅竹马抛弃我一个人另觅新欢花前月下去了,我很难过所以要找一个人替代一下。
        黑眼镜听了就痛心疾首说媳妇儿你这话很让我伤心让我很伤心。解当家你快拿黑驴蹄子捅死我!死在心爱的人手上我也算值了!
        解语花就转过身,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脸地遗世独立。他说大叔你果然怕黑驴蹄子啊?你到底多少岁?大叔你姓什么呀。
        黑眼镜扔在笑,但是解语花知道他的眼睛已经不笑了。
        这是他们相恋多年的默契。
        解语花叹了口气说哎我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那闷油瓶真名虽然不叫张起灵,但是吴邪好歹还知道他姓个张。
        他转身就走。

        解语花想,他认识黑眼镜那年他六岁,现在他二十六岁,整整二十年他长大成人可这个男人还跟他们初见时的那个样。第二天大年初一解小花一起来就去找老爹说老爸老爸家里来了个奇怪的人戴个墨镜鬼鬼祟祟的还喜欢傻笑总之怎么都不像个好人,他说了半天解连环才开口说那人是我朋友。解语花一愣结果吃早饭的时候真的看到那个男人去和他老爸拜年。解语花一口吞下一个白煮蛋心里那叫一个恨。
        结果这二十年黑眼镜就这样时常消失又突然出现但一直都在。开始的时候解语花一直骂他阴魂不散后来也就习惯了他的突然降临。有一次他和吴邪下斗,准备开棺的时候指着吴邪说你,出去。只要你在开棺就一定是个粽子。吴邪长了嘴正准备还口突然大惊失色地盯着他背后。解语花以为粽子出现了抄起黑驴蹄子就转身。结果是黑眼镜站在那里光线本来就不好他又不出声吓了他差点魂飞魄散。
        那一年解语花十六岁,他只看了黑眼镜一会儿就心说是活的是活的幸好幸好。黑眼镜从阴影里出来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小花呀。这斗里没粽子,而且该拿的我都拿走了呢。解语花拎起黑驴蹄子就撞了他一下说给小爷带路!然后把东西都交出来!白吃我们家那么多口粮还出来摸外快!抢我生意!

        解语花十八岁生日那天黑眼镜说我请你去吃饭。那时候解连环和解九爷都已经先后去世,解家就剩下他一人。解语花答应了就跟他走,晃啊晃啊七拐八拐绕到一个小巷子的面馆里黑眼镜才说小花,今天我请你吃面。解语花盯着自己面前的牛肉面咬牙切齿挤出两个字说,抠门。
        “什么呀,”黑眼镜一脸严肃。
        “我还叫老板给你添了两块钱牛肉呢。
        “你别看我呀,墨镜都快挡不住小花爷耀眼的光了……
        “那我再把我碗里的牛肉沫夹给你。我可一口没舍得吃啊。
        “小花爷你终于肯开金口吃了真是我莫大的荣幸啊哈哈。”
        解语花吃到一半的时候黑眼镜才说嗯这个给你,生日礼物。解语花就着面馆的灯光看到是串玛瑙。嘴里的面还没咽下去就口齿不清地说这不会是你从哪个死人堆里摸出来的吧?黑眼镜说什么哦。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解语花一听就觉得很不好意思说那我收下了谢谢。转过头去吃面的时候心想这黑瞎子其实是个好人。


        回复
        4楼2012-01-15 21:18

          从小面棚里出来的时候解语花手腕上多了一串玛瑙,黑眼镜结完帐出来正要说话解语花突然抬手打断他问,你刚刚有没有听到有人叫我?
          黑眼镜心里就咯噔一下说哪能啊,我特地挑了一与世无争超然脱俗的地方趁着这月黑风高夜良辰奈何天准备大干一场呢,当然后半句他给咽下去了没说。他心里说难道是自己思念成疾所以脱口而出自己都不知道?今天谁敢来搅老子的好事就算是张大佛爷我也要剁了。
          他想着的时候解语花已经转身掀开隔壁小卖部的塑料门帘,对着老板家小孩看的起劲的小电视机嘴角抽搐。
          ——“解老板?蟹老板!”
          解语花看着上面的长方形盒子和那行小字《海绵宝宝》,觉得很郁闷。

          不久后的北京艳阳高照,空气干燥地要命似乎一点就燃。手下人撞开门冲进来说老大外面有人闹事你快去看看。解语花当时拿着手机切香蕉切草莓切猕猴桃切得一身是劲回了句那就砍了呗哪那么多事。手下人诚惶诚恐地连声答应跑下去后他才觉得应该去问问怎么回事,正要说打完这句的时候门被推开了,黑眼镜大摇大摆走进来,前襟都是血迹,脸上还挂着彩。把解语花吓了一跳一个手抖切到一个炸弹。一时间没搞清楚情况差点就问你找谁。
          黑眼镜说当家的我来汇报工作,就掏了个双耳珐琅鼻烟壶,一看就是宫廷里的。解语花说哦想了想说不对啊下面的人拿完东西以后是直接给我的么?
          黑眼镜说不不是我想见你,解语花噗地一声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他看着黑眼镜一本正紧的脸咳嗽了半天,然后拿起桌上还没关掉的水果忍者说大哥,不,大爷。这个东西呢,叫做电话。你有事可以打它找我,明白吗?
          可是黑眼镜出人意料地严肃,他说解雨辰,我喜欢你。
          解语花这下都不知道该不该笑了,房间里一时只剩下了水果忍者地背景音乐。他窘迫了一会儿空调开得他耳根子都红了,然后哦了一声。
          他看到黑眼镜往前迈了一步连忙说那刚刚外面的人说有人闹事是怎么回事?
          黑眼镜说刚刚在门口,我说我是来提亲的他们居然都不让。我没办法只好随手砍了几个。
          解语花盯着他领口的血震惊半天喊了一句我靠!

          这之后的两三年。有天剧烈运动后解语花正要睡着黑眼镜突然说小花我爱你!被告白者完全没有自觉还心想要不是现在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一定翻你一个白眼,就在他怀里蹭了蹭。黑眼镜拍了拍他的脸说哎你说句话嘛。于是他就哼哼了两声表示自己其实听见了。黑眼镜就把拍改成捏说这算什么啊太敷衍了啊。解语花心想说什么呀大叔你好帅吗,想完这句话他就睡着了,留得黑眼镜一个人凝视着心爱之人的睡颜,黯然神伤。

          之后赶上一年中秋,吴邪带上小哥来北京。四个人加上胖子,在胖子家里喝得昏天黑地。胖子说花儿爷赏个脸来个醉酒吧。解语花说爷今天心情好就成全你们,你们给我搞个道具来。吴邪一边给他倒酒说那小花爷要什么道具啊?上天入地下皇陵我都(让小哥)给你搞过来。解语花说随便。于是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交到了黑眼镜身上。黑眼镜想也对毕竟这里头脑还清楚的就只有他和张起灵,叫张起灵去那是痴人说梦呢。耸了耸肩出去还拍了拍张起灵说兄弟你在这儿把你老婆看好了,回头他又趁我不在占我家小花便宜。晃悠着晃悠着见到个酒楼廊里挂着排灯笼就像糊弄了了事。偷东西这事明显不是第一次干但他却第一次没来由地紧张。摸了个灯笼就赶紧溜,把吴邪笑的不行。解语花说好我这就给你们唱,我先喝一杯润润嗓。结果喝完这杯就不行了,吴邪就搂着他说小花小花你没事吧?黑眼镜说他就是喝多了,灯笼挂在手上叫了几声都不应就被一个打横抱了起来转身进屋。几秒后吴邪才反应过来大喊黑瞎子你耍赖快把小花还给我们!黑眼镜心说到口的肥肉,我给你,我傻啊?下意识地把解语花抱得紧了些,便听到他家小花在他怀里迷迷糊糊说了一句什么晴朗,宜醉不宜醒。
          几枝红雪墙头杏,数点青山屋上屏,一春能得几晴朗?三月景,宜醉不宜醒。


          回复
          5楼2012-01-15 21:18

            黑眼镜居然还真摸了个那样的螃蟹玩偶送给解语花,都已经是这以后很多年的事情了。解语花扬起巴掌大喝一句说黑瞎子你找死是不是!黑眼镜嘻嘻一笑说媳妇儿你别生气你要是不喜欢留给咱儿子也行么,边说边去躲解语花踹他的腿。嗷嗷嗷你是海绵宝宝我就是派大星嘛,嗷你要是还不过瘾我是章鱼哥也成啊。
            解语花打着打着就停了下来扬起眉毛说你怎么懂这么多啊?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养小呢啊?黑眼镜一把抱住他从后面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说哪敢呐解大少爷。要不您来验个身还小的个清白?

            解语花小时候想,都姓黑。这黑瞎子极有可能是黑背老六的后代,黑驴蹄子的近亲。所以他天天带着黑眼镜,是在暗示道上的人自己是多么的牛掰和拽蛋。他想着想着就觉得很对,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那年他七岁。
            他六岁那年认识黑眼镜,转瞬二十年。
            人这一生,又能有几个二十年。
            他听过吴邪和他讲的陈文锦的故事后震惊良久,猛然抓住他的手腕摇他说那,男的以后岂不是会变成禁公?吴邪被他抓得太紧说不出话结结巴巴挤出几个字应该不会。看解语花就快把他掐死了下圣谕说小哥说的。解语花这才点了点头松略微开手,想了想又紧了紧力气:那人变成禁婆以后,还有没有原先的记忆的?
            其实解语花之所以会突然对黑眼镜的年龄姓氏这么在意,是因为那次宴会,是解家每逢大事必有的大宴。道上的人都会请。今年的缘由,是解家在解雨臣的掌门下,终于重振了当年的雄风。老管家问新主子,怎么递帖?解语花说基本的礼节肯定是要有,但特别熟的,像吴邪秀秀他们,递了就太见外了。想了想又补了句,其实我开这个宴,就是想拉着吴邪和他们家那位来喝酒。管家就笑了说少爷果然是少爷,那好。不过到了少爷大喜的时候,该递的帖肯定是要挨个递的。
            解语花这才一愣。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要结婚,递帖给黑瞎子,难道要写“黑瞎子先生 亲启”那也太搞笑了。他知道他用的牙膏牌子,吃煎蛋有先切后吃的怪癖,他知道他看似暗藏玄机的墨镜下面其实什么都没有。甚至还清楚他捉弄他的时候那些特定的恶伎俩和小把戏。
            可他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和自己的父亲究竟什么关系,他竟然全然不知。那如若有一天,你消失了,我该去何处寻你的踪迹?
            我费尽半生运气终于在某个养尸地找到你,你会不会像其他粽子一样向我扑来,我又会不会反手一枪对着你的额头?
            黑眼镜,你说呢?

            他想着想着就这么停下脚步。没有那么多兵戎相向生离死别。他还在那里,在酒店门口,晚风缓缓吹拂。转过头,黑眼镜还在原地看着他,卸掉了笑容,在风中有点影影绰绰。解语花以为自己想事情的这段时间,已经走了很远。可回过头,竟然只是短短的一截。
            你在那儿,我就一直走不远。
            解语花这才再次确认,自己是喜欢他的,就像他喜欢自己一样。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咫尺隔天涯,喜欢的心情只要有过,就一定是真实的。
            他留在原地一直没走,而他以为自己走了很远一转身却还能看见他。风拍打着衣领,眼中的潮水翻下去又覆上来。
            “媳妇儿。”
            黑眼镜拉了个苦笑的表情,摇摇头跟上。
            “怎么就不等等我。”
            =END=


            回复
            6楼2012-01-15 21:18
              我杀花了?!


              回复
              7楼2012-01-15 21:18
                神马没有被河蟹吗真稀奇!(……)

                其实它是一个三部曲的第一部啊噗噗噗揉脸。第一次写黑花希望没写走形(?)身份还是书里的啦不过没有粗过那么多神奇的事情嘤这叫平平淡淡才是真(……哈?)

                以上高三党球指点嗯TUT抱头蹲地好忐忑。


                回复
                8楼2012-01-15 21:19
                  噗蟹老板XDD!!!我的童年!!!【。


                  回复
                  10楼2012-01-15 21:36
                    哎哟去下了个软件回来就有新回复耶好欣喜嘤嘤QAQ

                    @sl_aifuji
                    这篇文一定要给你看,具体为啥这是我们俩的秘密(死)还有提前祝你情人节快乐吧><


                    回复
                    11楼2012-01-15 21:41
                      表示真可爱ww



                      回复
                      12楼2012-01-15 21:45
                        这文都甜到我心里去了,花儿超萌啊!!尤其是小时候那一段,最后的结尾好温馨~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2-01-15 23:29
                          真心喜欢这个><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2-01-16 00:39
                            俺脚得你风格是不是变了不过还是很萌最后结尾那里特温情看得我一早眼睛有点湿漉漉的[闹哪样!]www努力产出第二第三不过也要好好学习噢-v-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2-01-16 07:31
                              嗷我一直都有好好学习嘤TUT我决定了这楼有效回复不过五十我就不往后写啊蹲地(喂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2-01-16 12:04
                                好甜好温馨~~~一边看一边笑得打滚啊有木有!
                                可是看到小花一个人在那儿琢磨如果瞎子消失了他要怎么去寻找他那段儿又觉得有点小忧愁~
                                看样子这文里的瞎子也是不老不死的了?希望能看到HE的第二部和第三部啊~~~


                                回复
                                17楼2012-01-16 16:22
                                  噗!我有个基友叫做芒果狗窝!(……)


                                  ↑↑↑就是这画画的噗


                                  回复
                                  18楼2012-01-16 16:53
                                    其实我是楼主啊一不留神用错马甲了嘤嘤><


                                    回复
                                    19楼2012-01-16 16:54
                                      超喜欢~来撒个花~留给咱儿子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2-01-16 17:09
                                        噗,这个四格萌爆了啊!!!!
                                        人家是全废嘤嘤嘤,懒猫比不上狗窝呜呜呜呜


                                        回复
                                        21楼2012-01-16 17:12
                                          噗楼上……以及不带这样的TAT第二第三求产出@樱_花生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2-01-16 19:20
                                            好萌的文哎>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2-01-16 21:06
                                              酸甜可口的文...味道不错_,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01-16 21:32
                                                upup 这文很萌的 原来没细看时就觉得很萌了后来想看但是帖子沉下去了【喂
                                                昨天才捞起来细看小娃子们果然好萌啊【词穷帝面壁去
                                                花生也在卖萌咦楼主也叫花生故意的么= =
                                                总之姑娘写得很温暖我很喜欢


                                                回复
                                                25楼2012-01-21 00:41
                                                  撸人模式启动噗。新相框好抖(……)

                                                  抬眼谢楼上各位嗯我到时候在回来细回(咦


                                                  回复
                                                  26楼2012-01-21 19:20
                                                    @大号闺房歇着呢 噗可以说是故意的可也以说不是(雾)头衔和头像很配耶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何||||)

                                                    @芒果懒猫 那家伙← ←我丢她是个梗她能画一个就不错了各种懒的这种。她还有不少不过都是瓶邪了嗯。

                                                    @434985488 @伪歪苗 @书慕雪 @清和二月 谢谢了噗wwww


                                                    回复
                                                    27楼2012-01-22 12:18
                                                      @潮声的去向 后面……产了个开头两百字的梗(焦虑扶墙)

                                                      @宛若青空之歌 解小花是我的青春!(哪里坏掉了= =?


                                                      回复
                                                      28楼2012-01-22 12:21
                                                        写完了OJL

                                                        黑眼睛视角QAQ短的很诡异。哎哟我先发了你们不要笑话我呀嘤。


                                                        回复
                                                        29楼2012-02-05 13:03

                                                          (二)陈因

                                                          那时候黑眼镜已经开始质疑自己,存在的真实,灵魂的确切,生命的长度。活得多了,甚至反而有些估摸不清时间的步履和纹路,不知今昔是何年。他把命运输给自己后又开始替他人卖命,先是解九爷,后是解连环。见着这家的繁荣到衰弱,兴盛到低迷,对生死,始终保持着局外人的态度。他第一次看到解雨臣时,后者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作为解家下一代当家受着全家大大小小的期望,在和整个世界尚未蒙面时,已经担上了拯救和复兴的担子。满月酒他接受了邀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捏着红喜蛋,远远望着最中心的热闹与喧嚣,因为隔得太远而看不见。夜阑时分久不能寐无意识地起身走动,七转八转绕过了丫头和守卫,居然到了少爷门前。他隐匿了声息,看到婴儿在保姆的身边熟睡,没有戴墨镜,月光下婴儿的一小截手指真切地白。他看了一会儿孩子再仰头看了看月亮,才转身走远。
                                                          完蛋了,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知道,自己吖的还有恋童癖。

                                                          在一起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黑眼镜都有一种沉浮于时光的错觉。他本已不惮于死,现如今,却又因贪恋某个温度而执着起对生的敬畏来。斗倒地多了,舍与得也模糊了原本的界限。那个冬天他和哑巴张一同去夹喇嘛,在一个深山老林里损兵折将,最后挤出魔窟的仅是几具麻木的躯壳。他靠在火车上看太阳像个揉烂了的橙子,突然问哑巴张,你会不会有时候觉得,我们活得太久了点?那人一如既往地缄默,他倒也笑了。孜孜不倦求一个答案,事到如今,却连原本的问题都不甚清晰。他摸着手里的那个双耳珐琅鼻烟壶,天渐渐转黑,窗外的树影在他的心坎上反复描摹出同一个轮廓。
                                                          ——如果注定无法摆脱轮陷入深默黑暗的宿命,请允许我保留内心仅存的那一隅净土。
                                                          与你厮守下去。

                                                          他每每把解语花哄睡着后自己却总是满脑子清明。夜凉如水,晚风顺着窗缝钻进来的时候才有一种活着的真实。他关掉音响打开电视,像看走马灯一样看镜头转换人群更迭。《海绵宝宝》是突发奇想下开始看的,纯粹是那次吃面事件之后对蟹老板的好奇,不由感慨自家媳妇儿如果也能像这样头脑简单好脾气,自己能省多少事。每次吃豆腐前都得和豆腐打一架。凌晨时关掉电视,回到床上去守他那一方净土。双臂圈出一个世界护到天明,再自以为是地去向各自的前程宣战。
                                                          一梦已千年。
                                                          他感谢他在他面前所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气恼,羞赧,疲惫,孩子气的恶作剧和间歇的脆弱。让他感受到交叠的指尖下血液依旧流淌,安静又执着。三月三,约他出去。黑眼镜路上有事晚到了一会儿,看到解雨臣独自一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发呆,难得地没有在玩手机。他像二十年前一样绕过众人走向他,隐匿了声息,从背后蒙住了他的眼,说想什么呢?感受到掌心里的睫毛抖了抖,薄唇漏出的气息浸过脉搏,说我想你呢。黑眼镜那叫一个乐呵,当年的小种子如今坚毅顽强地长成一片花海,被这一句像春风拨得他心神荡漾。就听见解雨臣补了一句:我在想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叫手下人找到你直接打死。
                                                          黑眼镜勾起嘴角说,你放心,我绝对不死在除你之外任何人手上。
                                                          回去的路上他给解雨臣买了杯酸奶,坐在来的时候的那张椅子上,一时间两个人都不想动。解雨臣喝完把盒子递给他,他扬起手脸都不转就精准无误地丢进几米外的垃圾桶里。傍晚时分光明与黑暗打起拉锯战,艰难行进的车流用滴叭声抒发着不满。他们坐在行色匆匆的路人中显得无比悠闲。解雨臣喝完直抬眼瞅他,两个人就这么傻看了一会儿他眨着眼睛说还想喝。黑眼镜说这不好说嘛就屁颠屁颠又跑去买酸奶。最后一直喝到黑夜完全吞噬地平线,两个在空旷的人行道上比赛谁丢盒子丢的准,解语花丢几个都丢偏了就说这个不算现在改比谁丢的远,黑眼镜也乐得让着他赢,反正输不输自己回去都有好东西得。北京的春天天空微微扬着沙,给人一种地老天荒的错觉。

                                                          他听到过吴邪对他说的解语花的担忧,他对于自己的身体,却连自己都不太清楚。或许是个没有时限的定时炸弹,抑或者,外表光新亮丽,里面的齿轮螺丝早已腐朽不堪。有些事不是他不愿意告诉他,而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危险到底有多危险。
                                                          你是我躲不过的这一场浩劫,夺的不是生死或财富,是遇到你之前的所有麻木与冷漠。你在纷纷扰扰的时光中向我伸出手,去重新感知和认识这个世界,去重拾那种复杂又难以捉摸的情感,去重建一片不许他人觊觎的净土。
                                                          这些都是你。
                                                          那时候在树下他转身就走,的确是有一种恶趣味的。自己都喜欢这小孩六年了,还被当一个私闯民宅的路人甲。他看到树上陪着解语花的小三爷,不由觉得这世界不公平。吴邪的爷爷吴老狗一心洗底,吴三省也好,潘子也好,都在努力的让他远离这场纷争;而他和解语花的父亲解连环,却要为了将来解语花走进这个巨大的迷局铺平道路。
                                                          亲爱的你瞧,就算世界多么不公平,遇到你我依旧觉得为何我如此三生有幸。
                                                          他想起二十六年前第一次见到解雨臣,一个美好的,全新的生命向他绽开。阳光渗透毒瘤,花朵生根发芽。每每遇到机关艰难他总还原那个场景,那个轻微扬沙的三月三,谁许谁天荒地老。


                                                          回复
                                                          30楼2012-02-05 13:0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