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3贴子:1,279,324

【期待度】 与童话的距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话说= =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写。。。鉴于个人能力比较差,上手很艰难所以辗转反侧啊,但是看到最后进就觉得再差也还是想写了。
不为了虐谁,只为了一个完整的我严重的《期待度》,也谢谢蓝淋这样故事带给我的喜怒哀乐。
另,更新不定期,我因为工作的关系,不能总是按时更新,而且更新都需要相应的心情,否则写出来的就更是雪上加霜的糟糕 - -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第一章

在搬出跟徐衍一起居住的大房子时,颜可几乎没多少件行李。

他的东西本来就不多:穿的款式很旧却尽量保持整洁的几件衣服,一些零碎简单的日用品,然后仅剩就是他唯一从徐衍那里得到的,象征性的似乎要证明着什么的几样东西。

颜可眼睛微红的最后打量一眼和徐衍一起生活的这个房间,然后小心的锁好了门。

坐上公交车时,车窗外璀璨闪烁的霓虹灯揉碎了城市的宁静。颜可脸贴着窗玻璃,头很晕,玻璃很冰,一种恰到好处的调节。

已经是午夜的公车上几乎没有几个乘客,而车里的移动式电视仍旧没有停歇,正在播放一场被已反复播放过不知多少遍,堪称经典的一场演唱会。

这是个徐衍的时代。

颜可无力的抬眼看了看屏幕上那个光彩熠熠,天之骄子般的青年一眼。

是的,这是徐衍的时代,人人都崇拜,人人都喜欢,人人都痴迷。有什么不对呢?徐衍的骄傲,徐衍的优秀,徐衍的家世背景,注定了徐衍天生就是要高人一等。这个世界已经像是疯了一样的推崇徐衍,演唱会、广告画、海报、电影。徐衍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然而颜可却在逃,在这个好像已经疯狂的围绕着徐衍运行的世界里。

离开徐衍这件事,无论现在还是未来一定会是颜可这一辈子里最遗憾的事情,但也仅仅是遗憾。谁的一生里没有许多遗憾?

颜可其实从来也未对徐衍抱有过期待。期待这种东西太伤人,他半辈子里已经尝试过太多次,也失败过太多次。所以“相亲相爱”、“永远在一起”这种童话般的东西,早已经不可能是会让颜可动心的东西。

虽然已经走到这种地步,徐衍的不耐跟鄙夷也并没有打消掉一点点颜可对他的感激。他记得每一件徐衍为他做的事,每一次徐衍对他笑的样子,每一回徐衍像是“爱着”他的表情。

这些本来就奢侈的东西,颜可能够得到它已经是一种幸运,怎么还能要求它是不是“无期”?

颜可不做声的将脸贴得玻璃更紧,脸上那道尺寸不大不小的伤口简单处理后虽然已经不再流血,却疼的厉害。颜可记起来徐衍最后一次朝自己摔来那只杯子时,一脸愤怒的鄙夷,他说“滚。”

干净利落。

真的已经没有理由还继续赖着不走了。那些曾经有过的,幸福的,暖心的,快乐的,徐衍已经全部收回了,他对他的耐心到此为止。不是爱。

临时从公寓里搬出来,又是午夜,颜可下了公交车才想起来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回去。遇到这种事他也不是那种能淡定的打电话给朋友借宿的人,何况他的朋友也寥寥无几。

颜可最终还是决定在公园的长椅上的兑付了一个晚上,其实也根本睡不着。只是总要挨到天亮,无论发生了什么,会发生什么,天总会亮,日子还是要过下去。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在这片环境不大熟悉的棚户村找了个可以蜗居的地方,颜可没有休息,马不停蹄的又开始打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玻璃桌子也要反复的擦三遍。

他不累,一点也睡不着,他只是觉得疲惫,心里很疲惫。

要离开徐衍,重新适应一个人的生活并不艰难,只是想想却总觉得心酸。心酸其实要比心痛来的可怜太多,因为心痛只是伤心,而心酸是因为凄惨。

颜可不想要承认他现在心酸的有多凄惨。

忙碌了一个上午将一切自己认为还要清理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之后,颜可倒在单薄的床铺上。这张床没有徐衍的床那么柔软,没有徐衍的床那么舒服,没有徐衍的床那么温馨,但这才是颜可的。

“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

颜可盯着这一句白粉墙上不知谁用圆珠笔端端正正写下的话,突然觉得心里一抽。

失去徐衍,生活依旧,时间不止。这世上并没有谁失去谁,就真的无法生活了。就如他失去颜文,也仍旧努力活着,即使已面目全非。

对于徐衍,他爱过,或许也曾经被爱过,这就足够了。

这个年轻而意气风发的青年,除了颜文之外,唯一爱过的另外一个人,颜可只是不舍,而不是放不开。

请让过去过去,请让未来到来。

在迷迷糊糊终于要睡过去之前,颜可满心的这样希望着:明天天气依旧晴好,明天一切都能够应付的好。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2-01-09 06:51
    各种错别字不解释。。【捶地】


    回复
    举报|3楼2012-01-09 07:01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2-01-09 07:23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2-01-09 07:58
          楼主加油啊…难得看到有期待度的同人……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2-01-09 09:13
            最喜欢颜可了 顶


            回复
            举报|7楼2012-01-09 14:35
              lz写的好好 加油!!!!!


              回复
              举报|8楼2012-01-09 20:32
                喜欢期待度~~楼主写的很好呀,加油,期待更新~~


                回复
                举报|9楼2012-01-09 21:57
                  LL继续更新哇~~一定要狠狠虐大牌。。。。不然他真的不待见了


                  回复
                  举报|10楼2012-01-09 22:16
                    天津专业生产电磁离合器,优质技术服务支撑,多领域合作,现货供应。 点击咨询
                    广告
                    这是从期待度哪边开始接下去的?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1楼2012-01-10 00:02
                      谢谢楼上大家捧场啊。。。以及这是从第二部我看到的部分断开接下去的。。。


                      回复
                      举报|12楼2012-01-10 20:24

                        第二章

                        颜可在梦中又一次见到了颜文。十七岁的少年,挺拔的身姿静静站在面前,习惯了总是嚣张的脸上却干干净净没有表情,只是静静的、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注视着他。颜可为这又一次难得的梦中相见激动的想要冲上去拥抱住他,可是一转眼,颜文就消失了,雾化成另外一张脸,张扬而邪气,带着不可一世的倨傲的眉眼,看上去却是惊人的美。

                        颜可在这甚至惊艳的愕然中,看着青年缓缓瞧了他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醒来的时候脸上有些湿痒。颜可坐起身对着空白的墙壁发呆,直到窗外传来杂乱的晨起的喧哗,才开始磨磨蹭蹭的起身收拾。

                        今天有一个代言的试镜,虽然成功的可能性不大,毕竟竞争太激烈,自身条件又不好,但总还是要去试的。从今往后,他的人生里已经再没有徐衍肯替他分担那些生活的艰难。

                        颜可对着镜子里左边脸上绷着的纱布踌躇了一会,只能无奈的戴上了口罩,然后配上墨镜,这样的一幅打扮在还没有彻底寒冷下来的夏暮虽然有些怪异,但总归比被人注视跟遐想那种伤口的来历要让颜可好受许多。

                        在回公司的之后经纪人对他脸上的伤震惊之余倒没有多说什么,知道不会留下疤痕,也很快就能愈合之后放了心,倒还是叮嘱他最好还是将口罩戴上,就当做感冒不方便也好,

                        在公司里没有遇到徐衍。这是颜可唯一最庆幸的事情。昨晚的那场混战之后徐衍摔门而去,可能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家,可能还不知道他已经收拾东西搬了出来。

                        试镜的过程表现不是很好,紧张加上心情低沉,虽然能做的都尽能力的去做了,却似乎弄得不是很好。至于具体哪里不好,颜可说不上来,他的感觉好像失灵了。

                        “颜可。”

                        准备回去时在公司楼下被人叫住。颜可回头看到一身西装笔挺的厉南从车里下来,朝他走过来。

                        颜可很疑惑在这种地方也能偶遇到厉南,但很快这疑惑就解释了:“昨晚你没在家吗?我听到翻箱倒柜的声音,还以为进去贼了。”

                        翻箱倒柜的声音?颜可愣了愣:“不。。。我昨晚。。。有点事在朋友家。”

                        “你脸怎么了?”厉南微微皱眉,表情看上去居然有那么一点关切的意思。

                        颜可一惊,反射性的摸了摸带着口罩的脸,讷讷的:“没什么,感冒了。”

                        “感冒了要贴纱布?”厉南凑近了一步,口气并不强硬却总有一种压迫感。“你跟徐衍打架了?还是他打你了?”

                        颜可有种心事被人看透了的尴尬,又因为这个事实而有些僵硬,顿了顿,浅浅吸了口气:“厉先生谢谢你的关心,真的没什么。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厉南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有些不容分说:“我送你。”

                        虽然近来对厉南的认知有了很大的改观,然而对于这样的接触,颜可还是觉得不自在,挣了挣,以外人看来不奇怪的姿势,推辞:“不用麻烦了。”

                        颜可一挣厉南也识趣的松手,笑了笑:“我不麻烦啊。今天是专门来等你。”看到颜可隐在墨镜后忽然有些戒备的奇怪后,笑得更深:“我是担心你有没有被人绑架啊。”

                        对于这样的揶揄,颜可已经习惯了,对于这种方式的“好意”,颜可很感激。厉南这种男人,总是能将态度把握的恰到好处,让你不法讨厌他,甚至没有办法拒绝。

                        所以当厉南说“看在这个份上,陪我吃顿饭,要求不会很过分吧?”的时候,颜可真的连一句拒绝的话也说不出来。


                        回复
                        举报|13楼2012-01-10 20:24
                          还是各种的错别字,各种的木有修改啊【蹲墙角】大意是要不得的毛病


                          回复
                          举报|14楼2012-01-10 20:28
                            写的很好哦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2-01-10 21:43


                              第三章

                              盛情难却之下被厉南载去市中心烧钱一带的高级餐厅消费,颜可仍旧有些不安。厉南选了一个幽静雅致的小间,旁边居然还有人造的微缩小桥流水景致,大厅里播放着古典的钢琴曲,气氛一时间微妙的即美好又尴尬。

                              “你准备就这么盯着大餐装哑巴?”厉南好笑的看着颜可带着墨镜跟口罩,保护的严严实实的脸。

                              颜可顿时觉得脸上好像发烧一样,又窘迫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实在不想再厉南面前出丑的心思而不想把这幅装备拿下来。正僵持时,一只手伸过来,颜可还没反应过来,口罩就被摘下,紧接着墨镜也被人摘掉。

                              厉南看着他贴着纱布的位置,面上也没了调侃,眉头微微拧起:“徐衍为什么跟你动手?”

                              颜可难堪的血往脸上涌,真有冲动在把口罩戴起来,把这种明显的东西遮起来。他不愿意别人知道他跟徐衍的事,尤其这个人还是厉南。

                              因为他是见过自己最狼狈样子的人。人就是这样一种可笑的生物,明明已经知道在对方而言,自己的底线已经低到何种程度,却非要在其面前保持一种姿态,自欺欺人的姿态。

                              颜可知道这种坚持的可笑,但他已经没有更低的姿态了,只能僵硬的摇了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跟徐衍无关。”

                              厉南没有去戳破他显而易见的谎话,就好像刚才什么不愉快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笑道:“不管跟谁有关,也不必迁怒到肚子。这里的牡蛎很不错,尝尝看。”

                              颜可只好尝了尝那份分量袖珍但价格不菲的牡蛎,味道确实很好,非常的鲜美。厉南开了瓶红酒要与他碰杯,看上去心情似乎很好。

                              颜可不大喝酒,也不怎么会喝酒,一两杯就上脸,很容易醉,但又不好推辞,只好跟厉南碰杯,小小的啜了一口。

                              “你今天没有工作吗?”实在有些经受不住厉南不动声色的注视,颜可尽量找一些话题,避免这顿饭吃下去会消化不良。

                              “我今天刚好很闲。”厉南笑一笑,用一种“你不用担心没时间”的眼神看着颜可。颜可低头去看自己盘里的食物,非常的食不下咽。

                              厉南好像抓准了他的心思,非要他难堪一样继续不咸不淡的问:“你今天也要早点回家吗?如果不急的话不如陪我去看场歌剧吧,国际大师的表演,很难得的。”

                              颜可犹豫了片刻,还是摇头:“我不懂那个,看了也是浪费。”

                              厉南拿起杯子与颜可放在一边的杯子轻轻碰了碰,发出清脆的声音,优雅的品了一口,然后突然问:“那你认为什么不是浪费?”

                              颜可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厉南似乎也没有非要等他回答,自顾自的品完了杯子里的酒,然后对颜可展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像这样一份大餐,吃得心不在焉也叫做浪费;开一份酒不懂得怎么品也叫做浪费;美丽而奢侈的东西却虚有其表那也叫做浪费。浪费有太多种,只是看这样的浪费你舍不舍得,值不值得。”

                              颜可不知道该回答什么,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但厉南却没在看他,静静的笑出了声:“感情也是一种浪费,你觉得值吗?”

                              颜可一瞬间有种被刀子捅了一下的钝痛,那种冲击来的太突然太刺激,以至于他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无法呼吸。

                              厉南不做声的看颜可的脸色由红刷的转白,嘴唇微微哆嗦,眼睛发红。

                              其实颜可一点也不想要自己这样可笑又可怜的姿态被厉南看到,但是所有的隐忍不发好像到了一个临界点,突然就炸裂开来,再也包不住。

                              感情也是一种浪费,你觉得值吗?

                              颜可从来也没有想过对于徐衍的感情是不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浪费。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过感情也会被称为“浪费”。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多么珍贵的东西,没有它任何人都是残缺的。他有着爱徐衍这样的感情,所以不计较徐衍的任性,不计较徐衍的孩子气,不计较徐衍的坏脾气,因为他爱着这样的徐衍,所以这一切也变成了徐衍的理所应当,徐衍就应该是这样的姿态。

                              可是,这样是不是一种“浪费”?

                              徐衍就像是一辆名贵而奢侈的跑车,有着奢华的外表,尊贵的百年家世,闻者咋舌的价格,人人都渴望,却不是人人都可及。

                              这样一辆名贵跑车,巨细的保养,高价的零部件,每一次事故都是一份天价维修账单,买得起也未必养得起。

                              可实际上,有几个人又想的通其实自己只是需要一辆可以出行的车,不必太过华贵,大众厂的普通价码,开上路也可以代步,假期也能够载你出游,反复拿去维修也不会让你囊中羞涩。

                              那么这样的不切实际,去追求那份华贵的奢侈品算不算也是种“浪费”?

                              颜可咬着牙尽量控制自己一瞬间就涌上来的这样无法阻挡的情绪。

                              徐衍是一辆他买不起更养不起的名贵跑车,那个奢侈品不在他的世界,他给不了徐衍这辆跑车该有的高价保养,也付不起这辆跑车任何一次轻微的事故账单。他的世界里那些廉价的东西,非要坚持到最后只会将这辆天价的奢侈品变成四不像。

                              他的感情,无论真假,对于徐衍来说即便不是“浪费”也只是一种“笑话”。

                              因为不配。

                              你不配。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2-01-10 22:39
                                觉得徐大牌比杜悠予更需要虐多一些
                                请加把劲虐他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2-01-10 23:51
                                  楼主写的很好~~ 不过 问问 乃是支持原CP的么??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01-11 00:22
                                    顶一下...超喜欢颜可.= -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2-01-11 14:49

                                      -楼大大求更www看着蓝大更的那点不靠谱的我...已经绝望了【。】
                                      -求肉求肉求肉求肉求肉求肉....【够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2-01-11 20:26
                                        写的真不错,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2-01-11 20:34
                                          啊!!!大牌就没出场啊!!存在感好弱!!!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2-01-11 23:24
                                            写的不错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2-01-11 23:37
                                              苦苦等待。。。。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2-01-12 00:19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2-01-12 00:20
                                                  不怕货比货
                                                  就怕人比人
                                                  虽然非友里大部份文里杜悠予都蛮衰的
                                                  但明显钟理还是比颜可幸运太多了
                                                  差点要喊打到鱿鱼的表兄弟徐大牌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2-01-12 00:36
                                                    以前学校饭堂的小酥肉一直很好吃!于是果断求可可南瓜酥肉!
                                                    并且要求蘸酱!大牌狗血酱!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2-01-12 02:07
                                                      第四章

                                                      厉南最后还是没有勉强颜可陪着去听他根本听不懂的歌剧。如颜可所说,那是浪费,而且浪费的很不值得。

                                                      在没有办法拒绝的情形下,厉南开车送颜可回到他眼下租住的地方。当车子平稳的滑进那片低矮的棚户区时,厉南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你现在就住在这里?”

                                                      颜可有些窘迫,没敢看厉南脸上是什么样不屑的表情,诚实的回答:“这里其实还好,房租便宜又僻静。。。”话没说完,院子里就传出一群孩童嬉笑打闹的声音,混杂着不知哪家夫妻的超级爱声,间或还有几阵断断续续机械的运作声,各种声音混在一起,嘈杂又混乱。

                                                      颜可没说完的话只好咽回肚子里,尴尬的顿了顿,冲厉南感激的说:“厉先生,今天很谢谢你请我吃饭又送我回来。再见。”

                                                      厉南一挑眉,质疑:“你在这里能安心的创作吗?”

                                                      颜可勉强笑一笑,一只手放在门把上,随时想抽身离去的样子:“晚一点就安静了。”

                                                      “白天工作,晚上还要创造,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厉南故意上下打量了一眼颜可瘦的可怜巴巴的身材。颜可的脸色好像永远都是灰暗的,毫无神采,如同正常人几日几夜没有合眼一样疲累。“何况你这里也没有专业的设备吧。就算有,在这里使用不会被人说扰民吗?”

                                                      颜可无话可说。他以前的那些设备,在跟徐衍在一起之后就被徐衍连同房子一起处理掉了。颜可当时不情愿却拗不过徐衍。徐衍说你有了我,而我什么都有,你还需要那些破烂干什么?

                                                      徐衍的录音间确实什么都有,而且全部都是最高端的精良设备,是颜可当时可能努力大半辈子也凑不齐的东西。颜可记得徐衍当时从背后拥抱着他,把头隔在他肩膀上,撒娇一样说着这些话时,那份发自内心的幸福感。

                                                      而现在,他失去了徐衍,竟然好像顷刻间什么都失去了。

                                                      那些可笑又可怜的心思突然一下子又跑了回来,在脑子里嘲笑一般闪现。颜可强忍着不在厉南面前表现出一点的软弱,硬扯出一抹笑:“总能在弄到设备的。不好意思耽误你太久,谢谢你送我回来

                                                      。”

                                                      “等一下。”颜可打开车门时被厉南一只手摁住,又拉回了车里。颜可红着眼睛看厉南,厉南收回手微微一笑:“如果有一个房租便宜、不会扰民、又可以提供录音设备的房子,你要不要租?”

                                                      颜可愣了愣,不明白厉南的意思。

                                                      厉南却没在说话,扭头打方向盘,踩上油门,车子又驶出了棚户区,向北二环驶去。

                                                      “我朋友的房子,空间不是很大但住你一个人没有问题。他是搞音乐的,各种器械又不能带出国所以托我处理。我最近太忙还没有顾得上。刚好。。。”厉南说着扭头过来看颜可:“要不要租?”

                                                      颜可这才终于反应过来,却拒绝的:“不,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可以解决。”

                                                      厉南没搭理他的拒绝:“房子周围环境很好,不会扰民,治安也不错,狗仔队不容易混进去,你现在不大不小也是个明星,就算在怎么穷酸也没必要非住在那种地方。音乐对你来说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

                                                      厉南一语中的。颜可所有能想到的拒绝的理由在“音乐”面前全无立脚之处。

                                                      实际上厉南的提议也许是最好的选择。颜可现在这样的身份,虽然是明星,但毕竟不是那些青春偶像,耀眼星团,怎么折腾都无所谓。他已经一把年纪,又没什么背景,除了会写几首歌,一副好嗓子之后,孑然一身。

                                                      他需要一个安宁平静的地方,然后安心的去创作。

                                                      一想到这里,颜可顺从的没在拒绝。厉南一番好意,又处处都帮衬自己,颜可也实在找不出还能拒绝的理由。

                                                      那栋用厉南的话来说“不是很大”的房子出现在颜可面前时,颜可微微吸了口冷气。两层的复合欧式别墅耸立在眼前,院前的花园里精修细剪培育出的各种花卉植物开的如火如荼,紫藤萝架下得秋千在微风中轻轻摆动,乳白的砖瓦倒影着金黄的光芒。


                                                      回复
                                                      举报|28楼2012-01-12 04:24

                                                        宁静,幽香,风自轻扬。

                                                        在九月份微微凉爽的午后斜阳下,这里看上去美好的像是童话,正鸟语花香,光彩熠熠。

                                                        颜可出神了一会才想起来厉南还在身边,回头时一身西装笔挺的商家精英正带着一种奇异的笑容盯着他,表情看上去捉摸不透。

                                                        “怎么样?”

                                                        颜可因为这幽静美丽的环境发自内心的微微笑了,但却坚决的摇了摇头:“这里未免好得有点太过了,我大概租不起。”

                                                        厉南似乎毫不意外他的反应,表情高深莫测:“年租金六万。这个价格不是很高吧?”

                                                        何止不是很高,简直低得离谱。这让颜可感到不安,盯着厉南教养良好的挂着成功人士笑容的脸看了半晌:“厉先生,你这样也是一种浪费。我。。。”

                                                        后面的话本来是想说“我没这么大的价值”但是颜可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厉南曾经说过他不值。

                                                        颜可很不安于厉南这样无缘无故的友好。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对其他陌生人的好都是意有所指的利益与利益之间的交换,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一种生活方式。

                                                        就像徐衍曾给予他得那些,交换去的是颜可的心。

                                                        但厉南不一样。他不动声色的给予,各种各样的友好,让颜可莫名又无法拒绝。他不告诉你他要什么,甚至不表现他图什么,更不必说颜可也实在没有什么好图的,可以给的。

                                                        厉南的好意是好的,可惜接受起来太忐忑了。

                                                        厉南还是笑,笑容看上去有些奇异,深邃的不可捉摸的眼睛盯着颜可的不安:“我不是圣人,当然也意有所指。”

                                                        颜可顿时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厉南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我没有徐衍那么幼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要看到跟我印象里完全不一样,却很有自己风采的颜可。我不是在为你做什么,这只不过是想要满足我自己的兴趣。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

                                                        颜可完全呆住了。这样的答案就算给他十天十夜也是绝对想不到的。颜可不知道自己身上还能有什么样的风采,厉南想看到的又是什么样的自己。但这个答案无疑是最好的。

                                                        “那么,现在考虑的如何?要租吗?”

                                                        “那就。。。谢谢你了,厉先生。”

                                                        在厉南的帮助下颜可当天就搬进了那栋房子,并且为了表示感谢,亲自下厨做菜请了厉南一顿晚餐。当晚使用着那些精良设备兢兢业业创作新歌的颜可并未料到,搬来这栋别墅的后续曲,居然在第二天闹得那么轰轰烈烈。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2-01-12 04:24

                                                          第五章


                                                          晨起的一大清早,太阳光还没有完全从地平线升起,徐衍的助理们就已经开了新一天的提心吊胆。平日里徐大牌的脾气忽冷忽热的就足够让人头疼,那些原本对于“徐衍的助理”这个头衔晚上睡觉都能乐醒的人在见识过徐大牌的臭脾气跟骄纵之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知道徐衍不好伺候,但没想到这么不好伺候!

                                                          而今天因为一份报纸娱乐版的头条新闻,一屋子的人战战兢兢的候在徐大牌的周围,看着徐大牌因为手里的报纸逐渐铁青的脸色,都恨不能把那个将报纸放在那的脑残围殴一顿。

                                                          娱乐版的头版头条向来都如一颗炮弹,指哪打哪,而且效果向来所向披靡,很具有轰动性,因为内容本身就太具轰动效应。比如哪个明星又成了潜规则的受害者、哪个明星搭上豪门二代等等,屡见不鲜。

                                                          而今天这颗炮弹不大同以往,但轰动性绝对不可小觑,尤其是在当红偶像徐衍这里。

                                                          “啪!”一声将报纸拍到面前桌子上,徐衍那张万千少男少女爱慕的精致面孔已经铁青到微微有些扭曲的地步。扫了一圈一屋子低着头摆默哀状的助理,咬牙切齿的一脚踹翻了桌子,在玻璃杯子摔到地上的粉碎声中,徐衍吼了一声:“滚!全给我滚!!”

                                                          一屋子人立即走得干干净净,留下徐衍发狂的将所有能打碎的东西统统砸了个稀巴烂,最后一拳头砸碎了镜子,在碎得四分五裂的镜子中看到自己四分五裂的那张脸上暴怒的表情,徐衍又补了一拳头,将镜子砸得更零碎,细碎的玻璃渣子刺进皮肤里,殷红的血渗出来,一滴滴滚落在地板上。

                                                          徐衍看着镜子里无数个徐衍的倒影,咬牙切齿:“才一个晚上就能勾搭上,颜可你TM到底有多贱!!”

                                                          脚底下那张报纸上,娱乐版的头版头条上,一副位置刁钻的显然偷拍的照片上,左边脸上绷着纱布的颜可与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似乎有说有笑拿着一些行李,正要走进大宅。

                                                          标题以爆炸式的效果写着“知名歌手惊爆同性恋身份,与神秘商界精英秘密同居显恩爱”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2-01-12 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