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5贴子:1,279,313

【非卖品同人】♥♥♥…琐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边看,这边瞧,这边的表演很精彩。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各位看官好,在下名布谷,四川籍贯,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小人不才,斗胆献艺,多有不好,还请海涵。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谢谢大家啦,表演开始……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沙发,楼主加油写,我大后天再来好好看嘿嘿~~~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2-01-06 11:53
    琐事

    明天就是平安夜,明天的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虽然不知道叶修拓会不会有什么表示,但自己总算是可以抓住机会给他送点什么了。在不知道叶修拓本来“面目”的时候,想到这个还是有些愤愤的,居然骗了自己那么久,自己还傻乎乎的为他节衣缩食,也不知道最后换来一句“我喜欢你”值不值得,不过也是因为是他,所以其实无论他怎么过分,自己也不会真正的生气吧。后来知道它的本来“面目”了,节衣缩食什么的自然是不需用了,但也没有送点什么给他的机会了,那个男人好像什么都不缺的样子。
    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是程皓,很久都没联系了,当时冲动地带着所有有价值的东西来帮叶修拓赎身后,结果第二天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三天才能回去收拾东西好搬家。当时叶修拓轻轻淡淡的说:“我陪你。”
    “别……别……我一个人可以的。”林寒当即就有些慌乱地摆摆手,有些话是要给程皓说清楚的,虽然也许程皓并不在乎,而且要是知道自己现在不仅要给一个MB赎身,还要跟他住在一起,肯定又会冷嘲热讽的,但毕竟是暗恋了很多年的对象啊。如果叶修拓在旁边的话,他会觉得很尴尬的。
    “没关系,我陪你去,这次要办干净点,以后就别跟他联系了。”叶修拓没理会他的抗议,把他塞进车里,自顾自的开起车来。
    “不至于断了联系吧?”林寒有些谄媚地说。毕竟相处那么多年了,说实话,程皓者人格其实也不是那么坏,不然自己也不会喜欢的那么久了。
    “怎么,你忘了赎我的条件了?”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只是一记眼刀过来,林寒也只有投降的份。
    那还是先给程皓发个短信吧,咦,怎么关机了?一开机,短信就铺天盖地过来“你在哪里?快回家。”“怎么不接电话?”“我(囧)操,你还关机!”“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又去嫖了吧?”“我靠,你就那么饥渴啊?快滚回来!”“你最好死在外面!”“拜托,你再不回我短信,我报公(囧)安局了。”……
    林寒很没意志的鼻子一酸。程皓还是关心自己的!“啊!”突然,林寒身体向前一倾,脑袋一撞,抬头,前面红灯。
    “以后你把手机号码换了。”叶修拓面无表情地说。
    “咦?哦……”虽然不知道叶修拓突然在不高兴什么,但还是直觉觉得还是先答应的好。
    打开门的时候,程皓正好不在,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不在正好,免得尴尬,叶修拓在面前,肯定也说不清楚。林寒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东西,生怕途中程皓回来了。最后想想,留了张便条:程皓,对不起,我喜欢上叶修拓了,我要帮他赎身,我要跟他住在一起,你别担心,也别找我,我会换手机号码的,谢谢你多年的照顾,希望你能幸福。这些干巴巴的话其实并不能表达出林寒内心的千言万语,但叶修拓在旁边盯着,所以什么都有说不出来了。
    后来也就真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自己电话号码的。
    有些小紧张的来到这个比较高调的咖啡馆,毕竟有些日没见了,曾今……那么喜欢的人。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光彩夺目,见林寒来了,就很绅士的起来:“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我……”很久不见,程皓好像变了很多。
    “恩,好像生活得不错,过得好像蛮滋润的,要不是我主动找到你,你怕可能就忘了我是谁吧?”程皓微微笑地说着这些话。也听不出来里面是不是带着讽刺。
    “对不起……”听他这么说,林寒感觉自己好像始乱终弃的恶人一样,罪恶感飙升。
    “有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这社会就这样,谁知道谁是谁得啊,你情我愿,互不相欠。”
    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寒就是听出这些里面带着的酸楚,也就更加局促起来:“你……这些日子过得好吧?”
    “我……”程皓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手机就响了。程皓拿起手机一看,直接挂断,
    手机却不依不饶得响,程皓黑着脸:“你丫的,别给我打电话,去死!”然后直接关机。
    一般说来,程皓虽然不算温文尔雅,但还不至于这么没形象的暴粗口,林寒看他脸阴阴的,也不敢多问。就小心翼翼的问:“你约我出来干什么啊,我……我要回去了。”
    程皓皱着眉毛看他:“你不至于吧,才出来就想回去,回去看你的牛郎?”本来还是还处处顾忌的林寒一下有些火了,但他凶起来,也不会凶到多很,只是声音有一点点提高:“他才不是什么牛郎,他是……”说到这的时候有说不下去,怕有些打击到程皓。
    “哦,我都忘了,他当然不是牛郎啊,他现在是你包养的小白脸。”很明显,接了电话后的程皓开始焦虑暴躁了。
    “喂,你约我出来就是这个,那不好意思了,我要回去了。”林寒也真气了,起来动身就要走。
    “等下,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控……”以前程皓是绝对不会这么干脆的道歉的,怎么一些日子不见,他居然变得这么多。“我约你来,是想问你圣诞节有空吗,我们……”程皓揉揉太阳穴,有些疲惫地说,但感觉不像是在跟林寒说,而是自言自语。
    “不好意思,我没空。”林寒急急忙打断他,生怕他说什么其他奇怪的话来,“那个……还有……你以后别来找我了。”然后就又急急忙逃走了。
    没错,那姿势是逃的。程皓看着那身影,先是轻轻地笑,接着却很冒火般把桌子上东西一挥。咖啡杯啊,花瓶啊什么的马上碎了一地。
    侍应看见,想叫他赔,看见他那摸样,又有些不敢。
    “那些东西我陪,那是我媳妇呐,正在闹脾气。”说这话的男子男生女相,长得很妖孽,戴了副显得衣冠楚楚的眼镜。是笑非笑的看着远处一脸郁卒的男人。
    侍应听他这么说,显然更吓了一大跳,但还是连算账收钱,毕竟扣工资比什么事情都严重啊。


    回复
    举报|4楼2012-01-06 11:58
      沙发~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2-01-06 12:03
        【琐事】

        林寒跑出去,搭上公交车后,又有些懊恼:唉,又浪掉一个可以好好说清楚的机会。
        被程皓这么一闹,小林子同学连礼物都忘了买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是晚上,那个时候刚刚温存后,叶大红牌搂着小林子,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一边很温柔的说:“明天我没有什么事,你也把稿子停一下吧,我们一起去过平安夜吧。”
        林寒本来被他摸得昏昏欲睡的,听他这么一说,“啊!”的一下弹起来。
        “不至于反应得这么激烈吧?”叶修拓又把他拉回怀里。
        “可是……可是,我忘了给你买礼物了呀。”虽然还没有想到买什么礼物,但是本来都打算好的了。不知道叶修拓有没有期待收到礼物,如果那样的话,一定会让他很失望。
        “没关系啊,明天我们一起去买吧。”叶修拓好笑地摸摸他的头,他的“买主”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又亲亲他的鼻子。
        “可是,可是,感觉总有一些不对呀。”林寒嘟嘟哝哝有些不情愿地说。
        “怎么?这么想送我礼物?我倒有很想想要的东西哦。”
        听他用着奇怪的声音说话,林寒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但想知道叶修拓需要什么的欲望大过恐惧,所以林寒不怕死的问:“你想要什么啊?会不会太贵,我怕买不起。”
        “不会,你不需要买的,你可以给哦。”说着,就在林寒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林寒还没有听完,脸都涨的通红,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流氓!”
        “那你送不送我啊?”叶修拓笑得人畜无害。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要睡了。”林寒被羞得连耳尖都红了,连忙装睡,怎么以前没看出来,这个是头色狼啊。
        “真不送我?”叶修拓逗他,假装委委屈屈地说,“我就说不送也没关系,反正我想要的,你也不会给。”
        林寒自然是舍不得叶修拓受一点委屈,听他这么一说,很有内疚感地说:“不是啦。只是……”
        “那就是说,你要送我咯。”叶修拓连忙亲亲他,“那我们睡觉了哦,晚安。”
        “诶?等下,我,叶修拓,修拓,修拓。”那男人没有理他的意思,“可是,很奇怪啊,我怎么送那样的礼物啊……”嘟嘟喃喃的,林寒也只好睡了。
        叶修拓起来的时候,已经闻到饭香了,想必是自家老婆把早饭已经做好了,想到自家老婆将送自己的礼物,忍不住没有形象的哼起了小曲。
        他绝对没有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正当他坐在餐桌旁,吃着老婆的爱心早餐的时候。
        门铃响个不停,叶大红牌当即心中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容六是泪奔进来的,直接扑到叶修拓的身上:“修修,修修,你要收留我啊,我被扫地出门了。”
        “不留,滚!”叶修拓当即一脚把他踢到墙角。
        “修修,你不能这么狠心啊,你不能有新人忘了旧人啊~啊~”再扑。
        “滚。”再踢,“你又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啊?”
        “没有,郎君啊,我什么都没有做……”容六都唱起来了。
        “停,我不想知道,反正不能留在我家,你可以去任宁远那啊。”
        “他把我拎出来了……。”无限怨念中……
        “活该!我给你拿钱,你去酒店吧。”
        “你不能这么没良心!怎么可以在节日中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酒店里。”见叶修拓铁定心石定肠,容家少爷转移阵地,“林寒,你不会建议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你不会那么铁石心肠吧?你不会见死不救吧?”那双晶晶亮的眼睛只差两行清泪的。
        想到那所谓的二人世界,林寒打了个寒战,不顾叶大红牌的杀人目光,点头答应:“没关系,你可以留在这里。”其实,即使没有其他任何原因,他也不会拒绝的。
        “哦也,我去书房了,你们慢慢交流感情哈,拜。”精神百倍活力四射啊。
        “你居然答应他了,你先答应我的!”叶修拓第一次耍起小孩子脾气了。
        “他是你的好朋友啊。”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修拓,林寒觉得可爱极了,但现在只能强忍着去摸摸他的头冲动,尽力的安抚着,“我们以后总有机会的,你不去安慰一下他吗?”
        “你没看见他那么精龙活虎的吗?”郁闷,美美的一个平安夜,现在看来肯定会破坏的面目全非。


        回复
        举报|6楼2012-01-06 12:08
          原来那个楼搬这儿来啦~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2-01-06 12:10
            还有么?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2-01-06 12:16
              【琐事】

              也不知道容六在书房折腾什么,反正折腾到傍晚才下来,下楼就看见林寒和叶修拓靠在一起,蜷在沙发上唧唧我我的。以前林寒看电视喜欢抱着小抱枕笑的东倒西歪,或者抱着小纸巾哭的稀里哗啦的,但是后来跟叶修拓住在一起后,叶修拓喜欢把他搂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或者低低地说着一些悄悄话,林寒不是昏昏欲睡,就是跟叶修拓咬耳根,虽然尽说的是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但都觉得比看电视有趣多了。
              所以,容六一下来就看见的是这样的温馨画面,当时都受刺激了,立刻化身为小三:“修修,我也要抱抱!”
              叶修拓长腿一档:“滚,找你家肖滕去!”林寒的脸皮毕竟要薄一些,看见容六直直冲过来,挺不好意地象征性挣扎了一下,见叶修拓没有放手的意思,也就作罢了。
              “修修,亲爱的他不要我了,小宁远不要我了,连你也不要我了……”容六很难过,很委屈,很无赖。
              “你脸皮那么厚,多说些好话,肖腾会原谅你的。”叶修拓本来就有些不满意容六这个时候来串门,自然也给不了什么好脸色。
              “你!”容六看叶修拓一脸“你给我滚,别打扰我们二人世界”的表情,非常无奈,只能拿起手机。
              “喂,亲爱的,是我~~等等,别挂,别挂……恩,我想你了……好了,好了,别挂,恩……我想回家……不是,唉,我们关系已经那么亲密了,你怎么不承认呢?……别,别挂,你让我回来嘛,今天平安夜哦,要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吃苹果的哦……我当然是一家人们,必须是……你真的要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我也个人在外面,吃没吃好,睡没睡好,好可怜的……嘿嘿,你的意思,让我回家?…有,你就是那个意思……喂,喂,喂!……咦,挂了?”容少爷打完电话,对林寒和叶修拓挥挥手就一溜烟走了:“我回去,我家亲爱的让我回去,嘿嘿……拜拜,平安圣诞节快乐。”
              不去演戏都浪费他这个人才了,叶修拓望着已经走掉的容六,微微摇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拨开云雾见明月啊,还是自己幸福。叶修拓忍不住满脸的笑容盯着自家的笨蛋。
              “修,修拓,你想干嘛?”小林子一见叶大红牌对着自己笑的这样的阴阳古怪,心儿都开始颤惊惊的了。
              “噗。”叶修拓见他这摸样,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揉揉他的头,说:“好了,我们出去逛街吧。”
              “咦?”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给我礼物?”
              “不不,我们还是收拾收拾,出门吧。”
              比起奇怪的礼物,逛街的要求好太多了……
              平安夜的街上已经很有圣诞节的气氛了,很多可爱的东西挂在松树上,雪花啊,麋鹿啊,圣诞快乐啊什么的贴满商店的橱窗,有些商店的门口还有麋鹿,雪橇车等的模型,还有些商店都有人装扮圣诞老公公,圣诞美女什么的,接二连三的情侣,家庭都给节日多了一份平时的温馨,少了一份匆忙。可是,这些变化,林寒都没有注意到,他目前只注意到苹果贵的吓人。
              事情是这样的,林寒和叶修拓本来打算去吃饭,逛一下街就回去嘿咻嘿咻的,但是一来到街上,基本人手一个的苹果,叶修拓以前都不很在意这些,毕竟是洋人的节日,就算是中国的节日,他也只不过是去Narcissism消磨时光,父母在很久以前因为出柜的事而一刀两断了,而这世界上,孤独的人毕竟太多了,酒吧在某些时候变成了好去处。现在有了林寒,就突然理解节日的意义了,所以他本来打算跟着潮流,给小林子买个平安果。一问价,一个好点的苹果都卖到几十块一个,林寒怎么想也没想明白,平时几块钱一斤的苹果,几十块一个居然还有人买?
              自然的,当叶修拓要给他买的的时候,他很坚定的拒绝了。不过卖水果的小贩却很能说,说到最后都让林寒有种:如果他不买,就是不孝,不仁,不义。当然,最后的最后,还是买了两个,而且任他小贩嚼烂了三寸不烂之舌,也不肯卖了。而叶大红牌一直到是笑笑的,完全没有帮帮他的意思。
              “怎么?生气了?”叶修拓笑着扯扯手拿了两个苹果,至刚才起买了苹果就不理他的林寒。
              “没有。”
              “真的生气了?虽然价钱贵了一点,毕竟是过节嘛。”再扯。
              “别碰我,我拿着两个苹果呐。”
              “那别拿了,我们吃了吧。”叶修拓拿走林寒手中的一个苹果,顺便牵着小林子的手。
              林寒使劲挣扎了下,没挣脱,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虽然没有人注意他们,但是还是有些不自在,低声道:“这是街上,别拉。”
              “没关系,他们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叶修拓一使劲,林涵就朗朗跄跄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在他怀里,“很高兴。”
              “恩?”林寒很不适应在街上跟一个人这么亲密,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叶修拓,连耳尖都红了。
              “很高兴,我说,很高兴,跟你在一起过节,不止过节,就是过日子,都很高兴。”说完,还吻了吻林寒的脖子。
              林寒听到叶修拓这么说,虽然很害羞,但还是转过身,看着叶修拓。叶修拓本来长得就很英挺,不知道是因为气氛,还是因为是灯光的效果,此时看更加的眼若晨星,温柔儒雅。这么好的一个人,喜欢自己,自己也很喜欢,光这样想想,就觉得像饮醉了酒般,酥麻麻的,轻飘飘的,暖洋洋的。“恩,我也很高兴,跟你在一起,我也很高兴,修拓,修拓,修拓……”仿佛怎么念都念不够一样……
              后来饭也没有吃,直接就回家了,被叶大红牌强势激烈的索要着圣诞节礼物。
              第二天,累得趴在床上的林寒十分郁卒的想:今天才是圣诞节啊……
              叶修拓笑着捏他一把:“今天才是圣诞节哦,我的,圣诞礼物。”


              回复
              举报|10楼2012-01-06 12:16
                还有不?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2-01-06 12:21
                  【琐事】

                  叶修拓也不是很过分的人,看到林寒在被子里,可怜兮兮的哼哼唧唧着,说着“变态,强盗,土匪……”什么乱七八糟的。便亲亲他的脸颊:“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圣诞心愿哦,想要什么?”
                  林寒只想着给叶修拓送礼物,没想过自己要什么,被这么一问,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什么。叶修拓看他一脸纠结的样子,就摸摸他的头:“好好想想,我去洗澡,等我出来的时候给我说啊。”
                  要什么呐,自己也不是有什么特别需要,癖好的人,什么也不缺啊,倒有想要的,但总不能这样说:“我要的圣诞礼物就是每个月少嘿咻嘿咻几次。”想想都恶寒……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虽然是个陌生号码,但是前不久才联系过,多少都还有一些映像。犹豫了一下,还是趁叶修拓在洗澡,接起了电话:“喂,什么事?……不行,我不会再见你的……过去的事,过去的事我不想提了……别,别……好,我出来见你,我……”眼角瞥到出浴室的的叶修拓,语句都开始急了:“我不给你说了,就那么定了,拜。”挂断。
                  “谁呀?”叶修拓看他一副“我做了亏心的样子”也不点明,就这么看着很随便一问。
                  “没有……是,是编辑,他约我出去谈单行本的事……他……”
                  “说实话。”叶修拓定定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也不擦了。
                  “是,是程皓,他想约我出去。”都缩成一小坨。
                  “哦,不是叫你断了联系吗?”叶修拓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让他眼睛对着自己的眼睛。
                  “本来是断了的,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我……”小林子急急忙忙的解释,真的很怕叶修拓会误会。
                  “哦,这样啊。”叶修拓打断他,“那你就去吧。”
                  “恩?”
                  “我说,你可以去,但是记得早点回来。”叶修拓很温柔的笑,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但是林寒对于这样的大方,既高兴又不安的。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信任他,还是不在乎,所以才敢这么放心大胆的任他去见自己以前的暗恋对象。
                  一直休息到下午,叶修拓也一直跟他在床上帮他按摩,见时间快到的时候才勉强有力气起来去赴约,到餐厅的时候,那个自己曾今暗恋的对象已经在座位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他失去了一些以前的意气风发,有点像受惊的猫。
                  林寒也不等他先开口,就直接说了:“我,我已经说了,我不想以后再见你了,我有,我又喜欢的人了,他也很喜欢我,对不起。”他说的时候,也没有坐,所以就给人一种比平时要有一些气势的感觉,其实是因为屁股太痛了,不敢坐。
                  程皓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开口讽刺这个男人,只是眯着眼睛细细的打量起来,以前这个男人,唯唯诺诺,胆小自卑,仿佛就像团灰的存在,可是现在,好像变得……变得有些耀目了,怎么以前自己没看出这个男人原来也可以自信坚强:“我没别的要求,当朋友不成吗?”
                  林寒开始天人交战了,虽然叶修拓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也知道如果真的跟程皓继续联系,叶修拓心里肯定不会很高兴,最后还是觉得叶修拓虽然很可恶,常欺负得自己下不了床,但他还是很好的,而且很重要,比什么都重要:“对不起……我……”
                  “好了,别说了,你走吧。”程皓还是很要自尊的一个人,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在曾今暗恋自己的对象面前,丢脸。
                  林寒别别扭扭的走出餐厅,腿有点打颤,不过没走到几步就听见车子叫的的声音,回头一看,是叶修拓,上车之后还直哼哼,叶修拓好笑的把他拉近自己的面前,亲亲额头,又亲亲脸颊,再亲亲鼻子……很有些没完没了的意思,直到林寒被亲得有些手足无措,脸涨得通红。叶修拓才放过他,声音柔的都滴得出来水了:“想去哪里吃饭?”
                  昨天被折腾惨了,一直睡到十一点过,之后只喝了一点小米粥,现在早饿得咕咕叫了,但是很好去外面吃,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的菜要好吃,叶修拓看他一脸纠结的样子,就直接把他带一家餐厅里,这家餐厅虽然不是很高档,但气氛很好,很适合林寒这种人,点了些菜后,林寒吃得津津有味,吃了半响看叶修拓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就很自然的夹了一筷给他:“你也吃啊。”
                  叶修拓一直撑着下巴看,摸样又帅又可爱:“我不饿,你看你,像饿死鬼投胎,多吃点。”林寒又给他夹了一筷:“怎么会不饿呢?你也什么都没吃啊,你这么看着我吃,我怎么吃得下去啊,快吃!”说到后面的时候,语气都有些强硬。
                  这次,叶修拓就乖乖的吃了,吃着吃着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林寒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你笑什么啊?”
                  叶修拓细细的看着他说:“我觉得啊……你,越来越可爱了。”
                  “啊?啊……你……胡说些什么啊,快吃,快吃。”脸腾地一下红了……
                  “呵呵……”叶修拓笑得更大声了。
                  “闭嘴啦,你快吃饭啦!”
                  甜甜蜜蜜的吃完饭,甜甜蜜蜜逛完街,又甜甜蜜蜜去散完步,最后甜甜蜜蜜的睡觉去了。
                  可是另一边的程皓却有些苦难了,看着林寒像夹了一鸡蛋一样的走路,心里就缓缓升起一种苦涩来了。


                  回复
                  举报|12楼2012-01-06 12:25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琐事】

                    在暖气十足的房子里不会感觉得到冬天的到来,但是在屋外,虽然没有刮风下雨,但还是会冷的让人直哆嗦,外出买画具的林寒就是在这种直哆嗦中,看见了“香喷喷冒菜”馆,虽然自己一直都不怎么会吃辣的,但是偶尔去感受一下温暖平民的小吃,也会是种是很享受的事。而且这种冒菜,是自己选菜,选多选少全靠食量和技术,也很便宜,就一句话:物廉价美。
                    当菜进入锅里煮的时候,林寒找了位子坐下,没想到这里生意会这么好,想必味道不差吧,而叶修拓的专属铃声恰好响了,林寒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叶修拓三个字,心里就忍不住缓缓腾升起一种温暖愉悦感觉,所以接电话的声音也很温柔:“修拓……我在外面……正在吃,你呢?……怎么还没吃啊?……可是我正在吃啊……什么,你要过来,你……你吃不惯这里的东西的……算了,我不吃了,我陪你去吃吧……啊?好吧,那你快点过来啊,要是吃不惯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吃……恩,拜。”
                    吃个饭,修拓也要来插一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那个男人越来越孩子气了。林寒忍不住摇了摇头,但还是站起来给那个即将到来的男人选菜。
                    冒菜就是这一点不安逸,很多人选菜,以致菜都不是很干净,林寒不得不就得很费心的给那个男人选最好最干净的,很怕那个男人吃坏了肚子,早知道那个男人要跟自己一起吃饭,就不会选这种餐馆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吃,喜欢不喜欢吃这种小吃,唉。
                    叶修拓找了很久才找到门面很小的香喷喷冒菜馆,进店就得觉得这种店既不干净,也不卫生,但是看到一看到他就站起来,一脸紧张的林寒的时候,想:偶尔来一次也不错。
                    虽然并没有放小米辣,但叶修拓还是被辣的很惨,一个劲儿的吸气,林寒很心疼,又有些埋怨自己,给他要了一杯温水,最后还放了好些醋和糖,反正,叶修拓觉得这是他吃的最糟糕的一次饭,饭是又酸又辣还甜,更可恶的是在林寒面前这么糗。
                    林寒一个劲儿道歉,叶修拓看他一脸“我错了,我再也不了”的表情,勉为其难地说:“不关你的事,但是以后别来这种奇怪的店吃奇怪的东西了。”林寒也不管这要求其实是怎么的奇怪,但还是点头称是,叶修拓满意的摸摸他的头,亲亲他的额头。虽然很想翘班跟林寒唧唧我我,但是最终放弃了,只是他没想到,一次小吃店经历为让他那么的……那么的悲剧。
                    拉了一下午的肚子,打了一瓶点滴总算好多了,刚进家门的时候,林寒就发现他的不对镜:脸色苍白,四肢漂浮的。
                    “你怎么了?修拓,脸色很不好的样子。”林寒看他很累的样子,就忍不住担心,虽然最近这个男人并没有接大的Case,但还是打算买点补品好好给他补一下。
                    “没事,太累而已。”总不能说我今天拉肚子拉了一下午吧。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熬点汤。”
                    “好。”叶修拓看着自己老婆进厨房的背影,不禁想:有老婆真好。想着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毕竟太累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2-01-06 12:30
                      【琐事】

                      自从上次叶修拓不舒服后,林寒就再也不敢去那些“奇怪的店”了,除非有什么特别的事,不然的话就会很乖的呆在家里做好了饭菜,等叶大红牌回来。
                      不过今天就恰好算是个特别的日子,他的单行本大卖了,编辑们以及其他的同事们打算给他搞个庆祝,虽然当初听到自己的心血得到了回报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告诉叶修拓,那个男人帮了他很多,想跟他一起庆祝的心很强烈,但是编辑们以及其他的同事们,笑呵呵给他道喜,说着什么“怎么,你小子作品大卖了,就不认我们了?就想耍大牌了?”的话,林寒笨嘴笨舌的,哪里说的得过他们,最后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打电话给叶修拓说的时候都很有些不情愿,不过那个男人只是在电话沉默了一下,就很温柔的说:“好,你去吧,等你们快结束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不,不,不用了。”平时大家都很忙,现在难得有一次机会放松一下,也不知道那些人会闹到多晚,林寒不想打扰到那个男人休息,“我自己可以回来的,如果时间晚了,你就先睡吧,不用管我。”
                      这是一段更长的沉默后,叶修拓轻轻的回答他:“好,那你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虽然不能跟叶修拓一起庆祝自己作品的大卖,心情有些沮丧,但是跟这些不怎么常联系的家伙们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感觉也很不错。大家平时很少聚在一起,现在都说着自己身边的趣事,玩得很开,不过编辑还是三句不离本行的批斗了一下画少女漫画的那个女孩,说她画的剧情很过时了,那个女孩还气势汹汹回驳:“哪里落伍了啊?‘你抽一支烟,我就抽两支,我要比你先死,免得留下自己一个人独活’这种话哪会过时啊?这么霸道温馨感人的话才不会过时勒!”大家都笑着劝他们,这些小争吵没有弄僵气氛,反而把气氛闹得很high,等酒足饭饱,散会的时候,已经都快十一点了。
                      想来那个男人可能睡了,自己就打了一个的士回去,进门才发现那个男人还在看碟片,很投入的样子。
                      “我回来了,你怎么还没有睡啊?已经很晚了。”林寒边把自己沾有寒气的衣服挂在玄关处,边说,“你吃饭了吗?要我给你做宵夜吗?”
                      “这碟很好看,忍不住就看入迷了,不用做宵夜了,你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我们就睡了吧。”叶修拓站起来,顺便关掉还没放完的“很好看”的碟片,去给林寒放热水。
                      等林寒从卧室拿来睡衣的时候,水才放了一半,叶修拓正在给他试水温,林寒看见那个男人半躬的腰,温柔又有点妩媚的侧脸,心里就难以言喻的暖和了起来。
                      叶修拓试好了温度,站起来看到呆呆的林寒,就微微笑着说:“快洗澡吧,等会水都冷掉了。”
                      “哦,啊?啊,好,恩,恩。”好像被叶修拓撞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脸又一下涨的通红,连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叶修拓从他旁边过的时候,还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快点洗,出来我有礼物给你哦。”
                      “好啦,知道了,你,你,你快出去。”林寒手忙脚乱把叶修拓锁在浴室外面,拍拍自己快红的滴血的脸,怎么回事啊,都同居这么久了,还这么容易脸红,真是丢脸。
                      等林寒洗完澡,到卧室的时候,叶修拓已经在床上看杂志了,看见他走进来,就从床头柜上把那个礼品盒拿起来:“快来看看,给你庆祝你大卖的礼物。”
                      那是个蓝色的小盒子,很素雅干净,林寒怀着惴惴的心情打开,如果是戒指该怎么办啊,自己一定会高兴哭掉的,打开一看,却不是戒指,是很可爱的限量版高达人偶模型,这东西不会很贵,但是却很难找,自己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林寒既有些失落,又有些开心,别别扭扭的说:“谢谢你。”
                      “不用,今天玩得高兴吗?”叶修拓摸摸他的头。
                      “恩,开心,本来我是打算跟你一起庆祝的,但是他们很……很过分……我又不好意思去,对不起。”林寒还是很愧疚没有跟他一起过。
                      “没关系,你平时又很少出去,可以适当出去玩玩,免得憋出病来。”叶修拓微微笑着。
                      林寒看着这么温柔,这么体贴的叶修拓,简直都想把自己整个心揉碎了送给他,但是这样的话,他却是说不出口的。只能两眼爱恋的看着叶修拓,除了爱恋,还是爱恋,只剩下爱恋了。
                      “但是以后可以把我介绍给你的那些朋友吗?”
                      “咦?”虽然叶修拓说得好像不介绍也没关系,但是林寒却立即觉得自己太过分了,虽然一直把叶修拓当做自己最信赖,最依赖的人,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过把他介绍过别人,其实也不是不愿介绍,只是没有想到,而且自己一见到叶修拓,想到也只是两个人一起干什么干什么,根本没有想过还有别的什么人,没想到叶修拓居然还会在意,会不会有些难过啊?也是,他都把自己介绍给什么容六啊,任宁远啊的,而自己却……越想越觉得自己太过分了,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叶修拓……
                      只好可怜兮兮的对叶修拓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会的,对不起……“
                      叶修拓看他一脸“我很坏,我很十恶不赦”的样子,突然一下午加一晚上的郁结心情一扫而空:“没关系,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要这样,乖,我只是想让你朋友知道,你现在的爱人是我而已。”
                      “爱,爱,爱人……恩,我知道了。”
                      “很晚了,睡吧,明天我休息,可以帮你补庆你作品的大卖哦,就我们两个人而已哦。”叶修拓边说边把林寒拉到怀里,顺手关了床头灯。
                      “诶?……哦,好,那……那,那你想吃什么啊,要去哪里玩吗?还是……”
                      “那些事,明天再说吧。现在睡觉!”
                      “可是……”
                      “闭嘴,睡觉!……眼睛也闭上!”


                      回复
                      举报|14楼2012-01-06 12:38
                        于是在新楼里 布谷酱继续加油哈~~~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2-01-06 12:42
                          【琐事】

                          因为平时都吃得蛮好的,也没有想到去什么地方玩,所以说说是两个人一起庆祝,其实和平时也相差不了多少,反而因为没有事,今天又是冬天里的一个难得的太阳天,所以还把棉絮什么抱出来晒,两个人忙了一上午,总算全部搞定,虽然说两个人没有一起甜蜜蜜的搞庆祝,心里多少都有些郁闷,不过看到叶修拓穿着居家服,而自己一起做家务,又很有小两口过日子的感觉,心里又忍不住有一种温馨幸福感。
                          晒好被子以后,两个人又一起做饭,很少进厨房的叶修拓的手艺虽说不是大厨级别,但是对林寒这种小人物来说,还是很不错了,其实林寒做的饭要好吃多了,毕竟当年暗恋某人的时候,为了那个人刁钻的口味,他还是在厨艺上狠下了一番功夫的,不过心里偏向叶修拓,所以也就认为叶修拓做得比自己的好吃,忍不住就对叶修拓说:“修拓,你弄很好吃啊,没想到你厨艺也很好……”
                          叶修拓虽然没有表示什么,但是对于他的夸奖还是很受用的,就给林寒夹了一筷:“那你多吃点。”
                          吃了半响,林寒好像突然记起什么来了,“啊!”了一句,又假装不注意般的瞟叶修拓,叶修拓只好好笑地停下筷子问他:“你怎么了?”
                          “你还记得,那个……那个圣诞节吗?”林寒问的很隐晦,但眼睛却是亮亮的。
                          “恩?”那个圣诞节虽然中途发生的有那个令人不怎么愉快的插曲,但总体来说还是美好的,“有什么事吗?”
                          “你,你不记得了?那,算了吧。”忍不住就有些失望,不过也无所谓啦。
                          “有事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叶修拓摸摸他的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啊?”
                          也许叶修拓的亲密动作鼓舞了他,林寒就忍不住微微带着点期待的嗓音说:“圣诞礼物,你说,我可以自己要圣诞礼物呀。”
                          “哦?”真亏他还记得,叶修拓忍住摇头的冲动,微笑看着他:“那你想要什么啊?”
                          “还没有想好,不过,我可以把机会存储在那里,等想到了再说,可以吗?”林寒只不过是突然记起了而已,并没有真的想到什么。
                          “不可以。”叶修拓很温柔的否决了他。
                          “诶?”
                          “你上次把机会用了。”
                          “啊?”
                          “你不记得了吗?”叶修拓干脆放下筷子,两眼定定的看着:“你上次说,你要出去见其他人。”
                          “咦?”
                          “你说你要去见程皓。”叶修拓淡淡的说,也重新拿起筷子,重新开始很有气质的吃着东西。
                          “啊?这样也算啊?”怎么会这样啊,当时还很郁闷也叶修拓怎么一点也不在乎呢,原来是这样的,早知道就不要去了,浪费一个机会。
                          叶修拓看他很后悔的样子,忍不住又微微的笑着说:“不过既然你不知道,那就不作数吧,好吧,这次的圣诞礼物可以存起来,等想到了再给我说吧。”
                          “啊?”林寒完全反应不过来这样变来变去的叶修拓,什么反应不过来,简直都有些晕了。“笨蛋。”叶修拓看他呆呆的摸样,用筷子轻轻的敲他一下:“笨蛋,快吃饭,吃完饭,我们出去吧。”
                          “啊!”林寒可怜兮兮的抱着脑袋,小声说:“别打,本来就挺笨的了。”
                          “原来你知道呀。”
                          “叶修拓!”
                          “乖,吃饭啦。不然我收回刚才的话。”
                          “收回?收回你说我是笨蛋的那句?”
                          “不是,是你可以把圣诞礼物存起来的那句,笨蛋,呵呵。”
                          “叶修拓,我觉得,你,你,你现在……越来越恶劣了!”
                          “再不乖乖的吃饭,我就会更恶劣哦!”
                          以前看你那么的温柔体贴,怎么现在变的这么的坏了啊,但是林寒却不敢说出来,只好抱着碗,大快朵颐的,仿佛咬的是叶修拓,心里小小声的念着:暴君,暴君,暴君,暴君……

                          我预设的他们在厨房吃饭,餐桌不怎么大,他们对着对坐,叶修拓伸手就可以打到林寒的样子,大餐桌在餐厅,来人的时候用。


                          回复
                          举报|16楼2012-01-06 12:45
                            【琐事】

                            叶修拓这几天很忙,说是忙着春季的服装发布会。可是,春天还很早啊。林寒看看关着很紧的书房门,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夜宵,如果夜宵吃燕窝雪梨羹,实在是有些奢侈的,不过,叶修拓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今天晚上也没有出来吃饭。
                            因为上次在书房里知道叶修拓的真正工作,最后还被嘿咻嘿咻的很惨之后,林寒就再也没进过书房了,也不是叶修拓不许,而是林寒每次走到门口都想到那次的嘿咻嘿咻,只有快快逃跑的份,哪还会想要进去啊。不过心里的担忧还是促使林寒打开了书房的门。
                            开门就吓了一跳,一屋的乌烟瘴气,满地的凌乱,尺子,笔啊什么的工具铺了一地,而更让人惊奇的是,那个温文尔雅,给人很干净,很有气质的叶修拓竟然坐在这堆凌乱中,对着图纸,继续制造空气炸弹。
                            虽然,手指很修长,漂亮,拿烟的姿势又恰到好处,再配上深锁的眉头,给人的感觉很好,很颓废,很有艺术性的美感。
                            但是……但是也太过分了!
                            正当林寒想上去抢走的时候,陷入沉思中叶修拓反映了过来,条件反射的灭掉香烟:“你怎么还没有睡啊?”
                            林寒不理他,过去把窗户打开。
                            叶修拓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又说起一个话题:“给我送什么好吃的来了,正好我肚子也饿了,我家林寒的手艺最好了。”叶修拓端起被林寒顺手放在小茶几上的汤,“恩……真香……”
                            “叶修拓!”林寒端走他的汤,很严肃,很严肃的对视着叶修拓:“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被第一次这样的林寒有点吓到的叶修拓,有些反应不过来:“我……我有点累了嘛。”
                            “累了就要休息!”林寒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修拓,以前也只是知道他一忙起来就会很忙,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突然想到那个画少女漫画的作者说的话,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叶修拓,你抽一支烟,我就抽两支,我要比你先死,免得留下我自己一个人独活!”
                            听到林寒那么一说,叶修拓的眼神陡然就一下深邃了起来,定定看着林寒,也不说话。
                            林寒被他看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也觉得自己说得话太煽情了,果然,书就是书,不能应用到现实中啊,正支支吾吾要说些其他什么的,突然被叶修拓一拉,也知道怎么的,就坐到小沙发上了,接着很轻很柔,却有很多的欲(囧)望的吻就盖了下来,吻的林寒喘气的机会都没有,都快以为我自己会挂掉的时候,叶修拓才稍稍放开他,其实也不是放开,只是转移了阵地了而已,下巴,喉结,锁骨一系列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吻的林寒想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也没那个精神力儿,全身都软绵绵的,好像泡过水的布条,只能软趴趴的搭在叶修拓身上,衣服啊,裤子啊,都被脱得干净。全身上下,包括脸都是粉红粉红的。叶修拓一边暧(囧)昧抚摸林寒白皙可爱的大腿根部,一边抬起头看看好像已经陷入痴迷状态的林寒,突然更加凶狠的啃(囧)咬起来,咬得林寒直哼哼。
                            在叶修拓很有技巧的挑(囧)逗抚摸下,林寒很快的泄了一次,有些虚软的躺着,一片空白。
                            叶修拓已经被憋到极致,但也不想伤了林寒,可惜书房里什么润滑的东西东没有,焦急看了看,最终目光落在雪梨羹上,他拿起喝了一口,就往林寒的那个部位送去,本来还在余韵中林寒一瞬间脸涨得爆红,手忙脚乱的:“别……脏……脏……”
                            “别动,不脏。”叶修拓试探性的放进一根手指,恩,还是有点干,然后又喝了一口再来一次,林寒被羞得简直都抬不了头了,下半身被叶修拓固定着也动不了,只能捂着脸小声的呜呜……
                            叶修拓舔了舔因为多余而流下来的汤汁,又试探的放进一根手指,恩,这一回可以了,然后就来来回回几次,就增加一根手指,加到三根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就挺了进去,林寒被弄得连哼都哼不出来,只能破破碎碎的念:“……修拓……修,拓……修拓……修,修拓……”
                            每次撞(囧)击都引来林寒可怜兮兮的呜咽,慢慢的,两个人都起了汗水,叶修拓在林寒的上面,所以叶修拓的汗水滴到林寒的身上,林寒好像被热灼了一般,一个激灵,又泄了,叶修拓被他突然的收缩,没控制好,也泄了……
                            还没来得及歇一下,叶修拓又把他抱到自己的身上,换了个体(囧)位继续嘿咻嘿咻……
                            等结束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到了卧室的,林寒在睡着的前一秒还念念不忘地说:“好好爱惜自己……这是……我要的……圣诞礼物……”
                            叶修拓看着被自己累坏了的“买主”,满是爱恋的笑着亲亲他:“遵命,我的主人。”
                            然后搂着林寒就进入梦乡。

                            写得太CJ了,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都快喷鼻血了,吓,本来想小肉一下的,有荤有素,营养搭配嘛,结果……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回复
                            举报|17楼2012-01-06 12:49
                              【琐事】

                              平林寒看自己面前没有一点进度的稿子,就不停的叹气,本来自己不是很忙的,只要时间安排合理,都可以很容易在交稿前搞定,只是最近,叶修拓那个的时候实在有些多,而且大部分的那个都太狠了,弄得自己经常要在床上趴一天,以至现在稿子堆了这么多,现要快过年了,而编辑还想在过年的时候出特刊,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想请个人帮忙的,但薪酬是一个问题,在哪里画稿更是一个问题,总不能就在家里吧,虽然叶修拓肯定不会反对,可是自己的心理却会不舒服的。算了,只能自己多多加油了,为了能在一月十号之前交稿,还是先分开睡吧。
                              下午的时候就把东西搬到客房,打算吃晚饭的时候告诉叶修拓,也不知道叶修拓会怎么想,会不会答应啊?

                              “分居?”叶修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眉头自动皱了起来,叶修拓长得很清俊帅气,即使这动作出来,也不会给人一种别扭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威严性。
                              林寒被他的理解吓了一跳,连忙慌乱乱的解释:“不是分居,只是分开一段时间睡而已。”
                              “为什么?”
                              “那个稿子有很多,我,我,我想赶工。”林寒尽量把头埋进碗里,声音也是小小的。
                              “不是有给你说少接一些吗?”
                              “本来没有接好多的,但是最近老是……老是……反正都是堆在那里了,现在编辑又想出一个新年特刊,所以……”其实,说起来,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是他,不是他把自己那个什么,然后自己起不来床,也不至于会这样嘛。
                              “那要分到什么时候?”叶修拓的声音还是听着挺温柔的。
                              “十号,一月十号……”
                              “十号?……”叶修拓看着都快缩成一团的林寒,“好吧,但是十号之后到三月份之前都不能接任何工作了,可以吗?”
                              “啊?可是……”林寒很想反对,但是都懦弱惯了,想了想,如果自己在交稿子的时候,再把明年二月份的稿子一起交了,这样的话就可以了,只是这几天会更加的累吧,说不定还要熬几个通宵的,不过,难得叶修拓这么容易地答应,还是先应下来吧,“……好吧。”
                              叶修拓看他一脸很委屈的样子,就揉揉他的头发:“你可以不用工作,我可以养你的。”
                              “你!”林寒万万没想到叶修拓会说出这样的话,虽然自己的却有点弱懦,泪腺又发达,但是一直以为叶修拓是把自己放在同一个的平台上,心里的自尊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连心都有些难过了,但是林寒还是强忍着说:“我……我不需用你养,我跟你是一样的,你……你希望被我养吗?”
                              叶修拓静静的看了他半响,用很无奈,很温柔的声音说:“我明白了,对不起,那你要好好工作哦!”
                              “恩……”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还不敢抬头,让叶修拓看见眼眶红红的自己。
                              “唉,你呀,笨蛋。”叶修拓放下筷子,起身走到林寒身边,把他抱在怀里,“你想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太累了而已,再说,我就是在一开始被你包养的呀。”
                              “那是因为……我,我以为你是……”林寒坐在椅子上,让自己的上半身被叶修拓搂着,自己头靠近他的身上,小声的嘀咕,还带了很重的鼻音。
                              “那有什么关系呢?我很乐意被你包养啊……”
                              “诶?……叶修拓……我……”
                              “所以别多想了,要努力工作,好好养我哦。”
                              “恩!”


                              回复
                              举报|18楼2012-01-06 12:54
                                【琐事】
                                十一
                                叶修拓要出差了,虽然不清楚叶修拓会有什么差要出的,但是他走的时候说可能等一周后才会回来,本来是要带上林寒的,但是林寒看着堆的那么多的画稿的时候,心里交战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去了,于是林寒心里只能是万般的不舍,嘴里也不停的念叨:你,恩,你要注意保重身体,别老熬夜了,也别抽烟了,恩,吃好点,别饿着,现在都冬天,纽约应该很冷,你要不要多带点衣服,恩,这个也带上吧,以免要用着,要不要带点应急的**呢,还是带点吧,这个是感冒药,这个治拉肚子也要带上,醒酒药也得带上……
                                叶修拓笑着倚着门看着给他收拾行李,忙进忙出的的林寒,看着林寒不停翻动的唇,就忍不住笑着说:“你别担心我,倒是你一定要乖乖吃饭,要定闹钟,不然你一定会黑白颠倒的,出门要记得带大衣……”
                                不论怎样,最后叶修拓还是坐着飞机出差去了,等林寒恋恋不舍的看着飞机消失于蔚蓝天空的时候,心里就空落落……
                                叶修拓一走,林寒连饭也不想做了,以前程皓也经常出差,但也没这样的酸涩难耐,也不过是半天的时间,林寒就很想听听叶修拓的声音,不过想到那个男人可能还在飞机上,也就对着手机上叶修拓的名字看了半天,但也没有按出呼叫键。算了,留下来就是为了早点画好稿子,不能再这么沮丧下去了,林寒深呼了一口气,恩恩,加油吧,林寒!
                                刚刚拿出笔,手机的记事本铃声响了,可是自己没有记什么事啊,林寒很疑惑的拿出来看,上面只有两排小字:笨蛋,有没有乖乖吃饭,该吃饭了。林寒一惊,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眼泪却流了下来,使劲缩了一下鼻子,翻了一下记事本,也不知道叶修拓在什么时候给他的手机编了这几天记录,万事具细。打电话给叶修拓的冲动更加强烈,打过去,听到轻柔的女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
                                林寒沮丧的挂断电话,但还是打算听叶修拓的话乖乖的去吃饭,可是自己实在没有心情去煮,外面冷冷的,也不想出去吃,最后去找了一下,找到一张名片,是一家快餐店,好像是叶修拓有一次回来随手放的,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却被告知下班了,不过那个人听了他的地址后,想了一下说,比较顺路,可以送过来,于是就要了一个最便宜的鸡腿饭。就家坐等外卖。
                                等外卖送过来的时候,林寒打开门看见送外卖的男人很熟悉,却记不起了,给钱的时候,发现没有零钱,而那个男人也没零钱,林寒当时脸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对不起,你进来坐下吧,我去找找看有没有零钱哈。”
                                那个男人很温和的说:“没关系,我在这里等一下就可以了,如果实在没有,下次来给我就是了。”
                                最后还是没有找到,给那个男人钱,那个男人死活不肯要,林寒只好很不好意思地道了谢又道谢,说以后一定会还给他的。
                                那个男人说没关系,就走了。
                                林寒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赞叹:真是个好人啊,明天一定要去还给他。


                                回复
                                举报|19楼2012-01-06 12:57
                                  辛苦你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2-01-06 12:59
                                    楼主乃搬完了我再看吧…-_-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2-01-06 12:59
                                      辛苦你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2-01-06 13:00
                                        搬楼这种事果然很辛苦,而且,我居然还没有搬完,话说本来我打算搬完后,再接着写一边慰问千雪乖乖,鹰鹰,am,子期,11等一系列的乖乖们……捂脸哭泣…
                                        无能怎么说,今天只能这样了,明天后者后天继续……
                                        锣鼓一打,我要上场,锣鼓一敲,我快下场,各位看官们……如果觉得不错,就给几个小钱吧,写的糟糕,也给个掌声表示下吧……
                                        下咯~~~~咯~~~咯~~~(无尽的回声)


                                        回复
                                        举报|23楼2012-01-06 13:04
                                          标题是乱码捏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2-01-06 13:30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2-01-06 15:32
                                              很难得的非卖品同人啊 挺好看的说
                                              就是没想到程某人居然给安排了fh cp男啊 有点不习惯 直男掰弯神马的 不是很心水

                                              其实希望程某人就算不喜欢林寒也不会喜欢其他男银的 占有欲作祟啊

                                              期待下文ing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2-01-06 16:32
                                                LZ辛苦了 要快快搬完才是啊 嘿嘿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2-01-06 19:32
                                                  喜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2-01-07 00:12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2-01-07 00:13
                                                      标题是乱码这点我也很以及十分无奈,要不……我又搬一次楼?
                                                      要是没人反对,我就在九号搬楼哈……提前预告……
                                                      有人反对就算了,因为一直搬的话,就没法写,没法更……
                                                      在非卖品的同人里,我决定一心一意的写小林子和叶红牌……所以,程皓只是打酱油的……
                                                      现在接着搬……


                                                      回复
                                                      举报|30楼2012-01-07 12:47
                                                        【琐事】
                                                        十二
                                                        林寒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按照名片的地址找到那个快餐店,很普通的样子,却给人很温馨的感觉,但是大门紧锁,门上的小牌子写着:本店因为元旦节放假一天,祝各位元旦快乐!
                                                        唉,真可惜,等下,元旦节?元旦节!新年伊始啊……
                                                        看着街上成双成对的,林寒更觉得自己形影单只的,在新年的开始,叶修拓居然不在……心里更加空落落的,冰凉凉的,好像穿的再多,都觉得有点冷,算了,还是回去画画吧。
                                                        一点儿也静不下心来,完全违背了自己留下来的初衷了嘛,稿子都浪费了很多,一直磨叽到很晚,中途也有记事本提醒吃饭以及其他什么的,但是一点去乖乖听话的心情都没有,等肚子咕咕的叫的时候,从冰箱里拿了水果,喝点牛奶了事。无所事事啊,无聊寂寞恨啊……
                                                        电视里的节目很热闹,全都是迎新的,连论坛里,也全是贺新年的帖子,可是大年三十,春节什么的,那要很久以后,中国过年迎新不是要依农历吗?
                                                        林寒万般怨念中,很颓废的摊在书桌上,连动一动的心情都没有。叶修拓的专属铃声在这时候恰好响了,林寒立刻就很精神抖擞:“喂,叶修拓……恩,你也元旦快了……我有乖乖的吃饭,没有忙到很晚……现在?现在,现在我洗完澡,打算看会电视就睡觉……不会,我吃得很好,可是你是刚到吧?要不你休息一下,等你休息后再给我打电话吧……哦,你那边冷不冷?……我们这边?也不是很冷……”
                                                        林寒开始给叶修拓烫电话粥,等烫完了那就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电话的原因,林寒突然有动力去煮晚饭了,可是当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吃的时候,又陷入无限沮丧当中,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也没觉得多难熬啊。
                                                        也不知道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多久才成功入睡,第二天实在无事,到下午的时候,就又把自己裹得严严,去给那个好人还钱。
                                                        等到的时候,店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看了下时间,快下班了。
                                                        林寒很不好意思的拽了拽衣角,看到那个男人看见他明显愣了一下,就觉得更囧了:“那个不好意思,昨天来的时候,你们关店,所以只好今天了,幸好你在,喏,给你。”
                                                        那个男人接过钱,笑着说:“没关系,谢谢你拿来。你要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林寒刚刚拒绝,肚子就很不给面子叫了起来,一时间只能脸红了,自己从上午开始就没有吃饭,实在是没有食欲。
                                                        “你还是吃点吧,我给你下碗面,味道还可以的。”那个男人也没有笑。
                                                        林寒这也不好意思拒绝了,心里忍不住再次感概:果然是个好人啊!
                                                        那个好人的面的味道真的很不错啊,等吃完,道了谢,恰好那个好人也下班了,那个好人很温和地问他是不是要回家,他回答是了后,那个人说:“反正很方便,顺路,不如我捎你一程吧。”
                                                        “诶?不用不用……那个会很麻烦你的……”林寒很不好意思的,手足无措的拒绝着。
                                                        “不会很麻烦……倒是我……”那个男人挺不好意地摸摸鼻子,“我技术很差,你如果嫌弃的话,就算了吧。”
                                                        “啊……”如果他再不坐这个顺风车的话,好像就是他嫌弃人家技术差一样了,“那……那麻烦你了……”
                                                        “不会。”那个男人笑了笑。
                                                        林寒坐在车里,他突然有些想不通,一个开快餐店的人怎么有钱买这么高档的车啊?
                                                        不过那个人说他技术很差劲,真的没有说错,全副紧张,开得比新手还慢,后面的车子都受不了了,不停地响鸣,结果搞得那男人更加的紧张,连汗都急出来了,林寒被他影响的也很紧张,双手都紧紧的拽着座套。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等到的时候,那个人有些局促,很不好意思的说:“你看,我没说错吧,我技术很差的……让你见笑了。”
                                                        “啊?”林寒手忙脚乱的挥了挥,“不会,不会,总比我好吧,我……我……我都还不会开的,你……你已经很好了。”
                                                        “谢谢你,那个……恩…那再见了。”
                                                        “诶?你不进来坐一下吗?”林寒也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男人不错。
                                                        “不用了,我还得回家做饭。”那个男人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一脸的温柔。
                                                        林寒看他很幸福的样子,就随口的问:“是爱人做饭吗?”
                                                        “对,是……爱人,还有孩子。”那个男人笑得更温和了,那总感觉甜的让现在有些孤单的林寒都有些嫉妒了。
                                                        “啊……你都孩子了,看不来,你很年轻的样子啊。”不过对于林寒来说,惊讶大过了嫉妒。这个男人看起来虽然有二三十岁的摸样,但绝对让人想不到有孩子啊。
                                                        “谢谢你,是个女儿,很乖,所以说,要回去了,以后见吧,拜拜。”
                                                        林寒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心里就忍不住开始念:叶修拓,你还有什么时候回来啊?
                                                        “啊!”林寒拍了一下自己脑袋,唉,忘了问那个好人的名字了……


                                                        回复
                                                        举报|31楼2012-01-07 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