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40000吧 关注:77,109贴子:1,658,812

叛乱系列5:弗格瑞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本书的翻译,so,自己来了
不过要是先遣有人翻译过的,麻烦告诉一下,删帖就是


回复
1楼2012-01-04 08:43

    荷鲁斯反叛系列—5:弗格瑞姆
    荷鲁斯反叛系列
    ~这是一个传奇的时代~
    强大的英雄们为了争夺银河系的统治权而战。忠诚于神圣地球皇帝的无数强大战士们已经在伟大的远征中征服了银河系—无数的外星种族被皇帝的强大战士们碾碎并永远地消失在了银河历史之中。人类霸权时代的黎明来到了,由闪亮的黄金和洁白大理石筑成的城堡中则庆祝着皇帝部队的一次又一次胜利,这些强大且致命的战士们在上千个世界中用不断地胜利来书写自己的传奇。带领这些被称为星际战士的战士们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的则是如同天神一般的基因原体们,他们强大而不可阻止,是根据皇帝基因制造出的终极战士。星际战士们则是有史以来银河系中最强大的人类战士,他们每个人都有在战斗中以一敌百的能力。由每名基因原体所带领的数万名战士则组成了相应的军团,他们以皇帝的名义在银河系中进行着无尽的远征。最强大的基因原体是荷鲁斯,他是荣耀的化身,是宇宙中最耀眼的星辰,也是皇帝最喜爱的孩子。他是站帅,是皇帝麾下那强大军事力量的总指挥官,是无数世界的霸主,是银河系的征服者。他是无人能敌的战士,也是老道的政治家。在战火燃遍整个帝国时,这些人类的英雄们将迎来他们一生中最大的挑战。
    ~主要出场人物~
    帝王之子:
    弗格瑞姆(Fulgrim) ————帝王之子的基因原体;
    艾多伦(Eidolon) ————领主指挥官;
    维斯帕西安(Vespasian) ————领主指挥官;
    尤里乌斯·凯斯索朗(Julius.Kaesoron )————第一连连长;
    所罗门·德米特(Solomon.Demeter)————第二连连长;
    马吕斯·威尔罗森(Marius.Vairosean)————第三连连长;
    索尔·塔尔维特兹(Saul.Tarvitz)————第十连连长;
    卢修斯(Lucius) ————第十三连连长;
    查尔马什(Charmosian)————第十八连连长;
    盖乌斯·咔芬(Gaius.Caphen)————二连副指挥;
    吕卡翁(Lycaon) ————一连连长的侍从;
    费比乌斯(Fabius) ————药剂师;
    钢铁之手:
    弗路斯·马努斯(Ferrus.Manus)————钢铁之手的基因原体;
    加百列·桑托(Gabriel.Santor)————第一连连长;
    嘉蒲塔·巴兰汗(Captai.Balhaan)————铁元素统领;
    其它基因原体:
    荷鲁斯(Horus) ————荷鲁斯之子的基因原体,战帅;
    伏尔肯(Vulkan) ————火蜥蜴的基因原图;
    克莱克斯(Corax) ————暗鸦守卫的基因原体;
    安格朗(Angron) ————砍砍(吞世者)的基因原体;
    莫塔利安(Mortarion) ————死亡守卫的基因原体;
    其它星际战士:
    额瑞波斯(Erebus) ————砍砍的首席牧师;
    帝国军队:
    领主指挥官 撒迪厄斯·菲尔
    非战斗人员:
    塞丽娜·德·安杰罗(Serena D’Angelus)————诗人和艺术家;
    比尔塔·肯斯卡(Bequa Kynska) ————音乐和乐理专家;
    奥斯坦·德雷福尔(Ostian Delafour) ————雕刻家;
    卡洛琳·埃尔森尼卡(Coralina Aseneca)————表演者;
    利奥波德·卡德莫斯(Leopold Cadmus)————诗人;
    奥德蒙·伯顿(Ormond Braxton)————地球评议协会的特使;
    伊万德·托比亚斯(Evander Tobias)————帝皇之骄傲号上的档案员;
    异星人:
    艾德拉德 ————乌勒维的先知;
    凯兰 ————乌勒维的冥灵君王;


    收起回复
    2楼2012-01-04 08:44

      第一部分
      一名完美的战士
      “那些让我们费力去讨伐的敌人将会在我们的胜利中屈服,击败那些曾使我们心病的敌人会带给我们快乐。因为真正的快乐是从不断地学习、进步的前进中获得的。我们不可能不犯错误、不变得无知、不可能没有缺陷。我们必须要走出这些阴影去得到真正的光明!”
      ——弗格瑞姆《成就完美》
      “当我们变得没有瑕疵、没有弱点的时候,我们便达到了完美。”
      ——奥斯坦·德雷福尔《雕像》
      “真正的天堂的由被击败的敌人铸成的。”
      ——某个哲学家
      第一章
      吟诵/通过试炼/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危险的——”奥斯坦·德雷福尔只有在有人恭维他的天赋时才会这么说,虽然很少有人这么做“——不是我们的目标太高使我们错过,而是目标太低使我们在不经意间就达成了。”然后他会谦逊地笑一笑然后并试图不再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不论是何种谈话,暴露在人们的恭维和关注之下会让他很不舒服。只有在杂乱的工作室中,当他用周围散落着的凿子、锤子和锉刀一点一点雕绘出一件杰出的大理石雕塑的时候,他才会感觉好一些。而现在,他离开那块放在工作室中央的大理石,一边用手打理着盖住他高耸额头的浓密黑色卷发,一边盘算着如何去完成他的下一个作品。这是一块闪亮的矩形大理石,高度大概4米,还没有经过任何雕刻。奥斯坦围着这块大理石走了一圈,用他那银色的手抚摸着石头的表面,感受着它的内在并计划着从什么地方开始雕刻。一周前侍从就把这块石头从帝皇之骄傲(Pride Of The Emperor)号上的进货口给他取了回来,但是他还没有把这块石头转变为他最出色的作品。这块大理石是从安纳托利亚半岛上面的采石场直接运送到帝王之子的旗舰上面的,皇帝宫殿所使用的大理石也大部分来自于这个采石场。准确地说,这块石头来自于阿勒山——一座崎岖且难以攀登的山峰,但是只有那里才会出产如此洁白的大理石。因此这块石头有着难以估量的价值,而且是凭着帝王之子军团基因原体的影响才让这块石头来到了第28远征探险舰队。
      他被一些人称作天才,但是奥斯坦知道他的手只是用来释放原本就蕴涵在石头之中的某种东西(美猴王么……)。长久以来他雕刻技巧(这是他一直温和地否认自己是天才的原因)的不断积累能让他在开工之前就能看到他的作品。一块还未雕刻的大理石能包容下艺术家的一切设想。
      奥斯坦·德雷福尔是一个瘦小的人,有着一张同样瘦小但是写满了热忱的脸孔,他那藏在如水银一般闪闪发亮的银色金属护套中的修长手指总是在不经意间玩弄手上的东西——仿佛这些手指不受他本人的支配一样。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长工作衫,恰好遮住了里面那件由细细的黑白丝绸线织成的衬衫,这件衬衫的整洁与穿着者周围的凌乱环境显得极不协调。
      “现在,我准备好了。”他轻声说。
      “我早就希望这样了。”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如果我们在比尔塔的独奏音乐会上迟到,那么她一定会对我们大发脾气,你懂的。”奥斯坦笑了笑说:“不是的,塞丽娜,我是说我准备好开始雕刻了。”
      他转过身,解开系着工作衫的带子并把那衣服脱掉,与此同时,塞丽娜·德·安杰罗大踏步走进了他的工作间,神态就像卡洛琳·埃尔森尼卡曾经扮演过的一名可怕的女族长那样,当她看到那些散落的工具、梯子和脚手架的时候,她发出了厌恶的啧啧声。奥斯坦知道她的工作间收拾的干净整洁,就像他工作间的凌乱程度一样;她的颜料整齐地收拾在一边,而画笔和调色刀则像刚刚买来一样完好无损。塞丽娜·德·安杰罗也许是Remembrancer 协会中最出色的画家,虽然人们都极力避免和她谈理想,但是矮小的她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尽管有些人更青睐跟随由罗伯特·基里曼率领的第12远征探险舰队的画家凯兰·罗格的风景画,但是奥斯坦觉得塞丽娜的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回复
      3楼2012-01-04 08:45
        即使她本人都不那么认为,他想,一边偷偷地瞟了一眼她身上的礼服。
        为了参加比尔塔·肯斯卡的独奏音乐会,她挑选了一件天蓝色的长礼服,为了突出胸部轮廓,她把胸口的巴斯克式花边胸衣系的很紧。像平时一样,她的头发散开着,乌黑的秀发一直垂到她的腰间,非常完美地衬托了她椭圆型的脸庞和黑色的眼睛。
        “你看上去很漂亮,塞丽娜。”他说。
        “谢谢,奥斯坦。”她站在他面前回答说,接着她用一副惊讶的口气对他说道:“不过呢,你看上去好像刚刚穿着那衣服睡醒。”
        “不,这挺好的。”奥斯坦回答道,她解开他的领带并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重新系上。
        “好吧,小飞侠”塞丽娜说,“你也知道在这场倒霉的独奏音乐会结束后,比尔塔一定会在那自吹自擂,我可不想听她说我们这些穿的像波西米亚人一样寒酸的艺术家们让她感觉很尴尬。”奥斯坦笑了起来。“是的,她确实不怎么了解真正的艺术家们。”
        “咱可是来自欧罗巴巢都的养尊处优的艺术家。”塞丽娜说,“还有,我是不是听到你说你要开始雕刻了?”
        “是啊,”奥斯坦点了点头,“现在我知道石头里面蕴含着什么,我要做的只剩下把它释放出来了。”
        “很好,我相信弗格瑞姆大人会很高兴听到这个的。”塞丽娜说道,“我听说他是亲自像皇帝要到了许可才把这块石头从地球运到这里的。”
        “噢,别再给我压力了……”奥斯坦在塞丽娜转身离开时说道,很满意地发现他现在也算人模狗样了。“放心吧亲爱的,你和你的手会很快让这块大理石变得活灵活现的。”
        “你的工作现在怎么样了?”奥斯坦问道,“你那副肖像画进行地怎么样了?”
        塞丽娜叹了口气,“就差不多了,但是只有在弗格瑞姆大人不去谋划战斗的时候才能继续画下去,能让他安静地坐下来的日子真是太少了。”奥斯坦注视着塞丽娜,她的手不经意间挠了挠胳膊,继续说道:“每天,越是看那副没画完的的画我就越讨厌它,也许我会把它扔掉并重新再画一张吧。”
        “别这样想。”奥斯坦握住她的手,“你说的有点夸张了,那幅画挺好的。一旦我们打败了那些刺人(LAER),我相信弗格瑞姆大人就会按你的要求老老实实的坐下来了。”她笑了笑,不过奥斯坦知道她的笑容只不过是为了安慰他而已。他希望自由有办法能帮她减她心头的重担,消除她的忧虑。
        “现在呢,”他说,“我们得出发了,不该让比尔塔在那边干等着了。”
        奥斯坦不得不承认比尔塔·肯斯卡,以前欧罗巴巢都的天才儿童,现在已经出落成一位美丽的姑娘了。她有着一头天蓝色的不羁长发,她的五官像是被雕塑大师精心打磨过一番那样精致,她涂抹了很多的面部化妆品,虽然奥斯坦觉得这样做有损于她原本就很漂亮的容貌。就在她头发的下面,有几根细线连接着她的听觉增强器和头皮。比尔塔曾经在地球上最好的艺术学院接受教育,近来又在新建成的巴黎高等音乐舞蹈学院接受了培训,的确是浪费时间的培训,因为学院里面没有几个导师的水平能比她再高。银河系中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听她的歌剧表演和音乐会,除了她,没有人能够像她一样谱写出涤荡心灵和给灵魂注入活力的音乐。
        奥斯坦在登上帝皇之骄傲号之前与比尔塔见过两次面,虽然他厌恶她的自负并且难以接受她对自己的高估,但不知为什么,比尔塔·肯斯卡总是显得有点爱慕他。
        穿着一件同样是天蓝色的长裙,比尔塔独自坐在演奏大厅最远端一座升起来的舞台上,低着头倚靠在一架用来演奏交响乐的管风琴上面,这台机器与大厅周围均匀分布排列着音响连接着。深色的木镶板和黑白相间的石柱构成了这座演奏大厅的主体,照明用的悬浮流明灯在引力发动机的驱动下缓缓地漂浮着。彩色的玻璃窗上面描绘这身着紫色动力盔甲的帝王之子阿斯塔特战士们列队前进的景象,而一列据说是由基因原体本人雕刻的半身塑像整齐地在前面排成一列。奥斯坦记住了这些雕像,决定日后来检验检验他们的真伪。


        回复
        4楼2012-01-04 08:45
          他转头看了看塞丽娜,她也同样被音乐所感染,在那个时候,他真想和她分享自己获得的快乐。奥斯坦的视线转回到舞台上,在那里,比尔塔疯狂地颤抖着,她蓝宝石般得头发随着她的演奏在脸颊旁起舞,手在琴键上狂舞。
          观众都处在一种狂喜的情绪中,而在人群前方的动静吸引了奥斯坦的眼球,他看到一个穿着银色胸甲和海蓝色高领夹克衫的贵族向他的伴侣倾了倾身子,并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毫无征兆地,音乐骤然停止,奥斯坦简直要为如此美妙音乐的终结悲伤地哭泣。他的心中顿时被伤感的空虚所侵占,他现在对那个使音乐会过早结束的粗俗贵族只有莫名地憎恨。
          比尔塔离开了那架管风琴站了起来,她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连上是暴怒的表情。她狠狠地注视着那个贵族,喊道:“我不会给这种蠢猪演奏!”
          那个贵族愤怒地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你侮辱了我,女人!我是帕基尔·多尔基(Paljor Dorji)!塔尔瓦家族的第六位侯爵,来自地球的特使。你最好给我放尊重些!”比尔塔向木地板吐了口吐沫,说道:“你只是出生时候赶上了这个名字而已,世袭猪!而我生来就是我自己,我成就了自己!地球上有无数个像你这样的贵族,但却只有一个我,唯一的比尔塔·肯斯卡!”
          “我要求你继续演奏,女人!”那个叫帕基尔·多尔基的家伙喊道,“你知道为了能来到这艘船上听你的演出,我拉紧了多少根琴弦吗!”“这种东西我才懒得去管,你干了多少和我没关系!我这样的天才的演奏值得你花上任何代价,甚至于两倍哪怕是三倍的价格!你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晚上的演出价值多少,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今天我不会再演奏了!”
          大厅中突然充满了观众失望的叹息和人们祈求她继续下去的声音,奥斯坦发觉他也和其他人一样。但是比尔塔·肯斯卡根本就没有动摇的意思,直到一个来自于大堂门口的声音盖住了所有的嘈杂声:“肯斯卡女士!”
          所有人都转向了那个命令般声音的源头处,当看到了那个人时,奥斯坦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激动地加快了:是弗格瑞姆,那个腓尼基人。
          奥斯坦·德雷福尔从来没有见过像帝王之子军团基因原体那么英武伟岸的人了。他闪亮的宝石紫色盔甲就像被盔甲大师赋予了生命一般,边缘闪烁着和太阳一样明亮的光芒,盔甲的每一面都有精心雕琢的螺旋状花纹。一件长长的、鳞片样式的绿色斗篷从肩膀垂下,紫色的颈甲和左肩上巨大的双头鹰标志共同衬托出了他苍白的面孔。
          奥斯坦渴望能在那块大理石上雕绘出他的脸,那块大理石的冷色能完美地符合基因原体的高贵肤色,捕捉到他明亮、友善的眼睛,他那总是带着笑意的嘴唇和闪亮的白色齐肩长发。
          奥斯坦和余下的观众们纷纷屈膝行礼,恭顺地拜倒于弗格瑞姆大人那常人无法匹敌的完美。
          “肯斯卡女士,”弗格瑞姆问道:“如果您不愿意给那些侯爵们演奏,那么您同意为我演奏吗?”肯斯卡点了点头,音乐又重新响了起来。


          回复
          6楼2012-01-04 08:45

            团结在一个领导下的刺人是帝王之子军团离开影月之狼和他们在乌拉诺(Ullanor)取得的伟大胜利之后所遇到的第一个敌人。那天的欢呼声依然环绕在战士们的耳边,众多基因原体欢聚的景象仍然是战士们心中鲜活而快乐的回忆。
            在荷鲁斯真诚地向弗格瑞姆告别的时候,是一个旧时代的终结和新时代的开始,在那之后,只有荷鲁斯被皇帝视作己出,是统领帝国军队的站帅。既然皇帝已经回到了地球,那么上千艘战舰,数以亿计的战士和那毁灭世界的力量都由他掌握了。
            由站帅掌握……
            这个头衔专为荷鲁斯所有,但是其他的基因原体们还没有接受它的含义。原体们本来是平等的,但是这次他们将突然发现其中的一个要对他们下命令了。
            帝王之子军团的将士们很欢迎这个任命,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把影月之狼的战士们当做没亲密的兄弟来看待。在帝王之子组建之初,一次可怕的事故差点毁掉整个军团,但是在弗格瑞姆的带领下,军团像凤凰涅盘一般带着更坚定的决心和更强大的实力从事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在军团重建的过程中,弗格瑞姆被手下亲切地称作腓尼基人。而在弗格瑞姆重整他破碎军团的一个世纪之间,他和他剩下的少量战士们则与影月之狼并肩作战。随着一连串在地球和弗格瑞姆的母星季末之上的征召行动,大量的新兵加入了军团,军团因此得以迅速壮大。在站帅的时代,军团已经是银河系中的一只致命力量了。荷鲁斯曾经称赞过帝王之子是他最好的战友。
            终于,在与影月之狼一起战斗了数十载之后,帝王之子们终于要开始自己跨越银河系的远征了,在一个世纪中第一次打一场他们自己的战斗。弗格瑞姆在重建军团的时期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而现在,军团急切地想证明他们自己,在战斗中证明他们的勇气与价值,并将帝国的边界推进到更远的地方。
            与刺人的第一次接触是在第28远征探险舰队的先遣侦查舰队在周围的小行星上发现了一些二进制数信号,由此断定这周围存在着一个先进的文明。虽然一开始这个外星种族对帝国没有表现出敌意,但是在第28先遣队向他们的母星进发的时候,刺人们却以暴力回应。一只强大的小型舰队袭击了靠近他们星系中心的先遣队,并且以零损失歼灭了帝国舰队。
            从先遣舰队被摧毁前发出的讯息来看,机械教的学究们发现他自称为刺人,而且,他们的许多技术都要强于帝国的水平。大部分的刺人社会都建立在漂浮在星球表面的数个环礁城市上,在星球南北极冰层溶化后,海洋便淹没了星球的大部分陆地。只有曾经那些世界之巅和高耸的建筑才能露出海面(这星球经历了2012啊……)。地球评议委员会认为征服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种族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他们建议与之签署一份委托保护协议。但是弗格瑞姆拒绝了这项和平解决提议,并宣称:“宇宙中只有人族是完美的,容忍这些自认为能与人类相比的外星人是对我们的亵渎。不,这些刺人只会有一个下场:种族灭绝。”
            于是,在刺人行星上的清理行动开始了


            回复
            8楼2012-01-04 08:46

              第二章

              帝皇之骄傲号是第28远征探险舰队中最强大的一艘战舰,它的全身覆盖着紫色的装甲板,上面镶嵌着黄金装饰。它像古代的帝王一般在刺人们蓝色星球的轨道上游曳着,周围簇拥着战舰、补给舰、运输舰和人员登陆舰。这艘船于160年前在木星的造船厂中铺设了第一根龙骨,在火星的铸造将军亲自设计并监督下完工,船上的每个零件都经过了手工打磨以保证质量。它的建造工期是同级别船只的两倍长,不过只有这样的舰船才配得上成为皇帝的第三军团:帝王之子的旗舰。
              第28远征探险舰队一种教科书般完美的归顺任务警戒阵型呆在刺人星球的同步轨道上,这样帝国舰队的猛龙级(Raptores)巡逻舰便可以拦截任何想要突围或者支援的敌方舰船。那只给先遣舰队毁灭性打击的刺人舰队已经被弗格瑞姆指挥的主力舰队给予了毁灭性打击——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环绕星系系统中第六号行星的一团碎片了。虽然这个星球被称作刺人星球,但它的官方名称已经定为了283号行星,第28远征探险队所征服的第三个世界。虽然给一个正在以战争来抵抗归顺行动的星球如此的命名显得有点太早,不过用意却是很明显,任何抵抗都是徒劳,这颗星球的归顺是板上钉钉的事。
              被称作弗格瑞姆的选民的精锐战士穿着紫色和金色相间的盔甲在原体的旗舰上执勤,他们每个人都有着辉煌的战绩。成群的猛龙级巡逻舰在为第28远征探险舰队和帝皇之骄傲号护航,在刺人舰队被消灭之后,原体给出了整个作战计划。一连长尤里乌斯·凯斯索朗是一个不惯纷争的人,现在的情况他并不满意。穿着一件带有紫色流苏的罗马式长袍和一件猩红色斗篷,看上去像个大人物的他正快步像指挥室(Heliopolis)走去,他的侍从官吕卡翁和一个带着他头盔、佩剑和长斗篷的勤务兵尾随着他。一个火红的琥珀吊坠挂在他的脖子上,在他的胸甲下面若隐若现。他的不满一点也没有在他高贵的脸上表现出来,因为不满的表情会显示出他对原体作战计划的不满,而这是不可想象的。他们沿着一列高耸的黑玛瑙石柱和白色大理石雕像构成的凯旋长廊前进,大远征中的每一次胜利和赢得的荣耀都用金字刻在他们的表面。帝皇之骄傲号将会成为弗格瑞姆在未来的象征,军团的战史被雕刻在墙壁上,也深深烙进了舰船的灵魂之中。军团英雄们的雕像也在其中,远征队的记录者们给它们加上了精美的框架,给冰冷的宇宙增加了一点它急需的色彩。
              “我们是不是有点着急了?”吕卡翁问道,他的盔甲擦得锃亮,但在引人注目的程度上还是稍逊一连长一筹。“我想弗格瑞姆大人说过,他会等你到了再开始向远征队讲解他作战计划的。”“他是这么说过。”尤里乌斯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少许的自豪,而他的勤务兵则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如果我们要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做,那我越早去参加283号星球的战斗越好!一个月的时间,吕卡翁!他要求刺人星球要在一个月内归顺!”
              “咱们的人都准备就绪了,”吕卡翁显得胸有成竹,“我们能做到的!”
              “当然能做到了,吕卡翁,这我倒是一点不怀疑。不过咱们的阵亡者名单有点长了,也许太长了!”
              “风暴鸟已经在停机坪上整装待发,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就能下去干掉那些刺人。”
              “我知道。”尤里乌斯再次点头,“但是我们必须要等原体下达出发的命令。”
              “即使在德米特连长的先遣部队已经投入战斗的情况下?”吕卡翁在他们走过凯旋之路上手持金色短矛站岗的帝王之子战士的时候问道。虽然这些阿斯塔特战士像雕像一般一动不动,但是很明显,他们对战斗的渴望正在胸中燃烧。
              “即使是这样。”尤里乌斯承认。“在没有向远征队的军官们征求意见的情况下就开始战斗是很不明智的,后果就是先遣部队与其说是一只打击部队,不如说是一只战斗侦查部队了!”
              吕卡翁耸了耸肩膀,摇着头说:“为什么要管先遣队人员的看法?原体是指挥官,只要他觉得合适,其他人服从就好了。这样做才算做合适。”
              虽然他同意吕卡翁的观点,但他没有回答。为没能带领战士们去战斗感到愤怒。他已经听过了德米特和马吕斯一开始的回报,他们在试图占领被称作19号环礁的漂浮大陆时陷入了激烈的战斗之中,而现在,战斗还在继续,伤亡不断增多,他的怒气正在一点点升高。
              但是他接到了原体不可违背的命令,前来参加第28远征探险舰队的作战会议,讨论舰队在这场与外星人战争的具体行动方案。虽然尤里乌斯已经知道了弗格瑞姆大人将要对舰队中高级军官讲解的作战计划,这份计划的宏伟构想和行动规模仍旧让他屏息凝神。至于他们的反应,即使不是帝王之子军团的首席连长也能够想象。
              “说的够多了,吕卡翁,我们到了。”当他看到凤凰之门(Phoniex Gate)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说到。这是一座高耸的铜质大门,上面装饰着帝国的双头鹰,皇帝赠送给弗格瑞姆的礼物。双头鹰是皇帝本人的标志,而只有帝王之子的将士们有把它镶嵌在盔甲上的荣誉,作为皇帝对他们的认同的象征。这份荣耀对帝王之子军团来说是不可估量的。当看到大门的时候,尤里乌斯心中感到了强烈的自豪,他不禁用手抚摸镶嵌在自己盔甲上面的双头鹰标志。
              凤凰之门前有更多的卫兵,当他们靠近的时候,卫兵深深地鞠躬,如同树叶一般的金色长矛在他眼前散开,一束白光和一阵吵闹声从门里面传来。


              回复
              9楼2012-01-04 08:46
                能成为第一个赞美楼主的人,我很幸福~~~~~~~


                回复
                10楼2012-01-04 09:42
                  水平所限,纰漏难免。诸位看官权当无聊解闷之物。
                  若有高见,小生当洗耳恭听


                  回复
                  12楼2012-01-04 10:16
                    还是福根吧比较大众了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3楼2012-01-04 10:22
                      嗯…改成福根好一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2-01-04 10:25


                        回复
                        16楼2012-01-04 10:37
                          看了一些.感觉不错

                          就是
                          --
                          他被一些人称作天才,但是奥斯坦知道他的手只是用来释放原本就蕴涵在石头之中的某种东西(美猴王么……)
                          --
                          有吐糟应该分开.离正文越远越好- -

                          翻译是要表达作者的意思.译者只是传话的人

                          放在一起

                          长久以来他雕刻技巧(这是他一直温和地否认自己是天才的原因)的不断积累能让他在开工之前就能看到他的作品。
                          <弄得我在怀疑中间那段是不是吐糟了..


                          回复
                          17楼2012-01-04 10:48
                            楼主,你看

                            Erebus不是World Eater的首席牧师,而是Word Bearer的First Chaplain


                            回复
                            18楼2012-01-04 10:50
                              马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2-01-04 11:27
                                。。。好东西!受精吧!!!


                                回复
                                21楼2012-01-04 13:53
                                  超喜欢帝子 马克


                                  回复
                                  22楼2012-01-04 17:06
                                    赞美楼主~

                                    不过Erebus是怀言者的牧师哦~不是吃世界的

                                    PS:人名看着不太习惯...


                                    回复
                                    23楼2012-01-04 20:12
                                      好东西要马克


                                      回复
                                      24楼2012-01-04 21:27
                                        赞美楼主,我很喜欢看一个帅哥变成丑陋生物的心路历程的~


                                        回复
                                        26楼2012-01-04 23:55
                                          还是用富根吧。没事翻翻前人的东西,可以省大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2-01-05 00:23
                                            验证码错误发帖失败是怎么回事?!!


                                            回复
                                            29楼2012-01-07 16:00

                                              虽然尤里乌斯·凯斯索朗已经来指挥室过上百次了,但每次他都会震惊于这个房间的美丽与庄严,广阔的白色石墙和一排排在金色基座上的雕绘石柱支撑着房间宽大的穹顶。石柱太高了,使上面精美的镶嵌条纹显得模糊看不清细节,石柱之间的空隙挂满了紫色和金色的丝绸旗帜。从穹顶中央射出一束明亮光束,使得指挥室的水磨石底板在照耀下熠熠生辉。用水晶石和大理石制作的地板被精心擦亮抛光,使得它看上去像一面映照出宏伟穹顶的黑色镜子一样。空气中弥漫着香料油的气味和飘荡着的灰尘。
                                              一排排的大理石长凳围绕着福根的会议室,高度从讲坛中央向着四周的墙壁逐渐升高,虽然这个房间能容纳2000名人员,但这也仅仅是出席这次会议人数的四分之一而已。一把抛光的黑色大理石座椅摆放在房间中央的石柱上,福根大人就是坐在这里听着他手下战士们和其它观众的请求。虽然原体还没有优雅地坐在椅子上,但仅仅是那把座椅本身就足以使人们折服了。
                                              长登上坐满了第28远征探险舰队的军官们,尤里乌斯一边走向属于他那把和地板同一高度的长凳,一边向他认识的人点头,而他们都小心地看着他那猩红色的斗篷。了解帝王之子军团的人们都知道,即将走向战场的战士们都穿着红色斗篷。尤里乌斯没有理会别人的目光,从勤务兵手中取回了他的头盔和佩剑,然后在长登上坐了下来。他的目光环顾周围,发现指挥室比较低的座位上坐满了穿着红色和银色制服的帝国部队军官,他们座位的高度表明了他们的军衔。
                                              领主指挥官菲尔(Fayle)坐在一群仆役的助手中间。他是个坚强的人,脸上到处是伤疤,一块钢板覆盖住了他头部的左半边。虽然尤里乌斯没同他交谈过,但是听说过他们名声:一位说话直截了当的老练将军,一名没有怜悯的残忍士兵。
                                              在军人的身后,坐在中等高度的座位上面是机械教的学究们,在指挥室灯光的照映下,他们让人看着很不舒服。他们带有兜帽的长斗篷遮住了身体的大部分,而在尤里乌斯印象中,他没见过他们之中任何一张不带兜帽的脸。他对着他们愚蠢的面纱和他们投身于的神秘仪式摇了摇头。
                                              坐在机械教人员旁边的是记述者们,一帮穿着米黄色长袍的热忱男女,他们不停地在破旧的笔记本上或者数据板上写字,甚至用铅笔在纸上画着素描。帝国数千名最伟大的艺术家、作家和诗人跟随个各个远征探险舰队,记录在大远征中取得的不朽丰功伟绩,但是他们的受欢迎程度有着很大差别。没几个军团认可他们的努力,但是福根却宣布他们的到来是对他极大地恩惠,并给予他们参加他最核心会议的权限。
                                              跟随着他的目光,吕卡翁不满地说:“记述者们!这些像公证人一样的家伙们干嘛来参加作战会议呢?看,他们有人甚至把他的画架带来了!”
                                              尤里乌斯笑着说:“也许,他是想让他们为后人记录下这指挥室中的辉煌时刻,朋友。”
                                              “鲁斯真是说对了,”吕卡翁说。“我们是战士,不是肖像画中的模特或诗歌的主人公。”


                                              回复
                                              30楼2012-01-07 16:02
                                                剩下的段落发不出来了....
                                                谁告诉我怎么回事啊


                                                回复
                                                31楼2012-01-07 16:14
                                                  可能需要截图做成图片发出来,我见别的翻译修士这么做的,自己没有实践过,感谢LZ!


                                                  回复
                                                  32楼2012-01-07 18:09
                                                    顶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2-01-07 18:16
                                                      度娘有一些限制词语~如果内容包含这些就不能发出~虽然大部分是些很普通的词


                                                      回复
                                                      34楼2012-01-07 20:29



                                                        回复
                                                        35楼2012-01-07 21:46






                                                          回复
                                                          36楼2012-01-07 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