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774贴子:1,287,277

【大杂烩同人】☆狼家武林大会(人物众多 各种崩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某作者的文看多了
于是第一次写非现代文
坑的可能性不小
出场人物不少 所以会各种崩坏
意见可以提 砖头不要砸 多谢o(╯□╰)o


回复
1楼2011-12-26 10:55
    武林大会,俺拉啊
    等豆干的文


    收起回复
    2楼2011-12-26 11:01
      轻插~~


      收起回复
      3楼2011-12-26 11:01
        (一)
        钟理睁开眼睛,恍惚的对着屋梁看了几秒,才不可置信地转向正坐在床沿已经开始穿衣的男子。

        “你居然早起?”

        杜悠予一边把手往衣袖里塞,一边转脸过来,熹微的晨光里,那双眼睛却还是没睁开,白净的面皮也显出迷糊的可爱来。

        杜悠予对着钟理的方向轻轻点了下头,似是还没睡醒的恩哼了一声。

        悠予不赖床,今天太荒唐!

        钟理骇的睡意全无,腾得坐起,被子顺势滑下去,露出有着可疑痕迹的肩膀。

        “你今天怎么了?”

        杜悠予手脚折腾着,脸上渐渐露出困扰的表情。

        见他神色有异,钟理有点担心,正要开口却瞄到杜悠予正在穿的外衣。

        钟理:“你把两只手臂都伸到同个袖子里去了。”

        杜悠予:“= =”
        --------------------------------------------------------------------------
        钟理伺候半闭着眼的杜悠予穿好衣服,自己倒是冻得连打两个喷嚏。天气还未凉,但清晨总有些湿冷。钟理把杜悠予推去洗漱,自己才爬回被窝里穿上里衣。

        “钟理?”杜悠予推开门,又随手把门给掩上。见钟理已经穿好衣服,杜悠予这才施施然的对门外下令。

        “进来吧。”

        两个小厮走进来,合力端着一个冒着氤氲热气的木桶,熟门熟路的放到用翠竹屏风隔开的洗浴的地方。

        杜悠予已然已经清醒,他站姿挺拔,双手往身后一背。微微一笑,两腮露出酒窝来,声音温和道。

        “快洗洗,我们要出发了。”
        --------------------------------------------------------------------------
        钟理稀里糊涂的上了马车,管家正把一箱又一箱的东西往马车上搬。

        “这是要去哪里?”

        “天凌峰。”

        马车轻轻摇晃起来,钟理无语地望着半靠在软垫上,眼神开始惺忪的杜悠予。

        “你能不能多说几句?”

        意识到钟理有点不高兴,杜悠予这才摆摆头,勉力撑开眼皮。

        “今年武林在那里有聚会,我们应邀去看看。”

        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看着杜悠予一副被瞌睡虫占领的模样,钟理又习惯性地心软,口气也放轻了。

        “怎的不早告诉我。”

        杜悠予打了个哈欠,一脸无辜道

        “若是说了,昨晚你也许要借今天要行路的原因,不准我近身了。”

        “……”
        ----------------------------------------------------------------------------
        去天凌峰的路途遥远,杜悠予在马车上一睡就是大半天。路途渐渐崎岖,马车摇摇晃晃,杜悠予的脑袋时不时就磕碰在车壁上。

        饶是如此,杜悠予微微敛着眉,就是不肯睁眼,一副死睡到底的态势。盘坐在那的钟理看不下去,把他揽过来,放倒,侧枕在自己大腿上。

        一路行到中午,杜悠予这才补好眠,钟理维持坐姿许久,等杜悠予起身,才发现大腿都麻了。

        杜悠予一脸愧疚的表情,手伸到钟理大腿处。

        “我给你捏捏吧。”

        半晌。

        钟理咬着牙,“你这是摸。”

        杜悠予加大力度。

        “你这是揉。”

        杜悠予继续,辛苦了半天,才若有所悟道。

        “你这都麻了,自然感觉不出我力气用的很大。”

        钟理瞪着他,杜悠予却是笑眯眯的,手还放在对方大腿上不肯拿下来。

        “前面有个茶肆,要不要歇息下。”赶车的车夫在外面请示道。

        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杜悠予用另只手挑开布帘。

        前方路旁,一个茶字的招牌非常醒目。
        ------------------------------------------------------------------------
        虽然是路旁的小茶肆,倒是十分干净,可见伙计十分伶俐,因为在路旁,桌上不久就会积的不少灰尘。

        虽然如此,钟理面色还是有些不悦。

        因为腿麻,所以他刚刚是被杜悠予从马车上搀扶着走出来的。同行的下人们虽然不敢正视,但那目光显然都透露了他们很不纯洁的猜测。

        虽然偏僻,茶肆里却还有别的客人,一人背对着杜悠予等人坐着,另一人侧对着,看样子跟身形应该都是青年。

        钟理大口的喝着茶,发泄着心中的不郁。

        “喝多了待会上路可不大方便啊。”

        杜悠予先抬起头来望着开口的人。那人本是侧对着他们,此刻已经转过脸来,对着这边一拱手。面容明艳,笑容款款,含笑的眼睛里跳跃着活泼的生动。

        “在下林竟。”

        这名号在江湖中从未听过,杜悠予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倒是钟理,对于别人的热情总是加倍的奉还,立刻站起身还了礼。

        “钟理。”

        林竟很快的坐到这桌来,虽然年纪尚轻,倒是难得的豪爽可亲。

        “我们也是去天凌峰。”听到钟理说要去哪里,林竟笑眯了眼睛。与他同桌的那人见他不肯回去那一桌,便也无声无息的坐了过来。

        林竟抬眼笑望着那人,对钟理介绍道。

        “这位是卓文扬。”

        不同于林竟满脸的烂漫,卓文扬表情稍显冷凝。加上他皮肤十分白皙,越发显得脸色冰雪一般。

        钟理的热情被浇灭了一些,只抬手客气道。

        “少侠。”

        虽然不显可亲,卓文扬倒还礼数周全,“钟少侠,杜前辈。”

        杜悠予虽然年纪与他们差的不多,但在江湖上就已凭着武学造诣名声鹊起,所以这声前辈,倒还受得。

        “钟大哥,离天凌峰已经不远,我跟卓兄一行只有两人,方便的话,可否结伴上路?”

        钟理下意识地看向一直没开口的杜悠予。

        杜悠予放下茶盏,对着他一笑。

        “你做主。”


        回复
        4楼2011-12-26 11:06


          回复
          5楼2011-12-26 11:09
            鱿鱼刚睡醒时是这个性格。。。。


            回复
            6楼2011-12-26 11:20


              回复
              7楼2011-12-26 12:08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8楼2011-12-26 12:13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1-12-26 12:39


                    回复
                    10楼2011-12-26 13:15
                      矮油~看过刻刻的陆家大宅之后就很喜欢这类型的全CP文。
                      豆干加油哦~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1楼2011-12-26 13:43
                        逗爷~~好萌的文啊~~~~没想到第一个出场的竟然是海鲜夫妻和堂兄弟哈~~~期待四爷以古墓派掌门神马的身份出马啊哈~~冰肌玉肤的四爷必须是古墓派的啊哈~~身后跟着一只段儿神马的~~~啊呀呀,好美好的呀~~
                        PS:猜猜我是谁呀~


                        收起回复
                        12楼2011-12-26 14:32
                          呵呵,这个出场顺序是怎么一个安排法呢?等着后续~~


                          收起回复
                          13楼2011-12-26 14:33
                            楼主加油哈
                            坐等我家绵羊和lee叔的出现
                            哎呀呀,美美美


                            收起回复
                            14楼2011-12-26 14:37
                              嘻嘻嘻 像YAYA说的 期待身中媚药肖蒙跟锄地的加彦出场


                              收起回复
                              15楼2011-12-26 15:03
                                亲的文必须顶~


                                收起回复
                                16楼2011-12-26 15:05
                                  占座~~~


                                  收起回复
                                  17楼2011-12-26 16:59
                                    前排 豆干好久不写


                                    收起回复
                                    18楼2011-12-26 18:22
                                      会有店长吧,肯定会有店长的吧


                                      好期待他们的出场

                                      ps:为什么我会有种这个武林聚会不太纯洁的想法呢,不会是各家围坐在一起攀比恩爱度的吧。。。。。


                                      收起回复
                                      19楼2011-12-26 19:19
                                        豆干新坑,顶!


                                        收起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20楼2011-12-26 19:55


                                          收起回复
                                          21楼2011-12-26 21:27


                                            收起回复
                                            22楼2011-12-26 21:54
                                              会有曲爹么


                                              收起回复
                                              23楼2011-12-26 23:30
                                                想看魔教教主BOSS和压寨夫人小辰出来


                                                收起回复
                                                24楼2011-12-26 23:34
                                                  (二)
                                                  钟理犹豫着是坐车厢还是出去骑马。

                                                  林竟二人算是自己答应下来一起上路的,自己跟杜悠予坐在马车上对他们不闻不问,似乎不大礼貌,但把杜悠予一个人留在车厢里,恐怕杜悠予又不高兴。

                                                  钟理在车厢里纠结了一阵,就听到林竟欣喜的声音。

                                                  “到了!”

                                                  车里的两人对视一眼,居然会这么快?

                                                  钟理跟杜悠予下得车来,望见不远处的建筑物。

                                                  天凌客栈。

                                                  “天凌客栈并不代表天凌山已经到了。”杜悠予开口道。

                                                  林竟伸手一指,两人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

                                                  客栈旁边一块巨石上书。

                                                  “天凌山在前方二十里处。”

                                                  “……”

                                                  几人走到客栈门口,杜悠予掸掸衣襟,若有所思的看着停在一边的另一辆马车,上前几步向前来牵马的小厮问道。

                                                  “徐衍已经到了?”

                                                  “刚到不久。”

                                                  朗朗的声音从厅内传来,俊美的青年倚在大门门框处,笑的风生水起。
                                                  --------------------------------------------------------------------------------
                                                  行李让人拿到楼上上房,杜悠予与徐衍一行人就坐在大堂内,饥肠辘辘的等着饭食。

                                                  饿的时候,听到什么都会期盼是小二来上菜了。

                                                  “肖家来了,快去通知少爷。”

                                                  又不是来上菜的,林竟揉着瘪瘪的肚子,失望的坐回原处。

                                                  说话的是个一直站在大门口欢迎客人的老人家,得令的小厮健步如飞的就跑上了二楼。

                                                  为了缓和腹中饥饿感,林竟没话找话道:“这里少爷是哪位?”

                                                  “这是容家产业。”徐衍接口道。

                                                  杜悠予抬头对上徐衍意味深长的目光,略略想了一下,便哦了一声。

                                                  以林竟眼光看来,这一桌人里,就这两人面目最为出众,杜悠予是高大俊美中掺杂着奇异的乖巧,徐衍是挺拔英俊里糅合着难言的邪气。眼下见这两人眉来眼去,林竟有些寂寞的低头扒拉着还空着的碗筷。

                                                  肖家的声势比较浩大,因为人多。

                                                  先进门来的是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五官精致,然而轮廓面容都是深刻的,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很快大厅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是谁,因为他左脚刚刚跨进客栈门槛,容家少爷就从二楼飞奔而下。

                                                  “腾腾。”

                                                  肖腾面色不大好看,犹豫了片刻后才把另一只脚也跨进来。

                                                  跟在肖腾后面进来的人都低头做咳嗽状,只有一个俊美无匹的年轻人一脸嘲弄的看着肖腾的背影。

                                                  对着几瞬就已经近到眼前的那张好看的笑脸,肖腾厉声道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隔得远自然要大声,要是你肯跟我形影不离,就不用了。”容六笑的明媚,说着说着又明目张胆的贴近了一点。

                                                  菜已经端了上来,林竟那桌却不急着吃了,齐齐的看向大厅正中。

                                                  “原来容家少主居然是个美人祸水。”

                                                  林竟一边咂嘴,一边感叹道。

                                                  容家是江湖世家,而容六的父亲这一代却在商界站稳了脚跟。而且据说容六身体不好,不适于学武,平时也不经常抛头露面。今日真人现身,虽称不上孔武有力,却并不孱弱。身材标致风流,眉目明丽夺人。好似线条流畅,笔触细腻的工笔画一般。

                                                  不喜欢众人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但人在屋檐下,肖腾只好压抑住嫌恶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后撤了几步。

                                                  容六垮下脸,做出类似沮丧的表情。

                                                  不想众目睽睽下闹得难看,肖腾息事宁人道“我想先回房休息。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安排?”

                                                  “当然方便,你跟我来。”容六迅速换上笑脸,伸手就要来拉肖腾的衣襟。

                                                  虽然知道要忍耐,肖腾看向容六那只手,眉间还是抖了两下,咬牙道“不敢麻烦少主。”

                                                  “你我之间,何必见外。”

                                                  肖腾突然觉得,容六故意暧昧的音调,反而比之前的大声喧哗还要糟心。

                                                  “我还是先不回房了。”
                                                  -------------------------------------------------------------------------------
                                                  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人,但因为容家少主忙着黏在肖腾身边,所以没空亲自迎接,因此没有引起大的轰动,众人只静静的进了客栈。

                                                  吃完晚饭后容六就在大厅内开始分房。

                                                  因为这里平时来的人并不多,所以客栈规模不大。下人们都住在通铺,上房也很有限。众人都是江湖人士,来是为了参加武林大会,也并不拘泥于排场。

                                                  容六按照来时结伴的情况(以及他对众人JQ的把握)一一安排好后,才慢吞吞的转向唯一还没分到房间的肖腾。

                                                  “委屈肖大侠跟我共住一屋了。”

                                                  容六眼中水光潋滟,露出一副慢待了客人的愧疚表情,但是经过下午那一场,任谁都看得出他内心的雀跃。

                                                  感觉众人的目光又集中在自己身上,肖腾手握成拳,耳朵都红了,却还是拼死挣扎道。

                                                  “我可以跟任馆主一间。”

                                                  容六眼巴巴望向某个方向,被点名的聚青馆馆主抬起一张端整的脸来

                                                  “恐怕不行,”任宁远慢条斯理道,“我带了家眷。”


                                                  回复
                                                  25楼2011-12-27 09:07


                                                    回复
                                                    26楼2011-12-27 09:10
                                                      一更好少 加饭嘛


                                                      回复
                                                      27楼2011-12-27 09:28
                                                        肖大锅竟然要和店长同住一屋啊哈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1-12-27 09:58
                                                          腾腾
                                                          矮油,66总是那麼可爱
                                                          私心得那麼出面


                                                          回复
                                                          30楼2011-12-27 0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