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61贴子:1,276,776

《圣诞贺礼---不可思议的camera》(各篇同人,数量不定,未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鸡血漫天飞,权当贺礼了。


祝大家圣诞快乐啊!!!

@客仃 @yy200109 @小夜hc @卑鄙嘚我 @小圆饭团 @^^^^^^^^^^

店长大人要在最后出场的


相关推荐

点击赢取你的第二台手机—魅蓝 E2 立即查看
广告

近日,因为一台神奇的相机,在狼家引来了一阵轩然大波。究其根源,有传说称,此相机可

以拍出照相之人心底最渴望与心爱之人所做之事,更为诱人的是,相片上所照之事可以在现

实中得到实现。当然,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这台机器唯一的限制就是:每一对只能选

择一个人来拍照。然而尽管如此,骚乱还是依旧肆起。

+++++++++++++++++++++++++++++++++++++++++++++++++++++++++

《难言篇》(貌似灵异事件比较适合这一对,所以从他们先开始)

“林加彦”,又一次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慌慌张张从厨房里跑出来,边用穿在身上的围巾擦拭

着手,边向声音传来的房间赶去,

“怎么了?” 肖蒙面目狰狞地盯着眼前的男人,“林加彦,你好大的胆子。”

“怎,怎么了?” 男人缩了缩脖子,不明白他这莫名其妙的火气从何而来。

“你,你竟敢……” 林加彦看他连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赶紧走过来,试图安抚他,

“ 有什么事吗?怎么气成这样?对身体不好的……” 肖蒙丢手甩过来一张照片,

“你干的好事”

“咦?” 林加彦被他质问的语气吓到,赶紧捡起落在地毯上的照片,“啊,是真的啊,肖

蒙,你看,是真的呢,传言竟然是真的呢……” 肖蒙看着仍自顾自地露出一脸喜气的男

人,胸腔里的怒气又蹿升了几公分。


虽然是抱着试探的心里才选择让那男人拍照的,而且对于相片中不无意外地出现自己的身

影,并对两人在沙滩边惬意地晒着日光浴这一结果也是很满意的,但是,为什么里面偏偏多

了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猫!!!!还是一只胆敢躺在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身上的死

猫!!!!!这不就意味着,在加彦心里,自己的地位只堪堪和那只死猫看平!!!!不,

他连猫都不如,那畜生尚能趴在他身上吃尽豆腐,自己却只能“孤单影只”地晒那该死的太

阳!!!!混蛋!!!!

一触到这个字眼,肖蒙就失控地要跳起来,“妈的,你这个死猫,破坏别人家庭的

第三者!!!!”

乖乖吃猫粮的某只:“阿嚏,喵喵……”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1-12-24 11:52
    沙还是‘’‘’‘’‘’‘’‘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1-12-24 11:55

      《迟爱篇》(上周刚看完,被Lee叔完全萌倒)

      “莫延,快看,我拿到一件好东西。”柯洛兴冲冲地摇着正窝在沙发里打盹的我。

      “什么?” 兴致缺缺地应付一声,连眼皮都懒得动一下。

      妈的,换谁被连着折腾几个晚上,也不可能大白天的不犯困吧。这死小子最近体力越来越

      好,妈的,老子都说几遍要停了,他妈的还敢继续……

      “莫延,莫延……” 柯洛不死心地继续叫着我的名字。

      我皱着眉头,终于忍受不了地叫了出来,“妈的,有话就说,别打扰老子休息。”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还有,别叫那个名字,命都要被你喊喊喊喊没了。”

      “Lee,说脏话不好,你以后别再说了,好吗?”

      哼,老子想说就说,你管得着吗?

      “唔唔唔……” 这死孩子精力怎么这么旺盛,还亲,还亲,再亲下去,你就去地府见你Lee

      叔吧。

      “哈……”妈的,终于松开了。

      “以后别再这样了,不然我可是会听到一次就亲你一次的哦。”

      他妈的,竟敢拿这个威胁老子!以为你Lee叔我是被吓大的吗?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

      在说笑,算了,暂且听他一次。现在身上老去的征兆好像越来越明显了,再任柯洛这么折腾

      下去,我肯定要比他早走二十年,唉,人年纪大了,该妥协时也不得不……,唉,妈的!该

      死的年纪!

      “什么好东西?” 我赶紧岔开话题。

      柯洛果然松开搭在我肩膀的手,把东西拿出来,“你看,就是这个。”

      什么嘛?一个破相机而已。

      “听人说,这台相机可不是普通的哦,它@x#$%^&*&$@#$%……”

      咦?竟然有这种好东西?

      “快快,给你Lee叔拍一张。”

      我兴奋起来,妈的,老子等这一天等很久了。柯洛小绵羊,这下,看你怎么从你Lee叔手底

      下逃出来,哈哈哈哈。我仿佛看到了柯洛躺在床上任我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的画面,啊,鼻

      管里热热的,是血吗?

      “咔嚓——”

      “柯,柯洛,你刚刚干了什么?”

      我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瞠目结舌。

      “自拍啊,你没看到?”

      “……”

      当晚,我欲火攻心把柯洛扑倒在床上,连撕带咬地剥了他的衣服,热泪盈眶,妈的,老子真

      的要纵欲而亡了。

      “柯洛,你个混蛋,竟然还让老子主动……”

      “没办法啊,Lee”,声音听起来竟然还很无辜,“最近你都不怎主动嘛,我也是不得已

      啊。”

      “……”

      “对了,刚才你有吐脏话吧,惩罚,来,张嘴……”

      呼,妈的,我讨厌camera,啊,“柯洛,你个混蛋,慢,慢一点……”


      回复
      举报|4楼2011-12-24 11:56
        献花~~


        回复
        举报|5楼2011-12-24 12:02

          《意外篇》

          “少爷,有容六少爷的快递。”

          万能管家兼秘书的王景战战兢兢地递来一个形状可疑的纸箱。

          肖腾满意地嗯了一声,“以后如果还有他的快递或者包裹,一律先送到我这里来,知道了

          吗?”

          王景看着自家少爷娴熟地拆着别人的包裹,腰都直不起来似的,哀叹着原先那个严于律己、

          品行端正的大少爷再也见不到了。

          终于把箱子的里里外外,甚至是夹缝里都仔仔细细检查过,确保里面没有暗藏什么奇怪的东

          西后,肖腾才满意地点点头,把破旧的相机又放回到箱中,不屑地“哼”出一个鼻音,吩咐

          道,“把它给我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拆下来,分析过后把数据拿来。”

          万能管家王景张着嘴巴,颤巍巍地说“少爷,这,这……”

          肖腾一记眼刀飞来,老管家条件反射地把脖子使劲往后缩了缩,明智地决定把嘴里的话咽进

          肚子里。

          ++++++++++++++++= 数小时后 +++++++++++++++++++

          “少爷,这是分析结果。” 俨然是难掩兴奋的语调,这让肖腾大为意外。

          “少爷,我是拜托一个行家分析的,结果显示这不是一个单纯的相机,它就是最近人人交口

          相传的那台机器,据说它·#¥%……—*#¥%……·……”

          肖腾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赶快查清楚这快递是谁发来的?”

          “是,少爷。”

          “等等,你刚才说经这相机拍照之后,愿望就能实现?”

          “啊?这,这么说也对,不过它只在情侣身上才能实现,所以……”

          “所以什么?” 肖腾瞪着眼前的人,又重复了一遍,“所以什么?”

          话里的火药味让年事已高的老管家心肝乱抖,‘老爷,我想我很快就能见到您了’。

          肖腾看他嘴张了半天一个字也没吐出来,也就不再追问,只拿眼睛再次把他凌迟了一通,开

          始认真盘算起来。

          如果传言是真的,那就是说,只要自己和赖在家里不走的那个男人成了、额、妈的,成了那

          种关系,那就可以借助这台相机把那男人轰出家门,并且以后永远都不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么久以来,肖腾第一次体会到神情气爽的感觉。看看外面,好一个晴天。

          于是,容六少爷意外地发现,那个一直中规中矩地雕塑一般的男人竟然也学会翘班了,然而

          更令他吃惊的还在后面。

          “你说什么?”

          “我说”,肖腾盯着身边一脸迷茫的青年,恶狠狠地重复道,“你之前说的还算数吗?”

          “你是指什么?”

          妈的,肖腾想一掌劈死眼前这张脸。该死的,要不是想把他轰出去,这么娘的台词他怎么可

          能会说出口。

          “……”

          “是指要你嫁给我……” 容六试探着出声,谁知还没说完,就见那男人怒气冲冲地挥着拳

          头打了过来。

          容六忙一把抓住“凶器”,换上一副笑脸,“亲爱的,当然算数啦,你是在怀疑什么吗?真

          是的,你怎么能轻易怀疑人家的真心呢?人家对你可是很专晴的哦……”

          肖蒙毫无技巧可言的攻势很快就显露出弱势来。他一边拼命用手肘抵住那男人的胸膛,勉力

          拉出些距离来,一边忙着调整呼吸,而那个病秧子竟然连一丝费力的表情都没有,混蛋,肖

          蒙一想到这差别明显的原因,就气得恨不得把他拆成一块一块地喂狗,妈的,混蛋!!!

          容六还在笑着,但看身下的男人渐渐露出要哭的表情,便赶紧翻身下来,侧躺在床上环住他

          哄道,“好,乖,不哭不哭啊……”

          肖腾被他这安抚女人的语气气得浑身发抖,妈的,哪个王八蛋哭了!

          好不容易等两人都平静下来,(其实只有肖大哥一人在激动吧?)肖腾才记起自己提前回来

          的初衷,“好,我答应你。”

          “咦?” 容六愣了一秒,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笑出满脸的花来,“亲爱的,你是答应我

          的求婚了吗?哎呀,太好了,我一定给你办一个世纪婚礼……”

          肖腾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扯着嗓子对着门外喊了一声,“王景!”

          可怜的老管家早被屋内的场景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这时听到自己的名字,也只是机械性地

          应了一声,僵硬地捧着机器前进了几步。

          肖腾还在咆哮,“快照!”

          万能管家兼秘书的王景呆呆地盯着眼前正努力要挣脱某人怀抱的少爷,手指发抖地按下了快

          门键。

          肖腾感觉到白光一闪,瞬间松了一大口气,轻易地把身边呆愣着的男人的胳膊甩掉,心情颇

          为愉快地整整凌乱的衣领,抬脚走了出去。

          临到了门口,肖腾好心地向还在状况外的男人解释道,“容少爷,这可就怨不得我了……

          然而也只是眨眼间,一声清脆的快门声响起,

          “咔擦---”


          世界安静了。

          片刻后,才有声音裹着重重怒气杀来,“王景!!!!”


          呜呜,少爷,真的不是我的错啊,是你要求把相机拆开又重装的,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啊!

          万能管家兼秘书的王景仿佛看到了自己身首异处的惨状,呜呜,老爷,您等着我,我就

          来了……


          回复
          举报|6楼2011-12-24 12:04
            插一插~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1-12-24 12:49
              呵呵,无比欢身


              回复
              举报|8楼2011-12-24 13:04
                我家六六~~~~~吃掉他吃掉他吃掉他吃掉他!!!!期待店长!!!!店长!!!被曲曲吃掉!!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1-12-24 16:16
                  又看到楼主的同人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0楼2011-12-24 16:57
                    不要让爱宠回不了家 给它一个温暖舒适的家
                    广告


                    回复
                    举报|11楼2011-12-24 17:16
                      LZ文风萌啊啊,肖美人Lee叔最有爱了
                      继续更~~


                      回复
                      举报|12楼2011-12-24 19:35
                        哎呀呀~店长快粗线快粗线~皮埃斯,又见楼楼同人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1-12-24 19:58


                          《不可抗力篇》


                          “叮叮叮……”

                          谢炎不悦地瞪着那大煞风景的噪音来源,“哪个不长眼的专挑别人亲热的时候来电啊!”

                          舒念正被他肆无忌惮(为什么呢?因为那个粘人的小鬼今天去春游了,所以一整天都不在

                          家)的肢体骚扰弄得面红耳赤,现在好不容易等来了救星,便对橡皮糖一样黏在自己身上的

                          男人低声说道,“我去接个电话。”

                          “不要,不准接!” 年纪一大把的谢家大少爷丝毫不理会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幼稚,一味

                          地挂在舒念身上装考拉,“小念,不要理它,让它响去吧,咱们继续,来……”

                          说罢,他还真的硬托着舒念的后脑勺,接着就把嘴唇凑上去,结结实实地吃了一大通豆腐。

                          满室旖旎风光中,铃声还在孤单地响着,无人理会。

                          舒念一向脾气很好,但在刺耳的铃声中和谢炎纠缠在一起,感觉就像有人在旁观似的,浑身

                          都不自在。

                          眼见谢炎短时间内还没有停止的打算,舒念只得提高声音,“谢炎!”

                          谢家大少爷很少被高声过,现在听出舒念话里隐隐带着一丝怒气,便悻悻地松了手,换成从

                          后面抱住舒念腰部的动作,嘴里嘟哝着,“好吧好吧,接电话。”

                          舒念拖着人高马大的连体婴儿——谢炎,艰难地走到话机旁,拿起听筒。

                          “喂?”

                          “小念?”

                          熟悉的声音传到耳边,舒念嘴角的弧度还没来得及扯开,就听到谢炎用踩到了大便的嫌恶语


                          气怪叫了起来“喂,柯洛,你这个混蛋,有了一个还不够,现在又想来骚扰我家小念干

                          嘛!”

                          电话那端静默了几秒,然后是一阵不太明的嘈杂声,舒念正努力凑近去听,一个不同于刚才

                          的嗓音忽地冒了出来,“妈的,你喊谁混蛋呢?***的才是混蛋,你全家都……”

                          谢炎气得一把夺过话筒,开始无毒的言语攻击,“@#¥%……&*¥%#……@#¥%…………”

                          另一方的Lee自然不甘示弱,“¥%……&@#¥%¥@#¥%%……”

                          舒念在一侧听见他们连小加都牵连上了,赶紧试图夺过电话,好结束这一场幼稚的对决。

                          不过,还没等他取得行动,就见谢炎气鼓鼓地猛地挂了电话,又对着无辜的机器骂骂咧咧了

                          一顿,才舒了心满了意地重新把舒念抱在怀里,一边还不死心地叮嘱,“改天换家正规的大

                          医院重新验DNA吧,那家伙满口脏话,怎么可能是小念的哥哥?哼……” 舒念苦笑着任他把

                          下巴放在自己肩上。

                          然而,好不容易平和下来的气氛在接踵而来的催命铃声中灰飞烟灭了。

                          这一次,舒念抢在谢炎把话机砸掉之前,接起了电话。

                          “柯洛?”

                          “……”

                          “刚才真是对不起啊,我替谢炎给你们道歉……”

                          “什么!小念,为什么要跟那种混蛋道歉,明明就是他们不对在先。” 谢炎在一边急的大吼。

                          声音有些过大了,因为电话另一头也开始了臭骂,尽管隔着距离,听得不甚清晰,但单从语

                          气还是可以想见另一端那人的跳脚模样。

                          “小念,对不起啊。”

                          柯洛也开始了道歉。

                          谢炎使劲把耳朵贴在听筒上,果然听见Lee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妈的,为什么要道歉@

                          #¥%%……”

                          只是那边的话还没完,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嘴巴似的,再听不到一点声响。

                          两人等了一会,才听见柯洛轻咳了一声,才说道,“小念,我给你邮了一个东西回去,你要

                          注意接收啊。”

                          谢炎支愣着耳朵,想听得更清些,却不能够了。

                          柯洛故意放低了声音,透过短短的线路丝毫透不过来只言片语。

                          谢炎眼睁睁地看着舒念握着听筒的手越来越紧,又见他的脸也越来越红,心里像是被猫抓过

                          一样,恨不得伸手把柯洛从电话那头拉过来,好好审讯一番,看他还敢不敢当着自己的面调

                          戏舒念。

                          漫长的通话在谢炎的抓耳挠腮中终于结束了。

                          舒念刚放下电话,就被谢炎用手捏住了脸颊,恶狠狠地质问道,“说,柯洛那个混蛋跟你说

                          了什么?他寄了什么给你?”

                          舒念支吾着,怎么也不肯回答。

                          谢炎逼问了一会儿,也没有任何结果,只好作罢。

                          这通电话过后的第二天,真的有包裹送上了门,谢炎一面抱怨着某人使用空中托运的铺张浪

                          费,一面眼巴巴地等着舒念拆开包裹严密的纸箱。

                          没想到,这一次,舒念却异常地坚持,说什么也不肯让谢炎看。

                          谢家大少爷对着关得紧紧实实的房门,一脸的可怜兮兮样,“小念,你不要把自己关屋里

                          嘛,我也想看……”

                          过了2个小时也许是3个小时或者更久,锁芯转动的声音终于传来,谢炎一个箭步跨上前去,

                          “小念。”

                          舒念手里居然是捧着一台样式陈旧的相机。

                          谢炎瞅了一眼,颇为不屑地对着舒念念叨,“小念,就是个破相机而已,有什么好宝贵的,

                          你把它扔了,咱们去买个更好的,好不好?”

                          舒念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自顾自地满脸喜色,“谢炎,帮我拍照吧。”

                          “啊?” 谢炎看着男人,倒不像是在说笑,“小念,你想照相咱们就请专业的摄影师来帮

                          我们就好啦,干嘛要用这么拿不到台面上的破机器啊?”

                          舒念也不说话,只用眼神恳求着谢家大少。

                          谢炎被这么一盯,顿时满心的不舍,算了,拍就拍吧,只要小念高兴,他曲尊用一用这破机

                          器也不是不可以。

                          “咔嚓——” 快门声响起的一刹那,舒念眼里仿佛要溢出来的笑意,闪得谢炎的眼睛都要

                          流泪了。

                          几天后
                          +++++++++++++++++++++++

                          谢炎的自白:“柯洛,你这个王八蛋,以后你敢来S城试试!@#¥%……&&¥%#@”

                          “什么?嫌我脏话多?妈的,换你被你老婆踢出卧室一个星期试试?TMD,一周不能

                          碰老婆就算了,还要忍受家里那个小兔崽子对小念的亲密行为!!!嘴巴?屁话,小念身

                          上每一处都是我的私人财产,亲哪都不行!!!混蛋,快来人我砸了那狗屁相机@#¥%&*¥

                          #%”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1-12-25 08:36
                            嘿嘿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1-12-25 09:14
                              写得好啊!有创意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1-12-25 09:31
                                店长 店长
                                你再不出场相机就被谢炎联合肖蒙给砸啦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1-12-25 20:17
                                  ╭(╯ε╰)╮还开心~楼楼你又@我了~
                                  最近要期末考了~所以难得上~




                                  回复
                                  举报|20楼2011-12-27 22:25
                                    以下纯属 恶搞

                                    恶趣味压不住了,所以。。。。。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1-12-27 22:25
                                      《错觉+君子篇》

                                      —————— camera的自述
                                      (一)

                                      发现自己多了些特殊功能,是在,额,在我被拆掉重装之后。也许这么说有些诡异,不过,

                                      我好像有了自己的思想。嗯,当然,这还只是我新增的其中一项power而已。除此之外,我

                                      也有了记忆功能。只要是有底片在我,额,肚子里?那它们就会化为鲜活的画面,这些画面

                                      就在我用来思考的地方放映,每一个镜头都逼真的让人脸红心跳。

                                      我想,也许,我其实是个人也说不定呢?

                                      因为无论怎么看,机器拥有属于自己的思想,还会脸红心跳,这本来就是天方夜谭,瞎胡扯

                                      的鬼话。

                                      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我是一个被困在在它身上的幽灵。只是关于为什么我成了一个幽灵

                                      这一问题,我还没有丝毫的头绪。

                                      想不明白的问题,我也懒得费脑筋。

                                      不知道我还做人的时候,是怎样的性子。

                                      我只知道现在的自己,虽然心里清楚目前这一境地有些尴尬,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惊悚,却

                                      完全提不起任何想挣脱逃离,恢复原样的兴致。

                                      每天被人从一个地方带到另外一个地方,然后趁机看一幕接一幕的精彩演出,也是一件

                                      妙不可言的乐事。

                                      运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一些美少年的**,有的甚至还是顶限制级的镜头。当然也有运

                                      气不好的时候,比如,蔚蓝的大海,沐浴在太阳下的沙滩。对于这一场,我的记忆其实不那

                                      么鲜活,原因可能是它的画面太无趣了。

                                      沙滩上,两个半裸的中年男人,和一只猫一起晒日光浴,实在不是什么值得我一遍一遍回放

                                      的画面。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第二个场景。那个叫什么“柯洛”的美少年和一个中年男子在房间里来回

                                      翻滚的画面,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第一次看到时,我竟然有种真实的错觉,好像曾几何时自己也被那样对待过似的,和那个叫

                                      “lee”的男人一样。只是那个和我纠缠的男人是谁,就不可知了。潜意识里觉得应该是个

                                      挺俊美的人,可能还很温柔。至于他也是男的这一点,唉,也许,我还在人形的时候,喜欢

                                      的就是男人吧。有什么办法呢?说不定,这是老天让我好好挑选合口味的美少年的机会呢?

                                      不管怎么说,我决定珍惜眼前的状况。


                                      回复
                                      举报|22楼2011-12-27 22:29
                                        (二)

                                        接下来,就是第三个画面了。说起来,这还是让我彻底觉醒的转折点呢。 印象中,我被重

                                        新拆来,检查了一通后,又被组装好送给了一个浑身带着煞气的男人。虽然他长相不错,但

                                        周身散发出的那种气场让我有些微微地不舒服。

                                        不过后来出现的那个叫什么“容六”的倒很合我的胃口。

                                        然而,我的欣喜只持续了短短几个小时。看着那个年纪轻轻,表面柔柔弱弱的貌美男人,竟

                                        然可以毫不费力地把那个煞气重重的人扑到在床上,我心里五味交杂。

                                        虽然我喜欢漂亮、纤细型的美少年,但这种充满爆发力的还是免了吧。不然,以后在床上,

                                        他还活蹦乱跳的,我一命呜呼了,怎么办?那滋味再怎么令人期待,都不及性命重要。唉,

                                        好像想得太多了,我现在顶多称得上是一缕孤魂,哪里有性命这一说呢?

                                        罢了,先这样吧,走一步看一步,着急也勉强不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被容六的大反转给惊到了,还是怎么的,我犯了一个作为camera不应该犯的

                                        错误,就是在快门键按下的那一瞬,我思绪飘移了一下,然后忘记即时把它松开。听着那一

                                        声仿佛从丹田深处发出的怒吼,我很是内疚了一下,对那个可怜的管事。我想等我恢复后,

                                        还是找机会送些补品给他吧。不过,为很么我会这么想呢?感觉好像自己很有权有势又有钱

                                        的样子,真是奇怪。

                                        我终于对自己原来的样子有了那么一丁点轻微的好奇。


                                        回复
                                        举报|23楼2011-12-27 22:33
                                          (三)

                                          唉,还是继续讲吧,我遇到的第四对。

                                          这一次我被从T城空运到了C城,到机场的那一段距离,我是被美少年柯洛捧在手心里的,

                                          因此得以用我现在特殊的视角观察真实的世界。

                                          护着我的是充满活力的美少年,所以落在我身上的关注也连带着不少。

                                          我很清楚人们短短几秒钟内眼神的转换心里,都是在对我这个又老又旧,还是个被拆掉重装

                                          的角色赤裸裸的鄙视吧。老实讲,这么说自己有些受伤的感觉,可是我也曾偶然间在镜子前

                                          见过自己现在的模样,真的是丑得可以。我喜欢漂亮的东西,可能也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而

                                          养成的怪癖吧。难道我为人的时候,长得很太不堪入目了,所以自己先忍受不了,然后就死

                                          掉了?额,这个想法太疯狂了,而且太过于伤自尊了,所以我很快就把它抛到脑后了。难得

                                          有机会看看来回走动的人流,还是把视线放在搜寻美少年身上吧。嗯,还真的有几个比较中

                                          意的,我趁着柯洛不注意,偷偷闪拍了几张,留着以后慢慢回放欣赏。

                                          我开始有些享受起做一台有思想的相机了。

                                          不过,后来意识到柯洛只为我这次的远行提供了托运费时,我有些郁闷。柯洛并不是那么

                                          小气的人,穿着打扮、家里的装潢也可以看出他家底丰厚,只是这样的人,竟然不舍得为我

                                          这台年长的相机买张头等机舱的航空票,一想到这点,我就有些遗憾。

                                          年轻人,其实还是大方点比较有前途。唉,看来,这个柯洛,虽然有皮相,但其实考虑问题

                                          还是不够周全。

                                          我想我还是放弃他好了。

                                          只是,放弃一个目标容易,找到一个新的理想目标就难了。


                                          辛苦几千里的旅程,迎接我的居然是个脸上有疤,腿还微微有些跛的男子,这和我在c城所

                                          幻想的长相有些出入,而另外一个虽然面皮合格,但是性格嘛,就有点……咳咳,一想到

                                          他,我脑子里就自动蹦出一个带着撒娇的嗓音,“小念,小念……”

                                          我下意识地做出一个打冷战的动作,才发现自己仅存的实体只有一台不会动的相机。

                                          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了些失落的情绪。连再次听到外面两人肉麻兮兮的对话时,我也难得

                                          地收了笑,隐隐地有些羡慕。

                                          忽然很想知道,我被困在这机器里面之前,这世上是不是也有一个“谢炎”丝毫不在意我

                                          长的美丑,而一味地那么粘着我,依着我,顺着我呢?

                                          存着这样的念头,再看那个叫“舒念”的家伙时,竟有几分嫉妒起来。

                                          被他们这一对这么刺激,我也失了兴致,总觉得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那个叫舒念的家

                                          伙所渴望的画面,我只看了一遍就停放在那儿了。不过,听谢炎的怒骂声让我的心情好受了

                                          些,当然,排除他威胁要把我给拆了这句。

                                          不过,他威胁归威胁,最后幸好什么都没发生,这让我松了一大口气。我这么一台又老又破

                                          的相机能避免少受一次罪,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关爱。我可不想在我恢复原形之前,被人一次

                                          又一次的拆了装,装了拆。

                                          我年纪大了,经不起他们年轻人这么玩了。



                                          回复
                                          举报|24楼2011-12-27 22:38
                                            (三)

                                            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否有感知危险的能力,但我希望有。因为就在几分钟前,我有个不太妙

                                            的预感。

                                            不,确切地说,这预感已经成真了。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孤魂都像我一样,有这么强烈的实体感受。

                                            我在犯恶心,胃里像是被用棍子来回搅动一样的难受,而我在这痛苦里竟然还在思考,

                                            不知道现在成了台相机的我,呕吐时会吐出什么来呢?底片?或者是卡片?亦或是电池?

                                            我为自己无厘头的幻想逗乐了。

                                            幸运的是,思绪被这么一岔开,难受的感觉淡了很多。

                                            我也可以安下心来,试着观察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

                                            然而视线所及的长方形区域范围内只有一片黑暗,我想骂人。

                                            我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又是在丑不拉几的纸箱里!而且竟然还是倒着的!!

                                            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地方在邮寄相机时都选择把我牢牢地放在这种透气度差,光线因为不好

                                            的纸箱内,虽然现在的我还不需要氧气或阳光,但是任哪一个有思想的相机都不会喜欢这种

                                            黑乎乎的地方吧?

                                            又是一个翻滚,恶,我真的要吐了。年纪大,果然是硬伤。

                                            煎熬还在继续,没有止境似的。

                                            我在一个接一个的翻滚中听到了一连串很有规律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 只是模

                                            模糊糊地听到了几声而已,我这个虚体竟也跟着有了回应,和着外面那个节奏,一下一下地

                                            开始跳动,甚至比它更快,我的心脏。原先的不好的预感也在这声音中渐渐消散。

                                            我想我是被人裹着抱在了心口吧。

                                            那么大的心跳声,应该是他在奔跑,以极快的速度。

                                            我尽量压抑着胃里翻江蹈海般的难受劲,配合着跟上他的步子,额,附带的还有一下一

                                            下的滚动。

                                            这种感觉很奇怪,我根本没看见他的脸,就判断他是个男的,而且还为听到他的心跳而激

                                            动,甚至现在竟然为了跟上他的步子,而在这大的离谱的纸箱里毛线球一样地滚来滚去,搞

                                            得自己越发地凄惨。


                                            这样莫名的失控行为让我有些不安。

                                            对于现在身为相机的我来说,最重要的应该是把握住机会,好好瞄准合眼的美少年,好让

                                            自己醒来时不至于太悲凉。

                                            在被当做相机的这段时间,我仔细地思考过,休息时好像有零星的片段浮现出来,只是

                                            画面晃动得厉害,不是很清晰。 模糊地看到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人,我想那个就是我

                                            吧。

                                            被困在相机里太久,原先的回忆也慢慢地随着一次次的闪光拍摄而连带着被释放出来就是

                                            指这种情况吧。

                                            变成相机,还被失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堂堂乔,乔?的笑料一件?

                                            胃里又开始难受,好不容易要记起的片段也被迫终止。

                                            乔,是我的姓吗? 我不知道。


                                            回复
                                            举报|25楼2011-12-28 00:35

                                              这么会儿工夫,感觉到外面的人停下了动作,然后就听到箱子放在桌上的动作,接着是绷带

                                              被狠狠撕下的声音,哧哧……,很难听,但心里却很舒畅。

                                              这种心情,就叫做期待吧,我想。

                                              终于等到纸箱被完全打开,被他高高捧起,我才能够认真地看这个抱着我一路狂奔回

                                              来的男人。

                                              微微上扬的眼角,眉毛很浓,鼻子也不错,嘴唇更是性感,我看得有点呆。

                                              然后,突然就有了中被解开了束缚的感觉,身子开始轻飘飘地往上飘,我看这儿脚下的相

                                              机,知道自己解脱了。

                                              自由来的太突然,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我还没有享受够那双专注的眼神呢,就要回归原神了吗?

                                              正纠结着,看到那个男人虔诚地对着相机说了一句,“求求你,让他醒过来吧……”

                                              我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奇怪的那句话居然让我的鼻子有

                                              些发酸。

                                              那个男人还在低声恳求着,我已经心软成泥了。

                                              拼命地尝试着往下方飘,想回到相机里帮他完成他的一切请求,竟然不能够了。

                                              我试着发出声音,却无法让他听到。

                                              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眼见那男人已经摆出一幅要拍照的架势了,我有些紧张,害怕让他失望。

                                              因为到现在我还没搞明白一个问题:是这个相机本身就很灵异呢?还是因为有我这么一个

                                              幽灵浮在上面才神奇的呢?

                                              我害怕等下看到那人脸上失落的表情。 只是,现在真正成为一缕青烟的我,什么也做不

                                              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满怀期待地朝着屋里某个地方按下了快门。

                                              顺着他的视线,我才看到床上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

                                              耳朵听的一声“咔嚓--”,我的身子像被绳子强拉着一样,往床上那人的方向扑去。

                                              然后,我听到了那声“四爷……”

                                              “四爷,我喜欢你。”

                                              “四爷,你喜欢我吗?”

                                              “四爷,以后您只有我一个人好不好?我也只有四爷您一个。”

                                              “四爷……”

                                              “四爷……”

                                              记起来了,他的名字是段衡,我呢,他们都喊我乔四爷,躺在床上的那个。

                                              眼睛睁开的时候,不出意料地对上了那双仿佛嵌着世界上最闪亮的砖石的眼睛,里面的狂

                                              喜毫无掩饰地流露出来,我张张嘴,试着找到自己的声音,“段,段,段,段衡。”

                                              然后,就被狠狠地搂在怀里。

                                              肩头瞬间成片的湿意让我这个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也有些控制不住,被他感染得有些鼻头发

                                              酸,“没事,没事,四爷我不是回来了吗?”

                                              手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感觉自己被越抱越紧。和被当成相机抱在怀里完全不一样的体

                                              验,真正切实的身体接触的滋味。

                                              我在青年怀里拱了拱。

                                              “嗯?怎么了?四爷是不舒服吗?”

                                              “来,让我听听你的心跳声。”

                                              用手扒开碍事的衣服,我把耳朵紧紧贴在他赤裸着的胸膛里,听着里面传来的心跳声,有些

                                              失笑,“段衡,我梦见自己成了一台相机。”

                                              青年还在笑着,用温柔的声音轻问,“那四爷有没有梦到我呢?”

                                              我把头抬起来,看向他的眼睛,认真地答,“有。”

                                              虽然觉得这样的话,对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过于肉麻了,但是听着他的心跳,看着他的眼

                                              睛,就整个人被扔进了蜜罐里似的,幸福得有些发晕。那种一下倒退会年轻时代的错觉,是

                                              眼前的青年给予的。

                                              我想作为一个年纪已经不小的老人家来说,这样的错觉是可以持续到我闭眼之前的吧?这

                                              样就足够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1-12-28 00:39
                                                以上是《错觉篇》

                                                额。。。


                                                回复
                                                举报|27楼2011-12-28 00:40
                                                  我沙发了


                                                  回复
                                                  举报|28楼2011-12-28 08:28
                                                    有点离奇 但写的真挺好
                                                    对了 四爷又看了遍美少年啊 容六 柯洛啥的都没错过 O(∩_∩)O哈哈~


                                                    回复
                                                    举报|29楼2011-12-28 08:34
                                                      错觉篇最好看,段段
                                                      然后私心关系,最喜欢柯小绵羊LEE叔的那篇


                                                      回复
                                                      举报|30楼2011-12-28 09:3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