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19贴子:1,279,270

【无处可寻同人】残阳匿雪 (心血来潮虐一下文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度受保佑~~


探索平台-实验室用品一站式购物平台,轻松订购实验室必备品。 查看详情
广告
sf~~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1-12-02 15:41
    简单说明一下
    1. 设定为小竟车祸之后,所以注定虐心虐肺虐脾胃,不喜者慎入~
    2. 本篇以文扬视角,如得罪某些当红主角的粉,请通通把砖头砸向眼镜男,不关我的事咳咳
    3. 本人不喜留坑,所以一般情况都会更完,但不保证更新时间。。。
    4. 此乃鄙人恶趣味爆发,虐文扬什么的,认识滴俺滴同学请不要随意联想,更不要随意调戏。
    5. 推荐一下我们的角色扮演群:137998417 进群请果断欢快,如果想要的皮已有人选,请主动跟群里文扬申请,群中会定期清人,于是,机会大大滴有~~

    为啥写到最后感觉像是广告贴 擦汗= =


    回复
    举报|3楼2011-12-02 15:46


      【砰】的一声巨响,我咬咬牙,吐掉口里的血沫。
      不得不承认,陆风的拳头的确够硬。
      不过,我也不是好惹的。硬碰硬的话,如果不敌,还能智取。
      就好像身后的红木衣柜,结结实实的砸在他腿上,若不是他反应及时,后半生只怕要与轮椅为伴。

      爸爸脸色苍白,我不知道他更担心我多些,还是担心那个男人多些。只是,这样颤抖着嘴唇的摸样,让我不忍心继续下去。
      “卓文扬。你敢说你下这么重的手都是为了你妈?呵,你有什么权利反对我们?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为了那个男孩儿……”陆风腿已经受伤,伏在地板上却仍旧字字尖锐。
      我握紧双拳,胸腔里颤动的厉害,声音低沉而嘶哑,仿若负伤的野兽。
      “闭嘴,你给我闭嘴!”
      爸爸手足无措的站着,既不敢去扶起陆风,也不敢拦住我。
      这种样子,让我着实难受。

      扭头看陆风,衬衫已经在刚刚的较量中撕扯开来,额发也垂散下来,受伤的腿显然已经让他行动不便,却还硬撑着嘶嘶喘气,挑起眉来的样子依旧让人恨得牙痒痒。
      “他去了哪儿?”
      我终究还是问了出来,像是承认了什么一样微微颤抖着。
      陆风的眼神变得嘲讽。
      “只是普通同学的关系,用得着这么关心吗?”
      我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陆风。
      陆风自然毫不输阵,抬起半边眉毛挑衅的看我。
      我不知道自己在抗拒什么,只是不想承认,仿佛承认了我就被拆皮剥骨,再也无法藏匿。


      回复
      举报|4楼2011-12-02 16:02

        终究还是爸爸轻轻推了推陆风,那个男人才冷笑着写了一张纸条。
        我接过纸条,看看那满屋狼藉,勉强站起的陆风和一旁灰白着脸色的父亲。
        好像不需要道别了,我径直走到门口。
        “带不回来的话,还不如不去。”陆风在身后淡淡地说。
        我停住脚步,却没有勇气扭头看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把我看得这般通透。
        “啊,文扬,我送你下楼吧。”爸爸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也让我再一次成功的逃避了。


        一路无话。我的僵硬,父亲的局促。偏偏这段路格外漫长。
        好不容易到了停车场,我发动车子,父亲才惴惴地开口问了一声,“你真的,喜欢那个男孩吗?”
        嗡的一声,我只感觉大脑仿佛被重重一击。模糊中,那少年又在对我微笑,我痛苦的抱住头,强迫不去看那些血红从他的微笑中蔓延,渐渐汇集成海,一片猩红。


        “文扬,文扬你怎么了?”眼前是父亲焦急无措的表情,我苦笑着摇头。
        “我没事。”
        父亲动了动唇,却没再说什么。
        我知道,他其实很在意我的回答。究竟是不是喜欢呢?他们都能看出来吧,我这拙劣的演技,大概只能骗过那纯真的孩子。


        可是,
        “不喜欢,爸爸你知道的,我不是因为喜欢他才去找他,我跟他毕竟一起住了一段时间。”
        父亲渐渐放松的肩膀让我有了勇气,我抬头坚定地,“我只是关心他。”
        说完这番话,我们对视几秒钟,然后,同时在心底吁出一口气。
        我明白,父亲其实是最传统教育下的普通人,他向往的只是一个和美的家庭,听话的儿子。而陆风这个意外打破了所有的可能。于是,我成了延续希望的唯一。
        聪明,懂事,谦逊,果决,顶天立地成就一番事业,他的梦想,我在一步一步实现。而这中间,不能有任何的意外。
        虽然很不幸的,我们只是装作没看见那个意外。


        回复
        举报|5楼2011-12-02 16:08
          再沙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1-12-02 16:46
            我想问问这文是否HE?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1-12-02 17:25
              好吧,虽然不厚道,但是看到无处的同人就忍不住想催文,一定不要坑啊啊啊。。。楼主不要大意的加油更吧。。。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1-12-02 17:56
                就凭卓文扬到现在还不敢承认自己对小竟的感情,楼主就一定要虐死他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1-12-02 18:38
                  来来来~加油虐!!!
                  我围观~(奸笑嗑瓜子)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0楼2011-12-02 19:36
                    不知如何广州入户怎么办? 户政企业帮到您!!
                    广告
                    咳…得瑟过头用错帐号了……………
                    再次飘过~~~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1楼2011-12-02 19:39
                      舍不得虐文扬啊!那么冰雪可人掐得出水的美攻!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1-12-02 19:52
                        虐还是不虐呢?这是个问题!还是虐一个吧~逆推神马的^0^/~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3楼2011-12-02 19:59
                          顶~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4楼2011-12-02 23:09


                            医院在当地很有名,我几乎没花什么时间就找到了那人的病房。
                            然而,站在门口的时间,却很漫长。
                            虽然从小到大的无数次演讲让我早就学会了如何在最短时间内组织语言。可这次,时间却总是不够。
                            凭着一股怒气揍了陆风,要了地址,到了医院,在最关键的此刻,我怯场了。


                            吱呀一声,我牢牢盯着的那扇门缓缓打开,我惊得握紧手中的花束。
                            拎着外套出来的男人显然也吓了一跳,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略带点警惕的,“你是卓文扬?”
                            我只得伸手,“不知您是?”
                            “LEE。”


                            男人伸手接过我握紧的花束,随意笑了下,“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我这刚打算出来抽根烟,X的,在医院当陪护真是憋死人。”
                            我尴尬着,想附和又不知如何开口。他的出现不在我意料之内,却又似乎,只是我刻意忽略了他的既定存在事实。
                            “既然有客人,我是一定要陪的,这烟,等个一时半刻的也死不了。”他做出主人姿态,热情拉着我去推门,我一时只能出于礼貌的歉意着,为了耽误这男人的吸烟时间。
                            直到被拽进屋,看见病床上的那个少年,我才惊觉,其实不论我是否有所准备,都逃不开那一瞬而来的心痛和内疚。
                            以至于直到他再三确认并不记得我,才有能力恢复知觉。


                            “这个送给你。”残破的唱片,并不是探望病人应该送的礼物,我看着他的表情,努力想找到一点过去的痕迹。
                            然而,他只是友善的笑笑,“谢啦。”
                            我对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微笑,只能僵硬的点头。
                            终于,如我所愿,我们的关系变得简单化,我只是一个探病的同学。
                            终于,轨道返回既定的位置,我们变成陌生人。


                            回复
                            举报|15楼2011-12-03 12:04
                              似乎没有借口再逗留LA,可我却赖在酒店,迟迟不订返程的机票。
                              突然间,什么都不想做了,不想看书,不想去公司实习,不想翻找素材写论文。白天精神恍惚,夜晚却辗转难眠,哪怕什么都不想,心脏也隐隐生疼。
                              然而,却再也没有勇气去看他一眼。只是静坐在医院的花园,仿佛病人一般将养生息。


                              “他以后就一直留在LA了,你能一直陪着吗?”
                              LEE往来医院的路上都会看到我,却是第一次跟我说话。
                              我不能。只是现在还走不了。
                              我闭上眼睛,不愿开口。虽然这样的确不够尊重,但于我于他,都知道我们之间只怕永远也谈不上交情。
                              我听见他的轻笑,带着点嘲讽,带着点怜悯,随着脚步声渐渐消散。
                              我依然闭着眼睛,固执的昂着头,面向那扇窗口。


                              可惜,关掉手机显然不是个躲避麻烦的好办法。
                              从舅父的鄙夷,外公的愤怒中,我隐约明白了,这静默的陪伴也是奢侈。
                              “怪不得别人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这要是表妹知道了,不知气成什么样……”
                              “文扬,很多话我不想说的太明白。但你也知道,你爸爸做的实在是过分,如果你像他一样……就算我白疼了你这个外孙。”
                              我点头。我默然。我苦笑。
                              其实我远远比不上父亲,我是那么懦弱,甚至连坦诚都做不到。


                              外公陪我到病房门口,明明答应只看一眼,却死死捏着门把手不肯离开。
                              透过磨砂玻璃的面庞俊美如昔,即使安睡依然充斥着阳光满满。
                              只是,那些阳光,再不会源源不断的温暖包围。
                              我第一次在人前落下泪来。
                              外公抓着我的手,我抓着门把手,仿佛一场拉力赛,激烈残忍,然结局却毫无悬念。我已注定,必输无疑。


                              “你知道他需要什么,可惜你给不起。”
                              LEE弹着烟灰,姿态高雅眼神淡漠,摊手的样子却透着一股看好戏的味道。
                              我知道他说得对,可我还是想揍他。
                              于是除了陆风,我寥寥无几的揍人史上,又多了一人。
                              虽然那拳头准头不够,力道不稳,他英挺的鼻子还是渗出鲜血。
                              原本还在疑惑,但等病床那人略带厌恶的眼神看过来时,我才明白那故意受伤的男人是多么阴险狡诈。
                              “喂,大叔,你要调戏人也等我回去了再说好吧?当着正室的面就这么明目张胆,被揍了活该!”
                              “这位小帅哥,你火气也大了点,我家这位眼光一直很高,这调戏你了吧,也是对你外在的一种肯定,当然,可能你不喜欢这种方式,不过也不要动手嘛,家里有人心疼的。”
                              那笑眯眯的表情,顽皮的声音,我捏紧手指,轻轻微笑。
                              这样的他,鲜活明媚,笑靥粲然,才是林竟。


                              转头离去,和LEE擦身而过的瞬间我顿了顿,最终却没说什么。
                              谢谢。请照顾他。
                              这些只会让那男人更加不屑。何况我早就没有了说这些话的资本,一切早已随着破碎的记忆消散,我和他,从此便是天堑鸿沟,相逢陌路。


                              “卓文扬。”
                              我回头。刺眼的阳光中,一如初见时灿烂的笑。
                              “谢谢你来看我。还有,呃……再见。”
                              “再见。”我对着阳光轻轻说。
                              我想此刻,我的表情一定冰冷淡漠,一如初见。


                              回复
                              举报|16楼2011-12-03 12:09
                                沙?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1-12-03 12:12
                                  鉴于群众都很喜欢虐文扬这一中心主题,于是我不会手软,大刀阔斧的前进着。。。何况本身失忆就是最好的铺垫啊喂


                                  回复
                                  举报|18楼2011-12-03 12:13
                                    哈哈,我也抢了一次沙发。。。。
                                    楼主加油更把、吧,中间虐什么的不要紧,只要不坑就可以了,我对HE也木有要求了,只求不坑啊啊啊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1-12-03 12:14
                                      不要虐啊!文扬是个身世很悲惨的孩子,性格又那么内向!貌似,他比林竟还小呢?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1-12-03 13:57
                                        狠狠虐。。。。。。。。。。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1-12-03 14:21
                                          T口T…我说…我收回我的话…你还是别死虐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2楼2011-12-03 14:44
                                            那个,各位可以无视我接下来说的话,
                                            冰山其实吃起来很美味的,林竟小攻你不想尝尝冰淇淋么?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1-12-03 18:30
                                              回复23楼:
                                              好主意哦!=v=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4楼2011-12-03 18:51
                                                lz加油啊把文杨往死里虐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1-12-03 20:45
                                                  lz 请你尽管地虐文扬吧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1-12-04 14:36
                                                    抚摸楼上众位~~
                                                    今天不更了,周末就不虐文扬了,让他缓缓,嘿嘿~~
                                                    明天再来接着虐,上来说一声~~我是负责任的攻


                                                    回复
                                                    举报|27楼2011-12-04 20:23
                                                      回复27楼:
                                                      负责任的受。。。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8楼2011-12-04 22:19
                                                        (三)

                                                        回到T城,我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作息规律不苟言笑的卓文扬。
                                                        外公没再提起那日的种种失态,母亲也仿若什么都不知道般依旧慈爱疼宠,于是,我的戏仍需继续下去。白天忙于学业,夜晚则开始了解卓家各处资产运营状况,周末的闲暇时光也用来陪伴外公参加各种宴会,学习如何应付商场各色人等,经营错综复杂的家族关系。
                                                        只是我没想到,林竟这个名字居然仍会如影随形,缠绕至此。


                                                        所谓宴会,大都是八卦秘闻传播所在地,而林竟这两个字,显然具备一定魅力,才会被众人津津乐道。
                                                        林竟,母亲林安,林氏总裁千金名媛一枚,传与某法国男友定居巴黎。父亲秦朗,秦氏三公子,风流之名在外,男女通吃,现包养一个男人逍遥快活。林竟,继承其母容貌,自小俊美可爱,少年时便常常出入酒吧会所等色情场所,相传与他一夕风流的男人数不胜数,那一双笑眼勾魂夺魄,引人无数。
                                                        这样传奇般的家族世子,自然为这宴会添了不少旖旎瑰丽,众人谈起或好奇憧憬,或嘲讽鄙夷,大多抱着玩笑态度只做无聊消遣。
                                                        那个名字,翻来覆去的被他们咀嚼在唇齿之间,仿佛也混合着那些残羹冷肴变得媚俗肮脏。


                                                        我无能为力,辩驳都显得苍白,住在一起不长不短也有一段时日,而我居然要从八卦秘闻中了解他的家世背景,这本身,就是一个嘲讽。
                                                        摔破杯子,割伤手指,鲜血污了白色西服。我终于得以退场,远离那一声声熟悉而陌生的名字。


                                                        满是灰尘的屋子仍旧保持着离开前的样子,桌角的马克杯里,是他最喜欢的橙汁。还记得,那天他离开之后,我捧着马克杯,偷偷尝过他最喜欢的味道。那天的阳光很暖,晒在厚厚的被子上,让那些夜里的羞涩印记都消弭无形。
                                                        那天,差一点,就说了喜欢。
                                                        闭上眼睛,我想到他的微笑。曾经羡慕过他那无穷尽的快乐,直到此刻,才发现那可能隐藏在黑暗中的秘密。
                                                        打开他的房间,我希望为时未晚。


                                                        回复
                                                        举报|30楼2011-12-06 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