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51贴子:1,279,356

【迟爱同人】La derniere pluie 肾入 All Lee 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献度娘,度娘V5.


相关推荐

为企业提供完美网络存储服务器解决方案,提供上门安装-技术调试 synology群晖昌讯电脑官方授权总代
广告
标题已经写了ALL LEE 所以黑LEE党请绕行。

另,其实是短篇抽风之作,接下来的短篇都会放在这里。

拍砖党:如果拍,请轻拍。


回复
举报|2楼2011-11-24 15:28


    他疑心不是很重,不会为周围的风吹草动就随便怀疑什么,算是半个迟钝的人。

    又有些奇怪的敏感。

    有很多疑问,他一直想,至少其中的几个,他要弄清楚。

    比如,莫延右手上的戒指。

    此时莫延正坐那儿,小心地舀着碗里的西瓜肉。右手食指上的宝石戒指烨烨生光,

    同他如此相衬。

    真的没有关系吗?心在有这样一种声音问他。

    莫延正踌躇着,想着要不要弄掉沾在西瓜上的小小樱桃,突然奸计得逞一般的,勺子轻轻一动,西瓜就到了谢炎碗里。

    谢炎正看报纸,感觉到身旁人的小动作,也只是默默瞪了一眼。

    莫延无视,眉角弯弯。他平日里都是高傲又风流的模样,飞眉凤目,便是平心静气时,也没有如今这样温软的放松。

    没了往日的屏障保护,倒像个小孩子。

    他走上前,坐在莫延旁边,拿起勺子,帮莫延刮掉了所有樱桃,又洒了几个小巧的乌梅在上面。

    “莫延,吃吧。”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粉了脸颊,便忍不住抚摸他的头发。

    发丝丰厚,柔软微凉。

    男人有些害羞的偏过头去,握住了他的手腕。

    “别动,好痒。”

    他一笑,看着莫延右手,于是双手合十,握住。

    果然,触感沉重,戒指冰凉。

    莫延的掌心有着微汗,有力,又柔软。

    戒指,是谁的呢?

    却依旧没有问得出来。

    与他初遇时,戒指便牢牢占着那个位置。莫延与他,与他人分分合合,最难受无助的时候,也没见戒指消失。

    一直静静地依附在莫延的手指上,默默地,闪着寒光。

    他知道莫延曾有过一段婚姻,知道那个与莫延联姻的女人身在处方。他看过她的照片,右手无名指的戒指依旧环在那里,不肯放弃。

    但不是这样的款式。

    钻石镶边的大颗红宝石

    他在莫延熟睡着的时候,仔细地看过。

    与手指贴合的底座背后,安静地趴伏着一只甲虫。

    戒指,是谁的呢?

    是谁用它环住 莫延的食指

    明明环住的只是食指而已,可看多了,却觉得厌恶又恐惧。

    像是套住了莫延的整个身体,全部生命。

    反复地想过,却还是没有寻问本人。

    至于原因,自己也不甚明了。

    花了半年心思准备的戒指,应当早就给莫延带上的。却因为食指上闪烁的寒光,迟疑不前。

    莫延。

    他贴上男人的发鬓,慢慢亲吻厮磨。

    戒指,是谁的呢。

    莫延听不见他的心声,正捧着西瓜吃得幸福。莫延感觉不到,他此时微妙的怒气和酸楚,依旧热衷于引爆谢火龙。

    “给你。”

    偏过头,莫延塞进他嘴里一颗草莓。

    他一怔,看着莫延狡猾又可爱的笑。

    然后倾过去,吸吮男人沾上汁水的唇。

    怒气突然消散不见。

    “嗯。”







    晚间,莫延在洗澡。

    手机响起,是Beni.

    “没打扰到你吧?”

    “查到了?”

    “只能说是你知识在匮乏了。”

    他皱眉,无意识看向朦胧的浴室。

    那边停顿一下,

    “是新娘戒指,1887,经典款。”

    心猛地揪住。

    新……娘……?
    “可不要误会啊,这款是在女儿出嫁前,父亲给女儿带上的。神圣甲虫嘛,你难道不知道它代表幸运与复活吗?”

    “……”

    “JACK,你也不必猜什么,也许是他某个亲人给他的吧?”

    “他没有……”

    “不管怎么说,这跟旧爱什么的可没关系,是父亲给女儿的哦!”那边挠了挠头,“虽然有点……哈,尴尬。”

    他放下电话,表情僵硬。

    尴尬……?

    是奇怪吧。

    浴室门开了,莫延站在门口,安静擦着头发。他走过去,拿起毛巾,轻轻罩在发丝上,缓缓摩擦。

    莫延倚着他,闭着眼,就要睡着了。

    “莫延……”

    “嗯?”

    男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他的躁怒。

    却还是无声叹口气,表情渐渐温柔平静。

    “我爱你。”

    男人强装着无所谓,拽拽地点头作答,却不心露出了粉色的耳朵与后颈。

    也错过了他里一闪而过的冷硬与阴沉。

    Tears of the Bride

    新娘之泪。



    既然这月亮无法垂下万亩她的皇冠,便有朝露亲吻他的眼睛脸庞。

    既然这星星无法落下成为她的明灯,便有深夜的马车为她送行。

    若你无法给她与海并肩直到彼岸的爱,我便要割去你之头颅,与泥泞和秃鹫作伴,无法生还。

    若你可以为她摘下阿卡兰最灿烂的晨光放于她手上,便有神圣的甲虫刻印于你之脸膛。



    附于戒指后面的一页纸上,写着这样一首诗。

    父亲为女儿带上戒指后,对着抢走他女儿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或许每位父亲在女儿出嫁时,都有这种心情吧。

    他不会有孩子,却有了和父亲一样的情绪。

    嫉妒,暗恨。

    莫延不会不知道戒指的意义,可还是带了那么久。

    是谁呢?

    曾经自己无法参与的过往,是哪人如此三生有幸,得到莫延如此的信任心爱,任他锁住自己的食指

    但还好,他安慰自己。

    便是锁住 莫延那么久,最后,莫延也只是自己的。

    他才是莫延的爱人。

    轻吐了口气,环住莫延的腰。怀里的人熟睡,面容安详。

    忍不住亲了又亲。

    莫延扁了扁嘴,梦呓出声。

    “讨厌,柯洛……”

    一天的阴霾都散去了。

    他轻轻笑了出来。

    那位给莫延带上戒指的“父亲”,

    无论你对莫延有什么样的感情,在那之后,你都只能伫足不前,永远观望。

    看着莫延,在我怀中。

















    回复
    举报|3楼2011-11-24 15:28
      支持谢lee,写的好温馨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1-11-24 16:47
        大爱ALL LEE,支持楼主!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1-11-24 16:51
          好看——好奇戒指是谁给lee的——不会是BOSS吧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1-11-24 17:20
            是啊,是谁给的呀?BOSS?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1-11-24 17:29
              这是小坑一个咩?我走错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1-11-24 17:37
                打算写成用若干短篇串连起来的长篇,每篇的疑惑发问,会在另一篇里回答的。

                发下一个,Tu As Disparu


                回复
                举报|9楼2011-11-24 17:52

                  Tu As Disparu

                  Part 1

                  明明早上通话时还好好的,等过了两个钟头再打过去时,那边却没人回应。

                  去哪了?做什么去了?

                  过了几分钟再打过去,却是舒念接的。

                  “啊,小洛,他睡着了,等醒了再打给你吧?”

                  “……好。”

                  前几天,莫延不分昼夜疯狂加班,谢炎为了补偿,这两天便一直让他在家休息。

                  累坏了吧。

                  何必如此辛苦呢?

                  回到他身边,只在他身边,不好吗?

                  这样的话,有几百种发问的方法,却一个也说不出口。

                  千回百转,只闷闷地说了句:

                  “这样太辛苦了。”

                  莫延只是笑笑,过来轻轻拍他的头。

                  “我还没老呢,小混蛋。”

                  莫延当然不老。

                  莫延的左脸颊浸在温柔的灯光之下 ,乍看过去,只觉得动魄惊心。

                  不会为任何人停留的,留恋又决绝的风。

                  所以他不喜欢。

                  他不喜欢偏着头看人的莫延,那样的他,无论什么表情,都会被认成是在无声的诱引。

                  他不喜欢低垂着眼的莫延,那样的他似是脱下所有防备,等着人宠幸。

                  他不喜欢抿着唇一语不发的莫延,便是他看了这般许久,也以为莫延是在委屈地撒娇。

                  他的莫延习惯抬起眼角,挑畔又狡黠地看着所有人。

                  复杂,又天真。

                  多少人被他挑起战胜欲。

                  尽管征服极其艰难。

                  最后,还是他拔得头筹,杀遍四方,血流成河,方才坐稳江山。

                  还不是占了莫延爱他的便宜。

                  莫延爱他。

                  莫延,爱他。

                  莫延爱他。

                  便是莫延无知无觉地四处散拨着强大的荷尔蒙又能如何呢?

                  莫延爱的,是我。

                  他这样想着,愉悦地笑了。

                  今晚就可以看到莫延了。

                  这一次,他要好好地为莫延准备一桌他最爱的饭。

                  电话响了,果然是莫延。

                  “睡醒了?”

                  那边的人打了个呵欠,他仿佛看见莫延正坐在他面前,漫不经心地垂着眼,泪光闪闪。

                  “想吃什么呢?今天晚上。”

                  “嗯……”

                  电话那边的人难得地有了迟疑。他感觉得到,莫延此时的迟疑,与往日有些不同。

                  怎么了?

                  却依然耐心等等,让莫延自己说出来。

                  那边顿了顿,突然笑出了声,

                  “要螃蟹,要比谢炎还丑的。”

                  他哑然失笑,许久之前的笑话,他都还记得。

                  “好。”

                  “还要糯米的点心。”

                  “好。”

                  疑窦却更深了。

                  今天的莫延,与往日不同。

                  像是在不安地为了什么而努力掩饰。

                  却还是温柔地笑说,“好。”

                  “在家等我,好吗?”

                  果然,莫延哽了下,又马上回答说好。

                  “下午可能会下雨,别着凉。”

                  “我又不出去,不会的。”

                  果然。莫延,有事瞒我。

                  “那,好好休息,别吃多零食,晚上我会带木鱼姬给你哦。”

                  “真的?”

                  高兴得连声调都拔高了。

                  莫延最喜欢古董一般的老积木,每一块都像极了琥珀,拼在一起,比宝石还美丽华贵。

                  莫延的风格。

                  可惜他心心念念收集了这么多年,才找到两套。

                  这下又有得开心了,不会又像上次那样,一晚上不管不顾他的爱人,坐在那里拼来拼去吧?

                  到底谁更像小孩子呢。莫延。

                  与莫延交换了午间吻,才放下手机。

                  遮掩不住的阴沉,室内的空气也跟着浑浊起来。

                  莫延,在瞒着我什么呢。

                  又拨了手机。

                  “是我。要是去了公司里,通知我。”

                  于是心神不定地过了若干小时。

                  想了想,还是决定听莫延了声音。

                  却和上午一样,无人接听。等了一阵,再拨过去,依旧如是

                  尽管如此,还是不想寻问舒念。莫延心细如发,不想叫他又误会什么。至于自己,纯粹是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他是如此多疑。

                  这多疑还在折磨他,反反复复。

                  莫延。

                  怎么了?



                  回复
                  举报|10楼2011-11-24 17:52
                    MT4外汇清算对冲系统开发,助经纪商减少交易风险,司通科技1对1高端专属定制 ——司通科技专业金融软件开发商
                    广告
                    Tu As Disparu

                    Part 2

                    不觉有些气苦,都已经完全是他的人了,为什么还不肯乖乖地,只爱他一个,只看他一个?

                    这样的条件,对莫延来说,太难。

                    电话响了,竟然是Beni.

                    “怎么了?”

                    “……哦,”那边明显舒了口气,“果然你才是本尊。”

                    “什么?”

                    “我还在想,你和他在一起三年不到,怎么就被摧残成了风霜的大步,这也忒快了,哈哈。”



                    脑袋轰地一声,什么也听不到了。



                    Beni收起调笑的声调,缓缓地,似是暗示,意有所指。

                    “Jack,我上午到了S城,正想着去拜访下嫂夫人,挑件合衬的礼物。你说话他喜欢浅蓝包金黄色的双皮脆奶,是吧?我找了半天才找到那家店,就在二楼休息了下。”



                    他眼前灰暗,又似有无数炽烈火光,燃烧他的视觉神经。

                    后脑突突地跳。

                    有无数坚韧细丝,刺穿他的身体。



                    Beni也跟着沉默。

                    她比柯洛还要聪明,明知此时需明哲保身,但为全朋友义气,还是坦然说了出来。

                    但也只能说到这里。

                    因为无需再用言语表达。

                    余下的,前前后后的,柯洛又岂能不知。

                    一边这样想,却又隐隐地,有种无法挥去的沉重。

                    就像怜悯,就像无奈。



                    “然后呢。”

                    Beni按着手机,对面包厢的门开了,几位侍应生笑盈盈地端着荷叶盘进去,便有站在外面的服务生轻轻关上。

                    那人正捧着一小碗茶喝,面上盈白无色,正魂游天外。

                    与他对坐的男人,在关门的杀那握紧茶杯,尖锐的怒气,让Beni眼睛生疼。

                    她知道,那不是错觉。



                    “然后呢。”

                    他仍沉着地,不依不饶地追问。

                    可有什么用呢。

                    那边轻轻地、长长地叹气。

                    “Jack.”



                    他只觉眼底湿润,无意识地摸了下,竟然是咸湿的水。



                    “然后呢。”



                    他不要凌迟,他想与无措和疼痛一刀两断。



                    “Jack.”

                    “你可以现在就赶过来,也可以不问不闻,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这两个最愚蠢的办法,你不都会选,是吧?”



                    “Jack,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吧……?”

                    “你其实,什么都知道吧?”



                    “说实施,我又羡慕他,又可怜他。”

                    “他看起来风流又任性,好像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的样子,可我知道……”



                    我知道……Jack,我和你一样,都他娘的,差劲透了。



                    “晚上我会准时赴约,也许,他会想起我来呢。”



                    Beni提起纸盒出了店门,便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筒。

                    还是选 一款香水作 礼物吧。

                    这样的点心若是出现在晚餐上,只怕要出人命。

                    她为自己的想像力发笑。

                    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我是代表我很想讲冷笑话的分割线-------



                    他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打算。

                    然后拿起手机,长摁1键。

                    接通了,与往日不同的鼻音,略带暗哑。

                    “柯洛。”

                    “莫延。”

                    “嗯?”



                    明明有那么多疑问。

                    明明每个疑问,都如鲠在喉。

                    “我爱你。”

                    那边沉默,他感觉得到,莫延扯开唇角,微微低头。

                    “小混蛋。”

                    “我也爱你。”



                    回复
                    举报|11楼2011-11-24 18:13
                      错别字原谅我,打到大叔时一激动就……

                      五笔字形是万恶之源。


                      回复
                      举报|12楼2011-11-24 18:15
                        楼楼,是不是某只BOSS和叔在包间里
                        被beni看到
                        报告给某只羊?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1-11-24 18:23
                          Tu As Disparu

                          Part 3

                          背后有脚步声,猛地转身,两人都睁大眼。

                          莫延从电梯间往这边来,歪着脖子夹着手机,一手一只盒子。

                          鼻尖上有汗,腮上微红。

                          又没听他的话,好好围上围巾。



                          眼眶再度发热,瞳孔扩散着,却仍然看得清莫延领口泛着粉色的皮肤。

                          莫延显然真的被惊了一下,但眼底的高兴和惊喜却是真的。

                          他眼看着莫延向自己走来,唇角含笑,却僵硬得像块石头。

                          他想动,却一动也不能动。

                          直到莫延走近。

                          “莫延……”



                          莫延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扔下盒子,主动贴近他,抱住他,棕黑的眼睛因担心而湿润,充满寻问。

                          “柯洛,怎么了?”

                          狠狠抱住眼前温润的躯体,急切地寻找绽放出热泽的湖泉。

                          莫延虽然莫名,却顺从地拥紧他,微微抬起脖颈,任由他凶狠地啃咬。

                          混沌中似乎被什么刺激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时,他已把怀里的人摁在墙上,用力撕开领口。

                          “柯洛!”

                          莫延高声叫了他的名字,双手紧握他的手腕,眼里有被施暴的惊诧,更多的却是无助与关切。

                          他粗喘着气,看向莫延的锁骨和胸膛。

                          一片洁白,身躯颤抖。

                          还好。

                          哽在胸口的气就此散开,忍不住想要流泪。

                          莫延。

                          莫延。

                          莫延。(楼主不是在凑字数)

                          他哽咽着,头埋在男的胸口。

                          “对不起。”

                          “我爱你。”

                          他感觉到男人的迷惑与停顿,便更觉歉疚惶恐,眼角全是泪,害怕到泛白。

                          但最后,莫延还是低下头亲吻他的发顶,与他紧紧相拥。

                          “我也爱你,笨蛋。”



                          -------这章是不是该起名叫对不起我爱你的分割线-------



                          两人同时进门引得舒念一阵不小的惊异,先问他“怎么这么早就到了,”又转向莫延,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你是怎么从我眼皮底下溜出去的?”

                          莫延与他同时一僵,却笑着说,“先换下衣服,”又看向他,“好吧?”

                          他点头,两人沉默着进了卧室。

                          莫延坐在床上,一语不发,接着拍拍旁边,示意他也坐过来。



                          他嘴里苦涩,心中惶惑不安。

                          该说哪一句呢?

                          莫延这么聪明,现在看来,说什么都是无用。

                          他为何站在那里,为何那样失控失态,莫延心中一点通剔,又怎么会不明白。

                          又歉疚,又害怕,又心酸。



                          耳内轰鸣作 响,心中一片冰冷,手心却是滚烫的湿。

                          正以为无望绝望,莫延却突然靠住他的肩膀。

                          他一惊,几乎发抖,又强挺着,只觉自己犹如一个即将被判的死囚。

                          “小流氓……”

                          莫延抬头看他,眼角弯成了最温柔的弧度。

                          “想改行做007吗?”

                          “你啊……”

                          “我本来应当生气的,应当抽你一顿,然后一直都不理你。”

                          他抑不住的颤抖,可还是箍住莫算定不肯松开。

                          “都这么久了,你怎么不明白呢……”

                          莫延似在问他,又似自问。

                          “你应该明白啊。”



                          他抵头看他,莫延因极度少有的坦率而不自在,他自己的表情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突然起了告诉的渴望。

                          犹豫了那么久,似乎命定要在此时说出来。

                          “莫延。”

                          “我是最后一个哦。”



                          他怀中的男人一怔,后颈瞬间变成了常常的粉色。



                          天已全暗了下来。

                          他摸索着,握住莫延的手腕,将他压在身下。

                          “一直爱我。”

                          再次吻上被他啃咬得青紫的唇,深深探入,堵住莫延的呼吸。

                          “只爱我。”

                          若在此时停顿,变为永恒,该有多好 。

                          男人因缺氧而轻轻推拒他的胸膛,努力地挣脱,却没有成效。

                          为什么?!为什么要抗拒我?

                          一瞬间涌起的怒气充满了身体,手无意识地伸向男人的脖颈。

                          如果这样……的话。

                          “柯洛……”

                          挣扎中,男人喘着气开口。

                          “我一直,都只有你一个啊。”



                          他睁大眼,看向身下连连喘气的人,眼瞳湿润,语不成声,唇角裂开,喉结处趴伏着一块暗红的血色。

                          因他自己的猜忌和无情,放下尊严安抚他的莫延。因他受伤的莫延。

                          温柔的蔓延。

                          聪明的莫延。

                          小气又宽容的莫延。

                          无辜的莫延。

                          他的莫延。(楼主真的不是在凑字数)

                          于是醍醐灌顶
                          把头埋进莫延胸口,无声流泪。



                          对不起,莫延。

                          我爱你。莫延。

                          -------这章是不是该起名叫对不起我爱你的分割线------



                          莫延换下被他斯裂的衣裳,改穿了件柔黄色的米织,脖子上的伤口包严。

                          “对不起。”

                          他低声道歉,环住莫延的肩。

                          莫延瞪了他一眼,任由他为自己上药。

                          两人呼吸交融,室内安静无比。

                          “下午的时候,你陆叔叔来了。”

                          莫延看着他的眼睛,眀澈无比。

                          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干嘛啊?一副被陨石砸到头的样子。”

                          莫延还想再调笑什么,却看到他手在发颤,宽阔的肩也抖个不住,明明还盯着他,却连焦距都消失了。

                          “你啊……”

                          莫延笑着叹息,却掩饰不住疲累。

                          “今天是我们相识二十一周年的纪念。”

                          “他有话要对我说。”

                          男人顿了顿,收起了无故出现的恍惚。

                          “他说,要我对你负责。”

                          莫延皱了皱鼻子,“看在他是学长的面子上……不过,”男人专注地看他,充满戏谑,“是谁对谁负责啊,小流氓?”



                          他呆住,似是不敢置信一般,然后红着眼抱住怀里的爱人。

                          泪如泉涌。

                          “我对你负责,莫延。”

                          是我对你。



                          真好,莫延看到,他眼底深处的阴霾。

                          还好,他没看到,莫延惶然的无助。



                          回复
                          举报|14楼2011-11-24 18:58
                            楼主的目标是 伪推理真搞基,所以(摊手)

                            夸大家是柯南转世有一种反而是在夸自己很能干的赶脚= =

                            错别字什么的,凑合着看吧,深信用过极点五笔的淫都有体会 = =

                            TBC


                            回复
                            举报|15楼2011-11-24 19:13
                              和叔相见的是BOSS吧?

                              送戒指给叔的是BOSS吧?

                              ALL LEE?

                              我想看谢炎火龙和LEE的JQ~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1-11-24 20:39
                                LZ的ID亮了
                                然后,TOPIC用法文最后的一场雨又有寓意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1-11-24 21:10


                                  回复
                                  举报|18楼2011-11-24 21:21
                                    LZ好坑品…一天更那么多~
                                    尊好哇~明天继续么~以后都这样继续么~(╯3╰)(我是不是太贪心…ORZ)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1-11-24 21:47
                                      太美好这文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1-11-24 21:50
                                        于是楼主继续
                                        楼主没坑品
                                        因为楼主叫禽兽= =


                                        回复
                                        举报|21楼2011-11-24 21:56
                                          先:楼主不知道乃们有木有这种情况,那就是一写悲文就要听福从天来之十里金砖这等狗血俗气到破表的曲子,写欢乐文反而要听哀乐= =

                                          Bizcocho Amargo

                                          Part 1

                                          无意识地看着手掌。观察每一线纹路。深深的,曲折的,交错的。

                                          等意识到自已在做什么时,已经在那看了很久。

                                          日已西斜。浓重的瑰色占满视线。

                                          刚才,似乎有人在耳边说了句话。

                                          肯定是幻想。

                                          此时,他独自一人。

                                          房间空荡冷清,呼吸之间,有着白霜一般的凉意。

                                          那人说了什么?

                                          着魔一般,将双手贴上玻璃窗。

                                          没有变化,同以往一样。

                                          又不是动一动就有天使出现的把戏,这个样子,又是什么跟什么。

                                          越来越弱智了。

                                          无可救药的白痴起来。



                                          最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心神。

                                          总是无端地滑入充满粘稠思绪的往昔,脑内有无数泡沫,凭空出现,又砰地消失。

                                          比抓不住的风更令人厌恶。

                                          留下星星点点,连当作回忆的由头都不够。想要丢弃,却又无法割舍。

                                          到底,在做什么啊,自己。

                                          难道真的提前更年期了吗。



                                          “你这样,会老得快。”

                                          这又是谁说的呢。



                                          想要抽烟,翻遍口袋,只找到一个很值得怀疑的铁盒。

                                          果然,是润喉糖。

                                          意识到自己是在失望,不禁又有些恼怒。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每天一颗,想起来就要吃哦。”

                                          他反射性反驳,“都是骗人的。”

                                          …………

                                          竟然真的张嘴说出来了。

                                          于是瞠目结舌,看向玻璃窗上反射性回嘴的自己,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然后凶狠地瞪视,来掩盖一瞬间的心虚。



                                          晚饭的时候还是浑浑噩噩。习惯性摸起碗筷,感觉今天灯光有些昏黄。

                                          对面的人夹菜放进他碗里,又挑了块花椰菜夹起来。

                                          他再自然不过地伸了筷子抢夺过来,“怎么转性了?你不是最讨厌这种东西。”

                                          还说,坑坑洼洼的,好像梅毒。

                                          于是一边嚼着长得如同梅毒一般的花椰菜,一边在心内默默嘲笑那人恐怖又异常的想像。

                                          这么毒的一张嘴,不做半夜三更对着话筒大骂小三的电台主持人,真是可惜。

                                          对面却悄无声息。

                                          抬起头,那人瞠目结舌,嘴张着,好比看到黄河倒流。

                                          然后缓缓地,无奈地笑,“我很喜欢花椰菜啊。”

                                          …………

                                          于是一晚无话。

                                          半个小时后,已经收拾桌子开始喝茶了,他还是一身的僵硬。

                                          他当时喜欢花椰菜。

                                          他是小辰。

                                          他不是他。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1-11-24 22:00
                                            是“他当然喜欢花椰菜”= =

                                            差一字 气氛都变了啊有木有

                                            明明是要苦逼+狗血的

                                            感觉被错字雷到的原谅楼主,楼主今天一直在激动。


                                            回复
                                            举报|23楼2011-11-24 22:13
                                              厚厚BOSS乃是抵抗不了叔的魅力滴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1-11-24 22:14
                                                楼楼,某只BOSS有点陷入臆想
                                                独处时
                                                对着某圣母时
                                                不由自主的怀念某个毒舌的人
                                                某圣母可能还有点察觉了,对吧对吧?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1-11-24 22:19
                                                  苦逼得辰叔难为你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6楼2011-11-24 22:38
                                                    老实讲,人家木有看懂。。。真的是IQ限制了我咩。。。。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1-11-24 22:45
                                                      度娘我***妈。
                                                      和谐你个妹啊。
                                                      非得对你用***进攻技能你才不觉得菊花痒是不是。


                                                      回复
                                                      举报|28楼2011-11-24 23:19
                                                        Bizcocho Amargo

                                                        Part 2

                                                        合着过生日就一定要切蛋糕么。
                                                        今早一醒来,旁边的人就问他,要什么口味的奶油。
                                                        真的要吃那东西的话还不如一次性吸十支烟死得比较快。
                                                        然后陆陆续续收了礼物,陆陆续续来了客人。
                                                        一群人毫无建设性地围坐一圈喝虃茶,明明是生日,感觉比被虃逼上坟还沉重。
                                                        就不会找些什么笑话说说活跃下气氛么。
                                                        虽然说了会更冷。
                                                        漫不经心地等着门铃响,然后等着别人开门。
                                                        ……又是一张毫无建设性的便秘脸,真无趣。
                                                        差劲透了。
                                                        无意间听到两个人互相咬耳朵。
                                                        “今天看起来很失望的样子啊。”
                                                        “你竟然能看得出他有表情。”
                                                        …………
                                                        明明更年期提前为什么耳朵还这么灵敏。
                                                        还有,我哪里失望了。
                                                        …………
                                                        失望…………?
                                                        谁失望?
                                                        我从来都没有,失望过。
                                                        没人敢让我失望。

                                                        小洛来了,却是孤身一人。
                                                        他身后空空荡荡,脸上也是。
                                                        如此看来,估计精(这也要和谐?我这么纯洁)子也是如此。
                                                        两人相对,突然觉得无话可说。
                                                        总不能在生日这天说“好好虃工虃作,努力学习”吧。
                                                        哪有这么渣的长辈。
                                                        他起初还很规矩地递礼物,添茶倒水,又尽责尽职地烧了几盘菜,笑声平稳,一副十全十美的模样。
                                                        但接了电虃话后,脸色就微妙的变了。
                                                        如何变的,只能说,微妙。
                                                        好比明明觉得有很强烈的便意,欢天喜地坐上马桶后,才发觉是阑尾炎犯了。
                                                        …………
                                                        最近的思维比康丁斯基还抽象。
                                                        却认真地介意起来。
                                                        最近越来越难从柯洛的脸上看出他在想什么了。
                                                        今天还是头一回,看着他恨不得把心音掏出来放送的样子,觉得好笑。
                                                        虽然不清楚,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突然间沉重。
                                                        明明是惟一一个愉悦着进来的。
                                                        现在却比国(某)亡龘(只)DANG(禽)崩(兽)还要沉重,上坟算什么,他都快堀坟了。
                                                        难道更年期了还会附加很多全新技能吗。身上的醋味,隔十米都闻得到。
                                                        想尽量乎略他,于是翻起报纸。
                                                        林竟,说耳语就要有说耳语的样子,你那叫耳语?你难道还想再拿个扩音器全场广播吗?
                                                        “我怎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缺什么?
                                                        该来的都来的,不该来的也来了一堆。
                                                        我什么都不缺。
                                                        谁敢让我觉得缺点什么。


                                                        回复
                                                        举报|29楼2011-11-24 23:23
                                                          Part 2是个人都会感觉到无比的别扭
                                                          不要怪楼主 尽情抽打度娘吧 她才是万恶之源
                                                          搞得楼主很毛躁啊有木有
                                                          连熬了八九个晚上,楼主今日做不了深夜党了
                                                          若要踩,请深踩 若要顶,请用力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1-11-24 2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