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61贴子:1,276,776
  • 33回复贴,共1

《君子同人之Nar吧里的新人》(修改版---已完结---⊙﹏⊙b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客仃 @小圆饭团 @yy20100219 @卑鄙嘚我 @小夜hc @斐瑜 @。。。。。。。。。



既然纠结了,那就整俩出来吧,这是第二个版本,前面内容没变,后面改了……


第一个,还是再缓缓吧,额。。。。


+++++++++++++++++++++++++++++++

这个已完结!!!

+++++++++++++++++++++++++++++++


点击赢取你的第二台手机—魅蓝 E2 立即查看
广告
这是要干嘛,灵魂互换~?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1-11-14 20:16

    (一)

    最近几天,曲同秋总有些心神不宁,而他又是那种永远学不会隐藏心事的性子,所以连

    带着曲珂也被他浑身散发出的那种空前紧张的气场所感染,和家里的两个男人说话时都小心

    翼翼地,声音不由得就低了好几个分贝,然而任宁远却没察觉到这一变化,依旧一派从容地

    工作、吃饭、睡觉。这种天塌下来都泰然自若的冷静,曾经无数次地平复下曲同秋的担心、

    忧虑和不安,只是这一次却怎么也无法奏效了。

    吃过饭,曲同秋躲进厨房,戴上橡皮手套,开始洗刷餐具,脑子里却不断回放着自己前

    几日在街上偶然看到的画面,是任宁远和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的男人。虽然只是背影,但

    曲同秋就是感觉到了那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原本张口欲喊出的那个名字到了嘴边化作了一

    团空气,隐隐地,曲同秋有了些许的不确定。

    “老爸,老爸……”不太分明的声音响起,好像是小珂,曲同秋恍惚地重复着手里的动作,

    直到一股凉意顺着膝盖一直蔓延到穿着家居拖鞋的脚上,才“啊……”地一下叫出了声。

    面前站着一脸担忧的女儿,

    “老爸,你还好吧?”

    曲同秋赶紧挤出一抹笑,“没事没事,我忘记关水龙头了,厨房里乱七八糟的,你还是先出

    去吧…”

    好歹把女儿哄出去后,曲同秋连忙关上龙头,又拿过一旁放着的拖把,专心清理弄得湿嗒嗒

    的地板。 正忙着,看到一双和自己脚上款式一样的鞋子在门口停了下来,“怎么了?”


    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又开始继续,机械般地重复着,眼睛却不受控制地往那双脚上看,那

    是前不久两人一起去买的。不只是鞋子,还有很多别的东西,牙具、烟灰缸,甚至于两人现

    在身上穿着的家居服也是一样的款式。

    那时的曲同秋还在为这种“热恋中”的错觉而脸红心跳,转眼之间,心情已大不相同。

    男人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傻傻盯着两人的拖鞋看,渐渐地鼻子一阵发酸。

    没得到回应,任宁远俯下身,把手放在那人头顶,又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曲同秋瞬

    间有种冲动,很想反问那男人,这话里的关怀,究竟包含着几分真心,又或者,暗藏着多少

    敷衍呢?一触到这个字眼,曲同秋脑子里的某个开关像被触动了一样,两人平日里相处的点

    点滴滴一下子全都浮现在眼前,而有些自己不曾注意到的细节也慢慢地鲜明起来。


    曲同秋乱糟糟地回忆了一通,越发地心里发寒。他们两人的交往在不知不觉间形成了一个

    奇怪的模式,在这个模式中,任宁远扮演的似乎永远是接受的一方。无论自己做什么决定,

    那男人都会笑着说好,有时甚至还会帮自己出主意,想对策。对这样的任宁远,曲同秋毫无

    抵抗力地深陷进去,以至于忘记了思考这种模式背后可能潜在的危机。如果任宁远所表现出

    来的只是对自己的敷衍……

    这念头就有些可怕了,曲同秋慌乱甩了甩头,试图把它从脑子里赶出去。

    任宁远被他这奇怪的动作弄疑惑了,“同秋?”,手上也使力把男人的脸托起来,才发现那

    人连鼻尖都泛红了。

    安静地看了那人一会,任宁远伸出手指轻碰了下他的鼻子,低声问道,“是出什么事了

    吗?”

    “你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

    明明是可以温暖人心的话语,到了曲同秋耳朵里却好像是被用翻译器翻译过了似的,一遍一

    遍地回放着一个声音:看,他又在敷衍你了……… 曲同秋对有这样心思的自己痛恨到了极

    点,却管不住脱口而出的试探话语:“任宁远,我们分房睡吧?” 任宁远有了一刹那的愣

    神,这让曲同秋有了略微的安慰。


    然而,也只是眨眼间,曲同秋就被那人接下来的话给打击到了。

    “嗯,这样也好。” 甚至隐隐地带着丝放松的语气。

    曲同秋一下张大了眼睛,想从那人眼里看出些东西来,可惜到最后还是失望。

    任宁远注定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也是最难解的谜题。或许就是因为看不懂,才更让人萌生出

    亲近之意吧?从大学到现在,每次当他感觉到自己接近谜底时,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变故出

    现,然后那人身上就会再一次弥漫起更大的迷雾,可偏偏又是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

    曲同秋在困惑之际,依旧舍不得放手。本以为人到了中年,有了将近半生的经历,两人之间

    的了解也会越来越深,没想到,到头来,换来的仍是雾里看花般的心情,那男人心里在想什

    么,自己终究还是无法看透。曲同秋尽量语气平静地说了一句,“嗯,好的”,就又低下头

    对付厨房里似乎永远清扫不完的污渍。

    任宁远定定地站了一会,抬脚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陷入了冷战。只是这显然是曲同秋单方面的想法,因为那人完全没有任

    何冷战的自觉,依旧每日按时工作,温和地说话,连眼神,语气都没有丝毫的改变。

    得到这样的回应,曲同秋只有满满的伤心和失望。这种类似撒娇的别扭,如果没有对方的配

    合,也就闹不出什么意义了。


    回复
    举报|3楼2011-11-14 20:18

      (二)

      这天,曲同秋依旧早早起来去店里,只是连着几晚没休息好,整个人都有点蔫蔫的,没什

      么精神地坐在柜台后面打盹,正昏沉着,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任宁远,你中午要吃什

      么?……”

      曲同秋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看向外面。一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正拿着手机,往店里走来,

      脸上的笑容异常地灿烂,嘴里还在热切地说着别的。

      曲同秋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否听到了那个名字,就张着眼睛一直盯着那人,直到他挂了电话,

      几步停在柜台前面,对着自己说,“老板,我要两份便当。”

      曲同秋这才回过神来,这人的长相怎么看怎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只是一时又想不

      起来。然而眼下也容不得他多想了,“那个,你刚才是在跟谁打电话呢?” 年轻人狐疑地

      看着他,曲同秋赶紧摆摆手,尴尬着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是刚才无意中听到你在叫一

      个人的名字,好像和我朋友同名呢………”

      年轻人听他这么说,不禁兴奋起来,“真的吗?你朋友也叫任宁远?我还以为这么冷情的名

      字只有他一个人才能配得上呢,没想到还有重名的呢。你那个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啊?……”

      曲同秋有一秒钟的怀疑,但是转念一想,在T城,敢对任宁远直呼其名的统共也没几个,而

      眼前的年轻人再怎么看也不像是其中之一。

      暗暗嘲笑自己的多疑,曲同秋对那人笑道,“还真是巧呢…”,又细心地拿出塑料袋,帮青

      年包好。

      来人的兴奋劲好像还没消散,接过曲同秋递来的东西后,也没有离开的打算。曲同秋不好

      意思赶人,就站在那儿温和听年轻人讲他和另一个“任宁远”的故事。这种感觉说不出的奇

      怪,曲同秋尽量压抑住内心的别扭,努力把年轻人口中的“任宁远”想象成另外一个人的模

      样。

      等到晚上回到家里,看到那男人,就把白天遇到的事情讲给他听,“说起来,还真是巧的

      不可思议呢……第一次碰到和你同名的人……”

      原本端坐着的男人一下收紧了眉毛,眼神也犀利了几分,“那人长什么样子?”

      曲同秋忽地被打断了话头,有点不知所措地望着他,“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说完

      后,觉得有些不妥,又补充道,“看着有些熟悉,可能在哪里见过也不一定…” “是个年

      轻人吗?”任宁远又追问了一句。

      曲同秋瞬间睁大了眼睛,“你认识他?” 任宁远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下,才重新耷

      拉下眼皮,含糊地回了一句,“我只是做个假设而已…”此后,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

      曲同秋蓦地意识到,也许重名的另一个“任宁远”从来都不存在,那个年轻人口中的男人和

      自己身边呆着的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曲同秋被这个念头惊得手脚都发凉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就是我认识的那个任宁远啦,他就一直盯着我看,蛮吓人的…”

      “不过,后来跟他接触以后,才发现他就是闷了点,其实心肠很好呢…他还帮我还清了家里

      的债……”

      “说起来他还是我的上司,这就是电视里常演的‘办公室恋情’吧?……哈哈……” “我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不过喜欢就喜欢了,就算他也是个男的,也没关系。而

      且,我也相信他是喜欢我的,只不过他那个人,闷惯了,是不会轻易说出口的……”

      店里,那个年轻人一脸幸福讲述的话,此刻,无比清晰地一一浮现在曲同秋脑海里,每一

      句都在述说着那个越来越鲜明的事实。 曲同秋失眠了,一个人躺在冷冷的床上,闭着眼

      睛,却关闭不了脑子里纷乱的想法。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回复
      举报|4楼2011-11-14 20:20

        (四)


        估计是药物开始起作用的关系,曲同秋这一觉睡得很沉。然而,一睁眼,发现自己在睡梦中

        被那人从医院带回了家中的事实,还是让这个有着一位即将成年的女儿的老父亲,羞愧地连

        耳朵都热了。

        幸好房间里没有人。

        只不过,这念头并没有持续很久。

        对着眼前空荡荡的屋子,说不上是为什么,有些淡淡的失望。

        虽然知道依任宁远那种淡漠的个性,是断然不会做出那种守护在一个人床边等着他醒来的

        肉麻事情,但还是忍不住地对那男人有了期待。平平淡淡地相守固然难求,可是在这样的简

        单生活中,如果能再多得到一点儿来自那男人的温情回应,就再好不过了。

        男人在自己的小小心思中叹息着出了门。


        客厅里很安静,任宁远和小珂正窝在沙发里各忙各的。曲同秋在这种气氛下,无意识地放轻

        了脚步,不料还是被那男人轻易地察觉到了,“醒了?”

        “嗯……”

        “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简单的对话中,曲同秋已经走到男人身边坐下,好像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条

        件允许,他就会尽量去找离那男人最近的位置坐下,这么多年过去了,身体反倒比大脑抢先

        记住了这一习惯。

        待男人坐定后,任宁远把手中的报纸放下,举手要往他额头上放。

        曲同秋只觉得一片阴影忽地到了眼前,立刻受惊了地闭上了双眼,眉尖也紧张的耸动着。任

        宁远被那人意料之外的反应弄得一滞,讪讪地把手收回,摸了摸鼻子,又拿起刚刚放下的报

        纸,开始慢慢读起来,甚至还颇为悠闲地喝起了茶。

        曲同秋满脸都是几乎要滴出血的红,“我只是以为,以为……”

        可惜他从来都不是个伶牙的人,张嘴支吾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个“以为什么”来。

        “哦--,我知道了,你是以为任叔要亲你了?”

        这话就太过大胆、禁忌了,连任宁远都颇为意外地抬起了头,看着曲珂。

        气氛登时诡异起来。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片刻,小珂才刚解冻似地对两个大男人道声晚安,就撇下电脑,

        飞一般地逃回了自己房间,剩下曲同秋一个人,尴尬地坐在那人身边,手足无措。

        片刻之后,

        “你要吃点什么吗?”

        温柔的声音,带着化解尴尬的魔力。

        “嗯,好的。”

        “呼—”,对话回归到正常轨道的感觉,实在是说不出来的轻松自在,曲同秋绷紧的神经终

        于松懈下来,肚子也应景地响起。

        任宁远轻笑了下,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这是很明显的要帮他准备晚餐的架势了。

        一直以来,曲同秋都把三餐之类的日常琐事归到自己的职责范围内,现下那男人一幅要下厨

        的样子,那感觉好像,家里爸爸和妈妈角色对调了一样,总透着怪异的违和感。

        “还是我来吧……”

        曲同秋快走了几步,赶上男人。

        “你不是病还没好吗?今天就先歇着吧。”

        “我没那么娇贵啦,这种程度的感冒,其实根本不用去医院,躺在家里发发汗就能好

        的……”

        曲同秋还在说着。

        “以后,还是多注意点吧,不然,像今天早上那样忽然发烧,会让人担心的。”

        曲同秋盯着前面又开始用后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心里一阵激动,“嗯……”

        尽管知道男人看不见,还是忍不住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像只有这么做,才不会辜负了那人的

        关怀似的。

        到了厨房,看任宁远打开微波炉,从里面拿出温热的饭菜,曲同秋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干

        笑了几下,对那男人道了谢。

        曲同秋边慢慢地吃着,边忍不住地,往端坐在沙发中气定神闲的男人的方向瞅。

        两人分房睡以后,独处的机会少了很多。白天又各自有事情要忙,能这样偷偷观察那人的时

        间就更没有了。

        今天因为生病,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睡觉上,这时便带着想弥补一下损失的心情,大胆地任

        由眼睛在那人身上四处乱瞄。

        任宁远依旧安坐着,没意识到男人的目光。

        有意无意地,这顿晚饭进行的十分缓慢。

        直到曲同秋看到那人放下报纸,疲惫地揉捏着眉心时,才记起现在早已是晚上了。

        “任宁远,你累了就先去休息吧?等下我来收拾就可以了。”

        “嗯……”

        男人答应着,却没有起身的样子。

        “任宁远?”

        曲同秋狐疑地看着他。

        “没事,我现在还不困。”

        黑色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还端着饭碗的男人,不再说话。

        曲同秋在这目光里,忽然意识到,这应该是男人要等着他一起休息的意思。

        这么一想,就不由得一阵脸红心跳,连话都说不清了,“我,我现在去洗碗……”

        收拾这些琐碎没有花费太久,曲同秋却还是心急着,生怕那男人一转身就不等自己了,幸好

        任宁远还在。

        小珂房间里早没了动静,两个人尽量放轻了手脚,到浴室洗漱了一番,才转身去回房间。

        曲同秋原本还纠结着,按两人现在分房睡的状况,自己等下回哪个房间比较好,然而,其实


        已经不需要他多想了,那男人径直带着他回到了两人原先住的主卧室里。


        回复
        举报|6楼2011-11-14 20:24

          (五)

          卧室里自然和从前别无二致,只是经历了好几天“小别”般的分居后,一站进屋里,曲同秋

          就忍不住出了很多汗,紧张地僵硬着。

          任宁远倒没有任何不自在的神情,像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走到床边坐下,对着僵立着的

          那人笑着说道,“早点休息吧。”

          曲同秋直直地看着床边坐着的男人,越发觉得他俊美无比,耳朵听得他对自己说早点休息,

          却不大确定,这话是应该按表面意思理解,还是……


          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飞速地闪过,每一个都无比的大胆,可能这就是书上说的“饱暖

          思淫欲”吧,而床边上坐着的男人还在对着他温柔地笑着,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蛊惑。

          曲同秋胡乱地想着,好不容易才挪到了床边。

          那男人看他走到了跟前,笑着建议,“病不是还没好吗?早点休息吧?”

          曲同秋这才记起自己还病着。

          男人为自己的心思,惭愧得头都抬不起来。

          任宁远凑过身来,把手放在面前深色怪异的男人额头上,“怎么了?热度还没退吗?”

          带着温热的掌心贴在额头上的感觉像把火一样,把曲同秋烧着了。

          “任宁远,我们这算是和好了?”

          “嗯?”

          男人似乎没明白过来。

          “那,那……”

          曲同秋捉摸着怎么说比较合适,可想了半天还是毫无头绪,就趁着头脑发热之际,使劲把男

          人的头拉了下来,然后亲了上去。

          任宁远虽然意外,但反应倒是不慢的,很快就夺回了主动权,用手扶住男人有点发软的身

          体,把他抱在自己腿上,逐渐加深这个亲吻。

          晚上休息时身边少了最熟悉的那个人,会想念的并不是只有曲同秋一个。


          回复
          举报|7楼2011-11-14 20:26

            (六:H?汗!!)

            “嗯。。呜。。”

            黑夜里,传来几声意义不明的呻吟。

            曲同秋意识迷离地被那男人压在身下,双手却在紧紧环抱住那人的背部,难耐地承受着身上

            人的动作。

            恍惚中觉得今晚的任宁远和平常不太一样,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放出来了似的,那男人的亲吻

            带着些噬咬的错觉。

            “嘶---”曲同秋吃痛地叫出了声。

            很快疼痛的地方又被嘴唇温柔地印过,带着一股酥酥麻麻的知觉从脖子贯到全身。

            后来的事情,曲同秋就不大记得了,只知道自己醒来时,还双腿大张地趴在那人身上。

            曲同秋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和男人放纵了一夜,赶紧低头察看床单,幸好是干净的。再看看

            身上,也早换上了一身全新的衣服,除了腰和后面有些不适之外,倒也没有别的感觉,想那

            男人昨夜是存了几分温柔的。

            曲同秋放了心,秉住呼吸,近距离地看着身下的男人。

            任宁远似乎累的不清,眼角有些轻微的疲态。

            曲同秋既欣慰又内疚地盯着男人看了一会,也被他沉沉的睡意所传染,紧了紧手臂,把头放

            在男人胸前,打算再睡一阵。可是又担心自己的重量把那人压着,就使劲伸长了脖子,往枕

            头的地方移了移,这样的姿势虽然不舒服,却不会累着那男人,曲同秋无比安心地再次睡死

            过去。


            回复
            举报|8楼2011-11-14 20:30

              (七)


              醒来时,发现任宁远正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曲同秋赶紧从他身上爬下来,“你,你醒

              啦?”

              “嗯。。。”

              曲同秋对着眼前和自己胡乱纠缠了一夜的男人,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任宁远好像也有些尴尬。

              两人在这微妙的气氛中不约而同的沉默着。

              打破这一静默的是急促的电话铃声。

              “叮叮叮……”

              任宁远支起上身,懒懒地接起,“喂?”

              “宁远!……”

              电话那头的人很是急切的样子,声音大的连重新缩进被子里的曲同秋都听到了。

              任宁远还是淡淡地,“怎么了?”

              “……”

              “嗯?”

              “……”

              “好的,我知道了,我等下过去。”

              曲同秋看着挂断电话后蹵着眉毛的男人,有点担心,“是出什么事了吗?”

              任宁远看着他,掀开被子,下了床,“没事,不是什么大问题。”

              “哦……”

              曲同秋应了一声,也跟着起了身。

              “你今天还是在家休息吧。”

              任宁远穿好衣服后,转过身对着他轻声说道。

              曲同秋脸一阵发烧,“没事,我挺好的……”

              任宁远不置可否地看看他的腰,没有说话。

              曲同秋被他一盯,赶紧挺直了腰杆,想证明自己所说非虚,然而,止不住发软的脚一点说服

              力都没有,这让曲同秋大为窘迫,同时也止不住好奇。

              刚醒来时,感觉也没那么严重,怎么越休息越累了呢?难道这种事和喝酒一样,都是后劲比

              较大?

              可是再怎么奇怪,这样私密的问题还是不好拿到台面上和面前的男人直接探讨的,曲同秋勉

              力撑起身体,在那人的目光下,僵硬着进了浴室。

              早饭自然是没赶得上。

              年轻的女儿看着男人抱歉的笑,再转眼,另一个人也拿眼睛望着她,即使没什么言语上的交

              流,曲珂也感受到了压力似的,摸摸鼻子,咽下了原本要抱怨的话。

              唉,一顿饭而已,不吃,不吃,就,就算了吧。

              任宁远坐在车里,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那男人还在门口站着,毕恭毕敬的样子。

              车子很快转了个弯,那人的身影也看不到了。任宁远微微皱了皱眉。


              回复
              举报|9楼2011-11-14 20:32

                (八)

                到了Nar吧时,生着一双好看桃花眼的男人早已等候在门外,“宁远,你怎么这么晚才

                来?”

                “嗯。”

                下了车,两人快步往店里走着。

                “人呢?”

                “在最里面的包间里,外面已经安排人守着了。”

                “嗯。”

                门被推开,里面的人听到动静,转过身,“任宁远?”

                “我们老板的名字是你该喊的吗?

                房间里几个凶神恶煞模样的人,看到任宁远出现,赶紧邀功似地,对着那个出言不逊的男人

                的肚子狠踢了几脚,嘴里还不停地骂着。

                任宁远锁着眉心,一动不动地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年轻男人,“你们先出去吧。”

                “宁远?”

                任宁远摆摆手,“你也出去。”

                叶修拓把手放在男人肩上,拍了拍,“好吧,有事叫我。”

                说完,对着房间里另外几个正畏头畏脑缩着的男人,使个眼神,就出去了。

                临关门时,对着那身形稳重的男人说,“你,……?”

                男人仍沉默着,没有应声。

                叶修拓叹息一声,关上了门。

                狭窄的空间,更增添了一种压抑的紧张感。

                躺在地上的男人难受地捂住肚子,看向男人的神情多了几分可怜。

                “任宁远?”

                “宁远?”

                “……”

                任宁远看着他的脸,一言不发。

                “宁远,我喜欢你,喜欢你啊……”

                年轻的男人近乎绝望地喊着他的名字。

                是了,就是这点不像。

                “我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

                明明是没什么声调的话,这时却分外让人听出一股阴狠无情的寒意。

                年轻的男人绝望地看着他,眼睛里多了几分狠毒,“曲同秋,曲同秋,我要……”

                任宁远慢慢低下腰,平视着青年,“你清楚这么做的下场吗?”,眼中的犀利一闪而逝。

                叶修拓皱着眉头,在屋外等着动静。

                这一次,是他们疏忽了,原本以为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到头来,

                却是上次因为生意接下的仇家设的一个套,而令人难解的就是任宁远的态度。

                任宁远应该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不然不可能暗中要求他彻查刚来的年轻人的身份,只是要

                说是什么原因让任宁远没有及时拆穿他的身份,看了那人的长相之后,就清楚了。

                叶修拓想到这儿,一阵头痛。

                任宁远这样的人,也终于有了弱点,只是这到底算不算是值得庆贺的喜事,目前来看,还很

                难有明确的定论。

                来回走了几步,依旧定不下心来,叶修拓强迫自己去想还在家里躺着的小漫画家,这一次,

                总算是奏了效。

                然而,还没等他在臆想中靠近小漫画家,就被开门声惊回了意识,“怎么样?”

                “帮他订个机票,以后都不要再让他出现在T城了。”

                叶修拓放心地呼出一口气,连忙着手交待人去办了。

                临走时看了一眼屋里的年轻人,正背对着门口坐着,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回复
                举报|10楼2011-11-14 20:37

                  (九)

                  任宁远回到办公室,走到落地窗前,看向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是他的疏忽,差点害了曲同秋。

                  第一次见到年轻人,就觉察到他有问题。那张脸应

                  该是照着自己收藏的和那男人唯一的合影所整的。第一眼看过去,有种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错

                  觉,那时候那男人身上淡淡的味道,似乎还很清晰地停留在记忆里,没有散去。

                  两人年过中年,才生活在一起,有些很久之前养成的东西就很难再改变了。

                  那男人和从前一样,对自己毕恭毕敬,甚至还带着很明显的惧意。任宁远也有些轻微的怀

                  疑,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鬼怪附体了,不然那男人怎么一见到自己就浑身的不自在呢?当

                  然这想法也只是一瞬即逝而已。

                  他清楚男人对自己的畏惧,只是一直以为相处久了,了解了,情况就会有所缓解,毕竟这种

                  畏惧感总是隔着层距离,不甚亲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


                  任宁远自认为可以看懂身旁人的想法,却唯独不懂那个男人。他努力在男人面前隐藏了自己

                  黑暗的一面,就是想给他安心的感觉,可是效果好像并不显著。

                  而年轻人的出现,像是给了他一个契机一样。也许,如果可以重头来过,现在的一切会有很

                  大的不同,也正是这一荒唐念头,让他放松了警惕。

                  他没想到那个年轻人不仅掌握了自己的信息,甚至还弄到了关于曲同秋的资料。

                  他直觉青年去曲同秋的店里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才会答应男人分房睡的要求,尽管不

                  清楚他提出这一要求的目的,但在事情弄清楚之前,腾出空间想对策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结果换来的却是青年要对曲同秋下手的消息。

                  任宁远把手放在胸口,心跳声已经渐渐恢复平稳。

                  踱回到办公桌前,任宁远拿起电话,拨出那个已然烂熟于心的号码,电话那头的人仿佛也在

                  等着似的,铃声只响起了一下,就被接起,“喂?任宁远?”

                  任宁远对着电话,忽然就安心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1-11-14 20:43
                    不要让爱宠回不了家 给它一个温暖舒适的家
                    广告

                    《番外》


                    曲同秋很奇怪,最近任宁远呆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多,当然,如果他能一直这样,自然是很

                    好的。可是,毕竟工作上的事情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所以,曲同秋尽量小心地旁敲侧击着

                    问了一句,结果换来的是那人目不转睛的注视。

                    曲同秋被他盯得脸都要冒热气了,赶紧试着转移话题,“对了,前几天我跟你说过的年轻

                    人,你还记得吗?”

                    任宁远坐直身体,看着他。

                    “额,那个,其实我是要跟你道歉的……”

                    任宁远只安静地等着他说下去。

                    “其实,我,我之前还一直怀疑你……”

                    “……”

                    “怀疑你跟他……不过,我知道是我想多了,嘿嘿,嘿嘿……”

                    男人还坐着,并不接话。

                    曲同秋在这死寂中渐渐不安起来,“你没生气吧?”

                    “……”

                    “我不是故意要怀疑你的,真的,我只是那天在街上看到你们在一起而已……”

                    任宁远看着那个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清楚的男人,笑道,“我不会的。”

                    曲同秋还在说着话的嘴巴,一下子停住了。

                    男人看着他愣怔的表情,心情很好地补充了一句,“我不会的,你放心。”

                    曲同秋在那带着令人信服的威力的眼神下,酸了鼻子。

                    他其实是没什么信心可以把男人留在身边一辈子的,但是,现在,有了那人的亲口承诺,就

                    好像“一辈子在一起”这件事,再也不似空中漂浮着的断了线的风筝那样难以抓住了。

                    这种感觉很好很好。


                    回复
                    举报|12楼2011-11-14 20:45

                      小剧场(为什么小三同学没有名字?)

                      青年:我这么强劲的出场,竟然连个名字都没有!

                      某人:额,实在是想不起来叫什么比较好啊?

                      青年:那好歹也要取了姓氏吧!

                      某人:额,这个也没想好。

                      青年:不行,必须得有一个!

                      某人:额,王小明?李小刚?张小龙?……

                      青年:我还是叫青年吧……



                      回复
                      举报|13楼2011-11-14 20:46
                        后边故事换了好多啊,等着看结尾呢,看来得重新看一次了

                        顺道沙~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1-11-14 20:58
                          曲珂好勇敢有木有!亲亲这种话都敢当着她老爹和亲生老爹面说。。还有,“他努力在男人面前隐藏了自己黑暗的一面,就是想给他安心的感觉”这句话感动啊有木有!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1-11-14 21:27
                            终于不那么纠结了...不过还是有点小难过啊...差一点就跑偏了啊...呜呜呜~~~~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1-11-14 22:15
                              上次那个没看完,这次直接看这篇,不错,不过店长再激烈点就更好了,嘿嘿!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1-11-14 22:26



                                回复
                                举报|19楼2011-11-15 17:03



                                  回复
                                  举报|20楼2011-11-15 17:08
                                    好看,楼主大人写的很好啊,最爱君子了


                                    回复
                                    举报|21楼2011-11-16 14:37
                                      赞一个!!!!


                                      回复
                                      举报|22楼2011-12-14 23:42
                                        哇哈哈…难道是因为楼楼这次一页就更完了所以我觉得比之前的短小了那么一点点?~
                                        不过end了就好~就好~


                                        回复
                                        举报|23楼2011-12-18 16:0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