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吧 关注:30,278贴子:542,133

郭嘉是富二代的精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感谢算无遗策的贾诩……
我无良的COPY过来了……



郭嘉字奉孝,颍川阳翟人也【颖川郡治阳翟,见〈武纪〉卷首。王先谦曰:“吕不韦为阳翟大贾,始见《史记》县名,盖昉于秦。”】一一《三国志集解·郭嘉传》

郭嘉是颍川阳翟人,郭姓是阳翟的一个大姓。

【嘉少有远量。】汉末天下将乱。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惟识达者奇之。】年二十七,辟司徒府。 一一傅子曰

史臣曰:昔张良拙说项氏,巧谋于沛公;孙惠沮计齐王,耀奇于东海,终而誓甘之旅炎运载昌,称狩之师金行不竞。岂遭时之会斯蹇,将谋国之道未通?迷于委质之贞,暗于所修之虑,本既颠矣,何以能终!熊远、王鉴有毗济之道,比之大厦,其榱桷之佐乎!崧之诋温,頵之距结,挫其劳役之策,【申其汝颍之论,采郭嘉之风旨,】挹朱育之余波,故桓温辍许攸之谋,解结钦王朗之迹。缉之时典,用此道欤! 一一《晋书 列传第四十一 高崧传》

【】里可以看出郭嘉是个很有城府的奇才。郭嘉年轻的时候就不和一般人交往,只和辛评,辛毗,郭图这样的名士有来往。

“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为什么要隐?
自从东汉发生“党锢之祸”,政治的黑暗,官场的腐败,被牵连的都是天下有名望的贤士。郭嘉或者他的父母,亲戚极有可能和这些太学生“党人”有密切来往。

不但如此,“荀香妃”,荀攸这叔侄俩人和郭嘉一帮人也就是一群“履正清平,贞高绝俗,斯实中兴之良佐,国家之柱臣也,宜还本朝,夹辅王室”。

一群王佐之才,清流朋党(薛登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来荀彧还向曹操推荐了郭嘉(刘陶上疏陈事举荐李膺,朱穆= =郭嘉被比做李膺,朱穆)可以看出一些门路,他们乃是旧交。

【南阳阴修为颍川太守,以旌贤擢俊为务,举五官掾张仲方正,察功曹锺繇、主簿荀彧、主记掾张礼、贼曹掾杜佑、孝廉荀攸、计吏郭图为吏,以光国朝。】一一谢承《后汉书》

太祖与荀彧书曰:“自志才王胤后,莫可与计事者。【汝、颍固多奇士,】谁可以继之?” 【彧荐嘉。】召见,论天下事。

至如武艺。则赵云虽勇。资诸葛之指挥。周勃虽雄。乏陈平之计略。若使樊哙居萧何之任。必无指纵之机。使萧何入戏下之军。亦无免主之效。是知谋将不取於弓马。良相不资於射策。伏愿降明诏。颁峻科。断浮虚之馀辞。取实用之良策。文则试以效官。武则令其守御。初既察言观行。终则循名责实。谨按汉法。所举之主。终身保任。扬雄之坐田仪。责其冒荐。成子之居魏相。酬於得贤。赏罚之令行。则请谒之心绝。退让之义著。则贪竞之路销。仍请宽立年限。容其采访。简汰堪用者。令其试守以观能否。参验以别是非。不实免王丹之官。得人加翟璜之赏。自然举得真才。斯君子之道长矣。 一一《唐会要 卷七十六 贡举中制科举》

谨案汉法,所举之主,终身保任。杨雄之坐田仪,责其冒荐;成子之居魏相,酬于得贤。赏罚之令行,则请谒之心绝;退让之义著,则贪竞之路消。自然朝廷无争禄之人,选司有谦捴之士。仍请宽立年限,容其采访简汰,堪用者令其试守,以观能否;参验行事,以别是非。不实免王丹之官,得人加翟璜之赏,自然见贤不隐,食禄不专。【荀彧进钟繇、郭嘉,刘隐荐李膺、朱穆,势不云远。】有称职者受荐贤之赏,滥举者抵欺罔之罪,自然举得贤行,则君子之道长矣。 一一《旧唐书 卷一百五 列传第五十一 薛登传》

上疏陈事曰:
臣闻人非天地无以为生,天地非人无以为灵,是故帝非人不立,人非帝不宁。夫天之与帝,帝之与人,犹头之与足,相须而行也。伏惟陛下年隆德茂,中天称号,袭常存之庆,循不易之制,目不视鸣条之事,耳不闻檀车之声,天灾不有痛于肌肤,震食不即损于圣体,故蔑三光之谬,轻上天之怒。伏念高祖之起,始自布衣,拾暴秦之敞,追亡周之鹿,合散扶伤,克成帝业。功既显矣,勤亦至矣。流福遣祚,至于陛下。陛下既不能增明烈考之轨,而忽高祖之勤,妄假利器,委授国柄,使群丑刑隶,芟刈小民,雕敞诸夏,虐流远近,故天降众异,以戒陛下。陛下不悟,而竞令虎豹窟于麑场,豺狼乳于春囿。斯岂唐咨禹、稷,益典朕虞,


回复
举报|2楼2011-11-12 13:39
    议物赋土蒸民之意哉?又今牧守长吏,上下交竟;封豕长蛇,蚕食天下;货殖者为穷冤之魂,贫馁者作饥寒之鬼;高门获东观之辜,丰室罗妖叛之罪;死者悲于窀穸,生者戚于朝野:是愚臣所为咨嗟长怀叹息者也。且秦之将亡,正谏者诛, 谀进者赏,嘉言结于忠舌,国命出于谗口,擅阎乐于咸阳,授赵高以车府。权去已而不知,威离身而不顾。古今一揆,成败同势。原陛下远览强秦之倾,近察哀、平之变,得失昭然,祸福可见。 臣又闻危非仁不扶,乱非智不救,故武丁得傅说,以消鼎雉之灾,周宣用申、甫,以济夷、厉之荒。【窃见故冀州刺史南阳朱穆,前乌桓校尉臣同郡李膺,皆履正清平,贞高绝俗。】穆前在冀州,奉宪操平,摧破**,扫清万里。【膺历典牧守, 正身率下,及戎马,威扬朔北。斯实中兴之良佐,国家之柱臣也。宜还本朝, 挟辅王室】,上齐七燿,下镇万国。臣敢吐不时之义于讳言之朝,犹冰霜见日,必至消灭。臣始悲天下之可悲,今天下亦悲臣之愚惑也。一一《后汉书 卷五十七 第四十七 刘陶传》

    【窃见故冀州刺史南阳朱穆、前乌桓校尉臣同郡李膺,皆履正清平,贞高绝俗,斯实中兴之良佐,国家之柱臣也,宜还本朝,挟辅王室。】臣敢吐不时之义于讳言之朝,犹冰霜见日,必至消灭。臣始悲天下之可悲,今天下亦悲臣之愚惑也。”一一《资治通鉴》

    【南阳阴修为颍川太守,以旌贤擢俊为务,举五官掾张仲方正,察功曹锺繇、主簿荀彧、主记掾张礼、贼曹掾杜佑、孝廉荀攸、计吏郭图为吏,以光国朝。】一一谢承《后汉书》

    首先,郭氏肯定是颍川大族。

    先说下颍川太守阴修其人。此君专爱收集人才,锺繇、荀彧、荀攸、郭图,都是出自他的门下。

    南阳名士阴修任颍川太守时举郭图为计吏。书里多次提到了,荀彧同郡郭图,颍川荀彧,颍川郭图之类的。颍川有名的郭姓士族可只有阳翟郭氏一家。以袁绍任用中原,尤其是汝颍士族的习惯,郭图必是士族无疑,而郭图与郭嘉同为河北避难一族,与郭图等人有密切联系。郭图向袁绍举荐郭嘉,四世三公的袁绍“绍甚敬礼之”。可见郭嘉的名望和地位。

    不过,郭嘉判断袁绍不能成大事,心中不悦。欲弃袁绍离去时,也是第一时间和郭图,辛评等人说的。后来,郭图在袁绍那里成为三大监军之一,又吞了沮授的那一部,成了老大。郭图、郭嘉按理说应该是一家。

    后来,荀彧向曹操举荐郭嘉。至于荀彧,荀攸和郭嘉的关系,不需要多说了,你们懂的。郭嘉的仕途起点,人缘都不错。

    先前,荀彧也曾到河北避难过,荀彧、郭嘉都曾和袁绍相谈、相处过一些日子,判断袁绍不能成大事,于是先后舍袁绍而归曹操。看人也是一流的。

    “【(荀)彧谓父老】曰:“颍川,四战之地也。天下有变,常为兵冲。密虽小固,不足以磗大难,宜亟避之。”乡人多怀土不能去。会冀州牧同郡韩馥遣骑迎之,彧乃独将宗族从馥,留者后多为董卓将李催所杀略焉。一一《后汉书·荀彧传》

    “(荀)彧度绍终不能成大事,时太祖为奋武将军,在东郡,初平二年,彧去绍从太祖。”一一《三国志.魏书.荀彧传》


    初,郭嘉往见袁绍,【绍甚敬礼之】,居数十日,谓绍谋臣辛评、郭图曰…一一《资治通鉴》

    【初,北见袁绍,谓绍谋臣辛评、郭图曰:“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

    嘉曰:“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有郭图、逢纪为之谋臣,必交斗其间,还相离也。急之则相持,缓之而后争心生。不如南向荆州若征刘表者,以待其变;变成而后击之,可一举定也。”太祖曰:“善。”乃


    所以,郭嘉也是富二代。



    回复
    举报|3楼2011-11-12 13:40
      【南阳阴修为颍川太守,以旌贤擢俊为务,举五官掾张仲方正,察功曹锺繇、主簿荀彧、主记掾张礼、贼曹掾杜佑、孝廉荀攸、计吏郭图为吏,以光国朝。】一一谢承《后汉书》

      郭嘉字奉孝,颍川阳翟人也

      辛毗字佐治,颍川阳翟人也。其先建武中,自陇西东迁。毗随兄评从袁绍。太祖为司空,辟毗,毗不得应命。

      置酒,毗望太祖色,知有变,以语郭嘉。嘉白太祖,太祖谓毗 郭嘉的老乡

      辛评字仲治,颍川阳翟人也。

      审配、逢纪与辛评、郭图争权,配、纪与尚比,评、图与谭比。觽以谭长,欲立之。配等恐谭立而评等为己害,缘绍素意,乃奉尚代绍位。

      【(荀彧)谓父老曰:“颖川,】四战之地也,天下有变,常为兵冲,宜亟去之,无久留。”乡人多怀土犹豫,会冀州牧同郡韩馥遣骑迎之,莫有随者,彧独将宗族至冀州。而袁绍已夺馥位,【待彧以上宾之礼】。

      【彧弟谌及同郡辛评、郭图,皆为绍所任。】

      嘉曰:“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有郭图、逢纪为之谋臣,

      嘉往见袁绍,【绍甚敬礼之】,

      及帝都许,以彧为侍中,守尚书令。操每征伐在外,其军国之事,皆与彧筹焉,彧又进操计谋之士从子攸,及钟繇、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戏志才等,皆称其举。一一《后汉书·荀彧传》

      天子拜太祖大将军,进彧为汉侍中,守尚书令。常居中持重,太祖虽征伐在外,军国事皆与彧筹焉。太祖问彧:“谁能代卿为我谋者?”彧言“荀攸、钟繇”。先是,彧言策谋士,进戏志才。志才卒,又进郭嘉。太祖以彧为知人,诸所进达皆称职,一一《三国志·荀彧传》

      太祖与荀彧书曰:“自志才王胤后,莫可与计事者。【汝、颍固多奇士,】谁可以继之?” 【彧荐嘉。】召见,论天下事。

      【河北既平,太祖多辟召青、冀、幽、并知名之士,渐臣使之,以为省事掾属。皆嘉之谋也】一一《傅子》

      郭嘉,郭图、郭氏可是颖川大族。史书随处都有透露出消息。


      回复
      举报|4楼2011-11-12 13:41
        ...好吧...


        回复
        举报|5楼2011-11-12 13:41
          江朱普。)

          四世三公
          东汉则有历世皆为公者。

          杨氏
          杨震官太尉,其子秉,代刘矩为太尉。秉子赐,代刘合为司徒,又代张温为司空。赐子彪,代董卓为司空,又代黄琬为司徒,代淳于嘉为司空,代朱隽为太尉录尚书事。【自震至彪凡四世,皆为三公。】
          (杨震的父亲杨宝,习【欧阳尚书】。)

          袁氏
          袁安官司空,又官司徒。其子敞及京皆为司空。京子汤亦为司空,历太尉,封安国亭侯。汤子逢,亦官司空。逢弟隗,先逢为三公,官至太傅。故臧洪谓「袁氏四世五公」,比杨氏更多一公。
          (袁安的祖父袁良,习【孟氏易】,平帝时举明经,为太子舍人)。

          古来世族之盛,未有如二家者。范蔚宗谓「西京韦、平,方之蔑如。」真可谓仅事矣。而二家代以名德,为国世臣,非徒以名位门第相高,则尤难得也。

          荀氏
          荀淑字季和,颍川颍阴人也,【荀卿十一世孙也】。少有高行,博学而不好章句,多为俗儒所非,而州里称其知人。…. 有子八人:俭,绲,靖,焘,汪,爽,肃,专,并有名称,时人谓之「八龙。」

          (荀)爽字慈明,幼而好学,年十二,能通【春秋、论语】。…. 爽遂耽思经书,庆吊不行,征命不应。颍川为之语曰:「荀氏八龙,慈明无双。」…. 着【礼、易传、诗传、尚书正经、春秋条例】,又集汉事成败可为鉴戒者,谓之汉语。又作公羊问及辩谶,并它所论叙,题为新书。凡百余篇,今多所亡缺。


          孔氏、伏氏、桓氏、杨氏、袁氏、荀氏,传的是春秋、论语、易、诗、尚书等经学。

          ---------------------------------------------------------------------
          郭氏
          郭躬字仲孙,颍川阳翟人也。【家世衣冠】。父弘,习【小杜律】。

          郭氏自弘后,【数世皆传法律】,【子孙至公者一人,廷尉七人,侯者三人,刺史、二千石、侍中、中郎将者二十余人,侍御史、正、监、平者甚众。】

          颖川郭氏传的是律学。和上面的几家都不同。出仕的官职(如廷尉)几乎都和法律有关。

          所以我才想问,大族之间有没有等级之分,习经学和习律学的有没有差别?太尉能告诉我答案么?

          ——————————这个问题还没人回答…………………………………………
          不过………………………………………………
          令者,所以教民也。一一《盐铁论·刑德》

          礼之所去,刑之所取,出礼则入刑,相为表里也一一《汉书·陈宠传》

          在中国法律史中,刑之发生即为礼之手段,礼以导之教之,刑以罚之惩之,礼与刑,刑与礼实在是个统一体,这正是中国法律传统的真实写照。



          回复
          举报|6楼2011-11-12 13:44
            我本无意插楼...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回复
            举报|7楼2011-11-12 13:46
              顶了……


              回复
              举报|8楼2011-11-12 23:08
                我是来膜拜的。。。。
                但是到了郭嘉这一代都避难了,貌似不是很富了。。。


                回复
                举报|9楼2011-11-13 09:11
                  膜拜一个、


                  回复
                  举报|10楼2011-11-13 09:16
                    膜拜+围观


                    回复
                    举报|12楼2011-11-13 14:01
                      本楼来自“郭奉孝的小妾”

                      另附鄙人对于“家境不凡”的疑点若干,望能人解答。
                      1.本人同豪门望族无姻亲关系记载。
                      2.子孙后代同豪门望族无姻亲关系记载。
                      3.虽然出身颍川阳翟姓郭,陈寿,裴松之均无提及颍川郭氏相关。
                      4.现存各类史料均无身世记载。
                      5.“不治行检”的作风及陈群的对立关系。

                      另附(你到底有完没完!)一段“@浣月·影岚 ”对于郭嘉“辟司徒府”的解读。
                      “年二十七,辟司徒府”正说明了郭嘉的出身并不好。“辟司徒府”里的“辟”并非征辟的意思。举孝廉的征辟制也用辟,但是这个是征辟制下做正统的中央直辖系统的官员的“辟” 。例如钟繇,荀彧,曹操的“少举孝廉,辟为某某”。但辟司徒府的辟,并不是中央征辟的,而是地方官员的征辟,也就是辟做掾属。郭嘉的晋级完全来自曹操推贤令的用人思路和荀彧“不进不止”的荐人方式,出身良好上头有人的话,就该像荀彧钟繇陈群这些人一样,没在曹操那里做掾属就直接被中央征辟了才对。郭嘉从来没受到过中央的征辟,正是他身属寒门的一个佐证。



                      回复
                      举报|13楼2011-11-15 12:07



                        回复
                        举报|14楼2011-11-15 12:48
                          @郭奉孝的小妾

                          空城妹妹抱歉,俺有看到乃的连结,但是小妾回在那楼,就跟着回在那楼了。

                          以下回应小妾:
                          不与俗人交接,通常是大家弟子所为。譬如荀粲,“粲简贵,【不能与常人交接,所交皆一时俊杰。】至葬夕,赴者裁十余人,皆同时知名士也。”譬如李膺,” 膺性简亢,【无所交接】,唯以同郡荀淑、陈寔为师友。”譬如张衡,” 张衡字平子,南阳西鄂人也。世为着姓。….常从容淡静,【不好交接俗人。】”

                          具体可参考孟繁冶的《颍川谋士群体与曹操政权》一文,

                          郭嘉、枣祗二人先世无考,有关的史料零星缺略,十分有限,但通过考证分析,仍可窥探二人家世之一斑。《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注引《傅子》曰:“嘉少有远量。汉末天下将乱,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俊,不与俗接……”这段话告诉我们,【如果没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没有家学传统的熏陶濡染,郭嘉不可能“少有远量”;也不可能产生匡扶乱世,廓清天下的雄心壮志。另外,他若是一般的农民子弟,本来就是默默无闻的凡夫俗子,有何名可匿?岂能“不与俗接”?这段记载,显然是一位大家子弟的作为。】枣祗,祖籍不明。《三国志•魏书•任峻传》注引《文士传》说他“本姓棘,先人避难,易为枣”。易姓避难,很明显是一场政治原因造成的灭族之灾,而遭受这样的政治家难,想必不是一般的家庭。枣祗本人就曾做过东汉陈留太守,孙据,仕晋为冀州刺史,据子嵩,散骑常侍,“并有才名,多所著述”,嵩兄腆“襄阳太守,亦有文采”(同上)。枣祗先世虽无明载,但由上可知,他的出身也是地方上的望族,颍川十大谋士之中,唯有戏志才,史书只说他是曹操的“筹画之士”,颍川人,具体的里籍,家世无考,我们不能妄断。但总括来说,【颍川谋士多为大族出身,当不为谬】。


                          回复
                          举报|15楼2011-11-16 17:57
                            郭嘉出身大族的可能性远大于出身寒门,当时没有任何家世背景而能上的了台面的豪杰寥寥无几。没有举孝廉,除了负俗之讥,也有可能是”匿名迹,时人多莫知”的结果。汉末朝政大乱,很多人弃官不就以保全自身,郭嘉如此年轻就选择匿名隐居,或许亦出于避难考虑。

                            荀彧传
                            永汉元年,举孝廉,拜守宫令。【董卓之乱】,求出补吏。除亢父令,遂弃官归,谓父老曰:「颍川,四战之地也,天下有变,常为兵冲,宜亟去之,无久留。」郷人多怀土犹豫,会兾州牧同郡韩馥遣骑迎之,莫有随者,彧独将宗族至兾州。

                            188年黄巾之乱再起,189年董卓入京乱政。
                            190年关东军起义,董卓挟帝西迁,” 车驾西迁,董卓收诸富室,以罪恶诛之,没入其财物,【死者不可胜计】;悉驱徙其余民数百万口于长安,步骑驱蹙,更相蹈藉,【饥饿寇掠,积尸盈路】。卓自留屯毕圭苑中,悉烧宫庙,官府、居家,二百里内,【室屋荡尽,无复鸡犬】。”

                            荀彧携族人至河北避难,应在189~190年之间,后随辛评郭图等人一同拜会袁绍,191年离开袁绍投奔曹操。

                            郭嘉197年辟司徒府时年27岁,推算回去,”自弱冠(20岁)匿名迹”,正好在190年左右,和荀彧避难河北的时间差不多。会产生”共济天下大难”的想法,或许和亲眼目睹故乡受战火波及也有关联。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1-11-16 18:02
                              回复15楼:
                              召唤术当机了呀~@郭奉孝的小妾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7楼2011-11-16 18:32



                                回复
                                举报|18楼2011-11-16 22:53
                                  回复19楼: 那词某刚用过
                                  见一计的另一相关楼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0楼2011-11-16 23:49
                                    回复21楼:
                                    咳……某换了件衣服先生就不认得了么?在下是太史门生的不栉啊……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2楼2011-11-17 09:32
                                      本楼来自“郭奉孝的小妾”
                                      1.原文如下: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惟识达者奇之。
                                      “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如若出身显赫,如何做到销声匿迹不与俗接?一个出身大族的富家子弟“时人多莫知”不觉得有违常理吗。然而出身寒门的人如何同荀彧等人往来?后文给出了解释——“惟识达者奇之”。知人善任的荀彧正是因郭嘉才能而“奇之”,结交往来并最终将其推荐给曹操的,同门第无太大关系。
                                      2.郭图辛评和荀彧不是一个盘子里的菜。
                                      3.因负俗之讥未举孝廉,如何应司徒府征召?清高地拒绝中央任职,然后乐颠颠跑去地方打酱油太诡异了。另外因负俗之讥而拒绝任职的典例请参见华佗,这丫儿太有个性了!!!
                                      4.《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汉有长沙王太傅谊,生璠,尚书中郎,生二子,嘉、恽,嘉宜春太守,生夐,游击将军,五子,洪、润、汭、湘、注,汭轻骑将军,生晔,下邳太守,二子,冰、渊,渊辽东太守,三子,纳、邠、丕,丕生昕,秘书监,二子,廷玉、秀玉,秀玉武威太守,生衍,兖州刺史,生龚,轻骑将军,徙居武威,二子彩、诩,诩魏太尉肃侯。”
                                      关于这个志里是没记载,不过志里说了“察孝廉为郎,疾病去官。"按照岚大人的思路,这货举孝廉任郎官了有木有?!后台有木有?!!出身有木有?!!!
                                      5.颍川郭氏:颍川,以颍水得名,治所在阳翟(今河南省禹州市)。河南颍川郭氏是后汉大司农郭全的后裔,是山西阳曲郭氏的分支。
                                      躺着中枪的仲孙兄:郭躬字仲孙,颍川阳翟人也。家世衣冠。父弘,习《小杜律》。太守寇恂以弘为决曹掾,断狱至三十年,用法平。诸为弘所决者,退无怨情,郡内比之东海于公。年九十五卒。
                                      (待考的)历史背景再显赫动听,在近期没有混进朝廷做牛叉官的亲戚也是白搭,顶多给你个“没落贵族”的荣誉称号。郭嘉他爹不是李刚,名望前途都是靠自己挣来的。


                                      回复
                                      举报|23楼2011-11-17 12:18
                                        本楼来自“兔斯基瞒”



                                        “年二十七,辟司徒府”正说明了郭嘉的出身并不好。“辟司徒府”里的“辟”并非征辟的意思。举孝廉的征辟制也用辟,但是这个是征辟制下做正统的中央直辖系统的官员的“辟” 。例如钟繇,荀彧,曹操的“少举孝廉,辟为某某”。但辟司徒府的辟,并不是中央征辟的,而是地方官员的征辟,也就是辟做掾属。郭嘉的晋级完全来自曹操推贤令的用人思路和荀彧“不进不止”的荐人方式,出身良好上头有人的话,就该像荀彧钟繇陈群这些人一样,没在曹操那里做掾属就直接被中央征辟了才对。
                                        ——————————————————
                                        司徒是三公,怎么成地方官了?
                                        辟和举是不同的,辟自上而下,举自下而上。公府辟是三公向郡国征召人才,举孝廉是郡国向朝廷推荐人才,两者并行,而不是先举再辟。钟繇的举孝廉,辟三府,是因为他以孝廉的身份被任命为尚书郎、阳陵令,中途以疾弃官,所以要重新征辟。荀彧、曹操都没有被公府辟过。
                                        孝廉(通常拜为郎官)比公府掾属的秩略高一筹。中郎比六百石,侍郎比四百石,郎中比三百石。公府的东西曹掾比四百石,余掾比三百石,属比二百石。

                                        南阳阴修为颍川太守,以旌贤擢俊为务,举五官掾张仲方正,察【功曹锺繇】、【主簿荀彧】、主记掾张礼、贼曹掾杜佑、【孝廉荀攸】、【计吏郭图】为吏,以光国朝。
                                        钟繇、荀彧、荀攸、郭图一开始是颍川太守的掾属,然后被他推荐给朝廷。

                                        刘备临豫州,辟群为【别驾】——举茂才,除【柘令】,不行,随纪避难徐州——属吕布破,太祖辟群为【司空西曹掾属】——除【萧、赞、长平令】,父卒去官——后以【司徒掾】举高第,为【治书侍御史】,转参丞相军事。
                                        陈群三次从某官的掾属转为独立的官员,像钟繇一样,因为中途弃官而重新征辟。

                                        综上,“辟司徒府”和出身没有关系,相比钟繇、二荀、陈群等人,郭嘉的起点算高了,别人是先给刺史、太守当掾属,他直接给司徒当掾属。这和他早年“匿名迹”有关,东汉有很多这类人,越不出仕,外人越以为他牛X,最后闹到皇帝派车来请的都有。


                                        回复
                                        举报|24楼2011-11-17 12:19
                                          本楼来自“兔斯基瞒”


                                          关于这个志里是没记载,不过志里说了“察孝廉为郎,疾病去官。"按照岚大人的思路,这货举孝廉任郎官了有木有?!后台有木有?!!出身有木有?!!!
                                          ——————————————————————————————
                                          当时是按人口比例给孝廉名额的,武威郡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人口不满五万,三年才举一个孝廉。别看贾诩传寥寥数笔,那叫低调的奢华。


                                          回复
                                          举报|25楼2011-11-17 12:20
                                            这篇精讲的史料虽多,却还是没有解释两个核心问题:
                                            1、郭氏是颍川阳翟大族是指的郭躬一支,但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郭嘉是郭躬一支的。唯一可以旁证的是“郭氏自弘后,数世皆传法律”,而郭嘉“军师祭酒,参掌戎律”,算是和法律沾边。但郭嘉和儿子郭奕皆早逝,而郭躬终年九十五,似又有不同。
                                            2、以古人对出身的看重,如果郭嘉出身大族,难以解释史书无片言记载。

                                            其他的问题:
                                            1、说郭嘉和郭图是一家,则更显证据不足。袁谭兵败,“于是斩郭图等,戮其妻子”。如果郭嘉郭图是一家,依靠郭嘉和曹操的关系,郭图随袁谭降曹后应该会有比较好的机会,不必跟随袁谭复叛招致杀身灭子之祸。
                                            2、关于《傅子》“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惟识达者奇之”。密交结者应该有辛评、郭图,但是否有荀彧尚且存疑。“先是,彧言策谋士,进戏志才”,此时荀彧就没想到郭嘉,而看一下曹操在之前的战绩,戏志才的谋策似乎并不见得多么突出。“太祖问彧:“谁能代卿为我谋者?”彧言“荀攸、锺繇””,此时荀彧还是没提到郭嘉。所以荀彧认识郭嘉很可能不是在颍川之时,而是郭嘉27岁辟司徒府之后。如果荀彧早在颍川就认识郭嘉,为何之前数次都不推荐,而等到司徒府征辟之后去挖墙脚呢?
                                            3、关于以袁绍礼敬郭嘉来作为郭嘉出身大族的证据,仍然不充分。从郭嘉离开袁绍时向辛评、郭图辞行,郭嘉往见袁绍很可能是辛评、郭图推荐的,而从郭嘉所言“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就能很好的解释礼敬的问题。
                                            4、以平定河北后郭嘉为曹操策划征辟河北名士为论据,则逻辑关系不严密。郭嘉是颍川人,不论是否是大族,和河北名士的交结都不会太多,而郭嘉在袁绍处只呆了十数日,这期间倒是可能认识一些河北名士。

                                            说郭嘉出身寒门,除了出身史书无载、没有举孝廉,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曹操唯才是举的政策。很多人都认为郭嘉是曹操不计较出身品行任用贤才的代表人物。而曹操的求贤令不是发在创业初期人才匮乏之时,不是发在与汉帝矛盾突出在邺城建立政治中心招揽人才之时,而是在天下三分形势初成的建安十五年,很容易使人想起赤壁战败后他对郭嘉的怀念,而对不计品行的强调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郭嘉的负俗之讥。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1-11-17 15:19
                                              砚心公子乃好~~~~~~~

                                              于是我自己歪下楼……
                                              公子乃是不是有篇黑贾诩的文?
                                              求地址求传送~~~~~~~~~~~~


                                              回复
                                              举报|27楼2011-11-17 18:28
                                                书僮终于来了,一起讨论研究吧!

                                                1、 郭氏是颍川阳翟大族是指的郭躬一支,但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郭嘉是郭躬一支的。唯一可以旁证的是“郭氏自弘后,数世皆传法律”,而郭嘉“军师祭酒,参掌戎律”,算是和法律沾边。但郭嘉和儿子郭奕皆早逝,而郭躬终年九十五,似又有不同。
                                                ----------------------------------------------------

                                                这个容易解释,后汉书里提到的郭氏一族不只有郭躬这一支,除了郭躬的直系血亲,他的弟子郭镇又是另一支,而郭镇这支除了传给亲儿子郭贺,还有弟子郭禧这一支,而郭贺的弟弟郭祯又是另一支,所以说颖川郭氏非常庞大,彼此的血缘不同。从郭躬传到郭嘉这辈也经历了差不多一百年,优良基因说不定已经被稀释了。荀彧活到50岁被曹操隐诛,荀粲却早夭,所以血缘不是绝对的决定论。

                                                豪族是个整体概念,刚在诩吧看到的新文章,直接贴过来,

                                                所谓豪族。即其产生的基础是乡村社会。【它不是单纯的同姓、同宗集团。而是以一个强有力的大家族为核心,通过血缘、宗亲关系等超经济强制手段控制宗族成员、 宾客、门生、故吏、佃户等依附人口结合而成的一个大的宗族集团。】其基本形态是以家族作为其构成要素,内部结构是各家族拥有各自的财产(主要是土地)和经营 活动。两汉豪族大多由各类社会阶层通过政治、经济、文化等途径转化而来。豪族的特征是多元的,集政治权力、土地财富、文化优势、宗族力量、武装势力于一 身;从与权力的结合和文化水准的标准来划分,可分为士大夫豪族和非士大夫豪族。两汉豪族始终处于一个动态的演变过程中,但在总体上呈现出官僚化与士族化的演变趋势。


                                                回复
                                                举报|28楼2011-11-17 22:06
                                                  2、 以古人对出身的看重,如果郭嘉出身大族,难以解释史书无片言记载。
                                                  ------------------------------------------
                                                  这也是我最不解的地方,目前还是仅能用陈寿笔简来解释,以前我和小妾有一样的想法,也是出于这个观点。后来相关文献看得多了,不得不推翻先前假设,转而认为郭嘉出身大族的机率要高些。但历代史学家挖坟没挖到郭嘉的祖先和父母确实有点奇怪,我能想到的解释是:或许因为士大夫们的注意力多半集中在荀彧(政治因素很重要,参考裴松之,范晔,苏辙,司马光等人的评论。),诸葛亮(这个就更不用说了,各朝代粉丝一堆)这类德行崇高,有重大影响力,活的又够久的政治家身上,对郭嘉这种英年早逝又德行有亏的人兴趣不大。戏志才是曹操很器重的谋士,也完全没相关记录,枣祉开创了屯田制,史书上只得浮光掠影,相较之下,没人挖郭嘉的出身也就不是那么难理解了。

                                                  不过我读郭嘉传的时候隐约感觉,或许因为他死得太早,有些事迹已经散佚了,裴松之找到的补充文献就傅子和魏书两种,而这两本书还彼此相左,志里这种情况不只郭嘉有,子扬也是,刘晔传裴注引的资料只有傅子,讲到郑宝一事的观点又和鲁肃传的记载相反,还有小凌
                                                  统,卒年都弄错了。

                                                  1、 说郭嘉和郭图是一家,则更显证据不足。袁谭兵败,“于是斩郭图等,戮其妻子”。如果郭嘉郭图是一家,依靠郭嘉和曹操的关系,郭图随袁谭降曹后应该会有比较好的机会,不必跟随袁谭复叛招致杀身灭子之祸。

                                                  -------------------------------------------------------
                                                  这个可参考郭躬那个解释,两人属同族,但不同分支。或者也可以当成郭图忠于袁谭,士为知己者死吧。譬如辛氏兄弟,辛毗投奔曹操,辛评却不肯,结果全家皆被审配所害,但辛毗初来曹营之时,郭嘉很照顾他的。钟繇还间接害死了亲外甥郭援呢。乱世中很多事情无法以常理衡量的。话说回来,郭嘉荀彧对曾经以礼相待的袁绍兵戎相见,置亲人(荀谌)朋友(郭图、辛评)生死于度外,也算狠心了。非干戚无以济世,为了实现理,只能牺牲这些私人情感了。

                                                  先回这么多,荀彧那个问题有点复杂,想好再回。


                                                  回复
                                                  举报|29楼2011-11-17 22:12
                                                    回复29楼: 围观JQ君~某觉得还是大族旁支可能性大……原因见原帖。 另:某在那个自任司空的贴里正装虚位以待啊,砚心公子没过来……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30楼2011-11-17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