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0贴子:1,279,220

倾国(不算迟爱的同人,all LEE向,古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献度受~~


相关推荐

广告
插and度娘沙~


回复
举报|2楼2011-11-01 15:22
    恩,为什么说不是迟爱的同人呢,因为有N只打酱油的~~~预计是长篇,但我也不知道会有多长~~我会尽力平坑的~~~


    回复
    举报|3楼2011-11-01 15:22
      三楼献各位吧友~~~哈哈哈


      回复
      举报|4楼2011-11-01 15:23
        楼主,all lee在接受范围内,但lee皮舒念心可就不在接受范围内了啊,表让叔娘了软弱了~


        回复
        举报|5楼2011-11-01 15:23
          楼主大人,我想看新文而不是看新标题啊)。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6楼2011-11-01 16:15
            文呢~~~~~~~~~请务必让BOSS给力~~~~~~~~~~~~~~~~


            回复
            举报|7楼2011-11-01 16:23
              领导让我送文件去的,刚回来~~楼上的,那个BOSS在这里可耻的酱油了,555对不起啊~~这里剧透一下,主要是写苏至俞(话说大家能记得这人不?)和LEE的~~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1-11-01 16:59
                噗................万年酱油要转正了吗!苏医生你居然和叔有一腿!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1-11-01 17:01
                  1、


                  这一夜,龟狼星风雨大作,唯锦华宫祥云笼罩,兰霖皇朝莫氏贵妃于今夜产下十六皇子,赐名“莫延”。

                  虽皇妃不幸难产而亡,这异样天象却让满朝欢腾,皆认为天生祥瑞,此子必能带来盛世繁荣。

                  当今天子亦请来那神算天师段衡,卜出一卦,只是段天师看见那粉嫩小娃却叹出一口气:“佑世之灵童,殃国之祸水”。

                  皇上闻言皱眉,不明白如此矛盾之命数是为何故,那段天师又是一摇头:“不知无罪,怀璧其罪,此子命运多舛,实在是可怜。”

                  皇上便不再追问,倒是那二皇子至俞上前一步,怒气冲冲:“休得胡言,此乃我十六弟,端端的龙子天命,哪来的多舛不多舛!”

                  段天师闻言看向那七岁儿童,只是轻笑:“希望二皇子日后能记得今夜所言。”说完便转身离去。

                  “天师欲与何处?可否留下破解我儿命数?”皇上忙出言挽留。

                  “我已泄露天机,怕是要遭天谴,如今便应那劫数去也…”那段衡话音未落,人却不见了踪影。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1-11-01 17:22
                    太和多成珍珠岩专业生产膨胀珍珠岩,玻化微珠等产品,厂家直销,价格优惠. 经验丰富,产品性能稳定,交货及时,质量保障.
                    广告
                    我看见大人了~~激动ING~~为什么是苏至俞呢?因为我觉得,苏至俞作为和66不相上下的跑龙套,而叔作为进医院最多次的可怜蛋,居然没有一次正面相遇过(脸骆邵恭都遇到了),难道不奇怪吗???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1-11-01 17:25
                      2、


                      十四年后

                      人人都知道当今皇上皇子众多,只是夭折的夭折、猝死的猝死。时至今日,存活于世,也不过就剩下太子陆风、二皇子至俞、五皇子卢余、十三皇子舒念和传说中的十六皇子莫延。

                      为什么说是传说中的呢?因为这莫延皇子出生时天象奇异,偏又从未露过面,哪怕是皇室祭天或是册封大典,均从不参加。外人不得窥见其真颜,便愈发传播的神乎其神了。


                      回复
                      举报|12楼2011-11-01 17:34
                        先去吃饭了,今天不更了,晚上回去写,明儿见啦~~~


                        回复
                        举报|13楼2011-11-01 17:34
                          哇塞哦 和叔有jq的都是皇子 啊小绵羊 是谁呢 敌国的?


                          回复
                          举报|14楼2011-11-01 21:01
                            笫二节终于写完了。基于手机更文无格式可言,而我又是一个文档格式强迫症患者。所以决定明天发文。忽然间发现和叔有QJ的都是他的兄弟。果然兄弟神马的最有爱了。绵羊最后才会出场,宠羊党轻拍哦~话说其实我也是咩咩党的说~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1-11-01 21:21
                              估计只能一天一更了。又写一篇蓝大杂烩同人,卡住了。加上平时有时还要加班,所以时间会比较紧。那个,有人看这文么?回复是更文的动力噻。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1-11-01 21:31
                                难道舒念也要叉叔?有木有搞错~


                                回复
                                举报|17楼2011-11-01 21:46
                                  他们俩是Cj滴~舒念有谢炎喽。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1-11-01 22:00
                                    期待苏至愈阿哈哈哈哈!!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1-11-01 22:22
                                      楼主,设定很好啦。那么柯洛去哪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1-11-01 23:22
                                        柯洛难道是叔他爸=-=!


                                        回复
                                        举报|21楼2011-11-02 11:08
                                          回楼上,柯洛在后面才出来吧,是皇上的私生子啦(柯总怎么逃脱不了私生子的命运呢?)昨天有事,今天两更~~


                                          回复
                                          举报|22楼2011-11-03 08:48

                                            2、十四年后

                                            人人都知道当今皇上皇子众多,只是夭折的夭折、猝死的猝死。时至今日,存活于世,也不过就剩下太子陆风、二皇子至俞、五皇子卢余、十三皇子舒念和传说中的十六皇子莫延。

                                            为什么说是传说中的呢?因为这莫延皇子出生时天象奇异,偏又从未露过面,哪怕是皇室祭天或是册封大典,均从不参加。外人不得窥见其真颜,便愈发传播的神乎其神了。

                                            “今日课程便上到这里,皇子们回去后还请多多复习。”太傅叶修拓纵然生的一副好皮相,也被这群骄阳跋扈的皇子们缠的是头昏眼花,面露疲色。

                                            “叶太傅若是不舒服,不妨喝一口莫延新泡的江南春雨吧”话音刚落,便传来一阵似有还无的清香。

                                            叶修拓抬头,便见十六皇子莫延手捧青瓷盏,面含微笑,风轻云淡中仍露出丝丝关切。

                                            “皇子真是折杀微臣,那微臣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修拓接过莫延手中的茶,只是一闻就已神清气爽,轻抿一口,更是回味无穷。

                                            “十六皇子的茶艺可真是愈发精湛了。”

                                            “不过是贡品的茶叶好些罢了,我这般粗陋的技艺又怎入的了太傅大人的法眼呢?”莫延顺势坐到叶修拓旁边的椅子上,不看那喝茶之人,只是一味谦虚。

                                            叶修拓转头望去,恰巧见莫延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让那本就俊俏的侧脸更添几分魅惑,一时间竟看痴了。待转回神,就见莫延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忙咳嗽两声以示掩饰:“此时已放学,十六皇子为何还不回宫?”

                                            “等人。还是不耽误太傅归途了,我一人在这里便可。”

                                            叶修拓见他不想多说,喝完茶便起身告辞,看窗外呼呼北风,不禁道:“更深露重,皇子还请多保重。”

                                            “我省的。烦劳太傅关心。”莫延终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竟又将叶修拓看的失了神,落荒而逃。

                                            一炷香的时间,就听门咯吱一声被推开,莫延抬头望去,见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面目俊朗的男子,正是当朝太子陆风。

                                            “原来是大哥,大哥想见我直接召见我便是,何以用偷传纸条的方式,未免太显小气了。”

                                            那陆风却不言语,只是一味看着莫延的脸,慢慢向他靠近。

                                            莫延看他神情着实渗的慌,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今日在自己的《诗经》里发现一张匿名的便签,约自己放学后见面,他本不是多事之人,却也想看看究竟何人如此胆大,竟敢将玩笑开到当今皇子头上,只是没料居然会是太子陆风。

                                            陆风走到莫延身边,将手附在莫延的脸上,神情竟有几分痴迷:“莫延,自我搬到太子府,我们似有三年未见了吧。”

                                            这陆风生性残虐,与莫延相差十岁。平日里除了读书、习武,莫延半步不出锦华宫,与他极少交集。自三年前陆风被封太子,搬到太子府后,两人更是再未见面,如今且不说陆风约见自己的方式透着稀奇,便是甫一见面便做出这般亲密的动作也让莫延极不舒服。

                                            莫延立刻站起身来,脱离那让他难受的抚摸,正色施礼:“不知太子约我有何事指教?”

                                            陆风却忽然将莫延拉入怀中,竟捧起他的脸强吻起来。

                                            莫延使出全力也只能拉出半臂距离,依旧冷着脸:“太子这是作甚?我可是男子,我可是你亲弟弟。这般大逆不道,败坏伦常之事你也做得出?真是嫌太子之位坐的太安逸了吗?”

                                            陆风听闻只是仰天狂笑:“十六弟此言差矣。什么大逆不道,什么败坏伦常,难道我那二弟不是男人,不是你亲哥哥吗?你与至俞做得,便与我做不得吗?”

                                            莫延终于变了脸色:“那夜是你?”虽是疑问句,却更多惊叹的成分。


                                            回复
                                            举报|23楼2011-11-03 08:50
                                              先把第二节放上去,希望大家喜欢哦~~~话说我越来越觉得这不像是古风~~


                                              回复
                                              举报|24楼2011-11-03 08:53
                                                龙套兄也有春天~


                                                回复
                                                举报|25楼2011-11-03 08:57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萌配角~~


                                                  回复
                                                  举报|26楼2011-11-03 09:34
                                                    哇,好新颖的配搭呢


                                                    回复
                                                    举报|27楼2011-11-03 10:26
                                                      回来了……第三章有H,大家不喜欢表拍啊~~其实我是H无能啊


                                                      回复
                                                      举报|28楼2011-11-03 10:49
                                                        3、此章有肉,素食者请绕道而行~~~
                                                        那一夜
                                                        时值中秋,皇上召集王室宗qīn于御花园中大摆酒宴,一是活络感情,二是比试才艺。几位受宠的妃子和各位皇子都出席了,连那封王出宫的太子也回来了,却独独少了十六皇子莫延。后宫里都知道,因段天师断命之事,皇上一般不允许莫延皇子出席公*众场合,大家对于莫延的缺席倒也xí以为常。
                                                        晚宴进行的热闹而有序,皇子们行酒划拳,不亦乐乎,端是一派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只是谁都知道,在这表面的其乐融融之下,liú动的依然是皇泉争宠、勾*心*斗*角。
                                                        “父皇,儿臣喝的有些多了,还请父皇恩准先行离席。”二皇子至俞摇摇摆摆站起身,倒真像是不胜酒力。
                                                        “bà了,你先下去透透气吧。”皇上喝得高兴,挥挥手示意至俞离去。
                                                        “谢父皇!”至俞领命,依旧摇摇晃晃的转身向御花园深处走去。
                                                        这一幕落进太子陆风的眼中,只换来他冷冷一笑——别人不知,他却是再清楚这二弟的酒量不过了,莫说现在喝的酒,就是再喝上三坛,至俞也只能是微醺。这早离席,只怕……
                                                        陆风平曰里便听到些liú*言蜚语,五皇弟卢余鲁莽冲动、十三皇弟舒念软弱良*善、十六皇弟莫延更是无*泉可依,惟独这二皇弟至俞狡*诈聪慧,心思缜密,是自己最大的皇位竞争对手,他处处留意,便愈发提防至俞,现今见他提前离席,当下寻了个借口,尾随至俞而去。
                                                        放轻脚步,悄无声息,至俞竟是往冷宫方向走去,待走进一座废殿之中,此处一片颓败,不远处仍能听见酒席上鼎沸人声,更显几分凄凉。陆风在暗处生疑,也不知这至俞为何会到这里来。
                                                        正思量,就听见一声清冷之音:“二哥,你来了吗?”仔细一瞧,但见垂帐之后走出一个玄衣男子,不过十四、五岁年龄,却已生的风*liú绝代,举手投足间尽显皇家风范。
                                                        “莫延,让你久等了。”至俞上前伸手一搂,情不自jìn就在莫延额上一wěn。
                                                        “好重的酒气!”莫延吃吃笑着推开至俞,转身向内殿走去:“二哥在酒席上喝的高兴,可莫嫌弃莫延菜备的cū陋。”
                                                        至俞快步赶上,朗声而道:“琼浆玉*液也不及莫延qīn手酿的梨花白啊。”
                                                        两人席地而坐,推杯换盏几番后,都有了几分醉意,至俞一把拉过莫延,让他躺在自己怀中,竟用嘴巴喂莫延进*食月饼。
                                                        “莫延,这月饼味道如何?”
                                                        “御厨做的,自然是美味。”
                                                        “这可是我偷偷从宴席上拿来的,莫延喜欢就好。”
                                                        “你堂*堂的俞王,什么时候沦为窃zéi了?”
                                                        “我要是窃zéi,也只想偷莫延一颗芳心而已。”
                                                        “呵呵,可笑我一个皇子,居然要靠你偷,才能吃上合家团圆的月饼,只怕说出去没人会相信吧。”莫延声音陡然转低,竟是说不出的悲凉。
                                                        至俞望向怀中的少年,一阵心疼:“都怪那段衡hú言,父皇下*令不准你出席任何聚*会,说什么怕你引发祸事,莫延你七窍玲珑,又怎会祸囯殃民?”
                                                        “我早已xí惯了。”莫延只是凄然:“自己的命*数又怪得了谁呢?”
                                                        “莫延……”至俞看那两片嘴唇吐露哀伤之言,jìn不住低头wěn上那形状姣好的唇*瓣,先是细细描绘唇形,而后又忍不住撬开口齿,往那wēn暖的口腔里窜行,和牙齿牙床嬉闹了一阵,又急忙的hán*住那欲拒还迎的香舌,两条舌*头来回纠缠,时咬时xī。许是刚刚吃过莲蓉月饼,只觉得津*液甜腻,实在诱人。
                                                        “好甜……”至俞恋恋不舍的放开莫延,口*中的唾液拉升出一道靡旎的银丝,至俞复又覆上那痕迹,继续细心tiǎnshì,两只手也不得空,一*手扶住莫延的腰,一*手探进他衣服内,着迷似的来回抚*mō那光洁的肌肤。
                                                        5555,H写的好累啊,为máo我一个女人要写H*片段,还是从一个小攻的角度来写,崩溃啊~~~
                                                        终于忍捺不住,至俞将莫延wēn柔的放在地面上,伸手解*开莫言的衣带,露*出那片光洁的胸膛,嘴巴也转移阵地,从莫延的嘴唇离开,往那耳*垂tiǎn*去,接着又顺颈而下,打着圈的滋*润那白*皙的肌肤,慢慢的从颈项到胸膛到腹部再消失于那密林之中,两只手至始至终的揉摁那两颗颤巍巍bào*露于空气中的红sè肉*粒。
                                                        “嗯…好*nèn的tuǐ啊”至俞小心啃*咬莫延大*tuǐ*根*部,忍不住赞叹。满意的听到身下之人呼xī渐重,难耐的摆*动腰部,玉根也充*xuè挺*立,至俞入迷的看着那粉雕玉琢的男*根,只觉得那形状、那颜sè当真是最美的工艺品,忍不住伸出舌*头tiǎn*去那顶端渗出的蜜*汁,又忍不住描绘起分*身的形状来,接着全部hán于口*中。
                                                        “嗯……啊……”莫延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一阵颤*抖,两只手不知何时已探*入至俞柔*软的发*丝中,不知所措的抓挠起来。
                                                        至俞于是富hán技巧的tūn(和谐)吐起来,不一会,莫延便xiè在他口*中了。
                                                        乘着莫延精*神涣散之际,至俞将口*中的液*体涂抹在那凹陷处,待用舌*头软化那紧绷的入口后,便一边wěn着莫延,一边深入手*指进行扩张,将三根手*指抽*出,至俞便将那肿*胀的欲(和谐)望抵在天堂的入口处,稍一用*力,便缓缓进*入了莫延的身*体。
                                                        “啊……二哥……”莫延痛苦的皱起眉头,双手紧紧*抓*住至俞的肩膀。
                                                        “放松,莫延,放松……”至俞又wěn上莫延的眼睛,带着蛊*惑。
                                                        不一会,莫延似是xí惯了至俞的节奏,痛苦的xī气渐变成愉悦的呻*吟,双臂搂着至俞的颈子,身*体也开始毫无意识的随至俞摇摆。
                                                        夜风拂过,一室春sè。
                                                        陆风在暗处看着这全过程,明明是两个男子交*合,本该让他觉得è心,可是看着莫延那沉迷*情*sè的表情,陆风竟觉得浑身燥热,身*体也早起了反应,慌慌忙忙离去,却又不小心撞翻脚边的花盆。
                                                        “是谁?!”听到声响后,惊得至俞捞起一旁的衣衫盖住莫延,便追出内殿,然而夜sè如墨,空荡的院内,不见一人……


                                                        回复
                                                        举报|29楼2011-11-03 12:00
                                                          和谐好可怕啊


                                                          回复
                                                          举报|30楼2011-11-03 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