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贞路4号吧 关注:27贴子:148

哈利波特第7部 非原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很好看的哦,我偶从别人那里COPY过来


1楼2006-08-22 14:34回复
    “阿拉霍洞开。”佩妮听到了从楼下传来的声音。果然是他。 
    她脱下她的巫师袍,放下栎木魔杖,重新锁上箱子。她想,恐怕,这十多年来都没有开启过的箱子以后会不断地被打开。危险必定已经来临。 
    “你好,佩妮,动作还和以前一样快。看来,十几年没有魔法的生活并没有给你的身手造成太大的削弱。”当佩妮走下楼梯时,她看见那个男人向他招手,很愉快地说。 
    “确实。但我要纠正一点:十几年来,我并非没有见识过魔法,你知道,哈利•波特不可能从不利用他的魔法。”佩妮走下楼来,走进厨房,拿出两个擦得很干净的玻璃杯,倒了两杯深红色的液体,把其中一杯给了她的客人。“上好的葡萄酒。”她没有表情地说。 
    “谢谢,佩妮。我必须说,你的高脚杯比猪头酒吧的汤姆生擦的那些杯子干净得多。我有时能在那里面发现蟑螂。”那个男人四处看了看,又轻松地说:“房子打理得很好,佩妮。你扮演麻瓜也干得不错。不过我注意到,你的绣球花开得不如以前好了,最近没照顾它们吗?” 
    “同样不好的还有我的百子莲。”德思礼夫人回答,“我想它们不好的原因并不是我或者弗农没有用心照顾它们,而是因为摄魂怪。到现在,你不是还想假装你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和我闲聊的吧?”她很直接地指出。 
    “确实,我并不是来和你闲聊的。”虽然很明显地透露出了到德思礼家的目的,但是这个男人还是保持着刚才一样轻松的语调,“我很奇怪,你看见我时不会感到惊讶,如果你认真读读这张叫做什么——伦敦晚报的报纸,”他晃晃自己手中拿着的那份报纸,“就会发现,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但是,显然,你没有去认真读报,当然,在这张报纸上你也读不出什么东西,如果你读了《预言家日报》,它会告诉你更多东西的。” 
    “哦,是吗?”德思礼夫人抿了一小口她的那杯葡萄酒,转过头来看着来访者,脸上的阴影遮盖了此时她内心的真正想法,“我记得你告诉过我,没有人可以复活——即使是黑魔头。你的这句话难道被你自己给否定了吗?” 
    “当然没有。”他喃喃自语:“没有人可以复活,即使是伏地魔……”忽然他的表情警觉了起来,从袍子中拿出一根魔杖,身手敏捷地向德思礼家的窗户、门发了几道黄光。然后他的脸上又现出那种愉快的表情。 
    “十多年不见,身手还是一如当年。抗干扰咒吗?” 
    “是的佩妮。虽然我宁愿相信我的魔法能力:今晚没有人会听见我们的谈话,但一点保险措施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坏处。现在,我想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谈话了。刚才,我们说到……” 
    “——你是怎么复活的。” 
    “事实上,是特瑞斯拉。” 
    德思礼夫人怔了怔。她脸上的表情很古怪,是一种失望与激动并存的怪异神色。“本来我以为你已经掌握了复活的方法,那样,我们就可以复活他……特瑞斯拉……我都快忘记这个词语了……这么说,你们终于找到它了……” 
    “是的,毕竟已经很多年了。时间给与了我们很多。我想说,我同样为他的死感到难过,如果真的能够复活他,我也很高兴。”来访的男人给自己再倒了一杯葡萄酒,向德思礼夫人举杯,“实际上,今天我来找你并不是来讨论关于‘我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果然,佩妮一边喝着杯里冰冷的酒一边想,我认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他,佩妮想到这里便鼓起了勇气,我要为他报仇,尽管这是不自量力。 
    “我知道,你想让我重新回到魔法界,对吗?” 
    “我想重复我从前的话:你非常优秀。不论是在麻瓜界还是在魔法界。但我想,魔法界会让你重新派上用场的。” 
    “好吧,今天晚上就离开吗?”佩妮把自己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她感到自己的勇气正在增加。 
    “恐怕是这样的。” 
    几分钟以后,佩妮拿着她藏了很久的箱子与那个人一起走了。 
    第二天早上,德思礼父子起床后发现,他们家中那个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女人已经不见了。他们立刻打电话给警察局,希望他们能够帮他们找到德思礼夫人,但是他们不知道,德思礼夫人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到女贞路7号了。


    4楼2006-08-22 14:35
    回复
      第二章 回“家” 
      天空如同上等的蓝宝石那么湛蓝明亮,阳光温和而不刺眼、炎热。这无疑是六月一个难得的好天气。站台上,一列红色的火车正轰轰地冒着蒸汽,等待着它的乘客们。火车的上面用金色写上了几个醒目的大字:霍格沃茨特快专列。 
      很响亮的一阵爆破声,然后出现了一队穿着魔法部工作袍的傲罗。“走,西格登,”领头的矮个子男人招呼着他的同伴,他看上去是这个傲罗分队的队长,“我们该去接霍格沃茨的小家伙了。” 
      “瞧,不劳我们费心,他们的老师已经带他们来了。”那个叫西格登的、长着牙刷般的胡子的胖男人说,用手指了指站台方向,“动荡的时局。他们享受着前所未有的保护。特别是没了邓布利多,我们恐怕还得接受许多这样的任务呢。说真的我挺怀念他的。他还教过我们呢,是吧,瑞莉?” 
      “嗯。”一个身材高挑、金发蓝眼的漂亮女人应道,她的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悲哀,“我在霍格沃茨上学时最喜欢的老师就是他了。非常了不起的巫师,但却不摆架子,平易近人,他脑子里关于尼古拉克兽的笑话真不少……真的很怀念他啊。真不知道他怎么可能被人杀了。” 
      “孩子们来了,工作,西格登,瑞莉。”傲罗队长,那个叫做格莱德的矮个子男人命令道。然后他又压低声音说:“别忘了部长今天还派给了我们特殊任务呢。西格登,你来问吧。” 
      “我一直希望能见见詹姆和莉莉的孩子。” 
      西格登没有理会这句话,虽然他心里正在想着许多事情。他装得很平静地大声问道:“请问谁是哈利•波特?” 
      一个有着乱糟糟黑发的碧眸男孩走了出来。“我是。”他心不在焉地回答。 
      “和詹姆长得真像啊。”瑞莉轻声感叹道。 
      西格登酸酸地看了瑞莉一眼,瑞莉没有察觉他的异样。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哈利•波特,觉得自己就像在看一张詹姆的照片,只不过它被施了缩小咒。 
      “波特,”格莱德说,“部长让我来问你,他跟你说的事你是不是已经答应了,还有,他——” 
      “部长这样做我不得不说是很卑鄙的,格莱德!而你还帮着他!”格莱德的话被人打断了,哈利抬头一看,是那个长得有点面熟的美丽女人,他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对这那个装威风的傲罗冷冷地说:“对不起,帮我转告他,他的请求我恐怕永远也不会答应。”然后他回到了赫敏、罗恩和金妮当中。 
      “什么事情,哥们儿?”罗恩好奇地问,“是关于邓布利多的吗?” 
      “不是,”哈利一边和他们一起走向列车一边说,“还是魔法部那卑鄙的请求……”他说着,厌恶地瞪了那个帮所谓的“魔法部长”传话的傲罗,却惊奇地发现那个女傲罗正在呆呆地看着他笑。 
      哈利像是在那里看过她,但又记不起到底是在那里。他总觉得她那种带点苦涩的笑容像是在那里见过。她的笑中肯定隐含了很多的无奈与伤心。但我到底是在那里见过她呢?是在斯内普的记忆里吗?还是在什么照片里?好像都不是。 
      “斯克林杰也许还比不上福吉,我觉得他满温和的,斯克林杰表面很精干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注重表面,不重实质。”赫敏很冷静地分析。 
      “赫敏!”金妮愤慨地说,“你还没忘记福吉在去年把哈利害得有多狼狈吧?” 
      “我——我当然没有,”赫敏的脸忽然红了,“只是他确实——罗恩,我是说他原来——嘿,罗恩!你在看什么啊?”赫敏转头想向罗恩求救时,发现罗恩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队在旁边护送他们的傲罗。 
      “傲罗真酷。”罗恩慌忙收回了视线,含糊地说。 
      赫敏讽刺地看了他一眼。“恐怕是傲罗真美丽吧。”她毫不留情地指出罗恩的失神原因,然后高傲地自己独自一人走向列车。 
      “最近她一直这样,”罗恩说,不知为什么他的语气中有一丝高兴,“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嘿,金妮,别这样怪怪地看着我!” 
      金妮没有回答他,只是神秘地笑了笑。罗恩的脸红得跟涂了颜料似的,下定决心不理会金妮那有透视能力的怪笑。


      5楼2006-08-22 14:36
      回复
        哈利第一次觉得霍格沃茨特快专列开得太快,他发现自己一眨眼就已经到了国王十字站台。“赫敏、罗恩,走吧。”他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说。罗恩和赫敏在霍格沃茨已经很坚决地告诉了他,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要跟他在一起。当然,还有金妮,但是哈利固执地不想带上她。 
        “还有我!”金妮气愤地跟在他们后面。 
        “帮我找找德思礼家。”哈利扶正了他那被金妮打歪的眼镜,寻找德思礼一家。奇怪了,他们平时都是站在站台最显眼的地方,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哈利。但是今天,他们好像没有来接他。 
        “走吧,”哈利说,“没有德思礼一家我们也能走。” 
        “怎么走?”罗恩很有兴致地问,他最近继承了他父亲的光荣传统,突然对麻瓜的东西感兴趣起来,“是坐麻瓜的汽车吗?” 
        赫敏没有理会罗恩的问题,跟哈利商量:“我们坐出租车吧,我身上有点麻瓜的钱。”哈利点了点头。 

        “4个人!”德思礼咆哮道,“你一个人给我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你别担心,”哈利平静地说(金妮、罗恩、赫敏都没有见过这种欢迎场面,小心翼翼地一句话都不说),“这次我们只在你家住3天。三天以后我就到罗恩家去过生日。” 
        “小子,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弗农最终让了步,“你们可以随便找间空房住。”他口齿不清地说,为自己剥了个葡萄柚。 
        哈利觉得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头,但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向他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个人和他的关系已经不只是朋友了)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跟着他。他觉得自己像个主人一样。 
        不对,主人?他记得平时他回到德思礼家时,都是佩妮带着讽刺的表情带他到他将住的房间,但是今天……德思礼夫人到哪里去了呢? 
        “哈利,你的姨夫果然是名不虚传,”金妮说,她很小心地瞥了身后,确定德思礼不再她的后面,“我们也会受到这种待遇吗?说真的我想给他一个蝙蝠精魔咒。” 
        哈利轻轻地笑了笑。他喜欢的金妮就是这个样子的。不过他适当地提醒自己不要过多地去看金妮,否则会遭到罗恩愤怒的目光。 

        在德思礼家的那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没发生什么大事,只是罗恩和赫敏又吵了一架(金妮向哈利抱怨道:“我对他们都感到厌烦了,他们每次都吵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然,他们吵架在近来变得非常频繁。 
        他达力组织了一个“达哥俱乐部”,和罗恩打了一架,罗恩不敢使用魔法,怕他妈妈知道以后给他来个恶咒。于是他慌忙地从他们打架的那个游乐园逃回了德思礼家。 
        哈利还是没有想明白邓布利多为什么坚持让他在成年之前来德思礼家一趟,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没事找事干。哈利还是没有看到过佩妮姨妈。他挺想知道她到底到哪里去了,可他没有问德思礼先生。但是这对他来说是很好的,因为在他“亲爱的”弗农姨父教训他的时候,他不用再听到她的冷笑,接受她轻视的眼神。 
        “金妮,收拾好了吗?”哈利回头问。在德思礼家时,他和罗恩住他原来的那个房间,赫敏和金妮住一间堆满了照片的小房间。赫敏不小心把金妮的箱子从床上打翻到地下,金妮正在收拾,赫敏在帮着她,一面不停地说着对不起。罗恩的脸上一片茫然,眼睛不停地往两个女孩那里扫扫。 
        哈利用眼睛扫了扫金妮的侧面:她的红头发越来越接近那种富有贵族感觉的红色,这使她显得美丽很多。他很满意地笑了笑。这时金妮正好转过身来,哈利急忙将目光射过金妮美丽的脸蛋,像透视一样射向一本随便放着的老照片,他赶紧装作对它很感兴趣。 
        他在十秒钟以后很快意识到,其实不用他假装对它感兴趣,它真的让他很感兴趣。他疑惑着对罗恩说:“罗恩,那张照片……” 
        那是一张典型的麻瓜照片,照片上的人表情生硬,不微笑,也不向看着这张照片的人招手,丝毫没有魔法的痕迹,但是,哈利却从上面嗅到了魔法的气息。因为这张照片上的人是—— 
        “那个女傲罗……”哈利轻声地说道,罗恩、赫敏、金妮都转过身来诧异地看着他,“那张照片上的人不是那天在站台上接我们的那个女傲罗吗?” 
        “可是,哈利,你不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吗?”一阵静默以后,赫敏说,“在你姨父姨妈家,看见一张傲罗的照片?你姨父姨妈不都是麻瓜吗?” 
        “不要动我妈的照片……”达力的肥胖身影在房间门口一闪而过,然后传来弗农正在看的电视的一声怪异的尖叫。 
        “你这是要去跳健美操吗,达哥?”罗恩挑衅地问,脸上是一种鄙视的表情。他穿着类似比尔风格的牛仔裤,双手插在口袋中。 
        “罗恩,你看起来真像个流氓。”赫敏调皮地说。她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侧着头对罗恩说:“十八岁了,罗恩,完全有资格幻影移形,你上个星期刚通过幻影移形考试……至于你们两个——”她转过头严厉地对哈利和金妮说,哈利不禁想起了罗恩不久前才和他说的话“她恐怕是喝了有麦格教授头发的复方汤剂”,微笑了一下,“显然,年龄不够,也没通过考试。这样,我带金妮移形,你带哈利,罗恩。”没有人对她的安排提出意见。 
        “我更希望带我移形的是哈利。”金妮背上她的行李很轻松地说了一句,假装没有看见哈利刻意掩饰却掩饰得很不成功的笑容。 
        哈利偷偷藏起了那个女傲罗德照片,他始终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他的身世是一个不清不楚的谜,他和邓布利多已经共同揭开了这个谜的一部分,但是他知道,它还有另外更重要的一部分等着他。他的任务会比以前更重,完成它的可能会比以前更小,因为那个一直指导着他的白胡子老人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刚才关于那张照片的谈话在轻松的气氛中结束,但是哈利的心却未轻松下来。没事,他安慰自己,伏地魔不该让我变得疑神疑鬼的,或许佩妮只是在她还在麻瓜世界时认识她的呢?不管怎样,考虑太多对自己没好处。 
        他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掉队了。“哈利,你没事吧?”罗恩关切地问,“你不太对劲。” 
        “没事。”哈利咧开嘴,露出一个真挚的微笑。以后的路很长,虽然他失去了他最敬爱的人——邓布利多,但是他还有罗恩和赫敏,还有金妮。 
        爆炸声,然后哈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陋居独有的香气。


        6楼2006-08-22 14:36
        回复
          第三章 婚礼的意外 
          “生日快乐,哈利。”来到陋居第四天早上,哈利港睁开眼就听到罗恩在口齿不清向他祝贺他的成年。他那迷迷糊糊的样子表示他也才刚醒。 
          哈利戴上他的眼睛,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床脚边那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礼物。他认出了那盒印着古怪魔文的礼物是来自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因为那上面印着一个韦斯莱兄弟不久前申报的商标。商标上弗雷德和乔治的大特写正朝他狡猾地微笑,他们的旁边是两个正在蹦跳着的魔法鸭子。哈利知道自己一定不会先拆开这盒礼物,拆开它之前,他肯定会先找赫敏帮忙看看。 
          “成年收获真多。”罗恩感叹道。“我成年生日是在学校过的,所以好像没你的礼物多。”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很有兴趣地看着哈利的礼物山。“我可以帮你拆吗?”他的口气是在征求意见,可是实际上已经开始动手了。 
          “别拆弗雷德和乔治的——”哈利突然想起他忘记了警告罗恩,可是显然已经迟了。 
          “噢,不!”罗恩说,“我还没有见过这么丑的东西呢。” 
          盒子里跳出了一只像是地精的东西,但它的皮肤比地精的更粗糙,像是陈旧的玉米片;它的鼻子是鲜红色的,看上去和马戏团的小丑一样。它铜铃一样大的眼睛让哈利厌恶地想到了克利切:他可没有忘记克利切送他的圣诞节礼物。 
          罗恩疑惑地问哈利:“弗雷德和乔治送你这么个怪物作为生日礼物?你跟他们说过你想要一只可爱的宠物吗?” 
          像是回答他的话似的,那个奇怪的东西一下子蹦到了哈利的头上,哈利使劲用手拔它,可它却如同施了永久粘贴咒一样牢固地呆在哈利头顶上。那东西的眼睛转了转,然后开始尖叫:“波特傻宝宝!” 
          “弗雷德和乔治一定是从皮皮鬼的话里得到启发的,这看上去真不错……”罗恩用欣赏的眼光注视着那个尖叫着的东西。 
          “我说,你如果对你冒失地打开那个盒子还有一点愧疚,那就帮忙把它从我头上弄下来!”哈利用尽全力大声吼叫,竭尽全力想要盖过尖叫声,可这无疑是徒劳的。 
          “我该怎么办?”罗恩从他的衣服里掏出魔杖,慌乱无策地问哈利,“四分五裂?不,这肯定不对…… 左右分离? 那说不定会把你的脑袋给分离了……” 
          “哈利?”金妮打开了房门看见了这可笑的一幕,哈利绝望地叹了口气,为什么他会这样出现在金妮的面前……如果他能把这段记忆从金妮的记忆中删除该多好啊…… 
          金妮抽出她的魔杖,正想念咒时却又说:“不,我不能在校外施魔法——” 
          “我来,”一个有毛茸茸、棕色头发的脑袋从金妮身后钻了出来,赫敏抽出她的魔杖,对这哈利头上的东西说道:“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地精似的东西飞到了天花板上,无力地发出最后一声“波特傻宝宝”。接着一阵臭味袭来,尖叫的怪物消失了。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咒语呢?”罗恩的这句话使赫敏非常得意。 
          “金妮,你的礼物很棒。”哈利高兴地举起一本叫做《100个常用小恶咒》的书。 
          “我在丽痕书店买的。”金妮回答。“上个学期就买了,一直想把它送给你当作成年礼物。”金妮的最后一句话让哈利感到一阵欢喜,金妮始终是把他放在心上的呢。 
          “它里面还有每个恶咒的使用图片,真酷。”罗恩羡慕地说。“我记得,我的生日你从来没有送过我什么好礼物,不是粗制滥造的窥镜就是减价的望远镜……”他埋怨地看了金妮一眼,金妮不屑地向他昂起头。 
          “对了,韦斯莱夫人让你们下去。”赫敏优雅地一转身走了出去。 
          “你们最好快点,我想妈妈想让我们去帮着挑比尔和芙蓉婚礼时穿的衣服。”金妮说话的口气酷似赫敏。 

          当哈利和罗恩来到楼下时,赫敏正在看一本很厚的书,她一边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标准咒语,七级》,”罗恩兴味索然地看着赫敏手中的那本书,“赫敏,你从哪里买来的这本书?我真不敢想象除了丽痕书店还有哪个巨怪会卖这种书。” 
          赫敏从那本厚书后面抬起头瞪了罗恩一眼,“我们需要学习,罗恩。既然霍格沃茨已经关闭了——”她忽然闭口不往下说了。 
          “霍格沃茨真会关闭吗?”过了好久,金妮才小心翼翼地问。 
          “一切事实都决定了这点,不是吗?”赫敏干脆地说。 
          邓布利多死了,这是个无可置疑的事实。邓布利多曾经和哈利说过,任何人都不可能复活,他自然也不行。哈利的面前再也没有任何一个长辈的庇护,伏地魔已经在对着他狰狞地笑。哈利甚至能想象,一道绿光向他射来,然后他重重地倒在地下,毫无痛苦地死去,与他的父母一样……不行,哈利握紧了拳头,我应该勇敢地与伏地魔斗争,我的任务,是消灭魂器以及他的主人——伏地魔。 
          哈利抬头看了看金妮,他实在无法想象有哪个女孩能比金妮更美丽。可是他知道,他不能将金妮卷入一场黑暗的漩涡,她应当永远生活在快乐中——他必须断开与金妮的关系。 
          “哈利,楼上挺热闹的?”弗雷德走了过来,响亮地与乔治击了个掌,“我敢肯定,那是——”


          7楼2006-08-22 14:37
          回复
            “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新产品,尖叫精灵。”乔治懒洋洋地补充,“一个很简单的小魔法……” 
            罗恩马上很热心地说:“真棒,能送我一个吗,‘波特傻宝宝’,哈,真带劲。” 
            “我敢打赌明天你头上就会出现一个。”乔治装作正在打开一个盒子。赫敏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嘴里嘟囔着什么。 
            “可是,乔治,我记得我们原本设定的台词是‘哈利生日快乐’,怎么会成了‘波特傻宝宝’呢?” 
            “准是在霍格沃茨那会儿皮皮鬼捣的鬼。”乔治阴沉着脸咽下他手中的饼干。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们……”弗雷德朝乔治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个都显得很自豪的样子,可是当他们正想说下文时,却被韦斯莱夫人的呼喊声打断了——“孩子们,我们都去看看比尔和芙蓉婚礼该穿什么衣服好吗?” 
            “我认为我们一起去再好不过了……虽然我不指望你们的品位会比我好多少……”芙蓉就像幻影显形般突然地从韦斯莱夫人的身后优雅地走出来点头说,(她和以前一样傲慢)然后她把银色的头发一甩,把头转向金妮,“当然,我们还得挑好你和加布丽的衣服,两个可爱的小伴娘。真不敢相信,明天我和比尔就要结婚了。” 
            “希望你别给我挑件过时的呢绒毛上衣,黏痰。”金妮小声地说。哈利忍不住笑了。 
            “这次我们用飞路粉。你们知道,幻影移形不太安全。”她从壁炉上拿下一顶圆顶巫师帽,里面是绿色的粉末。“你先吧,哈利。” 
            哈利从那顶巫师帽中抓了一大把飞路粉,然后走向壁炉,口齿清晰地说了一句:“对角巷!” 
            他发现自己和原来一样不喜欢用飞路粉旅行,一阵晕眩,他知道目的地到了。 
            哈利从一个装饰得很美丽的壁炉中爬出来,它看上去像是专门迎接外来客人的。他在壁炉前等了几秒钟,其他人也很快到了。 
            “英国的飞路粉旅行质量很差。”芙蓉被烟呛得连连咳嗽,“法国的飞路网服务很到位。”她挑剔地评价。 
            哈利四处望了望。这里明显是一件衣店,生意很冷清,大得吓人的空间里只有哈利一行人与那个像是店主的男人。哈利左边的货架上摆的是一些浅绿色的、印着各个魁地奇球队的衬衫。哈利很喜欢那件查理火炮队的衣服。他还看见了一件,上面印着的威克多尔•克鲁姆正在朝着他微笑。 
            “这是哪里?摩金夫人长袍店的分店吗?”哈利听见金妮正在问她的爸爸。 
            “不,摩金夫人那儿只卖长袍。”韦斯莱先生回答,“如果要买美丽的婚礼礼服,那就得来这儿——脱凡成衣店。” 
            “欢迎光临脱凡成衣店。”那个男人走了过来,他的脸上堆满了热情。“我是脱凡。你们想要一点流行服饰吗?最近哈利•波特系列T恤很流行,我们这个星期就已经卖出了50多件……” 
            “哈利,你可真出名,我真希望出一款哈利•波特系列马桶刷……”弗雷德笑着说。 
            “哈利•波特?”脱凡确实大吃一惊,把目光直勾勾地射向哈利的额头,“天啊,你真的是哈利•波特?”脱凡的态度又了明显的转变,刚开始他是热情,而现在却是尊敬。 
            哈利揉了揉他前额的头发,想遮住那道引人注目的伤疤。他对这种总是站在聚光灯下、被无数人用惊羡的眼光看着。他们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的心情呢?哈利烦躁地想。 
            “我们到别处看看吧。”哈利低声对金妮、赫敏和罗恩说。虽然背对着脱凡,但是哈利还是能够感受到他那如针一般的目光仍然在盯着他。他大步地向前走,一边乱七八糟地想着自己的身世和自己作为孤儿的孤独,没有发现他的身边只有金妮了。 
            “哈利?”金妮小声地问,“你没事吧?”


            8楼2006-08-22 14:39
            回复
              哈利现在才发现罗恩和赫敏不再他身后。“罗恩和赫敏呢?” 
              “呃……他们在看一套婚纱,而你走神地一直向前走,只有我跟了过来。”金妮局促不安地说,她的脸晕红了起来,而这阵红色还在扩散。 
              哈利这才意识到这是暑假以来第一次他和金妮单独在一起,金妮的最后一句话让他心里涌起了一阵温情。他此刻很想拉住金妮的手,但他及时地控制了自己。他明白,自己一直想说的话到了该说出口的时候。 
              “金妮,你觉得……” 
              “哈利,这里有卖印着你头像的T恤衫——”金妮自顾自地说下去,手紧紧地抓在一起,“噢,不,你刚才说什么?” 
              哈利咽了口口水,他实在无法狠下心来说出那句话。他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装做很轻松地说:“金妮,你不认为我们……呃,也许不该——不该保持现在这样的关系吗?”他满怀信心地抬起头,希望能看见金妮很轻快地点头(其实这才是他最不希望看见的),但看到的却是金妮满脸的认真。 
              “我上个学期和你说过的,伏地魔总是利用和我关系亲近的人,”哈利低下头不敢直视金妮的眼睛,心想既然开了个头就索性一古脑儿说下去,“所以,我想,我们,呃……”他来不及咀嚼自己的话就已经把它全部说出了口。 
              “哈利,我记得我也跟你说过,”金妮用的是一种愤慨的语气,脸上的表情越发地坚决,“无论发生什么,我始终和你在一起,我不怕伏地魔,我不是临阵退缩的懦夫。” 
              “金妮,你不懂,”哈利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竟有些恼火,“你还小,你不该与伏地魔斗争——” 
              “我不小!”金妮生气地打断他,“我只比你小一岁!嗬,你又以为你多大了?你没有必要用这种哥哥般的语气对我说话,我不要你来照顾!” 
              “对付伏地魔只是我的事,”哈利不由地大声喊叫,“你难道不知道吗?” 
              “为什么?”金妮用鄙夷的语气说,哈利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里已闪着泪光,“就因为你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之星哈利•波特,而我只是个五岁的毛孩子吗?” 
              “金妮!”哈利不禁恼火地向她望去,但看到的她眼神中的一丝隐藏的温柔,又软了下来。 
              有那么很长、很长的一分钟,似乎只要一个微笑两人就能和好,似乎只要一个眼神所有的矛盾就能化解。但是哈利一直盼望着来自金妮的道歉,而金妮却也一直在等待哈利的“对不起”。 
              于是,谁也没原谅谁,可两个人的心都在渐渐破碎。 
              最后,金妮开了口:“哈利,说真的我对你很失望……”她发出了一声像是呜咽的声音,哈利在彻底的安静中听到一滴液体冰凉地滴在脱凡地板上的声音。然后,金妮默默地转身,回头,再飞快地跑了起来,一直冲到了哈利的视线到达不了的地方。 
              好不容易把一直想说的话说出了口,哈利感到的却不是轻松,而是心中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洞,内心是可怕的空虚。他终于知道,让自己喜欢的人伤心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感觉。 
              他一边往回走一边想,我又说错了什么?我只是在告诉她,她不应该和我在一起。哈利的心忽然一阵刺痛,他想到,金妮也许不会再和他说话了。 
              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回荡着金妮的话:“哈利,说真的我对你很失望……”他告诉自己的耳朵让这句话停下,但耳朵却固执地将它一遍又一遍地重放,他的心也一遍比一遍痛。 
              “哈利!”罗恩看见了他,大声地招呼他,“这件婚纱怎么样?”他指着一件粉红色的、缀满花边的婚纱,赫敏好像对于他如此热情地挑选芙蓉婚纱的举动很不满。 
              “棒。”哈利心不在焉地说。他的眼前一支出现的是金妮跑开那一瞬间的眼睛,充满着伤心、失望与痛苦,那么晶莹、距离哈利那么近,但在一瞬间又离得那么远。 
              罗恩傻傻地盯着那件婚纱,似乎在想象芙蓉穿上它的样子,没有注意到哈利的异样。但哈利的反常没有逃过赫敏敏锐的眼睛,她犹豫着说:“哈利,我……刚才看见金妮从这里跑了过去,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9楼2006-08-22 14:39
              回复
                哈利用空洞的眼睛看了赫敏一会儿。然后他慢慢地说:“她恐怕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了。” 
                “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只是告诉她,我和她不能在一起,”哈利说,赫敏在不断地摇头,“我只是告诉她我应该说的,不是吗?她不应该参与到战斗中!” 
                “不,哈利,”赫敏斩钉截铁地说,“金妮已经向我们证明了她的能力并不差,她有实力与我们并肩作战。哦,你先听我说,别摇头。金妮对我说过很多次,不管发生什么,她都要与你在一起。你为什么要狠心拒绝她的感情呢?你不是也很喜欢她吗?” 
                “赫敏,为什么连你也不了解我呢?”哈利烦恼地说,“她不能参加战斗!” 
                “好,我们先不说这个了,”赫敏耐心地劝导哈利,“你为什么会和她吵起来?” 
                “这不是我的错!”想到这里,哈利的火气不禁上来了,“她根本就没有试着去理解我,只是一味地讽刺。”然后哈利学着金妮说:“就因为你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之星哈利•波特,而我只是个五岁的毛孩子吗?” 
                “哈利——” 
                “你们在吵什么?”罗恩终于回过神来。 
                哈利气咻咻地瞪了罗恩一眼,大步地往脱凡的门口走,其他人都在那里。他听见罗恩在他背后错愕地问赫敏:“我说错什么了吗?” 
                “谢谢你,脱凡。我们就要这一套了。”韦斯莱夫人微笑着说。芙蓉看上去也很满意。 
                “我将会在今天下午派一只猫头鹰给你们送去的。” 
                “那么,我们走吧。” 

                下午,韦斯莱夫人决定好好庆祝哈利的成年,给他开一个大生日宴会。她本来想用魔法很好地装饰一下她越发不整洁的房子,但是弗雷德和乔治使她的梦想彻底地破灭了。 
                “弗雷德!”韦斯莱夫人气愤地说,她的手里抓着一只可笑的橡皮鸭子,“你们能不能不要把你们这些蹩脚的假魔杖到处乱放!” 
                “对不起,妈妈,”双胞胎兄弟之一挠着头说,但他的没有丝毫通常人们在说对不起时脸上应该有的神色,“你没有注意到,最近我们的技术提高了很多,你看,我想你本来想把这条彩带挂上去的,但是,”他指了指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它在橡皮鸭子魔杖的魔法下已经——爆炸了。” 
                “这没什么可骄傲的!当初我就反对你们去开笑话商店,现在看来,我是对的。” 
                “现在看来,我们确实有开笑话商店的天才。还有,我想提醒你一下,我是乔治,不是弗雷德,亲爱的妈妈。” 
                “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对妈妈这么放肆了。”金妮无奈地对赫敏说,她已经一个下午没有跟哈利说话了,“我是说,在霍格沃茨上学时他们无论如何不敢这样。” 
                “我想那是因为他们笑话商店的生意太好了,他们的虚荣心逐步增长。”赫敏回答,她又翻开了那本《标准咒语,七级》,金妮也不由自主地加入了她的学习中。 
                “别这么说,赫敏。”罗恩拉着哈利在赫敏身边坐下,“我很喜欢他们的东西,很棒。特别是尖叫精灵。”他补充道。 
                金妮的视线从赫敏的书上转向了罗恩这边,一看到哈利,又马上毫不经意地移开,像是碰到了一个一点儿也不能引起她注意的地精。她平静地对赫敏说:“我先走了,妈妈也许需要我的帮忙。”


                10楼2006-08-22 14:39
                回复
                  罗恩傻傻地盯着那件婚纱,似乎在想象芙蓉穿上它的样子,没有注意到哈利的异样。但哈利的反常没有逃过赫敏敏锐的眼睛,她犹豫着说:“哈利,我……刚才看见金妮从这里跑了过去,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哈利用空洞的眼睛看了赫敏一会儿。然后他慢慢地说:“她恐怕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了。” 
                  “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只是告诉她,我和她不能在一起,”哈利说,赫敏在不断地摇头,“我只是告诉她我应该说的,不是吗?她不应该参与到战斗中!” 
                  “不,哈利,”赫敏斩钉截铁地说,“金妮已经向我们证明了她的能力并不差,她有实力与我们并肩作战。哦,你先听我说,别摇头。金妮对我说过很多次,不管发生什么,她都要与你在一起。你为什么要狠心拒绝她的感情呢?你不是也很喜欢她吗?” 
                  “赫敏,为什么连你也不了解我呢?”哈利烦恼地说,“她不能参加战斗!” 
                  “好,我们先不说这个了,”赫敏耐心地劝导哈利,“你为什么会和她吵起来?” 
                  “这不是我的错!”想到这里,哈利的火气不禁上来了,“她根本就没有试着去理解我,只是一味地讽刺。”然后哈利学着金妮说:“就因为你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之星哈利•波特,而我只是个五岁的毛孩子吗?” 
                  “哈利——” 
                  “你们在吵什么?”罗恩终于回过神来。 
                  哈利气咻咻地瞪了罗恩一眼,大步地往脱凡的门口走,其他人都在那里。他听见罗恩在他背后错愕地问赫敏:“我说错什么了吗?” 
                  “谢谢你,脱凡。我们就要这一套了。”韦斯莱夫人微笑着说。芙蓉看上去也很满意。 
                  “我将会在今天下午派一只猫头鹰给你们送去的。” 
                  “那么,我们走吧。” 

                  下午,韦斯莱夫人决定好好庆祝哈利的成年,给他开一个大生日宴会。她本来想用魔法很好地装饰一下她越发不整洁的房子,但是弗雷德和乔治使她的梦想彻底地破灭了。 
                  “弗雷德!”韦斯莱夫人气愤地说,她的手里抓着一只可笑的橡皮鸭子,“你们能不能不要把你们这些蹩脚的假魔杖到处乱放!” 
                  “对不起,妈妈,”双胞胎兄弟之一挠着头说,但他的没有丝毫通常人们在说对不起时脸上应该有的神色,“你没有注意到,最近我们的技术提高了很多,你看,我想你本来想把这条彩带挂上去的,但是,”他指了指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它在橡皮鸭子魔杖的魔法下已经——爆炸了。” 
                  “这没什么可骄傲的!当初我就反对你们去开笑话商店,现在看来,我是对的。” 
                  “现在看来,我们确实有开笑话商店的天才。还有,我想提醒你一下,我是乔治,不是弗雷德,亲爱的妈妈。” 
                  “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对妈妈这么放肆了。”金妮无奈地对赫敏说,她已经一个下午没有跟哈利说话了,“我是说,在霍格沃茨上学时他们无论如何不敢这样。” 
                  “我想那是因为他们笑话商店的生意太好了,他们的虚荣心逐步增长。”赫敏回答,她又翻开了那本《标准咒语,七级》,金妮也不由自主地加入了她的学习中。 
                  “别这么说,赫敏。”罗恩拉着哈利在赫敏身边坐下,“我很喜欢他们的东西,很棒。特别是尖叫精灵。”他补充道。 
                  金妮的视线从赫敏的书上转向了罗恩这边,一看到哈利,又马上毫不经意地移开,像是碰到了一个一点儿也不能引起她注意的地精。她平静地对赫敏说:“我先走了,妈妈也许需要我的帮忙。”


                  11楼2006-08-22 14:40
                  回复
                    晚上,所有的人都无精打采。韦斯莱夫人脸上是一种兴奋过后的失望神情,而罗恩的表情却是呆滞。比尔一从德卡拉教堂回来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管任何人在门外请求他开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哈利拿过一块布丁,问赫敏,“婚礼圣水到底怎么了?” 
                    “婚礼圣水是举行婚礼时决定婚礼是否能够继续的神圣之水。”赫敏回答,“许多年前,一位伟大的女巫师因为爱情而自杀,她跳入的那条河流中的水就变成了婚礼圣水。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在举行婚礼时,牧师要问新郎新娘各三个关于他们对彼此的真心的问题,新郎新娘每回答一个问题,水就会变一次颜色,不管它们在刚开始变成什么颜色,到牧师问完新娘最后一个问题时必须变成同一种颜色,否则就证明他们俩不是真心相爱的。” 
                    “所以婚礼就无法进行。”哈利回答,他想起了比尔最后那句话。 
                    哈利很快在陋居舒适的床上进入了梦境。他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梦见芙蓉在对比尔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嫁给你吗?因为你偷了弗雷德和乔治送给我的那个尖叫精灵!”接着芙蓉银白色的头发变红了,她脸上的高傲也转变为微笑,金妮在对哈利说“对不起”。然后他的眼前一直不停地跳动着婚礼纯净的圣水,越跳越快,转为一道光圈…… 
                    哈利的额头上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梦境一下子变得清楚了。他看见一个男人对他亲切地笑着,那个人是——邓布利多。他的背后是一片浓浓的白雾,就像在斯拉格霍恩的记忆中看到的那片白色一样。 
                    “哈利,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他对着梦中的哈利说,“我想跟你说,你这段时间确实表现得像一个真正的绅士一样。我知道你想去高锥克山谷探寻你的身世之谜,但是请你一定要回霍格沃茨,那里有很重要的东西,你必须得到的。” 
                    哈利瞬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个梦是真的一样,但是它又是那么地朦胧看不清…… 
                    邓布利多捋了捋胡须,似乎猜到了哈利的想法,对哈利说:“明天上午8点,你将会收到来自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请相信我,就像你那么多次相信我一样。”


                    14楼2006-08-22 14:41
                    回复
                      然后一道火光,邓布利多带着那个梦一起消失了,把哈利留在无尽的黑暗中。 
                      “邓布利多……”哈利叫出了声。睁开眼睛,看见的还是陋居的屋子,罗恩在响亮地打鼾。 
                      哈利有点失望。他一直盼望着那个白胡子老人再给他一个亲切的微笑,似乎他的死只是一个太过真实的梦。而刚才的梦竟是那么真实,像是虚幻意味的现实。可是邓布利多怎么会知道他想去高锥克山谷呢? 
                      哈利疲倦地揉乱了他一头的黑发。“那只是你想得太多了。”他很坚定地对自己说。 

                      “自己随便喝点南瓜汁什么的吧,韦斯莱夫人不在。”赫敏对刚下楼的哈利和罗恩说,她正看着一份新的《预言家日报》。哈利注意到她正皱着眉。 
                      “报纸的情况比原来更加糟糕了。”她不耐烦地说,“福吉在的时候这份报纸还起码说点实话,现在它只告诉人们魔法部的英明决策。”她厌恶地看着报纸的头版文章,它的题目是《魔法部通过新条例》,那上面有一张很大的斯克林杰的照片。罗恩接过那张报纸,很快地扫了一眼那篇文章:“它在告诉我们天下太平呢。” 
                      “打死我也不信。”弗雷德悲哀地注视着他的那杯南瓜汁,“我们的生意明显地萧条了很多。” 
                      “没关系,弗雷德。”乔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我们的黑魔法防御产品卖得不错。”


                      15楼2006-08-22 14:41
                      回复
                        “不要再讨论你们的生意问题了。”金妮严肃地说,“如果连妈妈都不得不去凤凰社参加会议的话,就证明形势很严峻。还有,顺便说一句,芙蓉回法国了。” 
                        “她真的不打算和比尔结婚了?”赫敏惊奇地问,“她爱比尔!” 
                        “但她认为比尔不爱她。”金妮阴沉地说,哈利不由地觉得她实际上是喜欢芙蓉的,“婚礼圣水的判断还从来没有错过。” 
                        罗恩把视线转向窗外,无神地盯着天空一朵刚飘过的云。忽然他大叫起来:“猫头鹰!四只!” 
                        哈利注视着那4个小小的黑点逐渐变大成为四只猫头鹰,每只鸟的脚上都帮着一封信。哈利看了看罗恩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那只手表,上面的时针和分针很明确地告诉他:8点整。他预感到了什么。 
                        哈利扯下那封写着“哈利•詹姆•波特先生收”的信,猫头鹰扑闪着翅膀飞走了。那上面不是霍格沃茨的校徽。他的心往下沉了一点。 
                        尊敬的波特先生, 
                        现通知您,您下学期将在欧洲联合魔法学校就读七年级。请您于9月1日上午9:00到达国王十字站台,欧洲联合魔法学校的校车将会在那里接您。 
                        欧洲联合魔法学校校长 
                        米勒娃•麦格


                        16楼2006-08-22 14:41
                        回复
                          接下来是一张长长的书单,哈利皱着眉看着它。他从信封中抽出另一张纸,上面是他们要上的课程: 
                          选修课程:古代魔文,算术占卜,占卜,易容术,天文学。 
                          必修课程:魔咒,黑魔法防御术,实战训练,魔药学,草药学,变形术,高级魔法知识,保护神奇生物。 
                          (欧洲联合魔法学校校址:原霍格沃茨) 
                          “我就说了,霍格沃茨不会关闭的!”金妮欢快地说。 
                          “霍格沃茨关闭了,但是欧洲联合魔法学校成立。”赫敏亲切地说,“我想欧洲所有的魔法学校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所以它们都不得不寻求霍格沃茨的帮助。而且霍格沃茨没有其他学校的参与也一定关闭了。不过我很高兴地发现他们没有改变我们上课的地点。” 
                          “嘿,其实我们早就知道有这么个学校,对吧?”弗雷德笑着对乔治说。 
                          “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说,”乔治得意地宣布:“孩子们,你们的保护神奇生物课老师就是我和弗雷德。” 
                          “砰”的一声,罗恩把他的南瓜汁杯子碰倒了。 
                          “恢复如初。”金妮用魔杖指着被子,把它的碎片还原。“罗恩你真是个草包,这我早就发现了……”她皱了皱眉,把头转向她的双胞胎哥哥:“他们怎么会请你们去当老师呢?” 
                          “我也纳闷呢,”乔治抓着脑袋,“好像是他们找不到教授。那些老家伙在邓布利多出事后都不敢出来教书——你知道的,他们认为邓布利多才能保护他们,如果没有邓布利多,他们去霍格沃茨就是找死。” 
                          “我和乔治知道后,就给我们亲爱的校长麦格教授写了封信,”弗雷德接着说,“她实在找不到老师了,就回了封信同志我们当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老师。” 
                          “那海格呢?”赫敏问。 
                          “他专门帮凤凰社做事去了,他说他应当更勇敢些。”乔治回答。 
                          “我想我不会去霍格沃茨了。”哈利不禁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口。 
                          “如果你不去,我和罗恩也不会去的。”赫敏坚决地说,罗恩也坚定地点了点头。 
                          “呃……罗恩、赫敏……你们能上来一下吗?我的窥镜不太对劲……”哈利知道这是一个很差劲的谎言,但他管不了这么多,他有必要和他最好的朋友单独说昨晚的事。 
                          “听着,这件事很重要。”他在他和罗恩的卧室里对罗恩和赫敏说了昨晚的梦境。 
                          “他和我说是今天早上8点,猫头鹰来时我看了看表,果然是8点。” 
                          “可是这根本不可能啊……”罗恩瞪大眼睛说。 
                          “我们还是要去高锥克山谷的,是吧?这只是我的梦。”哈利固执地说。 
                          赫敏的眼睛中流露出少有的迷茫。她咬紧嘴唇,一边思考一边说:“这极有可能不仅仅是个梦。8点整,这么准时,应该不是巧合。” 
                          “问题是邓布利多死了啊……我们都看见了的。”哈利说,当他说到“死”这个字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他明白,如果当时邓布利多把给他施冰冻魔咒的时间用来保卫他自己,他就不会死。


                          17楼2006-08-22 14:42
                          回复
                            “我不知道,哈利。就算他还活着我也不知道他能用什么办法进入你的梦。”赫敏摇着头说。 
                            “夺魂咒?”罗恩猜想。 
                            “可我没有被施夺魂咒后那种脑子空洞的感觉。”哈利回答。 
                            “据我所知……”赫敏望着窗外,“有些魔法高强的巫师可以把自己的思想保存起来,而那些思想有时能影响别人的思维。” 
                            “那不是和魂器差不多吗?”罗恩插嘴问。 
                            “不是!”赫敏不耐烦地打断他,“魂器是保存因邪恶而分裂的灵魂的容器,这不是正当的魔法物品,但是邓布利多是个不折不扣的正派巫师,所以他是不可能那么做的。而思想不需要分裂,它的存在是一种无限。”她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径直看着哈利,“我们假设邓布利多把他的思想保存了下来,事实上这极有可能,哈利,你懂我的意思吗?” 
                            哈利摇了摇头,但他隐约捕捉到了点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邓布利多留下了他的思想。”赫敏解释,“哈利,你想,他会把思想放在那里呢?” 
                            “你的意思是——霍格沃茨。”哈利缓缓地说。


                            18楼2006-08-22 14:53
                            回复
                              第四章 尖叫精灵的叛乱 
                              哈利考虑了整个晚上,还是决定回到霍格沃茨(他还是不习惯把那个熟悉的地方称作“欧洲联合魔法学校”),正如赫敏所说:“没有什么比拿到邓布利多的思想还要重要的事了。”邓布利多的思想无疑会在他作出大决定时给他指导性的力量。 
                              8月底到了,窗外阴沉的乌云也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开,又到了回学校的时间。韦斯莱夫人越来越忙,据金妮说,她每天都要去参加凤凰社的会议,但每次都不让他们知道谈话的内容。 
                              “妈妈又去开会了。”金妮郁闷地说,“以前我们呆在凤凰社,所以可以用伸缩耳偷听他们的谈话,但是现在不行。我们得乖乖地呆在陋居。” 
                              “我们明明参加过战斗,还做得不错呢。”罗恩抱怨说,“就算我们不能知道,但是他们至少也应该告诉哈利,神秘人与他关系太大了。” 
                              “闭嘴吧罗恩,”赫敏干脆地说,“如果你连一个简单的变形咒都不会施的话。” 
                              “我能让老鼠变红,”罗恩分辩道,“但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把它变回去。”他心虚地补充。 
                              “噢,妈妈来了。”金妮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有节奏的敲门声。然后从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哈利听出那是韦斯莱夫人:“噼啪爆炸牌。” 
                              “果然是他们。”金妮欢快地跳起来去开门,拥抱了一下刚进来的韦斯莱夫人。 
                              “麦格教授?”赫敏惊讶地看着刚进来的那个穿着暗色格子长袍的女巫。 
                              “我想,你应该叫我校长了,格兰杰小姐,晚上好。”麦格教授笑着说,表情是难得的快乐。


                              19楼2006-08-22 14: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