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832贴子:1,283,299

不知死活滴动笔了~~~~~君子同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恩,老规矩,一楼度娘


俊毅云通讯,10w 客户选择,专业短信商务服务 会员维护,你得学会如何群发短信才有效
广告
笔下的文呢~~乃不会现在就坑吧,喜欢君子~~顶!!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1-10-23 20:39


    回复
    举报|3楼2011-10-23 20:47
      君子同人
      《眼镜》

      这几天曲同秋的眼镜不见了,虽说度数也不是特别深,但是一旦少了这么个随身必备的物品,一时之间还是难以习惯。这不,手总是有意无意地想往鼻梁上推,但碰到自己光秃秃地鼻梁杆时,又不禁一愣,心下苦笑道,习惯还真是没办法改的过来的。
      不知道在哪里丢的呢。无意间把话说出来的时候,一旁一直一丝不苟看着报纸的男人突然搭话道:“或许是在便当店吧。你去那儿找找看没。”曲同秋也没有想到任宁远会在意他无意之间说出的话,心中不由得一暖:“找过了,都没有啊,家里也没。”“那再配一副吧,也用不了几个钱。”任宁远温和道。“恩。”曲同秋口中答应着,心下却不是这么想的。现在便当店这么忙,再说了,他是个负责的老板,店里的大活小活他都事事亲为,肯定抽不开什么时间。想就着以前的度数配一副将就带着,免得验光什么的,浪费了时间。
      “要不,就按着以前的度数配一副算了?”曲同秋询问着任宁远。而严谨的男人则用一副询问的眼神看着曲同秋。那目光里像是不太懂曲同秋的意思。曲同秋不好意思道:“我是觉着浪费时间,那个,店里比较忙...”听到这话的任宁远有点不高兴了,马上换了一副严厉的口吻道:“再忙也没有身体重要吧。这可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你得为自己考虑。”要是换做以前的曲同秋的话,听到这话肯定马上就诚惶诚恐的不敢作声了。但是毕竟现在俩人的关系不一样,最亲密的接触都有了,算得上是一对爱人了。既然是爱人,那肯定得有商量的余地吧。这样想着的曲同秋接口道:“我没有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啊~~只是觉得忙而已嘛。”说完还微微地嘟了嘟嘴,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余地已经超过“商量”的成分,转为撒娇的模样了。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1-10-23 20:51
        码字真累啊~~~这是第一次献文~~各位大大的砖轻点拍哈


        话说写这篇文的最大快乐就是可以打出“任宁远”三个字来~~~~俺们的恶趣味


        回复
        举报|5楼2011-10-23 20:53
          其实乃可以分行。。。。。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1-10-23 21:00
            莫有人来吗~~~真伤心~~~
            废话不说,上菜
            眼镜 2

            听见这话的任宁远却是把曲同秋的这副可爱模样看了个透,口气也温和了不少,不由笑道:“哪天抽一抽时间,我陪你去吧。”任宁远都这么说了,曲同秋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男人不知比他忙上多少倍,他都肯腾出时间去陪他配眼镜了,那他还有什么不满的。能拥有这样完美的男人,是他一生修来的福。
            晚上,两人各自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曲同秋一沾床就呼呼睡去了。这段时间太累了,整个人看起来又瘦了不少。任宁远却是毫无睡意,微微侧翻过身,温柔地凝视身边的男人。身旁的男人睡得很安稳,呼吸平稳绵长,看起来那么地小心翼翼,又那么地楚楚动人。就如他本身的性格一样,一直卑微地活着,但又时时刻刻让他牵心。为什么曲同秋会是特别的一个,有时任宁远也会想这个问题。身边比他出色的人不知多少,为什么偏偏就要他。有时想得久了,任宁远也会茫然。说实话,像他这种人,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样茫然的时候真的很少,更为确切地说,凡是让他茫然的,都肯定会和身边的男人有关。从大学一直到现在,一直如此,循环渐进,越陷越深。这或许就像小说中写的那样,爱上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想起傍晚在客厅里曲同秋的撒娇,任宁远的嘴角不由扯开来一个微笑的幅度。虽然男人也老大不小的了,但是他就是喜欢他这种纯真的样子。在他的世界里,黑暗堙没了太多东西了。包括纯真。而他也差一点就毁掉了身旁男人的纯真。想起来不是不感到后怕的。回想起那段时光,他以为他再也不会拥有幸福了。那种绝望的痛苦是要用一生去品尝的。还好,上天对他还不算太薄,老天爷让男人没有死,送回到他的身边。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错过了。只有把男人紧紧地拴在身边,他才会幸福。
            黑夜里衍生出来的温暖中,任宁远不由得抱紧了身边的男人,在他耳边低语:“曲同秋。”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也知道睡着的男人听不到他得喃喃低语,但是,一个名字就会让任宁远觉得自己是真正地拥有了他。



            好累啊~~~~~我要歇歇~~~~想想构造再来~~~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1-10-23 21:17
              不错嘛~~楼主加油
              下次发的时候断下行会更好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1-10-23 21:19
                按大家的要求,重新弄了一遍,分行的,大家也看的清楚些~~~



                这几天曲同秋的眼镜不见了,虽说度数也不是特别深,但是一旦少了这么个随身必备的物品,一时之间还是难以习惯。这不,手总是有意无意地想往鼻梁上推,但碰到自己光秃秃地鼻梁杆时,又不禁一愣,心下苦笑道,习惯还真是没办法改的过来的。

                不知道在哪里丢的呢。无意间把话说出来的时候,一旁一直一丝不苟看着报纸的男人突然搭话道:“或许是在便当店吧。你去那儿找找看没。”曲同秋也没有想到任宁远会在意他无意之间说出的话,心中不由得一暖:“找过了,都没有啊,家里也没。”“那再配一副吧,也用不了几个钱。”任宁远温和道。“恩。”曲同秋口中答应着,心下却不是这么想的。现在便当店这么忙,再说了,他是个负责的老板,店里的大活小活他都事事亲为,肯定抽不开什么时间。想就着以前的度数配一副将就带着,免得验光什么的,浪费了时间。

                “要不,就按着以前的度数配一副算了?”曲同秋询问着任宁远。而严谨的男人则用一副询问的眼神看着曲同秋。那目光里像是不太懂曲同秋的意思。曲同秋不好意思道:“我是觉着浪费时间,那个,店里比较忙...”听到这话的任宁远有点不高兴了,马上换了一副严厉的口吻道:“再忙也没有身体重要吧。这可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你得为自己考虑。”要是换做以前的曲同秋的话,听到这话肯定马上就诚惶诚恐的不敢作声了。但是毕竟现在俩人的关系不一样,最亲密的接触都有了,算得上是一对爱人了。既然是爱人,那肯定得有商量的余地吧。这样想着的曲同秋接口道:“我没有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啊~~只是觉得忙而已嘛。”说完还微微地嘟了嘟嘴,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余地已经超过“商量”的成分,转为撒娇的模样了。

                听见这话的任宁远却是把曲同秋的这副可爱模样看了个透,口气也温和了不少,不由笑道:“哪天抽一抽时间,我陪你去吧。”任宁远都这么说了,曲同秋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男人不知比他忙上多少倍,他都肯腾出时间去陪他配眼镜了,那他还有什么不满的。能拥有这样完美的男人,是他一生修来的福。

                晚上,两人各自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曲同秋一沾床就呼呼睡去了。这段时间太累了,整个人看起来又瘦了不少。任宁远却是毫无睡意,微微侧翻过身,温柔地凝视身边的男人。身旁的男人睡得很安稳,呼吸平稳绵长,看起来那么地小心翼翼,又那么地楚楚动人。就如他本身的性格一样,一直卑微地活着,但又时时刻刻让他牵心。为什么曲同秋会是特别的一个,有时任宁远也会想这个问题。身边比他出色的人不知多少,为什么偏偏就要他。有时想得久了,任宁远也会茫然。说实话,像他这种人,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样茫然的时候真的很少,更为确切地说,凡是让他茫然的,都肯定会和身边的男人有关。从大学一直到现在,一直如此,循环渐进,越陷越深。这或许就像小说中写的那样,爱上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想起傍晚在客厅里曲同秋的撒娇,任宁远的嘴角不由扯开来一个微笑的幅度。虽然男人也老大不小的了,但是他就是喜欢他这种纯真的样子。在他的世界里,黑暗堙没了太多东西了。包括纯真。而他也差一点就毁掉了身旁男人的纯真。想起来不是不感到后怕的。回想起那段时光,他以为他再也不会拥有幸福了。那种绝望的痛苦是要用一生去品尝的。还好,上天对他还不算太薄,老天爷让男人没有死,送回到他的身边。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错过了。只有把男人紧紧地拴在身边,他才会幸福。

                黑夜里衍生出来的温暖中,任宁远不由得抱紧了身边的男人,在他耳边低语:“曲同秋。”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也知道睡着的男人听不到他得喃喃低语,但是,一个名字就会让任宁远觉得自己是真正地拥有了他。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1-10-23 21:28
                  为毛就木有人来围观呢~~俺们人气就这么低~~~~伤心ing


                  回复
                  举报|10楼2011-10-23 21:35
                    金万码电子巡更系统,质量精良,售后完善 金万码打造优良产品,提供满意的服务!
                    广告
                    虎摸~~现在吧里人比较少嘛,人多的时候就有人围观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1-10-23 21:38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1-10-23 22:43
                        还是没人气呢~~~好伤心的说~~~今晚最后一波~~~



                        眼镜3

                        第二天一早,曲同秋就早早起床了。前两天看宣传单,说是最近附近有家大型超市开业,东西都大减价。曲同秋盘算着去超市备些新鲜的食材。可能起床的动静大了些,把床上还在熟睡的男人弄醒了。床上的男人抬眼看了一下床头柜的闹钟,皱眉道:“这才6点,起那么早有事么?”曲同秋有些不好意思:“对不住啊,任宁远。我吵到你了吧?那个,附近的超市在大减价呢,我想去买点东西,店里好用。”“那也不用这么早吧,超市也还没开门。” “啊……话是这样说没错啦,超市没开门,菜市应该出来了吧,我洗漱好了也差不多该这个点了……咦?唔……唔”

                        面对突然吻上来的男人,曲同秋一时间完全不知该作出怎样的反应。隐隐觉得这个吻像是憋了很久似的,有些不耐,又好像有些生气。但是,却不缺乏温柔和热烈。虽然一大清早他还处于懵懂状态,但是也不排斥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吻。相反的,他还异常喜欢这样的突如其来。因为他和任宁远之间的突如其来太少了,那人一直一副克制严谨的模样,但却又时不时地流露出性感的味道,这简直是诱人犯罪。虽然他也不是那种欲望至上的人,但和任宁远相比,这种偶尔存在的想法也让他觉着不好意思甚至是有点欲求不满。

                        张开嘴巴任由男人亲吻,自己闭着眼享受男人的气息,曲同秋觉得自己浑身都在战栗。虽然大多时候都是任宁远主动,但是经过这么久的二人世界,他也慢慢懂得了回应。任宁远退出他口腔的时候,他还不由自主地舔吻了任宁远的嘴角。而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双颊早已红透。

                        “今天你不要去店里了,我陪你去配眼镜吧。”任宁远依旧是一副淡然的口吻。“啊?!”显然笨大叔的思维完全没有跟上,一副脸红呆呆的模样。任宁远又重复了一遍:“我今天没什么事,陪你去配眼镜吧。总是这样拖着也不好。”“可是,店里怎么办……”“你店里那么多伙计,今天不去,也没关系吧。”曲同秋还是不怎么放心,“要不,我打个电话告诉他们要弄什么吧?”见任宁远默许,曲同秋便放心了。

                        折腾了一阵子,也该吃早饭了。两人下楼看见曲珂已经坐在饭桌旁了。曲珂乖巧地打了招呼,便开始吃早餐。任宁远一向话不多,在饭桌上也是安安静静的。

                        “对了,老爸,你什么时候去配眼镜啊?”曲珂问道。

                        “就今天吧,你任叔叔说陪我一起去。”

                        “任叔叔陪你一起去?”曲珂显然很惊讶。转而问向任宁远:“任叔叔你今天没事吗?”言下之意是怎么有空陪老爸。

                        “今天没什么事。”依旧淡定样。“哦~~”曲珂转转眼珠,笑出声来,“那好,你们出去走走也好嘛,不要总是窝在家里。”看着女儿人小鬼大的模样,曲同秋哭笑不得。真是不知道这方面是遗传谁的基因。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1-10-23 22:44
                          马克之~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1-10-23 22:44
                            SF了昂~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1-10-23 22:45
                              SF了昂~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1-10-23 22:45
                                板凳的板凳!
                                楼上用得着说那么多边沙发么?!!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1-10-23 22:56
                                  因为爪机它抽了= =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1-10-23 23:10
                                    好看哇~~
                                    LL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1-10-23 23:48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1-10-24 08:06
                                        笨大叔~呵呵…大叔有三好:成熟,隐忍,易推倒!!!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1-10-24 08:15
                                          再来顶,嘿嘿~~~ 不弃坑的楼楼最可爱~~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1-10-24 09:46
                                            清早献礼~~~先来个更~~



                                            眼镜4

                                            吃罢早饭,两人准备上路。临出门前,曲同秋觉着事情还没有交代清楚,又不放心地给店里的伙计打了个电话,啰里吧嗦一大堆。而一旁伫立的任宁远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不耐。等他打完电话,男人温和道:“可以走了吧。”

                                            两人是坐任宁远的车去的。任宁远开车。一路上都很安静,似乎是很有默契地沉默寡言。曲同秋时不时地转眼去看一旁的任宁远,看他一派端正儒雅、举止从容,就愈发地觉得他是老天爷赐予自己最好的礼物。

                                            来到眼镜店,任宁远也不厌其烦地陪他选样式,眼镜片,还有验光。虽然自己说随便配个眼镜就行了,不需要什么款式之类的,但是身旁的男人很温柔很坚定地希望他有个像样的眼镜。等事情都弄得差不多时,曲同秋的电话响了:“喂,我是。啊?!这样啊,好好好,我马上就回来。”“有什么事吗?”“恩,店里出了点问题,我要回去一趟,任宁远,不好意思啊,我可能要先走,那个,你先回去吧。”曲同秋满脸的歉意。“哦,那好,你去吧。”男人淡淡地,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等曲同秋赶到店里时,发现厨房一片狼藉,清洁工正在打扫。疑惑间,曲同秋问伙计:“这是怎么回事啊?”细细道来,原来才知道他早上交代给伙计的事情,伙计并没有完成得很好。店里的伙计哪有他勤快,等到早上起床,时间都过去一半了。负责采购的伙计去买菜时,彩色无论是品种还是新鲜程度都不算上乘了,没办法,还是要买,这是老板交代的。于是东拼西凑了一大堆东西回去,厨师看见了很不高兴,两人先是拌了几句嘴,后来便演变为出手了。还好大家及时劝阻了,所幸也没造成太大的损失。时间也还算早,店里的客人不算多,没给店里带来什么不好的声誉影响。曲同秋看看事件双方当事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一个劲的叹气。

                                            厨师师傅倒是发话了:“老板,咱是实在人。这暗地里的亏心事咱不做,老板对咱好,咱也对老板尽心。咱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今天这事,虽然咱不觉得理亏,但还是要给大家道个歉。”厨师师傅在店里是个受人敬佩的人,平时为人什么的都还挺不错的,他这么一说,伙计也不好意思了:“是我的失误。我不该没完成老板交代的事,也不该和师傅顶嘴,后来更不该动手。”曲同秋看看这俩人,感觉像是两爷子一样,忽然间扑哧一下笑了。见大家都望向他,才摆摆手说:“都过去了就算了。下次别再这样了。大家收拾收拾,继续开工吧。”曲老板真的是个性温和的人,凡事都会用包容的态度去对待。有他这样的老板在,店里不愁生意不好。

                                            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还是让曲同秋觉得还是事事亲为比较好。于是,这天剩余的时间,他便又奉献给了外卖店。中途任宁远打过几个电话来,都是问什么时间回家吃饭。但是店里忙,曲同秋便含糊着应过去。后来,任宁远就不来电话了。

                                            等到他终于忙完,拖着一身疲惫到家门口时,这才有点意识过来:今天又是周五了。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1-10-24 09:59
                                              今天就两更~~~
                                              上第二更



                                              眼镜5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发现客厅异常地安静。小珂和任宁远都不在客厅。抬眼望去,二楼的房间门缝透出来一丝微光,显得暧昧又温暖。电话在口袋里轻微地震动起来,是小珂发来的信息:“老爸,我今天去学姐家玩,明天才回来。你和任叔叔在家好好地享受二人世界哦。”看到最后一句,曲同秋的脸不由得红了红,这个机灵鬼丫头。

                                              蹑手蹑脚地上楼,开了房门,看见男人微微靠在床头,手里捧着的是万年不变的国家地理杂志。见他回来,男人依旧淡淡地开口:“回来了。”算是打个招呼吧,可头又不偏向他,眼睛里似乎就只有手中的杂志。曲同秋觉得自己该道个歉:“对不起啊,宁远,今天……”“好了,快去洗澡吧,天色也不早了。”打断他话的男人继续目不斜视。

                                              冷淡的语气让曲同秋有些不舒服,但想想也觉得是自己的不对,便没开口,直径拿了换洗衣物去了浴室。

                                              等洗完澡出来时,发现男人已经躺下了。抬眼望望闹钟,显示的时间是还没有过周五……今天,是他们那个例行公事的日子。虽然已经很累了,但是还是很想抱抱任宁远,亲亲他,想碰触他,感受他的气息。这样想着,便抬脚上床,在被窝里往任宁远身边靠了靠,见男人依然没什么动静,大胆地伸手搂住男人瘦削坚韧的腰,想要主动一回。哪知,手刚刚碰到腰脉,男人就克制冷静地推开了他:“今天有点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口气还是温和的,但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也是无法掩盖的了的。曲同秋讪讪地缩回了手,翻了个身,向床沿靠近了些,和身旁的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不多时身旁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他知道任宁远已经入睡了。自己在这一边却是委屈得不得了。两人都已经是这种关系了,为什么还是无法将有些话说开呢。曲同秋大概明白了任宁远在气什么,可是自己都这么做了,他却还是生气。他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在他的认识里,任宁远和小珂就是他得一切。他想把自己最好的都给这两个人。可是现在任宁远生气了,气得连自己最好的都不想要了,那他就是真的手足无措了。想起来就很伤心,一晚上也总是睡不好,感觉自己在梦里都在抽泣。迷迷糊糊等到天亮,发现自己的身旁早已冰凉了。

                                              怔楞了一会儿,曲同秋起床穿衣服。小珂还没回来,自己动手做了早饭,便又去了外卖店。

                                              店里的伙计看到曲同秋今早这么早来,无不都感到意外。平时周六和周日的时间,老板都很少出现,要出现的时候也是傍晚了,而且总感觉腰很酸痛的样子,一个劲不停地揉搓。可今天不一样,虽然平日里周六周日的老板看起来也很累,但感觉精神还在。今天完全就是蔫了的茄子一样,完全的心不在焉,无精打采。感觉情绪也很低落。大家伙不由得有些担心:“老板,没事吧?看起来不太好啊,要不回家休息吧?”“哦,我没事,你们忙吧。”不想一个人回到冰冷的家里。

                                              打发掉大伙的曲同秋坐在椅子上发呆,过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想给任宁远打个电话,但是又怕男人不肯接。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电话接通,那边停了很久才接起来,却是叶修拓的声音:“喂,你好。”“你,你好,我想找一下任宁远。”

                                              那边的叶修拓看了男人一眼,无奈道:“不好意思啊,宁远现在不方便。你待会儿打过来好吗?”

                                              挂掉电话的叶修拓很是无奈:“我说宁远啊,虽然好朋友是两肋插刀的。但是你这么早把我叫起来喝闷酒,我连林寒的被窝都没捂热乎呀…….”

                                              容六:“嘻嘻,这才叫好朋友嘛~~我和宁远都没被窝暖着,你也别想!!!”

                                              无视两人的调笑,任宁远继续喝着闷酒。他不是不知道曲同秋很在乎他。可是总是让他觉得自己不是那么被在乎的。这种别扭的心理让他很厌烦,觉得自己是个不讲理的小媳妇。在没遇见曲同秋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他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任宁远,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从不在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曲同秋真的是他人生中的劫,他是第一次很想在别人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这种感觉很微妙,让人觉得甜蜜的同时又会有些痛苦,犹如罂粟一般,窒息的甜蜜。他就是他得毒,戒不掉也忘不了。自己会变得如此在乎那个男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打破他的冷静自制。

                                              昨天在电话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询问他何时回家,总是在提醒他,今天是周五。可大条的男人一心扑在外卖店上,完全忽略掉他。虽然晚上在床上时男人有所表示,想要弥补他,可他毕竟是任宁远,那个无所不能的任宁远。他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包括曲同秋。扭曲的心理作用下,他用冰冷伤害了善良温和的老实人。不是没有听到他委屈的抽泣,自己需要冷静一下。于是,今早很早就起床,离开家来到店里。他怕看见曲同秋,有股不受控制的力量会喷涌而出。和闷酒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没想到男人还是打了电话过来,心中的闷气得到了缓解,可还是不知要如何面对。幸好有叶修拓和容六。他任宁远也不算太寂寞。


                                              ————————————————————————————————————————好累啊~~码字好累啊~~~~都没什么人~~~赶脚自己在自话自说~~~~~好无聊的楼楼啊~~~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1-10-24 11:05
                                                很爱这一对,但是有时候被他俩憋得我难受啊,难受啊,有木有,店主你用得着这么闷骚吗?曲papa你用得着这么胡思乱想小心翼翼吗,你俩不能痛快的h一场吗,能吗,能吗!!~~~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1-10-24 11:16
                                                  楼主加油啊~~~很好看啊~~~很喜欢君子呢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1-10-24 11:42
                                                    我被虐到了- -,果然看很多虐文后心脏就是受不了刺激… 求店长的鸡冻化=*=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1-10-24 12:55
                                                      加油!只要碰到君子店长的必须顶!!其实……小小的脑补了一下曲爹嘟嘴撒娇滴模样-_-#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8楼2011-10-24 15:13
                                                        店长乃才发现吗??乃就素个别扭不讲理的小媳妇!!乃就87滴推到papa好了嘛……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9楼2011-10-24 15:29
                                                          楼主我自己出尔反尔了~~~~

                                                          我又献上刚刚更的文了~~~



                                                          眼镜6

                                                          再说这边厢的曲同秋听见话筒那头的叶修拓这么回答,心情禁不住更低落了。任宁远是
                                                          不愿接他的电话吧。这样想着的曲同秋不经意间红了眼眶,眼见泪珠又要往下掉,这大庭广众的,未免也太丢人了。便抬手想拭去眼眶中的泪水。这一抬才让曲同秋想起还有眼镜这一回事来。情绪低落归低落,眼镜还是要去取的,毕竟都花了钱,没道理把它忽略掉。给店里的伙计打了声招呼,便径直往眼镜店走去。

                                                          路上接到了小珂的电话,才知道女儿回家了。

                                                          “爸爸,我刚刚打电话给任叔叔,他怎么不在家里陪你去店里啊?还有,你也怎么不在家啊?”电话那头的小珂很是疑惑和着急。

                                                          曲同秋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女儿说他和任宁远闹别扭的事,正支吾间,又听得那头的小珂问道:“爸爸,你不会是和任叔叔吵架了吧?”

                                                          “啊……这个…….”

                                                          “爸爸,这不是我说你啊。”电话那头的曲珂一下严肃起来,“昨天我看见任叔叔一个人回家啊,而且他手里拿着你的眼镜盒。他应该在那边等了很久,为了帮爸爸你取眼镜。”

                                                          曲同秋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任宁远会一个人在眼镜店里一直等着,就为了他的眼镜。

                                                          “虽然不用等那么久的,随便找个时间去取眼镜也行。但是,这可以从中看出任叔叔的心意啊。爸爸你不这么觉得吗?”小珂在那边循循善诱。

                                                          “那,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笨大叔手足无措。

                                                          “爸爸你好笨的呐”那头的曲珂仿佛叹了一口气,“昨天任叔叔不是一直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家吗。你一直说忙忙忙。是个人最后也会没有热情,也会泄气的吧。任叔叔都好不容易抽出时间陪你了,你却一心扑在外卖店上,感觉任叔叔被冷落了呢。”

                                                          曲同秋完全没有想到是这么回事。突然之间,他有个奇怪的念头,感觉他和任宁远之间,任宁远才是下面的那个,任宁远才是那种扮演着娇羞小媳妇的角色。

                                                          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大跳的曲同秋思绪回到正题上:“那,我要怎么办呀。我昨晚都道歉了啊,你任叔叔还是不怎么理我,”想到那个男人委屈又冷淡的脸,曲同秋着急了,“小珂,怎么办呀?”

                                                          “爸爸你着急也没有用啊。我后来还打电话问了叶叔叔和容叔叔的,他们都在店里陪任叔叔呢。任叔叔好像不怎么开心。我看呀,你还是直接去任叔叔店里找他好了。”曲珂说道。

                                                          “哦哦哦,好,我马上就去。”完全听女儿话的曲同秋挂掉电话,转头向任宁远店里走去。好想快点见到那个男人,好想和他说说话,好想扑到他怀里,跟他说对不起。这边被老爸挂掉电话的曲珂则边咬苹果边嘀咕着:“真麻烦的两人~~亏我昨晚还特意跑出去不当电灯泡的呢~~~”
                                                          ————————————————————————————————————————

                                                          没关系,自己跟自己赞一个~~~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1-10-24 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