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吧 关注:98,686贴子:1,732,736

【银土短文集】陪你到最后。 (我回来了,依旧短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献给我挂掉了的数学。

考完月考回来写文了,不过这回的短篇集子,也许不如以往治愈了吧= =(喂
偶尔手一废就不知道会诞生什么了= =

今天会放4篇吧,积压着的稿子 mina想我的话就大力的戳进帖子里来吧(心)


回复
1楼2011-10-15 14:39
    先是中秋节该补上的。
    ——————————————
    月亮与兔子的二三事

    Side A 月 (如果我说我真没打算虐心有人相信吗)
    如果说是中秋的话,夜空一定很美丽吧。
    银时竖起手中的花洒,刚浇过的滴水观音上颤抖着的饱满晶莹的水珠,每一颗都藏了月亮。
    这个后院里繁花似锦,消退了秋季的凄凉。是精心打理了多久,才能布置成这样呢。
    看了看自己逐渐瘦下去的手掌,那一条弯弯延延的生命线,才反应过来,二十年的韶光如此转瞬即逝。
    中秋的晕润着深黄的月亮攀升到了天中央。
    银时就地坐下,花花草草繁茂的生长,越过了头顶。身边空空荡荡的。

    我觉得少了些什么。
    银时用袖子擦了擦脸,什么液体又从眼眶里倒了回去。
    我觉得少了些什么,让心空的难受。
    “呐。土方?如果我说啊,”头埋在膝间,日益宽大的袍子很轻松地遮住所有表情,“如果我说,我等你,等到头发都白了,你一
    定会笑的吧?你会觉得我在说谎,对吧?”

    月光如水,流转过那一头银发,静默不言。
    凉薄的空气里,留下谁的哽咽声。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把我留在这世上不说,还在我记忆里微笑了二十年。
    年年的月亮都这么相似。
    你却该死的,偏偏无可替代。
    ——————————————————
    《月》END。


    收起回复
    2楼2011-10-15 14:40
      时雨

      谁料到秋季依旧是雨水丰沛。
      有点单薄了的黑底描灰波斯菊的夏日浴衣,银时趿着日常式样的平底木屐,安静的蹲在真选组屯所边。
      饱满的雨水敲击着大地,水洼的颜色澄澈。整个世界都被浸润的柔软。
      习惯于咬着下唇的动作也暂且缓一缓。
      头倾向一侧,与肩膀共同作业夹住神乐借与的深紫色布伞。显而易见的,双手暂时腾不出空来。

      被雨水淋得有些发白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面前花坛里每一寸土壤下隐藏的石子,还带着夏末的温暖余热,有脉搏一般地跳动着。
      小心的用指尖拨正一株细瘦的野花。那直径还不足三毫米的蓝紫色花瓣在雨里哆嗦着,不断地想要倒下。而银时依旧固执的用指尖扶着它。
      隆隆的雷声从乌云的那一端铺天盖地的滚碾过来,雨势更大了。
      微笑却浮上在雨中独自蹲着的人眼里。
      “给你二十个字的机会,解释为什么你这个混蛋要蹲在屯所门口。”
      真选组屯所的门被气势汹汹的踹开,土方叼着烟撑着一把浅葱色山形纹的长柄伞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蹲在这里是会妨碍我们组……”想了想,又换了个和善点的口气。
      “只是妨碍到你而已吧?”银时找了一片有着较大弧度的乔木落叶,将小花护在落叶拱起的弧度下面。随后起身,潇洒的甩甩手上的水与土。
      “哈?别开玩笑了,我可是一点都没在……”踌躇着要不要说“在意”这个词的时候,话语主导权又被银时接下了。
      “可是我很在意。”银时利落地收起了紫色大伞,就这么被雨淋着,银色的睫毛被雨水濡湿的沉重无比,猩红色的瞳在其下若隐若现的闪烁着,“啊啊,怎么说呢,果然这种文艺风还真是烦啊。这种仿佛下的是洗脑药水一般的雨天。”有点用力地抹了一把脸,“反正,就是想多串了。”
      土方保持淡漠的脸依旧透出惊愕的意味。
      雨水沿着伞边快连成了瀑布。
      “喂,”银时笑着叹了口气,眉间无奈的皱起,“你真的就让我这么站在雨里吗?我可是和小神乐以20条醋昆布下赌注打赌多串你两分钟之内一定会为我撑伞过来的啊。”
      得寸进尺。
      土方低声嘀咕着,还是低着头迅速地走过去,极不情愿的将伞笼罩在银时的上方。
      “啊嘞?今天出人意料的听话嘛。”也不管自己浑身都湿透了,笑眯眯的抱过去。
      “切腹去死!”不撑伞的那只手能做出的抵抗实在有限,灰蓝色的眸子不知该看哪边。
      最后,目光聚焦在被银时小心保护好的那朵小花上。
      有点想笑。
      “我只是让你这个混蛋这次打赌不输而可怜你而已!……万一你这混蛋感冒了,还浪费国家的药材和医疗经费什么的……”
      类似于辩解的话语。
      “嘛嘛~知道了~”
      类似于漫不经心的纵容。

      “这场雨大约还有十分钟就能结束了,请大家要好好的珍惜晴天哟。”电视气象节目的结野主播是这么说的。
      很多同撑一把伞走在街上的情侣心里都觉得有点可惜。




      回复
      4楼2011-10-15 14:43
        高产什么的……那都是上课不听的产物啊!(你还好意思讲!)(老师我错了……)
        所以数学就挂了吧……明明我是不听物理课啊为毛物理没挂数学挂了啊……(神奇的家伙)

        表示还有两篇手稿正待码字。我“用功”去了。(为毛要强调= =)
        最后抱一个。

        @夕玄歌 为什么乃们都在抱怨是土方shi了TAT明明我想虐的是卷毛这个没节操的啊啊啊!


        回复
        7楼2011-10-15 15:08
          写得好!(这货是怀着怎样的恶劣之心= =)
          一看到最近银魂的片首就恨不得关掉!忧忧忧、忧郁你妹啊!背后那几个妹纸(喂)你还犹豫选谁了是吧(掀桌!)马上闪现出来的副长才是你真爱啊混蛋乃明不明白!明不明白!
          (= =)

          Ps:球称呼

          ————————————————————
          接下来放文。



          回复
          9楼2011-10-15 15:35
            萌的shi过去什么的……(欧漏 我都不好意思了)
            爬过的短文楼是 锦瑟华年 那个? 能爬完真是不容易……握手(我自己看看都很吃力啊= =)
            相爱过最高!

            Ps:学校功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能不能把所有理科项目剔出我的生命之外!(咬牙)


            回复
            12楼2011-10-15 15:57
              @GinToshiHOLIC 用手机爬……好吧,作为那个糟糕的楼主,我对此表示敬意(同志你辛苦了!)

              @玄board 我也是真心想要那只兔子+10086(XD)(但这货是不会照顾动物的类型,我怕兔子向我奋力奔来的样子= =)

              @Z的灵魂 理科生嗷!说实话我一直很羡慕乃们的脑子为毛那么灵光嗷嗷嗷为毛我都挂科了班上还有考130多的嗷嗷嗷!乃们怎么解题的!!!怎么解题的!!教教我!(苦逼脸)

              @夕玄歌 阿夕(这个笑法是闹哪样) 其实那只兔子我是准备暗喻土方的,但貌似失败了……(╮(╯▽╰)╭)

              @兔子飒 乃头像的兔斯基拿着的水我老眼一花就看成了酷儿橙汁(最近喝太多了么= =)(抱一个)

              @zyj159123 你是在怂恿我不听课么……好吧~那我勉为其难的这么干好了~(泥奏凯!) 在争取不挂科的情况下,我会认真而努力地写文的,嗯。(认真努力方向错了吧!!)






              回复
              19楼2011-10-15 20:38
                @蝴蝶翅膀的孤单 蝴蝶桑~

                @kitten0006 这么说……咱以前见过么……(这货忘了 对不起)

                @灰来的时光机 我是不是对不起你们的手机流量(我去死一死嗯)


                回复
                23楼2011-10-15 23:41
                  蝴蝶纸这么晚了还不碎么?


                  回复
                  25楼2011-10-15 23:50
                    是……准备通宵……

                    为了银土吧的活动豁出去了……我要明信片



                    回复
                    27楼2011-10-15 23:54
                      突然发现还有两篇存货= =
                      好吧,节假日大酬宾撒狗血般的贴个够吧= =

                      Ps: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潜水党速速现身(没回帖没动力啊魂淡!


                      回复
                      30楼2011-10-16 21:45
                        This is my snow covered home

                        那壁炉里噼啪作响的木料,不时窜出其外的火舌舔舐着冰凉的空气。
                        周遭都是果木烧焦的独特气息,富有刺激性却安宁,裹挟在风里,就如拉成丝的砂糖一般绵软。
                        雪屑簌簌落着,伴随着寒鸦的尖叫声。土方不耐的旋转着手中的塑料圆珠笔,切换着握笔姿势。
                        心底里那种干渴的不耐,到底是怎么了。
                        薄唇看似温柔的贴合在笔杆上,而其下隐去的尖锐的牙,正拼尽全力般的噬咬着笔杆。
                        那种不耐。
                        牙齿与笔杆的摩擦力大小一时没掌握好,笔杆猛地脱离了牙齿的钳制,借着惯性报复般的狠狠戳在牙床上。
                        好疼。
                        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牙床那种鲜明的肿胀感令他感到高兴。
                        好疼。
                        土方不停地舔着受伤的地方。

                        “副长……”山崎一脸欲言又止的推门进来,把深蓝色的伞小心倚在门边。
                        伞上抖落的雪花,亮的有些刺眼。
                        “……走廊上也飘了雪,出去的时候请小心。” 嗯。
                        “冲田先生又出去了,他……还想再找找那个人?” 嗯。
                        “……啊,对了,局长最近都没有去找阿妙小姐。副长要去见他吗?” 嗯。
                        “副长……”一瞬间夹杂了哭腔的声音,让土方的背影晃了一下。
                        “……让我听到你说话的声音啊副长!”
                        有什么东西在这个伪装安宁的空间里崩离析解了。
                        “我没事,山崎。”土方放下笔,把面前空无一字的白纸揉成一团,“把这个拿出去丢了。”

                        山崎盯了那个纸团很久。最终还是起身,结果纸团,一声不响地开门出去。
                        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啊,副长。
                        我说,这可不像你啊。
                        走廊上确实堆积了很多雪花的残骸。
                        山崎的背影行走在其间,摇摇晃晃的,不太稳当。


                        没有人的时候,我就可以好好的想想你。
                        而具体是想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会很想,很需要,你马上出现在我眼前。
                        因为我开始忘了。
                        那些我不屑一顾的东西,那些代表了你的细节,我很想记起来。
                        可越在回忆里翻找,你知道的,那些字迹就越发模糊了。
                        我开始感到恐惧与不安。
                        我可能、大概,已经彻底的,失去你了。
                        这叫我怎么承认呢。

                        土方摸索着笔的踪迹,慢慢得阖上双眼,伏倒在桌边。
                        檐上堆积了过多的雪块已不堪重荷,像一块石板一样轰然滑落。
                        笔杆也终于被咬裂了。
                        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什么都结束了。

                        你回不来了,我也回不去了,这多公平。
                        公平的,只剩我一个人,被雪拥抱着,而不是被你。

                        《This is my snow covered home》 END。




                        收起回复
                        31楼2011-10-16 21:47
                          Narcolepsy 发作性睡病;嗜睡症。

                          啊,现在趁着我还清醒……有些话我想快点说掉。
                          录音机准备好了?嗯,那山崎,你先出去吧。诶——这个红色的键是开关?啊你已经开了?
                          我还是重录吧。
                          你快点出去!

                          咔嗒。

                          天然卷?
                          呃,那个……我是真选组的副……你反正知道是谁!好吧,老子有点话要和你这个卷毛讲!
                          ……
                          怎么说呢。看不见本人,果然还是……啊算了算了。我就难得的、大发慈悲的不和你吵好了。
                          记得要感恩戴德的在心里好好谢我。
                          话说你一定是吃错药了吧你这个混蛋。
                          没事跑去掺那趟攘夷的浑水你一定是吃错药了吧混蛋。
                          真是的。
                          你这人很烦诶你知道吗。
                          我才没空来抓你这个混蛋进监狱。
                          ……
                          话说你也好歹露个面啊!你人品这么低,被别人抓到什么的,不是必然的吗。
                          我反正不来抓你的……
                          ……
                          想去监狱里骂你……呵欠……(吸鼻子)
                          想骂你……都找不着人……
                          啊,不好……我……(小声呢喃)……嗯……
                          ……(细微的呼吸声)

                          呃,抱歉,旦那。
                          我是山崎——好吧,是吉米?
                          副长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嗜睡症吧,叫。大概如此。
                          副长他现在又睡着了。
                          最近他都很少会醒着的。你担心吗?
                          那我长话短说了。
                          啊喏,副长最后那句话,我听着应该是……

                          我来,山崎。
                          副长……诶?醒了?
                          我来。


                          啊,不好。我又想睡了。
                          这一觉睡醒,你会出现在我身边的吧?


                          咔嗒。
                          ——————————————————————————————————
                          最后的最后,山崎望着又疲惫睡去的土方,掂着手中根本没有收件人而无法发出的录音带。
                          有什么灼热而苦涩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掉下来。



                          收起回复
                          32楼2011-10-16 21:50
                            治愈的文稿还在我口袋里……下星期再打上来……(顶锅盖跑)

                            Ps:阿夕的病快点好起来哟


                            回复
                            34楼2011-10-16 21:54
                              是啊(望天)
                              我也许真的很高产(望天)

                              如果哪个受机党喜欢看我的文的话,我会默默的为流量哀悼的。


                              收起回复
                              36楼2011-10-16 22:10
                                首先我对不起乃的手机流量QAQ

                                嗯,这楼里确实有些是在All土里发过的,所以这货很委婉的叫它们为存货(你死


                                回复
                                39楼2011-10-16 22:23
                                  每次都是土方被虐什么的……谁叫我是土方本命土方中心呢(唉 (其实我也舍不得的


                                  回复
                                  40楼2011-10-16 22:26
                                    我偷偷地来放篇文XD

                                    Ps:我觉得这篇其实算是治愈文吧(你滚

                                    ————————————————————————
                                    Doomsday 最后审判日;世界末日


                                    【你还记得我吗?】
                                    与颤抖的呼吸正相反,异常稳定的书写。马克笔与白板相触稍用力时会发出的摩擦声。犹豫的涂上那个略微倾斜的问号,土方向这所疗养院的隔离室、那可以杜绝发病时对探望者一切的伤害的全封闭玻璃的另一边,亮出黑与白对比鲜明的文字板。
                                    隔离室里的人逐字逐行、认真地读着,然后抬起猩红的双眸看了土方很久。

                                    头向左右摇晃了一次,两次,三次。
                                    冰凉的液体从土方眼中倒回心里一滴,两滴,三滴。
                                    最后,鼻腔都湿润了。

                                    他仰着头,用白板盖在脸上,哽咽的喉咙发疼。
                                    惨白的过道灯毫无偏见的同时照亮两张不幸的脸庞。



                                    “呐呐,多串觉得世界末日是怎样的?”
                                    银时叼着草莓味的Pocky,趴在副长室的榻榻米上,一手侧托着腮,一手摆弄着一份电影宣传单。
                                    “说一下嘛,又不会少块肉……”一只不老实的手和一份同样不老实的宣传单搭上了正在埋头批改公文的土方的大腿。
                                    “洪水、地震、飓风,要么,战争。你自己看着选。”眼皮子也没抬一下,只想着早回答早超度快点了结。
                                    “太没意思了,不通过。”连手带宣传单“啪啪啪”得拍打着大腿。
                                    “……”土方百忙之中抽空瞪了一眼作怪的手以示警戒,稍微思考了一下,“有趣的是吧……”
                                    “那,奥特曼打不过小怪兽了。”
                                    “噗!”
                                    一根粉红色的Pocky从嘴里掉了出来,托着腮的手险些滑倒。
                                    “你的手可以拿开了。”
                                    银时迅速地抽走手,抱着肚子闷笑去了。
                                    “真是。”
                                    土方往前挪了挪窝,给银时留下更大的打滚空间。


                                    “诶,多串,”银时笑意未尽的双眸还半眯着,“想不想知道,阿银的世界末日是哪天?”
                                    “求之不得。”
                                    “诶……这么无情……”
                                    如果土方能预知他要说的是什么,绝不会选择在这么无防备的情况下来听。
                                    那一个个清晰的字就如冰结三尺的河流一点点碎裂,是水的骨折声。

                                    “阿银的末日啊,是忘记了多串你的那天呢。”

                                    犹如一根尖锐的针扎在了潜藏的经络上,说不出的酸楚如冰凉的蛇游过脊骨。
                                    太可怕了。那一天。
                                    土方放下笔,看着还没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多残忍的话的银时。
                                    你是对的。
                                    这真的,太可怕了。



                                    【那你记得……】
                                    马克笔在白板上涂抹一个又一个名词,又被擦去。
                                    【那你记得“多串”吗?】

                                    隔离室里的人盯了白板很久。
                                    土方的唇越抿越紧。
                                    里面的人突然笑了。

                                    【记得。】
                                    然后又快速的添了一句。
                                    【那是我爱的人,你也认识他吗?】

                                    土方的眼眶红了。
                                    猩红的双眼条件反射性的眯了眯。
                                    【他还好吧?】

                                    泪终于汹涌的流出来了。

                                    土方克制着颤抖,写出的字却因颤抖而扭曲的不成形。

                                    【他很好。他很想你。】

                                    里面的人笑得灿如暖阳。
                                    ——————————————————————
                                    末日审判的钟声停下了。
                                    原来是你救了我。

                                    《Doomsday》 END。


                                    收起回复
                                    41楼2011-10-19 23:01
                                      @夕玄歌
                                      其实银桑还是有一点记得的哦【土方的眼眶红了。猩红的双眼条件反射性的眯了眯。】都是根植在灵魂里的反应。
                                      阿夕抱个 病好了咩?


                                      @GinToushiHOLIC
                                      看了乃说的剧情也很温暖的窝心啊QAQ
                                      当时翻字典(喂)翻到这标题(这是多随便!)时,立马就闪过很多个片段,这文麻溜儿的就写粗来了……一个好标题很重要……(你这是要扯哪儿……)

                                      @kitten0006
                                      能遇上那样的人……那很幸福的。(笑)




                                      回复
                                      45楼2011-10-21 21:50
                                        妹纸乃要坚信这是治愈文!(泥奏凯!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吧!

                                        轻轻地抚摸(笑)


                                        回复
                                        47楼2011-10-22 17:02
                                          提示的话:
                                          这篇是银土文,你觉得土方看见?


                                          收起回复
                                          51楼2011-10-23 03:26
                                            我又成功的桑了一个妹纸的心么(对不起!


                                            回复
                                            53楼2011-10-23 12:34
                                              等会儿过来放治……愈文(喂

                                              我想这一定是治愈文了吧绝对是的嗯。


                                              回复
                                              54楼2011-10-23 12:43

                                                An act of treachery 背叛行为


                                                花圃里又开满明黄的菊花了,那蓬勃而细密的颜色快要撑开透明的大棚。
                                                土方正坐在一列老旧的火车上,身子随着车厢摇晃,昏昏欲睡。即将阖上的双眼隐约捕捉到了窗外的事物,眉间微皱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想多一点,就沉沉睡去了。也许会有个好梦。


                                                清晨的墓园里空气清新。靛蓝尾羽的鸟立在墓碑上四下张望。
                                                通向园口、笼着雾气的石子小路上,传来渐近的足音。
                                                土方并没有买很多东西。一束花、一坛酒、一袋家庭装的大包超辣仙贝。
                                                转到那座时常有人打扫的墓前,鼻子酸了一下。于是掩饰般的,匆匆打开那坛酒席地坐下,一碟又一碟的喝着。


                                                “你那边还好吧……三叶?”
                                                像是回到少年时代,竟然连墓碑都红着脸不敢直视。
                                                三叶在照片上笑得恬淡美丽。
                                                “我……呃,不是,总悟他挺好的……这小子,一如既往的闹腾,你知道的,就小时那样!啊但但但是也不是那么烦啦,上回清剿,总悟立了大功,被近藤桑好好的表扬了……”声音越说越小,没什么底气似的,好像在和家长汇报成绩的小学生一样。


                                                “啊,那个什么……”脸诡异的红了,“你在那边有喜欢的……啊啊啊我不不不是嫉妒!不是的!只是这么随口一问!”困窘的对着墓碑——就像是三叶正笑着,活生生的在面前坐着交谈——拼命地摆手否认,眼睛都不敢睁开,“我我只是觉得老天要公平一点……你这么好的女孩子……啊不是我只是……”
                                                土方顿住了,看着遗照上三叶永远体贴温暖的笑。
                                                “……我只是希望你要幸福,至少比我……更加幸福点。三叶,拜托了。”
                                                “这是我最大的请求了。”
                                                “拜托了,再多为自己考虑点……我想我是暂时杀不到你那儿去了,如果有哪个混蛋敢辜负你的话……再抓住幸福的话,就别放手了!我和总悟会给你打气的……”

                                                讲到后来,就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坦率的话了。
                                                墓前除了冰凉的酒水,还有更加滚烫的液体,不很密集的落在干燥的地面上。

                                                “超辣仙贝太辣了,三叶。”
                                                “在那边也记得别贪嘴吃太多。”


                                                太阳从东方的云层后露出几缕光,勉强是赶走了盘踞在墓园里的薄雾。
                                                靛蓝尾羽的鸟儿飞向立了同伴的枝头,泛黄的树叶微颤。
                                                土方小心的伸手,轻轻地用手指擦拭着三叶的相片,目光温柔。
                                                “现在,我已经找到可以爱的人了。这回我不放手了。三叶。我不放手了。同样的错误我不想犯第二遍。”
                                                “他很强,强到哪怕是我出了意外,他也不会受伤,会好好活下去。这混蛋的生命力完全无需担心啊。”
                                                “我想我和他很适合,对吧。你也要快点找到。”
                                                土方放下碟子,拢好粲然的菊花花束,将超辣仙贝向墓碑更近处推了推。
                                                最后,微笑着合了三次掌,深深地鞠下一躬。

                                                那逆着薄雾来的身影,现在迎着阳光离去。



                                                “呐,三叶小姐……”
                                                从墓碑后面,悠悠地转过来一个人。
                                                看来今天的墓园很热闹,三叶的人气很高。

                                                “尽管这样有些对不起你……嘛,无论如何,今天是阿银我第一次听见那家伙的告白呢。我的确爱着刚走的那个家伙。这件事比我的语气认真多了。”
                                                “把他安心交给我吧,让我替你去用这双眼守望这个人。”
                                                银时又想了想,暂时找不到想说的话。于是合掌三次,一鞠躬。

                                                被人惊走的鸟落回墓碑上。
                                                可它很快又飞走了。
                                                太阳整个都从云后露出脸来,地面的阴影像贴纸般被撕去。

                                                银时拎着一袋新买的超辣仙贝,气喘吁吁地赶回墓前。

                                                “看在超辣仙贝的面子上,在天上也保佑一下那个混蛋吧。这让人操心的家伙万一在我不知道时接了什么该死的任务的话,千万给我个提示或者彭格列的超直感什么的好让阿银我去救啊。我可没他说的那么好听。他如果死了,这里也会一并死去的。"
                                                “当然,如果三叶小姐你同意了的话,今天他跑来见你而翘了我的约会这点小事,那我也不计较了。”

                                                银时将手放在心口,与三叶的照片相视而笑。

                                                《An act of treachery 》END。


                                                收起回复
                                                55楼2011-10-23 13:25


                                                  回复
                                                  57楼2011-10-23 21:35
                                                    副长绝对是个傲娇


                                                    回复
                                                    59楼2011-10-23 22:13
                                                      对不起(原来这篇文是虐文来着我还以为很治愈



                                                      回复
                                                      62楼2011-10-24 17:40
                                                        最近面临该死的化学考又紧张起来了没有灵感咩= =

                                                        Ps:貌似mina对《A pleasant evening 》不是很有感觉呢= =(肿么办我还挺喜欢这篇的


                                                        回复
                                                        64楼2011-10-24 22:12
                                                          每个看银妈的孩纸都是上辈子折了【哔】的M
                                                          卡酱~

                                                          Ps:这货没事,只是被231小小的那么的给打了一针鸡血= =


                                                          回复
                                                          66楼2011-10-24 22:53
                                                            @l_u_a_n
                                                            我看着乃头像下方“窃听用户”的牌子笑而不语

                                                            @kitten0006
                                                            理科生TAT 文科偏科超严重的孩纸我桑不起TAT 以后化学物理就靠你了(拇指)(心)
                                                            喜欢《A pleasant evening》真是令吾辈开心=w=

                                                            @蜜蜂爱十四
                                                            蜜蜂纸好久不见咩~
                                                            今天手一抽,貌似蹦出一篇比《末日》更那啥的文= =(汗
                                                            星期六下午偷偷丢上来坐等赚眼泪(你滚

                                                            @银卡酱
                                                            乃是住校的咩?
                                                            葬礼篇看得我坐立难安蠢蠢欲动(喂!


                                                            回复
                                                            71楼2011-10-26 2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