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4贴子:1,279,300
  • 26回复贴,共1

【错觉同人】乔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



身边的青年英挺帅气,手臂有力地揽住自己。



目光坚定,比当年的自己更胜一筹。



也明白爱,且爱得深切。



只是那人,曾一身丝绸叱咤江湖的那人。



已半残。身。心。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第一章



“四爷,这么晚了,可是想我了?”



对面青年手里拿着一杯红酒,正悠闲地晃着。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眼神深深地,勾人得很。



乔四倒也不客气,从沙发的另一边坐下了,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像段横一样晃着。眼睛却不看他,自顾自的品了品酒,又放下。翘着二郎腿,盯着青年的眼睛。良久,勾了勾手指。



“我的爷,”段横放下酒,向乔四压过来,手撑在乔四脑侧,整个身子在乔四身上成了一大片阴影:“您可想好了这样做的后果?”



乔四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微微一笑:“随你折腾。”










乔四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揉着腰,感叹段横还真是随着性子折腾了一晚。年轻人受得了,年长如他可是吃不消了。回头想想自己昨晚竟是勾引又是主动,颇不符自己一贯的纯享乐主义。怕是以后真是永远也放不开这年轻人了。



又是一阵被人抓住把柄似的担心,但仔细想想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在床上乔四一贯是美少年来者不拒,光图舒服又没什么负罪感,下了床宠宠那孩子也就罢了。现在床上就一个段横,还是一个已过了美少年时代的段横。想那时,段横年轻着的时候,自己也没大正眼看过他啊,怎么就越老越得宠了呢?



乔四明白自己是真动了情,可是又不想承认,总觉得被抓了把柄丢了面子没了霸气,可是又忍不住的在意身边那人。



段横其实早醒了,瞪眼看了乔四半天,看见乔四醒了,立马缩回头去装睡。



躺下了也搞不懂自己这是玩的哪一出,像小孩子似的没头没脑,真是昨日的销魂一夜让自己智商退化了。闭着眼睛呼吸平稳,装睡还不是难事。



那边乔四也晕头晕脑的,稀里糊涂云里雾里。三十几岁的人了,恋爱是极其贫乏且劣迹斑斑,现在心里小鹿乱撞倒像个未经人事的孩子。看着身边的睡脸,没多想就一口亲下去。含着嘴唇舔舐半天,快窒息了才停下。



“别装了。太假了。”乔四面无表情开口,说完话却下意识地舔舔嘴唇。



段横讪笑着坐起来,搂住乔四又亲了一会儿,才缓缓放开。



手又不安分,乔四却不想做了。已经做的腰酸背痛,那还有力气?



乔四快速出手,段衡连忙抽回手来,拆了几招。见四爷真没心情了,才收回手来安分坐着。



“四爷,这是你以前的房子。我们又回来了。”



身边的段衡撑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头发很黑,有点长,软软的垂在肩上。乔四偏头看着那人,颇有些物是人非的伤感。却又是回到了故地。



“四爷,你要不要去看看五爷?”



段衡又开口。



乔四不知该如何作答。



明明曾经那么迷恋,现在却变得淡然了。甚至会想起那时自己的弟弟,名叫乔澈。



呵,弟弟。



曾把他压在床上扒裤子,也曾被他压在床上扒裤子。曾经爱过,伤过,也放过了。只是唯独没有恨,没有像他对自己的那种痛彻心扉。



“嗯,去吧。他也会想我们的。”










手上的花很美,是乔澈很喜欢的百合。现在却放在他的墓碑前。



青色的石碑,阴雨蒙蒙的天气,前来的两人一黑一白,黑西装的年轻人把花放下,另一人只是双手扶着拐杖,站着不动。



被雨水冲刷无数遍的照片已褪了颜色,青年的笑容显得很陈旧,却并不阴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却依旧英俊得令人不敢直视。青春如斯,却已被泥土掩埋。那曾经令乔四沉迷的气质身体已在黄土之下成为了蛆虫的食物。



乔四一句话也没说,段衡也没有。两人战了很长时间,一直是段衡撑着伞。直到段衡一遍遍提醒四爷腿不能长站,才缓缓离去了。



乔四曾在少年时期学过油画,画工其实不精,还过得去,可是那时除了父亲却没人敢说什么。后来也就不画了,说起来,乔澈画得好很多,只是除了乔四没有人去看。乔四去看时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现在想起这些时日,只得苦笑,并不怀念。因为乔四清楚,再来一回,亲爱的弟弟生命轨迹也必然是这样。性格使然。



身边的青年也有些自己当年的样子,只是艰苦许多,得到的也更多。



他现在就坐在自己身边,手握方向盘,目光坚定,一身黑西装英挺帅气。



自己却是垂老之躯,有生之年已明白时日无多。



就这样吧,不求其他。


回复
举报|2楼2011-10-03 14:59
    四爷垂老了吗?
    人家不是美中年吗?


    回复
    举报|3楼2011-10-03 15:10
      我理解的纵欲过多,提前衰老,还有长期潜水的后遗症……


      回复
      举报|4楼2011-10-03 15:17
        段衡!!不要写成段横
        还有 乔澈一来就挂了?楼主……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5楼2011-10-03 15:30
          关于段衡,我错了……我查错字是太不仔细了……SORRY

          五爷,我觉得书里写他抛弃帮派里兄弟的时候,就活不长久。但我不准备让他一直死着。


          回复
          举报|6楼2011-10-03 15:33
            于是要诈尸吗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7楼2011-10-03 16:05
              咦,新同人~


              回复
              举报|8楼2011-10-03 16:38
                潜水很久的新人上来支持~~~~~~


                回复
                举报|9楼2011-10-03 16:39
                  诶诶 错觉的?占位等更~~


                  回复
                  举报|10楼2011-10-03 16:44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先站着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1-10-03 19:44
                      看得有些触目惊心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2楼2011-10-03 20:20


                        回复
                        举报|13楼2011-10-03 21:07

                          第二章

                          令段衡像原来那么亲昵,乔四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但是现在自己弄回来以后,段衡却又做过一些事。罢,不提也罢。









                          “四爷,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青年像一只巨型犬,跪在旁边,双手撑着脑袋,趴在自己腿上。乔四没说什么,默许了这种以前从没有过的亲密动作,甚至伸手拢了拢青年自由散漫的黑发,有些安心。



                          长久没有说话,青年又问了一遍。



                          这回四爷却是抬头看着天花板,还是没有回答的意思。



                          毕竟年轻,段衡忽然直起身子,面前明媚的阳光变成了一大片阴影,又忽然俯下身,咬住乔四的嘴唇,辗转缠绵,死活不放。直到腹部受到不大不小的一击,才浅浅笑着放开。



                          直起身来看四爷,有些从未出现过的娇羞之态。好吧,算是娇羞。乔四微红的面颊惹得段衡抿着嘴笑个不停,两人的气氛顿时情意满满,倒真像是一对恩恩爱爱甜甜蜜蜜从未经过伤痛的小情侣。



                          “我不想再做事了,这样就很好。”



                          其实并不是不想做,想。想看着青年在自己曾经的高度一步一步迈得更远,站在高峰时的叱咤江湖,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想再让青年体会一遍。只是那寒,那寒,还是收在自己这里好了。



                          “可是我想做事,我想演戏,想拍出最美的片子给四爷看,想让四爷只看我一个人的电影,想让四爷说,我是最好的。”青年忽然倔强起来了,这种类似于小青年恋爱的甜蜜甚至让乔四忍俊不禁。



                          “那就去做吧。”



                          “可是公司我不能不管,电影又想拍,我分不开身。”



                          “所以你就想让我替你管。你应该知道我会不会同意。”乔四说完,又闭上眼睛。



                          固然乔四现在没有稳定收入,但并没有低声下气的赖在段衡这里。没有段衡,乔四的物质生活依旧相当好,又有白秋实像小白兔似的陪在他身边,乔四已经很满足。甚至原来被段衡打碎的那一块块情感也慢慢的被填充起来。会好的,乔四得过且过。



                          现在段衡回来了,乔四也回来了,原来的仆人已经不再,新换的一批都是经过段衡确认,见到拄拐的乔四还是会恭恭敬敬的唤上一声四爷。有时乔四真的在这种环境里又想起了什么,不过也是一闪而过罢了。



                          乔四现在很孤单,这种孤单却并不是无法忍受。段衡每日朝九晚五,规律的和那什么似的,但毕竟没法时时刻刻都陪在乔四身边,空出来的时间乔四都是一个人这么孤单着。有时也并不难受,只是有太多的时间回想过去,又有太多的过去可供回想,一幕一幕,过电影似的,无数人冲乔四笑过、哭过,现在也就记得那么几个罢了。



                          老了。不是身体,是心。连出去玩,寻找新鲜美少年的心都没有了。



                          说实在的,身体也不行了。乔澈留给乔四的后遗症一天比一天厉害,原来忙于生计,无奈到处走动,却还能勉强坚持。现在生活被人供着,出了定期去看看乔澈就没什么可动的了,其他事情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乔四就这么一天一天颓废下去。



                          身边的青年并不愿看到乔四这样。当初爱上时,那是一个淡定从容,千万樯橹谈笑一挥间的人物,与现在两鬓斑白,目光涣散,整日无所事事的半老人不同。段衡有些想念原来的乔四,于是把自己的公司给乔四,没想到乔四把他骗回来,还给他,两人借来换去的,纠缠不清。



                          不过,被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段衡本来打算好的就是撒娇— —|||



                          说段衡今年年纪不小,但谈起恋爱来还是像个中学生一样,以为撒撒娇在乔四这里就能管用,他还是高估了自己在乔四心里的位置。



                          不过,令人惊奇的是,乔四最后还是去了,不知道是在桌上答应的还是在床上,或者在阳台上也有可能。








                          有些情况的发生,不能说意料不到,但有时也是始料未及。



                          以为乔四从此改邪归正的,真是错的彻彻底底。



                          乔四上任过程段衡艰辛暂且不提,就上任后的表现,就让公司里的员工始料未及。



                          乔四对赌场的生意并没大改,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管都没管。乔四做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组建一如曾经的经纪公司。



                          签的第一个人却不是段衡,是一个名叫卢子玉的小男孩,大眼睛,蝴蝶翅膀一样的长睫毛,总在脸上投下来一大片阴影,像个瓷娃娃似的,美得不真切。



                          那人却不是乔四自己选的,是有人送来的。至于那人是谁,卢子玉不说,只是卢子玉来了以后唱歌跳舞都很好,这样的条件是在见过乔四之后,乔四亲自收下的。



                          那天下午,乔四和卢子玉在段衡的办公室里谈了很长时间。



                          段衡现在待业在家,在两人谈完以后,才从施宸那里得到消息。



                          段衡顿时啼笑皆非。暗自摇头老家伙恶习不改。



                          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回复
                          举报|14楼2011-10-04 15:46



                            回复
                            举报|15楼2011-10-04 15:53
                              mark了慢慢看 更新足啊尊好


                              回复
                              举报|16楼2011-10-04 16:06
                                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好期待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1-10-04 16:54

                                  第三章



                                  卢子玉进来的第一件事是洗脸。



                                  向乔四借了办公室里的卫生间,然后在里面呆了十五分钟才出来。这段时间乔四将门锁上,窗帘拉上,心中还隐隐的有几分期待。



                                  卢子玉出来的时候却远不是进去时的那副样子,长睫毛大眼睛什么的都消失不见,看上去就仅仅是个正常的男孩。但这种巨大的反差甚至让乔四怀疑他刚才报的年龄是不是真的。



                                  小玉对这种白天变黑夜的现状愣了愣,但随即释然,拿着毛巾的手在脸上停了两秒钟,才开口说话:“四爷您这样,是想和我打架,还是想和我上床?”



                                  乔四霸气的坐在巨大办公桌后,等着待宰的小羊羔出来,但这声“四爷”……乔四很久没有这种紧张感了。



                                  现在很少认识四爷的人了。



                                  “听说四爷喜欢嫩的,原来是真的。”卢子玉又说。



                                  乔四笑了。他还没有输,更不可能输在这么一个小毛孩子身上。



                                  乔四一句话也不说,卢子玉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还是卢子玉先败下阵来。



                                  “都说四爷厉害,我原来还不信,今天是真信了。”卢子玉将毛巾随手放下,坐到沙发上,悠闲地翘起二郎腿。



                                  乔四还是不说话。



                                  只是隐隐觉得,面前的这个身影和印象中的青年有些重合。



                                  乔四曾经见过段衡替自己出去谈判的场景,青年与年龄不符的老成的确吓了自己一跳,那毕竟是种平常人所不能拥有的镇定,乔四很欣赏。但是比起当年的自己还是差了一截。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样的成长环境。



                                  但是面前的这个少年,竟有些超越段衡的趋势。



                                  不过,最后赢得必定是乔四。



                                  卢子玉张望了一圈曾经段衡的办公室,颇感无聊的摊摊手,从自己带来的包里面翻了翻,找出烟和打火机,然后悠闲地点上,两根手指夹着,吸了一口,缓慢的吐了个圈。



                                  乔四皱了皱眉头。



                                  他是颇注重养生的人,吸烟喝酒这种事总是沾不上边。要是有酒席,自己敷衍着喝两杯,对方就会觉得荣幸了。



                                  卢子玉又笑了:“怎样,四爷,现在还想和我接吻么?”



                                  “我听说四爷喜欢嫩的,要不我也不会进来的这样容易。”



                                  乔四坐着,一动不动,快成了一雕像。



                                  卢子玉独自抽了一会儿烟,才说:“其实,我今天来,是给别人带个话。”



                                  乔四抬眼看他,卢子玉嘴角叼着烟,痞痞的笑了笑。



                                  “那人说,他有点想你。”



                                  乔四刚想开口,卢子玉却摆了摆手:“别问我是谁,他说你知道。”



                                  说完,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没有的土,打算走人。



                                  乔四还是坐着不动,等到卢子玉准备开门的时候,才幽幽开口:“告诉他,这次玩的还挺像样。”



                                  卢子玉单肩背着包,回头又冲乔四笑了笑,开门走了。



                                  乔四还是一个人坐着,看上去像是沉思了很久,有些在记忆中已经封住的东西竟又渐渐的冒出来。



                                  最后坐到天都暗下来了,才叫车回别墅。







                                  段衡这一边听到两人谈话的消息时觉得哭笑不得,青年只觉得老家伙色性不改,把当初骗自己回来前承诺的专一都忘了。



                                  乔四回家,段衡坐在沙发上等他。



                                  现在的段衡属于无业游民,靠乔四养,或者说,表面上靠乔四养。可以确定的是,段衡必然有自己的小金库,数额未知。



                                  乔四推门进来的时候,段衡正在想这件 类外遇 事件该怎么办,把四爷推倒在床上做个够,让他明白现在他是谁的人,还是在沙发上挑战一下原来从未用过的新体位,或者那批放在储藏室里的东西也该拿出来试试了。这个时候就充分说明段衡在四爷的问题上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原本乔四没了从前的精气神,这次回家却又充满了精神,两只眼睛精明得像只看到猎物的狼,不经意的眉眼弯弯,把段衡看得神魂颠倒。



                                  乔四回来看到段衡这样等他,就明白他已经知道今天下午的事了,或者说,造成今天下午的事发生的前因后果,段衡也应该都知道。


                                  回复
                                  举报|18楼2011-10-11 22:46


                                    回复
                                    举报|19楼2011-10-14 15:12
                                      顶一下~~~
                                      LZ发下一段的时候行间距稍微调小一些可以不?


                                      回复
                                      举报|20楼2011-11-12 18:55
                                        如果在文档里空行了,复制过来就会变得行距很大......

                                        楼主试试之前不要编辑空行吧。


                                        回复
                                        举报|21楼2011-11-12 19:01
                                          怎么感觉不是he


                                          回复
                                          举报|22楼2012-08-16 19:36
                                            现在才看到,蓝淋作品里,耽美作品里,最爱段衡,没有之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8-27 13:25
                                              小五死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05 2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