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72贴子:1,280,017
  • 18回复贴,共1

【君子之交同人】爱与纠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 =


爱与纠缠



任宁远从记事起就明白自己的这个家和别的孩子的家是不一样的。

不,具体来说,应该说是父母完全不一样才对。

在保姆带着他去游乐园时,经常看到的就是父母领着自己家的小孩子欢喜游玩的场景。

但是任宁远一次都没有问过“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不带我出去玩呢?”类似这样的问题,一次都没有。

“家”这个名词,给任宁远的印象只有“冷清”而已。

甚至都比不上咖啡店的温馨。



任宁远的父母都是美丽而高雅的人,在餐桌上坐着进餐的时候都保持着得当的距离,并且很严格的遵守着“是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还是小孩子的任宁远也只是大人怎么教他就怎么做而已,并不像一般的孩子一样会疑惑会喧闹,大抵上淡漠这种东西也是刻在基因上会遗传下去的吧。

等他再大一些,交到了朋友,才知道自己家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但他也只是默默的疑惑,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外人眼里淡定从容的任宁远是不会针对这种事发出疑问的,也于是任宁远慢慢的习惯那种被定义在自己身上的淡定从容,然后慢慢的学会隐忍,将许许多多的东西藏起来,直到忘却如何去表达那些别人认为不应该在他身上出现的情感,





时间流逝的时候,那些少年慢慢长大,有的长成一棵挺拔的树,有的仍是一株不起眼的草。





曲同秋从小就是个怯懦的孩子。

好在村里民风朴实醇厚,大多数男孩子总是顽皮,这个不会惹祸经常会害羞的小男孩倒是很得长辈的喜欢。

曲家父母是典型的溺爱孩子的父母,就算家境不怎样好,但从未亏待过自家的独苗苗。

胖胖的曲同秋也很乖巧,算不上会念书,但总是很卖力气,所以考上了还不错的大学的时候,曲家父母心中安慰,脸上有光。

曲同秋看着高兴的父母什么都没说,只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懦弱的性格呢。每每被高年级的学长或同年级的人欺负的时候他战战兢兢的只会服从。

能少一事便少一事,未来的那四年也能平平安安的渡过就可以了,到时找份体面些的工作,娶妻生子,让父母能颐养天年,这辈子就算是很好很好了。

小人物对生活总是没什么高要求的。





任宁远知道自己的特别。

他想做到的事从来都很轻易的达成,不用煞费苦心。只要他想,他能掌控更多。

但是他毕竟不是神。

于是曲同秋是他的一个意料之外。

相比别的学生的“躲”,这个以怯懦闻名小胖子竟然主动地向自己靠过来。抢早餐之类的小事自己向来不屑,有这么一个只会办这些小事的跟班倒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于是任宁远以行动默许了曲同秋的接近。

仰慕我的人很多,其中有能力的更是不少。我也没必要计较一个小人物是不是经常跟在我身旁。

任宁远看起来温和的面具下永远是客气与疏远。

他做着很多看起来像是关怀的事,但打着很多恶毒的主意。但总是“老大、老大”的喊着的男孩子从来没看清过任宁远那具有欺骗性的微笑后恶毒翘着的嘴角。

于是在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之后曲同秋还是在任宁远身边跑前跑后的忙碌着,每一声“老大”叫得满是尊崇敬仰。

仿佛这样可以忘却那些来自于任宁远周围的人带来的侮辱和痛苦。

就连那些丧失自尊的痛也很快忘得一干二净,只因为那人说他不在意。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神。

年轻的曲同秋一直一直这么想着。

因为就是这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带着懦弱的自己走出了各种困扰,帮自己解决了很多人和事的威胁,甚至给了自己一个传统意义上美满的家。



相信我。

那男人总是这么说着。

曲同秋也一直这么执行着。





任宁远在很多时日里经常想起那个胖胖的怯懦的男人。


回复
举报|2楼2011-09-03 16:30

    一次一次的想起,然后一次一次提醒自己。

    魔鬼就是魔鬼,会犯错会作恶,皆是本性使然。

    可怜了那个将自己当做天神的信徒。

    只是任宁远总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不起眼的男人会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困惑。

    例如困惑自己对待他人的态度,例如困惑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正确,例如困惑自己的性向。

    这个男人大概是对自己的诅咒,总让他滋生出一些莫名的情绪。

    比如看到庄维偷吻那人时的愤怒。

    比如强行索要那人时的不肯停歇。

    比如,听到那人决定放弃学位与那名舞女成家时的茫然。



    任宁远总觉得在那男人身上自己失掉了控制权,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

    明明无论自己总能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到这男人身上却总也没能实现。



    到了很久很久的后来任宁远才明白。

    原来最不能掌控是人心。





    不安,在意,隐瞒。

    这些不属于任宁远的情绪总是在他面对曲同秋的时候出现。

    任宁远对自己说,应该是多年前那场欺骗让自己面对那个真的一直信任自己的男人时太过心虚,所以自己能做的只有不断的补偿。

    说到底,男人克制不住的就是那些红红粉粉的念想。

    十四年的间隔也没能沉淀了那种感觉。

    任宁远自问是个自制力很好的人,却总在那人睡熟在自己身边时败下阵来。

    或许是男人的初恋情结作祟所以才抵挡不了这个“自己第一次睡过的同性”,任宁远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安抚自己的情绪。

    只不过每一个理由都是一个蹩脚的借口,尤其是任宁远妄图用这些借口掩盖自己异样的欲、望。

    不单是来自身体的欲望,更是来自脑内的喧嚣。

    任宁远总也不懂那种异样的情绪是什么。

    因为他总也不懂爱情是什么。

    他只是用很多很多小欺骗小隐瞒把那个身材改变但性格依然未变的男人栓在自己身边。

    直到一次又一次阴差阳错的误会和伤害让任宁远清醒过来。

    独占欲的滋生本就不正常。

    那些失望的出现只因为曾经有了希望。

    所以更加害怕真相被赤、裸、裸的摆在那人面前,于是用更多更多的谎言去掩盖。

    任宁远听见自己心底那个声音疯狂的呼喊着。

    不要离去。





    曲同秋觉得自己总在那些个大人物的影响下活在风口浪尖上。

    从学生时代就是如此。

    称为一个还算称职的父亲时仍未改变。

    生活的重心只有女儿和任宁远两个,虽然后者并不一定愿意称为他的重心。

    但是能在他身边付出就是好的,曲同秋又觉得不会有人的生活像自己这么简单了。

    所以庄维的纠缠可以不放在心上,楚漠的威、胁可以不放在心上。那些不能启齿的伤害和打击都可以不放在心上。

    唯独任宁远的喜怒哀乐不可以。

    你对我是嫌恶也好,是心血来潮的戏弄也好,只要你还愿意做我命里的神祗。其他的什么通通不重要了。

    曲同秋永远是个小人物,所以他不懂什么叫争取。

    他只是默默地,固执的守着自己的信仰而已。

    而那段糟糕的家庭生活给他的只有一个宝贝女儿,至于感情经历,依然是可怜的空白,远不如这么多年来他心之所系的向往。

    只不过小人物只能看见这一天发生了什么,明天会发生什么他们想不到也不会去想,更看不清那些发生过的事背后隐藏的关键。

    所以当小人物好不容易清醒一次的时候,面对的只是生活给他的重重一击。

    一出闹剧,半世荒唐。

    所有的过往看起来愚蠢至极,无论披着多美丽多甜蜜的糖衣那些谎言就是谎言,所以他陷入了疯狂。



    如果消失就好了。



    第一次,命运满足了小人物的愿望。


    回复
    举报|3楼2011-09-03 16:30


      回复
      举报|4楼2011-09-03 16:32


        回复
        举报|5楼2011-09-03 16:32
          我不该加上表情啊


          回复
          举报|6楼2011-09-03 16:32
            那我前排好了


            回复
            举报|7楼2011-09-03 16:35
              TAT昨天看了《君子之交》............看了一半还在跟同伴说不虐啊结果后半夜被虐的用枕巾擦脸...............
              其实我不会写啥...........着看起来也不像是同人?...........囧!


              回复
              举报|8楼2011-09-03 16:38
                去看番外甜蜜下嘛


                回复
                举报|9楼2011-09-03 16:41
                  看完了=v=
                  诶嘿嘿~~~~~~~~~~~~


                  回复
                  举报|10楼2011-09-03 16:42



                    回复
                    举报|11楼2011-09-03 19:16
                      让他从疯癫中清醒过来的是庄维,那些半强迫的身体交流并不是自己所喜爱的,但是那些温度和触碰最让人心安。

                      尤其是在信仰和依赖破灭的时候。



                      所以曲同秋信了,信了那些诺言,并不是因为爱,只是可以逃避不堪的过去,也可以有一个安稳的将来。

                      这个男人从来就不会为自己而要求什么,他也明白其实自己没资格去要求什么。

                      庄维带他走是他的幸运,不能带他走是他的命。

                      你能要求一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人做什么呢。

                      于是那些凑巧让自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曲同秋觉得自己解放了。

                      是的,不用再与之前的命运纠缠不清。

                      尤其是被庄维遗弃时意识到,原来他还是渴望来自于那个伤害自己的人的关怀。

                      爱与恨,真的是一线之间。



                      如果,如果。

                      如果自己先低头………………那么连最后的一点底气都会消失不见。

                      所以不能相见,不能相见。



                      因为一旦相见,还是会卑微的伏在那人身边,把那人奉若神明,即便明知他全身乌黑。







                      任宁远没经历过生离死别。

                      不曾想或许是今生唯一一次的离别发生在那个特殊的人身上。

                      是的,任宁远不懂家应该是有怎样热烈的气氛,怎样甜腻的相处。

                      只要有一直陪在自己身边,饮食起居统统相伴就好了。就像是曲同秋曾经做到的一样。

                      只不过那人那样突然而又惨烈的消失了,自己只来得及给他的墓碑上写一句墓志铭。

                      只是希望他过得好。

                      所以那样过分的欺骗他。所以犯下那么多错误。

                      但是统统不能作为曾经伤害他的理由。

                      在失去之后才明白爱惜是真理,任宁远用失去的痛苦记住了这个道理。

                      所以不希望失去,就算知道那人不能再出现依然会下意识的寻找,纵然别人看到的任宁远依然波澜不惊,但他自己明白,能够作为“任宁远”代名词的那些淡漠和冷静全都消失不见。

                      于是那男人变了模样还是能一眼认出,毫不犹豫。

                      这次不要放手了。



                      我只不过想要用此生,与你纠缠。




                      曲同秋挣扎过,但是那个人永远知道自己的弱点。

                      于是又回到那人身边。

                      又一次与那个人命运相连。

                      放不开,尤其是曾经携手面临过死亡。

                      无论怎样选择,还是离不开,甚至是重复之前并不情愿的同性之间的情事也甘愿。

                      曲同秋并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样的感情。

                      比信仰多一点,比依赖多一点,比崇敬多一点…………甚至想要得到承诺。

                      这大概就是被称为爱情的东西。

                      但是仍然是奢望。



                      不论如何仔细的体贴的照料那人的起居,那个人依然不在意自己一样,甚至会向自己提议再次去娶妻生子如何。

                      还好曲同秋知道自己并不想。

                      不想再去找一个所谓的妻子,不想再离开小珂,不想放弃那个人。

                      不想再失去与那个人相依偎的机会。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努力了这么多年,我只有这个愿望没有放弃。

                      任宁远。

                      任宁远。

                      我愿虔诚地,一次一次在欢爱中直呼你的名。







                      无论怎样克制,依旧不能磨灭自己透露出对那人的独占欲。

                      任宁远总是做好了自我警示,但每每曲同秋总能让他的心情大起大落。

                      在经历过失而复得之后任宁远小心翼翼的给着曲同秋自由,又怕曲同秋真的从自己身边溜走。

                      既然如此,我能不能奢求你陪我走到最后,走到生命的尽头。





                      于是终究得以执子之手。

                      还好还好,你愿意伴我白头。



                      ===============End=====================


                      其实本来只是想写任宁远同学为什么会养成这种打死也不肯把喜欢说出口的性格的【可能是其实对感情很迟钝?】但是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抑郁.............或许再写个就是家庭原因了?


                      回复
                      举报|12楼2011-09-03 20:05
                        看出来店长为毛不说喜欢的理由了

                        科普了

                        好文顶一个


                        回复
                        举报|13楼2011-09-03 21:16
                          店长不能没有PAPA的


                          回复
                          举报|14楼2011-09-03 21:47
                            唔……很好看……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君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3-05-15 12:12
                              嗯,我就是喜欢勤劳的孩子!
                              PS,我也不能没有曲爹,也不能没有任老板!(小声,其实肖二哥和加彦君也不能没有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3-05-15 13:07
                                顶之


                                回复
                                举报|17楼2013-05-15 19:27
                                  君子是我最心水的文文之一啊 大爱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05-15 22:08
                                    很好,大爰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4-02-27 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