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73贴子:1,279,994
  • 21回复贴,共1

【迟爱同人】七年之痒 (无水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各位别插楼哦~


引子
天空灰蒙蒙的。
我回到公寓,打开门,便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那是属于情【度受】欲的味道。果不其然,我看到两具赤【度受】裸的男性躯体纠【度受】缠在沙发上,客厅里回响着两人粗重的喘息声。
见到我回来,在上面的那个男人只是很冷漠的看了我一眼,便继续做他的事情。我朝他们地笑了笑,便走到卧室去收拾行李。
十分钟后,我提着行李箱出来。走到门口,突然想起口袋里公寓的钥匙。那两人已经完事了,其中一个依偎在另一个的怀里,满脸嘲讽的看着我。我转过身,把钥匙放在桌子上,便打开们走出了公寓。
自始至终,我都感觉到两道冷冽的目光盯着我。如芒刺背。
我想,这段荒谬的忘年恋就要结束了吧。
柯洛,我李莫延不是一个喜欢纠缠的人,你要结束,我便随你。


回复
举报|2楼2011-08-28 16:38


    和柯洛决裂后,我便又回到了弟弟的家里。虽然要忍受弟夫的白眼若干,嘲讽若干,但是那家伙很懂察言观色,告诉小念我和柯洛分手以后,那家伙先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随后便没有提一个字。

    弟夫这里虽然不是自己的家,但是那家伙除了嘴巴贱一点人还是很好。经过这几年的历练,谢炎越发的成熟稳重,真的像个……男人了。

    突然很羡慕小念。想我LEE风流了半生,到头来,年近半百却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的爱人。和柯洛在一起的这几年,也算是平静,但越是平静,一点点小风小浪就显得越明显。

    柯洛应该还是爱小念的吧。柯洛找回来的那个孩子。应该说是柯洛的现任男友,和小念很相似。温柔,乖巧,出身虽然平凡但是因此多了份平民家的孩子特有的本事——会做一手好菜。而我,年纪一大把,不会做饭,不会体贴,还总是和别人暧昧不清想看看柯洛的反应。

    现在想来,我还真是幼稚的可笑。

    我不止一次看见过柯洛强忍着发怒的表情,我当时还觉得开心。后来,柯洛越来越不耐烦,我们从三天一小吵变成两天一大吵。虽然每次总是柯洛先让步,但是我能感觉得到他愈见冷漠的态度。

    后来的事似乎顺理成章。他遇见了一个年纪和他相当的男孩子,两人一见钟情,柯洛对他诉说着一个纠缠他的老男人怎样的无理取闹,那孩子用自己的温柔融化了柯洛的心,从此王子和灰少年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老男人越来越老,越来越丑,最后……我不知道那个可悲的老男人会是怎样的下场。

    那个老男人在一次喝醉酒后被人下药带到了酒店,终于让王子对他彻底厌倦,任他如何解释,如何苦苦哀求,如何挽救,终究是无法挽回王子的心。

    王子说,莫延,我已厌倦了你的纠缠,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

    只留给老男人一个成熟英俊的背影。

    柯洛已近而立之年,愈发英俊的五官,修长的身材,多金而又温柔。而我,任凭怎样保养,眼角的细纹,日益松散的肌肉都挡不住流逝的韶华。



    回复
    举报|3楼2011-08-28 16:39


      据说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干什么都不顺当。

      早上在家实在是闲着没事干,在屋子里左转转右转转,让在家过双休日的谢大少爷极其不满:“我擦李莫延你一直瞎晃悠啥啊,老子眼睛都被你晃晕了,没事干出去帮小念买菜去!”

      买菜?我没听错吧。我还从没干过这样的事。我“义无反顾”地回复谢少爷:“买你妹啊买!”

      我最终还是出于无聊走出了家门。恩,天气很不错,很适合情侣出来逛逛街什么的……我的视线被眼前的两个人吸引。左边的那个英俊帅气,右边的温柔而又不显女气,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的确是……很养眼。

      两个星期不见,看来柯洛和那孩子的感情又好了几分。

      记得从前柯洛也曾经想和我一同逛逛商场,我以“男人是不喜欢逛街的生物”为由拒绝了柯洛。柯洛一脸委屈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去打高尔夫代替。我当时还觉得可笑,柯洛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和女人一样喜欢逛街。后来,我想,也许他只是想和我想真正的普通人家的夫妻那样逛逛街,穿上爱人亲手挑选的衣服。

      我装作没有看见他们,随便进了路边的一家咖啡店。

      店面不大,是一般学生阶层可以经常消费的地方,里面有几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围在一起看着什么,时不时有银铃般的笑声。我看着她们,心里难免悲楚。如果我是个性向正常的男人,也许我的女儿也已经这么大了吧。可现实却……我已经年近半百了,连个爱人还没有。

      “LEE叔。”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我实在是不想面对你,柯洛,为什么你要带着你的新情人出现在旧爱面前?是嘲笑吗?

      “啊,柯洛,这么巧。”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陪他打哈哈。

      “LEE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柯洛似乎很不满我出现在这样的店里。

      “啊,没什么,就是无聊想进来看看。我先走了。”我的样子一定很蠢,因为我看见了柯洛的现任男友,就是那个叫林宣泽的男孩子脸上讥讽的笑容。

      “你不问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吗?”柯洛抓住了我的胳膊。

      “柯洛,”我苦笑,“我们已经……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了吧。”

      “洛,”林宣泽的声音打断了我和柯洛的对话,我看到他亲密的挽着柯洛的胳膊,“我们不是来找舒先生的嘛,我们先走吧。”

      我趁机匆匆逃离。我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后面的那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的声音我听不清楚,似乎是在指责着什么,我已经无暇顾及了。

      伸手招了一辆计程车,我匆匆跳上车。

      “师傅,去NAR吧地下店。”

      从后视镜里我似乎看到柯洛在看着我,几个女孩子指着他,表情似乎很愤怒。但这无所谓了。

      柯洛,你的一切已经与我无关。



      回复
      举报|4楼2011-08-28 16:39


        NAR吧还是老样子。

        高雅又不显奢侈的格调,没有其他夜店的那种到处走着穿着暴漏的MB的场面,只有一个年轻的歌手在比其他地方略高一些的圆形台上唱着弥漫着淡淡哀伤的情歌。一束灯光自他的头顶打下来,显得他的面庞更加清秀。现在是上午十点,人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服务生在做着清洁。

        物是人非,几年前我来NAR吧的时候总是晚上,而且总是抱着想让柯洛吃醋的心理来这里,现在却是来这里躲避些什么。

        我究竟是在躲避什么?还是在害怕什么?李莫延,难道你年纪大了就变得磨磨唧唧了吗?难道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拿得起放得下的LEE了吗?

        目光往吧台上看去,我看见一个较为熟悉的身影。

        程宏远?他怎么会在这里……正想着,那个人似乎感到有人在看他,转过头。

        看到我的一瞬间他似乎有些惊讶。

        “LEE?”

        “程总?您怎么会……”我也十分惊诧。程宏远刚过四十,成熟又英俊,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让他高大又伟岸。他现在事业正旺,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他的妻子是一所知名高校的讲师,女儿正在读高中,听说也是聪明可爱。按理说,这样一个成功的男人不会出现在GAY吧。

        “等会儿再给你解释,先过来喝两杯。”程宏远向我招招手。

        我朝他笑笑,坐在他身旁。

        “LEE,你怎么会在这儿?我听说你现在和你们风扬的柯总……”

        程宏远就是这样一个人,豪爽,直率。

        “分了。”我喝了口他帮我要来的酒,尽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程宏远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惊讶,他只是笑笑拍拍我的肩膀。“LEE,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个柯洛适合你,想开些。”

        我回以一个微笑。“那你呢,程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叫我宏远吧,LEE,”他脸上似乎弥漫着淡淡地忧愁,“两个月前我和她离婚了。”

        “为什么?”我有些惊讶。众人皆知程宏远不仅事业成功,对家庭也是负责任的很。

        “因为我发现自己爱上了别人,”他看着我,不知怎么竟然让我有些心虚,“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我有些错愕。最近流行变心么?那个可怜的女人,心情估计和我一样吧。

        “我在见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很喜欢他。他在谈判场上的雷厉风行把我公司的律师打得丢盔弃甲。后来我发现我的视线真的被他吸引。我每天都关注着他,他今天的心情是好还是坏,今天有没有去酒吧,他一举一动都让我心动。我知道自己不该爱上他,但现实不是我能够掌控的,LEE,你知道么?”他猛地喝了一口酒,像是给自己壮胆一般。

        “那他知道么?”我忍不住问他。

        “LEE,他现在也并不好,他也和自己的爱人分手了。你说我是不是该去追求他?”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让我有些不自然。

        “这个……最近是怎么了,怎么都……”我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两片温热贴上了我的嘴唇。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回复
        举报|5楼2011-08-28 16:40
          荡荡你闹哪样啊,让小绵羊出轨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1-08-28 16:40




            回复
            举报|7楼2011-08-28 16:42
              绵羊本来就不白,更黑了T~T不过支持你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1-08-28 16:42


                我被程宏远带到了他名下的酒店。

                程宏远突然表白,我有些始料未及。在我的映象中,他似乎并没有对我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感,几次商业化的晚宴都没有任何越轨的行为,完全公式化。

                走进顶层程宏远的专用房间,我不知为何感到有些熟悉。

                正在胡思乱想,我已经被他带到了卧室,程宏远已经把外套放进了衣柜里。

                “LEE,”程宏远走过来从背后环住我的腰,火卝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脖子上,“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有多久了吗?在你清卝醒的时候,占有你……”

                他把我的头转过来对着他,再次堵上了我的唇。他的手探进我的衬衫内游卝移,不知为何我感觉到如此熟悉。在我清卝醒的时候?难道他在我意识混沌的情况下曾经……

                我想起来了。是他!那天在酒吧对我下卝药的那个人是他的一个助理,我全都想起来了!

                我没想到,居然会是他派人给我下卝药。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被他压在了床卝上,我的脸埋在柔卝软的被子里。

                “等等……”我想问清楚,“那天,那天给我下卝药的人是不是你?”

                “LEE,你终于想起来了?”程宏远此刻笑的有些危险,眼睛里满是情{度受}欲的色彩。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我和柯洛……”

                程宏远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朝我抛来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不一会儿,我们已经赤卝裸。程宏远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前,我不由自主发出了呻卝吟。

                “不……你先给我说清楚……”我用卝力推着他的头,但是没有用,反而惹怒了他,他用衬衫把我的双手绑在了床头。

                “LEE,”他拿出润卝滑,探进了我的后面,不停地做着扩张,“柯洛太年轻了,他不懂得怎样爱你。我们现在先不谈这些。”

                我已经有了反应。他把手指抽卝出来,火卝热顶在了我的后面。我空虚的有些难受。

                “啊……”我难受地扭卝动着腰,今天也有些不对劲,难道他给我的酒里……突然,他一个挺身已经全部没入。

                我的声音被他堵在了嘴里。实在是可怕的尺寸,连柯洛和他比,都有些不如。我的腿折在胸前,他已经开始缓缓抽卝动。

                我用卝力偏开头,“混蛋……你……啊!!!”

                他听到我叫他“混蛋”,惩罚性的用卝力一顶,我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之后便是一夜激烈的交卝欢。我被他顶得说不出一个字,只会大声呻卝吟。数不清多少个姿卝势,也忘记了他在我后面射卝了多少次,只是被反复的弄晕,再醒来。

                第二天清晨,我被轻柔的吻弄醒。睁开眼,看到程宏远满是笑意的眼睛。身上很清爽,除了后面有些隐隐作痛,腰有些酸痛,并没有什么不适感。

                程宏远把手放在我脸上。

                “醒了?”

                我想起来,却发现腰部根本使不上力。程宏远的手紧紧得搂着我的腰。

                “放开我,我要给我弟卝弟打个电卝话。他估计又要等一晚上睡不着觉了。”我想拿开他腰上的手,却没有用。

                “别担心,”他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胸前,“昨晚我给他发了个短信。你弟卝弟是叫舒念吧?”

                我没有理由再挣扎。但我心里仍存着疑问。

                “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以后会明白的。”他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这个男人,最可怕的就是会读人心。

                “恩。”

                “今天,我想去你弟卝弟家里转转,好不好?”他的语气里满是渴求。

                是宣布我们的关系?我脑子有些乱。柯洛和那个孩子应该不在小念家过夜吧。

                “好。”我把头温顺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你再睡一会儿吧。”他在我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我闭上了眼睛。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他的车上,正往小念家里去。我偏过头,看着他英挺的鼻梁。他偏过头来对我一笑,我竟有些脸红。

                程宏远,也许,我们可以试一试。我可以为你试着忘记柯洛。

                他说得对,这个世界上也许不是只有一个柯洛适合我。

                这是给手机党的福利


                回复
                举报|9楼2011-08-28 16:42


                  客厅里安静得可怕。

                  小念和谢炎坐在我和程宏远对面的沙发上,柯洛一个人坐在侧边。所有人都不发一语,谢炎静静地打量着程宏远,不知道在想什么,柯洛和小念都微微低着头,特别是柯洛,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

                  说实话,我没有看见那孩子和他在一起着实很惊讶。现在的年轻人不是都喜欢恋爱时如胶似漆么?

                  程宏远进门时的那一句“我是LEE的男朋友”让所有人都变成了现在的这种状态,而那个始作俑者却像没事人一般时不时转过头来冲我一笑。笑屁啊笑,知不知道老卝子现在看着你的笑容想扁你。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却仿佛受了什么奖赏一般低头在我嘴唇上啄了一口。我都能听见小念吸气的声音。柯洛看到这一幕便一直低着头。

                  我本以为柯洛和那个孩子应该是去住酒店的,没想到柯洛一个人在这里。这样倒显得我好像随便找了一个人掩饰被人甩掉的尴尬一般。哈哈,尴尬,自从遇见柯洛,我从前所谓尊严都已经荡然无存了吧。

                  我轻轻咳嗽一声,打破了现场的平静。小念像恍然大悟一般慌慌张张去泡茶。谢炎有些不自然地冲程宏远笑了笑。

                  “若是我没有猜错,您就是宏远商贸的程总吧。久仰大名。”谢炎站起来,朝程宏远伸出了手。

                  “哪里,谢总也是年轻有为,让程某佩服啊。”程宏远也站起来朝谢炎伸出了手。

                  柯洛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卝势一动不动,仿佛我才是那个抛弃他另寻新换的人。

                  “柯洛,”谢炎转过头,“你不是有话要对LEE说吗?你们去书房,我想和程总单独谈谈。”

                  柯洛看了我一眼,默默走进了书房,我看向程宏远,他冲我点了点头。我转身跟着柯洛走进书房。

                  刚刚走进去,我便被一股大力甩到了书房的椅子上。我有些错愕,但是柯洛接下来的动作更令我始料未及。他把我从椅子上提起来摁到了墙上,随后他的嘴唇便压了过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给了他肚子一拳,可是根本没有用。

                  从昨天上午到今天,我一直都和程宏远在一起荒唐,根本没有吃什么东西,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柯洛,你放开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卝朝他大吼。

                  柯洛仿佛没听到,只是眼睛变成红色,让我有些害怕。他就像一头发卝怒的狮子,而我是那个任他宰割的鹿。

                  “柯洛,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不行么?”我试图使自己的语气变得柔和。

                  柯洛的声音蛮是疲惫,“莫延,我求求你,你抱多少人也好,我求你别再让别人抱你了行么?”他把我的衣服撕卝开,看见那些痕迹,突然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莫延,你知道么,我现在好想杀了你,杀了你,就没有人能碰你了……”

                  突然,书房的门被大力推开,我看到了满是怒意的程宏远。



                  回复
                  举报|10楼2011-08-28 16:43
                    我没看题目就进来,我去屎,伸删(好丢人)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1-08-28 16:44


                      程宏远不等柯洛反应,一拳就揍上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猛地推开了柯洛,程宏远的拳头便砸到了我身上。

                      我痛的倒在了地上。本来就年纪大了,还没有吃什么东西,这一拳要了我小命也不一定啊。

                      “LEE!”程宏远连忙把我扶起来,表情慌乱,“你有没有事?”他打横把我抱起冲到了客厅。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也没有好受多少,肚子抽痛地难受。程宏远那一拳还真是不轻。

                      “莫延,莫延……”柯洛摇摇晃晃跑过来,半跪在我身边抓住我的手,眼眶已经红了,“莫延,你是不是很痛……莫延,你咬我吧,这样就不痛一些。”

                      谢炎正在给家庭医生打电话,我看到了连说不用。这一点小痛算什么,老子当年连炸弹都见过。

                      “没事,柯洛。”我拿掉柯洛的手,“你LEE叔不会忍受不了这点小意思。”

                      柯洛看起来十分委屈。程宏远把我抱到他身上,轻轻揉着我的肚子。“LEE,都怪我太冲动。”说罢还作势要亲。我连忙避开。因为我看到柯洛的眼睛已经又变成血红色。突然,柯洛软软的倒在了地板上。

                      “柯洛!”

                      “小洛!”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惊。

                      一帮人匆匆忙忙把柯洛送进了医院。

                      我坐在急诊室外,心里慌乱得不得了。纵使柯洛当着我的面和别人在一起纠缠,纵使他说出了那些令我悲痛欲绝的话,我还是爱着他,我还是没有办法对他死心。

                      突然感觉自己真是贱。如果柯洛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我会那么快接受程宏远,说实话也是为了证明我不是没人要,不是没有柯洛就活不下去。可是真的让我失去柯洛……

                      “哥,”小念抱住我,把头放在我肩膀上,“小洛也许只是因为精神不好。昨天他来到现在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好像一直在等你。”

                      “他没有和那个男孩子一起来吗?”我以为柯洛会让小念和谢炎见见林宣泽。我从前当着小念和谢炎的面与别人暧昧,着实给过柯洛不少难堪。若换做是我,我会让所有人都看看自己的新情人——乖巧,可爱,比原先的那个喜欢无理取闹又一把年纪的男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谁?”小念不解,“柯洛说他和一个朋友一起来的,那个朋友也是来这里办些事,已经回去了。”

                      我有些惊讶,林宣泽回去了?

                      正准备告诉小念柯洛新情人的事,急诊室的门打开了。我连忙冲上去询问医生柯洛的情况。

                      “没什么大碍,”医生宽慰的朝我笑笑,“病人只是营养不良以及长期睡眠不足。应该是低血糖导致的暂时性晕倒。我们已经给他注射了营养针。”

                      我和小念松了一口气。谢炎和程宏远正在给柯洛办理住院手续,经医生这么一说,我不知道还需不需要住院。柯洛为什么会营养不良和睡眠不足?难道那个孩子没有好好照顾他吗?在我的印象里,柯洛应该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程宏远的突然表白,林宣泽的消失……我有些怀疑这中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回复
                      举报|12楼2011-08-28 16:44
                        七(完结)

                        “哥,柯洛醒了,你进去看看他?”小念从病房里走出来。

                        “恩。”我对小念笑笑,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床上的青年脸色有些苍白,从我走进病房到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他的视线就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我被他盯着有些不自然。

                        “咳,柯洛,”我轻轻咳嗽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你为什么……”

                        “莫延,”青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莫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没什么,你这么年轻,又这么优秀,嫌我……想和我分手也是正常。”我把手覆在柯洛的手上,“但是答应LEE叔,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今天的事再发生了。我们既然已经分开,那就好聚好散吧。”

                        “莫延,”青年的声音戴上了哭腔,“我知道我做错了,你回来我身边好吗?”

                        “柯洛……”我苦笑,“有些事情,不是说回来就能回来的。”

                        “昨天晚上陆叔叔给我打过电话。”青年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陆叔叔说,林宣泽是程宏远的一个手下。”

                        “什么?”我大吃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莫延,你先冷静一下。”青年把我拉到他床边坐下,“你那天看到我和林宣泽……其实是他给我下了药。我当时本想推开他,可是我还在和你赌气,气你又跑出去和别人上床,就……没想到把你气走了。莫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呃……先别说这个。你告诉我程宏远和林宣泽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被人下药拖到酒店,我被林宣泽下药,都是程宏远一手操办的。”青年黑漆漆的眼睛望着我,满是恨意,“程宏远那个小人,总是做下药这种卑鄙的事情。”

                        我有些错愕。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一个老男人他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莫延,你别这么说自己。你看起来一点也不老,就像刚刚三十岁的样子。”青年撒娇似地把头埋在我颈边,“你不知道你有多诱人。每次你和别人在一起不清不楚,我的心就嫉妒得快要发疯,恨不得……恨不得……”

                        “恨不得什么?”

                        “恨不得杀了你……然后自己再去自杀。”

                        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这小子的心理真是越来越黑暗了。

                        “莫延,现在你还愿意回到我身边么?”青年的话虽是疑问,但是手已经开始不规矩。

                        我挣扎着反抗,“臭小子!你还在住院!”

                        “莫延……人家已经两个星期没做了……”又是这一招。没事就会无辜状可怜欺骗老子!

                        “唔……你轻一点!”

                        唉,为什么每次我都躲不过这小子的绵羊战术呢?不行,老子一定不能这么原谅他!

                        老子一定要当一回TOP!

                        ----END---


                        回复
                        举报|13楼2011-08-28 16:45
                          老师没关系啦~~插一下又不会怀孕


                          回复
                          举报|14楼2011-08-28 16:45
                            抱走老师亲


                            回复
                            举报|15楼2011-08-28 16:53



                              回复
                              举报|16楼2011-08-28 19:26
                                = =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1-08-28 20:06
                                  居然这么快就完结啦 高效率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8楼2011-08-28 20:15
                                    = =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1-08-28 20:24
                                      看见豆干大人,表示,你也效率点更文吧


                                      回复
                                      举报|20楼2011-08-28 20:25
                                        这里居然还有……


                                        回复
                                        举报|21楼2011-08-28 21:54
                                          店长你木坑,耐死你了!!!!


                                          回复
                                          举报|22楼2011-08-29 2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