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9贴子:1,282,171

【迟爱古风架空】竹林深处

收藏回复


古文白痴,挑战下古文。木哈哈。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五月初五,初夏时节。阳光柔和,微风拂面。

娇嫩的荷花堪堪露头,此刻泛舟湖上,穿梭在田田莲叶之间,喊上船家炖上一锅鲜嫩鱼汤,配上若小菜,再加醇酒一樽

还有那人相伴,真真是当神仙也不换……

“柯少,柯少。”我正想着舒心,却被人强行拉回现实。

眼前这个清秀的男人叫程亦辰,是我们风城的幕僚。城主陆风十分倚重他,我却有些不以为然。这人思维敏捷,一身医术,却过于妇人之仁。对于当下战乱的时局来说,并无好处。是以陆风虽然表面上按他的建议行事,背地里却斩草除根、杀人放火毫不留情。

但是颜面上还是要维持着,我挂上微笑对他说道:“程先生的意思如何?”

“既然已经将义军打散,他们已然大伤元气,再难成气候,何不放他们一马,以显城主之宽厚,安百姓之心。”程亦辰款款道来,温润的眼让我又想起那人来,若是那人大概也会这样说吧。

嘛,虽然义军首领修罗逃了,但那群义军已然四分五裂,一时半刻要卷土重来的确不易,就暂时放了他们。我们护城军也需要休整。于是,我准了程亦辰的提议。

程亦辰行礼之后便退了出去,我用手抚上桌上的面具。我手下军队的战利品---修罗的面具。

这是用精铁制成的面具,可仍抵不住激烈的战斗,上面布满了缺口。可惜的是,手下将领割下面具的时候,修罗已经战斗至久,满脸血污无法看清颜面。不然让画师绘制出人像通缉,能让谢炎气疯。

谢炎是炎城的少城主,据说他出生于炎城创建百年之日,故王亲赐名炎。当年十二国没结成同盟之前,各国之间常有战争,为互相牵制,我被送至炎城当质子。那可是段终身难忘的经历。

几年前,为了共同抵御各国庶民愈演愈烈的起军,十二国结成同盟。我与谢炎成了合作同伴,不过这是明面上的,暗地里他没少给我使绊子,当然我也没让他过的那么舒心。

又想起那个人来了,心里一阵堵。我决定去竹林看看他。

===============================================

这片竹林是我为他而植,林中有山有水,有花有鸟,不知能否让他安心的住下,不再去想那个让他伤透了心的男人。

离他越来越近了,我让侍卫在原地候着,独自一人步入小园,却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把手按上佩刀,同时心里闪过一丝愤怒。是谁,敢在这里打扰他的清净?

放轻脚步却看见,那人的墓前,蹲着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因为战乱而四处流亡的灾民,此刻他正背对着我在大口吞咽着墓前的供品。

“你是何人?”或许是看到这人一副饿了几天的样子,我觉得这人没有威胁。

“嗯?”他慢慢的起身。真看不出来,竟是个高个子。

“不好意思啊,我实在太饿了。”他转过身来。我惊呆了,他,他,他竟然长的和他一模一样。难道真是老天显灵,让他回到人间?

那人看着我呆呆的样子,咧嘴笑了“小公子,在下没有恶意,也不想打扰你的家人。只是太饿了。还别说,你家祭品真是丰富。你看我身无分文的,不如我给你做几天短工抵债?”

不,他不是。这个男人比舒念高,身材也比舒念壮实,他是另外一个人!

回过神来,仔细看这个男人。他的头发脏兮兮的结成一团,身上套了件沾满泥泞的破袍子,甚至不能遮住他的腿,一阵风吹来,可以若隐若现的看见大腿的根部。更别提他那张像舒念的脸上,全是灰与汗。嘴角还有偷吃没擦干净的饼沫子。

大概是我盯着看太久了,那个男人有些局促,他动了动身子说道:“若小公子大人大量,无需在下做工抵债,在下就先走了。”说罢给我行了个礼想要离开。

我忙拦住他道:“你吃了我夫人的饭菜,就是受了我的恩。你自然要留下为我做工。”

“夫人?”他疑惑的看了看墓碑,舒念的墓碑铭文按城中贵族制式,有表字品阶,却无一般女子墓碑上的姓氏与家门名号。我有些心虚,大声说话吸引他的注意:“你若不应,我便送你去见官。”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1-07-21 18:46

    风城重礼,侵占食用他人祭品是会被官府收押的。

    男人无奈的搔搔头:“我本就是这个意思。在下李莫延,原是莱城人士,后因战乱流落至此地。敢问小公子如何称呼?”

    莱城?是义军最早发起的地方,的确战乱动荡。听这男人的谈吐也不像一般莽夫,怕之前在莱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我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便将自己的化名告诉这个落魄的男人:“我是本城陆姓商人之子,你称我陆公子便是。你可会武?”

    “略通拳脚。”

    “打套拳试试”

    随即,我欣赏到一套大开大合,朴实无华的无名拳法。一般人也许看不出来,但以我常年习武的经历,我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个男人的拳法虽然无名,在战斗中却很有杀伤力。看来,这个男人在战乱之中活下来有他的保命方法。

    “看你的功夫不错,你便当我半年的贴身侍卫。”我对他说道

    “什么?!”李莫延大吃一惊,那样夸张的表情让我很新鲜,舒念从来都是淡淡的,从不见他脸上有明显的表情。

    “陆公子,你莫欺人太甚,我不过吃了你夫人几个饼子,竟让我白做半年工?还是做极危险的侍卫?”这个叫李莫延的男人还真是有趣,都落魄到这种地步了还讨价还价。

    如果说留他下来是一时兴起,那么现在我是真对这男人产生了兴趣。

    “这饼子可是特别可口?”

    “啊,嗯。”

    “那是因为这饼子的材料好。做饼子的面是从宁城运来的,里面夹的馅料可有蛤子、鲍鱼扇贝,还有各色干果,一个饼子值上一两银子。你吃了几个?"

    看着空荡荡的盆子,李莫延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这位夫人,您家相公可真是精抠。不过受了您一饭之恩,理应报答。您放心,在我做您相公侍卫期间,定会替您守护他,护他周全。”说罢,对着舒念的墓碑行了个礼,便走到我的身边说道:“陆公子,走吧。”

    看着他那张生动的脏脸,不知为何,我的心情很好。

    自从舒念过世之后,我难得像今日一般放松了。我把李莫延带到竹林附近的宅子,还好平日里我常来此处宅子小住,下人和生活用具都备着,否则可要露馅了。

    吩咐他去沐浴,并令人送给他一套我按舒念的风格订制的衣裳。

    看着一桶一桶的脏水拎出,我不禁莞尔,真是有点期待这个男人收拾后的样子。

    他洗了大半个时辰,从屏风后走出来的那一刻,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怪异。一张极像舒念的脸,穿着极像舒念的衣裳,却的的确确是另外一个人。

    月白的外褂,鹅黄的中衣,褐色的鹿皮靴子,穿在舒念身上是君子温润,穿在李莫延身上却是种说不出的风流韵味。他的长发还没有干,就这么披散在肩上,水珠一滴一滴的打湿褂子。他皱了皱眉,拿起干帕子,囫囵的擦起头发来。一边擦一边说道:“陆公子这是要招侍卫还是伴读?这身行头打架可不方便。”

    我按捺住心里的情绪,对他说:“这身装扮能降低他人警惕,所以说你的是贴身侍卫。”怕他不信,我又补充道:“一般情况你无需出手,你只需在特别紧急的时候保护我即可。”

    李莫延不置可否的一笑。我的心却漏跳一拍,他从发丝中挑眉一笑算作回答的样子真是…真是…很好看。

    没来由的,我又有些恼火,长着舒念的脸的人怎么可以如此轻佻,对着男人笑的这般,这般……

    见我的脸色阴沉下来,李莫延放下帕子,说道:“陆公子若还有事,在下便……”

    “谁允许你自称在下的?!对主人你要自称‘小人’”话一出口,我便见到李莫延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随即恢复了正常。

    “敢问陆公子还有什么吩咐,若没有别的事,小人便歇息了。”他低下眉,谦恭的说道。

    看他低眉顺眼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慌乱,我想和他说些什么,嘴巴张了几次。

    可最终我还是摆出一副少爷的样子,说道:“那你好生歇息。”说罢逃离了那个房间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1-07-21 18:46
      沙还是插?


      回复
      举报|4楼2011-07-21 18:49
        tbc差点忘记了


        回复
        举报|5楼2011-07-21 18:50
          木有人看,泪奔去吃饭


          回复
          举报|6楼2011-07-21 18:54
            LZ乃个裸,绵羊乃个渣!
            于是期待下文~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7楼2011-07-21 19:01
              柯洛你这小混球
              LZ普利四狗昂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8楼2011-07-21 19:12
                替身什么的…… 楼主为什么裸奔 = =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1-07-21 19:23
                  咩又渣了......


                  回复
                  举报|10楼2011-07-21 19:52
                    国外都不自己买车,都是租车出行,简单又经济! 让每一位客户舒心的享受贴心服务!
                    广告



                    mIAO~


                    回复
                    举报|11楼2011-07-21 20:18


                      叔落魄了。。。。


                      回复
                      举报|12楼2011-07-21 20:25
                        叔叔如此落魄
                        幸好陆夫人己蒙主召
                        有戏看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1-07-21 20:31
                          虐羊为中心,切记切记…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1-07-21 20:53
                            很喜欢,期待下文!
                            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15楼2011-07-21 20:56
                              我裸素因为ID留坑鸭梨好大啊。没有了皮虽然很狂快,红果果了,但是鸭梨小啊。我还是喜欢当个无坑的人啊


                              回复
                              举报|16楼2011-07-21 21:48
                                那楼主,这个是坑吗?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1-07-21 22:36
                                  叔就是那个修罗吗?


                                  回复
                                  举报|18楼2011-07-21 23:18
                                    可爱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1-07-21 23:29
                                      新同淫


                                      回复
                                      举报|20楼2011-07-21 23:38
                                        好看^_^)Y,求下文


                                        回复
                                        举报|21楼2011-07-22 01:18
                                          = =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1-07-22 07:52
                                            叔又来给圣母念当替身啦
                                            油嘴滑舌的叔很贴近原作的形象~~


                                            回复
                                            举报|23楼2011-07-22 10:53
                                              谁知这一走就是好几天,回到本宅我就收到线报,说是抓住修罗的副将了,让我去提审。

                                              据说这名副将是智将,但我也没想到竟是个如此好看的少年。他此刻被捆在木桩上,瘦弱的身子被浸了水的牛筋绳勒住

                                              从破烂衣衫的开口处开,皮肤当真白如莹雪,可惜已经被鞭子抽出一道一道的红色痕迹

                                              沾满血汗的脸上,是我都忍不住要惊叹的五官,听说那修罗不爱罗钗爱须眉,这林副将常年跟随在他身边。不过这般容貌,的确惹人怜爱。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我叹了口气,在军营了,长的好看从来不是一件好事。

                                              我又手指捏起他的脸,笑道:“你似乎很倔强。我们军营的汉子最好的就是你这种倔美人吧。”我满意的看到他脸上呈现出的惊惧之色。

                                              说道:“当然这般样貌,若是当了我们风城的谋士,穿上锦缎袍子,头戴高冠,该是说不出的风流潇洒吧。林公子是明白人,自不用我多言。”

                                              他的脸色由惨白变得灰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微张的嘴显示出他的恐惧与挣扎。我知道,对于军人,最可怕的不是死,不是伤,而是侮辱。尤其是他这样一个品貌皆具的富家公子。对了,林竟是叛出应城的贵族少年。

                                              “我给你一夜的时间思考。”我端着手离开大牢。给他一夜的时间能更好的达到恐吓的效果。

                                              走出大牢,我摇了摇头,刚才有点眼花,怎的在大牢里见到一个像卓文扬的人。

                                              说起这卓文扬,是程亦辰的儿子,随其父效劳风城。曾经在义军当过暗探,前两年才回城。

                                              一身白色铠甲,翩翩少年郎,是城中少女仰慕的青年才俊。偏偏这人生性冷淡,已经二十有五,仍没有娶妻成家的意愿。

                                              程亦辰到也奇怪,不催促也不着急,任这个儿子冷心冷面孑然一人。

                                              不过这个时候,卓文扬该在练兵场上才对,审人不干他的事。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来,卓文扬当年潜入义军,带他进营的担保人好像姓林!

                                              莫非?!我急急往回走,走了两步,又笑起自己杞人忧天。这林竟是卓文扬亲自擒回来的!

                                              谁知,回到城中,竟有应城贵族求情,连陆风都帮着说情。说什么林竟年幼无知犯下大错,看在他的父亲以及伯父为十二城联军辛苦操劳的情分上

                                              饶林竟一死。林竟是程亦辰的亲弟弟应城贵族程亦晨的儿子,卓文扬的堂兄弟。

                                              我看着几张急切的脸,笑了。当初我们手底下的人被义军砍瓜切菜般得削的七零八落的时候,可没有人觉得林竟年幼无知。真是年幼无知怎会小小年纪叛逃家族,和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与自己的父兄做对。

                                              我又想起以前抓来的义军将领,活受罪的,死得千奇百怪的,这人和人的命在我们手上真真不同。这义军有时说的还真有点道理。

                                              “我本没有伤了他的心。只不过这林竟心思缜密,不得不防,不如让他服下逍遥,从此就在风城由卓将军看管如何?”

                                              此话一说,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松了。逍遥是风城的独门秘药,食用以后,将前尘往事一并遗忘。当年制药人不知何故,缺了一味药,故在忘却前尘的同时,食药人十之有九会失了神智,从此痴痴傻傻,不复清明。

                                              不过就卓文扬和程亦辰兄弟对林竟的重视程度来看,哪怕他成了傻子也能无忧无虑过上一世。

                                              谁知第二天清晨,从牢里传来消息,林竟服毒自杀。

                                              待我赶到大牢时,林竟已然死去多时,身子僵硬的被卓文扬紧紧搂在怀里。

                                              眼见卓文扬双目放空,痴痴着吻着林竟沾满血污的脸,嘴里喃喃的念着什么“我真傻”“我错了”任旁人怎么拉也拉不开。

                                              我抚额,真头疼。

                                              好不容易将林竟和卓文扬的事处置好,已经是一周之后。原来林竟的牙缝里藏着剧毒药丸,那天夜里卓文扬夜探林静过后没多久便用仅存的一点内力,催出药丸服毒而亡。

                                              至于他为何在见过卓文扬之后服毒,却不在被毒打时服毒,我见到卓文扬请辞的信笺时便已明了,虽然其中纠葛我并不清楚,但这两人怕是有过一段情。

                                              情只一字,却让人生死相随。


                                              回复
                                              举报|24楼2011-07-22 10:57
                                                踢笔西

                                                这更木有啥子进展哦,讲讲别人的故事= =



                                                回复
                                                举报|25楼2011-07-22 10:59


                                                  回复
                                                  举报|26楼2011-07-22 11:14
                                                    小竟的出现只是打酱油?


                                                    回复
                                                    举报|27楼2011-07-22 11:18
                                                      重要酱油


                                                      回复
                                                      举报|28楼2011-07-22 11:21
                                                        酱油竞。。。。。


                                                        回复
                                                        举报|29楼2011-07-22 12:32
                                                          小竟死了,蜀黍肯定很桑心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30楼2011-07-22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