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治愈系吧 关注:52贴子:489


1楼2011-05-02 14:29回复
    系我得闲时 我会发文家咯!!~~     ···


    2楼2011-05-02 14:31
    回复
      第一章 牵绊
      这是一处废弃了很久的露天篮球场——破旧,杂乱,此刻更有几分萧瑟之意。
      初春黄昏,风冷冷地回旋着吹着,路旁的废纸片被风卷起,吹出了好远,直到被一个躺在地上痛苦地喘着粗气的人挡住,才止住了。周围还有好几个或趴或跪在水泥地上的人……
      刚刚一定是发生了一场极为激烈的打斗。那几人宛如一只只斗败的公鸡,全身无一处完好。
      离他们不远处,那个锈迹斑斑的篮筐下面,坐着一个人,黑衣裹身,用泼墨般的黑眸直直地看着他们,平日里淡漠的眼神里此刻多了几分讥讽之意。
      这些霍兹学院的败类,估计是胆子再次发育了,竟敢找他挑衅。
      他啧啧出声,唇角溢出一丝冷笑。
      似乎是高估了他们的能力,出手过重了。看着面前连站起来都困难的人,他嫌恶地皱了皱眉。
      突然,在路的拐角处,一个穿着雪白制服、抱着书包、低着头匆匆赶路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喂,站住。”他叫道。
      然而,低头赶路的人似乎没有听见,脚步并没有放慢。
      “本少爷叫你站住!”他提高了音量,傲慢如常。
      赶路的人怔了一下,抱着书包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起来,脚却更快地往前走去。
      他的脸色一变,本随意垂放在腿上的手,慢慢抬起。对准那个白色身影,隔空做了个抓握的动作,然后缓缓收回。那个身影被直直地拖了过来,一直拖到了他面前。
      他冷冷地抬眼看她。
      眼前的白衣少女只是更紧地抱着书包,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瑟瑟抖动的细肩却分明显露出她此刻的紧张。
      一丝嫌恶之色瞬间自眸中闪过,抓握的手一松,便见被拖过来的白衣少女颓然地跪倒在了地上。
      “本少爷让你站住,没听见吗?”
      少女咬了咬嘴唇,依然低着头,没有抬眼看他。“听……听到了。”她的声音很细微,要侧耳倾听才能听清她的呢喃。
      他的眉头轻皱,一股无言怒火冲上来,朝她低吼:“别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小心我真会拿你当沙包练。”
      少女却更加沉默。
      从有记忆开始,她就没反抗过任何人,一直都只是学着默默忍受。从小跟在作为军人的祖父身边,一直被严加管束,不反抗,不敢反抗,不能反抗……她这样坚信着。
      他瞪了她许久,终于不想再和她一般见识,要不是看到她身上的制服,他才懒得拖她过来。
      “你是医疗治愈系的?”他沉下声问。
      白衣少女似乎终于鼓起了勇气,微微抬眼望向他,然后点了点头。
      他不想再多和她废话:“那应该会做一些简单的医疗处理吧!”没等她反应过来,他抬手指了指她身后,“那些人,别让他们死掉就可以了。”
      白衣少女疑惑地愣了一下,缓缓转过头去,才发现身后的空地上,或趴或跪着七八个少年,似乎受到了非人的虐待,正痛苦地呻吟着。她的眸子瞪得好大,深怕自己看到的一切是幻觉。
      见她跪坐着一直没动,单薄瘦小的身子,好像一个瓷娃娃,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似的。他的嫌恶之情更甚:“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是……是,我马上就去。”少女赶忙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她跪坐在一名受伤的少年面前,双手凝力,淡蓝色的气雾隐约可见,抚上伤口所在之处,伤口便很快愈合了。
      赫尔墨斯医疗治愈系的学生,果真名不虚传。
      他靠坐在那儿,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少女雪白制服左胸前的标志——一只翱翔的雄鹰,在夕阳下闪着光芒,刺目地扎着他的眼。尽管百般不愿承认,他还是如了外公的愿,成了赫尔墨斯学院魔法系的学生,走着外公安排的路。他拼命地反抗,为着自己曾经认定的幸福努力着……然而,终于在那个人悄然离去,终于在再没有理由坚持的时候,他选择了默然接受。
      “你……的手臂也在流血,我帮你处理一下吧……”白衣少女不知何时已站在了他身旁。
      他抬头瞥了她一眼,木然道:“不需要。”
      “可是……不管它,或许会感染而不容易愈合……”少女轻声说着,“我帮你处理一下,很快的。”她蹲下身,抓起他的手。
      他嫌恶地甩开了:“不要碰我。”
      少女一惊,忙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于是她隔着半尺的距离,开始凝力,小心为他治疗。
      他瞅了她一会儿,皱了皱眉。
      奇怪的女人!明明看上去如此胆小怕事,却在自己的专业面前,似乎又变得如此坚持。他不明白。
      —个没有梦想的人如何能了解坚持梦想的人的心?
      


      3楼2011-05-02 14:34
      回复
        一条笔直的小路。暮色正浓,夕阳那金色的余晖洒了一地,路旁一株株香樟树随风轻摆,枝头上隐隐透出一抹新绿。如画的景致,如诗的意境,走在这样宁静的小路上该有多惬意。路尽头的转角处忽然出现了一个娇小身影,身影逐渐清晰了起来——低着头,抱着书包,身着赫尔墨斯学院特制的医疗治愈系制服。她一如既往地只顾匆匆赶路,丝毫没有分心注意这傍晚时分小路上特有的闲雅景致。
        突然,她的脚步慢了下来,直至不得不停了下来。在她的前面,一群同是赫尔墨斯学院学生的人挡在了路的中央。她满脸疑惑,其中几个应该是她的同班同学吧,虽然叫不上名字,却还是眼熟的。
        “就是她!”其中一个同学说道,抬手指过来。
        她只是茫然地眨了眨眼,满脑子的问号。
        “你叫孤沐凉吧?”另一个又谨慎地确认了一遍。
        沐凉怔怔地看了他们许久,然后诚实地点了点头。
        所有人的脸都一下子沉了下去,好似阴水沟里的脏水那样又臭又黑。
        沐凉站在那儿,心猛然收缩了一下,依然不知就里,她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为什么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变得如此厌恶、怨毒。她难过地低下了头,不敢再看过去。
        一大群人瞪着她,慢慢地向她靠近……
        远处,林中一群鸟惊飞四起。天色渐渐暗淡了下去……
        寂静的小路上,已只剩沐凉一个人,那身雪白的制服变得凌乱褶皱,一边的发丝也散落了下来,她抱膝坐在路边,头紧紧埋在腿间,不住颤动的双肩,以及断断续续传出的哭声,都在昭示着她刚刚所遭受的欺辱。
        想起刚才,沐凉仍心有余悸,那帮人,不由分说便开始用魔法鞭狠狠地打她。她的身上现在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鞭痕,钻心地疼着。然而很快,沐凉便咬了咬牙站起来,将被丢弃到路边的书包捡起抱在怀中,继续匆匆地往家里赶去。
        如果没有在祖父规定的时间内赶回家,一定又要受罚了。祖父是鷪帝国最优秀的军人之一,更是鷪军部队的前任上校。祖父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没有人可以违抗。她一直很尊敬他,同时也很怕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违抗他。她从有记忆开始便是祖父在抚养她,对于她父母亲的事,祖父没有提,她也不敢问,她对他们已毫无印象。只是曾经从一些和孤家熟识的朋友口中听到,她的父母似乎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逃亡了;也有人说,他们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了。她在听到那些话之后,只是一味地沉默着。对父母亲毫无印象的她来说,不知道该怎样为他们辩驳,她的心里只是微微地透着一丝难受。


        6楼2011-05-03 12:17
        回复
          “孙少爷?孙少爷?”陆总管小心地唤了几句。
          “什么?”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的袭司劭,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这间合不合意?合意的话,我马上派人打扫整理。”
          “嗯。”他哼了一声。
          陆总管会意地躬了一下身,退下,立刻去请人来打扫。
          站在落地玻璃幕墙前,镜面里的人影是如此的孤傲,隐下所有的锋芒,他其实显得那么落寞、无措。而窗外,那个娇小的身影,好似他的影子——只为那个在她生命里主宰一切的人的意念而活着,只是或许她还有自己的梦想。
          他的梦想呢?是什么?也许再也不会有梦想了吧!
          ……
          餐厅内,灯光亮得如同白昼。两米多长的餐桌上,已摆满了各式餐点。一道道精致得如艺术品般的佳肴,令人垂涎欲滴。
          餐桌上坐了四个人。餐桌两侧各立两个仆人。
          气氛很安静,连汤勺轻碰到盘子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当用餐完毕所有人都轻放下餐具后,赫本院长突然开口道:“士诚上校,要不以后就让沐凉和袭司劭一起上下学好了,袭司劭可以保护她。”自然赫本院长想的不仅仅是这些,这样做也可以让沐凉督促袭司劭去学校,免得他总是逃学。
          “嗯,也好。”老者想了一下,点点头,又瞥了一眼沐凉,冷声道,“从明天起,你就和袭司劭一起上下学,知道了吗?”
          “是……是。”沐凉紧张地用力点了点头,声音细微怯懦。
          袭司劭厌恶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拒绝。他和她完全像是外公和上校的提线玩偶,完全没有自主权,更没有说“不”的权力,自然也就不需要来征得他的同意。他的嘴唇冷硬地抿成了一条线,透着讥讽。
          沐凉偷偷地察看着他的表情,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身着黑衬衣的英俊少年,此刻看上去却邪恶得像传说中的那位撒旦大人!
          ==================    第一章完=====


          10楼2011-05-03 14:40
          回复
            “孙少爷?孙少爷?”陆总管小心地唤了几句。
            “什么?”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的袭司劭,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这间合不合意?合意的话,我马上派人打扫整理。”
            “嗯。”他哼了一声。
            陆总管会意地躬了一下身,退下,立刻去请人来打扫。
            站在落地玻璃幕墙前,镜面里的人影是如此的孤傲,隐下所有的锋芒,他其实显得那么落寞、无措。而窗外,那个娇小的身影,好似他的影子——只为那个在她生命里主宰一切的人的意念而活着,只是或许她还有自己的梦想。
            他的梦想呢?是什么?也许再也不会有梦想了吧!
            ……
            餐厅内,灯光亮得如同白昼。两米多长的餐桌上,已摆满了各式餐点。一道道精致得如艺术品般的佳肴,令人垂涎欲滴。
            餐桌上坐了四个人。餐桌两侧各立两个仆人。
            气氛很安静,连汤勺轻碰到盘子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当用餐完毕所有人都轻放下餐具后,赫本院长突然开口道:“士诚上校,要不以后就让沐凉和袭司劭一起上下学好了,袭司劭可以保护她。”自然赫本院长想的不仅仅是这些,这样做也可以让沐凉督促袭司劭去学校,免得他总是逃学。
            “嗯,也好。”老者想了一下,点点头,又瞥了一眼沐凉,冷声道,“从明天起,你就和袭司劭一起上下学,知道了吗?”
            “是……是。”沐凉紧张地用力点了点头,声音细微怯懦。
            袭司劭厌恶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拒绝。他和她完全像是外公和上校的提线玩偶,完全没有自主权,更没有说“不”的权力,自然也就不需要来征得他的同意。他的嘴唇冷硬地抿成了一条线,透着讥讽。
            沐凉偷偷地察看着他的表情,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身着黑衬衣的英俊少年,此刻看上去却邪恶得像传说中的那位撒旦大人!
            ==================   第一章完=====


            11楼2011-05-03 14:40
            回复
              第二章 少爷的怒气
              因为祖父的一句话,从那天起,沐凉再不情愿也会跟着袭司劭一起上下学。这个在她眼里沉
              默孤傲的少年,倒也没有拒绝。沐凉想,他或许没有那么难以相处吧,只是她到现在都不曾敢开口和他说话,他也从来没打算理她。
              天上一大块浮云慢慢的飘向远方。沐凉抱着书包,靠在魔法系教学楼的砖石门前,抬头望天,嘴角微勾。她喜欢这样的宁静,喜欢天空的湛蓝,喜欢看这些自由飘动的云……站在魔法系教学楼前。望着天际发呆,等袭司劭下课,似乎已渐渐成了习惯。因为魔法系的课程较一般专业排的满,所以每次沐凉都会去等他,也许也该庆幸,如果是袭司劭先放学,会不会就先走了?那么祖父的命令她要怎么遵从?然而所有的如果现在都还只是假设,她很庆幸!沐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风轻起,拂乱了她额前的发丝,初春的风微微带了一丝凉意,她稍稍抱紧了自己……
              袭司劭远远地便瞧见了站在大门前的那个雪白的身影,近来他的身边便多了个“小尾巴”,
              每天上学、放学,“小尾巴”都会努力跟在她身后。他应该感到麻烦,感觉头疼,甚至厌恶的……只是,他没有拒绝。不明白自己何时萌生的怜悯之情,看到身后这个一脸胆怯懦弱
              的女孩,他竟也默认了她的跟随。不过……很好,她很有自知之明,一直都是安静的跟在身后,省去了很多麻烦。不然,依他的个性,管他是不是外公的要求、孤老上校的命令,他早踢她走了。
              沐凉静静地跟在他身后,一路都吃力的小跑着,生怕跟不上他的步伐。他走路很快,迈的步子也很大,黑色的法袍在风中轻扬。这样的少年在哪里都会耀眼得令人惊叹吧!所以此刻,不断经过身旁的同学的指指点点,应该也是很正常的吧!她那么平凡,那么毫不起眼,现在却跟在他的身后!如果她不是局中人,一定也会觉得很诧异。这样想着,她只是更低的埋下了头,抱紧了书包,加快了步伐。
              风轻轻拂面,空气中有清新的香木味道。
              这是他们每天必经的香樟小路,再往前左转,不远就会有去庄园的专设公交了,祖父从小便让她独自上学,独自坐车,所以身为上校孙女的她,却从来没有像学校里那些名门贵族的子女一样有专车接送。祖父说,她要有作为军人子女的觉悟。
              袭司劭突然加快了步伐,却并没有如期的往回家的路走,而是走向另一条岔路。沐凉愣了好久,不明白为何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是有什么事吗?那条路,她他记得是通往邻镇一个集市的。沐凉挣扎了许久,当袭司劭的背影几近模糊的时候,她咬了咬唇,决定跟上去……
              她的脸色慢慢晕开一片燥红,初春的天气,额上竟微微沁出了薄汗。袭司劭好像是故意想要甩开她,所以此刻她要跟在他身后变得更加辛苦……终于在一个小弄堂的转角处,她弄丢了他的身影。抱着书包,站在出口,她呆呆地望着过往的人群,一阵慌乱蓦的占据了整颗心。
              “小姑娘,要买点儿水果吗?”旁边的小贩看了她一会儿,热情地招呼着。
              沐凉茫然回过神来,怯怯地笑着摇了摇头,赶紧离开了.
              


              12楼2011-05-06 21:19
              回复
                唉唉 点击率甘少
                我唔想连咯!~!~~~~


                13楼2011-05-06 21:21
                回复
                  ~~ 依家开始 贴图哦
                         自己看图吧!!  


                  14楼2011-05-07 20:46
                  回复



                    15楼2011-05-07 20:47
                    回复



                      16楼2011-05-07 20:47
                      回复




                        17楼2011-05-07 20:48
                        回复



                          18楼2011-05-07 20:49
                          回复



                            19楼2011-05-07 20:50
                            回复



                              20楼2011-05-07 20:5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