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治神社吧 关注:107贴子:27,663
  • 9回复贴,共1

光治神社记事录 EP1 ~舞叶之神社~ (修正ver)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光治神社文宣部&惰性气体同人社共同出品
PS:再次重制版。之前的一些错别字改正了,还有出品团体也更正了

(图片仅为暂时引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唐国强再饰诸葛亮】《神道三国》今日公测领豪礼! 抢看新三国剧情! 再入三国,上线领iPhoneX和红包大奖!
广告
  已是秋风萧瑟的时节,灵俏的轻风早早地就将金灿灿的亮黄色漫山遍野地从远处的野道一直铺盖到比这条山脚小路还要遥远的地方。
  幸福的人眼中是温暖而喜悦的丰收季节,悲伤的人眼中是孤独而寒冷的寂寞世界。
  一条从山上蜿蜒而下的石阶小道如未枯竭的泉水汇入山脚下的黑泥土路。此处,一株高大而身形怪异的古树就伫立在山路的道口旁,迎着阵阵山风将一片又一片已被染成金色的狭长叶片送到空中,任由它们满天飞散,然后轻摇慢舞地投向大地的怀抱。
  少女在透过树叶而变得斑驳的阳光中拖曳着一头苍蓝的长发,将挂在大大的毛绒耳朵上的铜铃摇得泠泠作响,几乎要让长长的印着淡紫色花纹的袖口落在地上,就这么由山上踏着墨色的石阶轻快地走下来。
  飘逸的脚步声和细碎的铜铃声随着少女停步于满树金黄之下也戛然而止。少女顺着风理了理被风吹拂后稍微有些凌乱的发丝,之后便将目光投向了脚下那条土路一直延伸而去的远方。
  半天过去了,谁也没有从少女跟前走过。陪伴着少女的,只有时密时稀却从不间断地飘落着的古树的叶片,还有萦绕在大树周围缠绵不止的秋风。
  于是少女抬起头透过那黄叶的间隙窥看着如破碎的蓝玉一般残缺的苍穹,仿佛这么长时间的等待就是为了看一眼这抹纯净的蔚蓝。
  时间仍分秒不停地流逝,然而树上的叶子总是无穷无尽地,慢悠悠地从树冠上飘到半空中,又从半空中落到地面上,仿佛外界的一切变化都和它们无关。
  终于有一片黄叶正巧落在了少女的脸上,于是少女闭着眼睛举起右手准备将其拂去。
  忽然另一只手已经轻轻地抢在少女自己之前拈走了那片落叶。
  少女并没有感到很震惊的样子,平静地低下头,然后向旁边转过头并且睁开了眼睛。
  “谢谢。”少女温和地微笑着道谢。
  旁边站着一个身材比少女还要高不少的金发女性。女性和少女一样,头上长着大大的一对狐耳,身后拖着一条大大的狐狸尾巴,身上则穿着挺朴素的巫女服,看起来就像一个游女(注:古时周游各地的巫女)。女性和少女对视着没有说话,指间捏着刚刚拈走的那片树叶,秀美的天蓝色双眸中却蒙着一层阴郁的愁倦。
  良久,女性才将视线从少女身上移开,转而开始细细端详自己手中的那片落叶。
  “这是相思树的叶子哦。”少女仍旧微笑着对金发女性解说道,“每一片叶子里都包含着一个值得回味的故事呢。”
  女性盯着托在手中的叶子,略微皱紧了眉头。
  “这棵相思树和别处的不一样,在秋天也会让叶子变黄,漫天飘舞呢。但是,”少女停顿了一下,再次仰望着微风中簌簌作响的树冠,“它的叶子,是无论怎么脱落也不会掉光的哦。”
  女性将合并的双掌慢慢分开,由那片落叶从两手间飘走了去。
  少女也重新注视着女性,接着向对方行了个小幅度的鞠躬礼。“初次见面,本殿叫光治苍音,是光治神社的主人,请多多指教。”
  女性并不迟疑,很快也回了礼并自我介绍道,“天狐空耀。”
  “咦,不说真名吗?”苍音立刻很好奇地问。
  听少女那样问了,女性忽然变得神情紧张起来,“抱歉,真名不便透露。”
  “唔?”苍音歪着脑袋盯住女性,然后和善地又笑笑,“像乃这样法力高强的狐狸,应该几乎不怕任何人的言灵束缚了吧?”
  “什……”女性立刻戒备地后退了两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光治神社的主人啊。”苍音继续保持着天真烂漫的笑容站在原地,“放心吧,某不会伤害你的。某只是在这里等乃而已。”
  “明明完全看不出来有多少灵力的……”女性的神情并没有缓和下来,她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貌似可爱却让自己很吃惊的少女,“不对,你刚刚说等余?”
  “没错。”苍音点了点头,将那些铃铛也晃得发出清脆的声响,“本殿可是在这里等了你半天哦。来,到神社里去喝杯茶吧。”


回复
举报|2楼2011-04-08 15:18
      一阵冷汗顿时从女性的额头淌了下来。“呃……不、不用了。”说罢,女性便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不必如此拘束的哦。以前我们也见过几次面的,乃忘记了么?”
      女性刚刚迈出的半步忽然停止了,整个人就这么定在原地。
      傍晚的风稍微带有几分凉意,仿佛催促着百鸟归巢、花羞叶闭。二人站在渐渐变得越来越没耐心的秋风中静止无言良久。
      终于,女性猛地重新转过脸来,半眯着湛蓝的眼睛强作镇定地与苍音对视着。“你,你是那时的……”
      “是的,乃穿着女仆装在咖啡厅里专心工作的样子,本殿觉得很有趣哦。”
      时间顿时连同空耀那诧异的表情一起凝固了。
      呆愕了半天,空耀才双手捂住脸背过身去低声碎碎念起来。“怎……怎么会这样……明明那时候想着‘要是给那个孩子也套上女仆装就好了’现在却差点没想起来……”
      “本殿才不要穿那种奇怪的衣服啦。”苍音尴尬地抹了抹自己的脸,“说起来,乃真的不要上去坐坐吗?”
      “唔……唔……”空耀咬着自己下唇似乎很费劲地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了。余只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好。”说着空耀又指了指旁边那棵相思树的根部。
      这古树枝叶浓密参差,树干粗壮而盘曲,树根和树干之间则扭曲形成了如同一个张开的怀抱般的大凹槽,可以容得下两人在其中舒适地躺下,看起来那确实是一个临时作窝的好地方。
      “要在这里睡觉吗?”苍音走过来颇有兴趣地观察着大树的基部,“似乎是很有意思,不过夜里很冷,乃也许会着凉哦。”
      “放心吧,余还没那么金贵。”说着,空耀就一屁股坐到了树窝里去,但紧接着就打了个寒战。“呜呃,是有点凉呢……”
      “就是说吧。实在不愿意到神社去的话,本殿就陪乃在这里待一晚上罢。”于是苍音也爬进了树窝里,在空耀旁边坐下了。“嗯,除了有点凉以外还是挺舒服的呢。”
      空耀倒是没再介意什么,照着树窝里的空间尽可能占据地伸展开四肢躺了下去。“嘛,随你。不过余可不敢保证在睡觉途中不发生各种意外哦。”
      “嗯,没问题的。顺便把乃的尾巴借来一下可以吗?”
      “啊,拿去吧。”空耀稍微侧过身子将自己那条毛茸茸的金色尾巴抽了出来然后搭在苍音的身上。
      “唔……一条尾巴不够暖和啊,乃其它的尾巴呢?”苍音抓住空耀那条尾巴不满地摇晃了几下。
      “就这一条啦……”空耀不耐烦地把苍音的手按了下去。
      “骗人,乃又不是仙狐,这么高的道行应该有九尾才对的!”(注:根据佛教传说,仙狐在九尾后再往上提升尾巴数量就会减少)
      “咕啊啊啊……好吧好吧,余只是把其它尾巴都收起来了而已。”空耀很不情愿地坐了起来,掀起了衣服的后摆接着就开始憋气。简短地默念完后,一大簇金黄的尾巴便拥挤地从她身后伸展出来。“这样可以了吧?”
      “嗯,就用乃的尾巴当做床垫好了。”苍音将空耀的尾巴一一在树窝里排放整齐,正好足够将两人躺下的地方完全覆盖上。
      然而空耀又立刻抱怨起来。“喂喂,为什么只有余贡献出自己的尾巴,你的呢?”
      “在这里哦。”苍音不慌不忙地从身后伸出了一条比空耀的金尾大得多的苍蓝色狐尾。
      空耀却更加不满了,继续抱怨道,“别的尾巴呢,别告诉余你无法控制住所以也都收起来了吧!?”(注:空耀说的捏他是指某狐仙女友)
      “怎么可能是那么低级的原因啦。”苍音将掩盖住自己都绰绰有余的大尾巴横在两人之间自豪地解释,“本殿的尾巴比乃的大那么多,要当被子盖只要一条就够了哦。”
      “可……”空耀欲言又止,接着将苍音的大尾巴往自己身上扯过来一盖便侧着身躺住了,“算了,反正够保暖就行了。”
      结果苍音自己反而没多少可以覆盖自己的毛皮了。
      “喂……空耀,本殿自己也要盖的啦……”扯也扯不回来自己的尾巴,推也推不醒已经开始打呼噜的空耀,无奈的苍音只得更加靠近了空耀,用两人彼此贴紧的背部来取暖。“唉,真是个别扭的孩子呢。”
      其实这个时候空耀不知是在做梦还是为自己的计谋得意,总之是捂着自己的鼻子窃笑了好久。
      夜空斗转星移,秋虫奏鸣不止。

    ☆☆☆休息一下☆☆☆


    回复
    举报|3楼2011-04-08 15:18
      忘记插图。。

      -


      回复
      举报|4楼2011-04-08 15:21
          恍惚中,空耀渐渐感觉到自己似乎喘不过气来。本想不管不顾继续睡觉,但还是坚持不住,空耀便慢吞吞地半睁开了一只眼睛。
          朦胧而狭窄的视野中,一只小手正按在空耀脸上捏紧她的鼻子,稍远处,一对清蓝的洁净双眸正紧盯着她。
          “快醒醒啦!”捏着空耀鼻子的那只手变得更加有力了,直捏得空耀完全无法透气。
          “噗哈!呼……”空耀终于挣扎着弹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谁,刚刚是谁想谋杀余!?”
          “没人想谋杀乃。”苍音在空耀旁边和善地微笑着拿出一块手绢替她擦了擦眼,“天都亮啦,该起床了哦。”
          “唔……啊?”空耀看着苍音晃了晃自己脑袋,抬起头看了看。
          就像昨天傍晚时那样,稍微有点暗沉的蓝天已经可以透过枝叶看出大概了,只不过现在的时间是清晨。
          现在秋风似乎暂时停息下来了,然而山林中的晨雾和夜色一样寒气逼人。
          “稍微有点凉呐……”苍音抱着自己的胳膊稍微作了个深呼吸,吐出一股淡白的烟气。
          “跟余走吧。”忽然空耀把一只手搭在了苍音的肩膀上,并且将自己的腰挺得笔直。
          “诶?”苍音对空耀那突如其来的发言感到很不解。“跟乃走?”
          “嗯,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吧。”空耀很淡定地说。
          “为什么呢?”苍音又问。
          “跟余走的话会有很多糖果吃哦,而且还可以到很多有趣的地方,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哟。”空耀忽然变得不怀好意似的,皮笑肉不笑地半眯起眼睛把脸凑近了苍音,“想要什么都能买给你哦。不骗你的,来吧!”
          面对突然间变得十分怪异的空耀,苍音顿时哭笑不得。“笨蛋空耀,本殿又不是小孩子,乃那样做是没用的啦。”
          空耀不以为然地笑笑,“什么嘛,明明看起来就是个很普通的小萝莉而已……”
          “不是哦。事物往往都不像表面看的那么简单的呢。”苍音忽然也将脸凑了过来,并且神情变得十分严肃。紧接着,她的左眼闪过了一阵短暂得难以察觉的紫色光芒。
          ……
          不知为什么,就在刚刚瞥见苍音眼睛里那道紫光的一瞬间,空耀感到浑身都像浸透了冰水般被一股凉气贯穿。
          “呃……”这下空耀傻了,手也不自觉地从苍音肩上滑落下去。
          这时苍音已经恢复了原本平和的表情,没再说什么便跳了出去回到地面上,回过头对空耀微微一笑之后往来时经过的石阶小道轻快地走去了。
          空耀呆呆地望着慢慢走远的苍音,张着嘴欲言却哑。眼看着苍音踏上了通往山上那条小道的石阶,即将消失在一块巨石后面之时,空耀终于像突然挣脱了厚重的枷锁一般往前倾倒下去……事实上她是在急着爬出去的时候被绊倒的。
          “苍音!”
          “嗯?”听到了呼唤的苍音停下了脚步,再次回过头来看着正趴在树底下的空耀。
          “余喜欢你……抱着余的感觉……”空耀顾不得拍去衣服上沾染的尘土,红着脸急急忙忙就爬了起来,“余真的……很喜欢你……”
          苍音只是平静地看着空耀没说话。
          “请让余带着你一起走吧,有了你的话,即便浪迹天涯海角也不会寂寞的!”
          “为什么,乃要浪迹天涯呢?”苍音依旧平淡地问。
          “因为……余想找寻自己真正的归宿。”
          清晨的第一缕秋风总算冲破浓重的雾气,如释重负般轻快地扫过这条没有行人的野道。古老的神树也终于像释放出憋了好久的气似的,将大把大把的黄叶倾洒下来。
          两人之间顿时隔起了一道回旋飞舞着的金色碎片构成的灿烂的高墙。
          苍音站在风与叶之障壁的一头朝空耀转回身来,同时向她伸出了一只手掌。“如果暂时找不到的话,先来神社里住下来,等心神宁静了再好好思考追寻的方向不是更好吗?”
          “余……”空耀低下头又一次犹豫着。半晌,空耀才重新抬起头来,不过这时脸上反而带着狡诈的笑,“你的神社里有足够多的萝莉和正太嘛?”
          “嗯,如果不规定必须是人类的话,有不少哦。”苍音的表情仍旧很平静,看起来也不像为了挽留空耀而说谎的样子。
          “那……余就稍微去你那里打扰几天吧。”
          说完,空耀故作潇洒地将被风吹乱了的金色长发往脑后一甩便大步穿过旋舞着的漫天落叶,然后来到苍音跟前浅浅地鞠了一躬。
          “余的名字是叶蕃香茅枝罗舞,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嗯,本殿代表光治神社全体人员欢迎乃哦。”
          于是苍音便领着空耀一同踏着石阶小道登上山去了。

        ☆☆☆休息一下☆☆☆

        -


        回复
        举报|5楼2011-04-08 15:25
            这山上的植物很奇特——别处都是越往山上树木的叶子就枯黄得越厉害,而这里却是越往上树木反而越苍翠。
            忽然空耀停住了,神情再一次变得十分紧张。
            “唔,已经发现了吗?”察觉到了空耀的反应,苍音从前面走回来轻轻拉起了空耀的手,“没关系的,只是布下了屏蔽私有灵力的结界而已,不会对乃有什么伤害的。”
            “为什么要布这种结界呢……”空耀不安地由苍音牵着继续走上去。
            “因为这里经常有各种不同寻常的人来造访,为了维护安宁就得稍微限制一下大家的能力啦。”苍音又指了指道旁那些碧绿的树木,“顺便这结界里的气候也是调整过的哦,看那些植物在寒冷的季节里也能正常地生长呢。”
            “这么厉害吗……”
            就在空耀仍然抱着几分不安四处张望着的时候,一座高大的朱漆鸟居已经仿佛突然从茂密的树林中跳了出来般赫然显现在两人面前。
            “到了哦,请进吧。”苍音微笑着邀请空耀走进去。
            然而空耀又停住了,抬起头仰望着被繁茂的绿叶衬托着的朱红色鸟居。“走过鸟居后,就是里面供奉的神明的地盘了呢。这个小家伙,难道真的是这里面的神明吗……”边盯着鸟居上写着“光治”二字的牌匾,空耀边那样想着。
            “唔,这牌匾有什么问题吗?”见空耀站着不动,苍音也抬起头仰望。“呵呵,似乎是稍微有点显得陈旧了呢……”
            空耀猛然回过神来,连忙摆了摆手。“啊啊,不,余不是那个意思……余只是想,进入别人的社殿之前,不需要先净身么?像洗洗手,漱漱口什么的,而且对余这样的访客还要更严厉些才对吧……”
            “已经对乃净化过了哦,就在进入结界的时候。”
            “原来如此,那没什么问题了……”
            “虽然你是个太转依,不过其实本殿觉得空耀还是挺干净的哦,果然是因为原本就是被人供奉起来的吧?”苍音再次拉起空耀的手继续往里走去。
            “嗯,怎么说呢……”空耀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余其实是一个家族的守护神,虽然原本也接近于妖怪之流,不过行事方面和一般妖怪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呵呵,其实空耀也挺有意思的嘛。”苍音显得很满意的样子,然后往前伸出一手指了指。“看,那就是神社的大殿哦。”
            于是两人的跟前就是一座双层的巨大社殿了。这座社殿的装潢十分华丽,整体都是朱漆的木制结构,房顶由褐色的木梁和瓦片构成,屋檐下到处挂着各色叮咚作响的风铃和其它装饰物。高大雄伟的社殿在周围茂密树木的衬托下,虽然瑰丽却也清静得很,完全没有一丝庸俗之气。
            “先进来坐坐吧。”苍音绕过门口的赛钱箱走进社殿大厅内,又朝里呼唤着,“小鸟,来上茶喽!”
            然而大厅后面只是传来了一阵丁零当啷的噪声,并没有任何人的回应。
            “小鸟,小鸟!有客人来啦,赶紧上茶啦——”见没人出来,苍音又喊了一遍。
            这回仍旧是没人回应,不过那零乱的声响倒是越来越近了。
            “咿呀!”
            哐当!哗啦哗啦……
            突然一个白衣红裙的年少巫女就这么同一堆原本叠放得像山一样高的锅碗瓢盆及拖把扫帚等物品一齐摔落在了内厅门前。
            “对,对不起苍音大人……我刚刚在忙着给苍铃整理善后……”巫女拿掉自己脑袋上扣着的木盆,慌忙地站起来揉了揉胳膊,“我……我这就收拾干净……”
            “嘛,这个先不管啦,来给客人倒上一杯茶吧。”苍音叫住了正要收拾满地杂物的巫女然后向空耀介绍道,“这是本殿的式神,名字叫小鸟,神社里负责处理各种日常事务及各种祭典的巫女。别看现在这样子有点狼狈,其实她很能干的哦。”
            然而空耀一言不发地盯住了小鸟,神情就和刚刚进入神社境界时的一样紧张。
            苍音没管那么多,又转向小鸟去介绍空耀。“这位呢,就是我们要接待的新客人了,名字叫枝罗舞,跟你一样是高阶太转依,而且也是空间和境界法术的专家哦。”
            “等……等等,你是怎么知道余那些能力的!?”空耀却当场惊得下巴都快要落到地上去。
            “一眼就看出来了嘛。”苍音只是不以为然地笑笑。“顺便一提,她的年龄其实比你还要大上几百年哦。”
            “诶,原来是位前辈吗?”小鸟反而很惊喜的样子,立即给空耀鞠了一躬,“晚辈小鸟见过枝罗舞前辈,往后还请多多指教哦!”
            “呃……好吧,余的隐私啊……”
            于是接下来空耀和苍音便在一间客房里坐下喝茶了。

          ☆☆☆休息一下☆☆☆

          -


          回复
          举报|9楼2011-04-12 12:22
              “光治神社是一座历史已经颇为悠久的社殿了。当初是因为此处的灵脉比较特别,在此处建设神社可以起到与这方水土互惠共利的作用,所以才选择了这一处将神社修建起来的。
              “虽然已经在此处存在了很长时间,真正的光治神社却并不很为一般人所熟知。在常人看来,这里和别处的供奉一般神明的神社没有太大区别,然而实际上这里是有着别的作用,那就是作为一个供在心路上迷惘的人类、妖怪、神明、太转依等等各个种族的迷途者们进行休憩、反省和静思的临时居所。
              “由于有着特殊的用途,其实神社的规模远比现在乃看到的要大,相信乃也已经觉察到了。现身于此的只是神社的其中一个部分,还有其它的区域是处在不同的空间里,由特别的通道相互联系。这样分配神社空间,是为了方便管理秩序,例如可以把不太和睦的人彼此分开。虽然神社规模很大、人员很多,不过在各种事务的打理方面也完全不用担心,因为小鸟她们也拥有很强大的能力而足以应付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事情——虽然仅限于内部事务方面。
              “因为在这里居住的客人们原本大都拥有很强大的力量,而且多是心路迷茫的人,相互之间难免也会有摩擦或抱怨。为了维护神社内的秩序,某特地在神社的领地内布下了吸收没有得到许可的私有力量的结界,这样一来任何人都无法动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对彼此造成伤害了。同样地,作为一名新的访客,某也要限制一下乃的能力哦。因为结界内是会吸收个人能力的,所以一般情况下还是建议乃完全把自己的灵力收起来,否则因灵力被吸干而出问题了可别怪某没提醒你哦。
              “那么,要不要先来参观一下神社的其它地方呢?”
              空耀点点头,放下茶杯便站了起来。
              “有劳了。”
              苍音领着空耀从大殿旁边的一扇大门进到了一个由许多间客房包围着的一个大院子里。这里到处生长着葱翠的各色高树矮木、芳丛绿草,轻声鸟语和淡淡花香流连在这空间里的每一个角落,还有或独行或三五成群的人类或非人类在做着类似闲聊、品茶、下棋、阅读之类事情来消遣。那些人见了苍音,便一个个恭敬而欣然地向她或点头或微笑着致意。整个院子,仿佛都是儒生雅士们的天堂一般清静而安详。
              “这里就是客人们居住的地方之一了,只要不是对别人或自己有害的事情,基本上做什么都随意哦。”苍音走到一间客房门前将门推开,领着空耀走了进去。“这个房间就给乃吧,觉得还算满意吗?”
              空耀环视着这间整洁而布置齐全的和风部屋,回答道,“嗯,挺好的。不过余有个问题。”
              “嗯?”
              “可以自己装修房间的内部吗?”
              “当然了,只要记住某之前说过的几点就好了,其它的就随意吧。”
              “谢谢,那余就不客气啦。”
              空耀忽然将自己的外衣一掀,紧接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便稀里哗啦地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哇……这些都是什么啊?”苍音被空耀吓了一跳。
              “都是好东西哟!”脱得只剩下里面肌襦袢的空耀自豪地朝苍音眨眨眼,开始把那堆东西分拣开来。不一会,桌面上就堆积起了大量各色光盘、海报、小册子、大本子、模型手办等等宅物。
              “乃、乃家是开ACG商店的吗……”苍音很无语地仰视着已经叠放得比她还高的杂物堆擦了把汗。
              “不是哦,只是余有购买这些东西的爱好啦。唔,不过那个是放在哪里了呢……”空耀稍微苦恼了一下,随后开始四处摸索自己身上仅剩的几件衣物。
              “啊,找到了!”
              只见空耀将右手从左手袖子里用力一抽,一个印着糟糕图案的等身大抱枕便被她从袖子里扯了出来。
              “哈哈,还以为忘记拿这个了呢!”
              “乃……够了……”
              催促完空耀穿衣服,脸上仍旧红扑扑的而且还在不停淌着汗的苍音急不可耐地走出房间回到了院子里。
              “咦,苍音大人这是怎么了?”一个身材比苍音稍微高些的年少猫耳巫女正巧从这里经过,便凑了过去,“哇哇,苍音大人的脸好红哦!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没、没什么……”
              这时空耀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但是……
              “乃、乃就不能好好穿上内衣吗!?”苍音刚回过头看到空耀,差点就当场气晕。
              “因为山下本来是很冷的,不过进到神社里反而很暖和,余穿那么多衣服会热嘛……”
              此时那个年少的巫女和周围几乎全部的客人都在围观着坦露出大半胸部的空耀。
              “好强大的身材啊……”相比之下略显贫寒的巫女目瞪口呆地感叹。
              “哈哈,谢谢夸……嘎啊!!”
              没等空耀把话说完,一只巨大的木槌就咚地一声将她打回了房间内。
              “不穿好衣服乃就别出来了!”使劲关上房间门后,苍音便低下头藏住涨红的脸往前殿跑去了。

            ☆☆☆休息一下☆☆☆

            -


            回复
            举报|10楼2011-04-12 12:24
                不知过了多久,空耀的房间那一直紧闭着的门终于被重新拉开了。
                “呼~真是的,小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的还真是……”空耀揉着自己的脑门从房间内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接着又靠在了一根柱子上。“不行,看来以后得多准备一顶安全帽了……”
                与此同时,院子里的许多房客也像之前那样在围观着依旧没有好好穿上衣服的空耀,他们的神情或平静,或责备,或不屑,还有两眼放光的和怒意十足的。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空耀不耐烦地朝众人高声喝了一句。
                围观的人大都散开各干各的去了,只剩下几个还在看得出神的和另外三个仍旧愤慨地盯着空耀的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怎么,你们几个,是聋子么?”空耀站直了身子双手叉腰对那几个人又问。
                那几个人仍旧无动于衷。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好一阵。
                “喂,你就是那只名叫‘空耀’的妖狐吧?”其中一个不怀好意的人——其实是个妖怪,后面还站着两个同伙——诘问空耀。
                “啊哈?原来知道余是谁的啊,那还敢把余的话当成耳边风,胆子倒是不小嘛。”空耀用大拇指刮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挺起胸膛傲视着对面的三只妖怪。
                “哼哼哼,我们就是……”
                “絮羽飞大姐头的忠实粉丝……”
                “澈辉野狼三人众是也!”
                待那三只妖怪一人半句地说完,空耀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怎么样,怕了吧?”领头的那个妖怪扯高气扬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空耀顿时冷笑起来。“嘁……原来不过是三个小鬼而已啊,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呢。”
                “不要小看别人啊喂!我们可是三个人的,就你一个能招架得住才怪!”对方又叫嚣道。
                “连手指都不需要抬一下就可以让你们立刻进小黑屋反省去了呢。”空耀非常淡定地扫视着那三个已经摆开架势的妖怪,摇了摇头。“看来,你们也想像我妹妹一样享受一下所谓的‘爱’对吧?”
                “哼,我们现在就要替大姐头讨回公道!”
                “没错,要好好教训一下你!”
                “除非你把我们的大姐头放出来,否则我们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罢,那三只妖怪便抡起拳头一齐向空耀冲了过来。
                [脑补]“呵呵,本来余都懒得动手的呢。”空耀边继续冷笑着,边对着前方伸出手轻轻一挥。顺着空耀的指尖划过之处,一股金耀之气立即聚集了起来,随即化成了几支利箭朝对面的几人嗖嗖地猛射出去,在目标跟前忽然又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当场将对方轰飞出了院子外。
                “咳,真是几个不堪一击的垃圾,絮羽飞的手下都这样吗……”空耀叹了口气,拉了拉差点脱落下去的衣服便回房间里去了。[/脑补]
                但那是不可能的,这是在剥夺了一切私有能力的大结界里,谁都无法使用自己的灵力,要想打架就只能靠拳头而已。
                没等空耀反应过来,三只拳头就已经飞速朝她砸了过去。眼看几个拳头就要揍到她脸上了,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你们几个,给我住手!”
                唰唰唰!一个拖把、一个木盆、一只拖鞋同时也准确无误地飞向了那三个妖怪的脑袋……
                “呜哇——”“嘎啊!”“呀!!”
                随着三声刺耳的惨叫,几只妖怪也立即在空耀跟前都瘫倒在地。
                “竟敢欺负新来的,你们几个是不是皮痒痒了啊!?”顺着几枚飞弹射来的方向望去,是之前在空耀房间门口跟苍音碰上的那个猫耳巫女。此时她正一脸严肃地朝这边走来,然而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外表却让她少了几分威严。
                空耀这时也总算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并且暗暗念道,“还好……最不擅长近战了,差点就露馅了的素……”
                “真是不好意思,让您受惊了吧?”年少的巫女走到跟前满怀歉意地问空耀。
                “啊,没有没有,这点小事情余还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总之先谢谢你。”空耀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同时稍微拉了拉差点滑落下去的衣服。
                “没事就好,没管理好秩序真的很抱歉哈。”巫女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后脑勺,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怔了一下,接着向空耀深深鞠了一躬。“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苍铃,是这里负责协助管理日常事务的巫女,请多多指教!”
                “空耀,请多关照。”还礼之后,空耀开始饶有兴味地观察起了眼前这个少女。
                只见这个巫女头上长着一对褐色的猫耳,身上穿着红色布料比之前小鸟那套衣服颜色稍微深些的没什么特点的巫女服,外表看起来年龄比小鸟小些,身高似乎介于苍音和小鸟之间,一身元气之余还有两条充满活力的柔细尾巴在身后一摇一摆。完全是个在神社打工的初中生的样子啊,除了象征着猫又族的耳朵和尾巴……不过貌似她是那种做什么事都先斩后奏的性格呢,就像刚才那几个导弹似乎是在她怒吼之前就丢了出来的。嘛,要说萌的话其实也还挺萌的,虽然比起苍音来还是差了一些——空耀如此作出了评价。
                “那个,空耀小姐……”苍铃被空耀盯着看了半天便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于是红着脸加快速度摇动着自己的尾巴,“我的身上有奇怪的东西吗?”
                正咧嘴笑着的空耀被这么一叫,赶紧收起了不知所谓的邪恶笑容并且用力地摇摇头。“啊啊,没,没什么……话说这个神社还真是像天堂一样适合居住的地方哪。”
                “天堂?”苍铃变得更加迷惑了。
                “就是说这里的生活条件很不错啦,哈哈。”
                “嗯嗯,这里就是用非常好的环境来让人自然地洗涤心灵和寻找自己道路的呢。”苍铃也十分自豪地笑起来。
                “苍铃——活还没干完又跑去哪里玩了啊!”
                忽然在前殿那边传来了一阵高声呼喊。
                “糟糕,忘记还有事情没做了!”苍铃连忙转身跑向通往前殿的门,同时回过头朝这边招了招手,“这几个家伙我待会回来再收拾他们,回头见啦!”
                “神社里都是些尽职尽责的好孩子啊。”空耀望着叭哒叭哒地跑远了的苍铃,托住下巴翘起嘴角便又坏笑起来,“真是难抉择啊,先攻略哪只好呢……”
                最后空耀决定继续周游神社,好发掘更多可以“攻略”的目标——因为她的目标是开后宫。

              ☆☆☆休息一下☆☆☆

              -


              回复
              举报|11楼2011-04-12 12:29
                啊啦点下赞也算是回复吗O O.


                回复
                举报|12楼2011-04-12 19:42
                  人工赞


                  回复
                  举报|13楼2011-04-12 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