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吧 关注:13,251贴子:70,212
  • 1回复贴,共1

“鲍子”鲍鹏山<转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鲍子”鲍鹏山

古之所谓“子”,老师或有道德有学问之人也。鲍鹏山当的起这个“子”。因为他身上还有古典的唯美与酣畅。

        初识鲍子,是因为人教版高中教材上那篇《庄子:当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文字故是一种让人惊奇到窒息的华彩纷呈,意韵更有一种让人钦服到噤声的汪洋恣肆,仿佛那字里行间真的有庄子的灵魂栖居。于是想:什么样的人,能让一生狷狂的庄子栖居到他的笔下?

        然后看了鲍子的《寂寞圣哲》里孤独的看守月亮的树不可企及的妩媚,《孔子的逻辑》中不能自圆其说的狼狈,《论语导读》里的睿智精巧,《论语新读》中的深思熟考。一口气读到《天纵圣贤》、《彀中英雄》、《绝地生灵》,依然是唯美华丽的文字,厚重的历史意韵里有着淡淡的轻灵与俏皮,匠心独到,妙手偶得。

          “敢谈圣贤,绝不是鸡零狗碎的人要干的事,但要写得不是所谓很学术的,又不是那种黑幕文字,却不是谁都可以得心应手的。本书的尖刻得之于宽博,幽默得之于智慧,恣肆得之于安详,尤其内力的张合俯仰,语言的顽劲皮性,是我接读书稿中最好的一位,这本书使圣贤庸行,大人小心,使我们不知不觉而知觉。”(贾平凹序《寂寞圣哲》)

        他所选的都是山高水长的大家,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曾窥得他们其中之一的庐山真面目,而鲍子却可以轻轻松松的越过千年岁月里烟斜雾横的重重阻隔,叩问那些古老的心灵深深处最隐秘的快乐与伤痛。该是什么样的心,才能触摸到岁月背后的悸动,才能倾听到历史远出的叹息?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人是黑黑的,言语不多,很憨诚的那一类”,这是贾平凹初见鲍子的印象,普通到让人失望。但庄子也不过是槁项黄0,孔子更是累累若丧家之犬,又有何妨?鲍子精致又洒脱的文字已经足够平凹惊艳的了。鲍子是敏于思而讷于言的。但气质是掩不住的:“我记住了一个细节:他的孩子没有上桌吃饭,因为新买了一盘积木,一个人坐在屋角一声不吭玩了三个小时动也不动。知其子便知其父,我倒敬畏了他是一个有心劲而能认真又沉得住气”。真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见其子而知其父。

        有人说,鲍子是继季羡林和余秋雨之后学人散文的翘楚,在我个人看来,其实余秋雨比起鲍子来要逊那么一筹。因为鲍子没有秋雨那么世故,心要更干净纯粹一些(要不然也住不下那么多哲人的灵魂)。他是真正专心做学问的人,淡薄坦然。于丹凭着几句逻辑混乱的心得都能让一帮附庸风雅的人抬举到红透半边天,如是他上了百家讲坛,又该产生怎样轰动的效果?不过鲍子的冷眼也必是看到了附庸们未必懂什么是真正的风雅。所以只是静静的写自己的书,宣传也只是淡淡的。像那些怀瑾握瑜的雅士,抚琴只为知音。

       有点“傻”。平凹说:“鲍鹏山可能一辈子不能做大官,也可能终生呆在青海的小城里,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能大观”。

       鲍子不只是行走在灵魂间,也行走在人世间。他的《住房琐议》,《教育的荒败》都是很有现实意义的。他看的深看的透也看的倦。没有大声疾呼,有的只是冷冷的叹息。尽一份力。成也败也,都付与清风。不缺热肠也有忧患,却依然能淡然怡然。非有大胸襟不能为之。这就是“大观”--出世随情,入世随性。

      很巧,鹏山还是老师,兼又道德与学识并重,无论从那方面讲,他都是可以被称为“子”的。

       能有“鲍子”鹏山,是时代的大幸。至少还有人有那种,已经近乎绝迹的名士的风采。  


回复
1楼2011-04-07 16:07
    spore 我中意


    回复
    2楼2011-04-16 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