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佳公子吧 关注:2贴子:64
  • 1回复贴,共1

第一卷 涉世之初 第二十一章 玄素心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师父,您怎么来了?”张寒霄看见正推门进来的师父,忙道。
  “我怎么不能来?”逍遥子笑道。

  “可您是怎么进来的?门卫怎么没通报呀?”张德志问道。

  “哈哈,德志,你可不要怪门卫呀,我在山上时感觉寒霄身上有些事情发生,就赶来了,一着急就直接进来了,也没等门卫通报。”

  “师父?你又是翻墙进来的?”张寒霄苦笑。小时候师父来接自己就是翻墙进来的,还被警卫误以为是小偷,起了冲突。

  “嘿嘿。”逍遥子一笑,“我不是担心你嘛。”

  这是张寒霄才注意到师父一身旧式长袍上布满了尘土,气息也很不均匀。张寒霄心里一阵苦涩,眼睛一酸,从自己开始运功到现在充其量不过三四个小时,从昆仑山到上海……

  “师父……我……”张寒霄的眼泪掉了下来。

  “干什么呀,你看这傻孩子,谁叫你是师父的徒弟呢,师父不担心你还能担心谁。”逍遥子拍了拍张寒霄的肩膀,欣慰的说道。

  “老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张德志虽然也很感激,可毕竟儿子的性命要紧。

  “其实九阳之脉并不是只有化解一途,寒霄这种也是处理办法之一。”逍遥子看了看张德志,“在某一方面上讲,寒霄这么做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噢?”张德志疑道,“那寒霄没有什么事?”

  “是也不是。”

  “老哥,你就不要吊我胃口了,快说吧。”张德志苦笑道。

  逍遥子笑了笑,“只要处理得当寒霄一点事情都不可能有!而且在有生之年一定能达到‘那一步’!”

  “那就好。”张德志松了一口气,“可是要怎么处理?”

  逍遥子看向张寒霄,“你还记得葛洪的《神仙传》吗?”张寒霄点了点头。

  “那你还记得‘男女相成’后面是什么吗?”

  张寒霄有点了点头,背道,“男女相成,犹天地相生。神气导养,使人不失其和。天地得交界之道,故无终竟之限;人失交界之道,故有伤残之期。能避众伤之事,得阴阳之术,则不死之道……”

  “难道老哥要寒霄……”张德志诧异的问道。

  “是的,除此之外,我再无好的办法。”逍遥子点头说道。

  “你们打什么哑谜呢?”张寒霄问道,“怎么莫名其妙的。”

  逍遥子转向张寒霄,“徒儿,你可知如果你不及时疏导你已经布满全身的九阳之脉,你会怎么样?”

  张寒霄一愣,摇头说道,“不知道,可是师父不是说没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能没关系,难道你忘了孤阳不生,孤阴不长了吗?”

  “没有呀,这不是我刚上山的时候您对我讲的吗?”张寒霄答道。“可我还是不明白。”

  逍遥子和张德志对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先不说这个。你先说说怎么弄成这样的。”

  张寒霄茫然的问道,“怎么不说了?我还没听明白呢。”

  逍遥子气急,用力的敲了张寒霄脑袋一下,“笨蛋!快说怎么弄成这样的!”

  张寒霄委屈的摸了摸脑袋,讲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来。讲完之后,张寒霄忙问道,“师父,你说我有没有做错什么?”

  逍遥子沉思了一下,“那道是没有,毕竟咱们都是俗事中人,怎能丢掉七情六欲,可这也不能完全的激发你的九阳之脉,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张德志看张寒霄支支吾吾地说没有,立即说道,“快说!不知道这事很重要吗?”

  张寒霄狠狠地蹬了张德志一眼,红着脸把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发生的事讲了出来。张德志和逍遥子对视一眼,脸憋得通红,露出想笑却不敢笑的神情。

  “笑吧,笑吧,”张寒霄无奈的背过脸去,心中暗骂,这两个老东西!

  “哈哈哈。”两个人大声的笑了起来,张德志更是夸张的眼泪都溜了下来,直拍大腿,“没想到我儿子还被晓月给‘非礼’了,真是……”张寒霄狠狠的剜了张德志一眼,没有说话。

  看张寒霄已经到生气的临界点了,逍遥子忙停了下来,正襟危坐,说道,“那就是了,这就是你发生今天这事的主要原因。”只是嘴角残留的笑意让人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


回复
1楼2006-05-23 13:38

      “那……那我怎么办?”张寒霄没理旁边那位还在笑的无良老爸,忙问道。

      逍遥子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寒霄,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教你什么心法,这本书你用心背下来,只要你好好修炼,一定能让你转危为安。”

      张寒霄接过之后看向封面,只见上面写着“抱朴子”三个大字,“多谢师父。”

      逍遥子摆了摆手,“这本《抱朴子》又叫《玄素心经》,为师希望你现在就记下来,师父在这里等你,一会儿要把书给我。”

      张寒霄应了一声,“那我先回院子了,师父你坐在这里。一会儿我就给您送来。”转身走出了前厅。

      看张寒霄走了之后,张德志脸上的笑意顿时隐去了,忙道,“老哥,你看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了?”逍遥子反问道,“你自己的儿子你自己不知道还要问我?”

      “这……”

      “寒霄本身就极富魅力,我敢说很多女孩子见到寒霄都会喜欢上她,面对真心喜欢自己的女孩,你认为心软的寒霄能够拒绝吗?”

      “可是……”

      张德志刚要说话就被逍遥子打断了,“再说我们都不是普通人,寒霄更不是,难道你要他遵守俗世那些狗屁的东西吗?”

      “嗯。”张德志点了点头,“可是寒霄能听咱们的吗?”

      “嘿嘿,”逍遥子露出一脸阴笑,“只要他修炼了《抱朴子》,想不听也要听!”

      “噢?这话怎么说?”张德志问道。

      “修炼之后寒霄能真正达到神丰内敛的境界,自己本身的魅力也将更加富有针对性。”话锋一转,“德志,你知道女孩子都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吗?”

      张德志一愣,“我那知道。你倒是说说看。”

      “我也不知道,”逍遥子不负责任的说道,看了一眼哭笑不得的张德志,逍遥子接着说道,“不过我知道,会有很多有内涵的女孩子喜欢霄寒的。而且霄寒现在几乎就是九阳之体,一旦接触到男女之事,寒霄一定很难满足,久而久之……嘿嘿”逍遥子阴笑道。

      张德志诧异了看了逍遥子一眼,“老哥,看不出来呀,你这么阴险。”顿了顿,“不过我喜欢!”两个无良的长辈阴笑声回荡在客厅中,阴森般可怕……

      不长时间,张寒霄就把书送了过来,他有些疑惑的问道,“师父,我怎么越看这本心经越象男女双修的书呢。”

      逍遥子打了个哈哈,岔开话题,“寒霄,师父知你身上孽缘甚多,以后你一点要善待每一位喜欢你的人,千万不要让你周围的人伤心,尤其是女孩子,知道吗?”

      张寒霄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是,徒儿知道了。”

      “那就好,我这就走了,一定要记住师父的话!”逍遥子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师父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是呀,老哥,怎么这么着急?”知道真相的张德志明知故问。

      逍遥子趁张寒霄不注意瞪了张德志一眼,转身离去,“徒儿,记住师父说的话,还有不要忘了‘孤阳不生,孤阴不长’这句话。”眨眼间,人已远去,缥缈的歌声传来,“我本山中客,日日山中行,俗世不得志,作别世间情……”

      半晌反应过来的张寒霄大喊,“不好,师父不是从大门那里走的。”

      话音刚落,张家大宅的警铃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回复
    2楼2006-05-23 13:38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