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佳公子吧 关注:2贴子:64
  • 1回复贴,共1

第一卷 涉世之初 第十九章 初次接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阳光透过窗帘溜了进来,温柔的抚摸着床上的两个人,一个娇小的女孩子缩在一位俊朗的一个男孩怀中,甜甜的睡着。半刻,那女孩醒了过来,她先是惊诧的看了看四周,接着松弛下来仍旧依偎在那位男孩的怀里,身子动了动,像是感觉到什么,脸立即就红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动了动。那男孩被女孩的动作弄得醒了过来,他看向怀里仍在装睡的的女孩,微微笑了一下,“小懒猪,起床了。”
  这两位自然就是张寒霄和晓月了。只见晓月噘了噘嘴,“人家才不是,人家比哥哥起的还早呢,哥哥是!”说完自己咯咯的笑了起来。

  什么啊,张寒霄心想,要不是你折磨我我能睡得那么晚,不过他可说不出口,只能问道,“晓月昨天睡的好吗?”

  “好,晓月昨天睡得好香呢。”晓月皱了皱鼻子,做个鬼脸,“在哥哥怀里还能睡不好觉嘛!”说完也许是不好意思了,马上把头埋在了张寒霄的怀里。

  “嘿嘿,”张寒霄满意的笑了笑,看来晓月已经脱离昨天的阴影了。

  过了好一会儿,晓月才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尚未消失的红晕深情的凝视着张寒霄,正要说话。

  “晓月脸怎么红了?是不是昨天晚上感冒了?我看看。”张寒霄把手放到晓月的头上,“不热呀,你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晓月,没理张寒霄生气的哼了一声,心里直骂这个木头,这么好的气氛就被他这样的破坏了。不过看张寒霄这么关心自己,晓月还是满怀欣喜地笑了笑。

  张寒霄莫名其妙的摸摸脑袋,怎么又是生气又是笑的。

  晓月看张寒笑如此的不解风情,用力的掐了张寒霄一下,在张寒霄怀里扭动起来,“苯哥哥!”

  晓月在张寒霄怀里这么一折腾不要紧,张寒霄顿时感觉本来在早上就有正常反应的小弟弟又剧烈的膨胀起来,“晓月,不要扭好不好?”张寒霄无奈的哀求道。

  晓月仍旧放在张寒霄身上的腿立即感觉到张寒霄早晨的欲望,晓月脸上一阵通红,晓月用腿用力的压住张寒霄的欲望,“哥哥怎么这么色!”

  张寒霄苦笑,这怨我吗?“晓月?”

  “嗯?”

  “不要压着我好不好?”

  “哼!”晓月用力的压了压,换来了张寒霄的惨叫。

  …………

  “起床了,晓月。”

  “嗯。”

  半晌,“晓月?起床了。”

  “嗯。”

  有过了一会儿,“晓月,起床了,今天你要去上学的。”

  “啊?”晓月跳了起来,在阳光下露出自己美好的曲线。张寒霄顿时看傻眼了,阳光下小月身上的睡衣几乎不存在一样,一起一伏的女性曲线骄傲的展示在张寒霄的面前,张寒霄的喷薄的欲望立即把他身上的薄被顶了起来。

  “啊!”晓月又叫了一声,显然是发现自己身上的情况,“不许看!”

  张寒霄转过身去,嘴里嘀咕,“又不是我硬要看的,怪我干什么。”

  半刻,“好了哥哥。”张寒霄回头一看,见晓月已经穿好了衣服,一身校服衬托着晓月阳光般的气息。

  “在那里拿的衣服?”张寒霄很是疑惑的问道。

  “昨天晚上就拿来了。”晓月不好意思地说道。

  原来是早有预谋,张寒霄心想,可是小月的睡衣里面没有……呀,张寒霄未经大脑般张口问道,“不过你里面穿那个什么了吗?”

  “我穿了,”可能是怕张寒霄误会自己是个不检点的女生,晓月急忙说道,说完这句话,晓月的脸上就泛起了桃花,“我昨天都一起拿来了,还有内裤……”说着说这就说不下去了,低下了头……

  张寒霄下意识的看向换掉后扔在地上的内裤与那款诱人犯罪的睡衣……

  “不许看!”反应过来的晓月猛地跳到床上扑到张寒霄的脸上,阻止他的目光。

  正躺着的张寒霄本以为这次的小弟弟又要在遭殃了,忙伸出双手,想擎住扑过来的晓月,好减轻一下痛苦,没想到这次晓月的目标不是自己的身上,而是自己的眼睛。加上一半巧合的因素,张寒霄擎住晓月之后就发现自己手里抓着的东西异常的柔软,还很有弹性,张寒霄轻轻的捏了捏,发现靠近手心的部分被一个说不出来的东西顶住了……


回复
1楼2006-05-23 13:37

      片刻之后,张寒霄终于发现现在他正抓着的柔软就是晓月的双峰,而那东西……

      张寒霄忙松开手,却忘了自己正擎着晓月。被张寒霄捏得浑身无力的晓月一下就落到了张寒霄的身上,张寒霄无奈的发现晓月殷红的嘴唇朝自己压来……

      瞬时,两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张寒霄一惊,正要挪开晓月就被晓月抱住了脑袋,用力的朝张寒霄的嘴唇亲去……

      两个人对于这些都是懵懵懂懂的,慢慢才明白……

      良久,唇分,两个人都是大口的喘着气,晓月娇柔无力的躺在张寒霄怀里,喃喃道,“哥哥是我的人了!”

      张寒霄苦恼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对不起,晓月,我真的控制……”晓月捂住张寒霄的嘴,甜甜的一笑,“哥哥不喜欢晓月吗?”

      “喜欢,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晓月也好喜欢哥哥、好爱哥哥呢。哥哥能吻晓月,晓月都要高兴死了。”

      张寒霄一愣,“明明是你……”

      “不许说,是你是你就是你。”晓月用力的捶着张寒霄的胸膛,说道。

      “好,是我是我,是哥哥强吻了晓月。”张寒霄大笑。

      晓月大窘,把小脑袋藏到张寒霄的怀里,再也不抬起来了。已经接受这一切的张寒霄无意识的抚摸着晓月的后背,半晌,消退的欲望慢慢的浮了上来。

      “哥哥,你想要晓月吗?”就趴在张寒霄怀里的晓月自然是了解到张寒霄的欲望,她也被张寒霄抚摸得浑身发软,再加上心中对张寒霄的爱意,晓月自然有了把自己的一切展现在张寒霄面前的想法。

      还没等张寒霄反应过来,晓月就把校服的上衣脱了下来,只戴着一个小乳罩的上身看呆了张寒霄,晓月虽然羞得不行了,可仍旧大方的把自己的骄傲展现在自己爱人的面前,她伸出双手,从身后把乳罩的解开了……

      张寒霄看着面前的娇娃,抱起晓月,朝她嘴唇用力的吻去,缠绵片刻之后,张寒霄用着无上的意志力离开晓月的樱唇,松开双手,温柔的帮已经瘫软的晓月扣上了乳罩的扣子,穿上了校服。

      迷茫中的晓月一愣,哇得哭了出来,“哥哥不喜欢我吗?为什么不要我?”

      张寒霄忙拥住已经哭成泪人的晓月,温柔的擦去晓月的泪水,“谁说我不要晓月了?”顿了顿,“晓月现在还小……”

      “我不小了。”晓月打断了张寒霄的话,挺了挺胸,骄傲的说道。

      张寒霄一笑,“不是说晓月的身材不好,晓月的身材还不好。”说着捏了捏晓月的翘臀,在晓月嗔怪的目光中说道,“只是晓月年龄还小。”

      “还有,”张寒霄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你要迟到了!”

      “啊!”晓月一惊,跳了起来,跟着身体一软又倒在张寒霄的怀里,“臭哥哥,都怪呢!”

      张寒霄呵呵一笑,帮晓月理了理凌乱的衣服,“来,哥哥给你做早餐,你先休息一下。”怀里的晓月幸福的答应了一声,轻轻的抚摸着被张寒霄吻过的嘴唇,心里象被蜜糖浸过一样甜蜜。

      张寒霄穿着睡衣走了出去,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我看你最好洗个澡,换个衣服。”大笑走了出去。晓月一愣,闻了闻自己的身子,立即闻到一股爱液的味道,再看看凌乱的衣服……

      窘迫的晓月用力的把枕头扔在门上,大叫道,“张寒霄!你给我回来!”



    回复
    2楼2006-05-23 1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