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的天使吧 关注:488贴子:20,112
  • 6回复贴,共1

假装浪漫:一个女人的视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图书简介

     一个女人的视界,可以用沈睿自己的话来体现:从一个女人的角度看世界,女人的视界可以很大,大到比天空还广阔的心灵;也可以很小,小到两个人的世界。对于人到中年的女学者沈睿来说,年龄和人生给了她充实智慧的自信:人到中年,尤其是四十岁之后,我开始获得了一种过去没有的信心,就是对自己能力的相信,包括对自己的判断力,自己对人,对世界的判断力的相信。  

作者简介
     沈睿,出生于北京,在美国获得比较文学博士学位。现居美国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任教于美国海军学院。《假装浪漫》是她的第一本随笔集。  


回复
1楼2011-03-02 13:47
    本书目录

    不谈爱情
       靠河的房子
       在安纳波利斯你忍不住要陷入爱情
       安纳波利斯的飞翔之夜
       日子的起始
       假装浪漫
       透明的城堡
       絮语
       没有故事
       回忆的碎片
       不谈爱情
       琐碎细节
       吃喝
       沉醉于彼此之中
       他的臂膀
       生命中的女人
       抱怨
       睡觉
       贫穷对我们的意义
       大海和我们
       亲人间
       爱干净的男人OS
       奖励自己
       人生哲学
       关于死亡的浪漫遐想
       复活节这天
    成为女人
       丑女人怎样变成漂亮的女人
       女人的美丽
       女人的身体
       人到中年
       婚姻的意义
       美满婚姻与智商
       祖母的婚姻以及祖母之前的所有婚姻
    我成为女人的方式
    她们什么年龄都做丆爱!
    “惑乱”时期的爱情
       女人是衣服,马是鞍
       身体与灵魂
       好吃的人
       女人都好色   
       女朋友
    一见钟情
       美国人单身生活的理由
       聪明独立的女人更吸引人
       女性的家庭和事业不必对立
       为什么移民女性更容易在西方成功
       为什么女性在数学和科学领域内人数比男性少
       从大法官人选看美国女性的政治位置
       走向女权主义
       一见钟情
       永恒的爱,永恒的音乐
       与哈丽特不期而遇
       一个美国女性和贵州的孩子们
       一个医生的自杀
       洋子的勇气
       摩洛哥男人刚尼
       比尔死了,没有人为他哭泣
    漫长旅程
       两年搬了五次家
       幸福(happy,happiness)
       树林中的两条路
       贝蒂弗里丹留给我们的遗产
       安珠娅.多克音
       女记者海伦.汤姆斯
       多丽斯.莱辛
       岸岸在美国上中学
       祝你一路平安
       扔!
       童话教女孩子什么
       希拉里代表美国女性走的漫长的旅程
       希拉里的困境
       种族、性别、年龄:美国新一代人的政治  
       二十年后再相聚


    回复
    2楼2011-03-02 13:48
      不谈爱情
      靠河的房子

           从葛底茨堡搬到安纳波利斯整整三个月,才算找到了满意的房子,才搬进来,才算有了一个舒适的小窝。我的这个小房子,只有一间卧室,一个书房兼起居室,小小的厨房和不大的卫生间,是连在一幢大房子旁边的独立的小单元。房主的名字是威廉.奥兹卡普坦,一个非常奇怪的姓,很不常见。他夏天住在德国,冬天回到美国,住在弗罗里达。这幢房子不知他什么时候住,此刻大的主房出租给一对夫妇,这座小房子就出租给我。

           这座小小的房子靠着安纳波利斯风景十分秀美的被马里兰州命名为风景名胜的河流:瑟文河(Severn)。河两岸是隐藏在万木绿茵中的房屋。我的小房子就在这些绿树丛中,紧靠着这条河流。打开窗子,我可以听见河流缓慢流淌的雄浑的声音。躺在床上,好像河流就在窗下。坐在我的桌子前,我可以看见闪亮的河湾。几天前还满眼都是树木,以为我的四周都是树木参天的树林,这几天下雨,刮风,冬天突然来临,树叶纷纷落下,我看到河湾后的道路,河对岸的灯光。

           这就是我的新住所。从我的窗户下走下去,走几十个台阶,就是我的房东的私人码头。我站在码头上看这条缓慢流动的河,美国海军学院的学生们正在河里练习划艇,不知哪个是我的学生,水面宽,看不清楚,听他们划艇的叫喊,声音那么清楚,声音中是那种青年人才有的朝气蓬勃。我第一次感到,也许来到海军学院教书,不是一个错误。毕竟这三个月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从来没想到的经验,毕竟我又一次成长。可惜,这么大年龄了还在成长,我自嘲地想,什么时候我才算不成长了呢?

           这三个多月我好像是连滚带爬地过来的。来到新的学校,新的地方,认识新的人,搬到新的地方,生活中几乎是全新的重写了一回。很多时候困难重重,很多时候我咬着牙,强迫自己适应新的环境。我过去的学生,现在在华盛顿当律师的凯文激将我说:“沈睿,只有老人才对生活的变化感到巨大不适应。你难道变老了吗?”我们在靠近白宫的一家日本餐馆吃饭,透过窗子我看见世界银行的大楼,看见凯文工作的律师事务所,美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秋阳明媚。凯文继续说:“不知教授的工作如何,做我这行,越跳槽越好。最好的律师几年之内都会换好几个地方,目的就是熟悉各种工作环境。”我认识凯文时,他才二十岁,有一双大而碧绿的眼晴。多年来他总是给我写信,有时称我为他的“替代的母亲”。现在他却在教育和帮助我了。我突然觉得老了。凯文还在说,“生活就是经验,经历得越多,越生活过。”我笑了笑,看着成熟的凯文,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在华盛顿、英国、卢森堡各地工作的凯文,“凯文,我就是累了。搬家,搬来搬去的,这么多年,我累了。”凯文听了,站起来,走到我身旁,把我拥抱住,“你会好的。”

           我会好的。我知道这个,但是直到在这个新的靠河的小房子里住下来,安纳波利斯才算变得让我喜欢起来。

           瑟文河其实是安静的,大河流淌,隐隐的,好像无声无息的。隐隐的,生活好像就是这样,缓慢地流淌着,在无声无息中,夏天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冬天来了,树木凋零了,安纳波利斯的冬天来到了。

           在安纳波利斯你忍不住要陷入爱情<BR>安纳波利斯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小镇。昨天我和千惠子一起吃饭,聊天,散丆步。我们在冬天突然温暖的阳光里穿过安纳波利斯镇传统小街,好像漫步在几个世纪前的美国。安纳波利斯被誉为美国建筑博物馆,是美国丆保存殖民时代建筑最多的小镇。美国的殖民时代,是从“五月花号”登上美洲土地到美国独立的这不到两百年之间。美国没有一个镇有安纳波利斯保留这么多殖民时代的建筑,这些三百多岁的建筑仍然屹立着,使用着。安纳波利斯为此自豪,成为美国的旅游胜地之一,据说每年有两百万人来这里旅行。关于这个小镇的建筑,有很多书籍和研究文章,有一次在图书馆查阅这个镇的历史,看到那么多书,想,我要是读完这些书,恐怕可以再拿一个硕士学位了。


      回复
      4楼2011-03-02 13:49

             美国人什么都喜欢研究和保护,因为美洲殖民以来历史只有四百年,美国历史只有两百多年,对自己短暂的历史文物,什么都要保护。这种无所不保护的心态,使安纳波利斯还是三百年前的模样。这个镇建于1649年。1783到1784年,安纳波利斯曾短暂地是刚刚独立的美国的第二个首都(第一个是美国独立革丆命的发源地费城),也是第一个和平时代的首都。在签署美国《独立宣言》的五十六位美国创立者中,有四位是从马里兰州来的,其中三位的房子,直到现在,还在安纳波利斯小镇上,对外开放,任何人都可以来参观。更有历史意义的是,就在街中心的拐角处,就是当年签署结束美洲殖民地和英国的战争——英国被迫同意北美独立的“巴黎协约”的地方。在这个协约中,不列颠帝国被迫承认原殖民地十三个州独立,组成自己的国家。签署这个协约的房间还在,如今是一家上等雅致的餐馆。我曾在这里请我一个好朋友吃饭,他是政治史教授,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发思古之幽情,感叹历史变迁。站在壁炉旁,他说,他能感觉到富兰克林和大英帝国使节史伯尼爵爷在这个房间里争论的热度。协议签完后,根据惯例,画家要为这个历史性的时刻画像。那时照相豢亢拥姆孔?从葛底茨堡搬到安纳波利斯整整三个月,才算找到了满意的房子,才搬进来,才算有了一个舒适的小窝。我的这个小房子,只有一间卧室,一个书房兼起居室,小小的厨房和不大的卫生间,是连在一幢大房子旁边的独立的小单元。房主的名字是威廉·奥兹卡普坦,一个非常奇怪的姓,很不常见。他夏天住在德国,冬天回到美国,住在弗罗里达。这幢房子不知他什么时候住,此刻大的主房出租给一对夫妇,这座小房子就出租给我。

             这座小小的房子靠着安纳波利斯风景十分秀美的被马里兰州命名为风景名胜的河流:瑟文河(Severn)。河两岸是隐藏在万木绿茵中的房屋。我的小房子就在这些绿树丛中,紧靠着这条河流。打开窗子,我可以听见河流缓慢流淌的雄浑的声音。躺在床上,好像河流就在窗下。坐在我的桌子前,我可以看见闪亮的河湾。几天前还满眼都是树木,以为我的四周都是树木参天的树林,这几天下雨,刮风,冬天突然来临,树叶纷纷落下,我看到河湾后的道路,河对岸的灯光。

             这就是我的新住所。从我的窗户下走下去,走几十个台阶,就是我的房东的私人码头。我站在码头上看这条缓慢流动的河,美国海军学院的学生们正在河里练习划艇,不知哪个是我的学生,水面宽,看不清楚,听他们划艇的叫喊,声音那么清楚,声音中是那种青年人才有的朝气蓬勃。我第一次感到,也许来到海军学院教书,不是一个错误。毕竟这三个月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从来没想到的经验,毕竟我又一次成长。可惜,这么大年龄了还在成长,我自嘲地想,什么时候我才算不成长了呢?

             这三个多月我好像是连滚带爬地过来的。来到新的学校,新的地方,认识新的人,搬到新的地方,生活中几乎是全新的重写了一回。很多时候困难重重,很多时候我咬着牙,强迫自己适应新的环境。我过去的学生,现在在华盛顿当律师的凯文激将我说:“沈睿,只有老人才对生活的变化感到巨大不适应。你难道变老了吗?”我们在靠近白宫的一家日本餐馆吃饭,透过窗子我看见世界银行的大楼,看见凯文工作的律师事务所,美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秋阳明媚。凯文继续说:“不知教授的工作如何,做我这行,越跳槽越好。最好的律师几年之内都会换好几个地方,目的就是熟悉各种工作环境。”我认识凯文时,他才二十岁,有一双大而碧绿的眼晴。多年来他总是给我写信,有时称我为他的“替代的母亲”。现在他却在教育和帮助我了。我突然觉得老了。凯文还在说,“生活就是经验,经历得越多,越生活过。”我笑了笑,看着成熟的凯文,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在华盛顿、英国、卢森堡各地工作的凯文,“凯文,我就是累了。搬家,搬来搬去的,这么多年,我累了。”凯文听了,站起来,走到我身旁,把我拥抱住,“你会好的。”


        回复
        5楼2011-03-02 13:49
          洗的时候看起来像个手绢,搭在外面也不难看,迭起来就是一个卫生带。这些女孩子很吃惊,不好意思地传看那个崭新的手绢式的卫生带,她们学着做,做了后给我看。她们的母亲从来都没有教过她们怎样做。我知道她们的母亲也不知道该怎样做,如同我的母亲一样。我觉得自己是知识青年,应该帮助农村的女孩子。我还教她们把用过的卫生纸都烧掉,不要扔得哪里都是,不好看, 也卫生。从那个时候起,我不再为有月经感到羞愧了。我可以跟女孩子谈论月经和月经期的卫生了。有的女孩子告诉我,月经前她们会肚胀,会放很多屁。有的女孩子脸上总是起靤,所谓青春痘等等。下乡的时候,我带着《赤脚医生手册》,我把自己念书来的知识告诉这些女孩子们,好像自己在传播真?。后来我成为母亲了。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情绪与月经周期很有关系。月经前十天左右我的情绪开始低落,莫明其妙地低落,越来什么都越不想做,好像成了哲学家,开始质询生命的意义,觉得生命是一个浪费。我也觉得自己最亲近的人很不顺我的意,为一点小事,我都觉得好像极不顺心,立刻觉得生命荒废,人生是一个荒原,荒凉而浪费。我的月经前情绪紊乱体现出忧郁症的症状。我变得情绪烦躁,把丈夫的不好想了一大堆,孩子也让我觉得是个负担。死亡成为唯一的解脱。这样的感觉在中国有,在美国后我还是有。在中国月经前情绪紊乱不是一个值得找医生的病。月经前情绪不好,好像不好就不好,忍着而已,没有人把女性的心情问题当成大事。我也不把自己的心情不好当成大事。来美国后,思彬是医生。他坚持我必须为月经前情绪紊乱看医生。我不想听他的,家里的医生权威不够。我跟我好朋友诉苦,我的好朋友们都说,她们也同样感觉,她们都看医生。在美国这里,月经前情绪紊乱是很通常的一个病,女人都会去看医生,医生会有药,吃了就好了,就调整了。我无奈,被迫去看医生。我的医生听了我诉说,对我解释说我的症状很典型,是PMS。女性荷尔蒙分泌周期自然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每个人都是化学的产物,身体内化学成份失去平衡,引起情绪紊乱,没有什么可以羞愧的。他给了我药,我吃了,就觉得没事了,心情马上就平静下来。我每个月都坚持吃药,虽然有的时候我也会忘了,情绪仍会袭击我。美国是一个高度重视心情健康的社会。我常常开玩笑说这里什么心情都有药。心情忧郁,有让你高兴的药。过度兴奋,有让你平静下来的药。PMS月经前情绪紊乱,有专门的药。我感谢这些药,让我度过了很多本来会是非常黑暗的时刻。我意识到一个社会对人的心情的关注,是这个社会进步的标志。在中国PMS的药不知是否普遍,女性们怎么度过那些情绪低落的黑暗时刻?我推荐给每个女性,如果你在月经前觉得很不高兴,就去看医生,就吃一点药吧,调节你身体内的化学成分,你会感觉好得多,会对自己好。不要不把PMS当成一回事,好像PMS是什么禁忌的事情,好像不重视PMS就是这个症状不存在。PMS是女性身体正常的化学反应,忽视自己的心理健康不是爱护自己,每个女性都要理解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心理,学会爱自己,照顾自己。我也想对每一个男人说,如果你的母亲,妻子有PMS,要理解她们,鼓励她们看医生,不要贬斥她们的情绪反应,不要以为你没有这种反应,女性的反应就是错误的或非正常的。爱自己,是的, 我终于推推正在睡中的他,"帕皮诺,帕皮诺,我肚子疼死了,你给我拿药来好么?"他醒来,"好。"他下楼,我听见他开医药柜,拿出药来,听见水在流,他在放温水。他上楼来,把药给我,把水给我。我吃过药,把水都喝了,躺下来,他也躺下来,搂住我,"会好一点么?""嗯。"我点点头,慢慢地睡着了。


          回复
          13楼2011-03-02 13:55
            洗的时候看起来像个手绢,搭在外面也不难看,迭起来就是一个卫生带。这些女孩子很吃惊,不好意思地传看那个崭新的手绢式的卫生带,她们学着做,做了后给我看。她们的母亲从来都没有教过她们怎样做。我知道她们的母亲也不知道该怎样做,如同我的母亲一样。我觉得自己是知识青年,应该帮助农村的女孩子。我还教她们把用过的卫生纸都烧掉,不要扔得哪里都是,不好看, 也卫生。从那个时候起,我不再为有月经感到羞愧了。我可以跟女孩子谈论月经和月经期的卫生了。有的女孩子告诉我,月经前她们会肚胀,会放很多屁。有的女孩子脸上总是起靤,所谓青春痘等等。下乡的时候,我带着《赤脚医生手册》,我把自己念书来的知识告诉这些女孩子们,好像自己在传播真?。后来我成为母亲了。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情绪与月经周期很有关系。月经前十天左右我的情绪开始低落,莫明其妙地低落,越来什么都越不想做,好像成了哲学家,开始质询生命的意义,觉得生命是一个浪费。我也觉得自己最亲近的人很不顺我的意,为一点小事,我都觉得好像极不顺心,立刻觉得生命荒废,人生是一个荒原,荒凉而浪费。我的月经前情绪紊乱体现出忧郁症的症状。我变得情绪烦躁,把丈夫的不好想了一大堆,孩子也让我觉得是个负担。死亡成为唯一的解脱。这样的感觉在中国有,在美国后我还是有。在中国月经前情绪紊乱不是一个值得找医生的病。月经前情绪不好,好像不好就不好,忍着而已,没有人把女性的心情问题当成大事。我也不把自己的心情不好当成大事。来美国后,思彬是医生。他坚持我必须为月经前情绪紊乱看医生。我不想听他的,家里的医生权威不够。我跟我好朋友诉苦,我的好朋友们都说,她们也同样感觉,她们都看医生。在美国这里,月经前情绪紊乱是很通常的一个病,女人都会去看医生,医生会有药,吃了就好了,就调整了。我无奈,被迫去看医生。我的医生听了我诉说,对我解释说我的症状很典型,是PMS。女性荷尔蒙分泌周期自然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每个人都是化学的产物,身体内化学成份失去平衡,引起情绪紊乱,没有什么可以羞愧的。他给了我药,我吃了,就觉得没事了,心情马上就平静下来。我每个月都坚持吃药,虽然有的时候我也会忘了,情绪仍会袭击我。美国是一个高度重视心情健康的社会。我常常开玩笑说这里什么心情都有药。心情忧郁,有让你高兴的药。过度兴奋,有让你平静下来的药。PMS月经前情绪紊乱,有专门的药。我感谢这些药,让我度过了很多本来会是非常黑暗的时刻。我意识到一个社会对人的心情的关注,是这个社会进步的标志。在中国PMS的药不知是否普遍,女性们怎么度过那些情绪低落的黑暗时刻?我推荐给每个女性,如果你在月经前觉得很不高兴,就去看医生,就吃一点药吧,调节你身体内的化学成分,你会感觉好得多,会对自己好。不要不把PMS当成一回事,好像PMS是什么禁忌的事情,好像不重视PMS就是这个症状不存在。PMS是女性身体正常的化学反应,忽视自己的心理健康不是爱护自己,每个女性都要理解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心理,学会爱自己,照顾自己。我也想对每一个男人说,如果你的母亲,妻子有PMS,要理解她们,鼓励她们看医生,不要贬斥她们的情绪反应,不要以为你没有这种反应,女性的反应就是错误的或非正常的。爱自己,是的, 我终于推推正在睡中的他,"帕皮诺,帕皮诺,我肚子疼死了,你给我拿药来好么?"他醒来,"好。"他下楼,我听见他开医药柜,拿出药来,听见水在流,他在放温水。他上楼来,把药给我,把水给我。我吃过药,把水都喝了,躺下来,他也躺下来,搂住我,"会好一点么?""嗯。"我点点头,慢慢地睡着了。


            回复
            14楼2011-03-02 13:55
              和谐审核了晚点再发


              回复
              22楼2011-03-02 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