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50贴子:1,282,396

【迟爱同人】玻璃窗的爱情(柯洛视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好象柯洛视角的迟爱同人文已经不少了。
   所长的众儿子中,最让我纠结的就是LEE和小绵羊这两位。
废话不多说,放文吧。


广告
一、 初遇
        这次离开,并没让人送我。陆叔叔近来身体不济,辰叔一边照顾着他,一边还有林竟。厌恶送别的林竟,自然不会陪我到机场。
        没关系,这些年都是一个人,早就习惯了。再说也不会去LA太久。
         对吧?
         而且,心里记挂的那个人并不在T城,即使在,谢炎也不会允许他来为我送别。
         那么,是不是独自登上夜机又有什么区别。反正舒念会想着我,比什么都好.
         两周的假期,飞了半个地球,也只能在他身边两三天,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我努力粘者他,假装看不到谢炎的白眼听不到谢炎的冷嘲热讽。没有关系的,我可以等。
         谢家的独子,未必就能一直守着一个男人过一生。
         而我是一个人啊,小念,我什么也不怕。
         机舱太安静,大部分人都已经入睡。把脸凑到窗边,窗外是大片大片的黑,心里突然寂寞得有些酸涩,终究,到哪里都只有我一个人。

         再次到LA,已经没有头次到这里时的焦躁,一年了,不习惯的都已经习惯,而且只要再过一年就能回国。大概因为我性格太无趣,到哪里都不会有太多的朋友,住在房东家,每天独自起床,独自去学校,听完课独自回住处,独自吃晚餐。偶尔独自去球场和不认识的人一起打篮球是我唯一的消遣。    
         会跟JIM他们一去夜店,是个意外。大概GAY之间都能闻到对方身上相同的气息吧,JIM认识我不久便对我表示过兴趣,这个棕色头发的法国男孩,我自然是不能接受他的,我从来就不是随便的人,无论他要的是爱或者性,都不是我能给他的。       
        好在JIM十分豁达,即使被拒绝也表现出了相当的风度。并且认为被拒绝只是因为他并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所以只要有机会认识同样为GAY的男人,他总是不遗余力地介绍给我,之前,我从未加入过他们的聚会,但那一天,是JIM的生日。
          那是个周末,到酒吧时里面塞得满满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男人,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肤色,不同国籍,挤在一起晃得人有些眼花。当我上完洗手间回到JIM他们身边时,原先的座位上已经坐着一个男人。
         “麻烦让一下好吗?”我对他说。
         是个东方男人,当他缓缓转过身,那张面孔让我脑子里有一瞬空白。
         幸好也只是一瞬,不会太失态,他看着我,我对他笑了笑,努力让自己平静。
          JIM唤过我去:“怎么去这么久,介绍新朋友给你认识……”  
         我和JIM的“新朋友”打着招呼,忍不住回头看着那个高大的东方男人,他端着酒杯,嘴角微微上扬,如果我没看错,他笑得有些嘲讽。我盯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仿佛看到了舒念,男人抿一口酒,透过杯口,眼帘缓缓抬起,四目相对时他有瞬间地不自然,但很快对我笑笑,眼微微眯起,竟有些媚意。------那是舒念永远也不会有的表情。


回复
举报|2楼2011-01-06 11:06
             原来,只是长得有些相似而已。
             只是这少少的相似已经足够让我脑子里某些东西汹涌个不停。当我回过神,已经盯着他看了好久。他仍是笑得温文有礼,我略略有些尴尬。
            “你头发应该弄下来……”我挑了挑他的额发,放下几缕。是的,舒念是这样的。
            他一瞬间竟有些呆滞,笑容也凝在了脸上,略略有些羞涩。那表情,很是可爱。
            其实他比舒念更英俊,穿着得体,品位不俗,看来他是这里的常客,举手投足都得体,笑容也拿捏得刚好,酒吧里,眼光粘在他身上的人不在少数。我在他旁边,不一会儿,那些苍蝇果然从他周围散了个干净。
            时间渐晚,找到伴的人差不多纷纷离场,他仍没有表示一起离去的意思。大概是气氛刚好,或许是因为一个人的夜晚过得太久了,我心里有些不愿意独自回家。
            “我们去哪里?”我看着他的眼睛问。
            只一晚,应该没关系吧 。
            他略微想了想,表示我们可以去饭店。他果然是老手,距离把握得得当,看似亲密,却又谨慎。
            坐在他的车上,顿时觉得有些不真实。脑子有些懵懵地,JIM离开时也表示对我今晚的反应有些惊讶,到此时,我依然不知道我究竟是出于什么跟他搭讪,甚至一时脑热便决定跟他“共渡良宵”。是因为独自等得太久的缘故,或者单纯是因为他跟舒念长得有些相似而已。
            我看着陌生男人熟悉的眉目,心里有些彻底放纵的绝望,自始至终,我似乎都在半梦半醒中,周围的一切都如坠云里,他跟我说话,我机械地对答,以至于那些带着绝望感的酸涩,我没来得及想清楚到底是什么,只是突然有种要流泪的冲动。
            到了饭店,男人泊好车,带着我走到大堂CHECK IN ,乘电梯,走到房间用房卡打开门,准确的开灯------甚至没有开所有的灯,但光线恰到好处,不会太亮,够暧昧就行。他的动作从头到尾一气呵成,好几个开关他却没有选错一次。一切都是轻车熟路地。
            我配合着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些。
            我先去洗澡,走出浴室时,他打量着我,表情十分愉悦。
            他在浴室的时候,酒店服务生送来了酒,这个男人果真是个中里手。不得不承认,气氛被他经营得非常好,即使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可能以后再不会有交集的陌生人,他也没打算怠慢我。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床边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他的头发洗过,没有了在PUB时那样一丝不乱的紧张,有几缕自然地在额前投下一片阴影,整张脸的线条都柔和了下来,眼睛看起来也更深邃,他皮肤偏白,脸色在浴后微微地泛红,嘴唇有些湿润。修长的身体裹在浴袍下面,他系好浴袍的带子,腰部线条紧实流畅。
            我的脑子里混乱异常,对着这样一个有这跟舒念有着相似面孔却气质个性又截然不同的男人,身体说不出地渴望着,心里莫名的哀伤。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当他坐下倒酒时,我把着他的腰,把他拉到身边,找到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大概是有些突然,我吻下去的那一瞬,他的身体僵了一僵,随后顺从地启开嘴唇接受我。


    回复
    举报|3楼2011-01-06 11:06


      回复
      举报|5楼2011-01-06 11:07
        0.0 球篇幅~短、中、长?以便做好蹲坑滴准备……


        回复
        举报|6楼2011-01-06 11:19
          呃~~~湮湮
          这里也有~~初见呢?~~


          回复
          举报|7楼2011-01-06 11:27
            回复:6楼
            我保证,对灯发4,此坑不会太深,不出意外年前完结。


            回复
            举报|8楼2011-01-06 11:29
              二、不是替身的替身
                     
                      再次见到LEE,依然是在初见的那家PUB。   
                      并没有什么巧遇,事实上那天以后,我常常会来这里碰运气。没有电话号码,没有住址,只知道名字和长相,来“守株待兔”是争取见面机会的唯一办法。我甚至不清楚自己这样做的原因,跟一个只见过一次并滚过一次床单的陌生男人当然谈不上什么感情。
                      大概是因为“合适”吧。
                      他正好符合我的喜好,品位谈吐都不俗,教养良好,脾气也不算差,和他成为朋友会让人愉快。而且因为同样是东方人,交流起来不会有太大障碍。身体也莫名的契合。
                      就连外貌都和舒念如此相似,尽管这是我目前能发现的他们唯一的想似之处。
                      再次见到LEE的时候,他正做着和那个周末之夜相同的事情,当他向我介绍说那个红发小子将是他今夜的伴时,我恍惚地觉得仿佛回到了舒念带着谢炎一起站在我面前的那天。那种自己总在状况之外的感觉真是让人觉得窒息。
                      “你怎么能这样,这次明明是我先认识的……我不行吗?”我问他,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LEE似乎觉得意外,他看着我还来不及说什么,红发小子便挡在了我和LEE之间:“臭小子,你干什么?”
                     “这个人是我的。”我指着LEE对他说。
                      红发小子嗤笑着晃了晃胳膊,“你能赢得了我再说吧。”  
                      我看了看LEE,他表情似乎有些尴尬,面上竟然有丝可疑的薄红。真是难得。我瞟了眼嚣张的红发小子,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保护公主的骑士。
                      通用的较量方式是扳手腕,干脆俐落。
                      红发小子的手臂上肌肉不知道比我要结实多少倍,一时间我心里也没了把握,不过答应过应战,自然是不能放弃的,况且LEE还在一旁看着。只能全力以赴。
                      而两人竟然僵持了一会儿,我从来就不是肌肉型,不过也不会弱到被人秒杀的地步,对手十分强劲,只好比比耐力,寻找机会了。
                      气氛有些HIGH起来,我撑了不到一分钟,慢慢地,轻微地收回些力气 ,红发小子果然中计,他慢慢压下我的胳膊。当两人交叉的手臂慢慢朝我这方倾斜了些许后,机会来了。我突然要紧牙关集中力量下了猛药,他果然大意了。
                      我在众人的喧哗中搂着LEE,心中很是得意,这是我自己争取到的。
                      这天晚上,我带着LEE到了我租住的房子,能带回自己的窝,算不算有诚意?比起去饭店开房间的感觉会好很多吧。
                      我等了LEE很多天,那种寻找时的期盼、落空时的失落、重逢的喜悦在这个夜晚犹如洪水,水闸被突然拉开,洪水奔流而来,叫嚣着汹涌着,理智被冲垮,只在楼梯间,我们便已经吻得不可开交。进到房间里,我抱着LEE喃喃地说着情话,边说边亲吻他的面颊和嘴唇,LEE回应着我,那么的沉默却那么的激烈。
                      两人都疯狂了。
                      我亲吻着LEE,从面颊到嘴唇,从嘴唇到下巴,然后到脖子,我噬咬着他的耳垂,听见他略带鼻音的轻哼着。小腹一片火热。


              回复
              举报|9楼2011-01-06 11:33
                        “莫延,你不吃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
                        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走开。”他语气十分不耐。
                        我做错了什么么?他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潮红,我问:“你不舒服?”  
                         “走开。”语气依然不耐,声音却有些发软,而且也没了平时那气势,甚至连他习惯性的低声咒骂时的气势都比不上。
                        真的生病了么?
                        我走近,捧起他的脸,一瞬间有些恍惚。我看到的是一张如此无助的面孔,面色潮红,连眼圈都红了,似乎哭过,眼角还有泪痕,可能是因为乏力,平时那些棱角都消失了个遍。
                        这样的面孔,这样的表情,赫然就是舒念。
                        顿时觉得心脏钝重地跳着,呼吸急促起来,连捧着那张脸的手都有些战栗。

                        小念,小念,是你吗?

                        我托着他的面颊,缓缓地凑近,嘴唇印上他的眼角,帮他把泪痕吸干,就连嘴唇都是颤抖着的。有多久没能这样靠近舒念我已经记不清楚,但此时我竟真的觉得仿佛还在S城的小公寓里一般,没有谢炎,没有其他任何人,只有相互舔着伤口的柯洛和舒念。我的嘴唇摩挲着男人的面颊,一遍又一遍
                   。
                         “真可怜。”我低喃着,怀里的男人闻声稍稍用力推开我。
                         猛然回过神,看着怀中的人,不是舒念,不是。
                         舒念从不会这样的别扭。
                         他是LEE,他是莫延。我看着男人的脸,心中酸涩成了一片,此时他的壳全都被剥落,留下来的如此柔软脆弱,不堪一击。
                        “莫延,我来照顾你吧。” 既然舒念已经不需要我再陪在身边。我来照顾你好不好?这样会不会让我们都觉得好过些?
                        怀里的男人用力挣了挣,果真是别扭得紧啊。
                        我抱着他的身体紧紧箍在怀里,他摆出一副淡然的表情,眼光空空地向着前方,愣愣地出神。突然反应过来方才亲他时,他皮肤上的温度有些热。渐渐发现他呼出的气息都有些不寻常的热。
                        “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用嘴试试他的前额,果然是烫的。
                        确认是生了病,LEE便异常的配合起来,不仅就着我的手吃了些粥,连吃药也很乖。吃过药后,接踵而来地边是无边的困倦感,他睡着前把我从房间驱逐到了客厅。
                        别扭起来像个孩子。
                        坐在客厅里,想着自己多久没有这样照顾过别人了。好象之前也只有这样照顾过舒念而已,那段日子,每每想起来便会觉得心口钝痛,明明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却好象就是发生在昨天而已。那时丝毫不知道舒念爱着谢炎,满心以为只要自己坚持着,总有一天会打动自己爱的人,却从没问过爱人的心,到头来一腔热血全是惘然。
                        偏偏留下的记忆却如此清晰,舍不了甩不掉。除了等,什么也做不了。成为爱情的被掌控者,滋味实在不好,这感觉如此的无力,就算再努力,依然无法在其中变得强大。


                回复
                举报|11楼2011-01-06 11:33
                          感觉异常的糟糕。
                         
                          本来去是卧室拿本书,还没推开门便听见LEE粗重的喘息声。急忙推开门,倒是被床上的男人吓了一跳。男人并没有醒,紧闭着眼睛,胡乱地朝上方挥着手,像是要推开什么东西,鼻息粗重,嘴里不停呜咽着什么。
                          “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对。
                          男人仍然闭着眼睛胡乱挥着手臂,我冲过去唤着他:“莫延,你做噩梦了,快醒醒。”
                           男人的动作却更加张狂起来。我赶紧抓住他四处乱挥的手,轻轻拍着男人的身体:“不要这样,我在这里,你别怕,醒一醒。”  
                          LEE渐渐平静,却没有醒,呼吸变得平缓,大概已经走出梦魇了吧。我不能抽出握住他的那只手,只好用另一手也搂住他,绕到背后,缓缓地摩挲。并就着这个姿丨防河蟹丨势在他身旁躺了下来。
                          这样脆弱的他让我心中某个地方有些软。
                          

                          想不到的是,次日早起,再次面对了LEE走后的空床,果然是“床伴”吗?不过这次有张纸条。比上次好太多了,不是吗?
                          其实不留也没关系,前一天早晨在LEE之前起身,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拿了张名片。
                         LEE是名律师。
                         接下来,学校进入考试周,等功课都测验完毕,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LEE,一刻也没有等。见他之前,打车去学校附近的中式茶楼买些点心,要了一份饺子一份烧卖,因为都是现做,要坐在店里等上一小会儿。我坐在一个靠近门口的位置,随手翻着店里为等待的客人们准备的杂志,突然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
                        “Hi,Jack。”
                         是Jim,旁边还有他的朋友。
                         “Hi,Jim。”我朝他友好的招呼着。
                         “啊,让我瞧瞧,你怎么会独自在这里,一个人的晚餐吗?”
                         “唔,并不是,我买些点心探望一位......朋友。”说到最后两个字竟有些心虚。
                          Jim示意他的朋友先到一边入座,然后靠过来低声问我:“是LEE么?”
                          “什么?”我有些吃惊,没记错的话我没有告诉过他LEE的名字。
                          “有什么不对吗?”Jim说道:“他可是名人,在这个圈子里可不是一般地受欢迎。 ”
                         我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为他伤心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不,再加两只手也未必数得过来。”他继续说着:“那天你和他一起走,你们仍在交往么?”
                         我轻轻点了点头。
                         “Jack,我不知道怎么说,你是个认真的人,可是LEE是只花蝴蝶还差不多。”
                         “我不想你也受到伤害,LEE的情人保质期从来就不长。”他继续说。
                         我无言以对。
                         “不过之前好象他有个长期交往的年轻的朋友,也是个东方人,说来好些日子没见到过,可能已经分手了吧。”说着他凑过来认真打量着我说:“没想到他也会喜欢你这一型。”


                  回复
                  举报|12楼2011-01-06 11:33
                    网堤安全DDoS云防护,专业DDoS、CC防御! 马上注册,免费试用!
                    广告
                          “......”
                          “之前那个小美人活生生就是只小狐狸,而你怎么看都像只......呃......绵羊。”

                           你才是绵羊,你全家都是绵羊。

                          “我们,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低声说,有些尴尬。
                          “不过,你懂得享受人生,我也很高兴。”Jim继续说道:“不过不要太认真才好,LEE很耀眼,也很风流。”
                           说着这些,我要的点心已经做好,服务生为我拿来外卖的纸带一一包好,我这才跟Jim告别离开。
                           当我带着点心出现在LEE的办公室,他明显被惊到了,嘴张成了鸡蛋形,表情很是可爱。不过只是片刻后便恢复了镇定。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  
                           “我趁你睡觉的时候拿了你一张名片。”我很得意。LEE只是淡淡看着我,我扬了扬手里的纸袋,继续说:“前两天考试,所以没时间,今天刚好下课路过,买了点心给你吃。”
                            “哦……多谢。”他的表情稍有些尴尬。
                             我立刻走过去,从纸袋里拿出食盒,是些中式的小点,可能因为在LA生活得太久,他并不擅长使用筷子,我想了想,便拿起筷子夹起饺子中的一个伸到他嘴边,LEE的表情更尴尬了,他意图躲开,我握着筷子的手穷追不舍,最后还是他先妥协。
                             最后LEE自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吃完饺子又吃了几枚烧卖,他拿筷子的姿丨防河蟹丨势生涩,却吃得津津有味。有些油星流在他唇畔,我伸出手指帮他擦了去,顺放到自己嘴里吸了吸。LEE看着我,表情沉静,脸上却浮上两片薄红。
                            这样的LEE,实在是让人心动。
                            我或许会爱上他吧,如果没有舒念的话。
                            “莫延,你周末有没有空?”  
                            他看着我,不置一词,我又问:“我们去溜冰好不好?”
                            他拒绝。
                            “那篮球?橄榄球?会什么都行,都不会的话,我们去蹦极?”  
                            他看着我,抿了抿了嘴,似笑非笑,并没有立刻回答。
                            就在我挖空心思想着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活动能打动他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篮球。”
                            太棒了,我也喜欢这个。
                            我心中雀跃着,凑过去亲了亲他。
                            “我好喜欢你。” 我听见自己这样对他说。说完我自己先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明明爱着舒念,却对着另外一个男人说着喜欢,这不是欺骗又是什么?但这句话是在我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冲口而出的。我发誓我并没有想过刻意欺骗LEE。
                            好在LEE只是微微扬了扬嘴角,略抬起眼帘看了看我,便继续低头收拾着桌面, 看起来并不太在意。大概被这样“表白”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吧,我庆幸着他的不在意,心中微微觉得又羞又沮丧。
                            先是带着LEE去打了一场篮球,跟我们一起打球的依然是些陌生人,不同的年龄,职业,肤色,水平。
                            之前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玩的,但这次不同,因为LEE也在,我们在抢球的间隙偶尔相视一笑,感觉说不出的好。LEE开始有些手生,但很快就热了起来,不一会变如鱼得水,实在是个妙人。
                            然后带着他去买菜,一起回我的小窝里做饭,一起吃晚餐。
                            此后的一段时间,只要有空,便会带着LEE去做很多我喜欢的事。他陪我去挑流行CD,开车四处去游玩,赶场看电影,跟群不认识的人挤在一起乱哄哄地打篮球,跟着我溜冰、玩曲棍球。窝在我的公寓里打游戏,自己做饭吃。
                            LEE的车里总是反复播同一首曲子,老牌歌手Lou Reed的《Perfect   day》。曲调舒缓,有些忧郁,怎么想也不太适合LEE这样的人,每次问他为什么,他不是笑而不语,就是十分戏谑地对我说:“给你下个心锚,以后听到这个你便能想起我。”随后便玩味地一笑。

                            以后么?

                            虽然会经常相互爱抚,但因为两人都不肯在下面,所以真正做到最后的次数非常少,而且少少的几次,也都是因为LEE的妥协。
                            他让着我,他在宠我。
                            甚至,有些在恋爱的错觉。
                            但怎么可能,爱着舒念的我,又怎么可能和另一个人恋爱?还好LEE从不问我们之间到底算什么,大概他也不屑问这个。


                    回复
                    举报|13楼2011-01-06 11:33


                      回复
                      举报|14楼2011-01-06 11:36


                        回复
                        举报|15楼2011-01-06 11:36
                          眉雨好给力啊 一次发这么多


                          回复
                          举报|16楼2011-01-06 11:37
                            好歹楼上几位留个地板给我啊。


                            回复
                            举报|17楼2011-01-06 11:39
                              回复:16楼

                              回复:17楼
                              一排都是沙发啊


                              回复
                              举报|18楼2011-01-06 12:57

                                马克!
                                好文啊~~~
                                楼主偶顶你~~~!!!


                                回复
                                举报|19楼2011-01-06 13:05
                                  好看,好看,实在是很好看。另外一篇奢侈品你肯定也看过的,我以为那个写的够完美了,你完全不比她差呢,我觉得你笔下的柯洛更MAN一些,也更坚强,


                                  回复
                                  举报|20楼2011-01-06 13:15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神马的……= =
                                    小眉雨,人家的叶少爷~~~~


                                    回复
                                    举报|21楼2011-01-06 13:20
                                      回复:20楼
                                      简直受宠若惊啊,奢侈品的笔者据说是男的,知道这个消息后我还特地把奢侈品重读了一遍,如果我写的绵羊比他写的还MAN,那么。。。。。挖卡卡。。
                                      回复:21楼
                                      那个初见其实是这篇的番外,因为后面的剧情问题还不能写下去,实际上写到现在前面的那部分剧情已经要改了,亲,我还是先填完这个吧,这个素大工程啊,羞惭


                                      回复
                                      举报|22楼2011-01-06 13:37
                                        回复:22楼
                                        奢侈品是一真身GAY写的?好像隐约有印象是这说法,话说回来,我更喜欢你的,那部里柯洛总是辗转反辙的,不像个爷们。


                                        回复
                                        举报|23楼2011-01-06 13:41
                                          如果世界上有种生物叫娘受的话,奢侈品里的柯洛就是娘攻了吧囧
                                          还是man些比较对味


                                          回复
                                          举报|24楼2011-01-06 13:42

                                            lee好可耐的说


                                            回复
                                            举报|25楼2011-01-06 14:31
                                              回复:26楼
                                              不是短篇。。


                                              回复
                                              举报|27楼2011-01-06 14:38
                                                果断跳坑


                                                回复
                                                举报|28楼2011-01-06 14:45
                                                  眉雨开门红哦^_^ 只要坚持填坑 长篇更好啊 那个 我相信你肯定已经写了不少 有存粮吧


                                                  回复
                                                  举报|29楼2011-01-06 15:03
                                                    mark先,慢慢看


                                                    回复
                                                    举报|31楼2011-01-06 16:14
                                                      蹲墙角守文~~
                                                      太有感觉鸟。。


                                                      回复
                                                      举报|32楼2011-01-06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