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9贴子:1,279,347

【双程同人】蓦然回首(潘多拉的魔盒衍生产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送百度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双程同人原创】蓦然回首(潘多拉的魔盒衍生产物)
作者:TOMOAIL

写在正文之前:
此篇为双程同人,献给蓝淋笔下我最心疼的陆风和小辰,接在<潘多拉的的魔盒>程亦辰(下)小辰抱住被割破喉部吞下安眠药的陆风之后,继承双程及盒子第一人称的行文方式,不定期更新,不喜误入。


回复
举报|2楼2010-12-26 00:41
    我在梦里还是紧紧抱住陆风的身体,深怕一松手我怀里的这个男人就会消失不见了,感觉着他微微抽搐渐渐冰凉的身体,我将脸轻轻埋在他的脖颈,整个人就像是想要藏起来的鸵鸟一般无措。

    在梦里我看到了很多东西,看到了还是年轻时候的我们,从那两双相互凝望的眼睛里我仿佛窥见出少年们除了彼此就什么都容不下的张狂肆意。我怔怔地望着眼前像是18岁的陆风,他将年轻的我那双冻红的双手紧紧包裹起来,低头哈着气似乎想让它们能暖和一些,然后他一边揉搓着我的手一边将嘴唇贴上另一个我的额头,微笑的模样一如当年。
    眼前的两人似乎根本察觉不到我的存在一般笑着,而我只是贪婪地盯着那张我曾经那么熟悉的宠溺笑脸,全身无法动弹。眼前的一切明明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但是却像是前生发生过的事,离我已经那么遥远。
    一直紧盯着不放让我本能地觉得双眼有些酸涩,那两个男孩却还是在不断进行着互相取暖的甜蜜动作,我闭上眼想要从这种刺痛人的幻觉中醒来,看着还不曾经历人生坎坷的年轻的我们进行着孩子气的互动,除了能引起我的惆怅之外只会让我想起现在那个已经开始衰老脆弱的男人,我甚至是本能性地就将两个陆风做起了对比,而我猛然想起那个男人此刻还躺在床上吞食了足以致命的安眠药,于是我开始在这种幻觉里挣扎起来,想要不顾一切地醒来。

    一片突然出现于眼前的白光刺痛了我的双眼,带着足以刺盲我的热度充斥了我全部的视野,灼烧般的不适感突然席卷全身,我就像是跌进了一个巨大的熔岩漩涡不断向更深处翻涌旋转,伴着耳边的低声呼唤,好奇怪啊,那声音我永远不会记错,怎么会是...陆风呢...?


    回复
    举报|3楼2010-12-26 00:42
      先占沙发!


      回复
      举报|4楼2010-12-26 08:10
        板凳!楼主加油哦


        回复
        举报|5楼2010-12-26 10:52
          即使是坑也跳了。。


          回复
          举报|6楼2010-12-26 11:05
            一看这俩老男人就心酸,眼睛也酸


            回复
            举报|7楼2010-12-26 11:10
              最爱这两个老男人了


              回复
              举报|8楼2010-12-26 14:03
                好喜欢陆风小辰这一对啊!SO要过来顶一下LZ!


                回复
                举报|9楼2010-12-26 14:13
                  睁开眼的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本能地就伸手去找睡在身边的陆风,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摸到,这很显然不是亦晨买给我的公寓,我摸了摸自己有些头痛的额角,抬起眼去环顾这个有些杂乱的房间。
                  “你醒了啊?”
                  听到这声音,我才意识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英俊不失棱角但是眼角却有一丝邪气,他一把拍上我的肩膀故作熟稔的样子,但是我分明看到他脸上的一丝不屑。
                  “这是哪里?”我有些不安地问,顺便想要整理思绪,陆风呢?!我一个挺身就想要从床上跳下来,但是来自右肩的尖锐疼痛让我一下子又很没面子地趴倒在床上。
                  “哎哎,你别乱动啊,到时候伤口崩开可不关我的事。”那男人站起身来似乎想要扶我一把,但是却又在犹豫不知道该怎样下手,于是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就在我痛得七荤八素莫名其妙的时候,一个我永远都不会或忘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怎么?他已经醒了?”
                  “啊,你来得正好,他醒了还乱动,再叫医生就太麻烦了。”年轻男人有种舒了口气地感觉,果断向声源处走去似乎准备离开。
                  我趴在床上不断试图抬起身子,但是却总被尖锐的疼痛冲击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似乎就快要窒息了,好像…这种痛感跟曾经那颗子丅弹打进胸膛的时候一模一样,我动动手指想要通过不疼的左手支撑起来,但是一只手却带着不可拒绝的力量将我一把推在了床头柜上。
                  痛。终于坐起来了但是却撞到了最痛的地方,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呵,挡刀子时候那么积极,怎么现在跟软脚虾似的。”一个略带调侃和讽刺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我忙不迭地慌张抬起头来去看那个人。

                  那是一张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脸,眼前的男人高大而挺拔,有着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睛,头发有些散乱带上点疲态,他嘴角噙着不屑一顾的笑容就那么高高在上地看着卑微的我,直到他发现我在不停地颤抖才稍稍撇了撇嘴,说着:“喂,你没事吧。”
                  听起来是关心的词句,但光听语气就知道他不过是说了那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而已,我听他说过那么多次话,语调里暗藏着的情绪我还是明了的。但我还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用眼睛将男人的脸不断扫描进我的脑海,而这种露骨的眼神似乎让他颇为不耐,他挥挥手似乎准备转身离开,“没事了,我就走了。”
                  “不!”
                  我的声音可能是过于嘶哑或者绝望了,他莫名地回过头不解地看着我。
                  我向他拼命抬起无碍的左臂,不断使尽全身力气般地想要去抓住那个男人,我低声地唤他:“陆风。”
                  男人似乎是有点困惑了,狐疑地用目光审视着我,看着他那种小心防备的眼神,我的心里微微酸涩了一下,陆风他从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我。不论是痴缠的、占有的、怒火的、鄙夷的还是忧伤的,但是这诸多感情中唯独没有防备。而现在他就用我从不熟悉的目光将我全身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让我觉得如芒在背般地无助。
                  “柯少,你何必如此呢?”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开了口,但是那种陌生的称呼却让我不解地抬眼看着他。
                  我甚至都不敢呼吸,只是痴痴地想要把眼前的人收进我所有的视线,我怎么会认错怎么会记错,眼前的这个男人分明是20年前的陆风,可是…为什么呢?如果这个是20年前的陆风,那么那个人呢?那个…和我一样活在20年后的我心疼的男人,他到哪里去了。我不由地用颤抖的指尖死死抓住了身下的床单,无助地看着眼前的人,希望这是又一个梦境,可是它太真实了,我甚至感觉得到他俯下身子靠近我时候的热度以及那股他身上特有的只有我熟悉的味道。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呼吸困难快要窒息了。


                  回复
                  举报|10楼2010-12-26 15:38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和我一样喜欢《双程》的亲们,希望你们能到双程吧一聚,本吧现在发展中,急需人脉和各种作品或者感言~希望所有热爱《双程》的人能在吧里玩的愉快。
                    双程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CB%AB%B3%CC&from=ucenter


                    回复
                    举报|11楼2010-12-26 15:41
                      我怎么有点混乱了呢?果然老了啊……lz请假54吧,加油!


                      回复
                      举报|12楼2010-12-26 17:27
                        风哥有关的贴不能没有我!先扑倒楼上的小琴再来围观风哥!


                        回复
                        举报|13楼2010-12-26 17:48
                          下文啊~~



                          回复
                          举报|14楼2010-12-26 22:34
                            在陆风不断接近我的过程中,我逐渐能看清那双琥珀色双瞳里所投影出来的影像,但是看清了之后带给我的却是更彻底的茫然和不安,那里面的人除了眼睛跟我有七八分相像外,分明不是我的样子。我有些惊愕地本能想要抬手去摸自己的脸,但是瞬间又被疼痛感袭击地连气都喘不匀了。

                            这时候陆风的大手伸了过来扶住我的肩,然后有些无奈地说:“都受伤了还乱动什么。”
                            我大气都不敢出,看着离我如此之近的还是一副20年前张狂不羁样子的陆风,我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恩?挨了一刀连舌头都不好使了?”男人说话的腔调还真是欠扁。
                            “我是谁?”我看着他的双眼轻声地问道。
                            “!”陆风离我远了些直起身挑眉看着我,似乎在判断我是否在说谎,然后当他发现我确确实实在讲实话的时候,很快就换上了些许吃惊的神色继而恶言恶语地说了句:“LEE还说你没事已经稳定了,该死的。这叫没事?!”
                            “LEE?”是刚刚那个出去的男人么?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呵,这下可好了。伤到肩膀还撞坏了脑袋,我还真是欠了你们柯家的。”陆风说话带上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陆风。”我本能性地唤了他一声,现在我大概知道自己不是在自己的身体里了,很显然这副皮囊并不属于一个叫程亦辰的不惑之年的男人,它的拥有者是一个姓柯的青年男子。虽然这听起来着实有些诡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的灵魂或者精神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存在着大概25、6岁左右年纪的陆风,也有着一个差不多20出头年纪的LEE。
                            当然,前提是刚刚那个我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他的名字是LEE的话。
                            这里,不是我熟悉的那个时间,也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世界。
                            又是梦?
                            不会,梦境里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感觉呢。我在心底轻轻地否认道。
                            沉默了一会,我决定向那个已经显出不耐神色的男人发问,想要得知关于这个身体的事情。
                            “那个,我叫什么?”我有些迟缓地提问道,接收到男人恶狠狠地目光我没觉得可怕只觉得莫名的熟悉。
                            “怎么?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陆风似乎已经有些镇定下来,清了下嗓子我听到他这样说着:“柯若轩,我不知道你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但是…我是肯定不会娶你妹妹的。”
                            “妹妹?他…呃,我有个妹妹?”
                            “是啊。”陆风的回答很简洁。
                            “那…那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这是在哪里?”
                            “你是睡糊涂了么?”陆风歪了歪头审视般地盯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着,“这里当然是LA,我们正在LEE租的公寓里,顺便说一下刚刚你替我挡了一刀,谢了。不过要是柯老头知道自己的儿子被手下砍伤了,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LA?”没有在意男人有些玩味地恶质笑容,我突然有些激动地向那个男人发问道,“陆风!现在是几几年?你…你现在是多大年纪?!”


                            回复
                            举报|15楼2010-12-26 23:07
                              穿越?


                              回复
                              举报|16楼2010-12-27 11:32
                                小辰居然穿越成了柯洛妈妈的哥哥,


                                     他俩难道有JQ


                                回复
                                举报|17楼2010-12-27 12:16
                                  lz大大好文学呢!这种淡淡的哀愁,明媚而忧伤,冷静的笔触营造的绚烂氛围——简直就是为了我们boss跟小辰准备的嘛~\(≥▽≤)/~

                                  穿越?哪有!平胸小受退散!玛丽苏切腹!女穿男斩立决!!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写下上面的评论,我胆战心惊,激动而又不安,兴奋感麻痹着心脏,仿佛整个人即将癫狂。看文只有几分钟的时间,酝酿评论却用了一整天,整晚无法入睡,怎么都想不出合适的话语,我不敢卖弄,这种想法真是第一次。

                                  翘首等待下文。


                                  回复
                                  举报|18楼2010-12-27 13:19

                                    我在这个诡异的世界开始摸索所有不熟悉的前因后果,理清本该属于这个身体的主人的思绪,可笑的是从我再次躺下休息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陆风,反而是最初的那个年轻人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
                                    哦,对了,他的名字果然是LEE,不过我始终不知道他的全名是什么。
                                    我明白,陆风不想见到我,或者说他不想见到拥有这副皮囊的人。
                                    本能地,我已经明了他和这个姓柯的男人之间有着那么点不可告人的关系,但是这一切已经与我无关。见不到他也好,至少看不到他,心脏就能稍稍得到片刻的缓解还有放松。
                                    听着那个叫LEE的年轻男人不耐烦地解说,我基本已经了解陆风他又闯了祸,与柯氏的大小姐纠缠不清而且还让那个女人珠胎暗结,怪不得会有人要对他使用暴力甚至想要取他性命,看来柯家的人这次也急红了眼。
                                    我早该想到,原来我现在身体的身份,竟是柯洛的舅舅。
                                    想起柯洛,我就有点想念文扬,我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听说卓家的人安排他去海外进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开始暗暗思考究竟是从何时开始,我的儿子已经离我那么遥远了,远到我已经够不到他了,甚至参与不进他的人生,可我分明还记得他带着奶香吮着手指时候的样子的。
                                    嗓子有点堵,头也有点晕。有那么一阵子,亦晨总说我头晕的毛病代表我的记忆力又变坏了,可是我自己却知道那是因为我刻意地不想去想起,也不想花力气去记忆。那些让我疼痛或者让我刻骨铭心的过往,每到夜晚它们真的像白绫一样纠缠着我的脖颈让我呼吸困难,这个时候我只有借助于去触碰身边那个男人才能得到一点点微薄的安全感。
                                    其实,我还是不能不承认躺在这里默默忍受疼痛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在呼唤的名字,始终还是属于他的。
                                    陆风。
                                    鼻子有点酸涩,我想要回去,回到有他的世界里,光是想象他也如我这般不能动弹,甚至处于慢慢等待死亡的过程之中就足以让我崩溃,我觉得我快要被这种想法逼疯了。
                                    就在我的抽泣声终于冲破喉咙的时候,我感到有个阴影将我笼罩起来,抬头看去,又让我一阵懵懂。
                                    那是一个长得很典雅的女子,长发但并不浓黑,而是伴有点淡淡的浅褐色,她有十分标准的江南女子的五官,小巧而精致,眼睛狭长而明亮微微有些上吊,这是一个美丽的单眼皮女人。我再次闭上了眼轻叹了下,光看外貌我就已经猜出她是谁,而她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就已经证实我的猜测。
                                    “哥……”
                                    果然。
                                    我苦笑,她是柯洛的母亲。


                                    回复
                                    举报|19楼2011-02-15 13:22
                                      等更~~


                                      回复
                                      举报|20楼2011-02-16 14:53
                                        文笔的确不错啊


                                        回复
                                        举报|21楼2011-02-16 15:23
                                          好文 !!! 不过,这是穿越吗 ?


                                          回复
                                          举报|22楼2011-02-16 22:38
                                            那个女人坐在我身旁一直在不停地讲着,有时候哭有时候笑,在这些琐碎凌乱的句子里我只捕捉到其中之一,也是对我来说印象最深刻的一句。
                                            “我不会放弃Eric的,绝不!即使是父亲也阻止不了我…哥…”
                                            直到那个女人离开,我也没能从她的言语中获取我想要的信息,但是却知道了我最不想要知道的东西,类似于某种执着还有疯狂般的痴缠渴望,就像曾经拼了命想要跑到机场去看一眼陆风的我。
                                            隐隐约约能记起陆风提及柯洛母亲时的支言片语,尽管当时我躺在病床上跟尸体没有什么两样,呵,这么说起来现在的情形也差不到哪去。
                                            【她求我抱她。你知道我不会喜欢女人……可是她的那双眼睛……一看著我,我就想起你的样子。】
                                            【抱过她我就走了,她一直跟著我,想了各种办法要留住我。她说她怀孕了。】
                                            【可我还是走了。她和我有什麽关系,她又不是你。】
                                            ……
                                            他从来不愿意为了自己不在意的人委屈自己,也从来不会对背叛自己的人手下留情。
                                            我闭上眼,眼前是那个靠在我肩膀说着自己已经老了的陆风,原来这二十年我们错过了这么多,可是,我却感觉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一样,陆风,你知道么。
                                            我动动手指,想要抚摸下自己的心口,程亦辰这个人心脏里的某个地方已经被你全部填满了,一天都没有停止过,从来,没有停止过。
                                            眼前突然一阵奇怪的发黑,晕眩中我感到力气开始从身体中抽离。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
                                            刚刚的种种就像一场梦,但是我还能隐约感到右肩上的疼痛。
                                            “是梦?”
                                            但很快我已经不在乎那些对我没有任何意义的东西,因为我察觉到身下有个渐渐变冷的身体正在不规则地喘息,而且细若游丝。
                                            “陆风!!!”


                                            回复
                                            举报|23楼2011-02-17 13:13
                                              5555555555 陆风不要死啊!!!!! 我受不了他们不能在一起 T T


                                              回复
                                              举报|24楼2011-02-17 13:33
                                                伴随着这两个男人的感觉除了虐还是虐
                                                就不能来点开心的么?唉...


                                                回复
                                                举报|25楼2011-02-28 11:53
                                                  于是辰叔要回去现实了?!
                                                  好吧...我只求HE...剩下怎样都好


                                                  回复
                                                  举报|26楼2011-03-01 10:49
                                                    更新啊喂


                                                    回复
                                                    举报|27楼2011-03-08 14:40
                                                      死坑。。。。。。。。。。。。。


                                                      回复
                                                      举报|28楼2011-07-29 17:11
                                                        默默来一发= =
                                                        --------------


                                                        四月十八日这天,陆风终于醒了过来,我也在一片提心吊胆中放松了精神,当我看到他缓缓撑开颤动着的眼皮,努力张大眼睛似乎对着我的方向确认什么的时候,我只觉得有股说不出的酸涩和温暖袭上心头,连病院浓郁的消毒味道都似乎变得清新起来。

                                                        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陆风骨节分明的手指,看着他又慢慢闭上双眼安详地入睡,我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现在的陆风和多年以前那个问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不对?”的人再次重合,我将手掌附在他的左手上不由得使了些力气紧紧贴住。

                                                        脱离了危险期的陆风脸色始终有些灰白,头发也不再梳理的那么整齐,整个人显得有点莫名的温和与脆弱。

                                                        当我陪着他去医院绿草坪散步运动的时候,他就像个孩子一样乖巧地任我牵着手,有时候还会看着我发呆,但是沉默了很多很多。那张以前能把我逗弄得面色通红、羞愤欲死的嘴巴,似乎被人用看不见的细线紧紧缝住了,醒过来之后的陆风一点也不多话,嘴唇也经常抿得死死地,让我觉得有些新奇也有点无奈。

                                                        每次我都觉得这种沉默的气氛,让我都觉得他不再是他了,老是想给他买点东西来缓解尴尬,但是当我一次次抽开手打算造访医院食品店的时候,他都会不自觉用力地抓住我的手不让我离开,但是很快又会因为怕弄痛我一样小心翼翼地收回些力气,只是虚弱地将手覆盖在我的手臂上,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害得我每次都要像哄小孩一样向他汇报我只是口渴了,或者有点饿了。

                                                        陆风住院的事情,他的大部分下属和合作伙伴似乎都不知道,就此看来,已经有人帮他暗暗打点过了,对外的官方说法似乎是上司突然有兴致去国外旅游渡假而已。但我却知道在这个偌大的城市之中,有多少人其实是想要幸灾乐祸地看他死去的。

                                                        这几十年来陆风树敌颇多,尽管没有人能真正撼动他的势力,但却有不少人在暗暗期待着他的没落,更有甚者想要落井下石亦或草菅人命。但,貌似真正能做到危及到他生命的人,这么多年来只有我这一个。多么可笑,程亦辰你何德何能竟让S城最大的职权者之一甘赴性命,说出去估计不会再有第三个人会相信吧。

                                                        可是…经过这件事我才发现,原来我从不真心想让他离开,没人知道,当我亲眼目睹他痛苦濒死的模样时,我却觉得自己已经被完全击溃了。


                                                        回复
                                                        举报|29楼2011-11-04 11:47

                                                          在陆风住院期间,经常出现的人只有一个,是柯洛。

                                                          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样真的很好,从很久很久以前起,他好像一直都扮演着会让我觉得自己卑微的角色,但是在这段时间我和柯洛似乎把他的生活全部填满了,不再有商场之上的勾心斗角也没有情感上的若即若离,就像我和他终于不用被其他繁杂琐碎的事阻挠,终于能窝在只属于我们两个的世界里互相照料。可是我却知道他每天都在不安,这能通过他频繁地从噩梦惊醒之中很轻易的被看出。有很多次我在陪护的夜晚里醒来,看到他睁着眼睛一直盯着我的样子,就会觉得心里莫名的酸涩。

                                                          而面对这样的他,我把之前那个有些奇特的梦早就抛之脑后了。



                                                          陆风的出院手续办理得很快,我们思量了一下决定先暂时回到他的别墅居住一段时间,毕竟那里还有些可使唤的下人,当我分身乏术的时候他也好有些懂事的人来照顾。在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却忘了一个人,确切说我有些恶毒的小自私心理去淡忘那个人,但在我把陆风托付给管家后,再回到家里想要带走些必需品时,那个眼神黑黝黝如小兽一般的孩子站在门口像是一直在等我回来的样子。

                                                          我的指尖全部冰冷僵硬,也许嘴唇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小竟…”

                                                          “……”

                                                          “辰叔…”

                                                          他不再像个大孩子一般调笑般的唤我‘小辰’,他只是怯怯地唤我。

                                                          辰叔。

                                                          那眼神让我一片惊慌失措。


                                                          回复
                                                          举报|30楼2011-11-04 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