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000贴子:1,280,274

【错觉同人】舞会(女装,慎) 阿娜塔生日快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受~~~


糖君送给程优雨君的生日礼物。女装四爷(慎入)神马的~~                
阿娜塔生日快乐嗷嗷~~~╭(╯3╰)╮不素首发,但素分享神马的乃们懂~~~~拍砖神马的轻点嗷嗷~~已完结。
灵感来源是吧里的一副图哦哦哦~~~~~

谢谢画图的童鞋~~原帖戳这里

http://tieba.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9936698159&z=907080169#9936698159

大家圣诞快乐哟~哟~哟~~~


回复
举报|2楼2010-12-25 00:53
    (楔子)

    “段先生,我们店里最舒服的绸子就是这种云罗了,没有之一。”
    “……好的,程师傅。我相信你的眼光。这是具体的尺寸和订金,我订两件,风格不要太夸张也不要太老式,不要太相似也不要相差太大,一星期之后我来取。”




    回复
    举报|3楼2010-12-25 00:53
      (上A)

      段衡一手端着香槟酒杯,一手拿着手机从几位贵客和影迷中抽离出来。
      没有太过理会抱歉地笑了笑引来的秒杀情景,带着些心事似的走到了就近的窗前。他知道其实是身上的白西装给他今晚的亮相打了许多分,正如此刻窗外的雪,都是应景之物,实际上不值得人们过多的褒奖。




      回复
      举报|4楼2010-12-25 00:55
        平安夜的钟声将在几个小时之后响起,他接手经营的娱乐公司的市场部没有放过全世界都弥漫的圣诞气息,提出了在12月24号这天举行例行的年会和舞会。并请作为昔日影丅帝兼公司实际负责人的段衡务必露个脸。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在早几日便小心翼翼地请示了乔四,没想到对方说了一句:“一起过去吧,穿好看点。”
        看他慵懒的回答中还颇有几分兴致的样子,段衡意识到乔四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这类正式的场合。
        噪杂是一个缺陷,但比起一个人在别墅逗狗喂鸟之类,到底热闹了许多。
        当然还有一个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段衡亲自打点了出场事宜,尤其是时间服装之类,还邀请了施宸和白秋实。
        四人前后到达特意为年会租来的别墅时,掀起了一阵小高潮。座驾到达场地后,他从车里猫身钻出来时,从旁边传来的优雅的尖叫。
        被邀请的在生意场的客人同时也是他的影迷。而没有红地毯和金奖杯,他仍然是他们无冕的影丅帝。
        纵横影坛数年而后失踪息影数年,难为他们不辞劳远来捧他的场。
        段衡下了车,双脚踏上冬日的雪地,环顾四周,挥手致意。

        自己在影坛是小有成就,可把他捧红的是身后的这位。
        等他转过身想扶乔四的手下车时,发现对方显然已经意识到尖叫是因为他而来。
        乔四被毛领丰厚的大衣裹着,白皙的脸上猫一样的眼睛依旧深邃,他却没由来地从中发现了一点笑意。
        代替了一贯的寒冷。

        有一片雪花轻拂过脸颊,柔软而冰凉。
        段衡有些失神。恍若昨日,他站那里,等待他的出现。

        “进去吧。”乔四扶上了他的手却收起了目光,一脚已经踏出了车。


        其实裘马声色的场合倒是挺适合他与生俱来的贵气,公司中众多的美少年也确实很“赏心悦目”。
        虽然因为娱乐公司的缘故,这样的年会半是正式半是玩乐,却也需要有人来主持大局。
        在演讲台上对着公司众人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段衡冷不丁地瞥到与人寒暄过后的乔四眼光越来越不对。

        公司的新人们有一部分是乔四没有来得及仔细看清楚的,饶是距离得稍微远点,也能感应到乔四有兴味的眼光,甚至还拉上了白秋实一起品头论足这件事也不小心被他觉察到了。

        ——施宸在底下对他若有似无地挤眉弄眼。

        虽说他和乔四早已达成了某种默契,但遇到这样的情景,段衡还是有些吃味。
        其实是有点心不在焉地说了几句振奋人心的话,他把位置低调地让给了别人,交接衔接得很自然,以至于众人都没发觉他离开了围观的中心。

        向路过的侍者盘中拿了杯香槟,段衡饶过人群,朝着乔四和白秋实背面走近。隐约能听见乔四和白秋实的对话。

        “小白,你看那个和他旁边的那个还不错,改天一起收了。”
        “四爷,您别这样,段先生会不好受的。”
        “他有什么不好受,这么多人围着宠着,高兴还来不及。”
        “呃,四爷……”


        段衡听了暗自苦笑,却不好立刻现身辩解。
        从多年前的那个冬天开始,他的眼中便只有他一人。所以段衡自动地当这句话是在闹脾气。
        而身后的人完全没有已经伤害到别人感情的自觉,还在肆无忌惮地用绵绵细针戳他的心脏,温柔地掀起他醋海的波澜:

        “这些孩子,真的比几年前的漂亮多了。小白,你看,站在桌子旁边的那个吃东西的样子多可爱。”
        “……”

        白秋实无语,三秒钟内不知该怎么接话。段衡在这微妙的空当早就将这个花心鬼骂了千万遍啊千万遍,千万遍的质问之后再也忍不住转过身去,恨不得拉起乔四立刻从妖孽横生之地离开。
        几天前他有意忽视的问题,现在他恨不得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来。
        那就是——
        美、少、年。



        回复
        举报|5楼2010-12-25 00:55
          (上B)

          “四爷。”段衡平复自己闷闷的情绪,用像是刚走近他们的语气微笑着打招呼。
          可还没来得及看清乔四会有什么表情,一个瘦高的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

          市场部的小唐——好像正是刚才与乔四寒暄的那一位,兴冲冲端着盘食物撞进来,
          冒失鬼一边跑一边喊一边用手护住他的食物:
          “段先生,原来您在这里。我们还需要您为我们多说几句话呢。咦,乔四爷,您还在这里呀,待会儿一定要和段先生跳一支舞才好。”

          段衡完全不知道两句话是怎么拼接在一起的——此人的逻辑和行动一样不靠谱。
          地上打过蜡,冒失鬼是用“滑”的方式“走”到他面前来的,食物和他都快要倒了,段衡于心不忍扶了他一把。
          但不知这人是阿斗还是谁,扶一把竟扶不起,终于还是实打实地仰面摔了个正着。

          这一扶一摔,几乎要把整个年会搅得鸡飞狗跳。


          两声不知是谁的尖叫过后是短暂的沉默。
          以乔四和段衡为中心的一小片区域一片混乱不堪
          小唐趴在地上的姿势极其别扭,乔四暗了脸勉强站立着,在关键时刻后退了一步没有被牵连摔倒,但蛋糕、意大利面等各色食物,还有一小杯果汁,全部与段衡为他订做的新衣服亲密地,毫无间隙地,狠狠地——接触了一把。

          “怎么回事,段衡?小白?”
          在大厅令一处的施宸听到动静,看着惨不忍睹的一幕忍不住开口问。

          “你怎么回事?走路不会看人吗?
          “四爷,您没事吧。我带您上去换衣服。”段衡闪电似地踱到乔四身边,用长臂护住他。
          印象中冷艳高贵的乔四爷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段衡甚至能听见他的骨头气的呱呱响。但不知为何他却没有对还在地上的小唐发作,反而是默默地转移到自己头上来。


          乔四并不呵斥,只是在众人的目光下拿出手帕递给白秋实,让他掸去了一些明显的油渍。

          段衡几乎处于完全被无视的状态,他只能悻悻地看着他摆脱了自己的手,悻悻地看着拉起了白秋实的手,又悻悻地看着他们在简单收拾之后淡定地走向电梯,直达vip休息室所在的楼层。
          看来他应该考虑到的问题还有一个,也足以让他想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来。
          白、秋、实。

          段衡同样无视掉石化的施宸,顾及到众人的目光,使出多年未用的影帝秒杀笑容,走到窗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是这场戏究竟怎么回事,主角们就一个接着一个地退场。
          那个低智商的小丑还在哎呦哎呦地喊着:“四爷,您没事吧,对不起~~~段先生,您别走呀,我们需要您~~~阿娜塔,我疼,我疼~~~”。
          ——然后围观的人们也同样无视掉了在地上打滚的无名小卒,一个一个地退场,各自去找各自的乐子了。


          “把车里后备箱的盒子拿到楼上去,交给白秋实,说是干净的衣服,记得不要拆开。还有乔四爷留在这里的大衣,也一并送上去。”
          那边接到了指示他便挂了电话。走到他身边的施宸终于耐不住了:
          “没事吧,段衡。四爷他,看起来有点异样。连小白都带走了。”

          “没事,我已经让人把干净的衣服送上去了,待会儿他们就会下来了。
          “施宸你先稍等,我这里还需要打点一些事情才能脱身。”

          程优雨师傅花一个星期做的成衣,称得上是上上品,乔四只看了其中的一件便爱不释手。
          而另一件,出了裁缝铺又到干洗店,几经周折段衡还是没有勇气送到乔四眼前。那衣服承载了他太多躁动的渴望,以至于带到家中他都会念念不忘。

          一切只因为,那两件衣服——一件是男式马褂,一件是女式旗袍。





          回复
          举报|6楼2010-12-25 00:56


            回复
            举报|7楼2010-12-25 00:56
              (中A)

              “四爷,您别生气,段先生不是那种人。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vip休息室里,白秋实一边给乔四收拾,一边抚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乔四由他提醒回想着小唐的话,越想越不是滋味。
              “段先生人真是好,四爷也真的很豁达呢。前两天段先生在内子的店里做了两件衣服。内子说有一件他忍不住做成了女式。”
              “我已经批评他不认真了,内子还辩解说是段先生授意的,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内子的各种癖好很奇怪呢,多包涵哈,包涵。好在段先生没有计较,四爷也没有计较,哈哈哈。”

              甫一发现掩人耳目的消息被曝光,乔四简直气得不行。衣服弄脏了是挺尴尬,但怎么比得上心里的不好受呢。
              他想不通青年是怎么想的。疑似授意裁缝师傅做一件女式的旗袍,做好了之后照单全收还不让自己知道,段衡到底演的是哪一出。
              难道那么多美少年不够,现在还要弄出个女人来么。

              段衡要寻欢,他也不是没法子。
              自己的生活里再弄点花花草草来,找找乐子,他也不是完全不乐意。
              但不管怎么样,段衡必须是段衡,段衡是要一直陪着他的,谁也别想拐走。

              他当然不愿意往最坏的情况想,但自己一天天老去,青年翅膀一天天长硬了,保不齐会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而譬如出轨之类他觉得是无法想象的事,在旁人看来或许是理所当然的。


              正心烦时,敲门的笃笃声有礼貌地响起。
              直觉中不是青年风格,乔四还是吩咐了一句,
              “小白,去看看是谁,如果是段衡,我现在不想见他。”
              ……

              白秋实应声而去后,很快折回来,手上拿了个盒子和自己的大衣。
              “四爷,段先生差人送了干净的衣服上来,您瞧他多细心,还是全新的。您去换上吧。”
              白兔子麻利地拆开包装,“咦,有点不对,四爷您看,这好像是件旗袍。
              “可是刚才那人确实是四爷的保镖没有错哇。”

              乔四的身上已经收拾得差不多,突发的状况还不至于让他狼狈到衣不蔽体。
              不对不甚明晰的情况发表评论,只示意白秋实先把衣服拿过来看看。

              果然是件旗袍,而且和自己弄脏的那件是出自同一种布料。十八滚边,娴熟的剪裁,泛光的襟扣,简单的刺绣在低调中透着华丽。不知有现代有哪位女性能配得上这样的云罗锦衣,拿来送给旧时候姨太太倒是适合得紧。
              乔四不是不识货的人,前几日刚试了程师傅做的马褂,再看这件女式短旗袍,瞬间觉得这位师傅的技艺更加深不可测。

              “小白,衣服放在这儿,不用确认了,你先下去吧。我弄好了自己下来。”
              乔四翻看着制作精良的绸衣,做了某种决定似的对白秋实说。

              “可是四爷,您一个人能行么?我还是给您再弄一件衣服来吧。或者我去问问段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四反而因为一件“翩然而至”的衣服冷静下来,摆摆手让他不用再担心。
              白秋实见状,也就不再纠结,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走出去。


              四周安静下来,乔四走到浴室的大镜子面前,试着把旗袍放在自己身上。
              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衣服的尺寸对他很合适,甚至在本该突起的胸部做了微妙的改良。
              乔四更加狐疑。他记得异装癖什么的,从不在自己的爱好之列。
              难道不是个女人,而是个男人。

              话说回来,不管这件衣服本来是要送给谁,现在到了他手中,那就是他的。
              就如同,段衡本来的人生会何去何从他无从得知,但现在他和他在一起,他就是他的。
              强取豪夺,从来都是他一贯的风格。




              回复
              举报|8楼2010-12-25 00:57
                (中B)

                在喧闹和掌声中段衡走下主席台。今晚他在年会中该扮演的角色已经完成了。现在他正在等待乔四的再次出现。

                看着白秋实说了乔四已无大碍后,又欲言又止的样子,段衡没有再追问,而是让施宸将他领走了。
                对楼上发生了何事他心知肚明。而乔四究竟对着那件旗袍做何态度,他实则拿不准。
                十分生气也说不定,将衣服扯烂也说不定。

                他明知道会有这种结局还是将差人将衣服送了上去。他想向乔四说明,美少年什么的都是浮云,他现在是他的人。
                他把选择的机会抛给了在楼上的乔四。在今晚他有些窘迫的情况下,说是选择,其实是抉择。

                段衡其实有些后悔。让穿女装,他承认这是自己扭曲的欲望。
                但一向恨不得将那人养在深宅大院里,这次是大庭广众下,他想起来便心疼。
                他对他抱有某种隐秘的期望,却也希望得到他的谅解。
                他也知道天底下哪里有这等美事呢,让他的愿望都实现。

                段衡在煎熬中,觉得等待似乎漫长和遥遥无期。

                好在音乐声响起,人群中的欢声笑语更加浓烈,侍者也拿来了圣诞帽分发,该到跳舞的点了。
                提醒他时间又向前走了一点。



                “四爷下来了,段先生,快去邀请四爷跳舞。机会难得,四爷不会不答应的。”
                冒失鬼小唐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不知死活地怂恿他。
                段衡再次苦笑。在这样的境遇下还能和他跳舞,不啻是一个天大的奢望。

                乔四走向自己所在的位置。笃定地,坚定的脚步,在他看来有点寻仇的味道。
                那个死小子不知死活地在他头上扣了什么东西,但他现在来不及管了,眼中完全是不远处那个行进中的身影。

                果然是自己的想法过于天马行空了,旗袍什么的,于情于理,那人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
                段衡恨不得掴自己一下嘴巴子。这回吃了冲动的大亏了,说不定好闹上好几天。

                乔四穿的还是原来的大衣,厚厚的衣领卸了下来。好在室内还没有到最沸腾的时候,过长的设计看起来依然合身。
                ……

                然而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
                “段衡先生,能赏脸和我跳一支舞么?”几秒的功夫,乔四终于降临在他跟前,但说着他不能理解的话,做着他无法想象的动作,甚至颇为绅士地弯下了腰。

                “段先生,快,快呀~”小唐倒吸一口气,同样难以置信。
                影帝再次引来了围观。乔四做了女fans在今晚最想做的事。

                音乐声变得恍惚,人群也变得恍惚。
                一时间的眩晕后,自己的舞步已经完全在乔四的掌控之下。
                而且,女步什么的……还真有点不适应。


                或许是因为身高的关系,两人的眼神始终交错不到一起。
                他只是感受到,放在自己腰上的手颤抖了一下,而后有力地握住了。
                还有那一句模模糊糊的“你戴上圣诞帽还挺好看的。”



                回复
                举报|9楼2010-12-25 00:58
                  (下A)

                  乔四其实不知用什么眼光看向青年。白西装配上火红的圣诞帽,有点滑稽。无甚表情的脸上有种茫然的可爱。
                  他倒是淡定,可自己此刻像被挠了心肝似的,恨不得立刻把他就地正法以宣告zhu权。

                  简单的三步舞,两人相对无言了半天了才吐出一句话。
                  周围有口哨声和鼓掌声,似乎是为他勇士一样的行为加油呐喊。娱乐圈从来生冷不忌,包括男人和男人之间ai昧的关系。
                  甚至他现在把大衣脱下,里面的内容恐怕也不会引发多大骚动。

                  将青年颀长的身躯占为己有还能得到肯定,乔四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可他的满足好像少了点什么。
                  青年始终没有回应他。连呼吸都平稳得很高深莫测的样子,不知又心里又在捣鼓着什么。

                  虽说今时不同往日,但他以往遇到的那些少年,若是遇到这样火热的邀请,有哪个不会受宠若惊,花容失色。
                  难不成他臆想中的第三者也在这个现场,让他已经对自己不闻不问了么。
                  甚至,难不成他只当这一切是笑话么。

                  乔四不禁气结。类似沮丧的感觉涌到嗓子眼。有太多的疑问,令他开不了口。
                  若真是那样的话,他只好将青年带回家去,好好拷问。
                  在外边说不得的,关上门,什么都好说。
                  唯此一途,别无他法。

                  “段衡,我想回去了。”
                  “……”
                  ……

                  短暂的一曲结束后,周围的掌声还没完全消歇。胸前的人放开了手,段衡感受到了乔四的某种无力感,心都快要被揪起来了。
                  沙哑的嗓音似乎蕴含着深不见底的情愫,以至于把他累坏了,听起来有些疲惫。

                  段衡无从揣测楼上可能会发生的意外,也无从揣测乔四对于一件女装是什么态度。
                  但自己的放肆想法和行动没有被呵斥已经是他的幸运。
                  而且乔四能以一种平常的语气和他交流,说明他已经不再计较舞会之初的误会。

                  “嗯,四爷,我们一起回去吧。”


                  圣诞欢歌很快响起,段衡看准时机,摘下帽子,紧握乔四的手低调地离开。
                  善男信女们人们沉浸在祥和平安夜气氛里,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未曾察觉。
                  鹅毛大雪无声地落下,车像黑豹一样驶出舞会现场。
                  段衡将闭目养神的乔四放在自己肩上,很快到了家。
                  皎洁的月色和微微颤动的睫毛让他心动。



                  回复
                  举报|10楼2010-12-25 00:58
                    (下B)

                    乔四在半寐半醒觉察到离开了坚实的肩膀,有人企图抱他起来。
                    他倒不是真的很困,只是远离了热闹和人群,熟悉的静谧气氛让他高速转动的头脑得到了片刻的歇息。

                    不过“有一个大问题没有解决”的念头始终盘桓着,乔四在青年的晃动中也就完全清醒了过来。
                    青年完全把今晚的各种状况外不当回事,那俯首的神气和语气熟悉得令人发指。

                    一路上拥着自己上楼,进了卧室,怕被人抢走似的。
                    那么此刻,隐藏在他大衣下的秘密,他要怎么解释呢。
                    那么下一刻,这颗他和他共同放下的定时炸弹,要怎么引爆呢。


                    “四爷,闹了一天,您也累了。洗洗休息吧。”关上卧室的门,青年居然说的是这一句话。
                    洗、洗洗休息吧。休息吧。吧。吧。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拷问才合适。
                    青年连语气词都是轻描淡写,好似只是寻常的就寝时间,而且还是他没有化身为狼的时候。
                    可是弄出件旗袍来是要演哪一出啊啊啊。默不作声是要闹哪出啊啊啊。

                    一股无名的怒气冒上来。
                    乔四难以置信地呼一口气,走到沙发前坐下,气急败坏地扯下长裤扔到一边。
                    在青年的目瞪口呆中,复又站起来,扯掉大衣。

                    气的满脸潮红,气息不稳,心口因为不止一次的颤动疼得难受。
                    他知道身上只穿了一件女式的旗袍,他故意让光着的腿露在外面。
                    他要青年睁开眼睛看看,他到底知道了他的什么底细。
                    他要他对此做一个明明白白的解释。


                    ……
                    “四爷……你……”

                    “你说,你让他们做一件这样的衣服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乔四全然不顾穿着一件女装是有多不合适,只是质问。从套上这件衣服的那一刻起,什么身份,什么外人的目光,他已经全然不顾。

                    “四爷,你听我说,我……我……”青年显然也急了,支支吾吾斟酌着不知如何作答。
                    但下一刻,青年眼中浮现的灼灼欲望代替了不知所措。咆哮的野兽般扑了上来,把他压到墙上,大口大口地呼气,白裤子里面包裹的东西硬硬地顶着他的。


                    “你说,你给我说清楚……唔……唔……你到底要怎样……唔……”任凭乔四怎么挣脱,青年在短暂的时间里化身为狼的力气,他还是抵不过。

                    上半身青年的胸膛固定着,下半身隔着布料摩擦,居然唤起了敏感的身体沉睡的欲望。
                    两人如同搏斗的兽,一个想啃,一个想放开。

                    当嘴唇和嘴唇终于结实地触碰到时,青年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濒死一般深情地吻他不肯放开。
                    吻得青年那东西越来越硬,吻得他全身酥麻,吻得连那个地方都软了,吻得他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是什么重要的事没有处理完毕。
                    “我要真相……嗯……”

                    在变换角度喘息的空隙,乔四觉得要被一把火燃烧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0-12-25 00:59
                      (下C)

                      乔四的身心在屈从欲望与否徘徊挣扎,抵抗饿狼的行动渐渐变得迟缓。青年趁机把他压到了几步之外的桌面上。

                      在衣物外种种抚摸的手越来越得不到满足而不安分地探入短裙的下摆。无奈中式旗袍的设计阻挡了青年想要的东西。

                      “真相就是……四爷……我要你……我要你……”说着青年整个人扑下来,粗硬的东西没有经过润滑便想挺进来,大手放在绸布上发力,意图明显地想找个痛快的方式。



                      回复
                      举报|12楼2010-12-25 00:59
                        火热至此,乔四决定屈从于身体的欲望。他软瘫瘫地抵在坚硬的桌面上,触碰到的是同样坚硬的青年某部分,无谓地做着最后的抗议:
                        “你、你……不准弄坏这件旗袍。”

                        初步得到满足的青年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转而把手放在了锁骨处的
                        类似调戏地抚摸了一下,而后熟练地解下了扣子,蜕皮似的把那一层薄薄的绸布拨了下来。
                        “……是,遵命……”
                        “四爷原来是舍不得做段太太的感觉啊……”
                        “你、你……”乔四在一瞬间被“太太”击中了,大动肝火。
                        “别急……我们慢慢来”段衡的笑意更深地俯下身来。



                        回复
                        举报|13楼2010-12-25 01:00
                          “……你……你这个流氓!……啊……啊……”乔四好像明白了什么,双腿圈住他挺起身来,毫不客气地刮了他一巴掌。

                          挨了一记的青年却不甚在意的样子,趁着他不注意把粗硬的东西顶了进来,全根没入后,趴在他身上沉重地叹息。

                          乔四被顶得肉皮发麻,却听得青年饱含欲望的嗓音:
                          “我不会离开四爷的。”
                          “……”

                          听了这话,有一万只蚂蚁爬过似的,乔四难耐地动起腰肢。
                          “嗯……你啰嗦什么,还不快动……桌子太硬……嗯……”

                          “叮叮叮”平安夜的祥和的钟自远处响起青年一边为暴风雨做准备似的缓缓抽动,一边吻他:
                          “……是……遵命……”

                          过了今夜,也请你如此在意我。

                          =====================THE END ==========================

                          假面软糖 2010.12.24



                          回复
                          举报|14楼2010-12-25 01:01
                            沙!


                            回复
                            举报|15楼2010-12-25 01:02
                              ORZZZ原谅我迟到了吧吧吧……
                              谢谢小其酱和怪兽酱帮我河蟹orz 喵子酱   =333333=加油哒~~~
                              原帖在这里~~~~~
                              童鞋们 给偶阿娜塔写祝福神马的人家会很高兴哟 哟 哟~~~

                              http://tieba.baidu.com/f?kz=961975581


                              再次祝愿各位圣诞快乐以及元旦快乐~~~


                              回复
                              举报|16楼2010-12-25 01:03

                                抢到沙花花了 怎么办 我好幸福


                                回复
                                举报|17楼2010-12-25 01:06
                                  嗷呜~~~萌shi了~~
                                  扭动】四爷,天然呆的乃果然最萌了


                                  回复
                                  举报|18楼2010-12-25 01:11
                                    哈哈哈,桌子太硬。。

                                    ---------------------------------

                                    四四,乃能再可爱点吗?


                                    回复
                                    举报|20楼2010-12-25 02:09
                                      写得很好啊。心理描写神马的,我荡漾了~~~


                                      回复
                                      举报|21楼2010-12-25 09:22
                                        干得好!下次女体吧【目死


                                        回复
                                        举报|22楼2010-12-25 09:31
                                          圣诞快乐~~~

                                          四爷的女装啊~~~


                                          回复
                                          举报|23楼2010-12-25 10:03
                                            。。。恩爱秀神马滴~~~~~~~~~~ 糖糖君和U姐生蛋快乐~大家快乐啊~


                                            回复
                                            举报|24楼2010-12-25 10:45
                                              群扑ls各位 ╭(╯3╰)╮

                                              噗 19楼ou9童鞋 介个素恶趣味啊恶趣味
                                              小秋君 人家哪里有=   =


                                              回复
                                              举报|25楼2010-12-25 10:55
                                                回复:25楼
                                                。。。那啥,看到【糖】和【程优雨】四字在一块伦家就会不自觉脑补三~


                                                回复
                                                举报|26楼2010-12-25 11:17
                                                  回复:26楼
                                                  讨厌


                                                  回复
                                                  举报|27楼2010-12-25 11:50
                                                    祝糖糖及乃滴u酱诞旦快乐!ps:脑补是神马意思?谁给咱科普个……


                                                    回复
                                                    举报|28楼2010-12-25 13:34
                                                      Merry Christmas!

                                                      圣诞帽
                                                      短装 旗袍


                                                      回复
                                                      举报|29楼2010-12-25 16:53
                                                        回复:28楼

                                                        脑补便是脑内补充ooxx之事


                                                        回复
                                                        举报|30楼2010-12-25 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