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宣宗吧 关注:652贴子:9,227
  • 6回复贴,共1

【转载】 神威毗沙——唐、宋代的“毗沙门天王”崇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神威毗沙——唐、宋代的“毗沙门天王”崇拜

                                     王颋

                     原载于《西域南海史地研究续集》

【内容提要】唐、宋代有“毗沙门天王”的信仰,十分盛行。其神只,本为佛教“四天王”之一“北方天王”。最初的崇拜,源于葱岭迤东、当地的开拓和王国的建立据传都得益于其特别护佑的“瞿萨旦那”亦“于阗”国。此后,又缘天宝中曾以“神兵”救援安西,后遂敕建奉祀“院”、“堂”于内地。迄于宋,又以其“武勇”的形象而受尊礼于军中。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这位以却敌祛邪和富而不贪为主要性格内涵的英灵,成为“四天王”中与东方特别“有缘”的“菩萨”。随着本信仰的扩散,产生了一批于艺术上登峰造极的画塑和于文学上饶有趣味的传奇。至于“毗沙门”、“毗沙”二词的涵义,前者为“多闻”,后者一度成为“于阗”地方的别名。



回复
1楼2010-12-10 23:45
                                        二

    “毗沙”亦“毗沙门”,实出于源自南亚、广泛流播于东亚的佛教。根据沙门掌故,东、南、西、北四方各有“天王”守护,管领“夜叉众”的尊神,乃北方之“天王”。又缘其多有胤嗣,往生为“北方天王毗沙门”子,便成了佛所喻“放下屠刀”的“奖励”。《法苑珠林》卷一一六〈送终篇遣送部〉、卷六〈三界篇奏请、眷属〉、卷一○五〈八戒部功能〉:“时毗沙门天王使诸鬼神往栴檀林取栴檀薪,至旷野之间,佛躬自轝床一脚,阿难轝一脚,飞在虚空,往至塜间。尔时佛自取栴檀木,着大爱道身上”。“时提头赖咤天王依东门坐,共诸大臣及与军众恭敬,诸天得入中坐。时毗留勒义天王依南门坐,共诸大臣及军众恭敬,诸天得入中坐。时毗留博义天王依西门坐,时毗沙门天王依北门坐,是四天王于善法堂世间善恶,奏闻帝释及忉利天。时佛世尊说如是事,并如前见,得入中坐”。“护世四王,典领四方。提头赖咤天王领干闼婆众,毗留勒叉天王领鸠盘荼众,毗留博叉天王领诸龙众,毗沙门天王领夜叉众。此之四王,各有九十一子,姿貌端正,有大威力,皆名曰帝”。“佛言:大王波罗奈国,有屠儿,名曰广额,于日日中杀无量羊,见舍利弗,即受八戒经一日夜。以是因縁,命终得为北方天王毗沙门子。如来弟子尚有如是大功德果,况复佛也”。[14]




    “毗沙门天王”的出处、事迹,早已为内地之士民所熟悉。《唐文粹》卷七六段成式〈塑像记〉:“下天处苏迷卢之半,为忉利尉候,北方毗沙门,统药叉众,所治水精宫城护世。其住处,曰纷陀利,曰质多罗,曰七林,曰摩偷,曰如意等。下压象迹,当欢喜之地;上接蜂歌,杂庄严之境。常憍尸迦将破怨敌,圣者奋勇健臂出甲胄林,独揭胜幢,不顿一戟(轻足)迦娄而垂翅,捘修罗而束手,犹怒折莲柄,狂搜藕丝。盖多闻位居初地,离十二失”。“相传北方天王,与瞻部有縁,谓西域瞿萨国,本天王栖神之处也”。[15]
    黄滔《黄御史集》卷五〈灵山塑北方毗沙门天王碑〉:“始自于阗刹利之英奇,膺世尊帝释之锡,号居须弥山北,住水晶宫殿,领药义众,为帝释外臣,以护南赡部洲。其道入大乘,得无生法,忍住声闻,证不还果”。[16]
    《吴都文粹》卷八〈昆山天王堂记〉:“谨按释氏书云:天王生于阗国,作童儿时,犹能血旋射妖,遂去走天竺,遇金仙子,授记护阎浮提补多闻王,腾云跨汉,靸鬼捻魔,霞帜雪戟,指勾摧泮,竟镇妙髙北面水精宫中,为药叉官长”。[17]
    暨,董逌《广川画跋》卷六〈北天王像后题辨〉:“吴明仲因告之曰:昔余尝得《内典》,说四天王所执器,皆报应中出。北天,毗沙国王也,尝兵闘不利,三逃于塔侧。方其困时,愿力所全,得无违碍”。[18]



    回复
    3楼2010-12-10 23:46
      “毗沙门天王”麾下所管,多有“夜叉”及诸般鬼、怪、魔、妖,故而以勇武善战著称。《弘明集》卷一四释竺道爽〈檄太山文〉:“若复顾恋望餐不去者,吾将宣集毗沙神王惒罗子等,授以金刚屯,眞师勇武,秋霜陵动,三千威猛,难当曜戈明剑,拟则推山降龙伏魔,靡不稽颡”。[19]



      回复
      4楼2010-12-10 23:47
        “毗沙门天王”的宫中“多宝”,故而常用来比喻富而不贪。《法苑珠林》卷九四〈悭贪部引证〉:“舍卫城中有一长者,名曰卢至。其家巨富,财产无量,如毗沙门。由于往昔施胜福田,故获斯报。然其施时不能志心,故今虽富,意长下劣,所著衣裳垢弊不净,食则糖菜,以充其饥,渴唯饮水,行乘朽车,勤营家业,犹如奴仆,常为世人之所蚩笑”。“于是,即用两钱买麨,两钱酤酒,一钱买葱,从内家中取盐一把,衣衿里之,赍出城外,趣一树下。既至树下,见多象马,恐来搏□,即诣冢间,复见猪狗,寻更逃避至空静处,酒中盐姜和麨饮之,时复啮葱,先不饮酒。实时大醉,醉已,起舞扬声而歌”。[21]
        董斯张《广博物志》卷二四〈阇阃〉引《灯指经》:“昔王舎城,有一长者,其家巨富,库藏盈溢,如毗沙门。然无子胤,祷祀神祗,求乞有子。其妇不久便觉有身,满足十月,生一男儿。是儿先世宿植福因,初生之日,其手一指出大光明,明照十里”。[22]
        《五灯会元》卷八〈长庆棱禅师法嗣〉:“福州枕峰观音院清换禅师上堂,诸禅德,若要论禅说道,举唱宗风,秖如当人分上,以一毛端上有无量诸佛,转大****于一尘中,现宝王刹。佛说众生,说山河大地,一时说未尝间断。如毗沙门王,始终不求外宝。既各有如是家风,阿谁欠少,不可更就别人处分也”。[23]



        回复
        5楼2010-12-10 23:47
          苏州昆山县之慧聚寺,则有唐名家杨惠之所作“毗沙门天王”塑像,可惜入宋以后,叠经改补,最后终致为火所焚毁。[45]
          龚明之《中吴纪闻》卷一〈杨惠之塑天王像〉:“慧聚寺,有毗沙门天王像,形模如生,乃唐杨惠之所作。惠之初学画,见吴道子艺甚髙,遂更为塑工,亦能名天下。徐稚山侍郎以此像得塑中三昧,尝记其事,谓其傍二侍女尤佳,且戒后人,不可妄加涂饰。近为一俗工修治,遂失初意”。[46]
          除外,兴唐寺的塑像,却是经过数任刺史的持续经营方始竣工的。《文苑英华》卷八一九卢弘正〈兴唐寺毗沙门天王记〉:“毗沙门天王者,佛之臂指也。右扼吴钩,左持寳塔,其时将以摧群魔、护佛事,善善恶恶,保绥斯人”。“兴唐寺僧道契者,惠智之人也。眄隙地得胜槩,肇基厥事始唱而求其和焉。前刺史范阳卢公周仁,薪骨涂肉以立之。后刺史河南浑公锋,施丹凝素以完之。终而司勋京兆韦公磻,挥金致缋以美之。窥三君子同心构物之道,顾斯人之肥瘠,岂一朝一夕、一手一足之功哉”?[47]
          而塑像的原形,亦来自“瞿萨旦那”亦“于阗”国。《太白阴经》卷七〈祭文书药方总序〉:“毗沙门神,于于阗城有庙,身披甲,右手持戟,左手擎化塔,祗从群诸,殊形异状,胡人事之”。[48]



          回复
          7楼2010-12-10 23:48

            [19]

            《四库全书》本,页5上。



            [20]

            《四库全书》本,页6上、下。



            [21]


            页1314上、下。



            [22]


            长沙,岳麓书院影印万历四十五年刊本,1991年,页509上。



            [23]

            《四库全书》本,页36下。



            [24]

            北京,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季羡林校注本,一九八五年,页1001、1006、1008。



            [25]

            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王尧、陈践译注本,一九八三年,页149、150、151。



            [26]


            北京,中华书局《唐宋史料笔记丛刊》吕友仁点校本,一九八一年,页106。



            [27]

            《四库全书》本,页8下。



            [28]


            页12下。



            [29]


            页11下。



            [30]

            北京,中华书局标点本,一九七五年,页3540。



            [31]

            《四库全书》本,页15上。



            [32]


            页1134。



            [33]


            页117。



            [34]


            页1下。



            [35]

            《四库全书》本,页3上。



            [36]

            《四库全书》本,页3下。



            [37]

            《四库全书》本,页4下、4上。



            [38]

            《四库全书》本,页4上。



            [39]

            《四库全书》本,页21上、40上。



            [40]

            《四部丛刊初编》景印宋钞本,页5上。



            [41]


            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一九六一年,页1639、1640。



            [42]

            北京,中华书局刊本,一九六○年,页8639。



            [43]


            页14上、下。



            [44]


            页15下、16上。



            [45]


            清查慎行《敬业堂诗集》卷一三〈昆山一名玉峰,周围二里许,似累石而成者。唐张佑、孟郊有诗,与盖屿所画山图同留慧聚寺中,向有石刻。宋皇佑中,王半山以舒州倅至县,相水利登山,阅二公诗,次韵和之,时称四绝。淳熙中,寺毁于火,自唐以来名流题咏,及杨惠之所塑毗沙门天王像、李后主所书榜额,一扫无余。今凖提阁壁间石刻三公诗,乃后人补刻,非故物也。正月十六日,同张昆诒、卢素公登山,感怀往迹,为详考本末,并系以诗〉,《四库全书》本,页2上、下:“吴中园圃爱假山,家家画藁橅荆关。此山本真翻似假,怪石叠起孤城间。奇峰尤在西南颊,缥缈玲珑还戍削。游人仰视一线天,信有孤云生两角?#65308;副擦籼馐⑽粝停吭拍±赵孛@ジ粤一鹁毒。挝锬芪鹗幔咳思浼俸戏蚝斡校坎钍橇蠲安恍唷N沂匆庵比≌妫偷慊剐敕乐诳凇薄<BR>


            [46]


            北京,中华书局《知不足斋丛书》影印本,一九九九年,页645下。



            [47]


            北京,中华书局影印宋刊本,一九六八年,页4325上。



            [48]


            页1下。



            [49]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道光刊本,页4491上、下。



            [50]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嘉庆刊本,页7643上、下。



            [51]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崇祯刊本,页7845上。



            [52]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民国《择是居丛书》本,页785上。



            [53]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嘉庆刊本,页6825上。



            [54]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嘉庆《台州丛书》本,页7517下。



            [55]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光绪《渐西村舍彚刊》本,页4380上。



            [56]


            页11下、12下、13上。



            [57]


            上海古籍书店《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影印原刊本,页40上。



            [58]


            北京,中华书局《宋元方志丛刊》影印道光振绮堂刊本,页4012下。



            [59]


            页3276。



            [60]

            《四库全书》本,页9上。



            [61]

            《四库全书》本,页10下、13上。



            [62]

            《四库全书》本,页16下。



            [63]


            页657、329。



            [64]

            《四库全书》本,页14下、15上。



            [65]

            北京,线装书局《宋集珍本丛刊》影印元、明递修宋刊本,页287下。



            [66]


            北京,中华书局《知不足斋丛书》影印本,一九九九年,页425下。



            [67]


            页15上。



            [68]

            孙梦宪《北梦琐言》卷九〈刘山甫题天王〉,北京,中华书局《唐宋史料笔记》贾三强点校本,二○○二年,页186:“唐彭城刘山甫,中朝士族也。其先,宦于岭外,侍从北归,泊船于青草湖,登岸,见有北方毗沙门天王,因诣之。见庙宇摧颓,香灯不续,山甫少年而有才思,元随张处权请郎君咏之,乃题诗曰:坏墙风雨几经春?草色盈庭一座尘。自是神明无感应,盛衰何得却由人?是夜,梦为天王所责,自云:我非天王,南岳神也。主张此池,汝何相侮?俄而惊觉,而风浪斗起,倒樯绝缆,沈溺在即。遽起悔过,令撤诗牌然后已”。




            回复
            10楼2010-12-10 23:50
              看来宋朝的天王还是毗沙门天王,晁盖那个晁天王说是托塔天王可以看出是明代作品的痕迹~


              回复
              11楼2010-12-18 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