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香吧 关注:26,307贴子:706,238

【国外长篇】the 2nd try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祭度娘,祝度娘吃好、喝好、抽好

请各位第一章发完前暂不要插楼,谢谢


大皇帝页游新区入口,策略游戏选大皇帝,点击领取礼包,新服送首冲高返利! 酷玩吧为您推荐!!!
广告
各位读者好,我相信不少爱好EVA同人文章的朋友都阅读过,Jimmywolk写的the Ikaris(碇和他的夫人),那文将恶搞精神发挥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没看过的请自行百度,我相信读过之后你们不会后悔查阅度娘傲娇搜索引擎

而这篇the 2nd try是他的另一篇长篇力作,也是他最用心、最费心血的一篇。与the Ikaris不同,这篇文章风格严肃但又不失诙谐,EVA各角色人性的思考更深刻,故事情节、人物关系进展也更精彩更合逻辑。我认为这篇文章各方面甚至更优于Axel所作的the child of love。
希望大家能够喜爱。
本贴欢迎各位筒子强力围观灌水。

关于更新,第一次放出第一章,以后的。。。理论上隔一周更新一次,字数根据具体情况而定(那个啥,真爱生命,远离催文)。


最后再多罗嗦一句,关于版权,本文是取得原作许可后进行翻译的,若需转载,请注明原作Jimmywolk,译者Uophoenix,并附本贴链接。并请将转载地址发百度消息至Uophoenix。(转载地址一定要发给我,我可能会不回,但我一定会定期整理)

为方便日后阅读,脱水版地址如下:
the 2nd try 第一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52066805
the 2nd try 第二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52066438
the 2nd try 第三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74986
the 2nd try 第四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74222
the 2nd try 第五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72708
the 2nd try 第六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71850
the 2nd try 第七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70595
the 2nd try 第八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69872
the 2nd try 第九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68417
the 2nd try 第十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67310
the 2nd try 第十一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66514
the 2nd try 第十二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65810
the 2nd try 第十三章 http://tieba.baidu.com/f?kz=947165018


回复
举报|2楼2010-12-10 22:23
    作者的话:“EVA的版权属于GAINAX,不属于我。这就是说——抽泣——GAINAX的家伙要求删掉文文,T T我就不能有它。”
    Jimmy Wolk 鄙视的看着写声明的家伙。“该死,为什么这家伙总是冒充我。。。”
                            重归(The 2nd try)
    原作:JimmyWolk
    译者:Uophoenix

                           第一章:第12使徒

    初号机驾驶员,第三适合者——碇真嗣刚刚达到了一个新的同步率。

    绫波丽认为前一个纪录的保持者,惣流•明日香•兰格蕾对这件事并不高兴。所以她没在意第二适合者咆哮中的演讲,后者正对着更衣室的柜子挥舞着双手,无比夸张的赞扬‘无敌的真嗣大人’。

    丽换上校服,留下一句“再见”安静的走出更衣室。

    意识到第一适合者的离开,明日香终于放松了紧张了几个小时的神经。。。

    。。。叹气。

    在每个人面前不停地扮演这个角色实在受够了,而且越来越困难。她不知道还能这样继续持续多久,此外让她心烦的还有其他的事:那些发生了的,或者说将要发生的。。。

    正当她沉浸在思考,没注意有人偷偷溜了进来。下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什么人搂住,这个感觉。。。她知道自己背后的那位。

    “嘿”入侵者低声耳语并轻吻了她的脸颊“你还好吧?你看起来。。。”

    “真嗣,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她不安的低声回应,并未转身。

    “什——什么意思?”第三适合者完全懵了“我只是想看看。。。”

    “其他人看到怎么办?”

    “丽已经离开,我觉得她没看到我,”他笑道“况且谁敢踏入伟大的明日香•兰格蕾•di-我是说惣流的领地。。。当她换衣服时。”

    “白痴,这里是nerv,这意味着到处都有监控器”她斥责道。

    “即便在更衣室?”

    “我不怀疑”她开始挣脱他的怀抱“我敢打赌,那群老变态整天都在盯着监视器,尤其当我们换衣服时!”

    “我觉得你得幻想症了”真嗣吃吃的笑道,并试图重新楼紧明日香“但确实他们会这么做,那么。。。?”

    “那么,现在的状况,你让我我没得选择。。。”她冷静的说

    真嗣咽下口水,眼睛里充满恐惧“你。。。你不会。。。”

    现在,终于,明日香转过身,嘴角勾着恶作剧般的笑。

    “你这白痴、变态!!!”她愤怒的尖叫

    吃惊于她的迅速转变,真嗣松开手恐惧的后退,不幸被身后的长椅绊倒。但是明日香的攻击并没停止。

    “你怎么敢??!!”

    她开始踢他,尽管未用力。

    “溜进女更衣室!!”

    明日香把他提起,按到墙上。

    “去强暴一个无助的小女孩,恩??!!”

    看到明日香抬起紧握的拳头,真嗣闭上眼睛准备抵御一场‘暴风雨’。。。

    。。。什么都没发生。

    过了几秒,他稍微睁开一只眼睛探查到女孩在笑。

    “至少等我们回到家,”她轻声说,给了他一个吻,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样离开了。

    真嗣沿着墙摊到到地板,叹气。

    “五年了,她仍然喜欢这样吓唬我。。。”
    -x-x-x-x-x-x-x-x
    -x-x-x-x-x-x-x-x

    完成最后的同步测试,大部分nerv员工已经离开;足够幸运的家伙急切的回家,没那么幸运的还要在总部其他地方继续工作。只有最后的两个还在那里分析着测试结果,恩,确切的说只有一个,当律子忙着时,葛城美里只是在看。

    “有什么特别的吗?”美里靠着墙喝着咖啡,百般无聊的问。大口的热咖啡烫了下舌头,美里抽搐了下脸,这个时候啤酒才更好,但是目睹了明日香对今天测试的反应,她有点不愿意回家。她默默的祈祷真嗣能在他们的红发室友的盛怒中存活的更久。


    回复
    举报|3楼2010-12-10 22:24

      “除了真嗣超过明日香的同步率?没有”律子扫了眼打印出的结果“没有什么能解释最近的现象。”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小题大做”美里的口气更像个单纯的小孩“他们在对战第六使徒时也曾发生过类似事件。”

      E计划的总负责人看着他们的作战部长,那眼神更像再说【我才是穿实验室外套的,你有什么不满?】

      “完全不一样”律子解释“那次是在危机时刻,而且像我们知道的,他们两个和2号机都有短暂的同步,这才造成了那次的高同步率。而这次的测试,是在实验室里,他们各自在自己的EVA中。”

      美里不解的看着她的朋友“那是说?”

      律子对着头脑简单三佐叹了口气。“那是说,这种现象不可能发生!刚开始时他们突然得到了像这样的高同步值,而之后又突然回落到平常。就像同步率被故意压制一样。”

      美里惊讶的眨眨眼睛“被故意压制?被驾驶员?”

      这似乎不合逻辑。尤其是明日香,她绝不可能故意压制让她无比骄傲的东西。而且她最近表现的心情很。。。

      “或是被EVA”律子补充道,打断了她的朋友的思考。

      【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恩?律子】美里看着她,决定放弃这个话题。转之看了下手表。

      她倒抽口气。

      “啊啊?已经这么晚了?该死,我得回家了!”她说着,并向门口跑去,咖啡几乎撒到博士的桌子上。

      “哦?我觉得加持会送你。”

      美里僵在她奔跑的路线上“你怎么。。。?”

      “或者,为‘约会’稍微打扮下?虽然我觉得加持不会在意。”律子继续嘲弄着,看着她的朋友定格在那。

      “饿。。。不,不是!那些。。。那些孩子,恩,是的,他们不知道。。。我忘了告诉他们。。。”她开始搜寻理由,祈祷金发女人不知道那些孩子已经听到了加持的留言。

      “哦?”律子开上去很享受这种嘲弄“为什么不给他们打个电话?”

      美里静静的诅咒“恩。。。我们家的电话坏了。”她继续狡辩。

      “他们有手机,你知道的。”

      “我。。。饿。。。律子,我恨你!”美里嘟哝着然后离开了。
      -x-x-x-x-x-x-x-x
      -x-x-x-x-x-x-x-x
      穿过自动门,美里慌里慌张的向前跑,差点和明日香撞个满怀。

      “明日香,你怎么还在这?”她问,已经够晚的了,她不想耽误时间,尤其是。。。明日香看上去极度不高兴。

      “我怎么还在这?”红发女孩咆哮着重复道,“我在等你!!!送我回家!”

      “为什么刚才不和真嗣一起走?”

      错误的问题!第二适合者给了她的监护人一道“死亡之眼”(如果她有的话),愤怒的握紧拳头。
      【哦,是的,真嗣刚刚击败她。从现在起最好不要提到任何和真嗣有关的话题】美里想,不确信对此该表现出生气还是好笑。但是现在,显然两者都不合适。

      “好吧,好吧,那来吧,”她挥手让明日香跟上,向着她记得停车的车库走去,希望这次没有记错。
      “我们走吧。”
      -x-x-x-x-x-x-x-x
      -x-x-x-x-x-x-x-x
      “我们回来了!”美里进到家门嚷道。

      “欢迎回来”真嗣的声音从起居室传来

      这次回家的旅途格外安静。美里不想冒险挑起战争,所以一直保持着沉默,而明日香则时不时的嘟哝着什么。

      “白痴的三号。。。”

      美里闭上眼,就像刚才。。。

      EVA二号机专属驾驶员踢掉鞋子,冲进房间,美里则回到她的房间去换衣服。
      这状况平常的很!加持当然不会认为她想让他回来或是什么其他的。
      这当然不是她希望的!
      真的不是!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阵争吵打断了三佐的思考。

      “喂,白痴!!我的晚餐在哪??!!”

      “哈?什么意思,明日香?”

      “什么意思?你还能再白痴点么?我——饿——了!难道无敌的真嗣大人认为,在打败我的同步率之后就不用在做这些低等的小事了?”

      “对。。。对不起。。。”


      回复
      举报|4楼2010-12-10 22:24

        “啊啊,他又开始了!”

        美里闭上眼睛听着这些争吵,慢慢地移动,实际上她嘴角有勾起那么一丁点笑。就一个生气的明日香而言,这情况已经很好了,不管怎么说一切又像回到了平常。之前,她还担心明日香的情况会越来越糟,虽然明日香从不承认自己的状态会恶化。她挺庆幸事情到此还算不错。

        不过,最好还在有人(确切的说,真嗣)受到严重伤害前制止他们,她换好衣服准备去阻止这场恐怖的红色风暴。

        “听着。。。”美里打开卧室门走向厨房,她停了下来,皱眉看着他俩,刚才他们是在对彼此微笑么?

        “你到底做好没有?!”明日香急躁的嚷,站在真嗣旁边,看起来这顿打真嗣是逃不掉了。

        “对不起,”他低声辩解“总得需要时间做。。。”

        “你是在说白痴的是我喽?”

        【恩,应该是我看走眼了。。。】美里叹气,揉着太阳穴。

        明日香意识到美里进来,开始转移攻击目标,她不满的看着她的监护人“你就穿成这样和加持先生约会?”
        “恩?”美里打量着自己。她没穿的太暴露;一件衬衫,一条蓝色的裙子。虽然稍微有点紧。“哈,你只是嫉妒加持没有约你出去;真嗣,你觉着怎么样?”

        她看着正在做饭的真嗣,决定拿他开开心。于是在他面前摆好姿势,双手划过胸前,胸部快贴到他了。看着他的脸变得通红,看着他的视线迅速回到做饭,美里觉得拿他开心实在太有趣了


        “我。。。我觉得你看上去很好,美里小姐。”他结结巴巴的回答。

        “你这家伙。。。”明日香看上去更不高兴了“变态!”

        真嗣完成了他的晚餐,开始装盘子,门铃响了。

        “加持先生!”明日香开心的冲向房门。

        “一分钟前她不是要快饿死了么?”真嗣和美里滴下两滴汗,跟在他们的室友后面。

        “Hello,加持先生”他们听到红发女生开心的声音。

        “哦,你好,明日香”加持的右臂已经被热情的女孩紧紧搂住“hi,真嗣,你好,葛成”他用他标志性的迷人的笑“准备好了吗?”
               “哦,是。。。”

        “加持先生,你真的想和她出去吗”明日香打断美里的话“我会更好。”

        “哦,下次吧,明日香”加持保持着他的笑。

        “说定了?”

        “我们该走了。”美里打断他们,加持似乎松了口气。

        “啊啊,又单独留下我和那白痴。。。”明日香抱怨,美里推着加持向门的方向。

        “你们两个好好待着,不要模仿大人!”美里摆摆手离开了。

        “去死!我才不会和这变态白痴有任何关系,就算他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男的!”

        “随你,拜拜!”

        门关上了,第二、第三适合者立刻冲向对方,急切的分享着热吻。他们就这样向起居室方向移动,最终被绊倒在地板上。不过他们彼此都没在意这些小事,当他们终于分开,没在乎到底过了多久,地板有多硬;他们躺在那紧紧的抱着对方,粗重的喘气。

        “I。。。I want you”真嗣气喘吁吁的说

        “ME。。。too”明日香回答,安抚着他的后颈“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自从。。。恩,那次的吻。。。”(注:指TV15话)
        他笑着看着她的眼睛,回忆那次的事件。

        “我还以为你不想。。。今天我去找你时,你显得很冷漠。”他努力使自己的口气像责备。

        明日香轻轻的笑着。

        但回忆起在真嗣进来前在更衣室里思考的,明日香的笑容很快退去了;真嗣注意到“那么,你当时正在想什么?”他问“貌似这个时期我才是该郁闷的那个吧。”

        “笨蛋,”她避开他的视线。“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真嗣点点头,叹气,他搂着她让她更靠近,轻抚着她的脸让他们目光再次对视“嘿,你知道,我失。。。”

        “不只是这个,”她紧靠在他的怀里,打断他的话“我。。。我在想明天。这是第一个,这一个是一切的开始。”

        “嘘,”他安慰道“会没事的,就像上次一样。”

        “没事才怪!”她推开他“你差点挂了。”他看到含在她眼睛里的泪水“这次你又打算像上次一样。”

        “明日香,”他撩去她脸上的几缕红发“我们谈论过了,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然,NERV会扔下1000枚N2,还很有可能无济于事。”

        “我知道,我知道。。。”她重新靠向他,享受着他的心稳定的节奏。 即使如此,心理的阴霾依然挥之不去。   “如果这次不这样?如果你...”

        他吻着她让她安静下来。   “现在不讨论这个,我们该好好享受这几个小时。”

        这是他们在这几个小时内说的最后几句话。两名驾驶员分享着热吻,忘掉了EVA和使徒;忘掉了NERV和学校;忘掉了他们的监护人和宠物;忘掉了他们的过去和未来;忘掉了他们的晚饭——已经凉了很久了。。。


        回复
        举报|5楼2010-12-10 22:24


          回复
          举报|6楼2010-12-10 22:26
            “真嗣!真嗣?”他听到美里的呼喊。他吃力的微睁开眼,插入栓被打开,射入的阳光让他的眼睛少许不适。他感到他的监护人抱住了他。

            “没事了。。。美里小姐,我很好。。。”他半睁着眼虚弱的说。

            “你不是说要好好训他一顿么?”他听到一个女孩充满讽刺的声音出现在呜咽的三佐身后。

            他转过头,在入口,明日香正微笑的看着她,他虚弱的回报一个微笑,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x-x-x-x-x-x-x-x
            -x-x-x-x-x-x-x-x
            慢慢的,睁开双眼,苍白的天花板,他意识到已经在医院。

            【真是漫长。。。】他苦笑着。

            转过头,丽坐在床边,读着一本书。她意识到他已经醒了,仍旧沉默了几秒钟。

            “你今天就好好睡吧”丽说道站起身拿起地上的书包,“其他事我们会处理的。”

            “谢谢你,绫波,但是我觉得没必要了。”

            “那么?”

            “恩,我已经没事了”

            “是吗,那太好了。”

            真嗣听着这熟悉的话语,不自觉地颤抖,绫波依如往常安静的走出病房。看着丽,他的心变得无比欢快;事实是,看着丽打开门后,明日香猛的闪到一旁,他实在忍不住要大笑。

            丽完全离开后,红发女孩进入他的房间。看着真嗣哈哈狂笑,明日香开始她的咆哮。

            “很有趣是吗,三号?”

            “你没必要做到这样,”他笑喘着气回答。

            “我只是要做好我的那部分,”明日香试着辩解,但听上去不是那么令人信服。至少真嗣是这么觉着。“你只是忍不住想偷听,对吧?”

            她盯着他,走过来。有那么一会,她只是站在那,手支在屁股上。这不正常的沉默和无法解读的表情,让真嗣对将要发生的感到害怕。

            没有任何警告,她扇了他一掌。

            “好疼!”

            “这是为了你让我担心!”明日香愤怒的说。

            和刚才一样突然,她爬上他的床,依偎着他,一个长长的热吻。

            “这是为了活着回来”在终于结束那个长吻后,她耳语着说。

            “嘿,你担心更衣室里有摄像头,却在这100%有监控的房间这样的吻我,”他取笑道,但明日香只是向上指了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他看到摄像机只剩了几块金属碎片在天花板。

            “他们会注意到的。”他轻声笑着。

            “现在不会,”她耸耸肩,得意的笑了笑“我猜他们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勤快。”

            “weeell,也许不。。。”真嗣闪过一丝干笑,“我很抱歉让你担心。”

            “嘘。。。没事了,”她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在那里面害怕吗?”

            “有点儿,但是我知道,妈妈不会让我死掉”他稍微用力的搂着她“事实是,我更担心下一个。。。”
            --待续--
            本章完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作者的话:首先:是的,我知道,以前有过这类型的同人,但我会让这部会更曲折些,更独特些(如果你没搞明白这是哪类同人,哼哼,我才不会告诉你)

            是虐文吗?我不想现在回答,起码11章以前我不会(共13章)!

            我要说的是,尽管已经开了很多坑,但我会集中精力在这篇,所以我希望这部同人不会和这里的许多其他同人一样分享悲惨的被坑命运。。。

            关于我的写作风格的,可以去看看“A Happier World”。

            那么,第三章会发生什么呢?使徒会占领EVA三号机么?东治还能是一整块么?他能活下来吗?或者说,他还会被选为第四适合者吗?还有,为什么说第三章?well,你会知道的。。。

            还是的作者的话:I could have sworn I wrote these already the first time I revised the chapter. Guess not. 不管怎么说,紧跟着后面的章节,我不得一遍遍的修改这一篇,尽量去掉写作过程中的各种错误。(各种拼写、语法之类的检查,我从不是个完美主义者,但现在比过去好多了)现在回头看看真是令人惊叹,四年可以做出什么。这是我最费劲精力尝试的一部同人,当然这章风格依然很像AHW/Ikaris(译者注:a happier world/碇和他的夫人)幽默和描述人物。。。尤其是明日香表现得更突出些,类似X经综合症,就如她被往常定义的那样,或者说明日香风格(就是傲娇嘛——译者)第二章依然会有很大一部分这样的表现,但幸运的是这种(傲娇)风格会随着每一章的进展逐渐退去。

            我忍住去改变很多——还有很多人刚刚接触这个(是指这部同人还是EVA?我没搞懂——译者)我们不能说的太多,对吧?


            译者的的话:真想不到以前居然误打误撞的把“A Happier World”翻译过了,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750996254
            之所以连同Jimmywolk的那堆吐槽也都一并翻译出,是希望能给广大未来的同人写手们提供些帮助,希望咱国人原创文学也能多多出现高质量的长篇。jimmywolk的写作风格很有特点,他很喜欢制造一个场景,很占篇幅的描写这个场景里的细节,然后就像看动画那样,再让其中的角色动起来。这个场景结束后,镜头就转到另一个场景里。看他的文,脑子里会不自觉的出现一幅幅画面,每一个人的动作,每一个人的神色都清晰可见。所以细节上翻译起来极其麻烦,很多时候我无法找到对等的中文词语使句子不失愿意又能流畅,本人水平有限,只能尽力用中文表达出对等的意境。还请各位多多包容。




            回复
            举报|7楼2010-12-10 22:27
              插!


              回复
              举报|8楼2010-12-10 22:31
                今天发完了,你没插上~
                5L~6L中间度娘审核了一段不知道能不能吐出来~


                回复
                举报|9楼2010-12-10 22:32
                  不插了,抢个沙发坐坐。


                  回复
                  举报|10楼2010-12-10 23:01



                    回复
                    举报|11楼2010-12-10 23:06
                      话说 碇和他的夫人 是不是坑了?


                      回复
                      举报|12楼2010-12-10 23:17


                        回复
                        举报|13楼2010-12-10 23:18
                          回复:12楼
                          恩啊,是的


                          回复
                          举报|14楼2010-12-10 23:53
                            话说在Asuka吧看到过,没忍心插,所以就匿了。支持UO姐的劳动!顶!


                            回复
                            举报|15楼2010-12-11 00:00
                              好东西啊(虽然没看)


                              回复
                              举报|16楼2010-12-11 00:28
                                -x-x-x-x-x-x-x-x
                                -x-x-x-x-x-x-x-x

                                “...目前只知道这些。谨慎接近,观察它的反应。可能的话将其诱出市区上空”。 美里的声音通过通讯器传来。

                                看着球状体的使徒飘在上面,真嗣尽量在座位上放松。可却没那么容易,驾驶EVA的痛苦不仅是来自使徒。尽管他试图做到最好的,但失败的战斗、受伤、被人憎恨和不被父亲认可曾让他难过不已;但这些过去可笑的痛苦远不及。。。

                                【不,现在不,】他自责自己【我必须集中精力】

                                “嘿,长官,我觉得应该让真嗣担任先锋!”

                                听着明日香充满讽刺的声音,他微微一笑。他们不记得当时确切的对话,但尽量保持原本意思,至少到现在为止。

                                “这是当然的,这不是成绩优秀、勇猛果敢同步率第一的大爷该做的事么”

                                【该死,忘了表演我的那部分!】

                                “恩。。。我不觉得真嗣应该。。。”

                                “没问题,美里!” 他脱口而出,打断了他的监护人“我去做!”

                                整个作战室“恩?”

                                “我就给你做个好榜样给你看,明日香!”他宣布。

                                “你、你、你说什么?” 正如所料,EVA02的驾驶员在听到自己的‘预期’结果后非常生气。

                                “恩。。。真嗣。。。”美里试图干涉

                                “你不是说过吗,美里小姐‘you are NO.1’!”他对着监视器竖起拇指。

                                “但是。。。”

                                “没问题!”他急切的打断他的指挥官“就像明日香说的‘这是该交给同步率第一的人的任务’!”

                                “自以为是”明日香嘟哝着“二号机改为掩护!”

                                “零号机也改为掩护。”

                                想象着美里这时的表情,真嗣忍不住想笑
                                -x-x-x-x-x-x-x-x
                                -x-x-x-x-x-x-x-x

                                “你们还没到位吗?”EVA初号机躲在大楼后,真嗣看着斑马球状的使徒飘进射程。

                                “还没,”丽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静。

                                “那有可能移动的那么快!该死!”明日香的声音

                                【她的电缆被卡住了。。。】真嗣心道。

                                现在,他越来越紧张。事件的进展在按原计划进行,但这感觉很怪,他知道要做什么,也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他不想让两个女孩卷到危险中去,可这次的恐惧的远超过上次。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不断地攥紧再松开

                                【老习惯改不掉啊】

                                深吸口气

                                【现在!】

                                初号机猛地转出掩体,射向斑马球

                                使徒消失了。。。
                                -x-x-x-x-x-x-x-x
                                -x-x-x-x-x-x-x-x
                                明日香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理智,真嗣的呼救声一下下打在她心上。

                                【没事的,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她咬着牙听着真嗣最后一声呼救消失在寂静中【至少,希望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明日香!丽!救出初号机,快!”美里的命令终于从指挥室传来,二号机冲在最前面,明日香仔细的看着地面。

                                “明日香,小心!”律子提醒。但看到地面开始变黑,她已经跳上最近的建筑,用她的斧子和匕首爬上楼顶。回身看着初号机刚刚消失的地方,她轻声自语“你最好回来!不然我就进去亲自把你拽出来!”

                                “明日香,丽,撤退。。。”
                                -x-x-x-x-x-x-x-x
                                -x-x-x-x-x-x-x-x
                                “现在又只有我们两个了”真嗣苦笑着看着前面无尽的苍白。

                                不停地扳动着操纵杆,他希望能找一条出去的路,伸出右拳去搜寻使徒的外皮,想办法扯拦它。

                                但是周围只有无尽的空白。

                                “为什么?”他瞪大眼睛仔细的寻找,恐惧开始在心里蔓延。

                                他试图增大他的AT立场去探测使徒的动静。

                                什么都没有。

                                “该死!”切换到生命维持模式,浪费了这么多能量,他知道这次甚至连十个小时都带不到了。

                                “妈妈,你是怎么做的?拜托了!”他央求着,似乎这样能从已经沉默的EVA里得到帮助,“你上次已经这么做过了,难道真的要等我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您才肯帮我?”

                                如往常一样,什么都没有。。。
                                -x-x-x-x-x-x-x-x
                                -x-x-x-x-x-x-x-x
                                明日香穿着作战服,脚不安的点着地。使徒的阴影已经覆盖了一大部分城市,NERV转交了指挥权,第三东京市外临时装备了一个指挥所,从那里UN可以迅速判断去攻击使徒还是依照【目前】的命令,营救真嗣。但是一旦形势有变。。。明日香叹了口气。

                                她安静的站在美里旁,背靠着观景平台的栏杆。三佐正一边俯瞰着城市,一边和日向、叶青讨论形势。明日香最大程度的抑制着抢过望远镜和盯着真嗣消失地方的冲动。她知道她现在应该对着绫波嘲讽他,但现在她真没心情。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的计划依然没效果。

                                【该死,白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说过太危险了!】

                                “。。。他们打算对我们施加压力。”美里发言完毕,放下望远镜。这才注意到第二适合者盯着她的脚“明日香?”

                                “恩?”红发女孩突然回过神来

                                “你在担心?”她的监护人惊讶的问。

                                明日香努力地转回她的角色,她不想再次穿帮。。。

                                “担心?哈!我为什么要担心那个白痴!那是他自己的错误,才搞成这样!”

                                “我甚至都没提到真嗣。。。”她疲惫的笑了笑,再次皱眉。“没错,是他自己的错,无视命令、独断专行,所以,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训他一顿才行。。。”
                                -x-x-x-x-x-x-x-x
                                -x-x-x-x-x-x-x-x
                                真嗣看着表,最后的一分钟就要过去了。他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了,视线开始逐渐模糊,LCL净化功能也差不多失效。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驾驶舱。

                                “那么就这样了,恩?我还以为这次可以简单的解决使徒,可惜,我才是要被解决的那个。对不起,明日香,没能遵守诺言。。。”

                                最后的想法让他悲痛欲绝。

                                明日香。。。

                                在这段日子里他们已经失去了很多;现在,他又要让她多失去一个重要的人。。。

                                看了下手表,时间已经为零。

                                他笑了。

                                他再次感觉到了。

                                “妈妈。。。”他轻声的说“现在可以帮帮我吗?”

                                看不到也听不到,但他感受到了她的决定。

                                “谢谢你。”
                                -x-x-x-x-x-x-x-x
                                -x-x-x-x-x-x-x-x


                                回复
                                举报|17楼2010-12-11 04:16
                                  竟然吐出来了、、、、


                                  回复
                                  举报|18楼2010-12-11 12:31
                                    必须要顶,辛苦了!!!!


                                    回复
                                    举报|19楼2010-12-11 19:18
                                      那个…原版是英文?幽灵有全的吧?能发小的不?表示对原文也感兴趣~


                                      回复
                                      举报|20楼2010-12-16 23:14
                                        照例,顶好文└(^o^)┘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举报|21楼2010-12-17 03:46
                                          谢谢各位支持,另SW我怎么给你?其实你可以自己谷歌the 2nd try,第一个就是


                                          回复
                                          举报|22楼2010-12-17 19:04
                                            回复22楼:
                                            呃 常年手机党 谷歌无能了= =麻烦您啦~935839949@qq.com我Q邮箱直接下了 谢谢昂~~
                                            顺便顶~等第二章~


                                            回复
                                            举报|23楼2010-12-17 19:50


                                              回复
                                              举报|24楼2010-12-17 20:32
                                                顶起啊。。等更新~


                                                回复
                                                举报|25楼2010-12-19 23:41
                                                                               重归(The 2nd try)
                                                  原作:JimmyWolk
                                                  译者:Uophoenix
                                                  第二章:生存

                                                  唯一的声音是波浪拍打着沙滩。
                                                  唯一的画面,是夜空的群星伴着一轮圆月,一道赤线划过天边。
                                                  他慢慢恢复了知觉,他不想看这些,但他无法转动他的眼睛。
                                                  转过头,他面对的是曾经被称作海洋的红色液体。

                                                  【绫波。。。】

                                                  她不会再出现了。

                                                  【就像进入我生活的那样,她离开了。。。】

                                                  真嗣缓缓坐起,注意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明日香!】

                                                  那些记忆如决堤洪水般冲进他的大脑

                                                  “离我远点!”
                                                  【她从不让我靠近。】

                                                  “你不可能理解我!”
                                                  【她从不让我理解。】

                                                  “但唯有你,我死也不要!”
                                                  【她从不希望和我在一起!】

                                                  “救救我。。。救救我吧!别抛下我一个人!不要抛弃我!不要杀我!”
                                                  “不!”
                                                  【她永远都不会在乎我!】

                                                  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爬到红发女孩身上,开始完成‘那里’的动作。

                                                  他空洞的眼神盯着双手越来越紧的卡着她的脖子;他针刺般的内心充满了痛苦、愤怒和失落。

                                                  突然,他停了下来,什么温暖的东西抚爱着他的脸颊。他意识到这是真真切切来自人类,来自她的温度,这个温度告诉他,那个无尽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这是他要求回到的世界——一个充满着痛苦与幸福的世界,一个感受得到他人的世界,一个真实的世界。

                                                  那个梦结束了。

                                                  她的手缓缓滑下他的脸,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对她做什么。

                                                  她需要他停下,她需要他的帮助。。。

                                                  现实打醒了他。

                                                  她需要他!

                                                  不只是现在,尽管她过去上千次的声称她不需要他。

                                                  不只是明日香。。。

                                                  【加持死后,美里小姐需要我的帮助;绫波依旧需要我的友谊,即便我知道了她的真相;明日香。。。她从不承认,但我知道在15使徒后,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我的关心。】

                                                  他崩溃了,任由着眼泪滴落在明日香的脸上。

                                                  一直以来他都在乞求着别人的帮助,他从未意识到他们还都有着自己的问题需要解决。
                                                  他怎么能只期待他们来帮助他,而没想过有谁能去帮助他们?
                                                  他有帮助过他们吗?

                                                  “感觉真差。。。”

                                                  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病了?还是觉得这个的场景很恶心?还是厌恶和她在一起的是他?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他在她身上哭泣着,这样的似乎过了好几个小时,明日香一动不动的躺在沙滩上。他渐渐平息了抽泣,第一次注意到明日香的右臂和左眼的绷带。白色的沙滩和惨白的皮肤强烈对比着明日香的红色头发和作战服。回忆起那个噩梦。。。待他赶到战场一切都太晚了,二号机被毁坏到只剩下残骸,复制的朗枪封住了他的EVA,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野兽啃噬着她的二号机。那一刻,他无比痛苦的意识到她和其他那些对他重要的人一样,永远的。。。

                                                  【她还活着,】他用力的摇着脑袋,确认这一点。

                                                  “能从我身上下来么?”明日香疲惫的声音传来。

                                                  他意识到他还在她的身上,摇摇晃晃的起身,第一次仔细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快要黎明了,但是‘海水’的颜色并未因即将来临的光明改变。几根棍子插在海岸附近,美里的十字架挂在其中之一。是他放上去的吗?不记得了,曾经繁盛一时的第三东京市如今剩下的只有萧瑟的废墟。

                                                  曾经是丽——莉莉丝?的白色巨大头颅斜翘在海的另一边,眼望天空,那种奇怪的微笑永远的停留在她的脸上。

                                                  “就这些了,huh?”

                                                  真嗣颤抖着,明日香嘶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她已经站起身,跟随着他的目光望着海的另一边。他不敢询问她的伤势,但他确信她伤的不轻——因为他的逃避。


                                                  回复
                                                  举报|26楼2010-12-24 17:57

                                                    愧疚
                                                    就算这个世界因他而毁,也及不上面对明日香时产生的愧疚。(注,原句为:就算身处这个废墟里,也及不上面对着这个提醒生命存在的证明者时的愧疚。)

                                                    “明-明日香,我。。。”他下意识的攥紧拳头,望着海滩。

                                                    “不。。。现在不,真嗣。”她的声音渐渐后退 “我们。。。我们以后再谈,OK?现在有其他事更重要,这一天已经够漫长了。。。”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吃惊于她坚强,更吃惊于她对他的反应。他了解明日香,他知道明日香痛恨任何借口——关于他做了和没做的,要不就是她会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他原本以为明日香会用光她现存的所有体力狠狠地扇他一掌,然后再竭尽全力的殴打他,就算在这个过程中她自己会伤的更重。但显然明日香打断他的语气并不恐怖,也没有无视他的存在。还有之前那个轻抚。。。?

                                                    真嗣点点头,但明日香已经转身缓缓的走向第三东京市的残骸。最后一次,他回望着海平线。

                                                    “你们不想回来吗?”他冲着大海喊。

                                                    一片死寂。

                                                    转过身,他跟随在明日香身后。
                                                    -x-x-x-x-x-x-x-x
                                                    -x-x-x-x-x-x-x-x
                                                    城市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黑之月的爆炸留下了的巨大空洞。(注,本句主语原词为:Geofront;按本人理解应该指的是黑之月, EOE里绫波女神手捧的那个。NERV的基地就建在黑之月里(不了解的自行查看TV14集),反正黑之月就是关押莉莉丝的地方。)

                                                    真嗣跟在明日香身后,他看得出在这片废墟中明日香在找回家的路。他们走的很慢,明日香的步伐显得尤其踉跄,而且显然她在找一条不需要攀爬的路。

                                                    【当然,她一定累坏了而且伤的很重。我。。。我得做点什么;】尽管他知道应该做点什么,尽管他也很想做点什么,但是他依然什么都做不出。他害怕如果他真的做了些什么,明日香会有什么样反应。【发生了这么多,我知道我现在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可我还是什么都没做不出!我还是一样的胆小鬼。。。】

                                                    明日香突然失去平衡,

                                                    他攥紧拳头【不!】

                                                    “明-明日香?”他的声音让她停了下来,“你-你还好吧?我-我是说,你伤的很重,而且。。。你知道?”

                                                    她抬起那只缠着绷带的手臂,轻轻地挥了挥,“我不确定,感觉没想象的那么重。”她回过头,疲惫的看着他“回到家再看吧,我觉得睡上一觉会好很多。”

                                                    他点点头,尽管并不满意她的回答,但他现在不想冒险开启一轮争吵。
                                                    -x-x-x-x-x-x-x-x
                                                    -x-x-x-x-x-x-x-x
                                                    郊区的情况貌似要好一些,大多数的建筑虽然损坏的厉害但起码还都坚挺的立在那儿,汽车的残骸和各种碎片充斥着整个街道。

                                                    幸运的是,他们的公寓是少数保存的完好的建筑之一。可待他们进到房间,迎接他们的依然是一片狼藉。玻璃和金属碎片到处都是,那些不太重的物品则东倒西歪的躺在地板上。

                                                    明日香轻声叹了口气,然后进入了她的房间。

                                                    “我不知道你,但我需要睡一觉,在我能做其他事之前。”

                                                    他点点头“晚安,明日香。”

                                                    一丝浅浅的微笑爬上她的嘴角“已经不是晚上了,baka”说着她关上了房门,留下沉思中的真嗣。
                                                    -x-x-x-x-x-x-x-x
                                                    -x-x-x-x-x-x-x-x
                                                    清理了下床,闭上眼睛,真嗣也试着睡上一觉。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在眼前重复着。。。战自的入侵,他没有想活下来的欲望;美里的死和她最后的告别;明日香的二号机被量产啃噬的残骸;另一种形态的丽;第三次冲击。。。

                                                    什么时候开始出错了?什么时候他不得不杀死渚薰?杀死第一个向他袒露真心的朋友。什么时候丽愿为他牺牲自己的一切?什么时候开始,明日香迷失了自我,又是什么时候他几乎失去了明日香?什么时候美里不觉中爱上了类似她父亲的男人,不惜一切的寻找他留下的真相?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完全的失去了得到父亲的理解和赞同的可能?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谜样的男人强迫他去杀死他最好的朋友?


                                                    回复
                                                    举报|27楼2010-12-24 17:57
                                                      或者,在这一切之前,什么时候他感到过快乐。。。?

                                                      是的,他确实有快乐过。在这里被别人接受,交到了朋友;仅仅就在几个月前,冬至羡慕死他和美里住在一起,剑介则不停地向他询问EVA和NERV的秘密;或是,同时被他俩嘲笑,当他关注丽或明日香时;还有当他刚住进这里时,总会被美里拿来开心。不久以前,尽管有过低潮,但自明日香搬来后,他还是觉得能和她及他们大大咧咧、热情开朗的监护人住在一起感到快乐。不久以前,他听从了加持给他的建议;不久以前。。。

                                                      但是现在,这些模糊的记忆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真嗣畏缩在床上。正是这些和‘人’在一起的感觉让他选择回到了这里,他想再一次的感受这些。但是,没有人愿意跟随他和明日香;这些快乐的回忆现在带来的痛苦远超过曾经的低潮期。

                                                      ‘只要有活下去的心,哪里都有获得幸福的机会’他回忆起他母亲的话。
                                                      现在要他一个人去寻找幸福吗?

                                                      他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是睡不着觉了;他无法摆脱这些思考,他甚至听不了他的SDAT——电池两天前就没电了;更不用说看着破碎的天花板,就像他现在的处境一样。

                                                      【一切真的就是昨天发生的吗?我们几天前,几个星期前甚至一年前都住在这里。。。】

                                                      最后,尽管没什么可做的,他还是决定起床。电视坏了,当然,即便没坏也不可能有任何节目。他想打扫下房间,但是这样会吵醒明日香。拉大提琴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以上两个原因。

                                                      他试着找些其他事情来填满他的大脑。
                                                      -x-x-x-x-x-x-x-x
                                                      -x-x-x-x-x-x-x-x
                                                      “我。。。死了吗?”

                                                      “我不想一个人。。。”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baka,你自以为了解我,真是傲慢的想法。”

                                                      “就是看着你,都让我感到恶心!”

                                                      “碇君,你有试着理解吗?”

                                                      “如果你不能完全属于我,我宁可什么都不要。”

                                                      “明日香,救救我!你是唯一可以救我的人!”

                                                      “不要!”

                                                      “那么,大家都去死吧。。。”

                                                      “因为我吗?”

                                                      明日香猛的醒了;大口的喘着气,刚从梦魇里逃出。睡前换上的短衫已经被汗水浸透。睡不着了,那些影像如今仍环绕在她脑海里。

                                                      “该死!”她咒骂着,左手扶着前额,“连休息也不得么?我受够了,我不。。。我不想再想起这些!”

                                                      平静了呼吸,冷汗也退去,她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是料理的味道。她小心的起身,跟随者这股香味来到厨房。并不惊讶真嗣在那里,但看上去他正试着用快要过期的食品准备‘早餐’。只是,早餐的分量已经不再是三人份。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胃口,”她嘴角闪过一丝细微的笑。

                                                      “恩?”真嗣轻微的抽搐了下,然后转过身,惊讶她的突然出现“明日香!我吵醒你了?”

                                                      “不,不完全,”她说着皱起眉头,刚才微笑完全退去。(注,原意为:刚才想开玩笑的心情当然无存。)

                                                      “恩——恩,你感觉如何?”真嗣怯儒的小声问。

                                                      “这种环境,还能怎样,我猜。。。”她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试图摆脱闪现在脑子里令她不快的画面“你在这里做什么?”她改变了话题。

                                                      “恩?”真嗣看了眼炉火“做饭?”

                                                      她眨眨眼睛,微微笑着“我看得出,BAKA!但是为什么?”

                                                      “冰箱没电了,就算是生肉也会很快变质。”

                                                      “Hm,看起来有时候你还可以思考,”她试着如往常般嘲笑他,好让心情轻快起来。

                                                      “恩?谢谢?”他稍微有点吃惊,不太敢相信她的‘评论’,但很快他脸色变得沉重起来“明日香,那个。。。”

                                                      明日香皱起眉,迅速打断他“我说过了,我们以后再谈。。。”

                                                      “但-我们。。。我们现在有时间。。。”

                                                      明日香知道现在自己脸色很难看,她很清楚真嗣希望向她吐露他的内心,有没有时间对她来说并不是重点。

                                                      【不,我做不到。】她不得不承认她不想讨论这个,真嗣还在看着她等待答案【还不行。】

                                                      她不知道为什么,或者说这是怎么回事。她内心的一部分和真嗣一样热切的希望正视对方,一起承担发生的一切。但是,有什么在让她犹豫不决,让她希望一切都顺其自然的过去。她甚至很难向过去那样用暴力的态度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东西让她一提起这个就心烦意乱。

                                                      不管她做了什么。。。她都不可能独自一人承担。。。

                                                      “不,我们没有,”她几乎耳语般,更像在自言自语“这个谈论会改变很多。。。”

                                                      带着疑惑的表情,真嗣最终将注意力转回到灶台上。
                                                      -x-x-x-x-x-x-x-x
                                                      -x-x-x-x-x-x-x-x
                                                      -本章待续,本次更新完-


                                                      回复
                                                      举报|28楼2010-12-24 17:57
                                                        啊累。。。
                                                        速度慢了。。。。。。


                                                        回复
                                                        举报|29楼2010-12-24 18:05
                                                          板凳~


                                                          回复
                                                          举报|30楼2010-12-24 2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