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吧 关注:657贴子:12,117
  • 19回复贴,共1

【国外长篇】the 2nd try 第二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开贴预留


相关推荐

2017全新万能PDF转换器,支持PDF与word excel ppt互转,合并 分割 加密 解密 ,批量处理,一键完成 - 免费使用 - 正版下载
广告
mark


回复
举报|2楼2010-12-21 17:19
    重归(The 2nd try) 
    原作:JimmyWolk
    译者:Uophoenix
    第二章:生存

    唯一的声音是波浪拍打着沙滩。
    唯一的画面,是夜空的群星伴着一轮圆月,一道赤线划过天边。
    他慢慢恢复了知觉,他不想看这些,但他无法转动他的眼睛。
    转过头,他面对的是曾经被称作海洋的红色液体。

    【绫波。。。】

    她不会再出现了。

    【就像进入我生活的那样,她离开了。。。】

    真嗣缓缓坐起,注意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明日香!】

    那些记忆如决堤洪水般冲进他的大脑

    “离我远点!”
    【她从不让我靠近。】

    “你不可能理解我!”
    【她从不让我理解。】

    “但唯有你,我死也不要!”
    【她从不希望和我在一起!】

    “救救我。。。救救我吧!别抛下我一个人!不要抛弃我!不要杀我!”
    “不!”
    【她永远都不会在乎我!】

    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爬到红发女孩身上,开始完成‘那里’的动作。

    他空洞的眼神盯着双手越来越紧的卡着她的脖子;他针刺般的内心充满了痛苦、愤怒和失落。

    突然,他停了下来,什么温暖的东西抚爱着他的脸颊。他意识到这是真真切切来自人类,来自她的温度,这个温度告诉他,那个无尽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这是他要求回到的世界——一个充满着痛苦与幸福的世界,一个感受得到他人的世界,一个真实的世界。

    那个梦结束了。

    她的手缓缓滑下他的脸,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对她做什么。

    她需要他停下,她需要他的帮助。。。

    现实打醒了他。

    她需要他!

    不只是现在,尽管她过去上千次的声称她不需要他。

    不只是明日香。。。

    【加持死后,美里小姐需要我的帮助;绫波依旧需要我的友谊,即便我知道了她的真相;明日香。。。她从不承认,但我知道在15使徒后,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我的关心。】

    他崩溃了,任由着眼泪滴落在明日香的脸上。

    一直以来他都在乞求着别人的帮助,他从未意识到他们还都有着自己的问题需要解决。
    他怎么能只期待他们来帮助他,而没想过有谁能去帮助他们?
    他有帮助过他们吗?

    “感觉真差。。。”

    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病了?还是觉得这个的场景很恶心?还是厌恶和她在一起的是他?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他在她身上哭泣着,这样的似乎过了好几个小时,明日香一动不动的躺在沙滩上。他渐渐平息了抽泣,第一次注意到明日香的右臂和左眼的绷带。白色的沙滩和惨白的皮肤强烈对比着明日香的红色头发和作战服。回忆起那个噩梦。。。待他赶到战场一切都太晚了,二号机被毁坏到只剩下残骸,复制的朗枪封住了他的EVA,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野兽啃噬着她的二号机。那一刻,他无比痛苦的意识到她和其他那些对他重要的人一样,永远的。。。

    【她还活着,】他用力的摇着脑袋,确认这一点。

    “能从我身上下来么?”明日香疲惫的声音传来。

    他意识到他还在她的身上,摇摇晃晃的起身,第一次仔细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快要黎明了,但是‘海水’的颜色并未因即将来临的光明改变。几根棍子插在海岸附近,美里的十字架挂在其中之一。是他放上去的吗?不记得了,曾经繁盛一时的第三东京市如今剩下的只有萧瑟的废墟。

    曾经是丽——莉莉丝?的白色巨大头颅斜翘在海的另一边,眼望天空,那种奇怪的微笑永远的停留在她的脸上。

    “就这些了,huh?”

    真嗣颤抖着,明日香嘶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她已经站起身,跟随着他的目光望着海的另一边。他不敢询问她的伤势,但他确信她伤的不轻——因为他的逃避。

    愧疚
    就算这个世界因他而毁,也及不上面对明日香时产生的愧疚。(注,原句为:就算身处这个废墟里,也及不上面对着这个提醒生命存在的证明者时的愧疚。)


    回复
    举报|3楼2011-01-21 16:50

      “明-明日香,我。。。”他下意识的攥紧拳头,望着海滩。

      “不。。。现在不,真嗣。”她的声音渐渐后退 “我们。。。我们以后再谈,OK?现在有其他事更重要,这一天已经够漫长了。。。”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吃惊于她坚强,更吃惊于她对他的反应。他了解明日香,他知道明日香痛恨任何借口——关于他做了和没做的,要不就是她会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他原本以为明日香会用光她现存的所有体力狠狠地扇他一掌,然后再竭尽全力的殴打他,就算在这个过程中她自己会伤的更重。但显然明日香打断他的语气并不恐怖,也没有无视他的存在。还有之前那个轻抚。。。?

      真嗣点点头,但明日香已经转身缓缓的走向第三东京市的残骸。最后一次,他回望着海平线。

      “你们不想回来吗?”他冲着大海喊。

      一片死寂。

      转过身,他跟随在明日香身后。
      -x-x-x-x-x-x-x-x 
      -x-x-x-x-x-x-x-x 
      城市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黑之月的爆炸留下了的巨大空洞。(注,本句主语原词为:Geofront;按本人理解应该指的是黑之月, EOE里绫波女神手捧的那个。NERV的基地就建在黑之月里(不了解的自行查看TV14集),反正黑之月就是关押莉莉丝的地方。)

      真嗣跟在明日香身后,他看得出在这片废墟中明日香在找回家的路。他们走的很慢,明日香的步伐显得尤其踉跄,而且显然她在找一条不需要攀爬的路。

      【当然,她一定累坏了而且伤的很重。我。。。我得做点什么;】尽管他知道应该做点什么,尽管他也很想做点什么,但是他依然什么都做不出。他害怕如果他真的做了些什么,明日香会有什么样反应。【发生了这么多,我知道我现在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可我还是什么都没做不出!我还是一样的胆小鬼。。。】

      明日香突然失去平衡,

      他攥紧拳头【不!】

      “明-明日香?”他的声音让她停了下来,“你-你还好吧?我-我是说,你伤的很重,而且。。。你知道?”

      她抬起那只缠着绷带的手臂,轻轻地挥了挥,“我不确定,感觉没想象的那么重。”她回过头,疲惫的看着他“回到家再看吧,我觉得睡上一觉会好很多。”

      他点点头,尽管并不满意她的回答,但他现在不想冒险开启一轮争吵。
      -x-x-x-x-x-x-x-x 
      -x-x-x-x-x-x-x-x 
      郊区的情况貌似要好一些,大多数的建筑虽然损坏的厉害但起码还都坚挺的立在那儿,汽车的残骸和各种碎片充斥着整个街道。

      幸运的是,他们的公寓是少数保存的完好的建筑之一。可待他们进到房间,迎接他们的依然是一片狼藉。玻璃和金属碎片到处都是,那些不太重的物品则东倒西歪的躺在地板上。

      明日香轻声叹了口气,然后进入了她的房间。

      “我不知道你,但我需要睡一觉,在我能做其他事之前。”

      他点点头“晚安,明日香。”

      一丝浅浅的微笑爬上她的嘴角“已经不是晚上了,baka”说着她关上了房门,留下沉思中的真嗣。
      -x-x-x-x-x-x-x-x 
      -x-x-x-x-x-x-x-x 
      清理了下床,闭上眼睛,真嗣也试着睡上一觉。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在眼前重复着。。。战自的入侵,他没有想活下来的欲望;美里的死和她最后的告别;明日香的二号机被量产啃噬的残骸;另一种形态的丽;第三次冲击。。。

      什么时候开始出错了?什么时候他不得不杀死渚薰?杀死第一个向他袒露真心的朋友。什么时候丽愿为他牺牲自己的一切?什么时候开始,明日香迷失了自我,又是什么时候他几乎失去了明日香?什么时候美里不觉中爱上了类似她父亲的男人,不惜一切的寻找他留下的真相?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完全的失去了得到父亲的理解和赞同的可能?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谜样的男人强迫他去杀死他最好的朋友?
      或者,在这一切之前,什么时候他感到过快乐。。。?


      回复
      举报|4楼2011-01-21 16:50

        是的,他确实有快乐过。在这里被别人接受,交到了朋友;仅仅就在几个月前,冬至羡慕死他和美里住在一起,剑介则不停地向他询问EVA和NERV的秘密;或是,同时被他俩嘲笑,当他关注丽或明日香时;还有当他刚住进这里时,总会被美里拿来开心。不久以前,尽管有过低潮,但自明日香搬来后,他还是觉得能和她及他们大大咧咧、热情开朗的监护人住在一起感到快乐。不久以前,他听从了加持给他的建议;不久以前。。。

        但是现在,这些模糊的记忆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真嗣畏缩在床上。正是这些和‘人’在一起的感觉让他选择回到了这里,他想再一次的感受这些。但是,没有人愿意跟随他和明日香;这些快乐的回忆现在带来的痛苦远超过曾经的低潮期。

        ‘只要有活下去的心,哪里都有获得幸福的机会’他回忆起他母亲的话。
        现在要他一个人去寻找幸福吗?

        他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是睡不着觉了;他无法摆脱这些思考,他甚至听不了他的SDAT——电池两天前就没电了;更不用说看着破碎的天花板,就像他现在的处境一样。

        【一切真的就是昨天发生的吗?我们几天前,几个星期前甚至一年前都住在这里。。。】

        最后,尽管没什么可做的,他还是决定起床。电视坏了,当然,即便没坏也不可能有任何节目。他想打扫下房间,但是这样会吵醒明日香。拉大提琴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以上两个原因。

        他试着找些其他事情来填满他的大脑。
        -x-x-x-x-x-x-x-x 
        -x-x-x-x-x-x-x-x 
        “我。。。死了吗?”

        “我不想一个人。。。”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baka,你自以为了解我,真是傲慢的想法。”

        “就是看着你,都让我感到恶心!”

        “碇君,你有试着理解吗?”

        “如果你不能完全属于我,我宁可什么都不要。”

        “明日香,救救我!你是唯一可以救我的人!”

        “不要!”

        “那么,大家都去死吧。。。”

        “因为我吗?”

        明日香猛的醒了;大口的喘着气,刚从梦魇里逃出。睡前换上的短衫已经被汗水浸透。睡不着了,那些影像如今仍环绕在她脑海里。

        “该死!”她咒骂着,左手扶着前额,“连休息也不得么?我受够了,我不。。。我不想再想起这些!”

        平静了呼吸,冷汗也退去,她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是料理的味道。她小心的起身,跟随者这股香味来到厨房。并不惊讶真嗣在那里,但看上去他正试着用快要过期的食品准备‘早餐’。只是,早餐的分量已经不再是三人份。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胃口,”她嘴角闪过一丝细微的笑。

        “恩?”真嗣轻微的抽搐了下,然后转过身,惊讶她的突然出现“明日香!我吵醒你了?”

        “不,不完全,”她说着皱起眉头,刚才微笑完全退去。(注,原意为:刚才想开玩笑的心情当然无存。)

        “恩——恩,你感觉如何?”真嗣怯儒的小声问。

        “这种环境,还能怎样,我猜。。。”她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试图摆脱闪现在脑子里令她不快的画面“你在这里做什么?”她改变了话题。

        “恩?”真嗣看了眼炉火“做饭?”

        她眨眨眼睛,微微笑着“我看得出,BAKA!但是为什么?”

        “冰箱没电了,就算是生肉也会很快变质。”

        “Hm,看起来有时候你还可以思考,”她试着如往常般嘲笑他,好让心情轻快起来。

        “恩?谢谢?”他稍微有点吃惊,不太敢相信她的‘评论’,但很快他脸色变得沉重起来“明日香,那个。。。”

        明日香皱起眉,迅速打断他“我说过了,我们以后再谈。。。”

        “但-我们。。。我们现在有时间。。。”

        明日香知道现在自己脸色很难看,她很清楚真嗣希望向她吐露他的内心,有没有时间对她来说并不是重点。


        回复
        举报|5楼2011-01-21 16:50

          【不,我做不到。】她不得不承认她不想讨论这个,真嗣还在看着她等待答案【还不行。】

          她不知道为什么,或者说这是怎么回事。她内心的一部分和真嗣一样热切的希望正视对方,一起承担发生的一切。但是,有什么在让她犹豫不决,让她希望一切都顺其自然的过去。她甚至很难向过去那样用暴力的态度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东西让她一提起这个就心烦意乱。

          不管她做了什么。。。她都不可能独自一人承担。。。

          “不,我们没有,”她几乎耳语般,更像在自言自语“这个谈论会改变很多。。。”

          带着疑惑的表情,真嗣最终将注意力转回到灶台上。
          -x-x-x-x-x-x-x-x 
          -x-x-x-x-x-x-x-x 
          做好后,他们吃了些东西。这顿饭不过是一些最普通的肉,但他们都知道像这样的食物很快就会成为奢侈品。剩下的食品被小心的包好,好让它们能存放的更久。

          “那么。。。我们现在做些什么?”片刻的沉默后,真嗣问。

          “基本生存,”明日香耸耸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更专业,来掩饰内心的担忧“我们必须保证有食品,水,必备的药品,还有,电可以帮助我们。。。”她停下来,看着真嗣痛苦的表情“怎么了?”

          “我。。。我不认为我能做到。。。”他小声的回答。他觉着自己随时都会崩溃,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就像第一次驾驶EVA时那种令他喘不过气的恐惧感“我该怎么做?在。。。在发生这一切之后!只有我们两个!所有人都消失了。。。该怎么做。。。”

          “真嗣!”明日香愤怒的嚷道,打断他的话。她俯起身探到桌子的另一侧,好让真嗣抬起头看着她“该死,你TMD到底还能白痴到什么程度!你真的希望永远这么消沉下去,然后什么都不做?你真的希望最后的死法是渴死、饿死?”

          “不。。。”他沙哑着回答。

          “那就想办法活下来,你想活下来,对吧?”

          一阵沉默,明日香跌回她的座位,深深地叹了口气“那么,你有什么主意?”“恩。。。自来水还在运作,”真嗣沉闷的回答,他知道她是对的,但是他做不到像她那样,抛开发生的一切,这么迅速的做出决断“而且。。。看上去水质很干净,但剩下的食物会很快坏掉。。。”

          “恩啊,显然我们得自己种些作物,但这需要时间。”

          他点点头“避难所里有些干粮,可能是以防使徒攻击时被困在那里,我记得我看到过。”

          “HUN?”她惊讶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去过避难所?”

          “在-在第十四使徒时。。。”他避开她的视线,为当时的决定感到愧疚“不谈这个了,好吗?反正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他小心的回看她

          “什么?”她厉声问,他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

          “没-没什么。。。”他嘟哝着摇摇头“恩,药品的补给,第三东京市医院在这附近,或许医院会完好无。。。”他的声音小了下去。

          “哦,还有什么?”明日香哼哼着“主意不错,我甚至都没想到。”

          “大转移前,东治的妹妹在那儿。。。”

          他不敢抬头,她恼火的叹息几乎已经可视化“你还有完没完?恩?”

          “不是那样,我。。。”叹气,“你觉着他们会回来吗?”

          这个问题并不意外,她也曾经问过自己,但能回答自己的也只有可能和不可能,也许并他们并不孤独,也许会有其他人选择回来。

          “我不知道”她嘟哝着“也许吧,但我们不能依赖这个。我想他们可能现在会回来,如果他们愿意。。。”她突然意识到话题方向,皱起眉,提高嗓音“我告诉过你:我们以后再谈这个!”

          “对不起。。。”

          明日香愣了一下,盯着他,取代往常的语言攻击,她的脸色缓和下来。真嗣听到他的同伴吃吃在笑,虽然开始他没反应过来,但很快被她的好心情所感染。

          那个时刻,或者说刚才——最黑暗的时刻,他们的公寓充满了很久没有过了的欢笑。。。


          回复
          举报|6楼2011-01-21 16:50
            -x-x-x-x-x-x-x-x 
            -x-x-x-x-x-x-x-x 
            他们打算首先去最近的避难所,但到了那里,他们发现入口被大量可金属碎片和其他的倒塌物堵住。所以,转而去了医院。中午了,太阳一如既往的很晒,根本没有关心它的第三颗行星的疲惫。医院倒是完好无损,或许因为建造位置远离了市中心,远离使徒可能攻击到的范围。

            他们踏入医院,明日香抬起手臂,挡住真嗣的路。

            “什么?”他问,但明日香用了另一个问题回答他。

            “看到了吗?”

            “恩?”真嗣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入口处的接待柜台,空荡的大厅,几排座椅,一些装饰用的假花。。。然后,他明白了“灯还亮着?”

            “这里一定有紧急备用的发电机。”她抓住他的衬衫“我们走!”她拽着他冲向楼梯,向地下室跑去。

            【至少,她看上去恢复常态了。】真嗣边被明日香拽着边想着,他们已经来到地下室,明日香正一间一间的查看门上的标签。

            “到底在哪?”明日香喃喃自语。

            取代他的回答的是一阵胜利的欢呼,“A-HAA!”明日香在一扇铁门前停下,上面写着“高压电,危险!”

            “打开它!”她命令道,推着他向前。

            真嗣困惑的看着她“怎么开?”

            “给它一脚,或者把它撞开,该死,难道所有的事都要我想吗?”

            真嗣想辩解,但想想还是算了,反正最后的结果也一样。而且明日香现在还受着伤,她也没法自己搞定这种厚门。

            他也不知道怎么完成这种不可能的任务,或许应该从最简单的程序开始,他抓住把手,向后拉。。。门居然就这么开了,“安全工作做得可真好。。。”

            屋内是那台嗡嗡响着的发电机,明日香走道跟前仔细的看了一会,拉动控制板上的杆件和按钮。嗡嗡声减小了;头顶上的电灯闪烁了几下然后停止了工作,换句话说:现在完全停电。

            “啊啊啊啊啊!”真嗣失声大叫,就在刚刚,明日香对着自己的脸下突然打开手电,“一点都不有趣。。。”他喘着气,手抚在胸口。明日香则在另一端哈哈的笑。

            “我觉得有趣。”她听上去超级无辜。

            “随便你,”他嘟哝着,然后重新再黑暗中看着这台机器“可惜,太大了。”

            “什么?哦,发电机。当然,但我希望有类似的东西,我们用不了这个。我说,这个是为了紧急事件。”

             “所以你刚才才那样的狂奔。”

            “是的,抱歉”

            沉默。

            “真嗣?”她叫他,语气似乎很不安,因为这几秒的沉默。

            “难。。。难道我刚才听到伟大的惣流•明日香•兰格蕾有在道歉?”

            明日香做了个鬼脸,“如果你不快点,永远别想再听一次!”她跑着离开了,手电的光随着她一闪一闪。留下真嗣在黑暗中。

            “嘿-嘿,等等!”
            -x-x-x-x-x-x-x-x 
            -x-x-x-x-x-x-x-x 
            上到一楼,借着渗透进的阳光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医院内的陈设:长长的走廊上有很多开向外面的门,这样病人们不用走太远就能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每个房间都贴着标签,他们不很困难的找到了药品仓库。可是,不像发电机的房间,这个门锁着。

            真嗣撞了六、七次。

            “啊~我们走吧”看着真嗣数次无效的尝试,明日香不满的说,“我们现在不需要药品,起码,现在知道了需要的时候就来这里找。”

            “如果发生紧急情况呢?”真嗣再次撞向门,这次看上去有了点效果“如果我们急着要,但却无法进去?”真嗣再次退后了几步,冲向房门。终于,明日香目睹了真嗣撞开房门一头冲向药品架,好在他及时停住了。真嗣回过身,靠在门框上,“好了。。。既然我们在这,我们。。。应该检查下你的伤。”

            明日香皱着眉看着绷带“我不知道。。。不只是受伤,还。。。”她的声音减弱,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从天飞降的朗枪;量产野兽般的撕咬。。。


            回复
            举报|7楼2011-01-21 16:50

              “明日香,拜托。。。如果不处理会伤口会恶化,”真嗣显得很担心,明日香告诉自己,这不是同情。

              几秒钟的沉默,明日香犹豫着点点头。真嗣拿了一些新的绷带和他的同伴一起去了旁边的房间,好让明日香坐在一张病床上。

              “我来?”他不安的问。

              “不!”明日香断然拒绝“我。。。我要自己搞定。。。”

              深吸口气,她开始用完好的那只手颤抖着解开裹在右臂上的包裹物;她闭着眼睛,想象着以后会永久留下的伤疤。她知道这很蠢,但是。。。不,确实是蠢到家了!早晚要看到的,她强迫自己睁开一只眼去探查想象中的伤痕。

              但是,什么都没有。

              她迅速解开剩下缠绕的绷带,什么都没有。

              “没有任何痕迹。。。”她不敢相信的自语道。

              “恩?”

              “我的胳膊!被-被切开过。。。我是说。。。怎么?”她没说完整句;取而代之,她急切的抓下左眼上的纱布,视线起先是模糊的,眨了几下后,和以前一样清晰“看上去怎么样?”

              “看起来。。。”真嗣看着她的眼睛“。。。完好无损。。。”

              几秒种后,两人回过神来,尴尬的避开彼此的视线。

              “咱们现在走吧。”无先兆的,异口同声。
              -x-x-x-x-x-x-x-x 
              -x-x-x-x-x-x-x-x 
              太阳快下山了,考虑到下一个避难所的位置,他们先决定回家。

              “我们可以去查看下路过的商店,拿些我们用得到的东西。”走在满目苍及的大街上,明日香建议到。

              “恩?但是我没那么多钱。”

              明日香不敢相信的停下看着他“Baka!谁会指望有人去付钱?”接着,叹气,“世界乱了,真嗣,我们做不了什么。”

              真嗣环顾四周,看着空旷、狼藉的街道“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对。”他小声嘀咕。

              “那就快点适应,”明日香生硬的回答,“这肯定不是最后一次我们要‘借’点东西。”

              他们进到经常路过的小卖部里,架子翻倒在地;各类溢出的果汁、打碎的鸡蛋(散发着恶臭)混在着方便面以及叫不上名字的调料。

              “啊啊啊!真恶心!”明日香边抱怨着边迈进一大步,穿过那一堆废掉的食品,走向最里面的架子。

              “你的主意。。。那么,我们该拿点什么?”

              “我不知道,这里没剩多少。”

              “那最好那点速食食品和罐头。这些不会很快坏掉。”

              “好啊,再拿点啤酒,我们就可以生活在美里的天堂里了。。。”她立刻停住,意识到自己的话,转头看着真嗣,后者低着头,失神的看着地。
              “嘿,我。。。我。。。”

              “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他抬起头,挤出一丝微笑“她不介意你给她的这个天堂,恩?”

              她微笑着回望着他,都没在继续说下去;拿了足够多的必需品后,他们回家了。
              -x-x-x-x-x-x-x-x 
              -x-x-x-x-x-x-x-x 
              “这里还是需要打扫。。。”真嗣嘟哝着踏进起居室。屋外太阳快要落下了,黑暗开始吞噬第三东京市。

              “你觉着有必要么?”明日香问,打开一听刚从小卖部‘借’来的苏打。

              “什么意思?”

              “我们需要自己种食物,记得吗?我很怀疑我们能在这的阳台上种任何东西。”

              “难道。。。你说要搬出去?”

              “我们不得不。。。”明日香耸耸肩“除非你想整天都得旅行。”

              “但是去哪?即便是最近的农场也得好几英里,”真嗣抱怨着,他不想离开让他第一次感觉到是家的地方,“而且我们不能住的离城市太远,我们任何时候都可能需要补给。”

              “恩。。。”明日香沉思了一会“你觉着蔬菜超市怎么样?”(注:蔬菜超市是一种类似采摘园的地方,一般都由某一家庭打理,你可以从里面买到少量水果和蔬菜,还可以买到种子)

              “恩?”真嗣惊讶的问“你想住在那儿?”

              “为什么不?这很正常——至少可以自给自足。”红发少女继续解释道“另外,他们一般都有温室,我们可以不用太依赖天气。”


              回复
              举报|8楼2011-01-21 16:50

                “温室?”黑发男孩不太认同“恩。。。你没看到一大街的碎玻璃么?”

                “啧啧,别那么悲观!”明日香斥责道。

                真嗣最后叹了口气,“ok,ok,我会找本地图册。”

                “这才像话。”

                “你也得帮忙,知道吗?”

                “哼!”明日香顺手将喝完的空罐扔到身后“是不是我该让这里干净干净,恩?真嗣?”
                -x-x-x-x-x-x-x-x 
                -x-x-x-x-x-x-x-x 
                “终于到了!”明日香筋疲力尽的说“我们走了整整半天!”

                他们找到了两家蔬菜超市,其中一个离总部太近,不可能从黑之月的爆炸下存活下来。另一个,离他们有将近十英里,在城市的另一头。加上如此炙热的天气,真是次快乐的旅行。

                “这里看上去还好。”真嗣观察了周围。

                “哦,别太乐观!”他的同伴讽刺道“进去查查菜园!”

                管他叫菜园实在是——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保存的还不错。前一位主人种了众多的作物,从番茄到黄瓜,从莴笋到洋葱,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很明显他们不用担心可种植的作物品种。而且即便是短期的试种失败,这里储存的农作物够他们生活一段日子;最重要的是,在这个温室里,他们发现了贴有作物标签的各种种子,甚至有些他们叫不上名字的(注,原意为:他们不知道会种出些什么)。旁边另一座小温室却是空的,一扇玻璃被什么人打碎了,看上去这个温室像是被小偷光临过。也可能因为其他的原因,原主人故意让这里空着。

                温室内,他们还看到了已经发了芽的蔬菜,像是正准备转种到室外。真嗣甚至还发现了稻谷的种子——明显不可能给这里带来经济效益的作物。整个温室三面被主建筑包裹着,所以只有一块长方形的玻璃碎掉,另几块上面有划痕。

                “没法修了。。。”明日香邪恶的笑“让你。”

                真嗣自动忽略掉最后一句“明日香,我们可以走了么?”

                “走?我们刚到这里!或许应该加上到这之后的‘散步’!”明日香的声音开始提温“我们还没检查住宅!”
                “但我们还没去避难所,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先从那里那食物,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我现在不想和你吵这个,我猜他们给我们留下了更便捷的东西”她微微一笑,指着不远处的车库。

                真嗣打了个寒噤“你。。。你该不会。。。我是说,我们没人知道怎么开车,还不算路面上到处的碎片和障碍物。”

                “你觉着开车会比驾驶EVA难?”

                真嗣能做的也只有叹气了,她说的对,以前他从未想过自己要学如何选择可食用的食品,如何医疗、如何修理房屋现在是开车。。。

                “真嗣!”

                “又怎么了?”他嘴角抽搐着。

                “我们不用担心没电了,”明日香信心满满的望着屋顶,真嗣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瓦砾上两块巨大的,灰色的正方形板子,上面分成了很多块小格子。一条裂缝从一些格子里横穿。

                “太阳能板?但他们好像坏了。。。”

                “不是全部,”明日香不耐烦的打断他的悲观论调“剩下的足够我们用了。”

                “你这么想?那晚上和阴天呢?我们还是没有能源。”

                “baka!太阳能板是可以储存能量的!不过,你倒还提醒了一点,太阳能通常只作为辅助能源,所以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浪费了。”

                真嗣点点头“OK,至少问题解决了一个。。。”

                之后,他们发现原主人利用的自然资源不只是太阳能。一个巨大的用来储存地下水的圆形容器深深插入地下,上面装有了过滤装置。尽管不到必要时刻,这不是用来喝的,可还是能在自来水系统崩坏时救急。
                -x-x-x-x-x-x-x-x 
                -x-x-x-x-x-x-x-x 
                既然明日香决定要检查屋内,真嗣就没有权利说不。他们不得不破窗而入:确切的说,是真嗣不得不破窗而入。费劲的从厨房窗户爬进后,真嗣打开前门让明日香进来。

                房子并不是很大,他们很快的就看了一遍。一个小门厅挨着起居室,后者是屋子内最大的房间,可以通道其余各屋。起居室的右侧是厨房,而左侧有一个走廊,通向浴室、储藏间和两间卧房。其中一间卧室像是转为客人准备的,看上去很久都没用过了。木质的楼梯通向二楼,但楼上没有任何用过的痕迹。


                回复
                举报|9楼2011-01-21 16:50

                  这幢建筑受三冲的破坏程度要比他们自己的公寓小的多,但真嗣并不喜欢这个感觉。他还是不希望把另一个人的房子当做家。这里,不久前还住着他完全不认识的人——他们过着自己的生活,日复一日的烦劳在家庭琐事中。这感觉敲打着真嗣,甚至空气里还弥漫着他们的味道。
                  谁知道他们是否愿意让两个14岁的小孩踏入他们的家,更别说住在这里。这里的陈设显示出这个家里没有小孩,他真的不知道在自己崩溃前能否适应这里。
                  明日香还忙着检查其他的房间,真嗣决定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等她。他的眼睛随便的转着看:沙发前面的桌子上摆着一个插着几支花的花瓶;墙上挂着一块表以及两幅装饰用的油画;一个看上去至少用了二十年的电视;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一张家庭合影照上——是一张秋天的野餐,但是什么地方让他觉着奇怪,丈夫和妻子看起来有些。。。眼熟。
                  【恩啊,如果她的头发是紫色的,如果他梳着马尾辫。。。恩。。。】他叹了口气【或许,看上去眼熟是因为我再也见不到美里小姐和加持先生了。】
                  “你还要盯着人家的照片多久,恩?我们该走了!”身后响起了明日香的声音,“好的”,他嘀咕着“我们现在就走。。。”
                  -x-x-x-x-x-x-x-x 
                  -x-x-x-x-x-x-x-x 
                  来到车库前面,明日香看上去心情不错。他们打开门,迎面看到的是一辆绿色的皮卡(注:一种小型卡车),车身上贴着这个种植园的LOGO。

                  “你确信你要开这个?”真嗣问。
                  “听着,如果你想所有的路都腿儿着,随你便。我要和这小家伙在一起。”
                  “但是我们没有。。。”明日香拿出一串钥匙在他鼻子底下晃着“。。。钥匙。。。你从哪儿拿到的?”
                  明日香耸耸肩“在一张桌子上,来吧,上车,还是要我抓你上去?”
                  叹气,他爬上副驾驶,明日香开动发动机。
                  “看吧,你还说难!”她嘲笑着,同时车子爆发出一声低鸣。她开始踩油门,车子向前开了一点点,然后,很不幸的,发动机停住了。
                  “什么都不许说,”她警告着盯着他。就像真嗣真的胆敢说什么似的。
                  重新开始,这次明日香踩住离合小心的加速。很缓慢的,他们开始向最近的避难所进发。行程不是很快,明日香经常忘记换挡还有就是离合抬起的太快。(注:离合抬太快会熄火)
                  “Verfluchter Mist!(注:德语,大意和damn it, shit差不多)”她诅咒道“就不能是自动挡么?”
                  “我们还需要另外的东西生存,”真嗣沉默了整个旅程终于开口,“你想说什么”明日香恼火的问。“我们需要知识。”“哈!是啊,就会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试着尽快让她平静“但是。。。我们需要知道怎么保养机器,需要知道种植作物,还需要知道怎么应付受伤和生病。我们需要书籍,去学习。。。”
                  明日香转过头好奇的打量着他“Hm,你就像。。。”
                  “明日香,当心!”
                  -x-x-x-x-x-x-x-x 
                  -x-x-x-x-x-x-x-x 
                  既然决定了迟早要搬家,他们决定那就快点:明天就搬。
                  美里的公寓
                  真嗣很快就收拾好了他的行李,本来他就没有多少东西,而且大提琴还坏了,他从柜橱里拿出了一些衣服,深深的叹了口气,望着曾经和明日香训练的“小真的套装(注:Shinji's lovely Suite)”他的眼睛环视着这个房间:美里给他的房间牌(小真的房间)还贴在门上。那个第一个让他感觉到这里是家的人。所有人中,美里是他最最想念的。。。

                  接下来他打包好了公寓里还剩下的食品和饮料。和他预料的一样,明日香需要更多的时间打包她的东西,最后她终于从她的卧室出来。。。和四个大纸箱子。诚然,和她来时没法相比,但相比之下,真嗣的东西少的可怜。
                  “嘿,真嗣,能拿剩下的吗?”
                  【我就知道。。。】他想着,目光跳过明日香看着她身后第五个纸箱。

                  待把所有行李撞到皮卡上,他们开向新的居住地。虽然知道任何时候他们都可以回来,但是感觉上就像永久的和这里告别:这个曾经被称为家的地方。


                  回复
                  举报|10楼2011-01-21 16:50
                    "新浪舆情通",微博数据正式授权,24h全网监测,闪电预警, 国内领先网络舆情监测系统.强大的数据抓取与深度的分析能力
                    广告
                    离开时,真嗣没有再回头。
                    -x-x-x-x-x-x-x-x 
                    -x-x-x-x-x-x-x-x 
                    另一天过去了,在这个从今往后居住的地方,他们除了搬家之外没做任何事情。真嗣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他发现自己在盯着另一个陌生的天花板。
                    陌生的天花板。
                    希望是最后一个。

                    顺理成章的,明日香住进了那间大卧房,而他则被挤到旁边的客房。不过他到很乐意这样,这间客房里没有多少原主人留下的味道。而且和他原来的那间相比,这里又大又宽敞,甚至还有面窗户,采光不错。
                    他试着不要再去想过去的事情,不然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他们打开行李后,又仔细的观察了这个房间;或者说,仔细的权衡了家具和垃圾,这里原先的东西哪些是他们可能能用的到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谁能说的准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会救他们的命呢。这样的把人家的纪念品扔出去,让真嗣很不安。
                    也许明天他有个机会从这些烦恼中脱出。他们计划去甲府,一个离他们很近的城市,最主要是那里有所大学。他们可以从学校的图书馆里拿到他们需要学习的生存知识。这会是个很远,但是非常必要的旅行,而且对他来说越快越好。。。
                    -x-x-x-x-x-x-x-x 
                    -x-x-x-x-x-x-x-x 
                    第二天他们很早就出发了。明日香和他有着同样的困扰,这段日子他们两个都彻夜难眠。出发三个小时后,事先查好的路被一堆废弃的车辆堵住。这是真嗣第一次开车,他艰难的让他们的车爬过各种障碍,以及尽量在已经变形的公路上保持平衡(至少尽量减少颠簸,好让红发同伴尽量安静)。
                    中午时,他们到达了甲府的一个瞭望台时。
                    “好奇怪,”真嗣嘟哝着,望着远处反射阳光的高楼,“城市看起来好完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是的”明日香表示赞成,遥望着这里,这感觉和第一次在黑夜里遥望着灯火闪烁的第三新东京市一样——空虚。“也许这里的电力系统和自来水系统完好无损。我们可以考虑搬到这里,这样可以省很多麻。。。”
                    “不!”真嗣坚定的打断她“我。。。我再也不想离开。。。家。。。”
                    明日香疑惑的看着她,没在继续说下去,她太清楚他的意思了。。。
                    -x-x-x-x-x-x-x-x 
                    -x-x-x-x-x-x-x-x 
                    午餐时间了,他们进到路过的一座百货公司,拿了些不需要加热的食品,再去山梨大学(注:一所日本国立大学)。甲府显然要比第三新东京市人口稠密,这里街道复杂,而且路上的汽车更多。没办法他们只好在城市里找条汽车较少的路,但这样很容易转晕。(最后让他们愤怒的是在城市中间转了半天,而山梨大学居然就在城市边缘,完全可以绕无人的郊区公路到达。)

                    终于到了目的地,他们很高兴大学门口有校区的平面图,不是很困难的找到了图书馆。穿梭在图书馆内,他们拿走可能用的到的:医学、机械、建筑。。。最后,他们收了一大篮子书和一大摞的文献资料——够他俩学上好几年。很郁闷的,他们发现大学图书馆的书实在太专业了,不使他们想要的那种“DIY手册”之类的,最后他们决定还是回到城市中间找一家公共图书馆。
                    好消息是,他们有机会找到很多补给品,不只是食物,还有各种工具——其中一些很难再第三东京市找到。明日香坚持要求拿些衣服,多谢她这个额外的行程他们又耽搁了不少时间。
                    最后,他们离开甲府时太阳就要下山了。
                    -x-x-x-x-x-x-x-x 
                    -x-x-x-x-x-x-x-x 
                    他们差点离不开那座城,真嗣开着车狠狠的撞在一块凸起物上,他俩被惯性甩出去又被安全带拽了回来。
                    “多谢你,我差点就把没吃几口的午饭吐出来!”
                     “对不起,”真嗣腼腆的道歉“我还得继续掌握加速和刹车时的平稳度。。。”
                    明日香扫了他一眼,咽下到嘴边的‘同意’向周围望去“好吧,那你问什么在这里停下?”
                    “这是片麦地”真嗣指着旁边的玻璃道。


                    回复
                    举报|11楼2011-01-21 16:50
                      “那么?”
                      “我们需要面粉去烘烤面条和其他的,”真嗣解释道“我没找到小麦的种子,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明日香抱怨着“那你还等什么?快点去拿些谷子,然后我们好回家。”
                      “恩。。。你甚至都不帮我下?”
                      她没有回答,而且也没必要,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叹气,真嗣打开了车门,自己跳下了车。。。
                      -x-x-x-x-x-x-x-x 
                      -x-x-x-x-x-x-x-x 
                      花了15分钟,真嗣抱着一捆小麦回来。他看上去很激动,迅速的将小麦扔到皮卡的后面,然后跳上车。明日香不解的看着他,他激动地启动车子。
                      “喂,出什么事了?”她不满的问,并一边平衡身体在真嗣制造的颠簸中。真嗣甚至没有理会她的语气,他的动作夸张的出奇,但是貌似没看到有什么危险出现。
                      “我看到了一座农场,”他激动地解释。
                      明日香眯起眼睛,他怎么会对这么无聊的事激动“所以呢?我还以为你不想搬到农场?”
                      “当然不想,但是那里有些动物,”他继续解释着,猛的转了一个死弯
                      “动物?”明日香皱眉,“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住到农场。。。”
                      “好吧,但是我们怎么弄到鸡蛋和牛奶?”
                      “牛奶?你还想牵走头牛?”
                      真嗣耸肩“他们也许会有些羊。”
                      “羊的奶??”明日香厌恶的说“你想毒死我吗?”
                      真嗣再次叹气,明日香一旦决定了就没有更改的可能“好吧,鲜奶的提议就忘掉吧。。。”他最后把车停在了牲口棚的前面“那以后就别抱怨,我做不出你想要的。。。”他超级小声的嘟哝着
                      “你说什么?”
                      “没,我。。。”他的声音渐渐变小并示意明日香保持安静“你听到了吗?”
                      好奇的明日香皱眉,跟着他走出车子。实际上很难听不到:各种叫声,羊的‘咩咩’声、马的嘶叫声、鸡翅膀的扑打声。
                      真嗣冲到最近的一间隔间,打开门。。。他僵在那儿
                      动物们已经饿了好几天,他们有些在自相撕咬中受了伤,有些在不顾一切的向外逃。
                      看着这个惨状,真嗣不自觉的意识到他的手不停地攥拳再松开。
                      “我们。。。我们得帮帮他们。”
                      世界上的一切都会像这样:动物、宠物再等着他们的主人回来,去喂养、去照顾他们。。。
                      “真嗣,我们不能去所有地方去照顾所有生物,”明日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仿佛她能够读到他的思想一样“你不能就所有的人。。。”
                      “我知道。。。”他绷紧肌肉“我很清楚。。。”
                      没在继续争论,他走向那些门,一扇一扇的打开门释放里面的动物。不会再有人喂他们了,自由——这是他们唯一、也是最后活下去的机会。
                      -x-x-x-x-x- 
                      -x-x-x-x-x- 
                      带走些鸡又是另外的故事。他们想着这些家畜饿了好几天会虚弱的不行,但事实相反,它们在自己的路上找到了很多‘营养品’。真嗣试着去抓它们,过了半个小时,他把它们感到畜栏里,明日香靠着栏杆不满的看他‘表演’。
                      终于终于,真嗣抓住一只。
                      “看,”他胜利般的喊,举起那只焦虑不安可怜的鸟“我抓住一只。”
                      “真嗣?”一丝无奈的笑爬山明日香的嘴角
                      “什么?”
                      “这是只公鸡。”她摇着头,轻轻笑着看着他发懵的松开那只鸟,后者立马狂奔到。。。管它跑到哪去了。“你有什么转运它们的计划么?不让它们在车上到处乱跑?”
                      “恩。。。我。。。不知道。。。”
                      她耸耸肩,叹气,“我就知道我得自己想办法,在这等着我,OK?”
                      他点点头。
                      十分钟后,她回来了,拿了两个小笼子,后面拖着看上去很重的麻袋。
                      “恩。。。需要帮助吗?”他小心的问,他不确信明日香脸上的表情是否再说“当然,我需要你这头蠢驴做些粗活。”或是“不,我才不需要你这白痴的帮助。”最后,他决定什么都不做。
                      “我能理解笼子,但是麻袋里是什么?”他继续问,看着她在栅栏前面解开麻袋。
                       “里面是小麦,”她随口答道“还有,直接拿袋装的要比随便在地里采集有效的多!”


                      回复
                      举报|12楼2011-01-21 16:50
                        “那。。。现在要做什么?”他问,无视掉后半句。
                        明日香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我真是怀疑为什么男人会被认为是天生的猎手,尤其是看着你的时候!”她摇摇头“我们当然要做一个陷阱!”
                        她拿出一些谷子洒在笼子周围,没过多久,饿疯了的鸟直径跑进笼子。
                        “看到啦?”明日香提起两个笼子,里面的鸟被突然地超重弄的上下扑腾“这才是抓比你快的动物的方法,现在,拿上麻袋,我们回家!”
                        “是,”他低着头说,打开养鸡场的门;后面跟着大群刚刚获得自由的鸡,好奇的到处张望。。。
                        -x-x-x-x-x-x-x-x 
                        -x-x-x-x-x-x-x-x 
                        他们离开农场时太阳就快要下山了,过不了多久黑暗就会吞噬整个大地。虽然有车灯,但开夜路并不是个明智的主意。
                        “你确信这条路是对的吗?”开了几个小时的盲路后,真嗣问道“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拐了三个弯。”
                        “我怎么知道?”红发同伴反驳道“你才是该记得路得那个!”
                        “那你为什么坚持要向右拐?”
                        “这不过是个玩笑!你蠢到连这个都分不清吗?”
                        “玩。。。笑?我。。。”他猛的停下。
                        “又怎么了?”明日香咆哮道,但是真嗣闭上眼睛叹气。
                        “你知道么,明日香”他低声说“今天实在太漫长了,而且我。。。我很累了。我的意思是,现在已经天黑了。承认吧,我们迷路了而且现在很可能找不到原来的路。。。”
                        “那么你是说你想在这里过夜?在车里?现在?”她看着他缓缓的点头。
                        “不行!我们可以在路过的某个建筑里过夜!我绝不要睡在你旁边!和你那些对我YY的梦!”
                        真嗣震惊于她说的话,取代往常的脸红和急切的争辩,他难过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移了视线。
                        “我们。。。我们上一次路过可以住的地方是一个小时前,”他嘟哝着“如果。。如果你介意,我。。。我可以睡在外面。”
                        “哦,好吧,别再装可怜了!”明日香咆哮着“我们都睡在这!但是你呆在你那边!别打任何蠢主意!”她警告着,摇平座椅。
                        “晚安,明日香。。。”他说着,关上灯,也摇平了座椅。
                        “随便。。。”
                        明日香发现自己很难入睡,她觉着这样很变扭,这样的挨着他,就隔了几厘米。还有那些他们没有进行的谈话,不,她并不想和他谈起那些。或许他们可以永远不触及那些痛楚,他们可以永远的像这样的继续生活。这样的生活并不赖,而且如果他想。。。
                        她打住自己的思想,这并不能帮助她入睡。虽说座椅并不舒服,月光从窗外射进。但是,感觉很温暖。
                        这一晚,明日香没有再做噩梦。
                        -x-x-x-x-x-x-x-x 
                        -x-x-x-x-x-x-x-x 
                        第二天的黎明,阳光射入驾驶舱,车后的母鸡咯咯的叫。
                        重新检视了路程,他们发现第三新东京市比他们预想的要近。5分钟后,他们看到了路标,还有不到20分钟就可以到家了。
                        到家后,真嗣做了顿丰盛的早餐为了补偿昨天要明日香睡在车里,然后开始从车上卸载拉回的货物。
                        书本资料放到起居室,他们打算日后在这里放一个书架;补给品放到了楼上,食物分类后放到冰箱。小麦储存到了室外的种子库里。带回来的鸡,放到了碎掉玻璃的温室里。剩下的时间,他们开始整理书籍;整理出立即需要学习的;最后的事,他们讨论分工,明日香同意搞定机械和工程,换句话说,她要让所有的东西正常的工作。另真嗣惊讶的是,明日香居然同意去做伴此而来的手工作业。
                        真嗣则不意外承包所有家务——包括做饭。现在的做饭与不同往日,他得自己搞定基本原料像磨面之类的。不过,既然他们已经搞到了小麦,其他的应该不是很难了。
                        至于剩下的,例如园艺,他们决定共同料理,因为他们两个以前谁都没有类似的经验。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他们有了一个新家,有了食物和水,有了必要的知识。
                        有了需要生存的所有东西。
                        但是有一样始终未解决。。。
                        -x-x-x-x-x-x-x-x 


                        回复
                        举报|13楼2011-01-21 16:50
                          -x-x-x-x-x-x-x-x 
                          起居室
                          真嗣走近明日香,后者正站在窗前看着日落。
                          “明日香,我们干完了所有需要活下去的准备。我们现在有时间。。。”他的手紧张的抽搐,眼睛盯着地面“我们需要。。。我们需要谈谈。”
                          听到他的话,她显然紧张了下,而且并没有转身。
                          “我。。。我不认为!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是。。。我们永远都有很多工作要做,那么我们永远不会谈。。。”
                          “所以?”明日香脱口而出“我们可以继续这样生活,忘掉。。。”
                          “明日香!”他打断她“拜托。。。”
                          深深的叹气,她点点头。
                          转过身,“那么,好吧”明日香的声音几乎小的听不到。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作者的话:哈,我猜你们现在一定晕了吧。是的,来些JIMMY提供给你们的更疯狂的服务:读完一章,多来些回复,我保证,让每一章都足够新鲜。
                          好了,下一次更新会等上些日子。因为接下来的几周我不得不去上学(白痴的考试——抱怨中——我为什么会选择上大学——嘀咕。。。不过,我会完结这部。)
                          不过,这章给我更多的机会,就像你们要求的那样:多描写我自己创造的EOE结束后的场景。
                          我觉得这很有趣,很多的同人小说,甚至是些非常优秀的,会让他们去NERV的总部。。。Hello? NERV总部在黑之月里面!你知道,就是那个又黑又圆的最后分裂成上亿快的圆球(EOE里绫波女神手里捧得那个黑球,最后分解了)。这很可能就是猩红之海的来源。别说我错了,本人相当了解EVA,而且我觉得好于很多故事的设定(我不想对某些会做出某种回复的家伙生气,该死,我看得出,为什么所有人都求着他们,中二是成瘾的。。。),但是如果他们经常利用总部会显得很奇怪。管他呢。。。
                          医院的这段,我记不得在哪里提到过医院名字,干脆就自己命名叫‘第三新东京市医院’。还有我是坚定的认为明日香没有真正的受伤的一排,摇头,她用了那只手(去抚摸真嗣),那只原本被切成两半的!
                          我知道,就像现实中,商品菜园并不多见,尤其像是在第三新东京市这样的首都里,我想写得特别些,至少不是去农场之类的,事实是,我还没决定是否会让他们搬出去,直到我写到那个情节。
                          好了,休息会,对于这章别想太多(尤其是保存肉的那段,但是,嘿,总比‘他们起来了,然后开始计划’这样来的好的多吧)
                          所以呢,留给你们一个美好的扣人心弦的第四章for the WAFFy part...(WAFFY是什么?我没看懂)
                          PS:我注意到了,细节上有的问题,但是,嘿,谁说我不会重写呢,恩?

                          修改笔记:恩,是的最后,八个月的时间我让这章涨到预计两倍的长度。除了修改各种拼写错误,还改进了一些情节,希望这样能让文章读起来更现实些。我让他们的心理稍微沉重了些,因为全体人类的‘死’。我认为这样更合理,而且更可信。
                          最主要的是,我增加了几个情节,原本是没有的。原先的那版因为被催的很急,这些情节并不成熟,现在我把他们加了回去。本来想看看第四章的长度,如果有必要放到那一章也可以。事实是,第四章要比‘生存’这章更长,所以还是把他们放到该放的地方吧。
                          总得来说,这一章我还是不很满意,但比上一版要好的多。
                          很感谢Divine Chaos 和 Dennisud的预读。

                          译者的话:最后还有一段修改说明,我懒得翻了,有意者可自行看原文。另外,请记住这个蔬菜超市,第三章的开头,真嗣和明日香还会来到这里。


                          回复
                          举报|14楼2011-01-21 16:50
                            泪流满面…更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1-01-22 15:21
                              受姬不能精…
                              等我回家的或是神佑统一…


                              回复
                              举报|16楼2011-01-22 15:23
                                这是野外生存啊,我喜欢


                                回复
                                举报|17楼2011-01-24 23:32
                                  感觉有点像《我是传奇》.....


                                  回复
                                  举报|18楼2011-01-31 09:07
                                    好东西我喜欢这类型的


                                    回复
                                    举报|19楼2011-08-02 01:05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