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3贴子:1,279,324

【迟爱同人】生活 (修改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后在这个楼发。依然是随写随发,有一定篇幅了会发一次汇总。我会给汇总编序号。

文章很多取材于原文的细节,感谢蓝淋大贡献了这么好的文章,每次读,都有新收获。



到La已经近两年,确切的说是一年零六个月十七天。
这一年内我做了几个大案子,好好的打了一场翻身仗,新加盟的事务所逐步走上了正轨,在“高高尚社区”(林竟说这个词的时候那口气可以进台词分析教科书)买了新公寓。
是的,大家都知道,LEE回来了。跌倒了再爬起来又是一条好汉,短短时间内我比失手前更上了一个台阶,之前的公寓好,现在的更好,之前的客户多,现在更多,以前没拿到的几个俱乐部的金卡居然也迅速入手。最近需要多考虑的事情是关于度假地的置产问题。我当然想靠近阔佬们一点,但是自己呆着也不错,所以为这事儿已经计划了一阵子。

晚上林竟挂我的电话时告别语也变成这样:“刚才我们讲了多少刀?你的时薪不会又提了吧!”费用的收取有不同方式,不过我拒绝透露律所的收费标准和费用的细节。听他在那边乱猜也挺有意思的。

事业有了起色之后,各方面也风生水起,感觉现在到酒吧都要横着走——不过去酒吧的时间不多,大部分时间我跟新合伙人在一块儿。他是个在我眼中比青春少艾更有诱惑力的矮胖中年,现如今分分钟都是大价钱,放着不去捡实在是太可惜了。

额,这样的生活真好。
除了没有柯洛。
也许是因为没有他,所以就好了。

想想当初我总是觉得自己老,难看,弱。以己之短去比人之长,当然就只能无可奈何的落败。特别是还跟特优品比,那根本就是自取其辱。但是转念想想,其实四十出头的男人,也未必就那么差,俗话不还是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吗?接近四十的时候我颇有些自怜自艾,无法接受自己变成四十以上的老男人,整天想着老老老的,现在倒也心态平和些了,年纪固然是大点了,可阅历和财富也正是好时候。无可否认身体渐渐走下坡路,注意调整和保养之后,感觉也没那么要命。年轻的时候觉得四十岁是一件特别要命的事情,过了这个坎儿,我觉得似乎还好,不还有五十的比我老么?更何况,谁没年轻过啊。

青春超级美好,其实从另一面来说,也很廉价。在酒吧这地方要找真心是难点,要点别的,还是很容易的。我以前就是太拘泥于此,想在酒吧里找不为钱只为人的,好像那样才显得自己有档次,简直可以说是迂腐。换了地方,未必我就不能钓到好货色。上次到大学去举办讲座的时候,就很是收获了几片仰慕之心嘛。


新公寓地段上佳,是有年头的好房子。原来的住户是会享受的人,留下一堂好家具和收藏。正好他急着脱手,给我捡了个漏子,价格且不说,光是这堆东西要积攒下来,就需要好些功夫。偶尔我在晚上探索这些收藏,都觉得人生还真是长,做了这么多事,生了这么多孩子,还攒下这么一大堆的东西,翻都翻不完。

没有孩子,花园什么的就无关紧要。但这不意味着我不需要参加闹哄哄的午后野餐会。最近……额……老子也许……可能……收获了个现成儿子。有一句话,叫做LONG LONG AGO……,简单的说我和他母亲曾经有过一段,大家你情我愿,然后和平分手。数十年后,我帮刚成为遗孀的她打赢了一场财产清算官司。活儿干得很漂亮,在业界也有相当大的反响。
事业上互相有益,生活中也渐渐多了些来往。我们从未谈过这件事。但双方都有默契。来往密切对我们双方都很有好处,我也渐渐体会到中国人亲戚圈子的重要性。别的不说,能有人时时惦记着你,总不是件坏事。
这孩子生长于幸福家庭,身心健康,有教养,性格沉稳平和。一路就读于名校,却没有富家子那样顽劣骄奢的作风。即使作为子侄辈多点来往也无碍,更何况他的确是个好孩子。助人为乐手有余香的事情,是无需吝啬的。
这就是我为什么出现在野餐会的原因,作为他的“远房叔叔”,我来给他撑场面,顺便指点一二,有前辈引路,许多事情就容易得多。


相关推荐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我来照顾你吧。”的确是有人一直期待着这句话。小时候想要,长大了其实也还是想要,不过是嘴硬撑着面子罢了。人家打中了这个七寸,我就轰然倒地。结果落得一败涂地。现在回LA来,兢兢业业地赚钱,买保险,为自己谋划一个妥当的养老计划,以防将来死在家里被猫吃掉半边脸。没成想,将来似乎有靠了。说不定还会有孙子,有孙女呢。到时候我也不卖这套房子,我打算在近郊另买一处,这样便于进城看他们,风景又好又清静。你看我想的多么远。

更神奇的是,我不但是他的“远房叔叔”,还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他们全家的“远房叔叔”。
这件案子相当棘手,当初我横空出世接下来这个烫手山芋,也是想着走一出险棋,幸好是赢了,不然大家都玩完。
本是公事公办,但是这么长时间的磨合之后,双方已经有相当的了解和交情,有一天他的大伯对我说:“LEE,安迪是个好孩子,我们都很爱他,我弟弟在世的时候也非常幸福。现在我弟弟走了,你能出来帮我们一把,实在是感激不尽。小女下个月生子,她嫁了个洋人,他们洋人规矩要有个教父,不知道你是否乐意?我们全家都认为你非常合适。”
我明白自己已经被这个家庭接纳。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知恩图报,通情达理,婚姻幸福,家庭和睦,是中规中矩的殷实人家。跟他们比起来,我之前接触到的那帮人,简直是在演两百集狗血爱情大戏,跌宕起伏,集集有高潮。人活着还是要跟常态人生接触才好,太好的东西,有时也消受不起。

除了给安迪撑场面之外,这次还有个任务。他们居然还给我介绍了一个合适的对象!
中国人做媒的习惯未免也太根深蒂固了!

说不期待是假的。
第一次“相亲”?我也颇为费了些心思。不好太打扮,太正经又不合适。
我从来不知道他们除了收集未婚男女名单之外,连G的名单也考虑到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难得的古道热肠吧?

今日出行,定然是日子不对。
有故人。
原来是风扬的副理。

横竖是躲不过,我也只好笑盈盈地举一举杯。他分明是有意来找我,现在却装作突然发现,急忙作惊喜状走过来。
大家每天一张开眼就演戏,幸好我因为爆炸事件整过容,不然整天这么假笑,不晓得皱纹会多多少。
他跟我攀谈几句,隐隐约约的就话里有话的讲起陆风。言语中很有点“老弟我劝你还是不要得罪人”的意思。

现如今来说这个,就像台风过后一个月再来提醒我注意后果,该来的早来过了,现在哪里能有什么事?顶多是风大了容易感冒。
我知道陆风是见神杀神,遇佛杀佛,我见了他也会自然多畏惧几分。但撇去那次我大失水准的“背叛”不说,真要想耍点手段,即使是陆风都不会有十成十的把握能赢我。能赤手空拳在LA打下一片事业,我也不是吃素的,不然上次不会全身而退,还能安然无事好好过我的太平日子。
这次一定是他自作主张,趁着出差的机会来讨个人情。

我正在想怎么尽快溜走,毕竟现在我的时薪又有提高,这样耗脑筋又不给钱的事情不大乐意费心——那边跳过来几个孩子,“叔叔叔叔”的叫个不停,刚好打个哈哈走掉。剩下这位老好人在那边着急。

几个小姑娘拉着我走,一边回头看,一边咯咯的笑着说“叔叔,我们把你救出来了,给我们什么好处?”
在孩子们心目中,我是俏皮又能干的神奇叔叔,什么都能办到,比爹地妈咪更可爱更开明。既可以想出怪招解决学校的难题,又才华横溢样样都来得,才几个月,我已经收获了好几个“我以后要嫁给叔叔这样的人”之年少芳心小许诺。说不准有几个妒忌的爹地在暗地里咒骂我呢。
而在于我,何乐而不为?送人礼物让人开心,于己也是快乐的事情。

安迪过来告诉我某叔叔没来。我于是趁机告辞,随口告诉他等一下记得送哪几位出门,对谁说哪句话更好。

总而言之,我现在是头顶“超级大好人”招牌的事业有成人士,每天回家刷刷刷的记一笔今日日行几善,多少都能写三五行。

如果这是一篇狗血文章,那么可能接下来是个翻转大新闻。
但这是生活,就不会那么离奇。柯洛好好的在T城。
我在LA。
我们都四肢健全,没有失忆,也没有经历大灾大难。显而易见,周围的定时炸弹们也好好的,用不着我们挺身而出,以一人之难换众人安宁。

我们只是分开了。

实在话我很喜欢这样平淡一句炸到人的感觉。
不管旧日相识们是不是真的很在乎,都会跳起来,感觉比当事人还要上心。
这个世界往往是你有什么难过的事情,讲出来给大家开心开心罢了。所以看他们咋咋呼呼的样儿,想想他们回去会这样那样的八卦一番————想想换了我也是如此。于是就不藏着掖着,且大方的告诉你们好了。
我过得很好,还没伤心至死。甚至没犯心脏病。我上个月投新保险的时候体检,我很健康。

连一旁玩的小姑娘都能看出我不开心,有些人看不出。
还真是护主心切。
那个世界,全都站在他那边。


回复
举报|2楼2010-11-11 17:32
    无论是四十还是十四,走近了爱情里,就难免会晕头。回想起当初我一路自惭形秽地且追且等,有时也哑然发笑。删除枝叶只看主干,我的故事开个“摸黑上WEIJI百科找个死法赶紧解决自己算了”专题应该可以。
    可是不后悔。
    这都是我自找的。现在想起来,美好的依然美好。既然我选择了这个,也没什么好抱怨,有所得必有所失。就像我弟弟的人生,要换了我,十几岁就跑到义乌做买卖去了,跑云南也好,窜深圳也罢,那是我自己的活路。可我不是说我弟弟的选择不对。他乐意,那是他的生活。大家谁也帮不了谁过日子。感觉痛,火一烫,自然会松手。不松手,就忍着。
    我觉得烫,就松手了。

    每一个经历失恋的人,都可以写情感专栏。至于陆风家的,更可以写一部百科全书。
    题目就叫做《以爱之名》。
    亲爱的,你若是以为你爱我,便什么都可以原谅,那就错了。我是LEE。若果是女人,一个深情款款的杀人犯,也会觉得不那么可恶,真过日子的时候,她就明白什么谁穿鞋谁知道。
    一个女客户深深的叹气:“LEE,你是真的懂。”
    每个人都懂啊,你不知道民间情感专家有多少。
    恋爱若是不成功,那么什么经验都是错,它非常直接,只看结果,不看解题过程。所以你们指手画脚干什么呢?照单下药就能治我们这一样病么?
    我谈了谈心,又做成一笔大买卖。横竖不多这心口一刀了。
    也许我只是看她那么难过,忍不住要自残一下自己来安慰她。
    来自陌生人的祝福,微薄而又暖人。那一天我坐在LA机场,不知道在等谁,也不知道谁在等我。有人走过来,对我说:“这位英俊的先生,你到底为何难过?外边的天气多么好。”

    从那天起,我决心做美籍雷锋。



    回复
    举报|3楼2010-11-11 17:34
      可以插么


      回复
      举报|4楼2010-11-11 17:34
        若果是女人,一个深情款款的杀人犯,也会觉得不那么可恶,真过日子的时候,她就明白什么谁穿鞋谁知道。

        这句忘记改了。

        改为:若果是女人,一个深情款款的杀人犯,也会觉得不那么可恶,真过日子的时候,她就明白什么什么叫做谁穿鞋谁知道。


        回复
        举报|5楼2010-11-11 17:36
          回到律所我继续处理事务。周末放假,整个办公室寂静无声,真让人忍不住要胡思乱想一点什么。都怪那个副理,来搅乱这一房子安静的空气。环顾四周,这些东西在默默的支撑着我,感觉腰板又挺直了起来。
          孤零零活在这个世界上,两手劈开生死路,哭也没用,并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即使有,加速度造成的力量也足以砸死人。我一路挺着脊梁走到今天,偶有软弱,大部分时候自我感觉甚佳。有自己专长的事情,并且活儿做的漂亮利索,那种满足感是难以替代的。就像主妇做菜,做好了腰板也更直声音更响亮。
          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轻轻的问:“是吗?是吗?”

          好吧,这叫做打落牙齿往肚里咽——那又怎样?老子读过心理学书籍,也偷偷的看过中学生看的言情故事。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我承认自己的爱,纠结,放不开。
          可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这样。
          真没劲。
          安迪打电话过来,向我抱歉说对象没来。他是个能在生活中见到的优秀青年,不像柯洛,想概括一下总觉得有种恍惚感,太好了,不像是真的人。说不定我记得的那个梦幻般美好的青年是做梦。


          回复
          举报|6楼2010-11-11 17:49
            我没想到那么快就会相遇。
            那一天天气很好,我跪在小起居室的地毯上逗小孩玩。安迪家里的亲戚聚会太吵闹,我一向都爱躲在少人的地方。小女孩才两岁多,圆圆的苹果脸,睫毛长长,眼睛黑亮。小孩子并不见得一定是可爱的,教养良好的小女孩是,她们由蜜糖和香料做成。
            她在地上爬来爬去,无忧无虑,有漫长而又未知的未来在等着她。她不知道父母有矛盾,也许情况不妙。年轻人有无限的烦恼,太多的事,太少的钱,捉襟见肘,拆东墙补西墙,一着走错很可能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用一根白金的细链子系着一个小手镯逗她。最近喜欢上了设计首饰,请人加工几样随便玩玩。果然是中国人的底子改不掉,总喜欢足金足银这样的贵金属,沉甸甸的拿着就踏实。
            这个小金镯子花样很精细,有几个金铃铛,镶嵌着五色小宝石。小孩追着闪闪发光的镯子开心的笑着。
            她的母亲急急忙忙进来。眼睛红红的。看到孩子手里抓着的手镯,赶紧让她还给我。我向她做了个手势。她迟疑地抱着孩子坐了下来。神奇叔叔喜欢送礼物,可并不是冤大头,他们对我一向都是又爱又敬的,并不敢造次。
            “这是送给宝宝的礼物。现在戴大点,等大几岁就刚好合适了。”我慢慢的说,“以后她要是结婚了,这个能改项圈,不难改,添点材料就行。”
            她的眼泪缓缓的流下来,手紧紧的捏着那个手镯。

            缺钱是很难,但是最难的是没有主心骨,看不到未来。这个小手镯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我只是想给她一点安心。

            年轻的时候有时很艰难,我晚上捏着那几张纸币入睡,感觉整个人都踏实有靠,明天即使钱要不回来也不会饿着,后天——后天总不会再有这个难题,总会解决的。以后我会有自己的事业,有美好的未来。
            那纸币是黑暗中的微光。只能温暖手指。

            我站起来走出去,留她自己在房间里低声的呜咽。

            既然刚刚做了好人,干嘛要在门口遇到他。
            老天爷,你是在临考吗?绩优生明明该给优待才对,至少也要给我三五七天做一下心理准备模拟演练一下。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刚刚做了宽容耐心的兼职圣诞老人,指点了别人的人生大事,带着满身圣人味儿悠扬明亮的背景音乐出来。
            做坏人我很拿手,做好人,我会浑身不自在。老子分明是次次都稳坐大恶狼宝座的。

            柯洛一脸感动的看着我。
            拜托,全世界都对不起他的纯洁好人才是你喜欢的,而我,无论做了什么,大概别人看来都是一副我对不起全世界的样子。
            你这样老子会忍不住去抢回手镯以示本性未改。


            回复
            举报|8楼2010-11-11 17:56
              小说里的痴情男主角难道不该神情憔悴,忧郁消沉的吗?就连陆风那样的大怪兽,也在冷峻中显出几分落寞,柯洛你这般神采飞扬,脸上生光,怎么对得起仰慕你情深似海的风扬女员工?怎么对得起你爹的死心眼血统?怎么对得起我?就算我是荒唐大色狼,你也恢复得太快了!什么只要你好我就快乐,老子才不要看你过得好呢!

              他上前一步,似乎想说点什么,我刚好被撞见做好事,一脸的做了好事不留名的别扭神气,他也不好靠近。
              我俩僵持片刻,倘若是电视剧,就该是三百六十度镜头特写加主题曲抒情时间 。到底年青人底气足,我匆忙败下阵来,打着哈哈走掉了。
              沃特知道他的老对手就这点战斗力,一定会伤心的。
              按理说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这么一次,跟打游戏通关一样,搞定了这个,又有那个,我身经百战,没死就该越战越勇,现在心扑扑跳两脚发软真是没用。面对陆风,都不会这么丢脸。陆风摇我掐我的时候,我还能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呢。




              回复
              举报|9楼2010-11-11 17:59
                我大概是唯一一个两次被陆风抓着胳膊使劲摇,却没有真的下手掐死的人。就算有第三次我也不怕。一回生二回熟嘛。
                第一次我骗了他。他质问我和柯洛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时候我已经感觉情况不妙,但是绝对不会当即告诉他,说不定他怒气上来就会把我就地解决了。
                “还可以。”
                他摇摇头,“LEE,我们相处多年,明人不说暗话,你是知道我的。”
                之前他还不知道我跟柯洛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面对他我都后背发冷。现在我预备跑路,却莫名的很镇定。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好好爱惜自己才是。自然会有解决方法。”
                陆风很意外我的坦然自若,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若无其事的和他对视,像年轻的时候那样。那时候我们都还是毛头小子,会犯错误,他会笑,我也还经常跟他说些混话。
                大概我们都想到了同样的东西,他的目光柔和了一些。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他只是不做声。
                我看看他的鬓角,这么多年的风霜,即使是冷藏室保鲜的陆风,也有些憔悴了。
                突然他伸过手来使劲抓着我的胳膊,“LEE,你心里要有数。”
                手劲那么大,换了别人估计吓坏了。我只是微笑着安慰:“我知道,我知道。”
                心里无奈地想,这就是所谓的应激反应激发了自身的极大潜能。我还真有胆子说啊。有什么数?命数?谁知道。押上我的命,也未必算得清楚。

                第二次我还是骗了他。没打点好之前,我粉饰太平。等到我在LA的事务所已经站稳脚跟,我也正式打算定居LA,我知道迟早陆风也会出现。
                大局已定。他的手可以伸得很长,但是未必到大洋彼岸也一手遮天的程度。豁出来是能搞死我,就是不大上算。我找的平衡点很合适。
                看着他起家的,到现在也没几个活蹦乱跳的了,我脸皮够厚命够贱算一个,还是有点本事的。
                这回不光是抓着胳膊而已,他伸手到我的脖子上使劲掐着。我呼吸有点不畅,脑子倒还清醒,心里想着这过程也算难得,搞不好小命就要玩完,记清楚到底是个啥体会。
                他两眼通红。似乎要把我撕碎吞吃入肚。
                “你信不信我能做出来???信不信?信不信?”
                我看着他不说话。
                到底他松了手。
                后来我给他一支烟。他恶狠狠地瞪着我,还是接过去了。
                我们两个像年轻的时候那样,狼狈的坐在阳台上默默的吸着烟。
                也有些不同,我那时候不会老老实实挨打。喝醉了酒,他也会偶尔靠在我的肩膀上。
                不过也就是那样而已了。
                “果然你不合适。”他忿忿地低声说。
                “小辰那样的合适,你说过的。”
                他又不说话了。只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看来还是很恼火。
                “小孩子跌一跤,不算什么。他还有很长的路。”
                只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看来还是很恼火。
                “你对自己好一点。”
                “你又说这样的话!”大概是让他联想起了上次的事情,恶狠狠地扭过头来。
                我只顾自的说下去:“林竟的事情,到时候有麻烦你就说。”
                陆风静了一会儿,才说:“我掐死你就好了。”
                “好啊,那样还省得你给我收尸去了。”年轻的时候有许多苦恼,喝醉了酒也会胡说八道。有一次他叹气说自己说不定会孤老终身。我头脑一热,说定然会去帮你办理后事,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互帮互助是应该的。他只是笑,说谢谢你的吉言,我也会。
                他叹了一口气。“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好啊。”

                两次我都不怕。至少心里不觉得很明显的颤抖,畏惧,或者别的什么。还能走走神。
                大概是因为当时我心如死灰。如果有人不慎送我上路,估计我还要快乐的说一句“有劳了”。
                不劳他来掐我,我自己已经自行宣判死亡。




                回复
                举报|10楼2010-11-11 18:01
                  番外    好男人
                  LEE叔叔就像从天而降的魔法师。什么事情都能办到。妈妈们很喜欢他。也放心让我们跟他在一起。
                  可惜我们要上学,不然我可以每天都看到他。看到他是我的节日。每次我都会扭捏的想着是不是穿上新裙子,又有些不好意思。妈妈就每次都很高兴的换上新衣服。她回来的时候总是很开心。奇怪的是爹地也不说什么。

                  他们大人以为我们不懂,偷偷的说着LEE叔叔的事情。叔婆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我们都懂,LEE叔叔不会跟我们结婚。可他比我认识的所有男人都好。我偷偷的比对了一下,觉得我们学校的校草王子跟他一比,都差好远。难怪妈妈说,见过世面才懂得什么是好男人。

                  聚会的时候很吵闹,我知道LEE叔叔一定在安静的地方。虽然不晓得要跟他说什么好,我还是想去看看他。他穿着一件V领的浅色的衣服,说不出来的好看。腿很长。所有的褒义词都可以用在他身上。地毯上有一个小金镯子,闪闪发光,有五彩的宝石。他用一根小银闪闪的链子牵着金镯子在逗宝宝。
                  房间里很明亮,阳光温柔的洒在他身上。镯子亮闪闪的,像星星发出的光彩,还有细碎的铃声。我偷偷的看着他,想永远这么看下去。
                  跟LEE叔叔有关的一切,都这么好。


                  有人过来,我就急忙跑掉了。要是让表姊妹他们知道我在这里,肯定要笑话我。我在墙角等了一阵,忍不住又探头去看看。
                  他眼睛乌黑,个子高高的,我又把他跟我们学校的校草比了比,唉,差距太大,校草又失败了。
                  LEE叔叔看起来不喜欢看到他。
                  他很伤心的样子,转过头看到我,勉强的笑了笑。表姊一定会说他是阳光型。看到阳光型难过,我也觉得过意不去。看起来很可怜兮兮的,好像委屈了他。
                  你对我笑也没用,能让LEE叔叔不喜欢的人,得有多坏啊。

                  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还真是让人又喜又忧。看到我叹气,她们放声大笑,还说大家一起嫁给LEE叔叔,这样就谁都说不了什么了。
                  不晓得爹地会怎样想,反正爹地是竞争不过他的。

                  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这个对手,我见过的。在LEE叔叔的书房里,有他的照片,放在花瓶的后边。电视里说过的,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我的胜算比你们大多了。
                  LEE叔叔对着照片做鬼脸的事情我也不会告诉你们。



                  回复
                  举报|11楼2010-11-11 18:03
                    天津专业生产电磁离合器,优质技术服务支撑,多领域合作,现货供应。 点击咨询
                    广告
                    上面是安迪家某亲戚小孩的角度。

                    下面转回正文。

                    我不死心,不甘心,死皮赖脸,放不下。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最后兜兜转转还是这样的收尾,想来许多人是不明白为什么的。大概会觉得是因为耿耿于心于这份结果的不完全不完美吧?
                    可是我不想对谁解释这个问题。
                    你怎么能够不懂?你怎么能够不明白?别人可以不懂,你为何不懂?是你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当然自己也会有这样气急败坏的追问,会影响心情,但是向来不在我的重点考虑范围内。
                    别人,不是我需要考虑的主要因素。会心头一凉,不会影响决定。活到四十岁上,我早就明白世事没法圆满,永远,一定,肯定,全部,这样的词语好得很,大家都想要,却未必都能人人有份。大多数人,也就凑合着了。我也是大多数。这个我是早就懂得的,不然当初不会跟邵言复合。

                    生命是一个逐渐和解的过程。和这个世界,和自己。有些人拗不过来,所以一辈子都拧着。有些人融和得很彻底,甚至不分物我。究竟哪种才是真的幸福呢?屈服和放弃,抗拒和迎接,其实界限并不分明。人生的纠结,是非得亲自去做的事情,谁都无法代劳。那个临界点,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我现在磨好了。有遗憾,也有现实的考虑,不那么期待,但是也不能说放弃。
                    我承认我还爱他。我知道自己有什么,要什么,害怕什么。能够更心平气和的接受自己。



                    回复
                    举报|12楼2010-11-11 18:07
                      这回是沙发吧……话说楼楼~~这楼是不是不让插楼哇,小心翼翼沙之……


                      回复
                      举报|13楼2010-11-11 21:24
                        我想了想,还是把这段的顺序调整一下。

                        我不死心,不甘心,死皮赖脸,放不下。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最后兜兜转转还是这样的收尾,想来许多人是不明白为什么的。大概会觉得是因为耿耿于心于这份结果的不完全不完美吧?
                        活到四十岁上,我早就明白世事没法圆满,永远,一定,肯定,全部,这样的词语好得很,大家都想要,却未必都能人人有份。大多数人,也就凑合着了。我也是大多数。这个我是早就懂得的,不然当初不会跟邵言复合。

                        可是我不想对谁解释这个问题。
                        你怎么能够不懂?你怎么能够不明白?别人可以不懂,你为何不懂?是你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当然自己也会有这样气急败坏的追问,会影响心情,但是向来不在我的重点考虑范围内。
                        别人,不是我需要考虑的主要因素。会心头一凉,不会影响决定。

                        生命是一个逐渐和解的过程。和这个世界,和自己。有些人拗不过来,所以一辈子都拧着。有些人融和得很彻底,甚至不分物我。究竟哪种才是真的幸福呢?屈服和放弃,抗拒和迎接,其实界限并不分明。人生的纠结,是非得亲自去做的事情,谁都无法代劳。那个临界点,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我现在磨好了。有遗憾,也有现实的考虑,不那么期待,但是也不能说放弃。
                        我承认我还爱他。我知道自己有什么,要什么,害怕什么。能够更心平气和的接受自己。



                        回复
                        举报|14楼2010-11-11 22:28
                          以上就是已经有的部分。接下来的会有编号了。一边贴,我一边又改了一下,所以有点乱。



                          回复
                          举报|15楼2010-11-11 22:30
                            没有不让插楼啊。欢迎大家提意见。


                            回复
                            举报|16楼2010-11-11 22:31
                              豆豆辛苦了!看得过瘾!!


                              回复
                              举报|17楼2010-11-11 22:36
                                写的特别好@@只是为什么感觉并不会是he呢……


                                回复
                                举报|19楼2010-11-12 08:47
                                  我回到了人群中。这里才是我如鱼得水的地方,很轻松的就能使大家开心。女人们开心的娇嗔着“讨厌”,孩子们攀着胳膊问这问那,男人们叼着烟,谈新开的俱乐部,商场上的八卦,某样时兴的男人间的奢侈品。
                                  收获的都是感激和喜爱,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
                                  好像这样就可以无视那个寂寞的在远处张望的青年。他看着,他走动了,他拿起杯子,他低下头。
                                  视力太好实在是个错!

                                  他似乎下定了决心,穿过人群,向我走来。
                                  喧闹的人群,是我的屏障。我总是把自己搞得特别的忙碌,特别的受欢迎。说不了两句话,就会被这个那个叫走。
                                  可是这次柯洛执拗地站在我面前,不肯走开。周围的气氛变得微妙,甚至带些敌意。
                                  我略微尴尬,嘴里哼哈着,不知道要往那个方向看好。


                                  终于有看不过眼的人,出来充当拯救僵局的SUPERMAN。“年轻人,有什么事情,私下再谈,与人相处,也得看看环境……”他一面说,一面干笑着回头看看我,露出抱歉的神色。
                                  看来是通过他介绍进来的。
                                  突然不忍心看到青年在这样的推推搡搡里认真的眼神。我微笑着拨开和事佬的胳膊,“我跟他谈谈,待会就来。”
                                  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
                                  谈什么谈!!我现在手都是抖的!!


                                  回复
                                  举报|20楼2010-11-13 11:58
                                    不好意思,还是忘记登录。


                                    回复
                                    举报|21楼2010-11-13 11:59
                                      楼主加油哦,写的很好啊~


                                      回复
                                      举报|22楼2010-11-13 12:43


                                        回复
                                        举报|23楼2010-11-13 12:47
                                          “lEE。”
                                          我“嗯”了一声,只顾着专心抽烟。烟雾也像屏障。
                                          “我到LA来了,以后我常驻LA。”
                                          我又抽了两口,并不抬头看他。
                                          太子爷能放下国内的一摊子转移重心到LA,并不是想做就做,陆风已经打算半退隐,要得到他的支持,不是容易的事。
                                          “LEE,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青年的脸上带着恳切的表情,一脸的期待。他的眼珠很黑很大,看人的时候眼神清澈明亮,“就像从来没有认识过我一样。我们再来一次。”
                                          多么的宽宏大量,跟上次见到我相比,又让了一步。他已经表示既往不咎,张开双手欢迎我再来一次。
                                          可惜我不想蒙主恩宠。
                                          再说那时候你是JACK,我是李莫延,也没快活多久。


                                          回复
                                          举报|24楼2010-11-13 13:05
                                            番外

                                            柯洛的LA记

                                            我赶到LA来,为的是见LEE一面。
                                            距离上次见到他,已经过去将近四个月。这四个月里,我一直在处理风扬的事情。
                                            陆叔叔已经明确表示要风扬逐步交给我,他对我有很高的期待。我有很努力的学习,让他马上退休不大现实,但相对来说,也可以轻松许多了。现在我却要跑到LA去,实在是愧对他的厚望和栽培。这意味着他必须把更多的精力放回公司,把更少的时间留给辰叔。这很不容易。
                                            更何况他知道我为何而去。如果说世界上有最反对的对象,可能就是那一位。
                                            可是我必须这样做。哪怕有一丝的可能,我也愿意去试试。
                                            最终他答应了我。
                                            在这个世界上,陆叔叔最爱辰叔。我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有位置,但是不晓得到底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在等候些什么,不过听到他答应我的时候,很想抱住他。很想抱抱那个高大又冷峻的男人。
                                            谢谢你,陆叔叔。
                                            他僵硬而又手足无措的样子。最后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后背。
                                            被这个力量鼓舞着,我浑身充满了干劲。
                                            LA,我来了。
                                            LEE,我来了。





                                            回复
                                            举报|25楼2010-11-13 13:31
                                              好文要顶

                                              很好奇他们之前怎么了怎么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0-11-13 13:45
                                                见到LEE并不是件难事。那个能干的男人在LA华人的上流阶层很有名。通过几个生意上的关系户,我很快得到了参加某聚会的资格。
                                                “他这个人不错,为人大方厚道。生意上也很有两把刷子。年轻人,你算是很上道,很懂得门路啊。是谁点拨你的?”那位伯伯问我。
                                                我笑着不说话。手心里都是汗。见到他我说什么好?该怎么做?他会怎么应答我?无论如何,不能像之前表现得那么糟。
                                                介绍人还是在絮絮叨叨着。
                                                他的小女儿在座位上摇着她爸爸的胳膊撒娇,“爸爸,你不要说得LEE叔叔好老一样。”又伸手来拍坐前面副座的我:“哥哥,哥哥,你也认识LEE叔叔吗?”
                                                不等我回答,她又急急忙忙地转过头去接手机,“姐姐你已经到了?我妈妈还没从美容院过来吗?LEE叔叔在不在?我要问他音乐会的事情……”
                                                介绍人抱歉地笑着:“是小女儿,总归是宠一点……”他略带埋怨对女儿说,“你这孩子怎么没规矩呢,爸爸平时怎么教你的……”
                                                父女两说着话。
                                                我不说话了。这样的家庭场面,我从来也不是主角。有类似的,毕竟不同。
                                                我只想见到LEE,像一个要参加人生高考的学生,去等待考验。


                                                回复
                                                举报|27楼2010-11-13 13:58
                                                  这个是番外,从柯洛视角的,在线写,还没贴完。等写完了我会一起再贴一次。一直接着读就行,如果回到正文我会提示的。
                                                  抱歉,我习惯在线写的感觉,好像这样才能写出来。
                                                  给阅读造成的困难,请包涵。


                                                  回复
                                                  举报|28楼2010-11-13 14:01
                                                    越来越好看了啊!!!!!!!!!!!
                                                    顶这篇的怎麼都流行不披皮啊XD
                                                    羊和叔究竟是怎麼弄到现在这样的,好好奇,
                                                    ”多么的宽宏大量,跟上次见到我相比,又让了一步。他已经表示既往不咎,张开双手欢迎我再来一次。”看这样子似乎我们叔做了什麼对不起羊的事啊...汗


                                                    回复
                                                    举报|29楼2010-11-13 14:15

                                                      狸叔的帖必须顶。。。此文风咱喜欢~~这个。。。。吧里好多迟爱的同人都是从他们两人分开讲起。。。。难道大家都不待见咩咩?。。。其实。。。要虐咩咩咱家也是举双手欢迎的,不过。。。好多都是坑,以至于最后变成了在虐狸叔和读者啊 所以所以。。。楼主要给力哦~~~虐完了羊要让叔过上好日子哦~~~


                                                      回复
                                                      举报|30楼2010-11-13 14:19
                                                        接着上文的番外。

                                                        到了一处花园洋房。介绍人正嘱咐着司机过多久来接他们,小姑娘早已按捺不住,拉着我往里走。
                                                        我的心像打鼓一样跳得很剧烈。说不定连拉着我的小姑娘都感觉到我的不对劲了。
                                                        阳光明媚的后花园草坪上,到处都是说笑的人群。服务生在转来转去的送酒水食物。孩子们在叽叽喳喳的笑闹着。
                                                        一切都明亮,干净,阳光,富有,安逸。
                                                        主人家客气的迎上来,大家照例你好我好天气哈哈哈的应酬了一番。
                                                        我好像整个人游离出身体一样,身体还在说着,笑着,想的完全是别的事情。

                                                        介绍人很负责,带着我转了一圈,左顾右盼一番,“唉?好像没见到LEE?”
                                                        他眼睛一亮,指指那边的一个青年,“看那个年轻人,跟你差不多年纪的那个。”
                                                        介绍人神秘的向我挤挤眼睛。意味深长地说,“LEE跟这家人很亲。是他的——叔叔。”说着又像所有忍不住八卦了别人的人一样,嘿嘿地笑着回过头去了。
                                                        我经过调查,早已心中大致有数,直接看到真人,还是有些震动。正想着,介绍人早已走上前去。
                                                        我忐忑地跟上去,安迪转过身来。
                                                        他身材高大,面相平和,给人带着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这是家庭幸福才会养出来的一种平和从容,一看就是踏实优秀,家教良好的人。
                                                        相貌不是很像LEE。笑的时候稍微有点像,不明显。
                                                        他礼貌得体地和我谈起天气,旅馆和LA的旅游好去处。问我为何认识LEE。
                                                        我的笑容还僵在脸上,“我就职的公司曾经跟LEE有过些往来……”
                                                        “是这样啊。”他开朗地笑了。
                                                        “你业余时间喜欢做些什么?”我急着要回避这个话题,找点别的话说。
                                                        “哦,运动啊。打篮球什么的,各种运动我都挺喜欢。”他看看我,“看你也是个喜欢运动的人吧。”
                                                        “有空找你去打球啊,以后我就常驻LA了。”
                                                        “好啊,不过最近可能不大方便。”他挠挠头,“这段时间礼拜天我都要跟LEE叔叔去打高尔夫。要接手家里的生意,要做很多功课啊。”
                                                        他歪了歪头,抱歉的笑着。脸上带着那种温和的表情,让我生出略微的妒忌的,有家庭,有爱,什么都有的幸福的笑。
                                                        “LEE叔叔可能在楼上,他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我暂时不方便陪你过去,不如你自己找找看好吗?”



                                                        回复
                                                        举报|31楼2010-11-13 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