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891贴子:1,283,416

【同人】乱梅影(古风——LEE、BOSS、绵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他始终记得十五年前那个雪夜,梅林深处落雪无声,仿若夜蝶翩舞。那夜他醉了,但这么多年来他始终没弄明白,那一晚醉人的究竟是那壶醇酒还是那个倚梅浅笑的青衫男子。
昨夜,落了一场大雪。
京城已有十五年没再下过雪,离昨晚那场雪最近的一场大雪落在十五年前。那晚,他踏雪而去,昨夜,他伴雪而归。一模一样的夜色,一模一样的场景,除了唯有自己才清楚的心情,其他东西相似地似乎中间漫长的十五年不曾存在过一样。
仆人们对他的突然归来很是诧然,手忙脚乱地服侍他沐浴休息。长途跋涉后按理应该疲惫倦累,但他躺在锦裘之中时却突然没了睡意。过了很久,不知已是什么时辰,在外屋上夜的那几个小丫头也都已经睡熟,所以整个屋子都很安静,静得似乎能听到屋外雪花飘落的沙沙声。
今早睁开眼时,他有片刻的恍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看看周围陌生又熟悉的摆设,他自嘲般摇摇头——十五年果然是一个不短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对自己的家由熟悉变得陌生。
昨晚回来时夜色已深,所以他并未看清楚庭院的景致。今早再次踏进院中,他只觉心里竟升起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几个小厮正在院里扫雪,见他出来忙上前行礼,“奴才给王爷请安。方才厨房已来禀报,说早膳已经备下了,还请王爷前去用膳。”
他微微点头,有些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起身,“先搁着吧。”淡淡扔下这句话后便朝府里西南方的梅园而去。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一进园子,便见梅花开得灿烂夺目。他抚着梅树苍劲的枝干,凝目看向雪地上零零散散落着的花瓣,那花瓣映著一地的白雪,分外艳丽,仿佛是用鲜血点染而出。
恍惚间,记忆里那幅画面般的景象似乎冲破了他的脑海,呼而欲出。他好像看到了不远处的梅树旁那人青衫如烟,唇角带了一抹浅浅的笑意,眼角微微扬起隐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媚和迷离的风情。眉目如画,绝代风华。
他突然很想苦笑。十五年的时间甚至快要让他忘记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的姿容,却依旧没有冲淡他的模样,不论是他唇角微微弯起的曲线,眉梢微微扬起的弧度,还是眼睛里微微闪动的光芒。
一阵风起,寒气似是从脚下透到了心里。隐隐约约他似是听到轻轻的笑声在风中回荡,是他很熟悉的那种清脆,像玉石互击时发出的声音,像风吹过山林的声音,像泉水流过山石的声音。是离的声音。
他记得当年最喜欢的便是离的声音,不论是笑声还是说话声,甚至生气时的怒骂声听在他耳中也觉得像天籁。当然,若要他一定说出个最喜欢的,自然还是离在他身下承欢时让人觉得销魂蚀骨的喘息呻吟声。不过,这些话他从来没有说出来过,所以离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喜欢为一些小事和他抬杠。
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伴着他的回忆又一次涌进了脑海。记忆里离的声音是那么真切,好像他此刻正在他耳边反反复复说着:
“陆风,你是个禽兽,只会发情的禽兽。”
“陆风,你是不是忘了,这次该我在上面了……”
“陆风,你抱我吧……”
“陆风,我们一起走吧,去游山玩水,再也不回京城这块是非地。”
“陆风,在你心里,我和韩奕辰究竟谁更重要?”
……
谁更重要?谁更重要?离,若是你从来就没有问过这个问题该多好?若你不问,那我就不会说出那句“此生只爱韩奕辰”;若我没说那样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在那个雪夜离我而去?是不是我们就会像我们所设想的那样一起去游览名川胜地,再也不归?
他双臂垂在身侧,双拳紧握,压抑着心里翻涌的酸楚。离,离,我又想你了,怎么办?你这个混蛋,自己不知道躲去了哪里,却还像一场梦魇一样纠缠了我十五年。你可知我都快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陆风了,十五年的时间几乎要把我所有的张扬跋扈磨灭,也几乎洗掉了我全部的锐气。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是的,十五年来他一直认为是离让他变成了今天这般模样,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恨的资格。因为,当初是他先放了手。


正版授权奇迹MU页游,奇迹重生!原汁原味还原奇迹,十年轮回! 经典奇迹MU再现,超强3D打造,登录即送钻石~正版奇迹,震撼开启
广告
谁放了谁的手,谁比谁更难受。这句话,说的就是他吧?
记忆蓦地回到了十八年前那个下着小雨的黄昏,那是他和离的初遇。
那天,他在山里迷了路,不论朝哪个方向走都感觉自己就在同一个地方绕来绕去,视线所及之处均是一样的山石一样的树木一样的花草,还有天边的那抹残阳,凄艳如血。
绕了几个来回,他的火气再也压不住,满腔愤懑地拔剑挥向了一排不大不小的杉树。树应声而倒,露出了掩在其后的一条蜿蜒向上的山路。他拾级而上,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听到轻浅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
心中一凛,他抬眼看去,只见不远处路旁的两株青松之下有一座小亭,一个淡青华服的年轻男子正坐在亭内的石凳上,手中把玩着一个玲珑剔透的玉觞,嘴角噙着一丝微微的笑意。
山色空蒙,雨丝缠绵,雨水沿着亭沿一滴一滴地滴下来。亭中那人转过了头,玉般的容颜带着些微清冷的光华,但眼角眉梢却隐隐含着别样的风情。四周好像突然变得更加安静起来,静得他似乎能够听到那雨丝落地后碎裂的声音。  
就那么静静对视了许久,他先开了口:“你是谁?”  
亭中青衣男子微微挑眉,清泠泠的声音飘了过来:“在问别人之前,你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吧?这是礼貌。”
陆风。”他答得干脆,接着又重复问了一遍:“你是谁?”
“离。”青衣男子声音极为动听,即使仅仅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音节听在耳中也只觉如天籁一般。
他将这个字在口中反反复复念了几次,凝神看向亭中浅浅笑着的青衣男子,只见他正侧头微微笑着,可那笑容里虽带了几分欣赏但却没了方才的清气,平白地添了几分邪肆惑人。
“你是第一个从我的阵里走出来的人。”离轻笑着,淡青的衣袖拂了拂,一只酒杯破空而至,他忙伸手接过,一阵醇美的酒香随即飘入鼻中。
“好酒。”他一饮而尽,遥遥向亭中的离举了举酒杯。
离敛了笑意,静静看了他片刻,随即唇角重新上扬。随即,他怔住了,因为那个干净清澈却又魅人到极致的笑容。
这一晚,他没有出山。他醉了,第一次因这个叫“离”的男人而醉。
雨不知何时停了,月也不知是何时现了身。月色极好,天上一颗星也无,唯有一轮明月,光华四射。
离仰面躺在他怀中,流云般的发散了他满膝。
他一手端了一只玉杯,啜了一小口醇酒,低头覆上离的唇。离噙笑喝了,一缕酒液顺着唇角流下,滴入散乱的衣襟,他看着离因情欲而染了几分娇媚的容颜,着迷般俯身一点一点地将酒渍吻干。
他轻轻在离光滑细致的脖颈处咬了咬,“你是个妖精。”然后一手轻轻掠过离的发,下结论般开口。
离笑了起来,开始只是浅笑,随后却越笑越夸张,到最后几乎将他笑得莫名其妙。
“你是不是疯了?不许再笑。”他有些恼了,难道这人是在拿自己找乐子?
“好了,我不笑便是。”离从他怀里起身,理了理自己已经散乱的墨发,“不过,陆风,明日一别有可能今生无缘再见,你舍得我这个……妖精么?”说话间,离墨玉般的瞳孔里神情很复杂,复杂得让陆风看不明白究竟是什么。
“那么,你跟我一起走。”不是询问,不是商量,而是斩钉截铁般的要求。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那时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提出这个要求,在还不清楚离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这句话说出以后,他觉得心突然变得清朗起来。自从少年时的恋人韩奕辰死后,他没有一天是活得轻松的,但是将离拥进怀里的那一刻,他竟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感。
“跟你走?可以。不过我有条件,你若答应我就跟你一起走,若不答应……恐怕你要强行留下我是有一定难度的。”离略显苍白的修长手指拈起石桌上的酒壶,清冽的酒注入玉觞。一口饮尽杯中酒,离微微一笑,展臂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灵动潮润的舌尖撬开了他的牙关,醇酒带着属于离的清淡气息,送入了他口中。
一记缠绵的吻结束,他摸着离微凉的发,“说吧,你的条件。”


回复
举报|2楼2010-10-25 23:29
    “其实很简单。”离挣开了他的手臂,认真看着他,“我永远不做替身。”
    他应下了离的要求,但他从未细想过有关离的这个要求。
    永远不做替身。
    他不知,在离说出这个要求时已经将自己的心意含蓄却又明白地告诉了他。
    他不知,其实那天离在山里就是为了等他。
    他不知,其实早在他初入江湖时,就有一抹淡青色的身影一直伴随着他。
    其实,说到底离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时何地喜欢上的他。是在他和苍南童叟决斗的那片枫林,还是在他砍下黄山剑客的头颅的雪山之巅?是在他虽被毒娘子的暗器所伤却依然不敛嚣张狂妄的时候,还是在他冷冷扬眉,长剑直指琴箫双侠的尸身之时?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陆风踏入江湖半年时间,剑下斩杀了江湖排名前十的高手中的四个。离没有错过他的每一场决斗,鬼魅般的轻功身法瞒住了他的耳目。离一直隐着身形,只在他被毒娘子所伤昏迷后帮他解了毒救了他的性命。只是,这件事他也一直都不知道,直到后来离某一次跟他聊天时无意间说了出来他才明白,原来他和离的渊源并不是从那个微雨黄昏才开始的。
    他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离时,他以为离会因为被欺骗而愤怒,谁知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离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随他一起回了六王府,帮他周旋在是亲人亦是敌人的众兄弟之间。
    “你是陆风或者祁风对我而言没什么区别。”那夜,离如是说。
    离跟他在一起三年,三年间为他受过六次伤,其中两次差点丧命;为他杀过无数人,玉般的双手沾满血腥;为他揽集幕僚,舌利如刀游说天下。离喜欢他,他虽然开始时不知道,但后来慢慢的也看明白了,只是离从来不说,他也从来不问。
    三年里,离助他战斗在这三千世界里,与他携手在刀光剑影里从容博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三年后的那个隆冬,他原本应该手握雕龙的玉玺,但却为了一人而放弃了拼搏三年用鲜血换来的胜利。
    那个人,是韩奕辰。
    韩奕辰是他少年时的恋人,两人年纪相仿从小就是玩伴,谁也说不清楚感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悄然变质。他十六岁那年,两人的关系被韩父发现。因为他是皇子所以没人敢指责于他,韩父甚至连向皇上禀告的胆量都没有,所以只得命人将韩奕辰送往江南老家。
    悲剧就是在那是发生的。韩奕辰在途中被山匪劫持,死在了去江南的途中。他单枪匹马剿了那帮山匪,但却依然觉得远远不够发泄满腔的悔与恨。从那时起,他就再也没有一刻是快活的,只觉得是自己害死了恋人。
    但是,在他要登基即位时,三王爷告诉他韩奕辰并没有死。三王爷带给了他韩奕辰从不离身的贴身饰物,他便信了。其实即使只有一分可信度他也会选择相信。
    三王爷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他放弃皇位离开京城,他就可以得知韩奕辰的下落。
    他答应了。
    那天下了大雪,六王府的梅园里梅花开得分外精神。那片梅树是在离来到六王府之后才移植来的,因为离爱梅花。
    那是他和离最后一次缠绵,就在那片雪地之上,梅林之间。就在那晚,离问他,“陆风,在你心里,我和韩奕辰究竟谁更重要?”
    他沉默了很久,终还是答了那句“此生只爱韩奕辰”。
    离笑了,笑得放肆张扬,到最后笑出了眼泪。他想伸手拭去那滴泪,离狠狠拂开了他的手,“陆风,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找你的韩奕辰吧,至于我,今生再不会见你。”说话间,他的眼角眉梢都带了狠绝,还有隐隐不易察觉的悲楚。
    从那夜之后,他就真的再也没有见过离。
    他踏上了寻找韩奕辰的旅途,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已在不知不觉间寻找着那抹熟悉的淡青色身影。
    在寻找的第二年,他遇到了一个叫程月染的女子,他要了她,因为她的容貌与韩奕辰隐隐约约有几分相似。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这个叫程月染的女子眉目眼角带着的是与离相似的风情。
    他借着程家堡的势力打探韩奕辰——或者说,离——的消息,但是一直一无所获。
    他很快便离开了程家堡,一晃便是十多年。


    回复
    举报|3楼2010-10-25 23:29
      程月染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叫洛卿。
      程月染死时他去送了她,他吻了她的眼睛,说:“月染,我最爱的便是你的这双眼睛。”说着,他落了泪。
      他带着洛卿回了青衣教,那是他十年拼出来的天下,也是他为了寻找离而打下的天下。
      这,就是他的十五年。说不上凄惨,算不得悲苦的十五年。
      但却是足以耗尽他一生心力的十五年。
      此时此刻,站在梦里回来过无数次的梅林,他感觉心里一阵酸涩,却一滴眼泪都掉不出。离,究竟是你太蠢还是我太蠢?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那么坚持你的那份洒脱,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把话说到绝路上,是不是,是不是就不会有这让人心力交瘁却不能放弃的十五年?
      多可惜,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如果”……
      “离,你究竟,在哪里?”他闭上眼微微仰起了头,饱含着疲惫和苍凉的话语消散在了风里,隐隐约约像是化成了一声叹息。
      当日,他又一次离开了京城。回到青衣教时,洛卿已在门口迎他。洛卿已经是十三岁的少年,身材虽还不能算挺拔但也修长结实, 五官里除了眼睛其他地方都像极了他,英挺冷峻。但他最喜欢的却是洛卿的眼睛,那是一双很美的眼睛,和离很像的眼睛……
      “父亲,我可不可以让我结识的一个朋友来青衣教?”洛卿问得很平静,但是他听出了这孩子语气里强自压下的期待。
      “什么朋友?”他漫不经心地问。
      “三天前刚认识的朋友,叫莫言。”
      他答应了洛卿的请求,毕竟这是那孩子第一次向他提出要求。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那双眼睛里出现失望的神情。
      过了几日,在他见到那个莫言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又一次出现了幻觉。
      夜很黑,黑得太彻底,只影影绰绰看得到不远处的树影在摇动。他站在亭子里,似是没有感觉到突然袭来的彻骨寒意,只是定定看着亭外那个一身红衣的男子。
      没错,是离。虽然穿的不是惯常的青衣,虽然脸上带着的是他从没有见过的近乎艳丽的灿烂笑容,但是那张脸,那个眼神,他知道是离。
      他在梦里想了千次万次,反复想过再见时第一句应该说什么,但此刻却呆呆地站在那里,声音似乎都梗在了喉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静静看着离,脸上甚至连一丝表情也无,可心底的悸动却只有自己才明白。
      “陆风,这就是你我久别重逢后你的态度?”离扬眉浅笑,清泠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戏谑。
      他不知自己是何时伸出了手,随即便感觉离就像堕地的蝶一般,落入了他的怀中。他双手绕上怀里极细但却也结实的腰,熟练地找到朝思暮想十多年的唇吻了上去。熟悉的柔软冰凉的触感和微香的清淡气息几乎让他发狂,恨不得将怀里单薄的身躯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离,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
      他的问题让离僵了僵,挣开他的怀抱,离微微侧头似笑非笑看着他,“我去了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回来了。虽然我说过今生绝不再见你,但我还是回来了,因为我终于听到了你的想念。承认吧,陆风,你很想我。”
      他并不言语,只是重新一把将离拉入怀中。
      离身上那袭红衣也不知是什么料子,非纱非丝但却很是柔软,好像只是贴身的内袍,而且似乎穿的有些太过随意,腰上的系带松松的,领口也是散开的。这一拉一抱间,领口更是大敞,露出大片雪色肌肤,映著红的衣衫更是诱人。
      陆风忍不住将手探入他衣襟,轻轻抚上左胸的红樱逗弄着,在他逸出一声轻吟时吻了上去,在唇齿间流连不去。
      “陆风——”离微喘着,抬手试图推开他,“这次好像该我掌控主导权——”
      “谁说的?我怎么不记得?”陆风摆明了就是装傻的态度,手底下也不含糊,熟练地挑逗着怀里那明显已经越来越热的身体。
      “混蛋,你想耍赖?”离气息不稳,脸上也已有些潮红。
      “离,我想抱你……”他吻着离羊脂玉般的脖颈,呢喃般说着。离静了一瞬,随即回抱住了他,“好吧,陆风,让我好好感受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想念。”
      衣衫摊开在地上,妖娆的红衬得衫上躺着的莹白身躯更显惑人。离一直笑着,感受着他在他身体深处炽烈燃烧着的激情,听着他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念着那个单音节的字——离,离,离……


      回复
      举报|4楼2010-10-25 23:29
        “很可怕。”洛卿低着头,声音很轻,“所以说,人不能只想着在世间的时候称心如意,也该想想入了阴司会不会有报应。”
        离的笑容更加古怪了,魅惑中偏偏带了几分讥讽,“报应?这人世间还真可笑,大奸大恶不见得有报应,偏偏真情却要遭天谴?这等因果轮回,恕我不受。”
        “莫言——”洛卿猛然抬了头,直视着离,目光灼热似是要穿透他。
        “洛卿,我想你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我不问你是从何得知,也不想理会。我只想好好过我的日子,抓住我曾经想要却没有得到的东西。”离站起身,微微笑了笑,目光落在左手上的玉扳指上。那是昨夜陆风为他戴上的,是陆风母亲的遗物。
        “莫言,我是为你好。”洛卿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想上前去抓着离却又似乎不敢,“我喜欢你,莫言,我真的喜欢你,我想天天都能看见你,可是我知道你不该留在这里。我没想到你接近我只是为了回到父亲身边,我更没想到你竟是想一直滞留在父亲身边……那是不对的,莫言,你不属于这里,你应该去属于你的地方。莫言,我不希望,不希望有一天你彻底从这世间消失……”
        “可是,我不在乎。”离的声音淡淡的,近乎虚幻。
        “这不值……”洛卿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几分绝望的味道。
        “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离也不去看洛卿伤心的表情,只是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离开了竹林。
        其实,他知道洛卿说的没错,尘世间早已不是他该驻足之地。
        十五年前,梅林一别,他的心便受了重创。心伤是他所修习内功心法的大忌,之后短短半年时间他便有了油尽灯枯之感。无巧不成书,就在那时他遇到了韩奕辰。他这才知道,当年韩奕辰被山匪所劫根本就是一场骗局,只为让一向固执的六王爷死心。与他相遇时韩奕辰已有了家室,但却身中剧毒,是三王爷所为。那时,离时日已不多,但他身为西域魔门左使,即使已到了油尽灯枯之际,余留的内力也足以帮韩奕辰逼出一身毒素。他用残余的生命换了韩奕辰的性命和一个承诺——今生不得再见陆风。这不是一个无聊的要求,因为他知道,同时失去他和韩奕辰,总有一天陆风的心里会满满的全是对他的怀念。
        只是,他确是不甘,不甘就此去轮回,去转世。
        因为这份执念,他虽身死但魂魄却滞留凡间,凭着一场机缘依附在了六王府梅林里的一株梅树上。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借着梅树吸取日月精华,雪为肌肤冰为骨,重新有了实体。
        当年他离去时曾说今生再也不见陆风,但当陆风在梅林里的思念传入他耳中时,他原本已快平静的心境却再也静不下来。虽然他知道,离开那株梅树他便失去了依托,迟早有一天不是魂飞魄散就是被鬼使拘回阴间,坠入无间,但他情愿。
        日子便这般一天又一天地过。陆风越来越懒,总是把教中的事务堆放着,直到堆积如山不得不处理才会抽出一天一夜的时间去处理那些事情。离对他这种出神入化的懒早已经只剩下摇头叹气的份。
        洛卿也没有再和离提过那些事情,但是离感觉得到洛卿看向他时的目光里多多少少都带着些伤心的成分。
        陆风不处理帮务的时候就不论白日夜里地和离痴缠一处,或比武,或下棋,或谈笑。当然,做的最多的还是那巫山云雨之事。
        转眼一个冬天便要过去了,梅花都已凋落。
        这一日便是立春时节,陆风有事去忙,晚间才能回来。洛卿去了离的住处,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看着离,看了很久后从颈间去下了一块玉佩塞进离的手里。
        玉佩入手,离便感觉一股温润的力量从掌心渗透了自己全身。
        “这是什么?”离看着手中玉佩上怪异的花纹,不解问道。
        “你不用管,拿着便是。”洛卿咬了咬唇,发狠般看着离,“莫言,以后的路你自己小心着走,我再也不会管你的死活。”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一口气奔到了后山的竹林,洛卿双手支撑在一块石头上喘着气,冷汗一滴一滴从额上滑落,滴在了石头上。
        莫言,莫言,以后的路你好自为之吧……
        少年单薄的身子靠着石头滑下,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然后唇角扬了起来。他在天空上看到了初相见时的莫言,他记得那是个晚上,莫言出现时月色好像都不同了。那时,看着微笑的莫言,他觉得他好像看到了满天的花瓣在飘,红色的,像一群着火的蝴蝶在飞。
        离不知道,洛卿出生时便异于常人,性命差一点保不住,后来一位高僧将那块玉佩赠给了洛卿,那是洛卿的命。那位高僧说过,这块玉佩是上古神玉,可保洛卿魂魄无虞,玉不可离人,人不可离玉,相离之时便是洛卿魂魄回转阴司之日。
        洛卿知道,莫言的大限就在立春之后,所有冰雪消融之日就是他魂飞魄散之时。而那块玉,则可保他魂魄无虞。
        若是此后行善积德,终有一日莫言也可重生转世吧?
        莫言,若你重生,下一世可不可以爱我?就算先遇到父亲,可不可以也等着我?
        洛卿的眼睛,那双和莫言一样美的眼睛,缓缓闭上了。他睡着了,永远睡了过去,睡得很心安。



        回复
        举报|6楼2010-10-25 23:29
          望3p


          回复
          举报|7楼2010-10-25 23:46
            顶顶顶!!!这感觉!!!太美好了!!!


            回复
            举报|8楼2010-10-25 23:52
              神马 我居然又看到了某人说此生只爱XXX
              XXX啊=                                                  =
              上一世洛小子果然比他爹可爱一些
              ...
              这是完结了?


              回复
              举报|9楼2010-10-25 23:57
                就算先遇到父亲,可不可以也等着我?~~~
                哎呀~真美好~~~




                回复
                举报|10楼2010-10-26 00:38
                  回复6楼:
                  还想问为什么叔在古风里总是叫离,原来是Lee的谐音~
                  咩咩好样的,陆大侠就是欠死,这辈子叔心里爱柯洛,第二顺位是谢炎,虐死你
                  难道那块玉是圣母的前生……


                  回复
                  举报|11楼2010-10-26 10:34
                    HUAWEI Mate 10官方商城首销,立即购买。 搭载人工智能芯片·卓越性能·强劲续航
                    广告
                    呃……完结了?没有吧……没有打END……><

                    为嘛就没个幸福美满地结局,好容易羊咩咩这么懂事地~~><


                    回复
                    举报|12楼2010-10-26 11:11
                      纳尼?!
                      大家都那么喜欢虐叔啊虐羊和叔啊
                      还有此生最爱XXX
                      真是……


                      回复
                      举报|14楼2010-10-26 12:15
                        给力!!!!!!!


                        我去啊为什么LEE跟儿子的时候我期待老子,从了老子我又肉疼儿子...


                        讲真这样的文字真是有底子啊,让我情不自禁的配合着雪的意境吹撒头屑无限感伤...


                        这别是完了吧...可不可以也给咩仔一次吸阳光吸菊花精华然后变成妖怪的机会?


                        SE让人揉胸揉吐血啊...


                        回复
                        举报|15楼2010-10-26 12:18
                          回复:15楼
                          !!!!!!!!!!!!!!!!!!!!!!!!!!!!!!!!!!!!!!!!!!!!!!!!!!!!!!!!!!!!!!!!!!!!!!!!!!!!!!!!!!!!!!!!!!!!!!!!!!!!!


                          回复
                          举报|16楼2010-10-26 12:42
                            我真特别无耐


                            回复
                            举报|17楼2010-10-26 12:59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球……更不解释


                              回复
                              举报|18楼2010-10-26 14:14
                                T_T小绵羊~叔可真妖孽啊


                                回复
                                举报|19楼2010-10-26 14:40
                                  被人推荐着来看,说是文笔无敌好~~~嗯,确实是好的~~


                                  回复
                                  举报|20楼2010-10-26 14:46
                                    回复:9楼
                                    恩啊,完结了……


                                    回复
                                    举报|22楼2010-10-26 18:22
                                      完鸟~~~~~~~那么,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番外哟~~~~~


                                      回复
                                      举报|23楼2010-10-26 18:26
                                        回复:20楼
                                        谢谢夸奖啊,有点飘飘然了……O(∩_∩)O~


                                        回复
                                        举报|24楼2010-10-26 18:30
                                          有人喜欢我的文字,真的很开心……
                                          更正一下啦,上面说的“完结”是代表这一篇章完结了,全文按照我最初的构思应该是由几个独立但却有联系的篇章构建起来的……
                                          我们马上要考试了,所以暂时就写了这一篇章。
                                          再说一遍,真的很高兴有人喜欢我写的东西,谢谢诸位啊……



                                          回复
                                          举报|25楼2010-10-26 18:37
                                            回复:25楼
                                            于是,LZ,考试加油!之后等乃滴新坑哦~~~~~


                                            回复
                                            举报|26楼2010-10-26 18:40
                                              于是古风雷倒我了


                                              回复
                                              举报|27楼2010-10-26 19:02

                                                LZ加油,等后文~~~~


                                                回复
                                                举报|28楼2010-10-26 19:17
                                                  楼上时常无端差评
                                                  卖家会忧伤的


                                                  回复
                                                  举报|29楼2010-10-26 19:20
                                                    吐血..爱抚末回~

                                                    人家说的是27楼...颤抖


                                                    回复
                                                    举报|30楼2010-10-26 19:21
                                                      各人有各人喜欢的类型吧,我就很喜欢古风文啊……


                                                      回复
                                                      举报|31楼2010-10-26 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