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72贴子:1,279,994

【君子同人】如果失去……

收藏回复

一楼度受。。。。


沙发


登了一下午,终于可以登上来鸟。
8过,还不知道能不能发成功捏。好吧,不成功变成人。


曲同秋哆嗦着、痉挛着,嘴里也无意识的喊着“老大、老大……”下身则濡湿一
片,其实已经承受不了,但意识里还想贴近老大,贴近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
。任宁远只紧紧搂着他的腰身,仿佛要将他揉进他的身体里才甘心一般。剧烈的
动作,偶尔的深吻让曲同秋哆嗦得几乎缩成了一团。任宁远低头看着男人红红的
眼角和鼻尖,急促的呼吸和热切的呼喊,只觉得一切仿佛在梦中一般。
这个梦做的有些胆战心惊…………

“失踪?怎么会失踪?你们是怎么看人的?”任宁远难得的对着手机情绪失控,
竟也让容六和叶修拓格外新奇之余更多的是担忧;能让任宁远万年不变端整的表
情发生龟裂的永远是与那个男人有关的事。那个男人既不漂亮也不出色,至少在
圈子是随处可见的普通,顶多被人赞上一句脾气好、清秀而已;更何况那个男人
还拖着个女儿,离婚中,这样的货色简直就是扔到圈子里自降三级都不会有人去
感兴趣的,但偏偏,那个男人在少年时就遇到了任宁远,还识不清任宁远的鲨鱼
本色,反当他是出色漂亮的海葵,倚赖着、景仰着。而任宁远,偏偏就因为这个
男人而有了软肋。那个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一丝弱点的任宁远竟然被人挖到多年
间一直在隔山隔海的照顾着曲家父女二人,这是何等大事?这是何等让人产生好
奇的大事?
电话那头似乎还在说着什么,任宁远已经没了耐心,拿起放在皮椅背上的西装外
套转身就往外走。任是容六和叶修拓如何在后头叫也没回过头。
外卖店里已经找过,经常去送餐的地点也找过,最后是无功而返。手机打过几十
次,每次听到的都是冰冷无情的女声宣告对方已关机的声音。
任宁远一直关注着乔四的动向,他当然不会任由曲同秋毫无防备的暴露在别人眼
前,事前早就做好了准备,乔四早就去北方找段衡去了,即便他在,T城也早就不
是那个T城,至少他任宁远在T城是说一不二的,哪里轮得到乔四的位置?!也因
此,他对曲同秋的突然失踪更为疑惑。
电话里,负责保护曲同秋安全的人说是下午曲同秋去送过外卖,回来的路上车子
拐上一条不常走的路,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那台小珂送给自家老爹的性能太好
的车子早就不见了踪影,随即,任宁远无论怎么打电话,他的手机就是提示“已
关机”。
任宁远的车子拐上那条据说是曲同秋的车子消失的小路。小路不宽,行人和车辆
不多,下午时则更显萧条荒凉。沿途是早败的荒草和萧瑟的柳树,一片不大的湖
水,也许早春时节还能看到水鸟,但此刻却一只也无。候鸟早已南飞的季节,这
里显得更没平时热闹。
任宁远开着车在沿途看着、寻找着,车速很慢,他身后还跟着好几辆车,想是容
六和叶修拓怕他出事派了车和人来跟着的。车子委蛇前进,突然任宁远停了车,
推开车门就朝湖边跑去。
湖边围着好些人,水边风又凉又冷,刮得人几乎掉肉,人人都裹紧了大衣,但都
露着焦急的表情盯着平静的水面。
任宁远跑到跟前,后面车子里也跟下许多人,一群人都往湖边跑去。
湖边靠水的位置站着一个瑟缩着的男人,表情焦急,也张望着水面,水面里翻腾
着两朵不大的水花,离得近了才看清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头发很长,似是个年纪
不大的女孩,而另一个则费力的在水里挣扎,头在水面上一露,任宁远看得清楚
,竟然真的是曲同秋。
曲同秋送完外卖回来时原本在路上将车开得很平稳,偶然那么一回头正看到湖边
站着一对情侣模样的两人,其中一个扯着另一个,那女孩在挣扎,两人似乎还在
激烈的争吵,接着女孩不顾天气寒冷就在湖边租下一条木船,扔下男孩,独自一
人朝湖里划,而男孩似乎也赌气的站在湖边不理她。
曲同秋原本想开着车子过去的,只是绕过一条小堤坝的时候正看到那女孩的小木
船漂到了湖心,接着女孩赌气的将木桨扔掉,转身就跳到了湖里,这时男孩才焦


急起来,在湖边大声喊着“救命”。
曲同秋开着车就下了堤坝,绕着小湖找离那女孩最近的位置,将车停下,来不及
脱掉衣服就扎进水里。
曲同秋的水性一般,但救一个小女孩应该是没问题的,再说,看那女孩似乎年纪
不大,身材也很娇小,再想到自家女儿如果遇到这种事自己该有多着急,于是什
么都没想就跳进了水里。
冰冷的水将他的衣服浸泡的十分沉重,他几乎是拼了力气才游到了女孩的身边,
但却再也没力气拉那女孩回岸了,再加上女孩并不配合他,一心求死,而他在水
里也无法规劝她不要轻易放弃生命,于是两人只能在水里挣扎,曲同秋如同在跟
死神拉锯一般。如果成功,那么两条命就都有救,如果不成功,自己这条命搞不
好也会被死神收了去。脑子里除了救这个女孩竟然一瞬间就想到了小珂,想到了
任宁远,想到了他才刚开始的幸福生活。
任宁远从不主动跟他说什么,但只要他缺什么第二天总会在他需要的地方出现他
需要的东西,那男人从不过多的表示,但总是将他的需求想到前面,大到店内装
修、价格定位,小到内/裤、衬衫,无一不是任宁远在里里外外帮他,对他的好简
直会让神仙嫉妒。在小珂面前他还是个好爸爸,而任宁远也一直是个好叔叔,两
人的交集并不多,谈话主题也只停留在针头线脑、醋酸盐咸的这种小事上,但一
回到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任宁远那种温柔就体现得淋漓尽致了。偶尔听小珂谈
到内衣的材料最好选择不伤皮肤的棉质或竹纤维的,第二天任宁远就换掉了他那
些还在9成新有些甚至连穿还都没穿过的内衣;听到哪里说有调理身体的按摩手法
任宁远也会第一时间请到家里来。那种事之后往往他还在迷糊中,而任宁远则永
远不会只管自己的欲/望和舒服,将他清理干净了之后还要体贴的按摩一阵才会搂
紧他睡去;在他生日的当天无论身在何处都会乘飞机回来为他庆生,还会送上贴
心又不过分夸张奢侈的小礼物……
一桩桩、一件件,也许事情都不大,但足以让曲同秋留恋,他本来就是死心塌地
的土狗性格,被主人打了、骂了也还是会眼泪汪汪的蹲在大门口不肯走,而这样
温柔对待自己的任宁远更是让他无法离开。
他费力的抓着女孩的衣服,不小心还吞了一口水,冰冷的湖水几乎立刻就灌进他
的肺里,让他呼吸瞬间就困难起来,动作也跟着变了形,力气也消耗殆尽。正当
他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湖边又有几人跳进水里朝这边游了过来。
曲同秋用力将女孩往水面上顶,连头和肩膀几乎都用上了,而女孩根本就不配合
,还在挣扎着跟男孩赌气。曲同秋觉得自己已经力气耗尽,整个人也被压在了水
面下,无法呼吸,身子也逐渐冰冷。
冰冷的湖水再次进入他的肺脏,那种瞬间的灼热感将他刺激得头晕眼花,接着,
他就朝冰冷黑暗的湖底沉了下去。接下去,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来的时候他人已经在医院里,眼前是一片阳光明媚的白墙。他偏了下头想看
看周围的环境,只见一个阴影罩了过来,回头去看,正是任宁远。神情仍是低调
端整,看不出任何情绪,见他醒了,只掖了掖被角,然后按床头铃叫来了医生。
那位不紧不慢晃过来的苏医生曾经给他看过病,见他醒了就调侃他两句,什么“
大英雄”,什么“不怕冷”,什么“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什么“莫非
要发第二春?”之类的话大把大把的往外倒,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最后,看任
宁远都变了脸色才好象突然“意识到”他说的话似乎有些逾矩了。赶忙又说了些
与病情有关的话,然后潇洒的转身走人,留下安静的空间给两人。
曲同秋其实是希望苏医生能够多留些时间的,因为他的离开意味着他将不得不面
对着安静的任宁远。而此刻安静的任宁远看上去虽然平静无异常,但不知怎么的
,他的潜意识里就是觉得他在生气。
“任、任宁远……”迟疑了一下又改了口,“老,老大……”绕着手指,不看老


大,垂着头盯在角落里放着的一台饮水机上。
在他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任宁远倒开了口,“这件事,我没
让小珂知道。”
一句话,就点到了曲同秋的痛处和他的软肋,他立刻就知错了,抬起头来看着任
宁远,“老,老大……我、我……”
“知道小珂会担心就好。”又将他激动拉开的被角再掖回去,顺便把他抬起来的
上半身也压进了柔软的被子里。“医生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今天下午就可以出
院,我想回家再修养几天,周五晚上小珂就该回来了……”后面的话没说完,但
曲同秋已经明白。
立刻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他会趁这几天好好调养身体,让小珂看不出
有什么异样来。毕竟,小珂象任宁远一样聪明,再加上有些女孩子的敏感,因此
生怕自己露了馅,需要好好修养几天才行。
“那……那女孩怎么样了?”
“恩,已经没事了,她已经放弃轻生了,过来过一次,但我没让她见你,那时你
还在昏迷中。”
“哦。”只要不放弃生命就好,活着多好啊,活着才能找到真爱,才能爱下去,
才能找到幸福,过上幸福的日子。死去了,就什么可能都没了。想开了就好……

下午,曲同秋顺利的出了院,原本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呛了几口水而已,再加上
湖水太凉有些轻微的感冒症状,吃过药已经好了大半。
曲同秋跟着任宁远回了家,任宁远用苏医生教过的方法熬了人参汤,曲同秋乖乖
喝下去,发了一身的汗,又洗了个热水澡,浑身轻松的泡在水里,感冒的症状也
几乎消失不见;正眯着眼睛泡在水里,浴室的门一响,高大的男人也步了进来,
穿着浴袍,走近浴缸,摸着曲同秋微微有些薄汗的额头,“别睡着了,否则又该
感冒了。”
“恩。”曲同秋几乎诚惶诚恐的要站起身来将位置让给老大,却被任宁远按住肩
头动弹不得。
接着水花一响,任宁远也脱掉浴袍进了浴缸,又将热水注进去一些,将温暖的水
撩到曲同秋露在外面的肩膀上,“会不会冷?”
“不会,不会。”曲同秋简直高兴得手足无措,几乎要颤抖起来,他从没想过老
大会伺候他,通常这种事都是他在做的,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大不敬,“
老、老大……我来……”顺利接过任宁远手里的差事,曲同秋一瞬间就找回了感
觉,立刻伺候起老大来。
也不知怎么的,手只胡乱在老大身上磨蹭了几下,老大就搂过他的头,抱着他接
吻。接吻,总是让他很开心、很满足、也很羞涩,但这种突如其来的吻也总是将
他搞糊涂。虽然不明白老大为什么会亲他,但他仍是很高兴的接受,舌尖碰触的
瞬间他只觉得浑身颤栗,激动得忘乎所以。嘴唇分开的时候,任宁远温和的问他
“还要再泡一会么?!”,曲同秋却从那仍旧端整的温和笑意里感受到了他下/身
的勃发。
曲同秋还是无法将绅士温和的笑容和下半/身的坚硬状态的那种落差整合到一个人
身上去,他也可能永远无法明白任宁远是因为他碰到了敏感的地方才起的反应,
还是因为对象是他。在那几乎割裂神经的猜测里,任宁远却只是温柔的摸摸他的
头发,看着他的反应,没有过多的表示,既不催促、也不焦急,只是那样看着他
。却看得他手脚发软,身体都哆嗦成了一团。
壮了胆子凑过去,哆哆嗦嗦的在老大那两片性/感的嘴唇上啃吻了一回,经验不足
,连舌头也没用上,象是饥饿的小兽一般只记得用牙齿;任宁远估计挺疼的,但
并没有推开他,反而将他的腰身搂过来,水花一漾,曲同秋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几
乎是嵌进老大那高大完美的身体里,接着自己的嘴唇就又被吻了,去掉那些温存
,只余下让人几乎窒息的激烈。被老大扶起来的时候曲同秋全身都是软的:“老
、老大……”曲同秋无意识的将低喊泄露出嘴唇,接着,他的嘴唇就又被堵住,
这一次则换成了温柔。
激烈与温柔,无论怎样也好,这些都是任宁远给予的,不管自己做出怎样的反应


,任宁远都会全盘接受。知道自己还能有点用处的曲同秋是卑微的,也是窃喜的
,知道自己能够待带老大身边就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能够遇到任宁远已经
是将他这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光。他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和满足包围,再无所求。
一只手温柔的搭在他的肩头,趋势却渐渐向下,最后终于停留在了他的臀缝处,
接着那种熟悉的异物感让曲同秋闷哼一声,那只手果然就停了下来,慢慢磨蹭,
等待着他的适应,嘴唇也在他的锁骨和胸口处流连,甚至吻了曲同秋紧闭着的眼
睛,温热湿润的嘴唇轻吻在他抖个不停的眼皮上,让他更加激动,慌乱不已的只
能抱紧眼前人。
接着,身后就被一个更粗大的东西代替。
曲同秋只来得及咬紧牙关,那个东西就闯了进来。等他终于适应了,任宁远才抬
起他的腰将他抬到一个合适的高度。他跨骑在任宁远的腰上,只觉得眼前一片绚
烂,任宁远已经紧紧掐着他的腰动作起来。动作渐渐失去了耐性,甚至失掉了节
奏,他隐约觉得任宁远是在生气,但又搞不清楚在气什么,但只要欢爱的对象是
任宁远,他就腾不出多余的心思去考量别的事,只是一径的配合着,希望对方能
够和自己一样获得满足和快乐。
任宁远看他腰都软了,于是果断的从他的身体里撤出来,站起身,胡乱擦了擦两
人身上的水,抱着曲同秋就走进了卧室。
一张大床、温暖的灯光,一切如常,只是当曲同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眼前
一花,人已经仰面躺在了那张熟悉的大床上。接着,身体再次被贯穿。曲同秋搂
着任宁远的肩膀以稳住自己被撞得几乎快飞了的身体,任宁远就低下头去深深的
吻住他,直到他的呼吸再次紊乱。
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释放了,最后的他几乎是迷糊的;但迷糊中还是能感受到任
宁远正在帮他清理腿间的痕迹,又帮他擦了身上的汗,最后才搂着他,紧紧的…

曲同秋满足的叹了声,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曲同秋是被吻醒的,具体的情况是,有人在他后背上印着一
个又一个温柔和缠绵的吻;应该很累,应该很困,应该是无法再承受,但曲同秋
却感到自己象全身通了电一般,整个人都哆嗦着、激动着、害怕着、也渴望着。
很矛盾,每次接纳任宁远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却坚定的渴望,希望他搂的再
紧些,希望他吻的再深些,希望自己对任宁远来说会有所用处……
落在后背上的吻轻浅,带却有着温存,比激烈更加让人动心。曲同秋被吻得后背
僵直,肌肉也紧绷着,但仍是闭着眼睛颤抖着感受着任宁远嘴唇的温度。
也不知过了多久,曲同秋的身体被慢慢的翻了过来,接着嘴唇就被吻住了,曲同
秋慌得立刻抱紧对方的肩膀,然后,意料之中的巨大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里来。
不知道为什么,曲同秋总觉得这晚的任宁远和平时不同。更激烈,却也更缠绵。
激情中总是搂着他,搂得紧紧的,似乎在生气,却又不完全象。
天已大亮的时候任宁远才放开了他,抱着几乎失去意识的他重新进入浴室,将彼
此的身体洗干净,然后又抱着他回到床上。接着,任宁远就去穿衣服,曲同秋以
为他要去上班,勉强打了个招呼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似乎又被推开,睁开眼发现任宁远并没有出门去上班,而是
去厨房煮了东西,那香味立刻让曲同秋感到了饥饿。被扶着靠坐在床头,一碗热
乎乎的瘦肉粥就端到了自己面前。曲同秋在医院吃不下什么东西,回到家来,身
体和精神一放松,自然食欲也跟着回来了。端起那碗粥就喝了起来。
任宁远微笑着看他吃,还不时嘱咐他吞慢些,末了又给他擦了嘴角,然后才让他
重新躺下。
看他平躺在大床上,睡意随着那碗粥落入胃里已经消散,于是任宁远就微笑着也
靠坐在大床上,摸着他的胳膊,他的肩膀,接着搂着他的腰,然后才缓缓的道,
“救人是应该的,但你不该那么冒险……我和小珂都是会担心的。小珂回来看到
你生病一定会问怎么回事,到时候你怎么回答?为了救人不仅感冒,还差点丢了
性命?你能这么答她吗?”
“恩。”曲同秋只轻轻的答应着,但喉头已经哽咽。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任宁远
和小珂,他的心里就涌上一层难过,再想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让他们担心,那份
难过就更加深了。
一只温暖的手摩挲着他的头发,曲同秋知道,那是任宁远的手,永远温柔,永远
温存,永远让他如此留恋。
周末,小珂回到家的时候并没有看出曲同秋曾经生过病的迹象,反而活泼开朗的
将学校里的趣闻当成了餐桌笑话分享给爸爸和叔叔两人听。而两人的反应,一个
永远是懵懵懂懂外加无聊担心,而另一个永远是不置一词外加冷静淡定。三个人
在一起的周末也过得很轻松、很开心!
周一,曲同秋去医院复查身体,是由任宁远派出的一位公司的工作人员陪同的,
苏医生帮他看了病,又做了检查,确定他已经彻底康复,无聊闲话时苏医生说了
这样一件事;当初他落水昏迷,是任宁远把他救上来的,又是任宁远抱着他进的
医院,当时还在医院里发生了不小的骚动。任宁远在曲同秋做各项检查时什么都
没说,只是浑身湿透的坐在走廊外面的长椅上,脸色苍白,手指在微微发抖,在
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的瞬间人也累瘫了,再后来,任宁远把那被救上来的女生叫
到一个空房间里,似乎跟她说了些什么,那女生后来是哭着走的。
这种事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那么曲同秋也只会把它当成饭后谈资而已,但一旦
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才意识到,任宁远竟然是如此在意自己的安危,那份在乎让
他几近哽咽,胸口又满满的都是满足。
摸摸胸口的位置,里面的心脏正火热的跳动,曲同秋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活着
对于另外一个人来说是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请允许我活得久些、再久些,那样,就可以陪着你走过春夏秋冬,看过四季风景
,彼此依靠,不再寂寞……


国庆最后一天,散花,上肉肉!!!咩哈哈哈哈……


话说,2楼豆干君,随便乱X是8对滴。



趴趴……


9背扭~~
我记得把曲家父女挖出来的貌似是段衡啊 作为跟任宁远谈判的条件


回11L攻君,8管找粗来滴银是谁,都与四爷有关。握拳~~~~~~~


8知起微能8能看到,上次乃朝咱要肉来着,咱虽然上得晚了些,但毕竟也算呈上肉菜鸟。
欢迎品尝~~~


ToT写的很好 心理描写 情节 肉 都很好 油菜花啊油菜花
PS:我也很想骂那个轻生的女生 自己死就算了 还差点连累好心的趴趴 我真想抽她 店长说她一顿算轻的


12~~~我好Jiong啊 注意力怎么放这来了 额 对跟段衡有一点点关系的我就会条件反射


yiqi君又写新文啦!
顶之再看~~~~~~~


店长好温油!!!!

嗷嗷~~~~~~~~~~~~~


虎摸15楼,看粗来鸟,乃很控段狗狗和四爷啊,不过捏,四爷确实华丽。。哈哈


咱就知道,有君子滴地方必有糖糖,嘿嘿。
咱好8容易登陆上来鸟,度受对咱来说一直是个别扭难驯服滴狂野受啊……求驯服秘籍ING……咩哈哈哈~~~


回复:18楼

我是段衡控


狗狗很有爱捏,8过,俺更耐四爷,华丽诱受啊~~~~


回复:21楼

看错觉时 我一颗心都为段衡揪着 我是痴情控啊 段衡中了我所有萌点 至今仍是我最爱的耽美人物


其实吧,咱更萌君子这一对。灰常有爱滴PAPA和灰常貌似淡定滴店长。店长是世上最强滴萌物啊~~~~~~~~~


回复:23楼

世上最强的萌物不是四爷么
好了 不歪楼了 店长跟趴趴这一对 纠结啊纠结 还是番外看了舒心安慰点 还有吧里的同人


啊 跳舞君竟然也开坑了,再来点吧——


跳舞君,伦家喜欢乃滴内心戏^^神马时候再写难言同人啊!表示很久没看到难言夫夫了TT


跳舞又写新文啦~撒花,话说干脆写个店长papa婚后生活吧,银家对那个求婚始终都素粉怨念滴~


26我觉得肉也写的尤其好 学习Ing


店长又貌似淡定了一回咩哈哈`~


跳舞再写个难言夫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