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1贴子:1,279,270

迟同—>琼瑶风—>古—><不相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以为很短- -居然就扯长了
更新有保障,有孩儿陪我杀一下的,豪气万丈的日更
- -不过这种货应该没人看吧||||
甩一下


广告


有占星士窥得神机,来年正月正日子时,天显九星连珠之奇象,东方盈紫光。
当刻,帝王若得神引,服之。即可长生不老,享万代江山。


正文



婆娑顶皑皑白雪,将山势藏得分毫不显,却是名副其实,峰石嶙峋如疯人乱舞,且不说上山下山,就是立足之地也难寻。

偏偏就有人凭着一身妙极的轻功,硬是登上了山腰处。

可也就到此为止了。

再往上皆是不知几千年结的冰,坚硬胜铁,更湿滑无着手之处。

上山容易下山难,何况山本就不是该上的山,耗了大半真气,身虚体乏,男子是再也行不动了。

“再有三月便开春了,我竟过不得这年么。”他自嘲道,从腰间解下个鹿皮酒囊,送到嘴边才发现满满佳酿早冻成了冰。

“啧...”这男子生得一副好相貌,此时似怒还怨,长眉微蹙,居然嗔出一番风情,又三分妖里夹了七分媚气,如有人看见,定叫他勾了魂去。

男子在掌中汇了仅剩的内力,将桂花酿重新化成本状,温香和暖,不合宜的掺在凛冽寒风中,翻飘散去。

他慢慢品着,酒喝空,胃里不见热,倒上了头。

醉里迷瞪出现幻觉,见着个纤长的少年由远而近,要不是穿着灰的貂皮袄貂皮帽,那莹白的皮肤几乎就与漫山的雪融成一处了,怎么还看得见呢。

桂花酿酒性温和,好歹也是酒,他借着酒力对那不知是仙是妖,是梦是幻的俊俏少年郎吹了声口哨,意外的见得那少年白净面皮上染了层桃粉,想是举止轻浮,算得个唐突佳人,不由自己快乐起来

“你是何人,又笑什么?”

“我笑皇天待我不薄,临死还有美人相伴”

“临死?你为什么会死?”

他见少年挨近,间距抬臂可触,就真摸过去。

手可摘天星,他摘到了。

果然温润光洁,似一块美玉。

“~好暖”

“嗯?”

“世上太冷,你陪陪我吧”

他想着人之将亡,就是亵渎神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索性抱着少年,安逸的闭上眼睛,睡了。

他睡了就没想过自己还能再睁眼,他想着一直睡过春华秋实,飘摇乱世,睡到下辈子,投个好胎,在富贵人家醒来,做个纨绔少爷,可以游手好闲,浪荡度日。

终是命不该绝。

睁了眼皮,见床畔坐着山中遇见的少年,真真切切,原来不是神仙

“你醒了?”

“有劳相救,多谢。”

“你是何人,怎么会来攀婆娑顶?”

“在下李莫延,听闻婆娑顶上有味草药十分珍贵,此行便是寻它来的。”

“婆娑顶上寸草不生,你是白跑了。”少年想想,没头没脑的补充了句“柯洛”

“什么?”

“我叫柯洛”柯洛拉起李莫延的手,在他掌心一笔一划的写“是这两个字”

“我记着了。”

柯洛听毕,弯起嘴角笑了笑,颊边显出浅浅酒窝,眼眸清澈透亮,水一样的泛了一层金色,胜却湖面波光。

李莫延因着这对眸子,竟是呆了。

柯洛与李莫延没来由的亲近,隔三差五就往李莫延的厢房跑,闲聊时身世都和盘托出

柯洛留着烨族的血,烨族二十年前被当朝皇帝灭族,只有他怀着身孕的母亲侥幸逃脱,生下柯洛后他母亲将他交与摩罗佛收养,自此柯洛便入了摩罗教。

摩罗教教义并不森严,唯一的死规是教中人士不能擅自离教,要出就要自废半生功力,算交还师门,再受杖刑,从殿堂一直打到山门,于门口处受尊师三掌,活下来的,便可出山。

故此纵使摩罗教的武学深不可测,却一直鲜为人知,此教隐于婆娑顶山体内部,正是柯洛安置李莫延之处。


“那你母亲呢,再无下落了吗?”

“没了。”

“你没去找她?”

“她若还活着,惦念我自然会来找我,不念我我寻她也是无用,何况死了,找到只是伤心罢了。”

李莫延生性凉薄,却见不得柯洛垂首低眉,神情寂寥,听完那番话只觉口中发苦,心生烦闷。

不知怎的脑里出现幅画面,8岁孩童站在废墟瓦砾间,哭哑了嗓子只能鱼一样张着嘴,发不了声,谁也不清楚他在叫什么,叫爹,或者叫娘。

但凡叫出声也没人听见,周遭除了零星的腐肉,带蛆的胳膊腿就什么也没了。

千疮百孔的年岁,人命比狗长,就值得笑了,别念着谁,因为谁也不会念着你,自己可怜自己,就不要活下去。

活不下去。

他自己说与自己的,对着柯洛,却莫名的心疼了。

柯洛好像是他枯死的心上新长出的嫩芽,娇弱的,露水打在上边,都会颤颤的疼。

忍不住伸臂环住,嗅着柯洛清朗的气味,雾霭云开,这样的孩子适合白日,晴好的太阳晒下来的光,便是如此。

柯洛在李莫延肩上用力,强拉开了彼此距离,一双金水瞳直勾勾盯着他看。

李莫延最怕他的眼睛,见了便是要躲的,才偏头就被柯洛扳正,又掉进了灿烂的水里,几要溺毙。

闭上眼睛,李莫延背上发汗,凉凉湿了一片。唇上却是一暖,湿软的物什婉转而入,刷过齿间,腔壁,与他的舌缠在一处。

他不敢睁眼,怕迎上朝阳似的眼,又怕是梦,睁眼就碎了,醒过来了。

不是没享过鱼水之欢,肌肤相亲的乐趣是早早便识得的,但心如擂鼓,相接处如火在烧,燎了面上一片,这般情状,实在生平未有。

情燃不可名状,心愁尚不相知。

想着还是要醒的,方睁眼,听得耳边潮湿喘息,说“怎么办,好喜欢你。”

李莫延心知肚明,孽缘,真真是孽缘。

却是顺他意的,按着计划在蜗行。



回复
举报|2楼2010-09-26 15:29
    前排求四娘风……



    回复
    举报|3楼2010-09-26 15:35
      回复2楼:
      杀花花~


      回复
      举报|4楼2010-09-26 15:45
        看到最后一句…硬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
        按照计划…计划…计划…计划…
        喵的这文要再he俺就跟柯总报信乃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啊啊啊装上连弩狂杀之
        =     =++++++


        回复
        举报|5楼2010-09-26 15:49
          首页留名~~


          回复
          举报|6楼2010-09-26 15:52
            被琼瑶风三个字雷到,准备无视的走过,看到作者龟,还是跳了坑……


            回复
            举报|7楼2010-09-26 16:08
              诡异的标题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迟爱同人。。。。于是点了进来首页留名


              回复
              举报|8楼2010-09-26 16:58
                龟,你在这里挖坑,那狗妹子怎么办?那个不是我滴幼年叔怎么办?
                俺在等你的更新那


                回复
                举报|10楼2010-09-26 17:53
                  阿龟我只求你不要让那神一般的圣母出场………柯洛这崽子要是再敢玩替身神马的,就让我妹子在那个坑里崩了他吧


                  回复
                  举报|11楼2010-09-26 18:30
                    想选择简单快速的代开保函公司,来这里...各类保函快捷开立方式! 快来富桥担保
                    广告
                    李大侠怕是封皇命求神引来的吧


                    回复
                    举报|12楼2010-09-26 19:07
                      情燃不可名状,心愁尚不相知。

                      龟兄诗意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0-09-26 19:08
                        前来TX萝莉龟~~~


                        回复
                        举报|14楼2010-09-26 19:17
                          羞涩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0-09-26 19:20
                            《迟爱》新文,果断跳之~


                            回复
                            举报|16楼2010-09-26 19:33
                              太可恶了,小小lee啊


                              回复
                              举报|17楼2010-09-26 19:35
                                琼瑶武侠古风好!我跟著鸡血了...但怎能说我们叔生性凉薄...
                                阿龟把叔缩小了放著不管,你才凉薄!
                                ~~绿子


                                回复
                                举报|18楼2010-09-27 00:27



                                  太监拉破风箱似的嗓音,要他管他叫爹,可是爹却没有阳物,雌雄莫辩的老妖怪,夜深传他到房里,催他脱裤子,揪着亵裤稍有扭捏,拳脚会如骤雨而降。

                                  练家子,有招式有套路,拿捏轻重巧劲,不死不伤,却足够让他学会听话了。

                                  只有让他看够了他没有的,看得像是他也有的,就能得赏了。

                                  好饭食,白米上甚至会有肥肉。

                                  年尚小,以为有肉吃,便称得上是富贵安逸。

                                  对贱种是这套,对龙种又是另一番花样了。

                                  糖葫芦拨浪鼓,金锁银老虎,还是破风箱的嗓,又唱又跳,谄媚得恨不能生出条尾巴摆上两摆。

                                  手抱婴孩只一味的哭,哭得满殿的人都围着襁褓团团转。

                                  他看得有趣,笑出声来。

                                  “放肆,皇子金殿怎容你想笑便笑!”老太监眼珠一转,计由心生“莫延过来,给咱家听好喽,你要是能把皇子逗笑了,咱家就饶你的罪,要是皇子仍哭闹不止,咱家就割了你的舌头喂婳贵妃的狗!”

                                  金色襁褓抱在怀里只觉得重,里边包着粉雕玉琢的娃娃,眼中泪痕犹在,也真是奇哉怪哉,到了他手上,立马“咯咯”的笑了。

                                  “诶哟喂~~笑了!皇子竟...他他他~他笑了!他笑了!”

                                  长长睫毛下盈水汪汪的眼儿,若湖面浮金,波光掠影。

                                  这是李莫延儿时所见的,最为绚烂耀眼的色彩。

                                  ... ...

                                  “莫延,在想什么?”

                                  “琐事罢了。”

                                  “是在想你没寻到的药材么?婆娑顶没有,说不定别的山里能找见呢,你把名字告诉我,我代你找。”

                                  “不必,我不找了。”

                                  “嗯,你手怎么这么凉”柯洛说着,把李莫延往怀里带,用披风把两人罩在一处,紧了紧“这里风这么大,害病了怎么办。”

                                  李莫延把头往柯洛那靠,猫一样半眯起眼睛“病了好,吃喝拉撒都由你伺候着,爷乐意。”

                                  “你不用生病我也伺候你”柯洛用下巴在李莫延发顶上蹭了蹭,觉得他怎么看怎么喜欢,可爱得紧,抱在怀里恨不得揉碎了吞下肚去,又觉得这还不够

                                  “这一世都在一起”

                                  还是不够

                                  “死了也葬在一处”

                                  远远不够...

                                  “柯洛,我是要走的。”

                                  “走?”晴天里落了霹雳,柯洛耳边嗡鸣。

                                  “嗯,这不是我来处,也不是我归处,自然要走的。”

                                  “去哪里?”

                                  “去哪都好,我要都城荣华富贵,金碧城池,我要江南碧波千尺,鸣莺啼粉。婆娑顶的苦寒,月余便厌烦得想吐。实在够了。”

                                  “不许走!”柯洛学得摩罗奥义,功力高出李莫延数倍,发狠时教人动弹不得

                                  李莫延抵不过,暗运心法,筋脉受不得两股真气强压,发出诡异的声响。

                                  “莫延,你!!!”柯洛大吃一惊,忙松了劲力

                                  饶是如此,李莫延也伤得吐出一口血来

                                  趁机推开柯洛,回避受创的眼神,转身之际听见柯洛略带哭腔的“你舍得我?”

                                  头也不回,李莫延居然是欣喜的,不是舍,是从未得。

                                  他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他没遇见过柯洛。

                                  金灿灿水盈盈的眼,他根本没见过。



                                  回复
                                  举报|19楼2010-09-27 00:38
                                    sf
                                    回去连文啊喂


                                    回复
                                    举报|20楼2010-09-27 00:43
                                      来啊我接了= =COME ON~~


                                      回复
                                      举报|21楼2010-09-27 00:58


                                        回复
                                        举报|22楼2010-09-27 01:09
                                          龟,你这文笔,不是我哄你开心,真的真的很好,别写同人了,写自己的吧,其实你的N个同人,把名字改改,也不算同人了。写自己的吧。


                                          回复
                                          举报|23楼2010-09-27 01:34
                                            刚一开头,我以为又人兽了呢.......我自pia~~~
                                            这背后隐藏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吗?
                                            排狗血,圣母别出来了,我觉得没圣母,这文也会泣血的,留我一命吧......


                                            回复
                                            举报|24楼2010-09-27 02:28
                                              马克之明天再看 俺也要写古文要玩CP呜呜呜呜呜


                                              回复
                                              举报|25楼2010-09-27 04:33
                                                新坑大好……管乃穷摇风金庸风四娘风俺都一样跳啊口胡……= =

                                                呆毛…………

                                                只刨新坑不下旧蛋什么的……
                                                只水别家楼不进自家门什么的……
                                                只爱金眼童不理狗妹子什么的……

                                                乃个么良心只管挖坑不管埋的萌物龟啊诶哟喂……俺捂胸口洒泪奔


                                                回复
                                                举报|26楼2010-09-27 10:20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每次想催阿龟就挖新坑,填啥我萌啥,还真容易打发......
                                                  揪住字母君:><同人有同人的社会功用啊,文笔好的都跑去挖原创,还怎麼治愈怎麼泄忿啊><


                                                  回复
                                                  举报|27楼2010-09-27 12:10
                                                    好强,龟出品的品质保证


                                                    回复
                                                    举报|28楼2010-09-27 14:46
                                                      通篇出场人物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 =
                                                      连反贼都没有啊,欢乐没


                                                      回复
                                                      举报|30楼2010-09-27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