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7贴子:1,282,356

【逆风而行同人】彼之岸(古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插个楼
虐个人、
肖玄小朋友


广告
     天启十年,皇朝第三王子诞。

     名曰:肖玄

     天皇大悦,皇子满月,普天同庆。

     之后三年

     天皇未得一子,三皇子聪慧灵秀,故宠溺子三为甚。然,三皇子非但不恃宠而骄,还谦逊有礼,年仅三岁,美誉天下。

     天启十三年,十二岁孩童天资聪慧,在民间掀起轩然大波,故天皇召见入宫,闭门相对盏茶,天皇龙颜大悦,封,第三王子伴读。

     少年名曰:欧阳希闻

     低眉续弹,琴声叮咛,白皙光洁的手指穿行于琴弦,一首《霓裳》弹尽愁肠。

     放下美琴,少年着一身青衣立于风中。

     三月天气,天空花瓣飞舞,随风旋转,或落地,或落于少年乌发之间,清香弥漫鼻尖,万物抽发新嫩初芽,一派春景,风光无限。

     突的,少年一声叹息。

     不远处,是一少年,绝美的脸庞,是宛如仙人的轻灵秀逸,暗红色的长眉,显然是细心修理,冷峻狭长的细眸,浓密的睫毛微微轻颤,却是淡淡红色,瞳孔黑中带红,一种说不出的妖异光芒闪耀。左耳垂挂着独特的线形耳坠,银色的长发松挽,一根别致的木钗像是出于某人之手,有些粗劣却也好看。松散的发垂挂在脸颊两边,被少年随意的捋到耳后,不经意的动作,带着无比的慵懒淡雅。透明莹白的肤,在领口锁骨处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火红色胎印,像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又名曰:彼岸花

     传说中乃引魂之花,冥界唯一的花朵。

     相传此花之开于黄泉,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曼珠沙华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详之美。

     妖冶浓艳得近于火炎的花朵

     触目惊心的赤红,如血,如荼。。。。。

     一袭黑金色长衣,包裹着修长纤细的身体,笔直的站在树下望着不远处的那抹青色,

     朱唇轻启,

     他唤:希闻。。。

     美眸缓缓垂下,露出一摸意味不明的笑。

     他又唤:希闻。。。

    


回复
举报|2楼2010-08-11 13:05
         夜,迷离妖娆,天宫华灯璀璨。

         三皇子把玩手中雕花银杯,慵懒斜倚于软垫之上,银色长发铺了满地。

         若有似无的笑嵌在嘴角,美,比夜色美,比璀璨的宫灯美,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描绘的绚丽。

         轻轻抬手向对面的人微微示意,然后,将杯中的酒饮尽。

         三王子,你精神好差。又是春宵一夜吧?肖玄放下手中的雕花酒杯,夹起一块糕点含在嘴里。粉·嫩的舌细细舔过唇边的残留,朝青梅竹马的好

         友千智露出习惯性甜美笑容:

         是啊,所以睡的好辛苦哦,好像做了很多次,就连在梦里都那么劳累。

         真S情,那家伙肯定爽翻了吧?欧阳老师真可怜每次都得替你守门。

         三皇子完全咽下口中的糕点,眼睑微微下垂,嘴角噙着一抹妖艳的笑。

         希闻。。。怎么半天不见他就如此惦念。说着,似乎像到了什么自顾笑起来,美如遍地曼珠沙华。

         真无聊,你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却偏偏看中那个不开窍的臭老头子。千智,天启皇朝宰相次子,好男色,花天酒地,无所作为。

         三皇子微微摇头:千智,你不懂,他有他的好。

         是吗?千智邪邪一笑。昨日我见他去了君夜楼。

         啪——酒杯翻落发出一声轻响。

         当真?肖玄饶有兴致的转过头来,扬起一边俊眉。

         应该不会有错。不过他只小坐了一会儿便走了。看起来拘谨的不得了。千智贼贼一笑:大龄羞涩,你最喜欢的类型。

         我一直以为他只喜欢女人。原来他也和我一样。。。。。眸中红光闪烁,那是高兴的表现。

         你想怎么玩他?千智深知这位三皇子的性子,表面纯良,实则一肚子坏水,表里不一是说谁?肖玄当仁不让。

         摇着头笑起来,端起一杯酒,扬头,灌下,畅快淋漓,欧阳希闻,好自为之。

         嘘。肖玄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露出乖巧可爱的灿烂笑脸。

         原来是欧阳希闻来了。笔挺修长的身材永远只着一色,淡淡的青,取之于蓝,干净无华,却能让人眼前一亮。

         三殿下,该就寝了。清淡风韵如弱风抚耳,肖玄左手撑面,银白的牙咬住自己的小手指。

         唯有他,称我为三殿下。

         抬起手,眼睛一直黏在他青色的身影上,希闻上前,拉住那只软若无骨的玉手微微用力。

         肖玄顺势倒进他怀里。一阵书香扑鼻而来,喜欢他淡淡墨水的味道。

         希闻,你好香。闭目在他颈间流连,希闻微微蹙眉。

         三殿下,人已经为你准备妥当。说着不着痕迹往后略移,巧妙与肖玄拉开距离。突然的空,失落袭满心脏,肖玄不悦。

         希闻,教我弹琴可好。肖玄突然笑道。

         希闻微微诧异:我以为殿下一直讨厌琴。

         确实讨厌。肖玄在内心直白。表面上却仍旧一副兴趣满满的样子:不会,我喜欢琴。更喜欢希闻弹琴。

         三殿下既然想学,微臣自当竭尽全力。

         那明日,我就到你府上。。。肖玄期待的话被打断

         希闻弯腰鞠躬,清冷的声音传开:三殿下身份尊贵,微臣屋旧,还是微臣进宫传教为好。

         希闻。。好吧。那明日下午,你再进来,今日不用你候着,回去吧。

         是,微臣告退。目送希闻走开,千智立马攀上肖玄的肩膀:准备下手了吗?看了13年终于要下手了?

         我现在已经有能力抱他,不会让他溜走。

         打算用多久?千智看着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肖玄,这张脸,如今骗了多少人?

         七天,只要七天,就让他爬上我的床。肖玄自信的扬起下巴。千智也笑起来,七天吗?

         如果没成功呢?

         不会有这个可能,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打赌?千智还从来没有输过,欧阳希闻,不是那么好摆平的角色。

         如果你输了,你的宝贝给我;相反我输了,随你要求。

         成交。两掌相击,各自微笑。

         毫不知觉的欧阳希闻坐于自家院落借着月光抚琴,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如此琴声,如此月

         色。思念的,是谁?


    回复
    举报|3楼2010-08-11 13:09

      哦也,写的真美


      回复
      举报|4楼2010-08-11 13:15
        加油啊,姐妹~沙发我占了


        回复
        举报|5楼2010-08-11 13:15
          原来只占到板凳…我是奥奥


          回复
          举报|6楼2010-08-11 13:17
            哇~哦亲爱滴~我终于上来虐肖玄小朋友了!


            回复
            举报|7楼2010-08-11 13:19
              回复:4楼
              感谢感谢~汗滴,老不好意思捏~啊,忍不住翘尾巴了~


              回复
              举报|8楼2010-08-11 13:21
                往死里虐…别松手!


                回复
                举报|9楼2010-08-11 13:23
                  回复:9楼
                  肯定的~啊,掩面,我好坏呀~


                  回复
                  举报|10楼2010-08-11 13:28
                    广告

                    嗯嗯,这小子灰常滴欠虐


                    回复
                    举报|12楼2010-08-11 13:28
                      回复:12楼
                      是地耶!就是非常欠抽类型的~我们可怜的希闻老师


                      回复
                      举报|13楼2010-08-11 13:49
                        门外站的不是返回的钟理,而是湿答答的肖玄。
                        希闻一时怔愣,随后吃惊的问:殿下,你,你怎么来了?
                        肖玄在雨中微微勾起嘴角:希闻,你在等谁?
                        希闻有一瞬僵硬,随后淡然道:一个朋友,他暂住在微臣这里。
                        希闻,不要用微臣,你不是我的臣,是我的希闻。湿透的身子钻进希闻怀里,汲取那不算太暖的温度:希闻,我好冷。打湿的银发黏在洁白的面颊上,黑红眼珠更显得又妖又艳,乖巧又可怜。三月的雨夜湿冷,希闻抱住肖玄微颤的身子:怎么就这样在雨里走,染上风寒就糟了。
                        今天去了千智府上,结果就下起雨来,索性不回宫就跑希闻这来了。
                        殿下任性了。希闻笑着轻斥。
                        扶抱他进屋,找来布巾(话说:古代毛巾叫啥?怕布头?OMG)
                        殿下先把湿衣服换下吧。屋内有热水,先清洗一下为好。希闻走至衣柜,翻找之后,只寻着一件白色雪线纺纱长衣,拿在手中突然握紧,紧紧闭上眼睛,原来以为属于他的东西已经全部丢弃,可是为何他的衣服还在自己的衣柜,他的身影还深深埋在心底。苦涩的笑爬上嘴角,为何爱上人只有一瞬,而忘记一个人,就得花上一辈子的时间?梓儿,梓儿,我该如何忘了你。当你肆意在我生命刻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当你潇洒含笑淡淡离去,都是如此不经意,在我突然醒悟的时候你已然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只是一切都晚了。
                        殿下如果不嫌弃,请穿微...我的衣服吧。
                        肖玄高兴的接过,没有避讳,直接褪去身上湿衣,完美无瑕的玉体展露无疑,走到屋后,暖暖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又赤果着上身出来,锁骨上妖冶的曼珠沙华在白色雪线纺纱的衬托下更加嫣红,妖艳的闪着红光,没有认真系紧的腰带松垮的耷在腰间,胸口露出一大片美肌。希闻笑着摇摇头,说:殿下,这样会着凉的。替肖玄重新绑好腰带,希闻看着他有刹那失神,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好熟悉,一种怀念,一种情思,淡淡涌上心头,梓儿,梓儿,我好像又看到了你,可是我又那么清楚的知道,那不是你。因为你永远不可能出现。
                        用力闭上眼睛,摒去那深深的痛苦与寂寞。希闻扬起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殿下穿白衣也很非常好看。
                        真的吗?因为头发是银色的我几乎都不穿白色的衣服,希闻喜欢我穿白衣的样子吗?肖玄把头靠在希闻肩上,双眼扑扇,好似好比期待。
                        希闻挽起他的一缕长发:喜欢。银色的发,也很好看。我替殿下把头发擦干。肖玄感觉到那双不太温暖的手穿行在自己发间,动作甚为温柔,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享受,闭起眼睛,完全忘记了今日来此的目的。
                        殿下?一声轻轻的呼唤。
                        肖玄迷糊的睁开眼睛:怎么了?
                        殿下累了就先到里屋去休息吧。
                        那希闻呢?肖玄顿时清醒过来,揉揉眼睛,略显孩子气的动作。
                        希闻指指衣服,微微笑起来。大片水渍,肖玄不好意思的笑笑,想是刚才在他怀里撒娇弄湿的吧。
                        我睡了里屋,希闻怎么办?
                        今天钟离不回来,就是我的朋友,我可以睡他的屋。
                        不行。肖玄不高兴的一口拒绝。
                        希闻我和睡一间吧。
                        您是殿下。
                        肖玄垂目,轻轻摇头:在希闻面前,我只是肖玄。
                        看着那受伤的表情,希闻不忍:好吧,我先去清洗一下。
                        带肖玄到里屋,希闻自己去了洗漱房,肖玄看着周围,简单的摆设,几乎可以说除了必要家具,其他什么都没有。就像他人一样,清新脱俗,干净简单。屋内,也有一股淡淡的梨花香,是他的味道,肖玄躺在希闻床上,抱住属于他的辈子,好香。然后唇边溢出一抹艳笑。
                        希闻简单的洗漱,回到房间,那抹白色的身影已经倒在床上,听到响动,迷糊的转过身来,
                        希闻,你好慢。
                        暧昧的语气,希闻有些分不清眼前的人,曾经,有一个人也这样躺在他的床上对他说:闻闻,你好慢啦。每每这个时候,希闻总是宠溺的笑。只是现在,他再也听不到了。
                        殿下休息吧。
                        希闻不睡吗?
                        睡了。说着走到床边:殿下睡里边吧。
                        好。肖玄一口答应,往里面退了退,空出位置给希闻。
                        希闻才躺在床上就被肖玄抱住。
                        希闻,希闻,希闻你身上好香。
                        殿下,晚了。拉开肖玄的手,希闻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突然感觉紧贴自己的身体某处发生了变化,坚硬的顶着他的大腿。
                        殿下.....希闻有一丝不可思议的慌乱。
                        希闻..我是个成年男人。
                        希闻惊讶的呆住了。现在,怎么办?


                        回复
                        举报|14楼2010-08-11 13:55



                          看的正紧张的时候、你干嘛用括号啊……【扶墙】


                          加油加油·~~~虐死人不偿命~~~~


                          回复
                          举报|15楼2010-08-11 14:10
                            回复:15楼
                            我跳出来搞笑一下么~


                            回复
                            举报|16楼2010-08-11 14:36
                              殿下,需要我去请小倌吗?希闻重新下床,恭敬的立于床边,肖玄不可闻的一声叹息,银色长发垂下,挡住了他此时的神情,忽的附过身去拉住希闻的手,一丝颤抖,一丝祈求,楚楚可怜的双眸:希闻,不要这样。
                              殿下有需要,我只是做我该做的。
                              希闻,我不想,只是一时无法抑制,对不起,希闻。
                              殿下是何等人物,不需要向我道歉。希闻的声音没有了刚才的温度,一如往常的清清冷冷,肖玄颦眉咬唇:希闻,你生气了。
                              我不敢,殿下早些休息吧,我还是睡离的房间为好。语毕,转身便走,肖玄心下微恼,不禁想起过去。
                              三岁那年,他第一见到欧阳希闻,这个浑身上下透着清冷孤寂的少年,他的话总是很少,在面对他时,只有教学的时候才会微微露出一丝笑颜,希闻的笑,很美。至少他肖玄非常喜欢那如梨花般淡雅,灵秀的笑。
                              只是希闻太淡,那微弱的存在感仿佛他不存在与世上,即使肖玄会靠在他怀里撒娇,即使肖玄会无理的要求他很多,希闻总是默默的答应,默默的实行,从来不抱怨一句,也许,他是完全不在乎。
                              希闻称他为殿下。
                              希闻会在雷雨的夜守在他门外,替他掖被续灯。
                              希闻会给他准备喜欢的东西。
                              希闻会在他生病的夜里给他弹琴。
                              希闻的生活与他的紧密联系在一起,他总是最懂他的一个,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希闻总能给他想要的。
                              这样的希闻,他是喜欢的,想要被他重视,想在他的眼里看到自己,这样的想法在很多年前就有。如今,他终于成为一个男人,一个可以拥抱他的男人。所以,他不容许希闻拒绝。
                              殿下?夜凉,刚刚才淋了雨,请盖好被子。将崭新的被盖上肖玄纤细的身子,希闻叹息:殿下,你还年轻。
                              什么?肖玄惊讶。
                              殿下应该注意身体,过度纵X欲容易伤身,况且殿下年纪还小。希闻说的很轻,淡淡的声音里是不掩饰的担忧。希闻是在担心我吗?
                              您是殿下,我是你的臣,自然是会担心殿下的。
                              希闻,我不要你是我的臣,你是我的希闻,而我,是你的肖玄。
                              殿下抬爱了,希闻身份卑微,不值得殿下如此。希闻话语中的拒绝,清晰而又明白。
                              肖玄略带受伤的低唤:希闻。
                              殿下,夜深了。
                              我不要一个人。肖玄耍赖。
                              希闻弯下腰,摸摸肖玄的发,时间过的真快,刚见他的时候明明还是个粉粉的奶娃娃,咬着手指当自己是一个小大人,却喜欢拉着他的手到处走,趴在他怀里撒娇,与他喜欢是甚是喜欢的,只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了,也许是因为那时自己因为梓儿而无法顾及殿下错过了什么,当他重新反应过来的时候,殿下已经不再是他所熟悉的殿下。
                              殿下...
                              希闻,我不会了,不要走。猛的抓住希闻的手臂,扑进希闻怀里,是哀伤,是渴望。
                              殿下...
                              希闻,我说真的。急切的打断希闻的话,肖玄不要听。
                              殿下!希闻无奈的叫起来:殿下,请殿下听我把话说完。
                              恩,只要不是说要走的话,我就听。
                              抚着肖玄的长发,希闻重新做回床边:不走,希闻陪着殿下。
                              真的!
                              我不敢欺骗殿下。
                              那你躺下。于是,肖玄顺势将希闻压在床上,禁锢住手脚,希闻顿时不得动弹。
                              殿下。我真的不走,这是我家,我能去哪?希闻被这样孩子气的殿下弄得有些好笑。
                              希闻好像不再喜欢我了,小时候明明总是抱着我睡。肖玄抱怨起来。
                              殿下已经长大了。
                              在希闻面前我永远只是一个孩子。
                              比我还高还大的孩子?希闻打量着肖玄,笑起来。
                              是的,怎么啦!肖玄在希闻怀里磨着脑袋。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呼唤:小闻!出来帮我一下!
                              啊!是离。希闻惊讶的起身:殿下,我出去一下。
                              肖玄看着突然空下的手,一阵凉意,希闻...


































                                           感觉到肖玄的手指抚摸上来,欧阳又吃了一惊,但不好反应过度,只笑着,“蚊子咬的吧,秋天的蚊子特别厉害呢。”


                              回复
                              举报|17楼2010-08-11 14:38
                                             “这边也有,老师,我给你上点药膏吧。”肖玄眼睛黑汪汪的,一脸乖巧地关切。
                                             肖玄也不是撒谎,那几个红点在他颜色较浅的皮肤上的确很显眼。
                                             手上沾了清凉的药膏,就有理由肆意触摸,肖玄看着他领旦吴露出来的,书呆子常有的苍白脖颈,还有边上单薄的肩膀线条,脸上的酒窝更深了一点,“老师……”
                                             “嗯?”
                                             肖玄往他身边靠了靠,搂住他肩膀,好朋友问说悄悄话的姿势,“你有没有女朋友?”
                                             “咦?”欧阳镇定了一下,“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我好奇嘛,”肖玄大眼睛转了转,“我也从来没有过女朋友……”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顿了顿,“还以为老师有经验,想来讨教一下。”
                                             “哦。”欧阳想想他到这个年纪了,却一次恋爱的经验都没有,微微有些沮丧。
                                             “那老师有过喜欢的人吗?”
                                             “也没有……”沮丧的程度继续增加,“不过你还这么小,又是考生,就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女朋友可以等上了大学再交,目前还是念书比较重要……”
                                             肖玄立刻可爱的小狗一般用力点点头,“知道了,不过,老师啊……”
                                             “什么?”
                                             不知道是卧室的窗户没打开还是其它的缘故,肖玄一靠过来,他就觉得有点透不过气。
                                             “有个问题,我一直都不明白,不过老师一定知道的……”
                                             “嗯?”
                                             肖玄大眼汪汪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时候会发胀耶。”
                                             “啊?!”欧阳看他手指着两腿之间,差点连椅子都向后翻倒了。
                                             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欧阳用比较平静的语调,“那个,你、你都十六岁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肖玄纯真无邪地摇摇头。
                                             “你们以前没上过生理课吗?”虽然欧阳自己也是上了大学才从舍友那里得到教导,但现在的小孩子都早熟,卫生教育课程也比以前要普及,肖玄居然这么纯真,真是太难得了。
                                             肖玄认真地说:“那几天我请假,所以没去听。”
                                             “这样啊。”欧阳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详尽地解释,“嗯,这个就是……”


                                回复
                                举报|18楼2010-08-11 14:38
                                               “老师……”
                                               肖玄很失望一般,微微鼓着嘴巴,长而黑的睫毛也垂下来。虽然外形成熟高大,但毕竟是小孩子,脸长得又秀丽可爱,做出孩子气的举止,也不会让人觉得不合适。
                                               “老师,你很小气……”
                                               肖玄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规规矩炬的好学生,一般老师都无法拒绝他的“正当”要求——好吧,如果欧阳是异性恋的话,这个要求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指导一个年纪小这么多的,几乎可以当半个儿子来看的学生……
                                               就当自己不是同性恋好了。
                                               欧阳心一横,头皮发麻地,抖抖索索地伸出手去。
                                               手中那种滚烫的触感让他背上寒毛全竖了起来,顿时什么也不敢想。“你、你看好了,是这样的……”
                                               明明是到了连声音都发颤的地步,还要故作镇定,又怕他有什么不该有的反应,会吓到肖玄。欧阳从来不知道当教师原来会这么辛苦。
                                               幸好肖玄也闭上嘴巴,不再继续提让他晕倒的问题。欧阳手上动作着,一瞬间也忍不住要怀疑他究竟是在做什么。
                                               但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太安静了,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其中肖玄的喘息显然渐渐急促起来,听得欧阳背上又一阵发麻,什么别的也无暇再想,只诚惶诚恐地死盯着地板。
                                               明明是因为快感而变得粗重的喘息,听起来却意外地完全不猥琐,反而是那种很热烈激情,让人心动的感觉。
                                               欧阳不知怎么的,耳朵都跟着红了,幸好一直低着头,窘迫的脸也不会被看见。
                                               不知不觉,肖玄的手也搭到他肩膀上,整个人像是需要支撑一般,几乎把全部重量都靠在他身上。两人本来坐得就近,这么一来就跟抱着没什么两样,欧阳手都发抖了,有点乱地继续着爱抚,全身绷得紧紧的。
                                               肖玄的黑眼睛离得那么近,英气的嘴唇再往前一点点,就会事故性地碰到他。那种强烈散发的荷尔蒙让欧阳脑子都胡涂了,呆呆地盯着肖玄看。
                                               “希闻,我回来了,快拿毛巾来给我擦!”
                                               男人粗犷的声音让欧阳蓦然一惊,一下子跳起来,“来、来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0-08-11 14:38
                                    回复:17楼
                                    我纠结了,我把蓝淋的逆风也给发上来了


                                    回复
                                    举报|21楼2010-08-11 14:39

                                      呃呃,我说怎么看着看着这么纠结呢


                                      回复
                                      举报|22楼2010-08-11 17:01
                                        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回复
                                        举报|23楼2010-08-12 06:34
                                          回复:23楼
                                          时空交错?


                                          回复
                                          举报|24楼2010-08-12 10:05
                                            怎么了?那么慢...是不是在房里藏着谁呢?钟离好奇的张望着希闻的屋子,却被希闻一把抓到了大厅。
                                            不要乱想,是殿下。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希闻解释。拿出干布替钟离擦湿透的乌黑长发,钟离则小心的擦拭着被打湿点点的琴。
                                            遇到了点情况。就回来了。钟离狼狈的甩甩头发,低声道。
                                            琴重要还是自己重要?希闻忍不住责备。
                                            钟离裂嘴哈哈笑起来,随即抱住琴,将脸贴在琴上,莫名忧伤:是一样的重要的。这,是悠予给我的琴啊,悠予。小闻,你能明白不是吗?梓儿的萧,你不也像宝贝一样珍藏着吗?
                                            杜悠予不会再出现了。离,你该清醒了。
                                            那梓儿呢?梓儿,也不会在出现了,小闻你可以清醒吗?钟离抚摸着琴弦,脸上出了落寞还是落寞。杜悠予,你就像鸦片,慢慢让我上瘾,如今,当我想戒掉你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小闻也是一样,你们兄弟两个,把我们俩,害的太惨太惨。
                                            梓儿和杜悠予不一样。
                                            是的,不一样,我是被抛弃的而你到最后还是被爱的那一个,小闻,小闻,为什么他可以这样对我,我却还是那么喜欢他。上前抱住落泪的钟离,除了这样,希闻想不到还能用什么方式来安慰这个表面坚强却内心脆弱的少年。关于钟离,杜悠予是他一辈子的记忆。
                                            希闻,他是谁?整理好衣衫的肖玄走出来,动作慵懒艳丽,随意的动作,充满高雅气质。
                                            参见三皇子殿下,草民钟离。快速拂去一脸狼狈,钟离恭敬的拜倒。
                                            起身吧。在外不需要那么多礼节。
                                            是。客套之后,钟离只是抱着他的琴,希闻为他擦拭湿发。肖玄看着,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刚才,那双纤细的手还穿行在他的发间,此时却...
                                            希闻...我困了。肖玄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希闻为难的看看仍然沉浸在忧伤中的钟离,不能放任他就这样坐着。
                                            殿下请先休息,我收拾好他就过去。
                                            希闻和我一起过去。肖玄坚持。
                                            殿下,离他.....
                                            小闻,去吧,我没关系。
                                            可是.....希闻仍旧不放心。
                                            希闻。肖玄皱眉。在肖玄的印象中,希闻从未为某人这样担心过,即使那人是他,所以他嫉妒。
                                            小闻,别让殿下生气。
                                            好吧,那你赶快把自己收拾干净,别着凉了,厨房有姜茶,别忘记喝。希闻仔细的嘱咐。
                                            钟离受不了的笑起来:小闻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你不用这样。去吧。
                                            好,那你早点休息。一步三回头的走回房间。
                                            你很在意他。屋内,肖玄冷着脸问。
                                            是的,他帮了我很多。希闻大方的承认。在梓儿离开的时候如果没有离,那么也就没有现在的希闻。是离让他有了活下来的勇气,他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坚强的人,而离,却总是给他想要的依靠。所以现在,他想变成离的依靠,让他知道,就算杜悠予不在了,还有他这个伙伴陪着他,给他勇敢。
                                            梓儿是谁?突然,肖玄毫无预兆的吐出一句话,希闻瞬间僵硬,不知想到了什么,满脸都是无法控制的悲伤。肖玄心底突然涌出一股异样的情愫,他看着希闻异常的表情,就知道梓儿,不是一般人。
                                            梓儿是谁?肖玄又问了一遍。
                                            他,他也是曾经的房客。希闻凄楚的笑起来。没错,他只是一个曾经的房客。



                                            回复
                                            举报|25楼2010-08-12 10:06
                                              沙发


                                              回复
                                              举报|27楼2010-08-12 12:22
                                                一直呆坐到天明,窗外清冷的风吹进,抚过希闻被汗浸湿的长发,受不住的圈抱住自己,希闻把头深深埋在臂弯,第一次,他不想见殿下。
                                                从那夜起,梓儿不再入他的梦,而变成殿下。原本他就是淡欲的人,可近日夜里,他总是梦见无数与殿下淫C乱的场景。热烈的拥吻,狂乱的做AI。像是在预示着什么,真是而又深刻。才几天,希闻眼下深深的眼圈无法隐瞒他的疲惫。希闻很自责,他是殿下的导师,可现在他在做什么?把殿下当成意X淫对象,如此禽兽的举动,让希闻无法正常面对殿下信任的脸。
                                                带着一身疲惫进宫,同样是美丽的梨花,同样是忧郁的琴音,身边的人也是同样的风情样貌。
                                                希闻,你最近都不对着我笑。肖玄抬起他的下颚,一双幽怨的眸子对上略带青黑的眼睛。
                                                殿下多心了。希闻巧妙的错开脸,垂下眼睑继续抚琴。
                                                肖玄颦眉,他感觉得到,希闻心不在焉,从那天夜里起,就没有正常看过他一眼。
                                                希闻,你看着我。
                                                殿下你不是要学琴吗?
                                                希闻,不要这样对我。肖玄突然抱住希闻的腰,把脸贴在他背上,轻蹭。
                                                希闻顿时僵直脊背,梦里纷乱的场景涌现在脑海, 希闻受到惊吓似的跳起来,肖玄没有支撑一下扑倒在地上,诧异的望着失措的希闻。
                                                希闻.......肖玄呆呆的低喃。眼里满是受伤。
                                                殿下,殿下摔疼了吗?对不起殿下,我失态了。希闻忙过去扶起肖玄,急切的道歉。
                                                肖玄拉住希闻的手,那么用力:希闻,你讨厌我了吗?
                                                怎么会呢,你是殿下。
                                                那希闻为什么不准我去你家。肖玄嘟起小嘴抱怨。
                                                殿下,殿下身份尊贵,怎能总是外出游荡在街?如泄露了身份,遇袭我可如何是好。
                                                希闻,这是借口。肖玄摇摇头,一口咬定。
                                                殿下,今日的课程已经教完,我可以先走吗?希闻皱紧眉头,他想要逃跑,他感觉到罪恶感,殿下才16岁,而他一个快要三十岁的老男人居然会对他有那样的想法。他怎么对得起梓儿,他的梓儿,他不能。所以唯有逃离,远远的离开,这样他的心,就不会发生异动,他还是完整的属于梓儿。
                                                希闻,你在逃避我。肖玄失望了看着希闻,肯定的说。
                                                希闻淡淡一笑:殿下,只要殿下一句话,我怎敢逃离。
                                                希闻,我饿了。
                                                我帮殿下传膳。
                                                我想吃希闻煮的饭,我记得小时候我不肯吃饭,都是希闻亲自煮给我吃的。
                                                可是我,最近有点忙。希闻为难。
                                                希闻......肖玄可怜的低吟,好不可怜的样子,见状,希闻强硬不起来。
                                                好吧。那明日我为殿下准备好晚膳。
                                                谢谢希闻。
                                                希闻头痛的回到家里。看着冷冷清清的房子,没有一丝人气,疲惫的倒在床上,希闻捂住胸口,嘴里默念:梓儿,梓儿...



                                                回复
                                                举报|28楼2010-08-13 10:07
                                                  沙发≥﹏≤ 0.8写得很好啊……虐死肖DD……


                                                  回复
                                                  举报|29楼2010-08-13 10:21
                                                    回复:29楼
                                                    加油虐~肖DD不怪,希闻GG会揍他!
                                                                              哈哈


                                                    回复
                                                    举报|30楼2010-08-13 12:20
                                                      肖弟弟好可怜....


                                                      回复
                                                      举报|31楼2010-08-13 16:50
                                                        回复:31楼
                                                        不可怜,他有希闻~然后还给这样那样~他幸福呢


                                                        回复
                                                        举报|32楼2010-08-13 18:08
                                                          papa
                                                          【扑倒】
                                                          今天我生日high了一整天
                                                          有没有礼物再更一段呐。。


                                                          回复
                                                          举报|33楼2010-08-13 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