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71贴子:1,276,868

【迟爱同人】良人(ALL LEE倾向,短篇,古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相关推荐

华胜天成-云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华胜天成-云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广告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囧。
于是这是个古装小短篇,话说因为看了吧里另一个亲的古风文写得很好……所以心痒难耐地也想写,囧……可是一直没什么思路,今天在做番茄炒蛋的时候突然就这么灵光乍现= =
好吧……废话不多说鸟。
防雷:本文有ALL LEE倾向,兄弟啊……BL啊……神马的。


回复
举报|2楼2010-08-05 17:10
    1
    在我五岁那年,爹带回家一个男子。穿着一袭华美紫衣的男子。
    我躲在房门后,爹冲我招了招手:“小洛,过来。”
    我便乖乖过去,想看他,却又不敢。
    那人笑了笑,声音很好听,就像娘生前养的那只小猫,抓着我,不疼,但是痒得很。我忍不住抬头,却是愣了。
    除了爹之外,我从没见过这样好看的人。
    当时年龄尚幼,也不知该用什么辞藻来形容他,只知道他好看,但是跟爹的好看,又是不一样的。
    我不知该叫他叔叔还是哥哥,只得傻呆呆地瞧着他的脸,痴了一般。
    他又笑了,俯下身捏捏我的脸,转过头对爹说:“陆风,你的儿子倒是跟你像得很,第一眼看见我,就不会说话了。”
    说完,则是一阵不羁的大笑。
    我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对我爹说话,爹居然没有生气,反而还上前搂住他的腰,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便抿着嘴瞪了爹一眼。
    我知道爹很高兴,爹很久没有高兴过了。
    而我,应当也是高兴的吧。
    后来几天过去,我都没见着他,筱珺说他跟我爹睡在一个房里,然后筱琴便拧了她一下,她委屈地撅撅嘴,什么话也不说了。
    五岁的我还不懂这些,只当那男人是爹的朋友。爹是武林盟主,平时也会有很多客人上门拜访然后住个几天,对我来说已是平常。
    一日黄昏,我在庭院里又看见了这个男子,他依然是穿着紫色,在夕阳之下,竟呈现出那染了血一般的红,夺目光华,惊心动魄。
    他看见了我,笑着让我过去,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柯洛。”我想了一会儿,伸出手指在他掌心划着,“是这两个字。”
    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手看了好一会儿:“柯……”
    我以为他要叫我,可是他却总是重复着那个“柯”字。
    然后,他在我手里塞了根树枝,攥着我的手,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我有些紧张,因为他身上很香。
    李莫延。
    我三岁开始识字,五岁的时候,已经能看得懂《论语》
    “是你的名字吗?”我抬头问他。
    “你说呢?”
    他很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弯弯的。
    我喜欢他的笑。


    回复
    举报|3楼2010-08-05 17:11
      新坑沙发呀


      回复
      举报|4楼2010-08-05 17:13
        啊哈哈哈哈,抢了兰兰新坑的沙发,好好好。


        回复
        举报|5楼2010-08-05 17:14
          LEE跟BOSS同房啦!!!!!!!!!!!!哈哈哈哈,奸情终于成真啦。。。叔得意的笑,得意的笑。这回父子同吃啦。


          回复
          举报|6楼2010-08-05 17:17
            啊!我圆满了!估计叔也觉着圆满了><期待下文


            回复
            举报|7楼2010-08-05 17:5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喜欢这文,这个开头,这个设定~!
              楼主加油↖(^ω^)↗
              等你~!


              回复
              举报|8楼2010-08-05 18:01
                哼哼,这下好了……
                世界真精彩


                回复
                举报|9楼2010-08-05 18:04
                  冲着ALL LEE一头戳进来鸟……
                  各种期待……于是,LL请自由地ALL……(


                  回复
                  举报|10楼2010-08-05 18:06
                    出国留学这件事,读书万本不如名师一句指导! 90%学生通过指导......
                    广告
                    好看好看,开头便不俗~~~喜欢得不得了,我果然是古文控,加油更新,我来每天一刷~~~


                    回复
                    举报|11楼2010-08-05 18:06
                      啊   我圆满啦!叔和波士同居而且还是在小绵羊知情的情况下!  XD  太勇敢了!


                      回复
                      举报|12楼2010-08-05 18:07
                        我超爱看LEE叔被欺负的 - -

                        10楼蓝丸,你攻略的哪个啊?


                        回复
                        举报|13楼2010-08-05 18:17
                          2.
                          不知道为什么,爹突然在一天之间撤了府内的全部下人,就连往日跟我十分要好的筱珺姐姐她们也不见了。这让我伤心了好一会儿。
                          不过很快,我便没那个时间伤心了,因为爹开始四处迁徙奔波,像是要躲着什么人。我们住过客栈和破庙,甚至在树林中和衣而眠,无论身边的小厮怎么变换,爹却是一直带着李叔的。这回,爹找到了一处空置的屋子,虽然破败了些,却也还能住人,他依旧和李叔住在一间房,我则是睡在和他们隔着一个院子的小间儿里。
                          李叔叔和其他人不一样。
                          这是十二岁的我练完了剑问爹的时候,爹对我说的话。
                          “哪里不一样?”我执着地问。
                          爹却似乎是不太满意我的执着,皱着眉说:“总之不是一般的友人就对了,小洛,你还是将心思放在习文练武上,这些大人的事,和你没关系,知道么?”
                          我把剑收回剑鞘,剑柄上镶着的穗儿,是我八岁那年第一次使剑,李叔叔送我的。
                          大人的事。
                          你和李叔同塌而眠,这是大人的事。
                          你在书房里,李叔坐在你腿上,是大人的事。
                          牡丹花丛中,你吻了李叔的唇,这也是大人的事。
                          ……
                          他们都当我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晓。但外面上的风言风语,我又怎么可能无所听闻。
                          爹早已不是什么武林盟主,而他和李叔,也绝非友人如此简单。
                          我盯着爹看了一会儿,他也看着我。我忽然扭过头跑远,一声不响回了房,用力将门关上,阵阵沉闷的雷声滚过苍穹,让我也烦闷不已。不一会儿,倾盆大雨落了下来,我独自在房中吃着和从前完全不一样的粗茶淡饭,心想着,爹从堂堂武林盟主变成现在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的确是个孩子,的确有很多事不懂,但我想让爹教我。
                          这样一想,鼻梁不由自主地有些酸。回忆起下午对爹的态度,好像也真的是失敬了。于是便拿着伞走出房间,穿过简陋的庭院,忐忑地想去找他赔罪。
                          到了爹的房门口,刚想敲门,却听得房内传来奇怪的声音,有爹的,也有李叔的。
                          我一时间僵在原地,不知为何动都动不了,那声音好像是一把钩子,准确无误地戳在了我的胸口。
                          我吞了口唾沫,迈开步子走到窗前,爹的房间窗户纸一直破着一个洞,而他也一直没时间糊上。
                          而房内的景象,却如同天上的惊雷,一下子将我劈中。


                          回复
                          举报|14楼2010-08-05 18:20
                            ige洞一个洞一个洞


                            回复
                            举报|15楼2010-08-05 18:28
                              LS好邪恶
                              一开篇就有肉吃~很满足~
                              柯洛视角很有爱~~ALL LEE的感觉曾素好啊!!于是对打小怪兽对战无比期待~~~

                              ps兰大你要记得诶你还有个未平的坑哦~


                              回复
                              举报|16楼2010-08-05 18:44
                                3.
                                那是两具赤luo的、结实的、男性肉体。
                                一个是生我养我的父亲,还有一个,则是我有着莫名好感的李叔。
                                他们交缠在一起,像是丛林里厮打着的野兽,却和野兽不一样。爹压在李叔身上不断动作着,而李叔则用两条腿缠住了爹的腰,双臂抱着他的背,就好像世界上唯有爹一个人能让他抓住一般。
                                我只觉得裆下热烫得厉害,却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为了什么。
                                我很害怕。
                                这时,李叔却挣开了迷蒙着的眼睛,有些惊讶地看向窗子这边,但那惊讶只是稍纵即逝,很快地,便被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所取代,缠在爹腰上的腿,也更紧了一些。
                                还是那种嘴角弯弯的笑。
                                我受了惊吓一般地丢掉手中的伞,飞快地穿过院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浑身已经被雨淋得湿透。
                                裤裆中间也是湿的,黏腻的感觉却和雨水不同。
                                我爬到床上,也不顾身上还湿着,便用被子将自己蒙住,大哭了一场。
                                很多事,从那天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爹还是放弃了那个简陋的房子,我收拾东西跟着上了马车,却一直不敢正眼看李叔。爹在跟李叔说着什么,我也听不见。李叔偶尔回应他几句,那声音还是像小猫爪子似的挠着我的心口。
                                我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瞧他,他一眼望过来,眉梢含笑,我却心如鹿撞。
                                这时,马车忽然一个颠簸,爹一手扶住一个,眼神变得凌厉:
                                “来者何人。”
                                “陆风,你今日若是再不将那邪教妖孽交出来,休怪我们……”
                                我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情形,心下难免慌张,从马车外的嘈杂声来看,对方人数不少,而且必定是来者不善。
                                邪教妖孽……
                                我忍不住又想看一眼李叔,爹却在这个时候出了马车,临走前还叫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要出去。
                                李叔却是骂了一声“疯子”,然后立刻跟在爹的身后走了出去,马车帘子掀开之时,我看见了唇角留着鲜血死不瞑目的车夫。
                                所谓名门正派,也会滥杀无辜么。
                                闭上眼睛,马车的帘子已经放下,我想着刚才李叔在爹背后难掩的关切之色,也不知心里有着什么酸溜溜的东西搅动。


                                回复
                                举报|17楼2010-08-05 18:48
                                  lee果然是妖孽啊妖孽=v=


                                  回复
                                  举报|18楼2010-08-05 19:02
                                    沙发么。。。。


                                    回复
                                    举报|19楼2010-08-05 19:03
                                      4.
                                      不一会儿,马车外传来了打斗和哀号声,听得我心惊肉跳。
                                      透过窗看出去,我像是被那场景定住了,睁大了眼睛眨也不敢眨,生怕,错漏了什么。
                                      夕阳斜下,半空中翻飞着两个身影,一黑一红,衣袂翩翩,恍若谪仙。
                                      无论是出招还是躲避,两人都配合得天衣无缝。只见不远处片片血雨洒落地面,却都不是他们的血。
                                      除了震撼,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妒忌。
                                      妒忌他们的强大,自己的弱势,或者……别的。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一路上似乎也不再有什么人来找我们的麻烦。对于陌生的环境我总能很快适应,李叔说我天赋异禀,爹却只是笑笑说我年纪还小,烦心的事少,自然适应得快。
                                      而我知道,从那个雨夜起,我便不再是孩子。
                                      我开始做一些绮丽的梦,梦中的场景都是那天看到的爹和李叔赤条条翻滚在一起时的样子,只不过在那些梦里,我代替了爹的位置,压在李叔身上,恣意地拥抱他、抚摸他、亲吻他。
                                      李叔的腿缠在我身上,越缠越紧……
                                      早晨醒来,床单上和裤子上都是那些白色的污渍,一开始还不太适应,觉得太丢人,后来便也渐渐习惯了。
                                      爹还是会教我武功,我自幼学东西便很快,李叔在边上看着,忍不住击掌叫好,然后得意洋洋地对爹说“看吧,我就说他天赋异禀”,他那么高兴,就像我是他的孩子一般。
                                      爹到了这时便会无奈笑笑,而后握住李叔的手:“你这样夸他,若是这小子娇惯坏了,我为你是问。”
                                      调调笑笑间,我已被挤出了他们的视线。
                                      低头看着剑柄上那穗儿,旧是旧了点,我也始终带着,剑换了数把,而这穗儿,却是一直在的。


                                      回复
                                      举报|20楼2010-08-05 19:20
                                        sf


                                        回复
                                        举报|21楼2010-08-05 19:23
                                          ALL LEE~~~~~~~~~~~很好,很好~~~~~~~~~~~~~
                                          在我心里只要四爷和段姨太在一起,其他人和LEE,我都无所谓~~~~~~~~~~~


                                          回复
                                          举报|22楼2010-08-05 19:42
                                            看得好激动啊好激动~兰大写滴曾好>_<
                                            叔果然是妖虐来的!感觉这会是只黑羊啊~拈须
                                            为勤奋滴兰大摇小旗~


                                            回复
                                            举报|23楼2010-08-05 19:54
                                              羊要勤奋练武和爹抢妖孽Lee也~


                                              回复
                                              举报|24楼2010-08-05 20:15
                                                羊要勤奋练武和爹抢妖孽Lee也~


                                                回复
                                                举报|25楼2010-08-05 20:15
                                                  ll,写的真好


                                                  回复
                                                  举报|26楼2010-08-05 20:17
                                                    等更 all lee大萌之


                                                    回复
                                                    举报|27楼2010-08-05 20:21
                                                      我也认为我们的lee叔,大有魅力
                                                      就应该ALL lee


                                                      回复
                                                      举报|28楼2010-08-05 20:22
                                                        于是对咱叔妖孽的定位真的很准啊……妖孽就是要迷惑人的啊喵哈哈~~=v=

                                                        回复:13楼
                                                        俺爱狐狸……俺专情地爱着白狐狸……><


                                                        回复
                                                        举报|29楼2010-08-05 20:37
                                                          5.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我看到了爹和别的男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
                                                          那个男子有着细细的眉眼,温文儒雅的模样,音容绝比不上李叔,但却跟我画像中的娘很是相似。爹似乎叫他“小辰”。
                                                          爹瞒过了李叔的眼,却瞒不过我的。
                                                          而我对李叔只字未提,反而有些暗自窃喜。
                                                          我开始在心里唤他“莫延”,我十七岁了,不再是孩子了。
                                                          今天莫延说城西醉仙楼的虾饺味道很好,今天莫延说我的个头快赶上他的了,今天莫延说……
                                                          我的每日每夜,都被这个男人所占据着。白天,他的笑出现在我面前,而夜晚,则出现在那些旖旎而美好的梦中。

                                                          一天早晨,他把迷迷糊糊的我叫起来,要我跟着他一起上山采桑葚,说是爹爱吃。我用被子遮掩了下身,尴尬地点头应着他,他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最后弯一弯嘴角,弹了一下我的额头。
                                                          每当他对我做这些小动作的时候,我便会觉得胸前很暖。
                                                          忙到中午,莫延问我饿不饿,我对他说,我想吃家里的饭。
                                                          他骂我一声“小鬼”,却还是无可奈何地说:“我先下山,回家看看有没有吃的,你好好待在这儿,下午接着采。”
                                                          我点点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跳如雷。
                                                          我知道,平时若是莫延不在,晌午的这个时候,爹都会把那个叫做小辰的男人带回家去。
                                                          果然,我等了一个下午,直到天色发暗,也没见着莫延回来。心想这次大概要出事,连采了一早上的桑葚都顾不得拿,便匆匆下山寻他。
                                                          这个城很小,莫延断然不会留在家中,心底有个声音又隐约告诉我他不会走得太远,我便里三圈外三圈地找他,终于,在三更天的时候,在一座桥边看见了烂醉如泥的莫延。
                                                          他醉眼朦胧地抱着已经空了的酒坛,还不死心地想要倒出一些酒来,有两滴落下,滴在他的下巴上,顺着脖颈美好的线条滑进了他的衣衫。
                                                          我知道,他很难过。
                                                          但我身上却烧了一把奇异的火。


                                                          回复
                                                          举报|30楼2010-08-05 20:5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