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甫琴科吧 关注:18,397贴子:737,270

【转】冬日米兰之恋(纯属虚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说发生的时间在今年年初冬天的时候)

(一)、


“您好,克里斯汀小姐。”我微微低头。
“忙得过来吗?”她拍拍我的肩。
我抬头。她没上妆,脸显得很素,但眼神却很温柔。178CM的女子,在我面前显得居高临下。想到这里,我把刚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
“是的,这几天大家都过年呢,一些款式的新衣卖得很俏。”我整理着手上的帐本,回答道。
“哦?本来想今天开始让你们放假的。”她看了看店内不多的员工,“还是过年要紧,等会——”她抬头看了看钟,“就10点吧,10点下班,到2月20日来上班。”
“耶——谢谢克里斯汀小姐!”店员们都欢呼起来。
“你还是再多操点心,把一切都整理好。”她又转身向我示意。
“好的。请放心。”我露出笑容。
“可以了。我们走吧~”我锁上玻璃门,再拉下闸门。
克里斯汀显得很兴奋的样子:“我们要离开基辅了,你和我们一起去米兰吧?”
“哦?”我停下脚步,略显诧异地看着她,“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米兰?”
“呵呵,是安德烈的意思。我们全家都很欢迎你呢。”她笑得很开心。
“好啊,我也很想乔丹呢,一晃好久没看见他了。”我又继续迈开脚步。
她打开包,拿出皮夹:“对了,你也是他的干妈妈呢。”说着翻出一张照片:“看,这是我来之前乔丹的照片。”
“帅起来了!”我情不自禁地喊出来,克里斯汀略显惊讶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补了一句:“上次见他还五官不清晰呢,这里看起来好多了。”我咬咬嘴唇,初中开始的花痴习惯还是没改掉,尽管看起来已经和一般的白领没什么区别,可谁知道我是这样一个花痴的女孩呢。呵呵。
“可以登机了。”我拿着检查好的护照招呼克里斯汀。虽然她经常满世界跑,但和我认识了之后似乎有点离不开我的感觉。
“恩?好。”她接过我递给她的登机牌,有些难为情地说,“你办事真的很快啊。我对基辅这里的一切还是不熟悉呢。”
我笑:“我在这里工作了也快一年了啊,当然熟悉了。好了,不说了,我们走吧。”
飞机轰隆起飞。空姐甜美的嗓音。精致的食物。
终点,米兰。
(二)、 
Lombardia(伦巴第)。 
Lago Maggiore (马焦雷湖)。山明水秀,风景绝美,湛蓝的天空、漂亮的白云、苍翠的远山、近处的绿茵红瓦,当然,还有一汪晶莹剔透的湖面。瘦长型的湖身,南北约有80公里,北端延伸到瑞士境内,面积广达216平方公里,是意大利第二大湖。 
我们的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一路上克里斯汀和司机很热烈地聊着,我没有插嘴,只管自己欣赏这美景。这里离米兰不远,本来可以直达米兰的,不知道为什么克里斯汀带我到这里坐车。不过可以欣赏到美丽的风景我的心情也格外明亮呢,呵呵。 

“下车吧。”车子停在了科莫湖边一栋古老而豪华的别墅前,克里斯汀打开车门招呼我。哦,原来如此,我都忘了他们为了Jordan的出生在这里买了别墅,怪不得没有直奔米兰呢。 
我在司机的帮助下拉下了行李,很多的东西,我从小舍不得扔东西的习惯还保留着,自己看着大堆的东西都觉得好笑。走进门,很安静,看见一位女工正在打扫卫生。 
“克里斯汀,Jordan在哪里?”我很着急地问。这孩子,好久没见了,想死我了。 
“呵呵,别急,我带你上楼,他现在应该在睡觉吧。”她似乎对我和Jordan的亲密关系很满意,没有任何母亲的自私。 
我跟着她上了楼,她先打开一间房子,让我把东西搬进去。好宽敞!我很满意地放下行李,径直走向我房间的阳台。哇,可以直接看见科莫湖呢!这座山上住着许多名人,像前国际米兰队主教练库珀也在这里拥有房子。而最关键的是这里安静的环境迷人的景色,真的令人如临仙境。 

“Catherine,Jordan醒了,快过来!”我快步走向声音的发源处。 
他就那么呵呵地笑着。脸肥嘟嘟的,嘴唇翘着,口水却很不争气地流下来。眼睛很无邪地大睁着,又突然地眯起来。嗯,在想什么呢! 
我在他面前蹲下来,很严肃地看着他。他就不笑了,也看着我。 


回复
1楼2006-02-18 01:46
    啊~~~~~~你成心气我啊~~~~~~要转也得把女主角换成我啊~~~~~~~~


    回复
    3楼2006-02-18 02:00
      实在不行~~你把这个删了 我把女主角改成你再发一遍就是了,表生气


      回复
      4楼2006-02-18 02:02
        .........我很想啊,但是我怕被人看到追杀我,还是让克里斯汀姐姐去承受舆论压力吧~~~~


        回复
        5楼2006-02-18 02:03
          你可以去得个臆想症 把所有的克里斯汀当成流沙念就好拉


          回复
          6楼2006-02-18 02:04
            。。。。。。。。。。。这样不好玩啊~~~要不你再发一次~~~改成流沙版的冬日之恋~嘿嘿~~~~~~~


            回复
            7楼2006-02-18 02:06
              我怕那样的话 我会被众人所唾弃


              回复
              8楼2006-02-18 02:10
                不会的不会的,我保护你啊~哈哈~~~~~


                回复
                9楼2006-02-18 02:10
                  就你~~~~~切~~找你保护我 还不如让孙燕姿那样体格的来保护我呢 对你没信


                  回复
                  10楼2006-02-18 02:12
                    ..........无语了~~~~~不相信我~~~~~~


                    回复
                    11楼2006-02-18 02:14
                      hehe ~~~


                      回复
                      12楼2006-02-18 02:14
                        一句话啊~~~~~~~~~改不改~


                        回复
                        13楼2006-02-18 02:15
                          刚才好不容易把我那点字的中间写完 去各大米兰转了转~~顺便带点好的纪念品回来`~~呵呵


                          回复
                          14楼2006-02-18 02:15
                            不说了哦~~~~~我要睡了~~~~~~晚安~!!!!!!


                            回复
                            15楼2006-02-18 02:18
                              晚安咯~~


                              回复
                              16楼2006-02-18 02:32
                                • 218.69.205.*
                                dddddddd


                                回复
                                17楼2006-02-21 17:22
                                  这文是我写的。。。。
                                  这里只转了这些。。我补完吧



                                  (五)、
                                  今天 2月12日,明天2月13日,后天2月14日……我掰着手指一天天算日子。
                                  好无聊阿!刚来时的兴奋渐渐冲淡下来,我发现住在这里也没什么有趣的。尽管隔壁房间就住着我朝思暮想的人,但我总不能总是找借口去找他吧。
                                  “请问,新毛巾在哪里?”
                                  “今天晚饭吃什么?”
                                  “这套衣服是哪儿买的?”
                                  “那里的生意很好啊,你可以多回来看看。”
                                  ……
                                  我自己都觉得可笑不已。我还经常在想,他会知道我是这么喜欢他吗?他生活除了踢球还干些什么?他怎么想我这个人?我做的一切都还称职吗?
                                  电视机开着,我的脑子却总是在想这些问题。这时,有敲门的声音。
                                  我跳下床,开门。是他。
                                  我有些受宠若惊。
                                  “来这儿还没出去玩过吧。”他笑。
                                  “嗯。是。我……”平时伶牙俐齿的我,恐怕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不安了。
                                  “我带你出去玩吧。”他的笑容依旧没有改变。
                                  “嗯,那Jordan……”有时候,总得扯上一个人才能显出你的无邪。
                                  “你不是他的保姆哦。”他接过我手里正在梦乡中的Jordan,“把他交给隔壁的阿德里亚娜夫人吧。”
                                  “嗯,嗯……”我其他什么话也没有,只剩下应允。

                                  我简单打扮了一下,换上一套新衣服,就坐上安德烈的车。
                                  这是一辆保时捷的(我杜撰的),车里有一个米兰7号的小抱枕。有些面熟……这,不是和我有的那个一样吗?
                                  “安德烈,你这个……”我指指车后座的抱枕。
                                  “嗯,是米兰纪念品店的,很可爱吧。”他拿过来晃了晃。
                                  “是,我在中国就有了。”我接过手,上面还有残余的体温。
                                  “哦?”他有些诧异,“你是我的球迷?”
                                  是啊,他还不知道吧。他也许还单纯的认为我是一个单纯的喜欢服装才到他这里工作的女孩吧。普通女孩。没有一个女孩,会拒绝漂亮衣服。
                                  “我……我从小看你踢球……我……是个球迷……米兰球迷……还有,你的球迷……”我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口。
                                  车子已经开动。他饶有兴趣地问道:“这么说我也是你的偶像咯?”
                                  “嗯,我崇拜很多球星的,但最喜欢的是你。”我低着头,很轻的吐出这句话。
                                  “我一直以来还不知道呢!Catherine,你竟然也是我的球迷!”又是他惯有的孩子般的表情。
                                  他很专心的开车,我先是向外看风景,然后就不由自主地把头转过来,偷偷的看着他。在他那个角度,是不知道我再看他还是看前方的。呵呵,我就这样侧着头看他。多么近的距离阿!“我从小看你踢球……”从小以来的梦想……
                                  他的侧面也许不如艺术品般精致,但绝对足够我的遐想了。他的睫毛也不长,却很温柔,眼睛也不够大,但很有神,鼻子不够挺拔,但正是我喜欢的软软的感觉,还有他的嘴唇,那么的动人。
                                  就这样一路,我沉浸。


                                  车停在斯福尔扎古堡附近,这是我们的第一站。
                                  从斯福尔扎古堡的前广场徒步走近巍峨的城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整片的绿茵,四周高大附有边厢的城墙,还有其上的回廊,立刻让人感受到君临天下的气势。博物馆有38个展示房间,藏品从武器、家具到艺术品,非常丰富。其中包含了贝尼尼的《圣母圣子像》,以及摆在15号房间,米开朗基罗临死前还在雕刻的《隆达迪尼圣母怜子像》。
                                  “这个家族是由阿滕多罗一手创建起来的,这个家族在15、16世纪统治了整个米兰。”安德烈一边走一边对我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脱口而出这个傻问题。
                                  “哈哈,我刚来的时候也有人带我来玩啊。你生活在这里就要了解这里的历史。”他笑眯眯的看着我,那一刻,我觉得他像我的父亲。

                                  走出斯福尔扎古堡,我们来到伊曼纽尔二世拱廊。站在拱廊的入口前面,真是没想到伊曼纽尔二世拱廊大门竟然如此恢宏气派,高大如凯旋门的入口仿佛具有无比的吸引力,而里面竟然是舒适且全球闻名的商场!以玻璃、钢架覆盖的长廊真的是漂亮大方、采光明亮、风雨不侵,难怪米兰最好的饮食店、咖啡店、商家全都在这里了。
                                  我走进去,真的觉得就像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虽然我做Armani的服装很长时间,对世界知名品牌也很了解,但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专卖店,不免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我像是变成了一个小女孩,这件衣服瞧瞧,那件衣服摸摸,好漂亮!


                                  回复
                                  18楼2006-02-24 20:28
                                    “你喜欢吗?你喜欢的我都给你买!”安德烈很认真地看着我。
                                    “不……我……”在他面前的老毛病又犯了,讲话就是不利索。
                                    “呵呵,没关系的,我们也算很好的朋友了吧!”他又以无敌的笑容轻松的俘获了我。我只是盯着他,什么话都没讲。
                                    “麻烦你,把这件,还有那件,好,都替我包起来。”他对营业员说道。
                                    我没有阻拦,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复杂得很。
                                    半个小时后,他手上大包小包拎满了东西,我说我的东西我自己来,他说没关系,你还是个小女孩。过路的行人有惊异的,毕竟米兰的当家射手Andriy Shevchenko竟然在比赛密集的日子里到这里逛街,还帮女孩子拎包。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努努嘴,加快了脚步。

                                    “吃东西吗?”他问我。
                                    “啊……是吃午饭的时间了。,我们就在这里用餐吗?”我看表。
                                    “是的,这里好吃的东西很多哦。”他带我进了一家大餐馆。

                                    Antipasti(前菜、开胃菜)
                                    I Primi(第一道主食)
                                    I Secondi(第二道主食)
                                    Contorni(附菜)
                                    Calzoni(大袜子)
                                    I Fritti(油炸物)
                                    Crostini(烤过或炸过的面包或土司)
                                    Pizze(皮萨)
                                    Bruschette(面包)
                                    Dessert(甜点)
                                    Le Bevande(酒水)

                                    他负责点食物,而我则对这些程序相当感兴趣。吃一顿饭都要有那么多过程吗?不过看介绍,都是很好吃的样子。毕竟,这是很正宗的意大利大餐馆呢。
                                    一道道上的,我和他的分量都是一样的。我对吃从来都是不客气的。看着我略有些狼吞虎咽的样子,他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我:“Catherine,你这样吃不怕变胖吗?”
                                    我笑了:“我们中国也是美食大国,对食物的欣赏之心是我从小培养出来的。要胖啊,早就胖了呢!”
                                    “是吗?那就说你是吃许多还不胖的咯?”他挑挑眉,“好多女孩子会嫉妒的!哈哈!”
                                    我以前以为他是个安静平和的人,相处多了几天,才知道他的调皮可爱也是很独特的。就像我一样,刚认识我会觉得我很冷,多相处几天混熟了就知道我的热情了,呵呵。
                                    很快,我们就把食物给扫荡光了。
                                    “够了吗?”他笑起来。
                                    “够了!”我知道他的含义,补充一句“我又不是猪!”
                                    他就笑起来,拿起东西,拉着我往外走。

                                    没走几步,他就找了个露天位子坐下来。
                                    “这是要干什么?”我不解。
                                    “喝咖啡咯!咖啡是意大利的国粹呢!想不想尝尝正宗的?”他略带神秘的对我说道。
                                    “嗯,老规矩,我要卡布奇诺。”我高声道。
                                    “什么老规矩?”轮到他不解了。
                                    “哦……以前我和我的男朋友的老规矩……不过,我和他早分手了。”我语调越来越低。
                                    “你别难过。你现在可以把我当成他的。老规矩就老规矩了!”他凑进来,看看我的脸。
                                    我扯起一丝笑容,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咖啡。
                                    我们就这样坐着,一边聊天一边喝咖啡。看着过往行人。时而用勺子舀舀,时而出出神,这样一个美好的时刻,我多么像永远的保存它。我愿以牺牲我的全部。我愿意。

                                    走出拱廊,眼前豁然开朗:一方停满鸽子的巨大广场,旁边就是巍峨的米兰大教堂。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青铜的大门非常气派,其上的雕刻述说了宗教以及米兰的历史,外部的雕像每一个都极具艺术价值。特别是屋顶上之135座尖塔最为吸引人,其中最高的尖塔顶端装饰了一座高4米的镀金圣母像,从各地收集来的各时代的大理石雕像共有2245,令人叹为观止。
                                    这些以前只能在照片上看到的建筑物现在都活生生地在我的面前,我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像是有东西卡在那里,无可名状。这几天一直在嘲笑自己,一直很大方、擅长交际的我,来到这里似乎突然哑了。不论这令人惊叹的建筑物,还是身边的人。都令我难以呼吸


                                    回复
                                    19楼2006-02-24 20:28
                                      (六)、
                                      今天是2月14日,也是西方的情人节啦!
                                      自从到乌克兰工作后,我情人节都是情人不断——请不要误会,因为没有固定的男友,所以每次都和一帮朋友出去疯玩。
                                      今年就不同了。在米兰。我在这里除了以前有过合作的服装商以外,几乎没什么朋友。我只能在阳台面前吹吹风,喝喝咖啡。
                                      奇怪的是,今天克里斯汀带着Jordan出去了,这无疑让我更寂寞了。连小孩子的消遣都没了。
                                      “喂,吃饭了!”有人敲门,是安德烈。
                                      “噢,来了。”我急急忙忙跑到楼下。
                                      又是几乎每天都一样的意大利食物,虽然在此之前我很喜欢这些食物,但吃也要看心情阿。单身情节人,想想就郁闷。
                                      “想什么呢?不好吃吗?”他停下叉子。
                                      “嗯,好无聊阿。”我抬头看天花板。
                                      “好把~看你还是小女孩呢,今天情人节,在家里是呆不住的,我带你出去吧!”他又笑。
                                      我眯起眼睛:“情人节你带我出去多不好意思阿!”
                                      “呵呵,其实我是要到一个地方去,她们都出去了,你一个人在家太闷了,就带你去吧!”他又继续吃。
                                      “你真是好人啊!安德烈!我喜欢出去玩!”几天的相处下来,我渐渐对他放松起来。

                                      吃完饭,他叫我带上几套衣服,还整理了一些行李,好奇怪阿?可我也不方便问阿。就照着他说的做了。
                                      他竟然直接去了机场。
                                      “去机场干吗?你有假期吗?”我奇怪的问他。
                                      “我2月16日要到西班牙打比赛阿!”他熟练的操纵着汽车。
                                      “噢!我想起来了!是义赛吧!”嗯,是很好看的世界明星联队对欧洲明星联队。
                                      “是啊,你说你是足球迷嘛,我就带你去咯!克里斯汀对这不是很感兴趣。”他转头。
                                      “唔唔,有很多明星吧!”我心里暗暗数着我喜欢的那几个球星。
                                      “是啊,那我就提前一天去,带你去巴塞罗那玩玩吧!”我看着他,好白的皮肤,可爱的嘴唇,我好幸运哦!


                                      (七)、
                                      他带我去了宾馆开了房间,把行李放下。
                                      巴塞罗那真是很热情的城市!到处都是热火的女郎,亲热的情侣……对了,今天是情人节啊!
                                      我想着又泄气下来。
                                      “在想什么呢?”拼命吃着冰激凌的安德烈问我道。
                                      “你喜欢吃冰激凌?”我自管自问他。
                                      “是啊,很好吃啊,你要不要来点?”
                                      我点头。
                                      他竟然直接把勺子递过来了,我本能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却张开来。
                                      很甜。
                                      “好吃吗?”他像个孩子一样。
                                      “当然!”我有些不好意思。幸好大街上人实在多,也没人会仔细看我们。
                                      他大概也意识到了,说道:“嗯,我还是把你当小女孩看啊,你是不是有点不好意思?”
                                      我再点头。
                                      他便不说话。

                                      路过鲜花店的时候,他买了一束玫瑰花给我:“情人节快乐阿,我的小女孩!”
                                      我很开心地接过了,虽然不是以情人的身份,但“我的小女孩”让我觉得很亲切。
                                      卖花的老板却认出他了,以拙劣的英语问他要签名。
                                      安德烈很大方的给了他,却引得周围更多的人旁观。
                                      晕!我被夹在人群中间,很是尴尬。
                                      果然,一会儿就有记者来了。对着我们一阵猛拍。
                                      他拉起我的手,带着我快速离开。后面的记者依旧紧追不舍。
                                      我开始想象一会儿的报纸头条会是什么?
                                      ……

                                      “你还好吧?”他停下来。
                                      “还好。”我回答道。
                                      “嗯,这些记者真是的,很讨厌啊。”他擦擦头发。
                                      “是的!”我猛点头。
                                      接下来我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我们找到一个街边的位子坐下来。
                                      “你没男朋友吗?”他问我。
                                      我看了他一眼,不做回答。
                                      “噢,不好意思!”他腼腆的抓头发。
                                      “没关系。这几年习惯了。”我安慰他。
                                      “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吗?” 他很体贴的继续问道。
                                      我该怎么回答?“也许吧!”
                                      “Catherine,工作不用这么拼命的!该找个男朋友。”他抿抿嘴。
                                      “嗯,我知道。”我转过头看旁边。
                                      我一片片的抚摸玫瑰,很水灵。
                                      是属于小姑娘的


                                      回复
                                      20楼2006-02-24 20:29
                                        (八)、
                                        晚上我们在一个沙滩的小店里吃饭。好多新鲜的海鲜。
                                        吃完后,他闭上眼睛,坐在沙滩上,像个虔诚的孩子。
                                        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看着他。
                                        再次深深地为他的脸所惊叹。也许不是最英俊的,但在我看来,是这个世界上最精致的。
                                        我紧紧地闭住嘴唇,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向他的脸靠近。
                                        然后,在他的右脸颊留下了一个很浅的吻。
                                        是属于小女孩的。我笑。
                                        他有些惊讶得睁开眼,看着我。眼神里是迷茫的,他不知道我这举动是什么意思。
                                        我回过头笑了。
                                        “我是你的小女孩。”我轻轻地说了这句话。
                                        我半站起身,环住他的脖子,斜下头盖了上去。
                                        他开始是有些拒绝的,但渐渐的松了嘴,搭上我的腰。

                                        然后我推开他。
                                        我哭了。
                                        “我是你的小女孩。”
                                        我反复说着。


                                        (九)、
                                        我不知道如何继续维持和他的关系。
                                        好像有些暧昧。
                                        我依旧话不多,而他今天下午就要去参加集训了。
                                        “Catherine。”他叫我。
                                        “什么?”
                                        “下午去训练场吧,可以看见许多你喜欢的球星。”他笑。
                                        “好啊。”本来应该很兴奋的,可我的语调却高兴不起来。
                                        “怎么,不开心吗?”这也被他发现吗?
                                        “没有啊,哈哈。”我笑了两声,气氛反倒更冷了。
                                        “嗯,好,那我们赶快吃中饭吧,早点去帮你要签名吧!”
                                        “要签名……我又不是小女孩!”我有些诧异。
                                        “你当然是……小女孩了……嗯。”他略有吞吐。
                                        “嗯,好。”我也不便多说。

                                        到了训练场。我喜欢的球星并没有许多。不免有些失望。
                                        但在安德烈的帮助下,我还是很顺利地拿到了Raul,Kaka,卡西的签名。然后我就坐在看台上看看闲书,看看他们训练。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训练场,而且有这么多明星球员,真的很兴奋。因为是义赛,所以大家训练的都很放松,偶尔还有说说笑笑的。教练只是在旁边聊天,也不做什么指导。倒是看到球员们在嬉闹很有趣。可我总觉得安德烈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是昨天晚上我的困扰吗?不可能吧。
                                        那还有什么呢?总之不会是我的。
                                        我昨天晚上怎么会那样呢?我怎么就吻上去了呢?
                                        我摇头,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这很麻烦。
                                        我不想当第三者。
                                        如果你真的爱他,就该让他幸福。
                                        我只是他的小女孩。
                                        昨天晚上只是偶然罢了,没有其他的。
                                        只有一个吻。
                                        我不断想出新的问题,不断否定自己,不断自我折磨。
                                        好多年的单恋发展到这个地步,是我始料不及的。
                                        本来以为只是单纯的偶像而已,我只是看他踢球而已。
                                        如此,而已。
                                        可我忘了,初中的时候单恋学长,最后还是成为恋人。
                                        难道说,我真的是想要就要得到吗?是这样吗?
                                        不,我们不可能是恋人。
                                        永远不可能。

                                        我叹气,又抬头看球场。我诧异的发现安德烈竟然朝我这个方向看过来。
                                        他朝我笑笑。我朝他,还有他身边的一群球星们笑笑。
                                        他似乎在向周围的人解释什么,然后我看到周围的球星们点点头,再朝我笑笑。
                                        又有些受宠若惊。我很难想象有一天这么多著名球星会知道我,他们还朝我笑。
                                        好吧,不要多想了,好好度过自己在巴塞罗那的假期吧,当是老板放的假。




                                        (十)、
                                        “Catherine,他们也去吃饭,不介意吧?”训练完后,安德烈带着一大帮队友到看台上来找我。
                                        “当然,我很乐意。”我露出灿烂的笑容。在这种时刻,和这么多人在一起显然比只和他一个人相处好。
                                        “你叫Catherine?”卡拉泽问我。
                                        “是啊。”我低头回答。
                                        “安德烈居然带你到这种地方来!”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怎么了?”我抬头看他。
                                        “以前这种情况他应该带克里斯汀阿!”晕,他居然在我面前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啊,因为我是球迷,所以安德烈带我来的。”我不知道该不该解释,还是不要让他的队友误会好。
                                        “你真是球迷吗?”他笑起来。
                                        “当然了!我从小看足球的。”我努嘴。
                                        “噢~~~~”他拖长音调,一副不相信我的样子,哼。以为我只看帅哥啊?貌似如此……想着想着,我就自己笑起来。


                                        回复
                                        21楼2006-02-24 20:30
                                          卡拉则到旁边对卡卡不知道说了什么,卡卡就很神秘的走到我旁边:“Caterine小妹妹,你是安德烈服装店里的经理吧?”
                                          “嗯,是啊,还有……”我刚想说“你不要叫我小妹妹”,他就打断道:“噢,了不起啊,还是小女孩呢就当上经理了!”
                                          小女孩……
                                          我看着他不说话,他又说道:“加油哦!”
                                          天,想生气都生不起来,卡卡真是很可爱的人呢。

                                          餐馆是很随便的。却有很正宗的西班牙牛排。
                                          嗯,和我一起吃的大牌还真多啊!安德烈并没有坐在我旁边,我旁边是Beckham和杰拉德。我很小心的观察了一下,Beckham长得还是很标准的,杰拉德长得挺可爱的,还有对面的亨利,那边还有卡西里亚斯……唉,好多啊,我都看不过来了。
                                          他们没有喝酒,我的是正宗的卡普奇诺。不知道谁为我点的,是谁能知道我的咖啡口味?
                                          我没有继续想,自管自享用属于自己的美食。
                                          “安德烈,这位小妹妹好像不太爱讲话啊?”晕,皮耶罗帅哥你少说一句会死吗?
                                          “呃,我,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讲太多比较好。”不等安德烈回答,我接话道。
                                          “嗯,说得也对,不过小妹妹你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德尔•皮耶罗,你……
                                          “我叫Catherine,是舍甫琴科先生在乌克兰基辅阿玛尼服装店的经理。我是球迷,所以这次安德烈带我来看比赛。嗯,就是这样。”我略有语无伦次。
                                          “是啊,我叫她小女孩。”安德烈说道。
                                          后来我就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些什么了,不过周遭的目光还是让我有些不舒服。毕竟,这么多球星里突然夹个陌生的女孩可不寻常。
                                          后来我还很幸运的交换了许多球星的手机,他们似乎对我都很友好,但我好像很神秘,所以对他们很有吸引力,大家都想清楚地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这样奇怪的情况使他们都对我印象深刻。我又笑。



                                          (十一)、
                                          晚餐过后竟然有球员提议去酒吧。我看看安德烈,他看样子不想去。
                                          “我想去,可以吗?”我试着提高音调。我再看他,他略有迷惑的看着我。
                                          “可以吗?”我再次正色道。
                                          中间的卡拉泽略有为难,避免尴尬,大声说道:“当然可以!”
                                          然后我笑了。
                                          安德烈微笑道:“帮我好好照顾她。”

                                          酒吧的名字叫做“Play Boy”。我皱眉看门牌。
                                          杰拉德用很标准的英语对我说道:“在西班牙很少有人用英语呢,他们不屑的。也许是英系国家的人开的酒吧。”
                                          我耸肩,对他妩媚的笑:“也许。”

                                          进酒吧后,不算太吵闹,但女人很多,于是球员们一进门就分散了。
                                          卡拉则一直很尽责地搭着我的腰,不让我单独离开。
                                          我们坐到吧台,他为我要了一杯柠檬汁。
                                          一个很妖冶的女人上来搭讪,他们聊得很投机,我对他说道:“你去吧,我能自己照顾自己。”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可以吗?”
                                          我露出妩媚的笑容:“我又不是小女孩。”
                                          他露出放心的表情,原来妩媚的笑容真的是可以用来迷惑人的,我笑。

                                          “麻烦,给我一杯白兰地。”

                                          纸醉金迷的巴塞罗那之夜。
                                          白兰地味道不像以往那么重了,我却沉醉在里面。
                                          “嗯,还是来嘉士伯吧!”我歪头眯起眼睛。
                                          调酒师是个表情冷峻的英俊男子,他单眉挑起:“小姐,你确定吗?”
                                          我伸出手,晃晃:“三杯。”

                                          啤酒是完全没有味道了。只觉得清凉。
                                          我开始大笑。然后轻轻抽噎,我把手指插进深黑浓密的长发里。
                                          我就那样不停的哭泣。
                                          我突然抬头,看见调酒师正看着我,眼神里有不解和关切,看到我的注视,随后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转过身。
                                          “喂。”我叫他。
                                          “怎么,小姐?”他依旧挑眉。
                                          “带我回家。”我妩媚的笑。
                                          “啊。”他惊讶。
                                          “噢,我是处女。”我保持笑容和姿态。
                                          然后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我就醉过去了


                                          回复
                                          22楼2006-02-24 20:30
                                            (十二)、
                                            后来我被人用毛巾敷着脸,难受地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睛,看到安德烈愤怒的脸。
                                            哦!
                                            “Catherine,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他恶狠狠的盯着我。
                                            我看了他一眼,别过头。
                                            他用手把我的头转回来,再次说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请求那个英俊的调酒师带我回家。”其实我还是记得的。
                                            他泄气的坐下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他似乎很生气很生气。
                                            “对不起,安德烈。”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吗?”他还在赌气。
                                            “那你想怎么样?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我会这样?”我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
                                            “为什么?”他凑过来。
                                            我不作声。
                                            “该死的!”他再次泄气道,“我知道!”
                                            “你知道?”我面无表情。
                                            他抿起嘴唇:“你是我的小女孩,我知道。可你知道……”
                                            “我知道!”我打断他,“我是你的小女孩,那么足够了。”

                                            “以后你不要再这样了。要好好照顾自己……”他说着这些。
                                            “我知道!”然后他温柔的看着我,我撇撇嘴:“谢谢关心。”
                                            接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酒也早醒了,其实醉的不是酒,只是人。
                                            罢了。
                                            “肩膀借我用一下?”我笑道。
                                            “好……”他也许以为我要哭的吧。
                                            我冲上去,咬住他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三下!
                                            “好了!”我推开他,差点因为重心不稳摔下去。
                                            他拉了我一把。
                                            我不满的看着他。
                                            他的眼神里写满了疑问。
                                            我继续盯着他看。
                                            他被盯得不好意思,刚要开口讲些什么,我就把嘴唇压下去了。
                                            这次他一点反抗也没有,只是接着。
                                            我不断的咬他的舌头,如同咬他的肩膀一样。
                                            可以感觉出他很痛。但没有表现出来。

                                            然后我剥开他的衣服。
                                            他同样。
                                            我的衣服一件件落了下来。
                                            还有最后的了。
                                            他看我一眼,我知道那个意思。
                                            于是我推开他。
                                            我捡起衣服,开始穿。
                                            其间我和他没有说一句话。
                                            “晚安,我走了。”我对他笑。
                                            “嗯,晚安。”他送我出门。
                                            我们没有发生关系。
                                            没有,我依旧可以对着不同的调酒师说“我是处女”。



                                            (十三)、
                                            第二天就是比赛了。
                                            我坐VIP席,旁边还有一些球员的女友,她们好象都互相认识,偶尔有几个认识我的,也许是参加过一些时装展吧。
                                            安德烈穿的是蓝色的队服,头发剪短过了,我惊讶于他无论怎么样都很帅,至少在我眼里。欧洲明星联队没什么有效的进攻,仅仅靠德尔皮耶罗攻进一球。世界明星联队却打得有声有色。作为这样义赛,理论上应该作为中立方带着欣赏的目光去看,可我却只为欧洲明星联队紧张。安德烈有几次射门,威胁并不大。大概上半场四十分钟的时候,他一次攻门没中目标,正要往回跑,不知为什么回头笑了笑。大屏幕很给面子地老是回放这一幕,我很想把这个笑形容为倾国倾城,他是那种可以用一个笑容掩盖他人全场比赛出色发挥的人。让人深陷无可自拔。
                                            下半场他被换下去了,队长袖标带在了杰拉德的手臂上,我想不通为什么昨晚去酒吧的人反而比没去的更有体力留在球场上?我饶有兴趣地猜测起温格教练在想什么,为什么亨利只踢了20分钟?算了,不管什么,没有安德烈的球场都失色不少。

                                            赛后,卡拉泽他们送我回宾馆。安德烈还要参加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后还有会餐。所以我吃好饭洗好澡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时候才等到安德烈的敲门。
                                            “我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很明显的没有新意的搪塞。
                                            “哦,那好。”安德烈便回房了。


                                            (十四)、
                                            今天2月17日,我们返回米兰。
                                            期间我们的谈话莫过于那场比赛,或者干脆我就在飞机上睡觉。我想不出话题,也不想牵扯到任何话题,因为我们的关系已经变得微妙。
                                            回到科莫的别墅,我依旧选择和乔丹在一起。克里斯汀好象有许多话要和安德烈说,而安德烈几次看到我总是欲言又止。

                                            晚饭后,我找到他:“我决定明天回基辅。”
                                            “为什么这么快?”他惊异道。
                                            “20日上班啊!”我别过头。
                                            “20日……可以19日回去啊!”他毫不掩饰的急切。
                                            “我还是早点上班的好。”我微笑。
                                            “也许……是好吧……”他又露出我熟悉的那腼腆的笑容。
                                            “是,这对我们都好。”
                                            于是,我们俩都不做声了,我便回房间收拾行李。

                                            第二天,机场。
                                            安德烈抱着乔丹来送我,我吻了吻他的脸颊,匆匆登机去了。
                                            检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那温润的嘴唇便落寞地合上。
                                            我挥了挥手,义无返顾地走进去。
                                            “Catherine,”我听到他的声音,不是太响,但我清楚地听到了。我不敢回过头去,不敢看他们,其实我很软弱。
                                            霎时间,听到“哇”地一声,乔丹。我停下来,却没转身,原地滞留三秒,一拉行李继续走。
                                            抬头看天的时候,依然是冬天,天空的颜色是温润的蓝。唔,乔丹的身上还有我送他的翡翠,非常温润的玉。一直是个喜欢温润事物的人,感觉心会有所满足。
                                            边走边觉得后面是有目光注视的,突然想起乔丹的眼神和安德烈的很像,有些倔强的,却是温柔的,还是幽幽的。
                                            飞机上的时光是睡觉,冬日的阳光穿透玻璃,射进来,有古老琉璃的感觉,米兰和基辅的天气会差很多呢!

                                            到基辅,一切安定,这里才是自己的家,突然想起那句著名的台词,原来一直高高兴兴地在外面走,是因为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回去。虽如此,但总觉得缺少什么,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边上网边听王力宏的《你不在》,很高兴,在这里可以听见熟悉的汉语——“我的话筒只有自己的体温……我关了灯,黑暗将我并吞……我受了伤在好起来,你却不在……”他的声音是温润的,却越听越撕扯。我的喉咙在寂寞地回响,于是我喝酒,喝的仅仅是啤酒,边流泪


                                            回复
                                            23楼2006-02-24 20:30
                                              (十五)、
                                              第二天有比赛,人很疲劳,几乎是半睡半看的。突然看到——我惊了一下,慢动作回放——只看见安德烈痛苦地倒在地上,他的脚立即肿起来,血止不住地流下来。
                                              我捂了捂嘴巴,我没有尖叫,没有哭泣,当我真真正正地受到刺激的时候我往往下意识地不说话,我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事后我才知道,安德烈伤得很重,真的很重。他满脸怒气地下场,并且始终一言不发。赛后的新闻又不断传来不怎么有利的消息。
                                              这是我爱着的男人,我告诉自己。

                                              我挑准了时间,打电话过去,我在基辅清冷的大街上的电话亭。
                                              “喂?”安德烈的声音,相当地,非常地不耐烦。
                                              我开始沉默。
                                              “你是哪位?”语言有礼,但语气明显压着怒意。
                                              “好。”我缓缓开口。
                                              “你是……”他略有迟疑。
                                              “我是Catherine。”沙哑,我想电话那头传出的我的声音就是沙哑。
                                              “哦,是你!”不知道我有没有听错,他语气里带着欣喜。
                                              “你怎么样?”我还是平稳着口气说话。
                                              “估计要好久……不,不严重。”
                                              “不严重的话我就放心了,好好休息。”我又何尝不知道我们在互相地敷衍,虽然目的不同。
                                              “嗯。”
                                              “那我挂了。”
                                              “啊……”
                                              “怎么了?”
                                              “没什么。”
                                              “那我挂了。”
                                              “哦。”
                                              “拜拜。”
                                              他没有说话,于是我没有挂机。
                                              我靠着电话亭蹲坐下来,面无表情。耳机里准确地传出他的急促的浓重的呼吸声,并且渐渐平稳,我静静地闭上眼睛。

                                              过了好久,电话突然地忙音了。
                                              我惶急地站起来,重新插入电话卡,传来声讯台小姐温柔的声音:“您卡内余额不足……”
                                              我看表,这个电话长达40分钟,其中有39分钟的沉默。
                                              我情愿相信他此刻也在惶急地拨打我家的号码,可是此时,我正在基辅清冷的大街上。


                                              尾声:
                                              迎面走来几个靓丽女孩,朝我妩媚地一笑,我回应了一个俏皮的口哨。
                                              基辅的雪开始融化了


                                              回复
                                              24楼2006-02-24 20:30
                                                • 218.90.137.*
                                                写得很美


                                                回复
                                                27楼2006-06-13 12:54
                                                  好棒!用眼睛听姐姐讲故事


                                                  回复
                                                  29楼2006-06-17 21:51
                                                    不过这会大家好象都去看球了,没几个人顶,这场没什么好看的,伊朗会


                                                    回复
                                                    30楼2006-06-17 21:55
                                                      那一段...........写得有点........
                                                      好羡慕..........


                                                      回复
                                                      31楼2006-06-17 22:07
                                                        天哪,,,,,,,,,这个帖子居然被顶

                                                        脸红ING


                                                        回复
                                                        32楼2006-06-17 22:27
                                                          乖.MM~


                                                          回复
                                                          33楼2006-06-17 22:28
                                                            • 218.77.79.*
                                                            sdsd


                                                            回复
                                                            34楼2006-06-17 22:31
                                                              • 60.180.138.*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回复
                                                              36楼2006-07-13 13:34
                                                                • 60.180.143.*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回复
                                                                37楼2006-07-14 13:23
                                                                  • 60.180.143.*
                                                                  我也希望是喜剧 作者真是写的太好了 我好象在看电视剧一样 非常好 希望还有下集


                                                                  回复
                                                                  38楼2006-07-14 13:24
                                                                    真是很花


                                                                    回复
                                                                    39楼2006-07-14 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