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8贴子:1,282,361

【迟爱同人】前世今生。〖古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敬百度……


广告


某奥不擅长码字、而且又极其想写他们俩的古风文、

所以各位看官若要看出意境来得费点功夫、一个字一个字的读……


回复
举报|2楼2010-07-29 18:00
    咦?天花板?


    回复
    举报|3楼2010-07-29 18:00
      轻轻地插一下……古风大好><


      回复
      举报|4楼2010-07-29 18:05


        〖前世今生〗



        序。




        第一次见他。

        白衣。

        葱指灵活地拂过琴弦。悠然的挽歌就溢出来。

        母亲含笑地点头然后看我,问我的意见。

        我凝目:要了。

        母亲问他:你的名字。

        他轻然的答:柯洛。

        那时,我离他两米。

        柯洛柯洛,将二字死死刻在心上。

        由然,他成了我的乐师。


        回复
        举报|5楼2010-07-29 18:05

          支持LEE反攻……


          回复
          举报|6楼2010-07-29 18:06


            〖章·一〗





            七月初七。庙会。

            管事雇了船。打发了摇船老夫。船尾,空着。船内,亦空着。

            而船头,就你和我。这次,你。红衣。其实想说白衣更适合你。

            檀木赤琴。我令人事先架好了的。

            掀起帘子见到琴的一霎那,你笑了。

            那是第一次见你笑。

            你移步坐到檀琴前,悠然奏起挽歌。

            没有特定的课程时,你就喜欢奏挽歌。

            曾问过你为何,你不语,我便不再追问。

            不知怎么的,就想坐在船沿,安安静静听你抚琴。

            一曲毕,你俯下身来,撩起我的袍子

            笑道:溅着水了。

            我指向不远处的白莲道:和你很像。

            暮地,你垂下目来,思愁像荡开的猗一般。

            我问:怎么了?

            你抬头对上我的眸,又转为温和:无谓。

            我将头靠在你膝上

            你顺我的发,我问:柯洛,为何,你不是女子?

            你皱眉:为何,我需为女子?

            我一时气结不语、因为我也未想过为什么?


            沉思了会、我说:我若为女子、亦无妨。

            你笑道:不,下一世,你还是为男子罢。

            :为何?

            :你做不了女子的。

            :……

            :莫延、你信我。依你的性子、做不了女子的。

            我不再斗你、笑出声:那我们、还是都做男子罢……



            那年七夕、我十四。我记得你的笑、还有你身上、莲的味道……



            回复
            举报|7楼2010-07-29 18:24
              其實我支持LEE反攻......不成
              母親?看來這裡的叔沒有悲慘的童年,反而是滋潤公子哥兒?


              回复
              举报|8楼2010-07-29 18:27
                回复:8楼


                嘿嘿 、算是~~~


                回复
                举报|9楼2010-07-29 18:28
                  新文,MARK


                  回复
                  举报|10楼2010-07-29 18:34
                    广告
                    温柔一插


                    回复
                    举报|11楼2010-07-29 18:36
                      表反攻!


                      回复
                      举报|12楼2010-07-29 19:03
                        终于有人开古文迟爱坑了…楼主…请你无论如何收了我吧…


                        回复
                        举报|13楼2010-07-29 19:28
                          反攻啊…还是不要了吧…


                          回复
                          举报|14楼2010-07-29 19:43
                            啊其实俺认真地问这文里会有反攻情节么……一次还是多次……?>_<
                            心脏承受力比较脆弱ORZZZ


                            回复
                            举报|15楼2010-07-29 21:07
                              感谢各位厚爱,回15楼看官,某奥会尽量不挑战你心脏极限,至于几次…等LEE偷偷告诉我了我再偷偷告诉你


                              回复
                              举报|16楼2010-07-29 21:48
                                13楼的亲,谢谢支持


                                回复
                                举报|17楼2010-07-29 21:49
                                  〖章•二〗

                                  夜晚七夕的氛围开始闹腾起来。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

                                  玩乐一通之后,我笑着回头寻你的身影。

                                  早无心注意周围的人潮,忽然就觉得自己有了视疾。

                                  各色的艳,可我的目,只容得下身前那抹樱红。

                                  你买了糖人递我,我捺眉

                                  :怎么?还当我是孩子?

                                  你笑:你本来就是孩子。

                                  你我走道江边,放开了手,拿出丝帕,拭我额上的汗。

                                  我像第一次见到你那样对你凝目。

                                  你问:这样看我做什么?

                                  我芙尔,略带笑意的答:柯洛,你不是人,你是妖。

                                  你手一抖,帕子落入水中,随波荡开。

                                  :就会取笑我

                                  你凝着漂向江中的帕子,在船上的垂目思愁又爬上眉。

                                  :不,我说真的。

                                  冲你一笑,我侧身跃入水中。

                                  水的凉渗入心骨,我听见你在身后唤我的名字。

                                  放心 ,我不会有事。

                                  抓住帕子的一刻,我松了笑。

                                  来不及回头向你挥帕,脚就被水草缠住了。

                                  我开始挣扎,拼命地挣扎,因为忽然开始害怕。

                                  并非害怕生气,怕的只是再也见不到你。

                                  失去意识的前一瞬,我看到你身体周围泛起的白光。

                                  樱红的衣衬着亮白的光,煞是好看。


                                  醒来时,你不在我身边。

                                  草顶木墙。我环顾四周。

                                  你端药拂帘而入:醒啦?

                                  我听见你的声音,回头看着你。

                                  你拿起草枕,垫高了我的身子,将药勺放在嘴边,吹气,纳凉。

                                  我紧紧盯住你的动作和表情,不放过一个。

                                  你将药喂入我的口中,缓缓道:帕子落水,本没什么。为何跃入去拾呢?

                                  我侧头:我见不得你皱眉的样子。

                                  你放下药碗,那如今染了风寒,我又怎么和夫人交代?

                                  我不语。

                                  你叹了口气道:主子,别再任性了,好么?

                                  我垂下头、默许。

                                  你见我不语,将丝帕放在温水里拧干然后擦我的脸。

                                  动作温和,我抬起头看见你已没了刚才的怒气,便笑着说:柯洛,你真好看。

                                  你笑了笑,原本就俊的眼睛弯了起来,嘴角也勾成弧状。

                                  我问:这里是哪?

                                  你说:我没进府前,便是住在这里。虽然破旧了些,不过离城不远,周围依山傍水,倒也舒适。

                                  我立刻开始好奇,便对你说:我已好了大半,你带我出去看看吧?

                                  你开始不许,后来坳不过我,便牵了我出去。

                                  这是第一次你牵我的手,你的手很温热,似乎比我的大些,你将我的手包在掌心

                                  我忽然,就不想放开了。

                                  你在前面带路,边走边回头对我说:小心。

                                  出了土做的围墙,看着周围。

                                  蜿蜒的小溪清澈见底,曲曲折折绕过农舍,不远处是一座青山,郁郁葱葱好不威严。

                                  农舍对出去有一座小坡,野花野草的开了一地,你牵着我坐在小坡上,对着青山。

                                  我躺再草上,用手肘支起脑袋

                                  你看着我的动作,眯起眼睛问:莫延,你十几了?

                                  我答:十四。

                                  你沉思了会说:恩,长大了。

                                  我笑了笑,忽然记起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便问:柯洛呢?

                                  你说:我?二十了。

                                  我吃惊了起来,曾经猜过你可能比我大,但没想到竟然大六岁。

                                  你又说:莫延,你爱这里吗?

                                  :恩。我站了起来继续说道:我爱这里,每一花,每一草,每个人,每座城。

                                  你闭上眼睛躺了会,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直到晌午。

                                  你扶我起来说:回去吧,夫人该着急了。

                                  我点了点头。

                                  你像来时那样牵着我,很小心。

                                  山谷的风很大,你说了什么,我抬起头却看见你微笑的脸。

                                  可我分明听见一句很轻的:莫延,你别怪我。


                                  回复
                                  举报|18楼2010-07-30 11:09



                                    为嘛柯洛比LEE大6岁?!

                                    昨天LEE叔偷偷告诉我说、他很苦恼现实世界里他和柯洛年龄的差距,大伙就从了他一回吧。


                                    回复
                                    举报|19楼2010-07-30 11:14
                                      沙发~~?


                                      回复
                                      举报|20楼2010-07-30 12:38
                                        吼~~楼上是偶,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连板凳一起占了~~~
                                        古风大爱呀,楼楼偶爱你~


                                        回复
                                        举报|21楼2010-07-30 12:56
                                          〖章•三〗


                                          母亲在藤椅上危坐着。

                                          见你我归来。斥目。

                                          你侧身垂立。道:柯洛知错。请罪。

                                          母亲没有表情地:带着主子夜不归宿,如今面见我,还不谢跪,成何体统?

                                          你抬头,对上母亲的眸,柔声道:柯洛知错了,夫人惩罚便是。下跪请许柯洛不从。

                                          母亲不再逼迫,转神问我:多大的人了,又是名门家。这样像什么样子?

                                          我坐卧在母亲身旁,调笑道:孩儿知错了,昨夜在市会上玩的晚了些,就找了附近的酒家住下。柯洛原是万万不从的,被我硬拖了下来,实不该怪他。

                                          母亲笑道:就你会袒护人。

                                          我抬眸寻你的神情,只见你仍垂立在那儿。一语未发。微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

                                          母亲拍了拍我的手,道:闹了一天,也该乏了,都回房去吧。

                                          奴才丫鬟们谢了一地,我起身出院,你随在身后。


                                          路过花园的时候,满池的白莲开得正盛,

                                          我对你说:柯洛。教我弹琴吧。

                                          你看了看莲,然后说:好。我去命人拿琴过来。于是,踩着步子走出院子。

                                          我想起了今早你对我说

                                          :主子,别再任性了,好么?

                                          以往,你向来不称呼我为主子。可见,昨夜,是真的急了。

                                          我笑了起来

                                          :延哥哥在笑什么?

                                          我打开折扇掩住笑意,回身对着身高只及我腰的孩童道

                                          :小竟,以后不准在一声不响的跟踪我。

                                          小竟低下头,小声嘟哝:我没跟踪呀,是延哥哥自己想事想得出神。

                                          小竟是末弟,我是次子,这中间的兄弟姊妹无一不在出生后一月内夭折。包括大哥。

                                          小竟最小,却是最后一个幸免过来的。府内之人也自是疼爱着。

                                          我看着他,凑下身去,道:说吧,又想哥哥给你买什么?

                                          他把头摇得似小鼓一般:不是不是,我是来告诉哥哥一个秘密。

                                          他伸出手朝我摆摆,示意我凑过去些,我俯过身,他凑在我耳旁说

                                          :延哥哥,方才我路过爹的书房,听见了三叔的声音。

                                          我皱了眉,看看他,他也朝我点点头。

                                          我拍拍他的脑袋,示意我去别处玩,自己却开始沉思起来。


                                          三叔素来与我家不相来往,和我爹一样,也都是朝中权贵,这次秘密登门造访,必有大事。

                                          正想着,柯洛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两个小厮,抬着琴。

                                          :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摇摇头:没什么。

                                          随后,我坐在琴凳前,抚弦。

                                          在挽歌溢出来的时候,柯洛瞪大了眼睛。

                                          我朝他笑了笑,风吹乱了我的发,我挑起眉毛,认真的抚弦。

                                          一曲毕,柯洛问:你怎么会奏?

                                          我说:听你弹了几遍,几个音符记在了脑子里,看着琴,自然就出来了。

                                          你看着我,说:再弹一首吧。

                                          我点头。你立在旁边看我,眼神像极了第一次我看你那样。

                                          你走过来,帮我理了风吹乱的发丝说

                                          :莫延,你比我更好看。

                                          我惊喜的抬起了头,看见你微笑着。就如你背后的白莲一般,大朵大朵的盛开着。


                                          回复
                                          举报|22楼2010-07-30 13:38
                                            回复:21楼


                                            谢谢小亲、厚爱~~~~·


                                            回复
                                            举报|23楼2010-07-30 13:46


                                              小竟在、那卓文杨呢?……



                                              不要问我……小竟的那几声:延哥哥。叫的我寒碜了……



                                              各位看官,辛苦……


                                              回复
                                              举报|24楼2010-07-30 14:49


                                                申精了!……庆贺个~~~撒花~~~~


                                                回复
                                                举报|25楼2010-07-30 16:36
                                                  lee比柯洛小六岁............orz......
                                                  小绵羊变成大莲花了......
                                                  小竟如此正太呦~~~~~~~~
                                                  这个故事很原创啊~~~~


                                                  回复
                                                  举报|26楼2010-07-30 17:05
                                                    回复:26楼



                                                    其大!你终于注意我的贴了啊~~~嘿嘿


                                                    现在可能各位的关系都有点糊、再往后就清楚了、性格各方面都和现代的比较像的。


                                                    我在考虑要不要写小竟和LEE的H……会不会告我虐童?……


                                                    谢谢支持~~~我会努力的!……


                                                    回复
                                                    举报|27楼2010-07-30 17:27
                                                      回复:8楼



                                                      悲惨的不是童年了、往后会很悲惨……


                                                      回复
                                                      举报|28楼2010-07-30 17:27


                                                        回复
                                                        举报|29楼2010-07-31 10:32


                                                          〖章•四〗



                                                          :少爷,柯大人,老爷有请。丫鬟冲你我行礼。

                                                          我看了看你,见你也是一样迷茫的在看我,便给你了你一个安心的笑。

                                                          穿过长廊,到了父亲的书房,见到母亲也在,看样子,三叔似乎已经走了。

                                                          :莫延见过爹娘。

                                                          :柯洛见过老爷夫人。

                                                          父亲抬高了头,仔细的看着我,然后叹了气,说道

                                                          :延儿,你还小,但有些事,也该和你商量商量。

                                                          父亲皱着眉头,母亲也似有心事的愁着眉。父亲继续说道

                                                          :先皇驾崩没过多少时日,大皇子就继承了皇位。谁料皇上心高气傲,认为我们老了,不做事了,就想拿了位子,遣散回去。这怎么可以,如今这王爷之位是你爷爷当年带兵拼了命打下来的,往后定要传位于你。怎么能说遣就遣。

                                                          父亲像是着急了起来,咳嗽的厉害,母亲将茶水递于他,他接过,抿了口。待情绪稳定了些,继续说道

                                                          :后来,皇上念在我氏历代为朝廷效力,又得知我有两个儿子,才收了成命,问我大儿子今年多大。我怕报了你的真实年龄皇上念你年纪小不许你做官,于是,为父就说你十九了,文武双全。皇上这才命我明日带你入宫,逐渐接触朝中事务,可延儿你文是没话说,但武可怎么办,光靠才智在宫中定是不行的。

                                                          我似乎懂了父亲让柯洛和我一起来的意思。

                                                          或许在他说出长子十九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在说我了。

                                                          柯洛来府里也快半年,为人处世大家都看在眼里,琴棋书画是强项,武功也自是不在话下。

                                                          自然是随父亲入宫代替我的最佳人选。

                                                          于是,我顺水推舟。

                                                          :爹,孩儿有一个好法子。您可以让柯洛随您入宫,孩儿未满二十,朝中权贵自是没见过也不认得的。柯洛文武双全,又是府中之人,定能成为您的左膀右臂,为朝廷效力。

                                                          说完,我看着你。你满是惊讶的神情。

                                                          父亲和母亲的脸上也有欣慰。

                                                          父亲说:延儿,这往后可要委屈你了,为了李家,大少爷的身份,对外,就要让给柯洛了。

                                                          我点头,道:好。

                                                          父亲看着你说:柯洛,你是延儿的老师、我与他母亲更是器重与你。这件事,你可愿意?

                                                          你抬头看着我,眼神里有着期待。我笑了笑,你便低下头,道

                                                          :多谢老爷赏识。柯洛定当为李府效力,万死不辞。



                                                          自从那天之后,柯洛便搬到了我屋子的隔壁。

                                                          每日清晨我醒来的时候,柯洛已经随父亲赶早朝去了。

                                                          我睡下之时,柯洛还仍在父亲书房里熟悉朝中之事。

                                                          见面的时间自是少了。

                                                          这天夜里,我觉口渴,起身倒水喝。听见梨花院内有琴声,便披了件薄衣,出门去寻。

                                                          湛蓝色的月光下,梨花瓣飘飘洒洒落下来。

                                                          院内的石桌旁架着一檀木琴,柯洛半倚在石凳上,一身白衣。

                                                          左手轻拈酒杯,右手有时随意在琴上轻拨两下。

                                                          我走过去,柯洛见我,嘴角勾起弧度。

                                                          我坐在他旁边,给自己倒了一壶清酒。

                                                          他转过头,说道:怎么还不睡?

                                                          我说:起夜了,睡不着,听见琴声,就寻你来了。你呢?怎么还不睡?

                                                          柯洛垂下眼帘:我在想一个人。

                                                          我感觉到有一丝微凉的情愫,只是当时的我,并未在意,这叫心疼。

                                                          我没问是谁,因为我并不想知道是谁

                                                          柯洛恢复了笑容,说:你呢?可有可想之人?

                                                          我摇了摇头,轻琢一口酒。

                                                          他笑了笑,问我:莫延,你可怪我?

                                                          我说:怪你什么?

                                                          他说:这王爷府长子之位,可是你的。

                                                          我微笑着说:我其实从未想当过王爷。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骗人。

                                                          在三岁那年,爷爷去世,我对着他的墓发了誓。我定当好好学习,像爹一样,终生保护李王府。

                                                          从那天开始,我很努力的学习各样东西,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支撑起这个家,乃至保卫这个国家。

                                                          我继续说着:我不适合做官,还是无牵无挂来的自在。

                                                          柯洛看着我,似乎想看到我骨子里。

                                                          我苦笑。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如今这般,我没得选。

                                                          你看了几眼我身上的袍子,将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

                                                          说:莫延,你穿红色的裳,美的很。


                                                          柯洛放下酒杯,起身将琴移到我面前,说

                                                          :莫延,挽歌是有第二章的。是我自己谱的,你若想学,我教你。

                                                          我惊喜的点头,于是,你便坐在我身后。轻拨琴弦,开始奏起来。

                                                          将我环在你怀里的一霎,我脸红了。

                                                          虽然我晓得,我们都是男子,你在教我练琴,很正常。

                                                          可不知为何,我那么迫切的希望,梨花瓣永远也飘不完,这天,永远也不会亮。


                                                          回复
                                                          举报|30楼2010-07-31 2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