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7贴子:1,282,356

【不知道是啥同人= =】Scorpio(凌夏X卢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百度神受


广告
本来想写上“迟爱同人”的,但仔细想想好像又不算……所以就出现了这个囧囧的标题。
于是到现在为止只写了一个小开头,决定先发上来……如果没有雷到大家的话,我就继续= =


回复
举报|2楼2010-07-21 21:46
    引子

    “忍一下。”
    在他上方的男子,嗓音低沉而漠然。细细看来却是面冠如玉、英俊非常,面庞的轮廓如同被雕刻过一般,完美却又冷硬。男子的目光,在现在正趴卧着的青年的背脊上游⺌移着,手上拿着的,竟是用于刺青的工具。
    “这是属于你的印记,你要记住了。”
    男子用老师说教般的口吻这样说道。
    “嗯……”青年也如同听话的学生似的点了点头,额上不断沁出汗珠。
    他还太年轻,只有十八岁。
    男子这样想着,不由得蹙起了眉。
    ……
    十几个小时之后,青年的背脊上,出现了一只黑色的天蝎。
    S市某黑⺌帮龙头的标志。
    男子放下刺青工具,神色略有些疲惫,看着好像已经睡着了的青年。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了弧度。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好像只有八岁吧?

    ——“小夏,你要记住,这就是你就算牺牲性命,也要一辈子保护好的人。”

    十年了,真的很快。
    时间果然可以改变很多事,当初那个瘦瘦弱弱看上去甚至有些营养不良的毛头小子,在听到别人叫自己的全名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瘪着嘴巴哭出来,如今,居然已经是身高和他相差无几的健壮青年了。
    凌夏伸手拨⺌弄了一下青年被汗水粘连在前额的发⺌丝,俯下⺌身去,用嘴唇轻轻擦过他光洁的额头。尝到些许汗水的咸涩,凌夏的脸上流露⺌出了外人从未见过的柔和微笑。


    回复
    举报|3楼2010-07-21 21:47
      沙发,抢了再说~~~


      回复
      举报|5楼2010-07-21 21:49
        板凳


        回复
        举报|6楼2010-07-21 21:55
          俺等了那麼多年,終於有這兩只的同人了,而且配對還是俺的最愛~~~~~~~~
          從看遲愛的那時起,便覺得這兩只曖昧得非比尋常了,可惜藍大好像無意讓他們發展下去,吧裡關於這兩只的也少,想不到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給我等到了!!!!!
          大人可千萬不要棄坑啊,俺每天都會來支持你的!!!


          回复
          举报|8楼2010-07-21 22:04
            1.
            “哟,凌夏,你来啦?”
            “噗!”卢余一口酒没含住,尽数喷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清理现场,“那个什么,凌哥,我没喝酒,真没喝,你可以听我解释……”
            “哈哈,哈哈哈……”
            卢余涨红了脸还没解释完,就听见身旁的男人笑得花枝乱颤。
            “哎,我开玩笑而已,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吧,啊?”男人拍拍他的肩膀,眯着眼睛笑的样子很迷人。
            还好,现在看见这样的笑容,卢余已经没有当初那样痛楚的心跳加速了。
            “LEE……”卢余无奈地把酒杯重新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你想让我也得心脏病进医院吗?”
            LEE先是愣了愣,而后又把酒杯斟满,抿了一口,说:“行啊,最近变幽默了。”
            “LEE。你喝得太多了。”卢余伸手盖在LEE的酒杯上,试探着问,“跟柯洛吵架了吗?”
            能让这个男人大半夜来夜店买醉的,除了柯洛之外,不会有其他原因。
            “我们今天,能不能不提他,嗯?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婆婆妈妈了?”LEE凑近了卢余,湿润的眼瞳已然有了醉意。
            卢余叹了口气,放开了盖着酒杯的手:“我早说了我喝酒从来没输过。”
            “好啊。”LEE立刻兴奋地撩高袖管,“今天我们就继续拼拼看……咯……”
            果然喝醉了吧。
            看着不顾形象的LEE,卢余突然很想笑,也不知道这个完美主义男人醒酒了以后回想起他现在的举动,会是什么想法?
            “莫延!”
            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卢余冲着声音的发源地招了招手:“柯洛,这边。”
            发型凌乱的美青年快步冲过来,卢余看看他,又看看袖管撩高的LEE,一边摇头一边想如果这两个人不是一对那他就把名字倒写算了。
            “谢谢你通知我,我先带莫延回去,麻烦你了。”柯洛架起醉醺醺的LEE,道谢的时候,打量卢余的目光却是警戒的。
            “不用客气。”卢余何尝不知道这样的警戒是为了什么,怪只怪,柯洛自己爱上的人太有魅力。
            为了LEE的腰,干一杯。
            LEE被柯洛拖着离开了位置,醉眼朦朦胧胧地发着亮光:“哟,凌夏……”
            卢余这次可没那么容易上当:“行了,LEE,你别骗我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娃娃。”
            “老大……”在保镖偷偷搡了一下卢余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转过头去看身后的人。
            “噗!!!”
            一口酒,还是没能忍住。


            回复
            举报|9楼2010-07-21 22:19


              沙发,我还是抢了再说~~~


              回复
              举报|10楼2010-07-21 22:24
                YE,,两个沙发都是我的~~~~


                回复
                举报|11楼2010-07-21 22:24
                  看到這個配忍不住激動了啊,

                  看遲愛時就覺得這對肯定有什麼...終於有人寫了啊~

                  (前面還以為LEE跟柯綿羊又出事了,還好綿羊有把LEE領回去)

                  接著盧餘不會倒霉了吧...


                  回复
                  举报|12楼2010-07-21 22:28
                    广告
                    蓝蓝我爱你~~
                    坚定地认为凌夏美人是攻


                    回复
                    举报|13楼2010-07-21 22:42
                      顶!!!
                      这2人的JIAN情是有目共睹的呀~~
                      做好蹲坑的准备。。。。


                      回复
                      举报|14楼2010-07-21 22:50
                        终于有人写了+1

                        灰常萌的一对儿~~ ><

                        PS:LL是天蝎的??表示那个刺青有爱、、、



                        回复
                        举报|15楼2010-07-21 23:14
                          2.
                          当凌夏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保镖们的面部表情已经控制得很正常了,而卢余通红的脸也稍稍平复了一些。
                          “凌哥,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的。”
                          “喝了多少?”凌夏脸色平静,开门见山地问。
                          “啊?没多少。”卢余回答得很心虚。
                          凌夏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靠近他,面对着面,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鼻尖好像差一点点就能相撞。卢余大气不敢出,眼前放大的容颜足以让他心跳飚上520。
                          “还可以,不是很浓。”
                          卢余反应了老半天才明白过来凌夏指的是他身上的酒味。
                          “以后少喝点,对身体不好。”虽然这句话凌夏已经对他说了不知道多少次,可卢余总有犯规的时候,而每当他犯规,凌夏就成了复读机。卢余自然知道,凌哥不是对谁都那么有耐心的。
                          不知不觉就回想到了儿时第一次跟凌夏见面时的场景,卢余小时候身体不好,个子就那么一点点,头发天生又枯又黄,脾气还别扭,不喜欢别人叫他的名字。可凌夏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偏偏是:
                          “你是卢余?”
                          然后,对自己的名字格外忌讳的八岁小卢余就开始不遗余力地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打嗝儿,眼泪鼻涕通通抹在了一脸莫名其妙外加不知所措的十三岁少年凌夏身上。
                          这是卢余从出生到现在所做过的最最丢脸的事情。
                          至于后来,凌夏手把手地教会了卢余空手道跆拳道柔道外加泰拳,卢余的身体渐渐好转,青春(哔——)期的时候发(哔——)育格外顺利。个头蹿得飞快,体格也变得健壮了,十五岁的卢余曾心心念念地想着自己的身高会不会超过凌哥呢?只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地追赶,却好像始终都差了那么一点点距离……
                          卢余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谁,凌夏,是他最崇拜,同样也是最想要超越和战胜的人。


                          回复
                          举报|16楼2010-07-21 23:28
                            回复:15楼
                            抱住提子大~~先吃豆腐……

                            然后……俺不是天蝎滴,但是俺觉得凌夏这样的男银很像蝎子……囧。


                            回复
                            举报|17楼2010-07-21 23:29
                              哎,居然还有更新~爪机沙一个^^
                              鲈鱼兄比我想象的还要可爱><他给我的感觉一直是粗犷版的钟理,而凌夏是冷面版鱿鱼…不过这样性格的好处是一般不会渣掉…
                              当年看迟爱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LEE叔当时真的接受了鲈鱼兄,凌夏会不会拿把AK47把叔干掉==

                              LL要不要考虑让凌夏和可乐为爱火拼一把><


                              回复
                              举报|18楼2010-07-22 00:10
                                回复:19楼

                                大家懂的……

                                于是前面有一处BUG,凌夏比卢余大6岁,所以第一次见面卢余8岁而凌夏是14岁不是13岁……不想承认自己算错的某兰遁走……


                                回复
                                举报|20楼2010-07-22 09:26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兰兰开坑必须顶上去~~~~
                                  这这这...零下和鲈鱼太美了...多么温馨...多么暧昧...
                                  反射性的想起了谎言的某人凌乱跑走...


                                  回复
                                  举报|21楼2010-07-22 09:35
                                    3.
                                    这十几年,说得好听些是凌夏帮着卢余做事,但事实上卢余也知道,是凌夏在教他,把他一点一点培养成一个真正黑帮大哥的样子。他们的相处模式和一般的上下级不一样,对于卢余来说,凌夏更像是他的兄长、老师,或者……朋友?
                                    凌夏摇摇头,说是朋友的话,还是有些奇怪的。
                                    “怎么了?头晕么?”凌夏说着,伸出手指摁上卢余的太阳穴,慢慢揉着。
                                    “没有,谢谢凌哥。”卢余笑了笑,露出一排白亮而整齐的牙齿,右边嘴角有个浅浅的、似有若无的梨涡,唯有近距离才能看得到。
                                    凌夏一愣,慢慢收回手,转身说:“没别的事就早些回去吧,以后这种地方也不是不能来,但还是少来为好。”
                                    “凌哥,我知道了。”卢余跟上凌夏的脚步,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距离。

                                    “凌哥,其实……我喜欢男人。”
                                    这是卢余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对凌夏说的话。
                                    那日也是帮派龙头的交接仪式,前一天晚上,凌夏亲手在卢余背上纹了他们家族的天蝎标志,象征着他的成年,可以接受管理整个帮派。卢余觉得,自己也是时候对凌哥坦白自己的性取向了。一开始,他还感到很忐忑很慌张,他是那么在乎凌哥的看法,万一凌哥觉得他恶心……变得讨厌他,那他要怎么办……
                                    结果,凌夏脸上却还是带着一贯的平静(店长附身了ORZ……),像平时那样,如同一个老师般地说道:“你可以玩,但别闯什么祸。”
                                    “我……我不是玩,我是认真的。”卢余着急地解释,想要凌夏明白他的感觉。
                                    当时的卢余已经有了一个交往的对象,是高中毕业前班里的同学,一个不太爱说话但是很迷人的男孩。卢余甚至把他带到了交接仪式上,他知道凌夏看见了。
                                    “知道了。”凌夏只是没有任何感情地回应了一声。
                                    后来,那个男孩儿死了,在别的帮派刺杀卢余的时候,为他挡了一颗子弹,当场毙命。
                                    那是卢余的初恋。
                                    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恋人,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悲痛和负疚里难以自拔。是凌夏一耳光打醒了他,对他说:“要么帮他报仇,要么跟他一起死,你自己选。”
                                    卢余选了前一条,把那个帮派灭得渣都不剩,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卢余在S市的黑道出了名。
                                    这些,都是凌哥教他的,他会记得。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0-07-22 10:32
                                      很喜欢凌夏和鲈鱼的组合
                                      也是很奇怪 这么好的组合 为什么狼妈没有写他们的故事
                                      今天看到楼主的同人 希望楼主写的长一些


                                      回复
                                      举报|23楼2010-07-22 11:02
                                        终于有了~~~这个cp从一开始就好萌,而且楼主写的好好~


                                        回复
                                        举报|24楼2010-07-22 11:27
                                          零下蜀黍是天蝎座的吧~那种SEXY的男银。。。。。。天蝎座的零下永远都伏在鲈鱼蜀黍的悲伤啊~


                                          回复
                                          举报|25楼2010-07-22 12:09
                                            鼻涕眼泪齐飚……………………………………
                                            终于看见这对CP了!!
                                            劳资都快憋不住自己写了=00=
                                            LZ加油啊!!!!!


                                            回复
                                            举报|26楼2010-07-22 13:39
                                              这文有爱。顶了~~


                                              回复
                                              举报|27楼2010-07-22 14:07
                                                4.
                                                回了家,卢余还有些担心LEE,打了电话过去,手机却是关机,家里也没人接。想了想他和柯洛现在有可能在做的事情,卢余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他长这么大,只用心追过两个人,一个死了,另一个,却不属于他。
                                                解开衣服半裸着成大字型躺倒在床上,卢余长长舒出一口气,算了,用LEE刚才醉酒后的话说,就是:“像你这样有权有势有男人味儿的,以后要什么漂亮男孩没有, 何必学那个谁一样死心眼……”
                                                可问题是,LEE自己难道不死心眼吗?
                                                “卢余。”
                                                凌夏的声音冷不丁地想起,卢余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凌,凌哥……什么事?”
                                                “别就这样睡。”凌夏道,“去冲个澡吧。”
                                                “嗯。”卢余心中温暖,点点头,说,“凌哥,我们一起洗吧,我给你搓背。”
                                                记得两个人上次一起洗澡的时候,还是半年前的事儿。因为要去日本的分会办事,所以顺便去了温泉,卢余一直很羡慕凌夏的身材,外表看不出什么,但脱了衣服才知道原来线条那么完美,不像他,空有一身筋肉。
                                                虽然大多数见过的男孩子都挺喜欢的……
                                                凌夏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然后轻轻点了一下头。
                                                卢余很高兴,从衣柜里拿了浴袍走进浴室,凌夏跟着走进去,可是门一关上,密闭的空气就一下子莫名地紧张起来。
                                                卢余的头有些晕。
                                                “怎么了?”凌夏忽然问。
                                                卢余做着深呼吸,把浴袍放下,一边解裤子一边讪笑:“没什么。”
                                                这该死的皮带是什么牌子的?怎么会解不开?
                                                不知是不是卢余的错觉,他好似听见了凌夏在背后的一声轻笑,紧接着,一双手从身后环到面前,抽开了卢余的皮带,接着是拉链……
                                                “凌哥!”卢余一声惊呼摁住凌夏的手,“我自己来就好。”
                                                “……嗯。”
                                                凌夏的鼻息吹在卢余颈后,让他一阵战栗。
                                                突然,什么东西在卢余的背上滑过,轻轻地、痒痒的:“这个刺青,很漂亮。”
                                                卢余屏住了呼吸,干笑着说:“那个……那是当然了,凌哥帮我纹的啊……哈哈。”
                                                “你什么时候脱裤子?”凌夏问。
                                                “马上。”卢余吞了口口水。
                                                “我先去放水。”凌夏的声音很平静,让卢余也从紧张中稍稍缓和了下来。
                                                搞什么啊……那是凌哥又不是别的什么人,这么慌干什么……卢余一边脱裤子一边想,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还是听凌哥的话不要喝比较好。


                                                回复
                                                举报|28楼2010-07-22 14:20


                                                  回复
                                                  举报|29楼2010-07-22 14:21
                                                    零下好工口...怎么办...我要忍不住鼻血了昂昂昂...
                                                    鲈鱼后面的那个啥要没了哇~~???
                                                    兰兰~~上肉~~


                                                    回复
                                                    举报|30楼2010-07-22 14:30
                                                      哦买噶!!!迟爱里的小三鲈鱼终于出头了~~~~~~~~~~
                                                      这是另类的一对......蹲坑......


                                                      回复
                                                      举报|31楼2010-07-22 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