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50贴子:1,282,396

【迟爱同人】不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饥渴的度受= =


网络安全解决方案服务商 T级DDoS、CC防御!点我免费试用!
广告
期末考试前的无RP之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短篇的,再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天就能完……

于是这文写的是中年柯洛和老年的LEE的故事……(orz我真不想这么说= =)

打多少更多少,嗯。


回复
举报|2楼2010-07-02 09:23
    秋日的午后,偷来的时间。没有什么,能比在花园的喷水池边拥着爱人沐浴阳光来得更幸福了。
    一切都是浅金色的:特地吩咐佣人不要扫除的落叶、被微风吹动的秋千架、偶尔荡起漂亮涟漪的水池……还有,怀里的人那细密的睫毛。
    我触摸着他已经白了一大半的发丝,即使曾经风流俊朗的脸庞现在已经爬满了岁月的痕迹,我还是觉得他永远可以用“可爱”这两个字来形容。况且他的魅力,从不会因为时光而削减。(不要让我知道上次在公园里跳秧歌脸上涂得通红还跑来跟他搭讪的老太太是谁。)
    我们在一起,二十五年了。
    这个数字,好像也是我刚刚和他在一起时候的年纪。
    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它可以让稚嫩的孩子成长得高大挺拔,却也可以消磨曾经的光华绝代意气风发。当那个男人看着报纸嘀嘀咕咕地说“这印刷厂怎么越来越坑人把字印得这么小……”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些哀伤。
    不过没关系,我们在一起就好。
    怀里的人动了动,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望着我,眼角略有些下垂,眼瞳湿润清亮,我深吸一口气赶走脑袋里已经压抑了很久的念头,用被枕得有些发麻的手臂帮他整了整盖在身上的毛毯:“莫延,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最近他的睡眠不太好,容易睡着,却也很容易就醒来。
    他揉揉眼睛摇了摇头,问我:“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一眼手表:“三点半,再过两个小时吃晚饭吧。”
    “三点半?”他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不是说今天有个会要开吗?”
    我吻吻他的额头:“我更想陪着你。”
    莫延撇撇嘴,弯起来的唇线隐藏不住他的笑意:“老子快被你肉麻死了……”
    听到某个字之后感觉有些凉意的我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温暖的触感让我眷恋不已。
    可能是更年期到了,这段时间,患得患失的感觉愈发强烈。总恨不得把这个迷人的老头子时时刻刻都栓在身边才能安心下来。
    我们两个人都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年轻的时候是如此,老了也没怎么变。只不过,当年没有炽热的爱语是由于读不懂彼此的内心,而现在,却是因为不需要了。
    在这个世上,总有人能与你心灵相通。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乃至轻微的触碰,都可以知道彼此要说的是什么。
    他随意地握住我放在他脸上的手,和我十指交缠。
    嗯,我也爱你啊,莫延。


    回复
    举报|3楼2010-07-02 09:27
      插?沙发?


      回复
      举报|4楼2010-07-02 09:30
        下文呢?


        回复
        举报|5楼2010-07-02 09:31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最浪漫的事~


          回复
          举报|6楼2010-07-02 09:34
            好文


            回复
            举报|7楼2010-07-02 09:40
              等下文
              老LEE也很可爱呀~


              回复
              举报|8楼2010-07-02 09:44


                回复
                举报|9楼2010-07-02 10:17
                  血兰大新坑!!!当然要追~ 写长点吧~


                  回复
                  举报|10楼2010-07-02 10:24
                    广告
                    哦~大爱这种感觉!!!携子之手、而后细水长流…但、可以不把莫延写到…虽然绵羊之前很过分、但、想到莫延会先走…咩咩太可怜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0-07-02 10:37
                      “莫延……”
                      “嗯?”
                      我把手臂收得更紧了一些,牢牢搂着他,力道保持在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存在却不会让他窒息的范围之内:“没什么,只是想这样叫叫你。”
                      他安静地倚在我左边胸口心脏的地方,好像能和里面的器官合为一体。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年轻的时候……”我絮絮叨叨地把从和他认识开始到现在的事情像说故事一般讲述出来,可能真的是都老了吧,以前我们谈论的都是“今后怎么怎么样”,而现在,却大多都在回忆曾经。
                      我几乎每天都要带着莫延温习一遍我们经历过的种种,因为,我不希望他忘记。
                      说到某些地方的时候,我会适时地跳过,然后继续下一段,我可不可以自私一点,只让他记住我们的快乐呢?
                      “……说真的,那天在酒吧,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可以赢过那个浑身都是刺青的肌肉男。我都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大概那个时候,我就已经认定了你,所以才不希望你跟别人走……”我微笑地看着莫延的表情,可下一秒,他眼中的茫然让我的笑容瞬间凝固在嘴角。
                      “有这样的事吗?”莫延略微诧异的神态使我明白他并不是假装想不起来。
                      “当然有,你以为是我编出来哄你的么?”我的声音有着不自知的轻颤。
                      “哦……”他慵懒地靠在我怀中:
                      “对不起啊柯洛,我不记得了。”
                      倏地,灵魂深处仿佛被一下子抽空了一般,疼痛到不能自已。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莫延开始渐渐淡忘那些时光。每次他对我说“对不起啊柯洛,我不记得了”,我都会感到一种深深的恐惧。
                      我是真的害怕有一天,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连对我的爱,都尽数遗忘。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要怎么办?


                      回复
                      举报|12楼2010-07-02 10:52
                        我说……我反射性有不好的预感= =|||
                        LEE叔是万年妖孽啊妖孽,泪眼朦胧望血兰……乃知道我要求什么……


                        回复
                        举报|13楼2010-07-02 10:57
                          我觉得很催泪啊。。。


                          回复
                          举报|14楼2010-07-02 11:00
                            哦!漏!虐shi我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0-07-02 11:16
                              啊,虐。

                              lee叔啊lee叔

                              哪天lee都忘了,柯洛却还清楚的记得

                              一个人背负两个人的记忆啊


                              回复
                              举报|16楼2010-07-02 11:20
                                “柯先生、李先生,谢少爷来了。”
                                佣人陈嫂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对我们说道。
                                莫延突然精神抖擞地从我怀里蹦出去:“那个臭小子来干嘛?”
                                一提到那个混世魔王,莫延就精神得不得了。
                                当然,陈嫂口中的“谢少爷”,指的是小希,谢希然。他和他老爸当年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包括总是和Lee斗嘴这一点。
                                还没等陈嫂回答什么,莫延就摩拳擦掌地从花园走向客厅,太久没人和他吵吵,也算是浪费了他优秀的口才。我只得无奈地跟在他后面,把刚刚掉在地上的毛毯拍拍干净,披到他身上。
                                “舒加!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儿,你躲不掉的!”
                                还没进客厅,我就听见了小希暴躁的吼声。
                                又跟小加吵架了么……
                                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性取向可能也是会遗传的,虽然没什么科学依据,但从我、小竟还有文扬身上,至少可以充分地证明。
                                “你在对谁鬼吼鬼叫呢?”莫延不客气地一个毛栗子敲在小希头上。
                                “大伯……”可能碍于是长辈的关系,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小希还是摸着头叫了他一声,然后又马上恢复了随时都会喷火的样子,“舒加呢?他是不是在你这儿?你叫他出来见我!”
                                莫延双手抱在胸前,唇角上扬,还是当年让我深深迷恋的姿态:“他在不在这儿你自己找找看不就知道了?还有,他如果想见你的话,大概早就出来见了吧。”
                                “你这个色老头是不是对我的小加做了什么……”小希气急地对着莫延喊,虽然知道他只是气话,但我还是不悦地皱起眉头看了小希一眼,我知道我现在皱眉的时候样子跟我爸当年很像。
                                “小加不在这里,你去别的地方找吧。”
                                果然,小希敬畏地闭了嘴,抿了抿唇之后不死心地上楼找人。
                                不过,他把我们家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小加的影子。
                                我让陈嫂倒了杯茶给他,他接过,却一口也没喝,坐在沙发上捂着额头:“我去过他以前所有的经常光顾的酒吧和夜店,连个影子都没看见……他这次是真的生我的气了……”
                                小吵小闹是生活和感情的调剂,不过看小希现在这样,也知道这回问题可能有点严重了。
                                刚才说过小希是谢炎年轻时的翻版,不过小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Lee的影响……
                                “明明不是我的错,我已经那么迁就他了,他还想要我怎样?”小希红了眼睛,既不甘又心痛的样子。
                                “喂,小子。”莫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知不知道‘错过’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小希沉默,我叹了口气,说:“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吃个饭吧,说不定小加待会儿真会过来。”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期待的光芒,不过表面还是装作不太情愿的样子点点头。
                                “错过”这两个字,我和莫延曾经都差点写下,但是,以后的余生,我不可能再去触碰,更不会让莫延触碰。


                                回复
                                举报|17楼2010-07-02 11:36
                                  表示再次SF……=v=


                                  回复
                                  举报|18楼2010-07-02 11:40
                                    BD


                                    回复
                                    举报|19楼2010-07-02 11:58
                                      我们在一起,二十五年了....读到这,心理暖暖的...LZ写得真好啊!加油!


                                      回复
                                      举报|20楼2010-07-02 13:03
                                        小希和小加是转世后的谢lee么,挖卡卡


                                        回复
                                        举报|21楼2010-07-02 13:22
                                          我很恐惧老年痴呆啊~~~呵呵!怎么感觉小希像只小受受呢~


                                          回复
                                          举报|22楼2010-07-02 13:39
                                            男人四十五就进更年期吗?
                                            是不是太早了点


                                            回复
                                            举报|23楼2010-07-02 13:44
                                              回复:23楼
                                              囧……话说这个我还真没研究过……

                                              于是可乐那会儿应该五十左右。


                                              回复
                                              举报|24楼2010-07-02 13:50
                                                因为有客人在,所以晚餐的菜色比平时都要更丰富一些,不过小希却好像没什么胃口的样子,拿着筷子发呆,心事重重。
                                                莫延见他这样,不满地摇摇头,夹了一些菜到他碗里,一边还不忘冷嘲热讽嬉笑怒骂几句,也总算能激得小希动筷子。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知道Lee虽然表面上作出厌烦小鬼的样子,心里其实是很疼那两个晚辈的。没能有孩子,恐怕也是莫延大半辈子的遗憾。
                                                不过,一个谢希然、一个舒加,就已经分去了Lee的许多注意力,要是再多出一个孩子,我的地位恐怕就岌岌可危了,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同意领养孩子的原因。为了这个,我们以前也吵过许多次,最终,还是Lee选择了妥协。
                                                莫延他,有我就够了。我要成为他心目中的全部。
                                                大部分时候,我并不像莫延想象中的那样好。我自私、专制、占有欲强,这些阴暗的部分,是他所看不到的。
                                                当然,我也不希望他看到。
                                                用过了晚饭,小希不断地看着手腕上价格不菲的表,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脸上重新露出焦急的神色,用纸巾擦了擦嘴,站起身说:“不行,我不能再等了……大伯,柯叔叔,我得走了。”
                                                “开车小心。”我点点头嘱咐道。
                                                “等等,回去给你爸带点东西,他最近是不是关节又痛了……”莫延走到电视柜边上,应该是要找上次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保健品,增强钙质的,说是要给舒念。
                                                “莫延……”我叫他,“东西不在那儿,放到厨房了,我去给你找。”
                                                “厨房?什么时候放过去的?”莫延还是茫然地转过头来问我。
                                                我心口一窒,顾左右而言他地没有回答莫延的话,只是站起来转身走向厨房找东西。
                                                然后,我就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和小希的惊呼。
                                                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来都没有像这样害怕过,当冲过去的时候,即使抱紧了脸色苍白地捂着胸口的莫延,我也有一种马上就要失去他的恐惧感。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我在心底大声呼喊,我不相信神明可以听见,但我相信莫延。


                                                回复
                                                举报|25楼2010-07-02 14:10
                                                  沙发~


                                                  回复
                                                  举报|26楼2010-07-02 14:24
                                                    喂喂喂!!!!!!不带这样虐叔的啊TAT


                                                    回复
                                                    举报|27楼2010-07-02 14:24
                                                      楼楼写得真的是很好,不要让叔挂啊


                                                      回复
                                                      举报|28楼2010-07-02 14:25
                                                        不要啊~叔不可以就这样。。。


                                                        回复
                                                        举报|29楼2010-07-02 14:31
                                                          不要让叔挂


                                                          回复
                                                          举报|30楼2010-07-02 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