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1贴子:1,279,240

【无非爱恨同人】-------坚持,一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口水

由于犯了严重的错误,所以这个是从新发的orz

嗯,还是原来的意思,希望大家批评指正,偶抗击打能力强,欢迎各种意见,只是希望可以不要太辜负两个自己喜欢的人物,大爱詹落~~~~~~

还有,我不会坑的~~~~~绝对!!!


相关推荐

南京新蓝专注深井泵的研发制造,性能好,运转稳,可靠性高! 南京新蓝专注深井泵的研发制造,性能好,运转稳,可靠性高!
广告
楼主厉害.也那么晚.我昨晚也看了.就是我回的那个主角名字错误的.汗.


回复
举报|2楼2010-06-14 02:00
            第二
          男孩被送到医院,直接推进了手术室,医护人员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温庭域,这个西装有些褶皱的,把男孩横抱来医院的男人。
          等待总能把时间拉长,温庭域端正的坐在手术室外面等候,脊背笔直,嘴角绷出冰冷的弧度,保持着一贯严谨的风格,几乎完美的掩饰了自己的疲累。
          默默咬紧牙关,温庭域几乎自虐的板着强硬的神经,告诉自己,不能软弱,不能松懈,不能,去回想自己的过往,他很明白自己与男孩并没有共同点,只是最后那一眼,那最后一眼•••扰乱了他。
          握紧手里的电话,温庭域压抑着,强烈的,要给爱人打电话的欲望。但对着已经分离两个星期的,并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的爱人,要说些什么呢,对方也许正在忙着,没时间听自己说话。温庭域仰起头,向后靠在医院雪白的墙壁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入目满满的白色,让自己有一种在这雪白的医院里,心也会变得苍白的错觉。
        “詹落啊•••”
        “叮!”手术室的灯灭了,护士推着还在沉睡中的男孩走出来。
        “谁是病人家属?”跟随在后的医生在走廊里大声讯问。
        “我。“温庭域马上收拾好表情走到近前。
        “病人已经稳定了,但还需要留院观察,去办住院手续吧。具体情况,你一会儿到值班室来找我。”
        “好。”温庭域点头。
         “那个,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医生出乎预料的严肃。
        “他,算是我捡来的。”
         医生的表情迟疑的和缓下来,“这是人身伤害,报警了吗?”
         温庭域摇头“没有意义的。”
         像是读懂了对面英俊男子的无奈,医生也摇了摇头,走开了。
         办好住院手续,了解了男孩的病情。其实也并不是很严重,虽然刚带回来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但经过治疗已经没有大碍,并不会影响功能,也不会留下明显的疤痕。只是男孩受了惊吓,还在昏迷。
          温庭域坐在病床边上,看着有梦中犹带着惊恐的孩子。小心的握住男孩微微颤抖的手指,希望可以安抚一下他,却换来掌中的小手越来越来厉害的颤抖。
        “你醒了?”温庭域放低声音,尽量轻柔的询问。
         男孩紧闭的眼睛上,蝶翼般的睫毛抖动着,发白的嘴唇紧紧地抿起,慢慢的,有一滴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醒了就起来喝点水吧,”男人起身为他倒杯水,“装睡可不好,既然从路边把你捡回来了,总还是要把你送回家去吧,嗯?睁眼看看我,我不会伤害你的。”说完,体贴的等着,并不催促。
        “我是你捡来的?”男孩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在只开了床头灯的昏暗病房里,看见温庭域温柔的笑脸。
        “是啊,我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你,嗯,发现你有一点不舒服,所以带你来医院了。”尽量不刺激男孩引起回忆,温庭域挑拣着用词。
        “谢谢,”在漫长的沉默之后,男孩终于再次开口,“谢谢您,您真是好人。”只是说完就紧紧闭起的眼睛,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感激。
         当然,温庭域也并不需要感激什么的。看着男孩也不像想继续交谈的样子,自己就也和衣躺倒在陪护床上。还是要好好休息的,明天还要出庭,而且还要照顾这个孩子,温庭域调整睡姿,调出手机里詹落的号码,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关了机。


    回复
    举报|4楼2010-06-14 02:08
          第二天,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正跪在自己床头男孩的,近距离的脸。温庭域刚想开口说句早安之类的,就被男孩覆盖住了嘴唇,不是一触即分的浅吻,而是带着挑逗的吸允。温庭域猛的推开男孩,“你做什么?”
          男孩被推坐在地上,脸上迷茫而惶恐,“我,”在地上向后退缩着,“我,我不知道主人不喜欢,我以为,以为•••”
          “主人?”温庭域皱着眉头把男孩拉起来,“我怎么成你主人了?”
          “啊,不,不是,”男孩慌张的摇晃脑袋,“我是捡来的,是个意外,之前不认识主人,主人也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记得的。我,我知道主人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不会跟任何人说起的,真的。我只是以为刚刚没有人,就,”看着温庭域越来越凝重的脸色,男孩声音都颤抖起来,“我,我记住了,以后不会忘记的,主,先生,我不会再犯错的,饶了我吧。”
         “你在说什么啊。”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在床上。
         “主,我•••”快哭出来的样子。
         “好了,不要怕,听我说,”极尽柔和的“我不是你的主人,也不会伤害你,你也不需要讨好我。你只要好好养病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在意,有我在,嗯?”安慰的默默男孩头发,“知道了吗?”
         “嗯,”男孩愣愣的点头,一脸不可置信。
         “好吧,我们说点别的,”故意换成轻松地语调“我是温庭域,你可以叫我温先生,那你呢,你叫什么呢?多大了?”
         “温先生,”男孩先礼貌的行礼,“我叫秋,16岁了。”
         “小秋,那你姓什么呢?”这么大了呀。
         “我们都是跟着主人的姓的,”说完慌张的看温庭域的脸色。
         “那算了,以后喜欢姓什么,就姓什么吧。”温庭域不介意的笑笑。看到男孩如释重负的表情,心里有些发酸,也不知道那些变态都教了孩子什么,满脑子都是主人和恐惧。怜爱的摸摸秋的头发,更努力的把自己变得温柔。
          白天为男孩请了看护,但晚上温庭域还是会自己过来陪护,融洽的相处四天之后,男孩出院了,在出院病历的名字一栏,填着温秋。
          其实男孩在不那么害怕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虽然已经16岁了,但由于受到的“教育”太特殊的关系,给人的感觉就像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对什么都懵懵懂懂的,除了某些方面,博学到了让人心疼的地步。所以本来只打算为他看好病就让他离开的温庭域,最后还是决定把男孩先留下来,至少也要等到詹落回来,不然,一个人呆在屋子里真的有些孤单。
          其实除了那个突发的脆弱的夜晚,温庭域觉得自己并不是十分的想念詹落,理智回归的时候,很清楚詹落只是暂时的离开,回到祖宅去接受什么继承人的意志训练。训练期间没办法联络,这个自己也是知道的,但詹落也说过一个随时可以找到他的办法。还记得当时詹落笑眯眯的凑过来索吻,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在耳边甜腻腻的说着“虽然我不能主动联系你,但域你要是实在想我,就可以播这个号码哦,他们会通知我的。宝贝啊,只要你需要我,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马上回到你身边来满足你哦。”温庭域看着手机里爱人的电话号码,笑着回忆,自己当时怎么回应的呢,那一拳是打到左脸还是右脸?看着号码,自己并没有拨打过,看来也没有多想念那个家伙嘛。满意于自己的自制力的男人,笑了。坐在办公室里对着手机傻笑的温大律师,并不知道自己的样子已经把玻璃窗外的年轻女助理吓坏了。又是谁这么倒霉碰上和温律师做对手啊。


      回复
      举报|5楼2010-06-14 02:08
        回复:2楼
        hehe
        昨天随便一打就打出那个名字,觉得挺眼熟就没多想,你一提醒才发现,原来是另一本书里面的,⊙﹏⊙b汗
        为了打这个,简直困死了,滚去睡~~~~亲亲也早点休息吧~~~~


        回复
        举报|6楼2010-06-14 02:10
          唉…我又掉坑了…但是好好看啊~


          回复
          举报|7楼2010-06-14 07:47
            = = 话说那个男孩会造成詹落和温律师的矛盾吧? 哎...


            回复
            举报|8楼2010-06-14 16:43
              lz加油。大爱这两只阿阿阿…虽然同人少得可怜。。。


              回复
              举报|9楼2010-06-14 18:00
                我也喜欢这俩只


                回复
                举报|10楼2010-06-14 18:14
                  难得一见的无非爱恨同人

                  话说俺好心疼小温温

                  家底都毛有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0-06-14 18:47
                    广告
                    第三
                    出乎意料的是,小秋是真的很有天分的孩子,尤其在厨艺上。从第一次在厨房给温庭域打下手时,连麻油和辣椒油都分不清的程度,到现在,可以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也只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而这期间,他也只是看了詹落放在家中的厨艺大全。
                    当然,对于他能识字,温庭域也很欣慰,本以为因为那样的目的而养大的孩子,是不会有机会学习的。所以,当无意间发现小秋不仅识字,而且还有很好的文学根底时,自己真的是震惊了。只是,一瞬间的喜悦很快就消散了,为什么特别教导他这些,有什么样的目的,其实是很容易想清楚地,对于抓住男人来说,敏感的心思有的时候是比敏感的身体更让人无法抗拒。
                    意识到这些,温庭域对小秋就更加的细心,谨慎的温柔,尽量不勾起他不好的回忆。而小秋默默的照顾着温庭域的起居,从早饭到夜宵,从领带到袜子。就这样,在詹落离开的一个月时间里,两人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谊以及犹如夫妻般的生活模式。
                    所以当詹落打开温家大门的时候,就看到围着围裙的俊秀男孩欢喜的从厨房里冲出来,口里叽喳说着“今天回来好早”之类的话。然后发现并不是自己等待的主人,惊讶而胆怯的定住脚步,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请问你是?”
                    “小鬼你为什么在这啊?”
                    两人同时发问。
                    “我,我是,”小秋弱弱的,之后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犹豫着,急得脸都红了起来。
                    可是他的为难在詹落的眼里就是另一番景象:一个一提到自己的爱人,就羞得满脸通红的男孩子。詹落没了听他吱唔的兴致,向他扬了扬手里的钥匙,宣誓着自己在这里的地位,满意的看到男孩苍白起来的脸色,然后绅士的微笑起来,“我是詹落。我住在这里。”
                    旁若无人的洗澡,收拾行李,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男孩还咬着嘴唇站在原地。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不管他跟庭域是什么关系,亦或者有没有关系,自己还是应该捍卫一下自己的领地。看着小孩可怜兮兮的乖巧样子,心里猜测,这八成又是一个庭域的爱慕者,不过好在庭域对这方面一向比较迟钝,所以,这一次也由自己来替爱人解决了他吧。
                    詹落笑容越发的迷人,可是对面的小孩却几乎颤抖起来,悲哀而愤怒的瞪视。这个人,是主人的合住者,他跟主人是什么关系,他也会想成为自己的主人吗?他会对自己•••他为什么笑得那么
                    “喂,不要这么不友好吧。”詹落走近几步,友好的伸出左手。
                    小秋却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敌视着詹落,明明害怕,却不退缩。
                    门外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詹落连忙想一把拉过小秋,装作友好的样子,他可不希望一月不见的爱人一回来就看到自己在欺负他的小朋友,虽然自己明明还没开始欺负嘛。
                    可詹落没想到的是,小秋在自己的手刚接触到他的一瞬间爆发了,猛烈挣扎,连眼泪都狂飙出来。
                    “你放开我!我不会跟庭域以外的人做的!”
                    温庭域愣在玄关,看到小秋满脸泪痕的躲到房间里,看着詹落一脸尴尬的看向自己。
                    温庭域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个月里,一遍一遍幻想的重逢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既然回来了,就把东西收拾收拾般还去吧。”温庭域咬着牙,尽量的平静。他不想跟詹落争吵,那太过没有风度。
                    “庭域,你误会了。”詹落惊慌的抬起头,“我可以解释。我•••”
                    “我知道,”温庭域平静的,在詹落刚刚露出笑容时,“小秋现在住在我这里,我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庭域•••”詹落一时有些不能理解似的,“那我呢?”
                    温庭域看着男人可怜兮兮的脸,虽然洗过澡,也难掩一身的疲惫,想着这个男人是怎么熬过一个月的磨练,硬挺着回到自己面前。终于放弃似的走过去抱住男人的肩膀,然后,屈膝,简单利落的顶上男人的腹部,詹落嗷叫一声。
                    “一个月不回来,一回来就给我和别人拉拉扯扯!詹落,你厉害了啊!”男人嘴上说着,环住男人肩膀的力道并不减少。你,终于回来了。
                    温庭域冰着一张脸,詹落连忙一脸赔笑的回抱,“都说是误会了,”轻轻吻上爱人的眼睑,知道危机解除“我满脑子都只想跟你拉拉扯扯,最好一辈子纠缠不清。”
                    温庭域一脸嫌恶的单手推开詹落凑过来亲吻的脸,“赶紧上楼去。”
                    “啊,庭域•••”
                    温庭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发现自己已经拜给了他的这副表情,明明那么一个大男人,装起可怜来,还真是•••让人无法抗拒。
                    “去吧,先休息,我晚点再上去看你。”安慰似的摸摸男人的头发。
                    “好•••”拉着长声,嘴唇又凑过去,得逞之后又不知死活的询问,“那个男孩真的跟你没什么?他还说只跟你做。”假装的委屈。
                    “是啊,什么都有,你还不赶紧松开我?”拥抱变成了推拒。詹落怎么肯放,牢牢锁在怀里,亲吻爱人的脖颈,在耳边呢喃“我知道的,我都懂的,域,我想你。”
                    温庭域安静下来,感受着爱人另人窒息的怀抱,嘴唇不出声的描绘着,“我也想你。”
                    当夜,尽情缠绵之后。
                    “你怎么会真的认为我误会你了?”温庭域左手覆上爱人环在胸前的右手,十指相缠。
                    “当然没有,你老公我哪有那么笨。”
                    “那你还那么震惊的看我?看起来,还挺伤心的。”
                    “哦,我是担心你又借机不让我抱你,那我不惨了?我想你想了一个月诶~~~~~啊~~~~~老婆啊,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打?你这样刺激它,它又站起来了•••这回不怪能我哦。”
                    •••


                    回复
                    举报|12楼2010-06-16 00:16
                      那个,是yin荡。


                      回复
                      举报|13楼2010-06-16 00:16
                        无非的同人真的好少,楼亲千万不要弃坑,最好也别太虐。。。亲


                        回复
                        举报|14楼2010-06-16 01:41
                          好看!!


                          回复
                          举报|15楼2010-06-16 07:34
                            更新了!YEAH~


                            回复
                            举报|16楼2010-06-16 07:45
                              楼主更新好快。。。
                              同写无非爱恨同人滴某人自叹不如。。。。。。


                              回复
                              举报|17楼2010-06-16 10:58
                                其实看到有人也一样喜欢这一对,还是很激动滴~~~~~~
                                抱抱~~


                                回复
                                举报|18楼2010-06-16 23:10
                                  第四
                                  纤长的手指描绘着迷人的唇线,朝阳斜斜的照在爱人的脸上,睫毛闪着微光,温庭域弯肘支撑着脑袋,微笑着用食指在詹落的左颊上点了一下,之后是右颊,詹落在晨光中闭目微笑,然后看见自己的食指正落在他笑的酒窝里面。

                                  “好早,”詹落把他的手拉到嘴边细细的亲吻,“睁开眼睛就能看见你,真的好幸福。”伸手把有些不好意思的爱人揽到怀里,满足的抱紧,“域,让我抱一会。”
                                  温庭域靠在爱人胸前,感受着迎面照过来的阳光,轻轻合上眼帘。

                                  于是,沉浸在温情中的两个人都睡得忘了时间。

                                  “糟糕,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庭了,”温庭域才迷蒙着眼睛看到挂钟,下一秒就惊坐而起,“松开我,哎,詹落,别搂这么紧,真的要迟到了。”

                                  挣扎着推拒男人的时候,才发现詹落其实还是睡着的,“在梦里就不要抱那么紧了吧,”温庭域小声嘟囔着,不过掰开男人手的动作倒是温柔许多。

                                  “好好睡吧。”蜻蜓点水唇吻之后,温庭域狠不得飞到楼下去。

                                  打开自己的房门,就看到紧张到一下子站起来的小秋,没时间对话,只点点头就飞快的梳洗换衣,拿着资料冲出来的时候才看到小秋红着的眼睛,和丰盛的早餐,抱歉的揉揉男孩的头发,出门去了。

                                  詹落真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正午的太阳肆虐的挥霍着温暖,明晃晃的让让有点睁不开眼,懒洋洋的伸手去够身旁的爱人,没有,再摸摸床铺,没有。詹落“腾”的坐起来,看到是在自己的屋子里,明亮的太阳下,对面墙上是两个人的合照,相片里爱人有些别扭的看着一边,自己的手搭在他肩膀上,笑的有点傻气。

                                  “呵,”詹落有些好笑的拍一下额头,漂亮的嘴角弯起,早晨的时候不是还抱在怀里的吗,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倒霉的岛上了。能够成功的离开,已经获得了跟爱人一起的权利。

                                  利落的穿衣洗漱收拾完毕,看看时间,先去采购,然后为庭域准备爱心晚餐,这么长时间没有看着他,一定又没有好好的吃饭,得好好补补才行。

                                  提着大袋食材开门进屋,看到有个男孩坐在桌子边上发呆,想起来,就是昨天大叫着“不会跟庭域以外的人做的”的小鬼。咧嘴笑笑,真可惜,庭域是只不会跟自己以外的人做的。

                                  “小秋,”詹落叫他,想起昨天一瞬间还真是有被他惊到,就坏心的想要逗逗他,“谁欺负你了?怎么要哭了一样?”

                                  小秋瞟了他一眼,起身进了厨房,叮叮当当的动做起来,看样子是要开始准备晚饭。

                                  “小孩子要礼貌才招人喜欢哦。”詹落跟过来,把自己买来的东西放进厨房。

                                  小秋听到他的话,手上顿了一下,继续把米下到锅里,并不回话。

                                  “好了,”詹落有点没趣的,弯起袖子,“你出去吧,晚饭由我来做。”

                                  小秋又顿了一下,给饭锅定好时间,走出去。

                                  “昨天还那么凶,今天怎么这么乖了?”詹落不禁有点奇怪的自言自语,只是声音大了一点。

                                  “昨天是我错了,”小秋显然听见了。

                                  詹落放下正洗着的西兰花,扭头看他“哦?”

                                  “我昨天太激动了,一下子没有看明白,还以为•••”男孩停了一下,抬头看到詹落一脸“看吧,我是好人”的表情。又扭开脸,“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你这样的,怎么能呢。”说着又是很不友好的一眼。

                                  詹落不禁摸摸自己的脸,我是怎样的呢?

                                  “既然你比我先到,可能有些时候,温大哥,不,庭域还是会向着你一些,”小秋握紧拳头,直视詹落“不过,你也别得意,庭域他,一定是喜欢我的,不然也不会带我回来,”在詹落微微皱起眉的注视里,几乎是宣誓一样的“但我比你年轻这么多,总有一天,庭域会喜欢我,超过你!”

                                  詹落有点愕然的看着突如其来的挑战,对方又是小孩子,根本下不去手,正在考虑用什么温和一点的方法解决了这个小情敌。

                                  又听见小秋继续道“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庭域那么温柔,如果我们不和,他一定会很为难。所以,我会尽量友好的对你,当然只是在庭域面前,私下里,我不想跟你说一句话。”小秋抬头看了一眼詹落买来的食材,“你才刚回来,想做饭邀宠,我也可以理解,只是,你做好了,我会出来检查,如果不够好,那以后还是我来的好。”说完还故意给詹落一个轻蔑的眼神。然后在詹落的惊讶中,摔门进屋。

                                  詹落扶了扶自己的下巴,这个是昨天那个容易哭的小孩吗?怎么变化这么大,看看水池,还说自己做饭是邀宠,搞得像我们两个共侍一夫一样,还要检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看在他还是孩子,又似乎还很为庭域着想的份上,虽然庭域根本不需要,还是先饶了他吧,不然被庭域认为自己欺负小孩就不好了。

                                  詹落兴致高昂的看着自己弄的四个菜,汤还在火上,不过也快了,看时间,等到庭域回来,刚好可以喝到刚出锅的热汤。

                                  小秋开门走过来,撇了一眼桌上,默默围上围裙,乒乒乓乓,不多时,一阵香气传出来,辣子鸡,接着又是一盘嫩嫩的青笋,连詹落都不得不承认这些的确让人食指大动,再看看自己做的,虽说也并不算差,可是,明显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东西嘛。

                                  詹落有点郁闷的看着小秋手里正准备的第三道菜,算了,何苦跟别人比这些,庭域又不会因为自己饭做的不够好就不喜欢自己了。唉,这么想着的自己也够凄惨的,活像把饭做砸了的小媳妇,担惊受怕的怕被老公嫌弃。

                                  暗自嘲笑了自己一番,掏出电话,“亲爱的~~,晚上我们出去吃吧•••还记得我走之前不是有家店在装修吗?•••对,就是那家,现在应该也装修好了,他们那里有正宗的法国一级厨师。•••好,我去接你。”末了还对着电话,响亮的亲了两声。

                                  回头看见小鬼正眼圈通红的瞪着自己,“那个,你要不要一起去?”他真的不是要报复小鬼,只是忽然没了在家吃饭的胃口而已。

                                  “卑鄙!你不会永远这么侥幸的。”小秋狠狠的说完,回身就把自己做的全部倒进垃圾桶里,看了詹落一眼,又认输般的把他做的也全部倒掉,之后拼命地洗刷厨房。

                                  詹落有点尴尬的看了一会儿,“我会给你带夜宵的,”没有回应,只得出门去了。


                                  回复
                                  举报|19楼2010-06-20 01:13
                                    呵呵
                                    几天不写,帖子都沉得几乎找不到了~~~

                                    不过说起来,如果真的没人喜欢的话,还真的蛮伤心的
                                    好吧,我承认我是在装哭~~~~

                                    呵呵,还是那句,知道自己写的不好,希望大家不吝指教啊~~~~~


                                    回复
                                    举报|20楼2010-06-20 01:19
                                      这不就来银啦


                                      回复
                                      举报|21楼2010-06-20 01:47
                                        回复:21楼


                                        回复
                                        举报|22楼2010-06-20 01:57
                                          挺好的呀,这个小秋挺好玩,折腾詹落吧~


                                          回复
                                          举报|23楼2010-06-20 08:09
                                            俺喜欢      楼楼继续


                                            回复
                                            举报|24楼2010-06-20 08:33
                                              说实在的
                                              这篇文写的我信心暴失
                                              我不会坑
                                              所以今天把它解决掉~~~~~


                                              回复
                                              举报|25楼2010-06-20 19:51
                                                粉有耐~~~


                                                回复
                                                举报|27楼2010-06-20 22:17
                                                                          终结章
                                                  晚饭是愉快的,小秋是痛苦的。看着两人恋人般的挽手进门,小秋默默的进屋去了。

                                                  在小秋的心理,詹落这个过于美貌的男人,是庭域买来的另一个伴侣,既然对方比自己早进门,那么也就做好了做小的准备。只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占据着大夫人位置的男人会一点余地也不留给自己,每个每个晚上,每次每次的亲吻,都霸占着自己的男人。小秋狠狠的咬牙,但没办法。

                                                  但既然是自己的幸福,就要自己来争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温庭域发现,小秋对詹落明显的好起来,会微笑着问他晚餐要不要汤,牛排要几分熟,等到得到答案才会转身来问自己。一开始,对于这样的变化,温庭域还是很欣慰的,但慢慢的,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在变质,当詹落说不会回来吃饭的时候,小秋会红眼圈;自己偶尔也会遇到,本来小声交谈的两人看见自己便马上闭起嘴巴。

                                                  晚上相拥而眠的时候,也曾漫不经心的提到,“你跟小秋相处的还不错”之类的话题。可是得到的,也只是詹落略带苦笑的尴尬。被岔开话题,接受亲吻的时候,也没有了往日那样的甜蜜。

                                                  只是小秋喜欢上你而已,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难道我还会嫉妒的做出什么让你丢脸的事情来吗?亦或者,还有些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

                                                  直到,夜里起来喝水,无意间路过厨房的时候,听到。

                                                  “小秋,我们不要再这样了,这样下去只能伤害庭域,让我们都为难。”

                                                  “为什么不能?你终于打算赶我出去吗?”带着哭腔的声音是小秋的。

                                                  温庭域看不见他们的表情,躲在暗影里,无意偷听,想走,却移不开脚步。

                                                  “如果,你要让庭域赶我走的话,我就告诉他,是你差点强暴我。”

                                                  两秒的静默之后,“随便你吧,看庭域会相信谁呢?”

                                                  温庭域几乎可以想象出,这时挂在詹落脸上的,带点劣质的笑容,就像平时对着自己,说着,“我爱你呦”,猛烈的动作中,低下头吻着自己脸颊时说,“你也很爱我吧”,的那些时候,跟那一样的笑容。

                                                  看着小秋忍着眼泪跑回屋去,然后对上了詹落震惊的脸。

                                                  “庭域,你怎么在这。”詹落怜惜的伸手去抚男人苍白的面颊,温庭域微微侧头避过。

                                                  “我来喝水。”

                                                  詹落的手停在空气里,扭头看着温庭域慢慢的倒水,慢慢的喝,之后从他的面前走过,回房睡觉了。他并不知道,温庭域并没有听见二人之前为了争夺庭域而发生的口角,听到的只是让人误会的,自己对小秋的那并不存在的,邪恶的心思。

                                                  詹落,收回手指,苦笑着,我这么做真的有这么让你为难吗?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小秋故意做咸了晚饭,算准了温庭域会出来喝水,才找了詹落夜谈。也是敏锐的听到男人走过来的声音,才说出了那句箭一般,射中男人的话。
                                                  小秋在房间里落下泪水,难过而愧疚。


                                                  而在大洋彼岸,有着一双狐狸眼的男人,正听着来自停在三人楼下房车里窃听出的现场播报,虽然只有声音,但还是可以听出大概。
                                                  穿着宽大睡衣靠进沙发的清瘦男人,狐狸眼笑得弯弯的,纤长的手指摇晃着酒杯,嫣红的薄唇浅浅的抿了一点,回味一般的眯着眼睛笑了。


                                                  第二天温庭域照常去上班,早上话虽少,但也不至于对詹落不理睬,上班期间打过去的电话,也有接听,本来以为可以风平浪静的等到晚上,三个人一起把事情解决掉的詹落,却迟迟等不到爱人归来,就连出去采购的小秋也没有按时回来。两个人手机都关了,当时钟敲过八点的时候,一阵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慢慢成形,起身要去寻找,门铃响了,接着是钥匙开门的声音。詹落屏住呼吸的等待着来人,见到的却不是任何一个该拥有这里钥匙的人。


                                                  回复
                                                  举报|28楼2010-06-20 23:41
                                                    一个高大的,被众多保镖簇拥着的,散发着豺狼般气质的黑衣男人走进来。

                                                    “少爷,”男人礼貌的对詹落点头,但也只是礼貌而已。他始终是追随老爷和夫人的,这个少爷,还不是他的主人。

                                                    “梵罡,你知道,我从那个鬼岛上活着离开的时候,父亲就已经接受了庭域。”詹落强忍着心中的不安,尽量平静的叙述。

                                                    “我知道,但这次,我是奉了夫人的命令过来,夫人对于你的选择很痛心,希望少爷不要再做让大家都不愉快的事情了。”豺狼凶恶的气息在他抬眼的瞬间扑面而来,这个父母身边四大卫士之一的男人,向来为求目的,不择手段。

                                                    詹落几乎可以在眩晕中浮现出庭域被这男人抓起来折磨羞辱的画面,强定心神,“父亲答应过我,无论如何不会伤害庭域的。”

                                                    “少爷,我再说一遍,梵罡这次来,是奉了夫人的命令,并非老爷。”

                                                    “不过,你还是有两个选择,”梵罡打开带来的手提电脑,连接视频,“这次我一共抓到了两个你身边的男人。”

                                                    “噗呲”已经连接上的视频中传来一声笑,春意无边的狐狸男,把手指挡在嘴边做出极力忍笑的样子,“少爷真是倒哪里都艳福不浅呢,才一个月,就又多了个像小猫一样可爱的男孩子呢~~”

                                                    詹落看着同样是四大护卫之一吴痕,冷冷的笑了,“你们两个也不用这么得意,得罪了我,也总好不了你们。”毕竟詹家早晚是要交到自己手里。

                                                    镜头那边,狐狸男立刻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在镜头里可怜兮兮的看向梵罡,“小罡罡,你要保护人家啊。”说完抛了媚眼就离开了镜头,在他身后,出现了衣衫不整的,很明显是被修理过的,低垂着头的,小秋。

                                                    詹落皱着眉,他不是不关心小秋的死活,只是现在他满心记挂着温庭域的生死,实在无法为他人分心。



                                                    回复
                                                    举报|29楼2010-06-20 23:45
                                                      豺狼咧嘴笑了,让人几乎怀疑马上就会有有獠牙支出嘴外,“其实我们也不想做的太绝,既然有两个,你总要放弃一个,好让我们拿去给夫人交差。”


                                                      詹落警备的看着男人,安静的听着。


                                                      “看你的表情,似乎想要的是另一个。”男人陈述,“但还是要试探一下你的真实心意才好。”豺狼对着镜头挥手,就有几个黑衣人开始对小秋拳打脚踢,拳拳到肉,腿腿见血,同时还传来的还有狐狸男夸张的叫着“小可爱真可怜的”笑声。直到小秋被人抓着头发抬头看向镜头的时候,完全迷茫的眼神忘过来,詹落实不忍睹的转过头去,“对不起”。他也只能暂时牺牲了小秋,“但我会救你出来的。”


                                                      詹落忍耐着,他并不知道,他的视频图像在传给小秋的同时,也传到了温庭域那边,看着詹落皱眉,温庭域知道,爱人选择了可爱的男孩子。腿骨裂了,跪在地上被打的口吐鲜血的时候,抬头看着到詹落扭开的脸,那声“对不起”传过来的时候,温庭域感到胸腔里什么东西,碎了。


                                                      小秋,昏死一般的倒在地上。


                                                      温庭域,眼睛空洞着看向被切断的花白屏幕,然后,闭上了眼睛。


                                                      视频结束了,詹落实在忍无可忍的一拳打在梵罡脸上,“你今天做的,我会让你加倍偿还!庭域呢?”


                                                      男人侧着脸,啧的一声,擦掉嘴角的血迹,“他如果还愿意见你,自然会回来的,”男人略带嘲笑的,“昨天晚上不是很精彩?”




                                                      回复
                                                      举报|30楼2010-06-20 23:45
                                                        詹落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们知道?”家里不会有qie听器,那太危险,母亲也不会同意,“难道小秋是你们派来的?”小秋的到来正好是自己离开的时候,原来一切还在自己与父亲做着生死契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回复
                                                        举报|31楼2010-06-20 2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