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5贴子:1,279,312

【迟爱同人】T城风云(坑,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
lee这个人物于我,是个非常特别的存在。
看了这么多年DM,很多人物都忘记了,只有LEE,还是那样的在记忆里鲜明的笑着。还有记忆里的自己,拿着手机低低的靠着地铁的墙壁,掩饰着不停流下的泪。

迟爱的叙述是活泼率性的,带着LEE独有的风格,每每让人失笑。忍不住会猜测他小时候的贫寒坚强,少年时的努力上进,青年的风流张狂。像画面一样不时会让我失神。

这是怎样精彩的一个男子?

我看着迟爱里的他,那一点点自己在生活中也尝到过的无奈,妥协,向往,渴求,还有藏在底下的一次次负伤后的爬起,不管怎么,都要活着,不管怎么,总得一步步走,带着惶恐,带着希望,LEE,于是,叹,莫延,我想为你写个故事了,写写我心中猜想的过去。

ps请勿细究时间细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幻想。


相关推荐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插···


回复
举报|2楼2010-06-13 17:51
    T城风云



    时年,任宁远毕业后,慢慢通吃黑白两道。
    曲同秋离婚,独自抚养曲柯。
    容六自幼多病,养于“深闺”,容家打算给他找几个好友。
    叶修拓回国看望恩师。
    林寒刚开始跟程皓合租,开始他的“暗恋”生涯。
    钟理在酒吧乐队驻唱,杜悠予在流行音乐界名声鹊起。
    颜可的弟弟去世,开始一个人还债。
    徐衍尚未入歌坛。
    肖家三兄弟矛盾激化。
    老师教书,跟钟理合住。
    加彦霉运依旧。骆家哥哥还在记恨弟弟。

    同时,秦朗疏于管教林竟,小竟结交了各种狐朋狗友。
    陆风白手起家,事业终于开始渐有起色。
    小辰和妻子离婚,但依然保持朋友关系,对前妻和儿子关爱有加。
    LEE连败律师界前辈,风头一时无两。
    在s城,舒念刚送走了去国外的谢炎。
    柯家掌门把大部分股份留给了年少的柯洛。

    谁也不会知道前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命运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


    回复
    举报|3楼2010-06-13 17:52
      一 容家六少

      小型会议室里零落的坐着几个老人,表情严肃,看着那个做介绍的中年人。
      旁边的投影仪上正显示着一个人大大的影像。

      “看样子是不是太冷了?”其中的一个老人质疑。他大拇指带着一个翠绿的扳指,不断的屈伸,显得有些不满。

      中年人点点头:“传闻陆风的脾气确实很冷,且下手狠绝,不留余地。”
      几个老人都跟着摇头,“我们毕竟是给小六找几个朋友,虽说才华很重要,但陆风这样的不合适。”

      中年人意料之中,转身操作机器换了一个人的资料。
      “任宁远,性格沉稳……”

      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中一个老人打断:“我们小六怎么能跟黑道有牵扯?”
      说的好像他们容家的人多清白一样,中年人无奈。
      但在这些老人心里,他们的宝贝小六自然是纯洁的不行,万不能被黑道人士欺负的。

      中年人继续切换资料:“肖家大少爷……”

      纷纷否决:“看面相脾气不是很好的样子。”

      中年人气短,他是容家名义上的掌权人,可底下这几个都是自己的长辈,容家的股份实际拥有者,这些人个个对容家唯一的单传独苗容六溺爱的不行,连给小六找几个朋友都包办了,还这样郑重其事的。

      照这个劲挑剔下去,能找到才怪!比找媳妇都麻烦。

      “李莫延,法律界菁英。”

      英俊清秀的五官,不说话也有点要微笑的样子,黑白分明的眼睛,眼神里透着特有的自信和飞扬神采,一边的嘴角微翘,反倒显得有些俏皮。

      “这个看起来脾气应该蛮好。”
      “不错不错,我们小六就应该多了解些法律。”

      中年人咳了一声,“据我们调查这个人还是学生的时候,凡是想打他主意的就会把人揍到认输为止……当着全班的面把老师骂哭过,起因是那个老师歧视黄种人……这个,在法庭上也是,口才倒……总之,没有看上去脾气那么好,而且听说私生活不检点,很张狂。”

      底下的老人也都叹气了,不过是想给小六找个又有能力又好脾气德行又好行事低调的朋友,怎么这么难呢?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年轻人~~~~

      ==============
      江南容家。
      典型的东方园林,楼台殿阁,交错的回廊,荷花池边上却有大片的西式草坪,略显得格格不入。

      草坪上铺了淡色的毯子,两个年轻人懒懒的半坐半躺,悠闲的样子。较年长的那个不过20岁左右,天然风流的桃花眼,很有些妩媚的感觉,笑的很温和的样子。年纪小的那个手里玩着刚掐的荷叶,嘴略略撅着,似乎在不满什么,很可爱的相貌。

      “给你相亲啊,不去看看?”
      阳光下俊俏的年轻人眯着桃花眼,看着那个耍赖趴在草坪上的人。
      “什么相亲?要是相亲倒好啦~~~~那帮人中随便找个精英大款都能养我一辈子了,啧!”容家六少懒洋洋的道。

      叶修拓笑着的拉起那个耍赖的人:“别老趴地上。话说你们容家的钱够你花几辈子了吧,怎么天天想着找别人养你?”
      容六摇摇手指:“这话不对,钱终究是死的,不能好好经营的话,遇见几个风浪就打了水漂了,找个肯养你一辈子的人可不一样了,哈哈什么都不用干天天吃喝玩乐的生活啊。”说着赖到叶修拓身上不放手:“要不你养我吧,修~~拓~~”

      饶是叶修拓定力非凡也被他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个药罐子我可养不起,再说了,我还想找人养呢!”叶修拓坚决的答道。
      容六撇撇嘴:“还好朋友呢,真是没义气!”

      叶修拓笑弯了桃花眼:“这好办啊~~~~看你家给你找的那些好朋友有谁肯接收你不~~~呵呵。”

      容六眼睛咕噜的转了几个圈,趴到叶修拓耳边嘀咕。

      “好主意,不过我要先去看望老师,过几天才能回来。”
      “没问题啊,等你。”容六嘿嘿的笑着。



      回复
      举报|4楼2010-06-13 17:55
        想让店长和lee叔来上一段吗


        回复
        举报|5楼2010-06-13 17:55
          二 笑面狐狸

          夜晚喧闹的酒吧,来来来往往的人,闪烁的灯光,明暗之间的交替着。
          这里是T城崇尚夜生活的人的天堂,外边闪烁的霓虹,诱惑着不甘寂寞的人类。

          “借过借过~~~”钟理抱着吉他穿过人群,今天来的有点晚,好在还没有到他们的演出。
          人太多了,他转弯处只顾闪前面,后退时撞了身后的人

          钟理赶紧转过身来:“对不起对不起。”

          那个吧台边上的人比钟理还要高半头,暗色的风衣半敞开,在灯光下分不出色彩,但风衣的领章却做的有军装的感觉,给本来很英伦绅士般的人平添了另一种英俊风情,那人只是回身看了他一眼,淡色的唇微微翘着弧度,惯常笑的样子:“没关系。”只是灯光下眼睛水色迷蒙,微眯看人时不小心就会漏跳一拍。

          钟理在各种酒吧见过好看的人多了去,这人相貌不算十分顶尖,但一举一动一个表情就让人觉得十分有魅力,大概这就是人说的天生的气质吧,钟理想,抓紧抱了心爱的吉他往后边走。

          酒吧这种事本就寻常,虽然也有借机闹事的,但大多数人都不会当一回事。

          钟理只顾着赶场,根本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那个人转身只是悠悠闲闲的喝酒,修长的手指慢慢摇动着酒杯,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在喧闹的人群中就显得分外咋眼。有人搭讪也笑着跟人调笑两句,并不推拒,只说是在等人。

          终于等的人到了,高大的身材在人群中就远远看见,那人轻弯嘴角看着人走近,顺手递上一杯酒,笑道:“学长。”
          陆风接过酒杯,这时台上钟理他们的演出正好开始了。

          两人并不急着谈什么,陆风看着台上弾吉他的钟理,似乎想到以前也有陪人去看演出,自己对这些不感兴趣,当时只顾着在一旁拉着套人话。

          旁边那人只是慢慢喝酒,即使不说话也总感觉他在微笑的样子。

          各怀心思。

          一曲终了,酒吧一片欢呼喝彩声,陆风方回过神来。
          手指慢慢的敲着吧台,看着那个微笑的侧脸:“LEE,凡事不可太过分,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那人赶紧狗腿侧过身,笑的灿烂:“学长这是说什么话,但有所命,无所不从啊~~~”
          “你应付那些人的一套趁早收起来。”陆风面无表情。

          LEE不在意的笑笑,他最惯常的手段就是笑容,不管手段怎么阴险,法庭上再针锋相对,甚至嘴里吐出再刻薄恶毒的言辞时,都可以保持微笑优雅的面容,很多人背后称他笑面狐狸,不仅是笑容,更是藏于背后的阴险和狡猾,滑不溜手难以捕捉的狐狸。但对陆风这个对他知根知底的人没什么作用。

          LEE一口饮尽杯中酒:“我暂时不走,不过上次你说的条件加三倍,而且我有权力在外边接自己的私活。”

          他本来一直跟着陆风干,但随着公司发展越来越兴旺,他野心也增长,更想自己独立门户,但有好处的话也不介意再陆风那多留几年。

          陆风眼中精光一闪而过:“LEE你是狮子大开口啊!”

          “哈哈我可不敢。”LEE轻笑,眼中透出自信决然,他值得,不是吗?

          “成交。”陆风把酒杯放下,“什么时候能回来?”

          LEE有点沉默的摇摇杯中酒:“再过些天吧,我还有点私事要办。”
          陆风也不催他,爽快的结帐离开了,只甩下两个字:“尽早。”


          回复
          举报|6楼2010-06-13 17:57
            我就从了不插楼……


            回复
            举报|7楼2010-06-13 18:00
              占个位。这个标题和开端,感觉应该至少是个中篇,而且内容会很广。


              回复
              举报|8楼2010-06-13 18:00
                话说这是板凳


                回复
                举报|9楼2010-06-13 18:00
                  三 宁静致远

                  任宁远锁了车走过去的时候,酒吧门口正有人争执,一帮半大的孩子在那里吵吵嚷嚷,门口的保安们头疼的解释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看到任宁远走过来赶紧打招呼,那群孩子里有个机灵的趁机嗖的从底下穿过去,保安去抓时已经混进人群了。

                  任宁远只是挑挑眉毛,那些保安怕办事不力似的赶紧把剩下的孩子赶走了,他身上确实有种摄人的宁静威力。

                  里面人声鼎沸,钟理他们已经返场几次了,很多人随着调子拍着手,气氛High到不行。

                  任宁远随便找个座位坐下,他并不喜欢这个酒吧的风格,但比起T城别的BAR,这里还算好的。

                  旁边两个俊美异常的男人在聊天,因为离的很近,声音也不时飘到他耳朵里。
                  “你不说这里是T城风云人物常出没的场合吗?哪里?”容六摇头转啊转,眼都要花了。
                  叶修拓白了他一样:“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不是看过照片吗?”
                  “拜托,我怎么知道这种地方人多的,郁闷,我总不能大喊谁是任宁远谁是李莫延谁是秦朗吧~~~还有什么什么肖家的,哪里能看清楚人脸啊,一个个凑上去?”容六道
                  叶修拓:“你那样找不找的到人我不知道,结果是打一架肯定是难免的。”
                  “有什么关系。”容六道:“我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哈哈。”

                  任宁远推测着这两个人的来头,不动声色的要了酒。

                  不远处LEE喝的七八分醉,回头冲这边笑了一下。难道是幻听不成,他很久不用李莫延这个名字了,也不想提起。

                  任宁远看的心里一动,脑子里快速搜索着。

                  这时LEE忽的感觉被抓住衣角,耳边有个孩子气的声音大声说:“我是跟他一起的!”

                  LEE回头看时,见保安气极败坏的拉着一个半大的孩子。
                  竟然这么多人还找,这保安有毛病吧,林竟撇嘴。

                  不远任宁远倒是赞赏的点点头,这个保安相当称职,以后可以挖过来。

                  LEE笑着挑挑眉毛,仔细打量这个男孩子,半长的头发,染的乱七八糟的,很淘气的有点支着,灯光下看撅着嘴,就觉得很可爱。

                  难道我真的看起来那么好说话吗?LEE好笑的想,他向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没有好处的事断然不肯出手,不过这个孩子长相挺合他胃口,帮忙也不过动动嘴,何乐而不为。

                  “是啊,他叫我叔叔的,非想跟来见识。”LEE笑道,不知道是不是醉的缘故,眼睛微微眯起,一边上挑的嘴角,笑的有些邪魅,那保安忍不住脸红。

                  林竟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叔叔?真好意思~~~~?

                  保安离开后林竟想跑路,被LEE一把抓回,“利用完叔叔就想走?”LEE闷笑,我看起来像那种很冤大头的人吗?

                  “那你想干嘛?!”林竟不客气的瞪他。
                  “陪叔叔喝几杯。”LEE笑,今天不知道怎么,心里堵的很。
                  “你当我是三陪啊~~~”林竟讽刺道。
                  “那叔叔陪你喝几杯。”LEE不在意:“谁让今天我们这么有缘。”

                  一口一个叔叔,林竟郁闷,本来想跟几个朋友一起见识见识的,结果就自己溜了进来,还好自己当机立断,不然又被赶出去了。

                  面前这个人勉强算是英俊了,林竟挑剔的想:“好啊,你请。”

                  LEE潇洒的打了个响指叫酒,比平日更肆无忌惮的耍帅,笑眯眯的看向林竟,有意无意一种勾魂的感觉,林竟有点心崩崩跳。

                  “今天全场的酒,我请了。”LEE笑着跟调酒师说,这里的人也算见惯大场面的,主持人宣布后大家还是冲LEE一阵欢呼吹口哨。

                  LEE真喝的有点醉,灯光下人影重重,他故意凑到那孩子耳边,笑道:“如何,够给你面子吧。”
                  那晚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小竟永远记得他笑着的朦胧醉眼,全场的欢呼,被重视的感觉,还有靠近的温热的气息,深的几乎让他沉溺的眼神,那是他的初恋。

                  “哼,一身酒气,离我远点。”
                  LEE漫不经心的笑着搂过勉强挣扎的肩膀,他今天确实有点不太对劲,心情出奇的差。
                  不知道是不是恍惚中老有人莫延,莫延的叫的。

                  任宁远不动声色,心里了然,认出了这位出手大方的知名律师。

                  旁边容六忍不住抓着叶修拓叫:“啊,修拓啊,那个好像是老爸资料里的李莫延,看他那么大方会不会肯养我啊啊啊啊。”
                  叶修拓使劲把手指掰开,“你少没见过世面好不好,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再说人家明显有相好的了。”
                  容六哀叹:“你明知道家里人都不怎么让我出门的,这几年才好点,可还是~~~~连朋友都不能自由的交往。”
                  “我也很同情你啊可谁让你是容家少爷放开啦小六!”叶修拓终于掰开。

                  哦,容家六少,任宁远了然继续喝酒。

                  听旁边两个人吵吵闹闹,他倒是忍不住想起去美国的庄维和楚漠,他看了看表,等的人没有到,放下酒杯想结帐走人。

                  这时候那边两人打闹的厉害,容六呼啦撞到任宁远身上,他转身道歉时看到任宁远,哇的就尖叫了一声。
                  “任宁远!”
                  叶修拓抚额哀叹,有这样的青梅竹马他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回复
                  举报|10楼2010-06-13 18:01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板凳被抢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0-06-13 18:01
                      啊 宁静致远的沙发


                      回复
                      举报|12楼2010-06-13 18:02
                        4 陋巷
                        T城繁华的街市中间,也有贫民窟一样的地方,转过大路,一直顺着小巷子往里开,不规范的建筑,尘土飞扬,垃圾堆在路旁,不少废弃的塑料袋随风飘来飘去。

                        LEE下了车,被呛的忍不住咳嗽了几下,整个空气中一股腐臭的怪味。
                        真难以相信T城也有这种地方。

                        旁边经过的路人都怪异的打量着他。不知道这个合这里格格不入的人来干什么。LEE本来已经尽量穿着低调些,可在这里还是显得太出众。

                        他拿着私家侦探给的地址,慢慢顺着陋巷七拐八拐的走着,柏油路早已破败,遍地是坑,LEE已经非常小心,裤腿还是慢慢脏了泥水。
                        他忍不住叹口气。

                        其实这种地方他并不陌生,只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远的像是上辈子一样。

                        终于找到图上标的房子,他心里忍不住先蹦的跳了一下。
                        房子是个门市,卖的各种杂货,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在门口坐着给孩子喂奶,LEE忍不住略不好意思,那女人倒不在乎,大大方方的袒露着,眼睛在他身上狠狠的上下打量了几回。

                        “要什么呀?”
                        “请问张老爷子在这么?”
                        那女人嘟囔了声,“又是找这个老不死的。”然后高声向里面喊:“小三!小三!”

                        里面出来个瘦小的男孩,大概8,9岁的样子。
                        “三儿,领这个人去找爷爷。”

                        男孩面无表情,也不说话,转身就走,LEE连忙跟上。微微弯了嘴唇想跟男孩套几句话,那男孩却只是嗯啊几声,LEE干脆最后只是闷声不响的跟着人走。

                        时间是初夏,太阳虽然看起来已经很耀眼,但阴影处呆久了就会觉得很冷。那男孩身上只套了个长t恤,本来似乎是蓝色的,已经褪的发白,上面的字也是零零落落,似乎是方便面的广告。下面的裤子很肥大,似乎是大人给改的。又瞧底下脏乎乎的布鞋,顶头早磨的漏了洞。

                        LEE模糊的想起那个同样瘦小倔强的男孩,本以为早已遗忘的东西,原来一直分外清晰。其实他那时倒比这孩子幸运许多,虽然同样营养不良瘦瘦黑黑的,但母亲总是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衣服虽然打了补丁,但还是干干净净,母亲的巧手把补丁弄得好像装饰一样,穿起来也格外好看。

                        他思维有一时走神,那男孩转过一个狭窄的楼梯,往上走,似乎是筒子楼一样,楼梯拐角还堆了不少杂物。
                        LEE跟着走,还是忍不住又呛了一下,那男孩回头轻蔑的瞅了他一眼,说:“到了!爷爷就在里面。”然后一伸手,LEE知道是要小费,掏了给他,那男孩就下楼走了。

                        LEE敲了敲门没人应,就伸手推开,木门大概有些年头,咯吱吱响了起来。

                        里面是个十平米左右的小房间,密密的摆着单人床和桌子,一个老人正半躺在床上。听见LEE进来,睁开浑浊的眼睛打量他。

                        LEE赶紧说明了来意。老人不耐烦:“不是已经跟那人说过了嘛,人早就死了!”
                        LEE修长的身子忍不住晃了一下,还是忍耐着反复向老人确认,最后确实问不出什么,他只能转身离开,给老人关上门。

                        下楼的时候还有点恍惚,险些一脚蹬空,LEE狠狠的咒骂几句这破房子。

                        外边的阳光真好,照在身上暖暖的,阳光是最公平的,照在繁华的街市,也照在这样破败的陋巷。

                        虽然已经亲耳听到,但在这样灿烂的阳光下,怎么也觉得不像真的呢。LEE恍惚的想,原来,他已经死了呀。
                        可是,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LEE一直不愿意去探查那个男人的下落,他从心底是恨他的。是他卖了弟弟,是他害妈妈走,是他让自己家破人亡,全都是他。
                        LEE恨恨的想,但拳头却握不起来,只觉得可笑,原来,他也早就死了呀。原来,我恨的人,我想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怎么到现在才承认呢,LEE,你的家,早就不在了……你早就是自己一个人了……怎么到现在,到现在还这么……不甘心。

                        或者是那天浑身被太阳晒的软软的没有力气吧,LEE忘记了顶顶爱护的面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腿上已经全是泥泞,可他全然忘记理会,走回车子停放的位置,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恍惚。

                        LEE想点烟,可好像没了力气,倚在车上闭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路人都忍不住羡慕的回头看这个英俊的年轻人,裁减得体的衣服,名车,哪里看都是事业有成的上层人物,不知道跑到这种陋巷做什么。

                        恢复点力气,LEE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阳光透过车窗打进来,把他和外边隔成了两个世界。

                        他发动车子,慢慢躲过行人,车窗外是喧闹世俗,车窗内是永远的孤寂。

                        LEE只是笑笑,侧脸英挺的鼻梁,嘴角弯着好看的弧度,潇洒的单手拔着方向盘,开离了陋巷。


                        回复
                        举报|13楼2010-06-13 18:04
                          看序就知道好文~占座等~
                          PS:LZ我好心水你的头像


                          回复
                          举报|14楼2010-06-13 18:06
                            5 碧云天,黄花地

                            LEE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想笑,笑的眼泪都要出来。原来自己一直的纠结,挣扎,等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渐渐有点钱之后,就努力想找出母亲和弟弟的下落,几番周折打探之后才知道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次终于违心的去找那个男人,怎知道,又是同样的结果。

                            其实在LEE很早的记忆里,也有过那个男人温馨的一面,那时候那人还没爱上赌博,家里虽然贫穷却很温暖,他很爱把自己高高的抛起,再接住,小时候自己很大胆的,一点也不害怕,每次都乐的咯咯笑,觉得很有趣,这时妈妈就在一旁甜蜜的嗔怪他摔着孩子怎么办。

                            后来妈妈肚子里有小弟弟的时候,那人就开始不怎么回家了,妈妈的脸上也渐渐少了笑容。

                            LEE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开着,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路上的每个人都匆匆的,忙着赶往目的地,可他不知道要去哪里,转过一个又一个街道,人来人往,他耳边闹哄哄的,他耳边又是寂静的。

                            路边的一树黄花开的正艳,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迎春花吗?
                            那时候地里最常见的也是这样的黄花,花落了就是绒球一样的白色蒲公英,他就快乐的去摘,然后献宝似的给妈妈,两个人一起吹开,蒲公英慢悠悠的飘走,妈妈那时大着肚子,行动不方便,连眼神都是忧郁的,是年幼的李莫延不懂的忧愁。

                            人越来越少,他开着出了T城,顺着大路,这条不是他当年来T城的路,那条路也很宽,很长,是年幼的他用双脚丈量过的,一点点都记得很清楚。

                            妈妈喜欢看书,是和小城截然不同的一种清雅,她会教LEE识字,念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诗词,连他的名字,也是妈妈坚持这样叫的,莫延,李莫延,那是记忆中,已经不属于LEE的一声声呼唤。

                            日头渐渐西斜,LEE不知道自己到底开了多久,也不在乎。
                            像是进了一个小县城,街边一条小河,波光粼粼,他慢慢停住了。太累了,真的太累了,他恍然想,像是几生几世都过去了,一个人的拼搏,在LA的年少轻狂,毕业后的打拼,在法庭上的唇枪舌战,或明或暗的斗争,欢场的追逐暧昧,他累了。

                            阳光透过车窗,晒的人有点发晕了,LEE趴在方向盘上,想休息一会,一会就好了,一会他就可以再爬起来,一会他就还是那个在职场欢场都叱诧风流的LEE。

                            他就这么半昏半睡的趴在方向盘上,身心都无比疲惫,一个走过车子的小姑娘有些好奇,回头看,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了。

                            那个小姑娘12,3岁的年龄,扎着两个辫子,眼睛里闪烁着好奇,她正是初见世界的时候,对一切的人和事都很感兴趣。

                            她脑子里想到爸爸讲的一件事,有一次路边有辆车子停了好久,后来工人去拖车时才发现里面的司机脑溢血死了多时了。
                            小姑娘被自己的想法吓的一个哆嗦,然后歪歪头,为自己想象中面临的考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她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虽然被爸爸溺爱着,但遇事很有自己的办法。

                            于是她装作在河边朗诵的样子,大声背起了诗词。

                            LEE本来就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只是精神过度疲惫,加上一天没有吃东西,才处于一种半昏迷的状态。
                            这时他耳边慢慢响起了好听的童声,一句一句。

                            “碧云天,黄花地,东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声音慢慢变的清晰,LEE抬头,看见河边那个留着辫子的女孩的背影,夕阳,霞光,少女,河水,光和影变换着,他的神智开始清晰,却好像更加像在梦里。

                            他想着母亲的少女时代,是不是也喜欢这么忧伤的念着这些句子。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女孩子悄悄斜眼看,见车里的人抬起了头,心里开怀的不行,又恐怕别人发现她的意图,只好把脑子有的诗词继续背。

                            ……
                            ……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LEE听着这么稚气的声音念着这么沧桑雄浑的句子,忍不住微笑起来,就觉得很可爱。

                            他打点起精神,看了下车子剩下的油量,回去T城没有问题,就慢慢掉转车头,往回开。

                            这时有人在河边走来,边走边喊:“小柯,小柯!”女孩蹦蹦跳跳的迎过去,叫:“爸爸!爸爸!我有事给你讲,刚才……”

                            微风吹散了女孩稚气的声音,越来越远。



                            回复
                            举报|15楼2010-06-13 18:08


                              回复
                              举报|16楼2010-06-13 18:10
                                6,nar吧
                                小竟第一次遇见LEE的那个酒吧叫做星月酒吧,是T城非常著名的灯红酒绿之地。
                                他再次路过的时候看见不少工人架了高高的脚手架,似乎在拆招牌。

                                “要装修吗?”他仰头问那些人。
                                “不是,换老板了。”

                                小竟有些默然,不知道怎么很想再遇见那个替他买酒的人,或者是喜欢那样被重视的感觉,或者只是贪恋那个人的笑容,是心底一直渴望,但父母从来没有给过的,重视,关爱。
                                紧了紧背后的书包,他看上面大大的星月两个字被慢慢弄下来。

                                几个工人看他在看,小小的脸庞夹杂着倔强的稚气,忍不住调笑道:“听说这要改成GAY吧,小兄弟不是来应征吧!”
                                上面笑成一团,小竟气的脸有些微红,刚要拿出小太保的架势对骂,这时门口慢慢驶来银灰轿车,开车的正是LEE。

                                LEE摘下茶色太阳镜,疑惑的看了下情况,正要掉转车头离开,这时注意到门边的小竟,一手背着本来双肩的书包,一手满不在乎的插在牛仔裤中,有些熟悉的感觉-----他那天喝的不少,灯光下对小竟的样子记忆不是很清晰。
                                小竟见LEE看向他,笑了,走向车冲他打招呼,毫不客气的要LEE载他一程。

                                LEE认出是那晚的小孩,不禁挑眉好奇,故意吓他:“你不怕我把你卖了!”
                                小竟哼了一声,可爱的皱了下鼻子:“谁卖谁还不一定呢,你当我小孩子啊!”
                                LEE难得真心的大笑,好玩的小孩:“喂,你叫什么名字?”
                                “林竟。”
                                “我是LEE。”LEE伸手跟小竟握手,第一次有大人这么郑重的跟他握手,小竟略有紧张的伸手相握。
                                他的手很暖……小竟想。
                                这孩子怎么手这么冰,LEE想。

                                “坐上来吧,后座有大衣穿上。”LEE道。
                                小竟钻到后座,把大衣披上,衣服太大,他缩在里面显得很可爱,LEE回头看了下他,忍不住好笑。
                                “去哪儿?”
                                “去吃饭吧,我还没吃东西。”小竟缩着身子,他确实很容易冷,手脚都觉得冰凉。
                                LEE戴上太阳镜,掉转车头。

                                =======================

                                收购星月酒吧的是任宁远,容六和叶修拓。
                                这时在屋里,三人正跟星月的许老板聊天。

                                “专门做GAY生意的话,会有一部分客人流失,驻唱啊什么也是,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TXL的。”许老板道。
                                任宁远道:“意料之中,不过我看好这个发展,只是暂时的。”
                                容六没正形的趴在叶修拓肩上,也道:“对,行业的繁荣必然导致分工细化,专门做一类人的生意更容易做精。”
                                叶修拓噗哧笑,试图推开容六未果:“难得你肯说人话。确实,随着社会发展,对TXL的看法必然越来越宽容,很多国家都在法律上确认了TXL的地位。”

                                许老板也不再劝,大致的聊了下店里的员工,待遇,特点之类的话题。
                                容六忽然想起一事,问:“那个李莫延是你们这的常客?”
                                许老板讶异:“你说LEE?你怎么会知道他的中文名?他很不喜欢用这个名字,我也是很偶然的机会才知道的。”
                                小六耸耸肩:“巧合。”
                                许老板含义复杂的瞧了容六一眼:“你们知道,我们店也有专门做这个的人员,LEE这个人确实是常客,爱玩,又大方,不过也是危险人物。”
                                “危险?”叶修拓不解的问道:“我看那人挺和善的样子。”
                                “表面现象。”任宁远道:“一个叱诧法律界的知名律师不可能是小绵羊。”
                                “对。”容六和修拓赞同道。

                                许老板笑道:“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LEE那方面,工作上的事再怎么样跟我们有什么牵扯?是说员工,做这行业的人迎来送往,最忌的就是动感情,认不清这点的人,就做不长久。”
                                任宁远点头:“那个人确实很有魅力。”
                                许老板道:“动情,伤情,都是大忌,我一般会警告新来的员工,你可以欣赏他,但绝对不要爱上他,不然苦的是自己。”
                                容六不赞同:“爱上别人未必是痛苦啊。”
                                叶修拓道:“关键是你爱上他,他未必爱上你啊,这才是悲剧。”
                                容六伸长两手做抒情状:“我会选择征服他,这才有挑战性嘛!”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许老板摇摇头,心想:“有那么容易吗?从来人心最难得,况且LEE那样滑不溜手的人。”



                                回复
                                举报|17楼2010-06-13 18:13
                                  难道是lee总攻一切 出场的这些些淫都是受 希望店长最先受 从简介来看


                                  回复
                                  举报|18楼2010-06-13 18:16
                                    板凳


                                    回复
                                    举报|19楼2010-06-13 18:19
                                      本来计划中的大纲,未写,请脑补……O(∩_∩)O

                                      七S城小洛
                                      陆风得知自己有儿子,让LEE和他一起去接小洛啥的~~~(LEE应该不知道,但隐隐猜到)
                                      陆叔叔不敢一下表明身份跟小洛。
                                      LEE和可乐失之交臂。

                                      一墙之隔,两人(风和LEE)听着年少的小洛压抑的哭声,忍不住委婉的表达了心声。
                                      委婉倾诉,主要是陆风,LEE心里想。

                                      八当时年少
                                      陆风LEE暧昧的年少时期。
                                      回忆LEE的张狂倔强和陆风的狠绝。
                                      两个风云人物的交集和交情。

                                      回到现场,写陆风为何心软,放任LEE离去高飞的愿望,决定不再选择伤害束缚。

                                      九李家小弟
                                      LEE以为已经死了的小念辗转卖到S城,描写其生活。
                                      LEE看着广场上的小孩子,想起了当年的小弟弟。
                                                      参考一下小加的身世,最好用小加同学来客串。
                                      用蒙太奇的手法,同时描述偶尔在一个地点(广场或者超市)的LEE,小念,可乐,小加,BOSS

                                      他们都不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在身边不远处。

                                      十学校
                                      做生意,然后终于发现了小竟是秦朗家儿子。
                                      LEE以叔叔的名义对小竟很关怀。

                                      去学校看他时可侧面描述老师,老师口中的钟理。
                                      肖小少爷,卓文扬。

                                      十一
                                      快速的隐笔,交代这四年(?)
                                      陆风和LEE关于小竟的矛盾,LEE决定离开T城了。小竟车祸。

                                      十二离开
                                      最后给母亲上坟那段。
                                      然后是飞机飞离大地,远离了T城。


                                      回复
                                      举报|20楼2010-06-13 18:20
                                        前排


                                        回复
                                        举报|21楼2010-06-13 18:21
                                          回复:20楼

                                          就这样 没有lee叔总攻那些些淫 没有lee攻店长


                                          回复
                                          举报|22楼2010-06-13 18:22
                                            楼楼,你怎么剧透了


                                            回复
                                            举报|23楼2010-06-13 18:22
                                              ……“请脑补”是毛意思

                                              完结了?


                                              回复
                                              举报|24楼2010-06-13 18:24


                                                神马??


                                                回复
                                                举报|25楼2010-06-13 18:26
                                                  开始时写的lee去看母亲,也可以当做另一版本结局,笑~~~~
                                                  虽然我非常迷恋最后LEE在飞机上俯瞰T城的意境……蓝天白云,一如既往……

                                                  四 颜文颜可

                                                  LEE跟陆风说的办私事,并不是故意拖延时间或耍大牌什么的,如果可以他才不想惹那个可怕的学长。

                                                  终于调查完后,他开了车去花店买了一堆花,所以论堆是他几乎要把人家花店买过来,车里塞的满满的。

                                                  然后驱车去了T城南郊的公墓。

                                                  一趟趟搬运,看着那墓碑被花淹没的时候他觉得很好笑的感觉。

                                                  墓碑上什么也没有刻,那个人拒绝承认自己的身份吗?还是在怀念什么?

                                                  LEE坐在花海之中,红的玫瑰,白色的百合,她都喜欢,应该是很文艺很浪漫的人吧,看给自己起的名字酸的,莫延莫延。

                                                  LEE稍大些曾听老街坊们说过他们的故事,曾经轰动一时的爱情传奇。
                                                  她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吃烤红薯,每天喜欢在校门外买一个尝尝,渐渐的和卖红薯的他熟悉了。有一次她无意间问他,怎么他每天都不休息?小伙子憨厚的回答怕她吃不到他的烤红薯。

                                                  后来她不顾家里的反对嫁给了他,甘心为他洗手做羹汤,甘心为他住进茅草屋。

                                                  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多伟大的爱情故事啊,LEE笑。

                                                  他心里嘲笑着这个傻女人,我以后不会再来看你了,你知道吗?你等到他了。
                                                  就在前不久我终于查到,他被人追债打死了。
                                                  他不在了,弟弟不在了,你也不在了,你们都……

                                                  真的,真的,不会再来看你了,其实你看,我几乎都要把你们都忘了,我已经记不清你的样子,也不记得曾经天天追着想找到你。

                                                  我会自己照顾自己啦,你开心吗?

                                                  我长大了,长大好久好久啦,你知道吗?

                                                  ……

                                                  妈妈

                                                  ……

                                                  妈妈


                                                  LEE只回头看了那片花海一眼,弟弟也在那边陪着她啊,所以放心吧,放心的放下这一切。

                                                  我努力的向前走,怎么也不会再回头。

                                                  出来公墓,LEE看见有个瘦弱的身影一瘸一拐的也出来,他开车转过来的时候见那个身影还在路边慢慢的走着,只看那个背影,就觉得很凄凉的感觉。
                                                  于是他莫名的停下车,摇下窗户:“要不要搭便车?”

                                                  颜可有些恐惧的转身,看了看那张灿烂的笑脸,心里虚的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追债的。
                                                  正想摇头拒绝,看远处转角出现的几个人,赶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LEE没有注意到远处,开车后就噼里啪啦开始不停的讲话。

                                                  “你去看谁啊~~?”
                                                  “……我弟弟。”
                                                  “啊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吧,好羡慕你们啊,不是,我不是说……”
                                                  平时伶牙俐齿的知名律师今天脑子打结,心里暗骂N句国骂,脑子才好像清醒了点。

                                                  把人在市区放下后LEE忍不住有点抓狂,自己跟傻子一样不停的说,那边顶多嗯啊两句,真是不给他面子啊,默。

                                                  不过魅力有人欣赏就可以了,LEE想起那天在酒吧结识的小孩,林竟是吧,想到他明显已经开始迷恋自己的表情,笑笑,小孩子功力还是不够啊,学大人装什么装。

                                                  好像是XX中学,开车去接他吧,LEE边开车边想,还要去陆风那边开始接手,今天最好能忙一天呢。

                                                  车子停在校门口,他正想怎么找人问,林竟那天跟他说什么什么班,只是喝的醉的,根本不记得。
                                                  恐怕是白跑一趟吧,他笑自己,只是不知道怎么想见见那个倔强嘴硬的孩子。手扶着额头,太阳穴还在突突的跳,在过几天就好了,LEE你再撑几天。再撑几天就慢慢忘记了。

                                                  叮咚的音乐声忽然响了,这个贵族学校引进据说很先进的代替以前的铃声,LEE吓了一跳,陆续开始有学生勾肩搭背的往外走。

                                                  LEE解下安全带下车,背靠着车门点烟,看能不能好运气等到林竟。

                                                  正想着,人群中就跑出那小子,眼睛亮亮的,很惊喜的表情,跳过来抱过人,“LEE,LEE”的叫个不停。

                                                  LEE拍了下他额头,纠正:“叫LEE叔。”
                                                  小孩子咕噜的转着眼睛,不肯答应。

                                                  “LEE你带我吃饭去吧?”
                                                  “不回家?”LEE很绅士的给人开车门,转动钥匙打火。
                                                  马达的声音很小,微微的震动,林竟低低的嗯了声,然后雀跃的吵着要去吃肯德基。

                                                  LEE摇头小孩子啊小孩子。转过方向盘,慢慢的跟随人流开出去。


                                                  END


                                                  回复
                                                  举报|26楼2010-06-13 18:28
                                                    火速沙发


                                                    回复
                                                    举报|27楼2010-06-13 18:29


                                                      回复
                                                      举报|28楼2010-06-13 18:30
                                                        回复:

                                                        没有谁攻谁,只是对往事的一段猜想而已。

                                                        ==============

                                                        脑补滴意思奏是……自行想象……所以是:望标题,坑,慎入。O(∩_∩)O~~~~~~


                                                        回复
                                                        举报|29楼2010-06-13 18:30
                                                          看了兰州的高级写作法 joy也好想写了 太高级了


                                                          回复
                                                          举报|30楼2010-06-13 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