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9贴子:1,279,347

【错觉同人】招安之后——琐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敬百度

★有点yy恶搞向(汗)
★本人将蓝淋所有书都看完了,错觉也看了好几遍,非常欣赏蓝大的文笔,但还是功力不足无法模仿,故内容还是个人风格orz
★只是一篇充满琐碎小事的文章
★本人第一次写,丢砖丢轻点><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一)
当乔四瞪着手上那张,印上自己血手印的「收容养护照顾契约书」时,差点没当场撕成碎片。

敢情他是个「身心障碍者」、「孤苦无依老人」、「低收入户瘫痪者」还是「游民」来着?!
……嗯,虽然他似乎都经历过以上任一角色……

但他两鬓斑白不代表他老态龙钟、他腿脚不便最多是半瘸,不表示他是个需要人把屎把尿的残障者啊!
乔四捏着手上的纸,发抖着将上面捏出折痕。

脑海内却突然蹦进某把沉稳又冷冰冰的声音——

『四爷,我不能是你养的一个什么小玩意儿,要我回去,你自己得先想好了。』
『这可是口说无凭的事。』

还有在混乱中的模糊声音……
『那以后只有我一个?』
『你这是答应我了?』
『总得有个什么凭据吧。』

看着纸上一堆「甲方」和「乙方」在契约之下的关系和制约,乔四突然觉得自己的下半生似乎卖给某位青年了。

正想着,一双长臂从后方伸过来,环着他的腰,将他纳入温暖的怀中。

「四爷,东西收好了吗?」和刚才在脑海内为同一把嗓音,但已从冷冰冰的语调转为满腔柔情。

乔四低低「嗯」了一声。
「要搬去我那里住了。」
「嗯。」
「四爷,以后让我照顾你吧。」后方传来的笑意很浓。
「……嗯。」

——不甚情愿地回应最后一句,以前身边的人不都是说「四爷让我服侍你吧」,谁敢说「照顾」两个字?那些人还巴望着他的照顾呢!

以前为了将段衡哄回去,他什么礼物没送过,这次居然连自己都赔上了,这恐怕是他这辈子送出去的最大的一份「礼」。
但扭头看青年一脸高兴的样子,只要博他一笑,让他不再是一张南极冰山脸,想想似乎也挺值得的。

曾经,青年睁着一双清澄的眸子,无比认真地向他描绘以后的日子:

『离开这里以后,我们就到暖和的,又有水的地方买一块地。不要那么多闲杂人
等,佣人够就好了,你要是喜欢热闹,就多养点猫啊狗啊鸟啊什么的。但不可以养人哦。』
『巴利岛的别墅你觉得怎么样?有温泉,景色也好,又不受人打扰。你要怎么休息都成,每天想泡几次就泡几次,我不拍戏了,也有很多很多的时间陪你。要是吃不惯那边的东西,我还可以练厨艺,煲汤给你喝。』

青年吻着他,说:『我会养你的。』

——那时候他以为是假的,但以后是真的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乔四的身体跟着放松,懒懒向后一靠。
段衡环在他腰上的手臂收了收,低声问:「四爷,困了?」

「嗯……」


路子维不胜无聊地坐在一旁,靠在堆得高高的行李上,看着温情脉脉偎在一块的两人。
看着这一幕,不禁让他想起初识段大哥的日子。雪国地区冰冷僻静,没什么客人上门的时候,旅馆内静得像闹鬼一样,生性活泼的他,便想提议老板养一些宠物,添些活的气息,也热闹。

「段大哥,你有想过在家里养些什么吗?」路子维站在厨房帮忙老板处理螃蟹,百忙中抬头问道。
他也不明白在这人烟稀少、客人也不多的旅馆,段大哥为什么要钻研螃蟹食谱,这菜单也太奢华,而且也不会有什么人要在深山内花这个钱。
只记得当初问段大哥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回答:「因为……要练习。」

段大哥在听到他的问题,愣了一愣,淡淡道:「有啊,我想过的。」
在那一刻,段大哥好像笑了,但下一秒又似乎很哀伤,路子维瞧不清他眼中的情绪,只是在想一个养不养宠物的问题也可以让自家老板心情这么复杂……是因为金钱问题吗?

「那……段大哥觉得哈士奇怎么样?」无论如何,得到正面的响应,路子维赶紧大声说着:「段大哥喜欢狗吗?狗很听话的,忠诚,又粘人,能陪我们打发时间……」

路子维忍不住停了,因为他看到段大哥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好像晃了晃,然后脸色变得很苍白。
路子维想不到自家老板对狗这么地过敏,赶紧讨好地安抚:「呃……不养什么也没关系,要照顾也麻烦,其实…狗…狗也没什么好的啦……」

结果段大哥的脸色更难看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还有老板的表情,路子维似乎有点明白了。

——关于老板想过要养的东西。



回复
举报|2楼2010-04-19 12:28
    (二)

    乔四缓缓睁开疲累的眼睛。
    一整晚的激情让他现在浑身酸痛,想将手脚施展开来却发现自己四肢都被身旁的人捆着。
    乔四只觉得自己的鼻尖还是全身,都是身前这个人的味道。

    自从搬进段衡的别墅,段衡成为他名义上的「饲主」之后,乔四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渐渐在改变了。

    以前段衡还在他身旁做事的时候,每每结束激烈的性事之后,段衡都会趴在他胸前,手臂紧紧箍着他的腰,霸道又乖巧的模样。
    然而,从雪国回到M城之后,段衡有事没事就会霸占性地搂着他,更别说自己被这样那样的第二天早上,总是发现自己像被八爪鱼那样缠绕吸附着,有时候还会被两条健美修长的腿夹着,让他这见惯大场面的人物都不禁微微脸红。

    乔四开始感觉身上似乎被贴了很多卷标,如果那些卷标写着字,恐怕是「请勿触碰」、「个人私有物」、「段衡封缄」等字样……

    宅里佣人不多,自从遇着变故之后,乔四也开始习惯只让少数人服侍,机灵又懂得顺他意思的毕竟不多,以前还有乔傅,现在几乎是只有段衡在亲力亲为伺候他了。
    但先别说使唤陌生的下人好了,他也渐渐发现,他在这个屋子内几乎做不了主。

    譬如当他想出门探望一下白秋实,司机竟然这么响应他:「段少爷吩咐,今天天气转凉了,请乔先生在家好好休息;若是有什么急事要办,让小的先问过段少爷。」
    「难道不是急事我就不能出门了?」
    乔四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但司机也只是一脸为难地看着他,和他大眼瞪小眼。
    半晌,乔四只得叹一口气,转身进屋。迈步离开时还可听到背后的司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是是,现在下人管段衡叫「少爷」,称呼他为「乔先生」。毕竟付薪水的人是段衡,他们自然听他的。

    乔四曾经冷冷地讥讽道:「反正我现在没作主的权力,只能听你的是吧,段爷?」

    乔四什么时候这样「尊称」过他?想当年他帮他打工,「老板」两个字也几乎没什么挂在嘴巴。
    段衡脸色变了变,赶紧将他抱着,温声哄着:「四爷,谁说你没做主的权力?你知道我只听你的话,只听你一个人的,你尽管使唤我,你对谁不满我帮你辞了便是。」

    ——对对,还有这点。
    现在段衡都会将他像小孩似的,抱在腿上搂着说话,轻声细语的。他又不是像当年那样摊了!有事没事就将他轻轻松松抬起来,有时候还是在下人面前,乔四脸上纹风不动,但有时候也忍不住有些羞耻的感觉。

    乔四不知道这种「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感受应当如何消化?
    但他似乎比以前还要不在意太多事情了。他一次次将段衡还给他的家财产业当作筹码,希望段衡回到M城来。
    他并不是只把那些东西当作诱饵,事实上,段衡想全拿走他也无所谓。

    就像他那时在雪国跟他说的:

    『我一年年老了,想有个人在身边。』
    『想来想去也就是你了。』

    ……也只有你。

    段衡自然没有全拿走,他的东西还是他的;只是他没想到段衡还有其它的……


    感受他微弱的挣扎,段衡也缓缓转醒。
    睁开眼睛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抓起他耳际的一小撮头发,放在嘴边轻轻一吻,笑道:
    「四爷,早安。」

    目前,段衡除了有闻嗅乔四身上的味道、亲吻他的脚之外,又多了一项癖好——
    那就是摸他的头发。

    这又是因为另一件小事了。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0-04-19 12:31
      自从我看到蓝大描写四爷到了雪国,无论多生气,只要看到段姨太的脸,就气消了……=口=
      还有姨太竟然开始敢对四爷说:“你给我,到屋里去。”(使唤口气)

      我就觉得……完了完了,四老爷真要被段姨太吃死了~~~~
      所以本人想描写四老爷被吃死的样子><

      感想、意见还是批评,都欢迎哦^o^


      回复
      举报|4楼2010-04-19 12:36
        于是…沙发…?


        回复
        举报|5楼2010-04-19 12:50
          其实…四爷,还是放不下身段吧…段段乃要对爷好一点…


          回复
          举报|6楼2010-04-19 12:54
            其实…四爷,还是放不下身段吧…段段乃要对爷好一点…


            回复
            举报|7楼2010-04-19 12:54
              哈哈,优雨U,我也很纠结这一点
              所以我决定在某一个琐碎中,让四爷反攻!!!(咩哈哈)


              回复
              举报|9楼2010-04-19 13:11
                四爷彻底沦落了,好看


                回复
                举报|11楼2010-04-19 13:19
                  四爷要再对段段好一点啊,段段很没有安全感哦~他大概是害怕四爷东山再起后又不把他当回事吧


                  回复
                  举报|12楼2010-04-19 15:43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四爷当惯了老大,需要习惯。。。


                    回复
                    举报|13楼2010-04-19 16:47
                      反攻!!?


                      回复
                      举报|14楼2010-04-19 16:49
                        乔四开始感觉身上似乎被贴了很多卷标,如果那些卷标写着字,恐怕是「请勿触碰」、「个人私有物」、「段衡封缄」等字样……

                        ===================================================
                        四爷段犬激萌~~~~~~~!!!!!
                        楼楼写得好哦~~~~~~~~~~~加油~~~~~~~~~~


                        回复
                        举报|15楼2010-04-19 18:04
                          激萌啊~~~~~~~~~~~~~~·

                          四爷女王一回吧~~~~~~~~~~~~~~~~



                          回复
                          举报|16楼2010-04-19 18:18
                            呃。。。俺觉得挺好的。。。

                            四爷就是个小刺猬啊。。。外表强硬内心柔软的小东西。。。


                            回复
                            举报|17楼2010-04-19 18:32
                              俺雷反攻……555
                              俺也想过四爷样的宅米虫生活……555
                              求包养……= =、、、


                              回复
                              举报|18楼2010-04-19 23:06
                                激动了~~~~激动了~~~~好喜欢这么吃亏的四爷


                                回复
                                举报|19楼2010-04-19 23:48
                                  (三)

                                  「四爷……」
                                  「别怕,你直接来吧。」
                                  「我怕段大哥生气……」
                                  「有我在呢,他问起便说是我的意思。」
                                  「听说可能会痛,四…四爷你忍着点。」
                                  「嗯。」
                                  「那……那我开始啰……」

                                  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撞开,正在对话中的两人扭头望着站在门边杀气腾腾的男人。

                                  「你们……在做什么?」
                                  段衡一字一字从牙缝挤出这句话。

                                  「啊!段、段大哥,你…你别误会,我们只是……!」路子维摇着手,满面通红,一时紧张得话也说不清楚。

                                  「染发。」
                                  倒是一把稳定淡然的嗓音帮他接话了。

                                  「小维帮我把头发染黑,怎么了吗?」

                                  段衡左看看被一块白色毛毯包着颈下的乔四,右看看手上抓着黑色染发剂的路子维,不见平缓,反而更生气似的——

                                  「四爷,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动你的头发了吗?」

                                  一吼完,两只眼睛就变红了。
                                  路子维手上的染发剂「碰」的掉下来,脸上满是惊恐和不可置信的神色。

                                  乔四呐呐地一时说不出话来。



                                  关于乔四的发色,段衡曾经问过他。
                                  他偏头想了想,然后淡淡回答:「那时候我听乔澈说你不在了,第二天……就变成这样子了。」

                                  他说完好一阵,段衡都没有声响,乔四忍不住抬头看他。
                                  没想到还没看到他的脸,就突然被一把用力抱着,青年用足了力道,像要将他嵌进身体似的揉着,把脸埋进他的颈窝。

                                  「段、段衡……」
                                  乔四有些被压疼了,略微挣扎着,却在感受到脖颈的一阵湿润之后停了下来。

                                  两人都不动了。
                                  青年没说话,也没发出任何声音,但乔四可以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不断流进他的后颈,弯弯延延地滴落。

                                  这究竟是第几次将段衡弄得落泪了,乔四也算不清;但这次却是第一次,比起愧疚感,有种莫名的、暖暖的幸福在心房荡漾开来……

                                  之后青年将头抬起来,将额头抵住他的,说:「四爷,我眼下这道疤,也是在听说你跳海之后,也不知怎么的,第二天就变成这样子了。」

                                  乔四不禁伸手,摸着眼前与真实泪痕交错的浅色疤痕。

                                  自然而然的,两人做了。过程温柔又激情,在晃动的视线中,乔四一直觉得段衡眼中似乎泛着水光。
                                  结束之后,段衡一遍遍摸着他两鬓的白发,摸了一圈还不够,又换嘴吻着,好像什么稀世宝贝一样。

                                  「白发……果然太显老了吧。」乔四忍不住开口:「还是找个时间染回黑色……」
                                  「不!」

                                  乔四被他激动的声音和表情一惊。

                                  「四爷你这样就很好了!什么都不用改变!」段衡用着无比认真的表情和语气说道。接着还说了一堆什么染发价格很贵、染剂会导致脑癌之类危言耸听的话来说服他打消染发的想法。
                                  乔四还蛮意外于段衡好好一个年轻人,居然有如此古板的思想;但当望着青年真挚的双眼……

                                  「答应我好吗,四爷?」

                                  「嗯……」



                                  ……是啦是啦,他「好像」是答应过他啦。

                                  乔四从回忆抽回。

                                  可是……不就是头发而已吗?他又没剪没烫没剃,只是将白发染黑,是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事吧?
                                  他是听说过一些年轻的女生会为了一颗被剪坏的头大哭,但段衡也会为了头发而红了眼睛,实在是……太令人惊奇了;再说,要染的也是自己的头发而不是他的啊!

                                  年轻人的心思……真是令人搞不懂啊。

                                  乔四又忍不住感叹自己和年轻一辈之间的「代沟」问题。
                                  然而,看着被激成兔子眼的青年,他的心还是软了下来,伸手摸了摸青年的头。

                                  「你啊……不就是头发而已吗?」乔四无声叹了口气,「四爷不染就是了。」

                                  想不到才一句话,段衡的表情就瞬间春暖花开,喜慕慕地抱着他,好像还有一只大尾巴在后面摇啊摇啊……乔四差点以为自己眼花。


                                  在那团粉红气息之下,似乎没人注意被凉在一旁,石化的路子维。



                                  回复
                                  举报|20楼2010-04-20 01:49
                                    俺真心觉得段姨太一直在搞眼泪攻势这招
                                    眼睛一红,每每就能让四爷丢盔卸甲……
                                    段姨太,俺严重BS你~~~~><

                                    另外,谢谢留言的各位
                                    其实我很喜欢女王的四爷,但似乎更萌被包养的四爷?!
                                    所以在这篇文内,他的气势会比较弱一点,基本上,我是觉得四爷是很会宠情人的,以前有好东西就会大方送来讨情人欢心,那现在知道段衡不吃送礼这一套,便会以“尽量听他的”来顺他的心~~~
                                    我是这麽认为啦^_^"

                                    至於反攻……说不定也是EG向的hoho,不要太期待啊><


                                    回复
                                    举报|21楼2010-04-20 01:55
                                      我是销 魂的沙发莫~


                                      回复
                                      举报|22楼2010-04-20 02:00
                                        板凳…好萌…


                                        回复
                                        举报|23楼2010-04-20 08:59
                                          好萌啊好萌啊~~~~~
                                          lz加油~~~~~~~~~~~


                                          回复
                                          举报|24楼2010-04-20 10:12
                                            对了,忘记跟版主表达将我的文加精的谢意><



                                            回复
                                            举报|26楼2010-04-20 12:19
                                              白发是四爷爱的表现啊,段段能不激动么


                                              回复
                                              举报|27楼2010-04-20 12:19
                                                萌~


                                                回复
                                                举报|29楼2010-04-20 15:38
                                                  四爷被段姨太吃的死死的哈哈哈哈~

                                                  四爷啊,说实话作为一个情人,你对段段太不好鸟~

                                                  蓝家小攻我只心疼哼哼。。。

                                                  四爷是很招人喜欢,很有爱,但是对哼哼实在是伤害很大啊。。。

                                                  估计从哼哼的角度写,是另一个版本的《迟爱》。。。。。。


                                                  回复
                                                  举报|30楼2010-04-20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