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原来我也值...吧 关注:56贴子:2,614
  • 16回复贴,共1

无糖的卡布其诺【无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章     宫地纯子(1)
望着“帝丹小学”的门牌,我叹了一口气,随后缓步迈进被秋风洗刷的一层不染的校园。
这种生活,厌倦了。
但总比望着成堆的资料,用颤抖的笔,沾着鲜活的生命的血迹,违心的写下黑得可怕的“APTX4869”好。压根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木然地写下一个又一个字符,一个又一个算式。为了什么?问过自己,但是自己就不知道。
那份名单,我永远没法忘记。每一个名字,都让我感到我是一个最可怕的罪犯。如果像真正的特务一样,用子弹去结束一个个生命,也就罢了。可是我的使命,是用自己的发明,使一个个人在痛不欲生中死亡——最后,甚至检查不出毒药。
看着那些亲属撕心裂肺的表情,看着那一个个曾经美丽动听的名字就这么消失,看着那一颗颗繁星,失望的坠落到凡间。多少希望,用一颗小小的药丸,就这么结束了。我真觉得,我比凶犯更加令人害怕。
我不仅是罪犯,还是一个背叛者。宁愿抛弃sherry这个看似动听却狰狞万分的代号,做一辈子灰原哀——帝丹小学一年级B班灰原哀。
进了教室,步美,光彦和元太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看到我进门,步美兴冲冲地跑过来,一脸天真地对我说:
“哎哎,小哀,知道吗,今天又来一个转学生!”
看到她天真的笑脸,我淡淡地笑了一下。漫漫十八年,我有这样笑的机会吗?像她一样,笑的那么可爱,没有烦恼,没有枪口,没有黑色,没有组织……不要说笑,我甚至没有哭的机会。做一个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人,很累,很累。也许吧,越坚毅,越受伤,一切都是平等的。
“哦,是吗。”习惯了这种淡如白开水的回答。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两个人的脚步声。


回复
1楼2010-03-31 19:07
    第二章    宫地纯子(2)
    来了来了!”所有的孩子都旋风一样跑到座位上,坐好,盯着教室大门。“嚓”一声,门打开了。
    “同学们早上好!今天向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
    一个小女孩低着头走进来。
    “她叫宫地纯子。”说罢,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工整的“宫地纯子”四个大字,并且注上“みやじ じゅんこ”的假名。
    “哎,知不知道‘じゅん’是怎么读的?”元太发问。
    “‘じゅん’读作‘jun’。‘ん’是‘n’音,‘じゅ’是浊拗音。‘miyaji junko’,宫地纯子。”每次总是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不愧是小哀,懂得真多呵!”步美赞叹。
    但是你们不知道,懂得越多,灾难也越多。
    “来,纯子,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这才抬起头,正视台上的纯子。
    “大家好,我是宫地纯子,请多指教。”
    在这短短3秒钟的时间里,她迅速将全班扫了一遍,随后,将目光落在我身上,死盯着我。这种目光,让我有点不寒而栗。太冷了,怎么可能是一个孩子的目光!从未见过有这般目光的小学生。有点像……
    贝尔摩德!
    我一惊,那个女人的笑容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不,一定是幻觉。
    于是我开始细细地打量她。人不高,比我还矮一点点。一头乌黑的长发,末尾打一点卷。暗绿的双瞳中,带着难以捉摸的倔强。
    她就这么看了我十秒钟,随后把目光投向我身后的座位。
    “老师,坐在灰原哀同学旁边,可以吗?”
          我一愣。
          “我,和灰原哀以前是好朋友。”台上的她微微一笑。
          “那当然可以!”可惜小林老师不明就里。
          骗人!十八年的囚禁,十八年的痛苦,十八年的宫野志保,我,有过一个朋友吗?看惯了满世界的黑色,又是满目的红色,从未有过任何一抹亮丽的色彩,出现在我前十八年的生命中。气味,是我唯一的一种感知危险的方式——因为那是一个被公式,被研究,被瓶瓶罐罐麻木了的我。我在组织,就像一只小兔子,受惊的小兔子,没有办法逃脱,只能安分的承受一切的痛苦。那是怎样的感觉啊!孤独,寂寞,迷茫,一并涌上心头……
    但是她又是谁?残存的一点点直觉告诉我,她,不简单。


    回复
    2楼2010-03-31 19:07
      第四章     宫地纯子(4)
      放学之后,所有学生都一窝蜂涌出去。
      “小哀,今晚假面超人大结局!别忘了看!”步美临走留下一句话。
      换做平时,我会淡淡一笑。可是今天,我只是紧张的看着纯子收拾书包。
      “我先走了。”工藤背上书包走了出去。
      她不紧不慢,把东西一样一样放到书包里,足足用了三分钟。
      “走吧。”
      她轻盈的步伐触碰着瓷砖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夕阳,依旧那样火红。
      “你,是组织的人吗?”终于忍不住了,我问了一句。
      她看看我,笑笑,缓缓地开始了和我的第一次对话:
      “你,是灰原哀吧。”
      “没错。”
      “请放心,我不像你。”她的笑容很神秘,“我真的现年六岁整。灰原哀,哦,不,宫野志保,你就是那个吃了APTX4869后逃离黑衣组织的,只有十八岁的天才少女,sherry吧。”
      “你是谁?”
      “请先回答我的问题。”她不假思索。
      “是的。”我叹了一口气。就算你不是黑衣组织的同伙,你的性格,也足以使人战栗,像个大人一样。
      “哦,我还以为,你要反抗好一阵子呢。”语气似乎不屑一顾,但是更多的是透露出认真。
      “该让人知道的,”我抬起头,“是瞒不住的。”
      “不愧是科学家,满分回答。”她鼓了鼓掌,“作为回报,我也要回答你的问题。”
      “请说吧,洗耳恭听。”我直视她的眼睛。
      “应该说,我和十几年前的宫野志保很像。我的父母也是组织的人,一岁的时候,他们就死了——不用说也和组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身体好好的我,突然生了一场重病,快要死的时候,琴酒知道留着我也没有用,就把我扔掉了。但是你姐姐,宫野明美看到了,就把我捡了回来。于是她就背着组织把我养大了。五年间,她告诉了我好多黑衣组织的事情,包括你们的母亲,坠落到地狱的天使,艾理娜。”
      “是吗。”我必须装的很镇静,“还有提醒一下,是‘你的母亲’,不是‘你们的母亲’。她已经不在了。”不忍心再次提起姐姐的名字,不愿意再回顾黑衣组织的险恶。那段噩梦,总是徘徊在我心里。


      回复
      4楼2010-03-31 19:08
        小薇好勤奋。。


        回复
        6楼2010-03-31 19:17
          第六章      流星雨的危机(1)
          “小哀。”阿笠博士放下电话机,对我说,“今天晚上是Judy老师的生日,柯南想让你去。”
          “不去。”早就被组织和FBI烦透了,我和她算是冤家,有什么好碰面的!
          “是这样的。”阿笠博士一脸抱歉,“本来不要你去的,后来……”
          【剧情倒转】
          学校里,周五的早晨。
          “柯南,今天晚上我们去露营吧,我妈妈已经同意了耶!可以住一个晚上!”光彦一进班级就一脸兴奋地宣布。
          “抱歉啦,明天我还要去参加别人的生日会。”本来他就不喜欢和一年级的孩子们玩,就算Judy今天不生日,他也绝对能找到合适的理由。
          “哎?谁的生日会?有鳗鱼饭吗?柯南不要那么小气,带我们一起去吧!”元太听到吃的就来劲。
          “恩……是小兰姐姐的老师的生日会啦……你们去不大合适吧……”(早知道就去露营了……)
          “是小兰姐姐啊,那有什么不合适的!”步美也很兴奋,“说定了,明天早上到柯南家的事务所集合!
          “万岁!”孩子们欢呼。
          而一边的柯南,只能叹气。你们不明白,去了是有危险的。别人倒没关系,这Judy老师,牵扯着那么多的谜团,谁能保证你们安安全全!
          但是,孩子就是孩子。
          “那么小哀也去咯?”热心的步美第一个总是想到小哀,“柯南,这回小哀说什么也一定要去!好不容易侦探团大集合,缺不了小哀的!博士一定会同意的!”
          “可是要待到很晚……”柯南抓住最后的希望,“小孩子那么晚睡不好……”
          “切,你不也是小孩子么。”元太一脸不屑。
          “好啦好啦,这样吧。”光彦出来打圆场,“为了不给江户川同学和小兰姐姐的老师添麻烦,我们晚上7点钟就回家,这样总可以吧!”
          没办法不妥协了,柯南只好点头同意。
          【剧情回转】
          “就是这样的……小哀,去吧,别扫步美兴。”阿笠博士劝我。
          “好吧。”我叹了一口气,“我去就是了。”
          “麻烦了……”
          第二天早上。
          园子家的豪华加长车停在了Judy老师的高级公寓楼下。
          “叮咚。”小兰按响了门铃。
          【未完待续中】


          回复
          8楼2010-04-03 12:55
            第七章 流星雨的危机(2)<上>
            “Who?”一个女声从扩音器里传出来。
            “Judy老师早上好!我是毛利兰,还有柯南,园子,柯南的朋友们都来了!”
            “Oh,Cool guy!OK,我马上开门,人越多越热闹。”
            很快大门打开了。
            很明显,她在看我的时候,微笑的脸上闪过一丝警惕,但是仅仅半秒钟就消失了。知道我是宫野志保了?我看她的眼神里面似乎多了几分挑衅。不过,我不会怕你。
            “大家请进!”她让开一条路。
            “打扰了!”大家一起说。
            宽敞的房间被打扮的格外华丽,彩缎,闪光纸使客厅变得五颜六色。一条红色的大横幅上写了几个金色的大字:“Happy Birthday!”。整个房间显得格外华丽。
            整个白天,Judy老师滔滔不绝的讲着她在美国的见闻,简直就是茶话会。我在心中暗暗地为只能听一天无聊讲座的步美她们遗憾。显然,他们的脸上都有点不耐烦的表情——特别是元太,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巨大蛋糕,流着口水。
            时针像乌龟一样,终于爬到了7点钟。
            “步美,你们要回家了!”小兰看了看手表,“自己坐公车回家,要注意安全!”
            “不要嘛!蛋糕还没吃到!”元太留恋的不是这间房间,是蛋糕。
            “不行啦!是你们自己说7点就回去的!”小兰教训孩子永远是一样的口气,“快回去吧!我会叫柯南带蛋糕给你们的!”
            “要一大块!”元太都出门了还在喊。
            “知道了知道了!”
            “老师,时候差不多了。”园子站起来,“该出发了。”
            “噢,对啊!”Judy老师也站起来,“我们走吧。”
            “干什么去呀?”我小声问工藤。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的表情很神秘。


            回复
            9楼2010-04-24 09:42
              第八章    流星雨的危机(2)
              在警车到达之前,我穿过混乱的人群,来到楼顶。
              我努力使我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心中依旧混乱。流星雨结束了,天空中十分安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我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也许有点冷吧,这一辈子或许只能看一次流星雨,可是,就算是独一无二的流星雨,也依旧带上了血。命运让我和这样的红色羁绊永远不能分开,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残酷。
              楼下的警笛渐渐清晰,我慢慢地回到了19楼。目暮警部,高木刑事,还有一群检查人员照例围住了现场,警方的闪光灯一刻不停。
              “死者木田恒一,44岁,JPCK广告公司的社长。死于头部硬物敲击。凶器是19楼的卫生间的一块脱落的瓷砖,很重。由于死者的手上戴着一块表,被瓷砖砸碎,而上面只有死者的指纹,所以推断为是用手遮挡头部时被砸碎不能运转,保留了死亡时间。上面的时间是9:16。”检查人员报告。
              “请各自说一下你们的名字。”目暮警部拿出记事本。
              常规的审问,在工藤眼里早就司空见惯。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走到尸体旁边,用犀利的眼光扫视现场。不得不说,站在我面前的,绝对不是江户川柯南,是工藤新一。
              算上那位女子,一共4个人。
              “我叫伊藤静子,37岁,是社长的秘书。社长组织我们来看流星雨。离流星雨开始还有1分钟的时候,社长说要去卫生间。然后一直到8:20分,我就去找社长,然后……”她哭了起来。
              “我叫高宏伊元,39岁,是JPCK公司财务策划。”
              “我叫纪伊若水,28岁,是公司的前台接待员。”
                    “我叫田中风则,50岁,是JPCK的合作公司的社长,和木田恒一是好朋友。”
              “请问你们有不在场证明吗?或者8:09-8:20之间你们是不是离开过楼顶?”目暮警部询问。
              而一旁的工藤正在翻死者的口袋。看上去,除了那块表,似乎一无所获。
              “我去19层是因为那儿有一家电脑公司,我委托他们修理我的电脑,但是好像他们已经下班了,没有开灯。我想往里面走走,然后就发现了社长。”伊藤静子发话。
              “我在打电话,我母亲打电话给我。”高宏伊元说。
              “我也去上厕所了,不过是23层的厕所。那个厕所在很里面,我来过这儿所以知道,也许木田不知道所以去了19层的。”田中风则说道。
              “我一个人留在了楼顶。大家说要吃一点点心,我在找服务员,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纪伊若水最后说。
              “也就是说,都没有不在场证明。这就难办了……”目暮警部看着记录发愁。
              【未完待续】
              附:现场模拟图,自己画的,很烂,谅解


              回复
              11楼2010-04-24 09:44
                第九章     流星雨的危机(3)
                “警部,据勘察人员调查,由于大楼有六部电梯,最近分批在检修,三部已经不能乘坐,另外三部也都减了好多速度,所以说,想要从30楼到19楼,要6分钟。”
                “6分钟?那还不如爬楼梯!”目暮警官摇摇头,“啊,对了,8:16前6分钟恰巧是流星雨开始的时候!”目暮警官突然拍了一下脑门。
                “还有,据说高宏伊元最近一直在讨好社长,因为风声说他要当经理,就看社长的意思了。伊藤静子女士最近好像要和木田社长结婚。田中先生和木田先生的合作很平常,最近似乎稍有波澜但是还达不到会杀人的地步。纪伊若水小姐和社长几乎没有关系。她在公司前台负责接待客户,如果有什么公司需要做广告,她会去测量,摄像什么的,应该是普通职工。最后就是,在木田社长的上衣胸前的口袋里发现了一部智能手机,插着耳机,但是什么程序也没有打开。还有在他不容易被发现的内袋里有一本小本子,记录了每天8点播10分钟的每日重要新闻,每天都不缺,今天的也有。”
                目暮警官点点头。
                “要说流星雨开始的时候,我和田中风则先生都在顶楼,还请了一个人帮我们拍照。”伊藤静子提出了不在场证明。
                “去确认一下。”
                “是。”高木刑事离开了。
                此时我看向工藤。他的一切勘察都已经结束,只是静静地看着所有人,似乎想要看透他们的心。
                “那么你们两位呢?”目暮警官看向另外两个人。
                “我打电话给母亲了。你可以翻看我的通话记录。”高宏伊元掏出手机。
                “通话时间记录不足以作为不在场证明。”工藤突然发话了,“你可以虽然在通话中,但是把手机放在一边,自己杀完人过后再结束通话。”
                “我没有!”高宏反驳。
                “这么说也是啊……”目暮警官伸手制止了高宏。
                “我在楼顶。”纪伊若水说,“找服务生可是没有找到。我想这不能算作不在场证明吧。”她知道的很清楚。
                “对了,伊藤女士。”目暮警官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们在楼顶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在哪里?”
                “恩,我想想……”伊藤想了一会儿,说,“高宏君的手机响了,他说要去接电话,我们没有在意。楼顶很吵,自然不能接电话。至于纪伊,她说要去别的地方拍照,就没有看到她……”
                “还是一无所获。”高木刑事叹气。
                “啊,对了,这儿有一张照片不知道是否能作为不在场证明。”纪伊拿出手机,“没有带相机,用手机拍了。”
                照片上,一颗颗流星划破夜空,美丽极了。最后有日期,就是今天。
                “我想,今天没有别的地方再有流星雨了吧!要是我8:10去杀社长了,那我怎么拍的到?”她的口气里有几分挑衅。
                “勉强……算吧,但是还是需要调查。”目暮警官不置可否。
                可是这个时候,我分明看到工藤的脸上,浮出一丝微笑。
                ----------------------------------------------------------------
                【因为流星之下】
                【一种哀伤的情感】
                【所以】
                【没有了理智】
                【抬手间】
                【一颗流星陨落】
                【哀伤】
                【因为后悔也不复存在】
                                                                     ——哀


                回复
                12楼2010-04-24 09:45
                  第十章      流星雨的危机(4)<上>
                  “两个人没有不在场证明。但是,真正能够犯罪的,只有一个人。”工藤的神色说出了这句话。
                  我冷冷地看着这个局面,无话可说。这是一种侦探的热血被激发的时候,而我作为弱者,只能旁听。
                  “嗖”一声,一道冷光闪现了一瞬间。随后,园子便开始摇摇晃晃,随即坐下。
                  “目暮警官,我已经大致知道谁是犯人了。”准确无误的变声出现在人们的耳畔。
                  “哦?哦!”两个感叹词充分反映出目暮警官的情绪变化。
                  “让我们再把时间整理一下。”工藤说,“按照现有证据,大约8:09,死者提出要去卫生间。8:10分,流星雨开始。8:16,是确定的死亡时间。8:20,尸体被伊藤小姐发现。而想要杀害木田社长,必须要在8:10分就下楼。有问题吗?”
                  “我想没有。”
                  “那好。现在再来整理不在场证明。伊藤女士和田中先生是拍了合影,并且已经有人证确认。纪伊小姐拍摄了流星雨照片,时间显示是今天,但是没有确切时间。而高宏先生除了通话时间以外,没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
                  “是这样的。”
                  “先排除的是伊藤女士和田中先生。他们的不在场证明在法律上完全成立,有人证和物证。”工藤开始否定。
                  我看到他们两人长出一口气。
                  “剩下来的两个人。”工藤的嘴角浮出微笑,“犯人就是……”
                  所有人的脸上都没有了微笑,严肃极了。
                  “纪伊若水小姐,就是你!”
                  严肃瞬间变成惊讶。
                  突然,我看到Judy老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她,知道犯人是谁了吗?
                  “哈哈哈哈……”纪伊的脸上出现了1秒钟的惊讶后转变为嘲讽,“如果你说我是犯人,我倒想问问你,我的照片,你如何解释?还有,高宏不也可以作案吗?你怎么说是我不是他?扔骰子?太可笑了!”
                  “如果说要有确切的证据,还不存在。但是,在这个时段内,只有你能够作案了。而且,有一个小细节还可以排除外部犯。”工藤的字里行间里流露出无比的自信。
                  “哦?很有意思。我倒想听听你怎么讲故事给我听。”


                  回复
                  13楼2010-06-20 09:53
                    第十一章      流星雨的危机(4)<中>
                    “首先是排除外部犯的理由。我好像记得,木田社长的手表上没有他人的指纹吧。如果是外部犯作案,如果发现手表被砸坏,一定会拿走,以免留下自己的指纹,或者留下死亡时间。而你知道,这块手表是社长最珍贵的东西,平日里都不让你们碰一下,一直要用酒精棉球认真擦拭,没有半点马虎,随时戴在手上。所以一旦发现手表不在,就会引起怀疑,乃至于要搜身。而这块手表,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处理掉的。为了避免麻烦,你砸社长的时候应该就戴上了手套,以免留下指纹。然后,你就干脆不拿走社长的手表。这种方法看似留下破绽,其实是最安全的。”
                    纪伊没有说话。
                    “然后是高宏先生不是犯人的理由。先请各位想想,如果说要插着耳机使用手机,是在干什么呢?”
                    “打电话吗?或者是听音乐?”小兰第一个想出答案。
                    “如果是听音乐,手机不应该插在上衣口袋里。因为手机放在胸前的口袋里是很别扭,很不舒服的,一般是放在大衣口袋里。如果是打电话的话,通话记录上应该有,而且如果突然挂断手机,会使对方生疑,从而给犯人带来麻烦。剩下来的,就只能是听广播了。如果放在大衣口袋里,信号可能会有问题,所以木田社长放在了胸前的口袋。而恰巧木田社长也一直听8点整的广播,这你们是知道的。”
                    “听广播能说明什么吗?”纪伊冷眼看着园子。
                    “这就会排除高宏先生的犯罪可能。因为如果在听广播的人附近接电话,哪怕一个字也不说,都会影响信号,从而使木田社长注意,就会使杀人计划彻底破灭。所以打电话只能在别的层数。而你杀害木田社长过后,以防万一将广播关闭了,所以才会什么程序都没有打开。”
                    纪伊咬着嘴唇,提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我的照片作何解释?”
                    “这种照片只要稍有技术的人,在有星星的地方都能拍出来。你只要在今天流星雨开始前,随便在什么地方拍星星。只要拍的时候手稍微晃动一下,就会使亮点后面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看上去和流星雨一样。再加上你在公司一直负责摄像,而且你的手机拍照功能本来就不怎么样,这样拍照更是易如反掌。”


                    回复
                    14楼2010-06-20 09:53
                                       第十三章      情人节的白玫瑰(1)
                      2月14日的早晨,对于我来说,格外平凡。
                      忘记了今天是情人节。在宫野志保的生命中就没有情人节。每一天都像世界末日一样度过,在无穷无尽的黑色和冷酷中,再怎样智慧的头脑也一样被压迫,被控制。散发着冰凉气息的黑衣组织,还有冷酷无情的琴酒,只会惟命是从,像只没头苍蝇一样的伏特加……
                      还有谁呢?
                      还有她。我心中猛然一颤,一种悲凉的感觉在我心中浮现。
                      ——“她甚至复制了你的性格,是一个完美的令人害怕的,毒蛇一般的女人。”
                      那就是她。Vermouth,连名字的字里行间都流露出一种令人胆战心惊的狠毒。
                      自从那个满月之夜过后,我就再也没有被她的恶毒再次冲击的那么深。那个晚上我读懂了我曾经从未知道过的贝尔摩德。她像一本令人费解的无字天书,只能看到封面,里面的内容,要自己一步一步去猜。而且,就连封面,都和内容从不相称。
                      与此同时,毛利侦探事务所。
                      “白玫瑰吗?可是今天是情人节……”小兰在门口惊讶。
                      “可是寄花人填写的地址确实是毛利侦探事务所,毛利兰小姐收。寄花的是一个外国女人,日文讲的非常流利。恩,好像是一头金色的长卷发,戴着墨镜,涂了口红,穿着一件白色大衣。她让我在卡上写了一句话,是英文,您自己看吧。还带来了一封短信。这就是那位女士嘱托我做的。祝您情人节快乐,再见。”花店主人鞠了一躬,离开了。
                      “让我看看贺卡上写了什么……”小兰取出贺卡……
                      在博士家。
                      “小哀。”我起床后,博士对我说,“今天早上有一个年轻男人送来了一捧花。看上去他也不像是送花工,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衫。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我问他他是谁,他没有回答。”
                      我拿起一朵花,闻了闻。
                      “石楠花……是开在这个季节的吗……”我皱了皱眉头。
                      “里面还有一张贺卡……”博士提醒。
                      “啊!”我大叫一声,似乎失去了一切力量,颤抖着看着贺卡上的字:
                      “Yes,Game is not over yet……”
                      如此熟悉的字体。是她的。
                      毛利侦探事务所。
                      “啊,就一句话::A screct,makes,a woman women……”小兰大声念道。
                      “什么!”柯南一个激灵。
                      “短信的话……”小兰抽出信纸,“‘Well,you know,Angel.Who w am I,about this problem.I can’t answer you now.But you should know:A screct,makes,a woman women.This is always ture.I don't want to hurt you but,there is one person I want to find——sherry.Well. you may can’t tell me who is she……OK,Angel,goodnight.’哇,好长一段英文……”
                      “是她……”柯南陷入了沉思……


                      回复
                      16楼2010-06-20 09:54
                        第十四章      情人节的白玫瑰(2)
                        早上还在思索的,现在她就出现了。
                        我不禁苦笑。危机感,还是有的啊。
                        石楠花,对于这种花我再熟悉不过。那是她最喜欢的花之一。背叛,这样冷酷的花语却让她那样的欣赏。
                        而另外一种她所喜爱的花,竟然是白玫瑰——纯洁,里外如一的纯洁。这样的花语,在黑衣组织里,送给谁呢。
                        我摇摇头。也许,这是真正能够配得上天使的花吧。
                        今天是情人节啊,我这才想起。
                        我对不起的人,小兰就是一个。那样的笑容,因为工藤新一的离去而黯然失色。如果因为我而使他们未完成,我,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了。
                        站到阳台上,微风吹动我的短发,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清醒。
                        和她的战斗,结束了就不想在开始。
                        ——那一瞬间,她取下了面具。金色的长发如此华丽,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背叛的冷酷无情……
                        与此同时,一辆驰骋的保时捷365A中。
                        “关于追捕sherry……”琴酒点燃一支烟,板着脸,平静的说,“看来想要她原封不动归顺黑衣组织是没有可能性的了……那么,”琴酒重重的将烟摔在地上,“这样的天才少女要是待在那个蠢侦探那儿也是个祸害,万一要是那种毒药的解药真的研究出来,对我们不利。既然这样……”琴酒突然停下了。
                        “直接干掉也可以……”贝尔摩德的嘴角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对。”琴酒重又点燃一支烟,静静地吸起来。许久,他开口说:
                        “关于上次的失败?”他轻描淡写地问。
                        “我可以继续追捕sherry。但是,我有个条件……”她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种遗憾。
                        “说。”
                        “如果天使在,我就很可能失败。我无法伤害她。”
                              “为什么?”
                        “因为,我从她身上看到了黑暗中的洁白。”她的声音多少有点悲哀。
                        “哼。”琴酒不屑一顾,“这么说,你怜悯她?”
                        “我不能再回答你了。”她说罢,沉默了下来。
                        那辆车,继续在马路上奔驰着。
                        【纯洁】
                        【或者洁白】
                        【背叛】
                        【或者黑暗】
                        【一朵花】
                        【一个人】
                        【一个看不穿的谜团】
                                                               ——哀


                        回复
                        17楼2010-06-20 09:54
                          第十六章    情人节的白玫瑰(4)
                          “叮铃铃……”上课铃打响了。同学们慌慌张张回到座位上。
                          走进来的,却不是小林老师,而是另外一个女老师。她的身材很好,一头棕黑色的卷发,很漂亮。她的穿着让人觉得不像是一个老师,而是一个千金小姐——貂皮大衣,钻石首饰,一看就知道一支口红就比一般人半年工资还贵的化妆品,镂花金手表,小巧但是格外精致。就连靴子,也是冠着名牌商标的。她很年轻,约摸二十四五岁。
                          “大家好。”新老师很有礼貌地鞠躬,“我叫明岚静雪,今年二十四岁,是你们的新老师,继续教大家国语。小林老师因为工作很突出而被调任到六年级执教。我是她的后辈。请你们多多关照。”声音很甜美,很好听。
                          “这个老师长得真的很漂亮啊……”步美惊叹,“要是我也能做那样美丽的人该多好……”步美一脸羡慕。
                          “是啊是啊!”元太光彦也附和。
                          “哎,灰原,这个老师不会是……”工藤跟我有了一样的疑问。
                          “也许吧。”
                          “什么叫做也许?我看就是……”工藤似乎已经有了看透人表面的功夫,“突如其来冒出来一个年轻老师,学校一点点通知也没有,不是她是谁?现在,真的会有那么巧的事,寄来信件过后我们老师就突然换了?”
                          “这么说也是……”我沉思,“那么小林老师……”
                          “只要有点关系,同校长说一声,就能够顺利地把蒙在鼓里的小林老师换掉。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易如反掌。”工藤很肯定。
                          “那么。”我摇摇头,“警惕一点吧。下课了去看看小林老师。”
                          “是啊……”工藤点头。
                          下课铃打过后,我们迫不及待地来到小林老师现在执教的六B班。
                          小林老师正在收拾书本从教室走出来,来到办公室。
                          工藤拉住一个学生问:“请问大哥哥,这位老师是新来的吗?”
                          “是啊。我们都在奇怪呢,她怎么没有任何通知就调过来了。”
                          “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没有,普普通通的。”
                          “知道了,谢谢你。”工藤说完,转头回了教室。
                          -------------------------------------------------
                          【有时候想要知道】
                          【一层面具下面】
                          【究竟掩盖了你怎样的心】
                          【复杂】
                          【多变】
                          【恰如盛开的石楠花一般……】
                                                    ——哀


                          回复
                          19楼2010-06-20 13:04
                            第十八章      情人节的白玫瑰(6)
                            “今天晚上,《情人节的白玫瑰》会有首映式。我妈妈给了我10张票呢。老师正愁没人给,那就请你们去吧!我会跟你们家长说的。到了最后,所有参加首映式的人,都有全体演员的亲笔签名!”
                            步美的表情完全是那种看到天上砸下了一个直径100厘米的馅饼,惊讶外加疯狂级别的喜悦:“真的吗?哇,以前电视上拍的首映式里的人,都是大明星耶!我们也能去吗?”
                            “没错。”
                            “好,今天少年侦探团集体出动,目标:首都剧场!*”
                            “去吗?”
                            “当然!”此时此刻,他的眼神竟然那样自豪。
                            这就是侦探吧。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个打开谜团的职业。在这以前,必须先要知道,这个谜一样的盒子里隐藏的是什么。是潘多拉的魔盒,灾难多端,还是无数童话中,魔法师的奖赏,熠熠生辉,不得而知。
                            这世界上,任有多少福尔摩斯,任有多少正义,也有无数的黑暗和它战斗着。对于工藤来说,这种黑暗是也许是怪盗基德一样的人;对于我来说,这种黑暗就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贝尔摩德。我不会害怕怪盗基德,因为至少他有不让我害怕的理由,至少在我看来,这种华丽,和贝尔摩德大相径庭。
                            那个晚上,很冷,像她的笑容一样。
                            在路灯昏暗中,我一步一步走向集合的车站,就像走向一个地狱。
                            除了工藤以外,他们的笑容在等待我。包括她,笑得那样欢快。
                            要是我们不是敌人,会怎样!
                            她的车很豪华,银色的One-77的字样反着光*。我们一拥而上,工藤默默地坐到了前排,和那个女人坐在一起。
                            一辆跑车,五个孩子,一个间谍。在路灯下,流线的车体穿越寂寞的空气,大灯指着那个危险的方向。
                            居然那样安静。
                            进了剧场大门,一个侍者带领着我们,穿越昂贵的地毯,直达大厅。
                            经过一场令人厌烦的演说后,银幕上缓缓映出“情人节の白玫瑰”的字样。
                            一开始,是一座豪宅。如同中国的园林一样,古色古香,颇具工藤口中,服部平次的日本古宅的味道。
                                 “哇……以后我也要和步美住进这样的房子!”光彦和元太几乎同时幻想,随后马上敌对——就像那一次,米花町的阁楼一样。
                            这就是单纯的爱。你要把幸福给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乐于接受。简简单单的对白,竟然演变的那样复杂。人性吗?
                            我看向静雪。她的眼神毫无任何异常,静静地盯着银幕。
                            伪装高手啊。
                            此时,在一个黑暗的办公室里。
                            “这群白痴……”琴酒冷笑,“居然没发现。”
                            “还亏是大侦探……”伏特加溜须拍马。
                            “雪莉也好不到哪里去……”琴酒掐灭一个烟头,“就是行动起来麻烦了点……”
                            *注释:
                            *纯属作者想象出的地方,日本是否存在“首都剧场”不得而知。请看者多指教。
                            * One-77是阿斯顿马丁跑车的车型,非常之昂贵,人民币至少两千万以上。
                            【路灯】
                            【冰冷如初】
                            【夜晚】
                            【宁静如你】
                            【那是】
                            【谁的絮语……】
                                                                                     ——哀


                            回复
                            23楼2010-06-20 14:32
                              第十九章       情人节的白玫瑰(7)
                              演出还在进行。她的脸色渐渐开始凝重,华丽的浓妆泛着光泽——冰冷的。
                              看到什么了吗?
                              我想要看透她的心智,可是无济于事。
                              也许应该再描述一遍她的容貌。在电影院的灯光黯淡下,不知道为什么,却显得那样清楚。
                              不应该称为是卷发,因为只不过是末尾稍稍翘起,与工藤有希子的长发是不一样的。染出的颜色一层又一层,越是靠近脸庞越是深,和许多美容师的发型恰恰相反。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茶色头发。
                              要不是因为它是天然的,我也免遭灾祸了。
                              晶亮的双瞳,使脸部更加明朗。鼻梁高高挺起,不是樱桃唇但也绝非大嘴怪,美丽的很匀称。皮肤被一层又一层的脂粉掩盖,看不清楚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种青春下,竟然看出了一种苍老。如同……贝尔摩德一样。
                              我心中一冷。我已经不害怕提到她的名字了。因为我的心在冻结吗!
                              当银幕缓缓黑下来的时候,她的脸也渐渐阴沉。
                              “请各位来宾到右侧的5个出口领取纪念品……”广播响起。
                              “哦!”孩子们异口同声,蜂拥而出。
                              我和工藤不约而同地注视着她。
                              “你们不去吗?”当她发现的时候,抬起了头,迅速换上一副微笑。
                              “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工藤转过身,目视前方,“你是谁?是贝尔摩德吗?是黑衣组织的同伙?”
                              如同警犯的对峙一样,冰冷的如同监狱的铁栏杆。
                              “你在说什么……”她愣了一下,颤抖着回答,“贝尔摩德?哈哈哈……是Vermouth吧……小朋友你念错了哦……音很像……是一种烈酒的名字……工藤同学你英语不好?”
                              我的心沉了下去。
                              “像吗?”工藤大胆发问,“应该是念成be a mo do的,老师你还真会联想哎!还有哦,我叫江户川柯南,工藤是谁?老师你说错了?哇,老师居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或者是……”他淡然一笑,“不,是很有可能,你就是她。”
                              “不会吧?”她笑着,却让人觉得那样痛苦。
                              “我……觉得她不是,柯南君。”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嘴巴自行说起话来。
                              “灰原同学?”工藤的视线转移到我身上。
                              我想要停住,可是无补于事:“就算你知道江户川和工藤的微妙联系。你是被利用的?还是被驱使的?”
                              “你在说什么啊,灰原!你不知道她是易容高手?”
                              “知道。但是……”


                              回复
                              24楼2010-06-20 14:33
                                              第二十章              情人节的白玫瑰(8)
                                “但是难道她就不可能是别人?”我的声音越来越轻。
                                “你……”工藤愣住了。
                                “啊!”不是惨叫,是步美的欢笑,“这么多?明岚雪,乔明甜子,木田一巾……哇,明天一定带给小惠看!”
                                “是啊是啊!”元太随声附和。
                                工藤沉默了。随后,他压低声音:
                                “我会看着她。灰原你先回去。打开侦探徽章,我随时会叫你。”
                                我点点头,悄然离席。
                                我不愿意走大路,绕了一条黑暗的小路。
                                路灯昏暗,一如我来的时候。谁又能告诉我是为什么?连路灯都学不会熄灭,何况是我?
                                突然,侦探徽章响了。我面无表情地接了,那一头,工藤的喊声那样急促:
                                “快!灰原,随便去一个人多的地方,小心周围,贝尔摩德可能就在你身边!”
                                “可是……这儿是小路……啊!”这一次不再是欢呼。
                                顿时,竟然那样朦胧。在我闭上眼睛前的最后一秒钟,我看见路灯,缓缓黯淡……
                                【剧情倒转,学校办公室】
                                “你到底是谁?”工藤的神色格外严峻。
                                “我……真的不是你想要找的那个人……”她叹气,“正如你的同伴所说,我是被利用的。”
                                “怎么回事。”语气平淡,没有疑问。
                                “我的真名叫岚禾心羽,原来是一名护士。有一个晚上,我独自回家。走在小巷里,突然一个穿着黑色衣服,一头金发的外国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她长的很漂亮,似乎很年轻。我本来想绕过她走过去,但是她拦住了我:
                                ‘你的妈妈是岚禾美子女士吗?’
                                ‘是的。请问你是?’
                                ‘我叫贝尔摩德,是一个能够拯救你命运的人。’
                                我不解地看着她。她微微一笑,说:
                                ‘你的妈妈现在已经有危险。除此之外,还有你的父亲,岚禾青,你的姐妹三个,都在我上司的手里。他们因为触犯了我们的某种规矩,所以被抓。本来,应该是直接干掉的,但是,因为你曾经看护过我的妈妈,’她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女人我那样熟悉,‘怎么说算是对我有恩的人,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就放了他们。’
                                随后,她取出一部银色的手机:‘你的亲人都能看到。’
                                我颤抖着接过手机。果然,他们都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颤抖,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着墨镜的壮汉在监视他们。
                                ‘你说!要帮什么忙?’我痛苦地问。


                                回复
                                25楼2010-06-20 14:33
                                  回复
                                  26楼2010-06-20 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