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19贴子:1,279,270

【君子同人】某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受


相关推荐

探索平台-实验室用品一站式购物平台,轻松订购实验室必备品。 查看详情
广告
任宁远X曲同秋
关键词:琐碎 闷骚
时间设定:《童话》之后……《选择权》之前……
庄维回来是在曲pa死后两年。
店长找到曲pa是在曲pa死后一年。
当然中间拉拉杂杂发上了许多事。
《选择权》中曲pa对庄维说过,“我跟他在一起,很幸福……”这种令人浮想联翩的话
于是狼血爆发。纯属yy。
于是鸡冻鸟……不知不觉就写成了这个样子……就是比较琐碎和闷骚,大家凑合着看吧……囧rz
尽快完结。
欢迎拍砖,
砸场……表!!!==


回复
举报|2楼2010-03-30 06:27
    0章
    曲同秋的情绪最近有点莫名其妙。
    赶上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同居的那位朋友最近和自己的交流越来越少了。自己的店由于是餐饮行业,一年到头都没法停业。任宁远的夜店一到这个时候就毫无预兆地多出许多vip客户,朋友是最大的股东,自然少不了应酬。
    这段时间两个人回家的时间没几次重合过。不是自己太忙,就是任宁远太忙。任宁远忙的时候总是到半夜才回到卧室,而且轻手轻脚地,像是怕吵到同居人。到了周五,都有些疲惫的两个人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除去身体的交缠依旧热烈,也没有多少像是情人间的甜言蜜语。或许他也隐隐期待最亲密的接触,但其实单是和任宁远呆在一处他就会觉得很高兴。
    曲同秋的便当店相当红火,一天忙下来,一把老骨头都像散了似的,晚上的时间都要用来补眠,朦胧中听见任宁远回来的动静,想睁开眼皮打个招呼都很困难,果然没过多久就自动陷入了黑暗。

    女儿学有所成,出落得亭亭玉立;开张没多久的便当店也渐渐打出了名气,虽说是远远比不上那个人的成就,也算是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多少宏大的志向和野心,只要能自食其力他就很满足。
    本来是该高兴的事,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以至于曲同秋在上班的时间总是走神。
    并没有懊恼自己没有刻意去把握什么,只是对自己搞不懂同居人的真正想法。刚刚同居的时候的那股新鲜亲热好像是一场诡异的梦。
    大风大浪的经历过去了,轰轰烈烈的缠绵过去了,生活突然平淡得这样微妙。
    以前最操心的女儿很给他争气,又继承了优秀的基因,别看年纪轻,现在几乎可以独当一面。
    诸多的事情不用考虑,于是原本为生计快速运转的脑子变成了在老想着那个人的事。
    想着那个人和自己说的上一句话是什么。上一个表情是什么。
    而后猜测他的下一句话,下个表情。虽然那些总是那么地细微,这么多年来一如既往。
    那个人习惯喜怒不形于色。
    自己则习惯了小心翼翼地猜测。

    店里的职员看他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笑着问他是不是得了相思病。
    曲同秋笑笑,暗自腹诽哪有人对着都在一起同居的人犯花痴。(指,还不就是你自己)
    算起来,他们有段时间没坐下来好好吃一顿饭了。
    小珂昨天去实习了,飞到了另一个城市。活跃气氛的人一走,原本对话就不多的两人更加沉默。
    小珂临走的时候对自己说:趁着我不在,老爸你和任叔叔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哈。
    女儿的笑脸一贯可爱,说这句话的时候带了点狡黠。
    曲同秋也没太在意。只是再一次感叹女儿大了,心思难猜了。
    和任宁远的二人世界……
    听起来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
    不要问我一年中最忙的是什么时候,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多出那么多客人……不要问我这一章为什么是0章……因为它在1章之前,囧rz


    回复
    举报|3楼2010-03-30 06:27
      1章

      ……
      ……
      一边忙着早已熟稔的活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想事情,不知不觉到了傍晚。
      今天很想早点见到那个人,为那个人做一顿饭。能和那个人安静地共进晚餐,曲同秋几乎想哼一首歌来表示自己心情很好。
      “老板,你哼的是什么歌,还蛮好听的。”店里新来的工读生一无辜地问道。
      曲同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真的哼出来了,一点自我控制的自觉都没有。忙答了一声,然后拿上早就收拾好的东西快速走到店门口,对店员说:”关门的事就麻烦你们了,今天家里有点事,我要早点回去。辛苦了,明天见。”

      没回头看店员是什么表情,有些自嘲地想自己是不是怕被抓到小辫子而”落荒而逃”,曲同秋踏上了回家的路。
      任宁远早晨就对自己说他今天没有应酬,会早点回家。曲同秋掏出手机,难得地给任宁远发了一条信息。
      他们通常都是打电话,有事的时候说事,说完了之后沉默几秒,对方就挂断了。
      小珂有的时候看不下去这种温吞的联系方式,时不时会怂恿自己弄个飞信,或者煲个电话粥什么的。
      高科技的东西多了去,自己又是和任宁远同居中,觉得没必要搞这些有的没的。而且就算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和任宁远煲电话粥是个什么样子。
      “小珂实习去了,店里不忙,今天我回家做饭。想吃什么?我去买材料。”
      那边好像是有事,顿了一顿,而后回信才传过来。
      “你决定就好。”


      回复
      举报|4楼2010-03-30 06:28
        2章
        任宁远接到短信时,正在回家的路上。刚和Narcissism的股东们结束了一场严肃的brainstorm,加上连日来没完没了的应酬,盛年如他也觉得有些疲惫。
        两条短信一前一后几乎又是同时发送到手机上。
        第一条是叶修拓的,他先打开来看了。
        “好啊,宁远,居然留下我们自己一个人先跑回去了。”
        很快回复过去:
        “我女儿今天去x城了。剩下的事麻烦你们。”
        而后对第二条短信的发信人是曲同秋掠过一丝惊讶,将那短信也打开看了:
        “小珂实习去了,店里不忙,今天我回家做饭。想吃什么?我去买材料。”
        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两人会用这样的方式交流,但也很快地回复过去:
        “你决定就好。”
        上一个联系人的短信不出所料地传到手机里,显然是容六的口气:
        “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祝你今天成攻,嘿嘿。”()
        没有理会故意写错的字中带着的戏谑味道,任宁远将手机装进了兜里。

        车把他送到家门口,他让司机开着车先回去了。正要掏出钥匙来开门,兜里的手机又响起来。于是改掏钥匙为掏手机。
        “你快回家没?我买了菜快到家了才发现钥匙……不见了,好像忘带了。不过我还在回家的路上。”
        轻叹一声,回复过去:
        “嗯,我带了,也快到家了。”
        任宁远也不继续开门,却把两只手都伸进裤兜里,就那么站在自家门口。
        --------------------------------------------------------------------------------------------------------
        原文中好像没出现短信,于是壮着小胆拿来用鸟……不要问我店长是不是已经闷骚到鸟这种程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抱头鼠窜……)
        (抽打!表!!鸡蛋!表!!)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一章比上一章还短小……


        回复
        举报|5楼2010-03-30 06:29
          于是鸡冻到大清早起来发帖……我也怀疑自己抽风了……
          默默滴滚下去……


          回复
          举报|6楼2010-03-30 06:32
            又上来看一眼……米有人?
            难得是我贴得太少了?



            回复
            举报|7楼2010-03-30 06:55
              3章
              曲同秋提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到家门口,才发现那个插着口袋站着的人是任宁远。
              “哎,果然是你,任宁远。站在这儿干什么,为什么不先进去?那个,刚才打过电话给XX*,好像是小珂让他们都回家了,才给你发了短信。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任性。”
              “哦。是这样。我也才刚到。先进去吧。”也没有回答为什么那样站着,对方一手接过他拿着的菜,一手掏出钥匙来开门。
              曲同秋刚刚在远处往家门口看到站着的人时,差点以为是小偷。定睛一看,又差点喊出来,怎么会有插个裤兜都这么帅的小偷,诶,也不对……
              咳咳,他被自己的想法囧到了一下。尽管也有小小的预感,任宁远仿佛是在家门口等着自己似的那副样子让他有点惊讶。
              岂止是惊讶,若是任宁远真的是站在那里等他,他简直是要受宠若惊了。
              在门口发了一小会儿呆,又在心中自我抽打了一会儿胡思乱想的大脑,自嘲了一番一把年纪还“色欲熏心”,带着轻微的自我厌恶感,曲同秋像是逃也似的走进厨房,开始认真做起菜来。
              进厨房之前,他故作轻松地对任宁远说:
              “任宁远,这些给我。我去做饭,一会儿就好。今天都是你爱吃的菜哦。”
              事实上,他是故意忽视小珂不在的事实。
              他一直仰慕着任宁远,他想知道关于任宁远的一切事,可他现在不能像年轻时那样,无所顾忌地表达自己的崇敬之情。
              小珂不在,今天的自己独自面对任宁远,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具体的经验。
              对于自己和任宁远的身体接触,他到现在都没有个明确的定位。而任宁远,好像从来都是这么淡定……
              可是,任宁远好像和自己那么默契,接过自己手中的东西的时候又那么自然。
              其实能为任宁远做饭,他就觉得莫名其妙地开心……
              是那种很想哼出一首歌的开心……
              ……
              又……这样细细碎碎地想事情了,倒是难为了手上正在切的菜,一点也没走形。
              任宁远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厨房门口。
              “同秋,就我们两个人吃,简单点就好。”
              他一直干净清洁,很难和厨房这种油烟芜杂的地方联系在一起,“君子远庖厨”,这句话讲得真是一点也没有错。
              “哦,好,也没有多复杂。”听到任宁远平静的话,他惊了一惊,也没抬头就回答道。
              “还有,把外套给我。”
              曲同秋又为自己的13点囧了一下。ORZ……他……真的是忘记了……
              --------------------------------------------------------------------------------------------------------
              *此处消音,不知道任公馆(?)服务人员的具体情况
              囧囧囧囧囧囧
              不要问我曲papa为什么会像狼妈那样ORZ……

              存稿的最后一点也没了……
              又……默默滴爬下去


              回复
              举报|8楼2010-03-30 07:00
                回复:10楼
                sf乃真……


                回复
                举报|11楼2010-03-30 08:18
                  回复:12楼
                  抚摸~~~
                  我也不知道……适合曲爹哼的歌是什么……囧
                  介个情节……是……剧情需要……我自己编的……
                  乃自己……想象吧……


                  回复
                  举报|13楼2010-03-30 08:26
                    不知如何广州入户怎么办? 户政企业帮到您!!
                    广告
                    回复:12楼
                    还有,
                    此文比较慢热……
                    没让店长鸡冻我怕会被大家打死……
                    于是等写多一点再发上来吧……

                    mua一个……


                    回复
                    举报|14楼2010-03-30 08:35
                      回复:15楼
                      好……


                      回复
                      举报|16楼2010-03-30 08:39
                        我在这守着,楼主加油哦!


                        回复
                        举报|18楼2010-03-30 08:55
                          顶起来,话说俺最有感觉的就是君子的同人···


                          回复
                          举报|19楼2010-03-30 08:55
                            呼唤楼主~~~~~~~~


                            回复
                            举报|21楼2010-03-30 10:20
                              慢热不要紧,
                              但素表坑……
                              搬小凳,坐等……


                              回复
                              举报|22楼2010-03-30 10:42
                                谢谢楼上亲们的支持~~~
                                我又来了~~~~



                                回复
                                举报|23楼2010-03-30 11:50
                                  4章
                                  任宁远拿过外套,连同自己的挂在了衣帽架上。
                                  那个人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虽然一股脑儿冲进了厨房。
                                  从店里回来,又去买菜,连口水都没喝就开始做饭,刚想让他休息一会儿,看着他那么投入的样子,终究没有开口。
                                  男人的厨艺一流,听着他轻哼着歌,下手敏捷,像是要在一亩三分里大展身手。他不想去打扰那份怡然自得。
                                  而且那个人是在为他做饭。
                                  任宁远其实很享受这种感觉。这么多年来自己在这座城市里有不少住处,可没有一处给那种别人习以为常的“家”的感觉。然后有一天,那个叫曲同秋的男人回到了他身边,还愣生生地给他带来了个女儿。他没想过自己的家是什么样子,但这个男人到底令自己不用一个人孤独终老。
                                  手下的杂志没翻过几页,男人就把饭桌摆好了,菜也端上来。一边拿碗盛米饭,一边招呼自己到餐厅吃饭。
                                  “同秋,难得小珂不在,先别急盛饭,我们喝点酒。”
                                  “哦。”男人好像一时没反应过来。沉默了一会儿,继而说:
                                  “那个,任宁远,你去拿一下吧,我给小珂打个电话。这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也不知道吃没吃饭。”
                                  当爸爸的总是惦记自家的女儿在外面过得好不好,以至于吃饭之前都要打个电话问候一声。
                                  于是男人真的走到客厅,拿起电话拨号。
                                  任宁远走到酒柜,慢慢挑选了一瓶合适年份的红酒,又去厨房拿了两个杯子。
                                  他家里的那一大一小絮叨起来要好一会儿。
                                  男人和女儿讲电话之前,捂着听筒,转过身来对自己说:
                                  “任宁远,我只要一点点就好,明天还要到店里忙……”
                                  说完这句话很快地转过身去。
                                  “小珂啊,我是爸爸。你那边怎么样?还习惯吧?晚上有吃饭吧?”
                                  ……
                                  “嗯,我和你任叔叔正要吃呢。……啊,是啊,我今天回家做饭了……是啊,你任叔叔今天也早回来了……”
                                  ……
                                  “帮你录电视,好啊,就是前段时间我们一起看的那个是不是,还没完结啊……吃完饭就帮你弄。”
                                  ……
                                  “什么,你们带队的实习老师很帅?你好像有点喜欢他?”
                                  “我说小珂啊,你不是喜欢乐斐么?怎么又不喜欢啦?”
                                  ……
                                  电话好像没有继续下去,就被挂断了。

                                  任宁远就在电话挂断的几秒钟之前接到了小珂的短信,好像是一边给男人讲电话,一边给自己发的:
                                  “任叔叔,今天乃要是攻不下我爸爸,乃就不是男人。
                                  可是乃要是攻坏了我爸爸,乃也不是男人==”
                                  --------------------------------------------------------------------
                                  (挡)喜欢小珂的表打我……介个只是山寨版的……
                                  就当作为同人女的小珂也上龟狼星看小说吧,囧。


                                  回复
                                  举报|24楼2010-03-30 11:51
                                    自己坐沙发~~~


                                    回复
                                    举报|25楼2010-03-30 11:53
                                      再贴一章~~~
                                      5章
                                      曲同秋刚才小小的幸福感被女儿“据理力争”的一句“谁……谁说我喜欢他,爸爸你不要乱讲……”以及挂断电话的“嘟嘟声”给冲淡了。听女儿的口气,她显然是喜欢乐斐的。可是女儿也不跟他说,居然还为了个小子挂她爸爸的电话。都说女大不中留,但小珂一直是他的骄傲,他从来没想过小珂会离开他。他有一点难过,也有一点感伤。
                                      曲同秋那点对任宁远的小小心思是被“担心女儿”占据了。他不知不觉地对着任宁远念叨起爸爸经来。
                                      实际上,现在他对着任宁远说得最多的就是女儿如何如何。
                                      他也只有任宁远这一个倾诉对象。
                                      任宁远永远不会说烦,总是那样平静地听着。
                                      回餐厅坐下,对面的任宁远已经开始倒酒了。
                                      一边接过任宁远给自己倒的一小杯红酒,一边说道:
                                      “小珂这孩子,刚才居然挂了我的电话。忘了问她怎么把人都请走了。”
                                      “嗯,没关系。”
                                      象征性地碰了一下杯。
                                      “对了,乐斐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
                                      “小珂刚才跟我说,她好像喜欢上她的老师,可我又觉得她是喜欢乐斐的。她说喜欢这个又说喜欢那个,没个定性。任宁远,你说他到底像谁?”
                                      正在小口品酒的任宁远看了他一眼。
                                      曲同秋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这这这……好像有点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说小珂像自己吧,他对任宁远也说不上是纯粹的喜欢,对庄维也说不上是纯粹的爱慕,可就是和两个人都发生过关系。说小珂像任宁远吧,他从来都不知道任宁远到底喜欢过谁……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词来解释,不觉有些脸红,窘在那里。
                                      任宁远也不接话,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
                                      “任宁远,等小珂回来你说说她,小珂大了,都敢没说再见就挂我电话了,他越来越不听我的话,我这个爸爸当的……真是……”
                                      还没来得及去感伤“果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之类的往事,
                                      自己的嘴唇冷不防被啄了一下。
                                      他没发觉任宁远是什么时候站起身来的。等他发觉过来,任宁远扶着酒杯,好整以暇地坐着。
                                      任宁远刚才……隔着桌子……吻了自己一下……
                                      他有点短路,有点理不过来,却听得任宁远缓缓地说:
                                      “别想太多,嗯?孩子长大了,到了青春期都有些叛逆,不愿意大人管着她。她喜欢谁就让她去喜欢,我们也不能约束她。小珂只是有点激动,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先吃饭,嗯?”
                                      听了任宁远的话,对小珂的事宽了宽心。可那一下嘴唇的轻触,令自己有点如坠云雾。
                                      一时转不过弯来。
                                      于是只能模模糊糊地回答了一声“哦”。
                                      然后端起酒喝了一口。


                                      回复
                                      举报|26楼2010-03-30 11:54
                                        木有伦~~
                                        先自己顶~~~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0-03-30 12:00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此文写的是日常的生活
                                          没有多少跌宕起伏的情节

                                          第一次写文~~请谅解~~~


                                          回复
                                          举报|28楼2010-03-30 12:11
                                            还是木有伦……
                                            滚下去继续写……


                                            回复
                                            举报|29楼2010-03-30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