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775贴子:1,287,277

【周末小剧场】姨太专属的情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个么……这是昨晚通宵写论文结束后滴产物

大概会有三部分,我写多少发多少吧
虽然它不长,也有可能是坑不是= =|||||

四爷啊,俺几么想你T_T


回复
1楼2010-02-28 17:08
    其实我忘了说,标题本来是 姨太专属的情qu,不过怕宏哥和谐,我给改了,现在这标题几么木有情qu 望天……


    回复
    2楼2010-02-28 17:10
      关于宠物


      段衡给乔四弄来了一只猫,纯种波斯猫,漂亮的皮毛,手感颇好。
      这是段衡送给乔四的宠物。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要送宠物,纯粹是段衡怕他的乔四爷在家闷着了。
      三个人过日子,一个要工作养家,一个要左右侍奉(没错,我把小鹿少年留下了= =+),剩下的乔四多少就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总不能把小路送给他当宠物的,段衡如是想。
      于是便有了这只波斯猫。

      乔四送过很多礼物给很多人,收到的也不少,不过收到一只猫,还是头一回。
      更何况这只猫怎么看,都有点段衡留给他陪着养老的意思。
      因此,乔四实在表现不出多大的热情。

      这只猫左右是留下了,乔四说不出“这猫让我有我成了个糟老头子的感觉”这种话。
      但这猫并不受宠,更多的时候只是慵懒地趴在乔四身边,一动不动,连叫都不屑于叫一声,有它跟没它实在没区别。
      有时候乔四看它一眼,它心情好便回望一眼,绿幽幽的眼睛,没什么感情的样子。
      乔四觉得那猫应该也不喜欢他,但就是跟自己寸步不离,像个影子。

      乔四不喜欢这猫,但段衡不知道,总觉得有个活物代替自己白天不在的时候陪着乔四,总归是好的。
      渐渐的,乔四对这猫的存在也习惯了,即使它难得吭声,难得对自己表示出亲昵,好歹是个伴。

      这天下雨,天阴沉沉的。
      乔四实在有些百无聊赖,电视那种东西他已经多年没看过了,电脑的作用也只是当年用来记账。
      至于网游,网聊,在乔四看来,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四爷,您每日坐着发呆不觉浪费时间么?)
      于是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乔四命人开车去段衡的场子看看,心里还想好了,要是那人问,就说是来赌两把,打发时间。
      结果车还未到赌场,一个急刹车惊了乔四,险些撞上前面的椅背。

      司机拼命道歉,一个劲儿说,四爷对不起,前面突然有东西冲出来,不得已才急刹车的。
      乔四本就不是爱动气的人,只问,什么东西?
      一只狗。
      哦?乔四偏过头看了看一边吓得半死的小动物,是只黑色的哈士奇,因为下雨的关系,皮毛胡乱黏在一起,混着泥泞,湿漉漉的
      眼睛眨巴眨巴的,竟看向了乔四望去的方向。

      一只流浪狗而已。

      没再说什么,乔四命司机继续开车。
      车窗外的雨还在下,整个世界好像都是嘈杂的,乔四闭着眼睛养神,心却难得静不下来了。
      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好像总在眼前晃,熟悉而陌生。
      还未到赌场,乔四开口道,开回去吧,刚才那个地方。


      出去的时候是三个人,回来就多了一只狗。
      乔四只是想,要是回去,那只狗还在那个地方,就带回去吧。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想要这么做。
      神奇的是那只狗竟然真的在那个地方,蜷缩在路边的垃圾桶旁,甚至都不知道找个避雨的地方。
      真是只笨狗。乔四叫人把狗抱上车时是这么说的。

      段衡到家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情景:乔四安然地坐在沙发上,脚边趴着一直黑色的大狗,脑袋趴在乔四脚上,那只光晓得
      睡觉的波斯猫此刻无比兴奋,围着狗来回转,时不时伸出爪子挠一下大狗的皮毛,又迅速收回,兴趣浓厚的样子。

      段大哥回来啦?路子维迎上去,接过段衡的外套。
      这是怎么回事?
      哦,那是四爷今天捡回来的狗狗~~

      青年绕到沙发背后,微凉的嘴唇贴到乔四的后颈处。
      四爷,我回来了……
      乔四被这突如其来的触碰一惊,却也知道那人是段衡,点点头,任由那人的唇在后颈处游移,越发放肆。
      青年从背后环住乔四,一点一点收紧手臂,接着翻身坐进沙发,脑袋趴在乔四胸前。

      四爷今天出去了么?
      嗯。
      可以告诉我出去做什么吗?
      乔四看了眼脚边的哈士奇,说,捡了一只狗。
      青年笑笑,坐到地上捏狗狗的耳朵。洗干净后的哈士奇体格健壮,毛色纯良,很是漂亮。
      学着那大犬的样子,趴到乔四膝盖上,青年道,四爷,您给这狗起个名字吧。
      青年杏仁儿般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没来由的,乔四给看得有些心慌,随口说,狗子吧。
      哈?!青年看着乔四一本正经的样子,接着笑了开,狗子呀,真好~

      PS:四爷,您想叫它段狗狗就明说嘛,别扭个啥~


      回复
      3楼2010-02-28 17:10
        支持支持~~~


        回复
        4楼2010-02-28 17:20
          小剧场你还敢说坑?
          一定要填完.....泪


          回复
          5楼2010-02-28 17:30
            太支持了~~~


            回复
            6楼2010-02-28 18:09
              顶,我对那狗和猫有兴趣


              回复
              7楼2010-02-28 18:46
                俺看好狗狗跟猫咪哦!


                回复
                8楼2010-02-28 19:13
                  恬淡风?瓦喜欢啊~


                  回复
                  9楼2010-02-28 19:17
                    填文T T


                    回复
                    10楼2010-02-28 19:20
                      啊啊 我是冲姨太来的


                      回复
                      11楼2010-02-28 19:38
                        狗子、??、?

                        四爷您太喜感了~


                        回复
                        12楼2010-02-28 19:41
                          狗子。。。够直白的名字啊


                          回复
                          13楼2010-02-28 19:50
                            回复:17楼
                            俺是个CJ的人嘛,清水是正常的,望天...


                            回复
                            18楼2010-02-28 21:13
                              姨太饭过来找情调…
                              狗子你就不怕冬至被炖了么?


                              回复
                              19楼2010-02-28 21:17
                                死狗子!乃以为起了这个名字乃就能跟段段争宠了吗?


                                回复
                                20楼2010-02-28 21:19
                                  这样的四爷好有爱。。


                                  回复
                                  21楼2010-02-28 21:20
                                    姐姐我来了!

                                    我觉得吧,我们家段狗狗戏分不够重,好吧,我的意思是重口味…


                                    回复
                                    22楼2010-02-28 22:04
                                      喜欢段段

                                      每次有投票我都很煎熬

                                      四爷还是段段 这是个问题

                                      最后我总是念着“你们是一体的”

                                      然后投给段段    四爷,我对不起你


                                      回复
                                      23楼2010-02-28 22:24
                                        顶!!!!!


                                        回复
                                        25楼2010-02-28 23:31
                                          好好的肉被狗子吠没了==


                                          回复
                                          26楼2010-03-01 00:27
                                            莫灰狗子。。。。


                                            回复
                                            27楼2010-03-01 15:48
                                              继续,好有感觉地文~


                                              回复
                                              29楼2010-03-01 18:28
                                                狗子好有爱,

                                                不过,好想念四爷的鹦鹉啊 = -


                                                回复
                                                30楼2010-03-01 23:35

                                                  关于糖果


                                                  乔四最近开始变得嗜甜,糖果点心不离口,饭不好好吃,光眼巴巴望着饭后甜点,连早餐喝的粥,都让人给改做了糖粥。
                                                  段衡对此很是担忧,一个人一成不变不见得是好事,但突如其来的转变,却总能产生副作用。
                                                  这是段衡的人生领悟之一,却被用到了乔四爷爱吃糖的问题上。

                                                  还是之前那个老中医,听段衡转述后叮嘱,为了四爷的健康着想,饮食应尽量清淡,嗜甜更不可过分。
                                                  若是换作以前的乔四,一个人既不让他跟喜爱的青年一块儿睡觉,还不让他吃糖,定是罪该万死的。
                                                  可惜好多事情已经今非昔比,乔四在饭后半小时内都等不来心心念念的小桃酥时,也只能在内心咒骂那背时的老中医下次再来时给狗子“不小心”啃到。

                                                  这屋子里的人早已不是往日乔家个个都听命于乔四的手下了,虽然同是“四爷”和“段爷”,但显然段爷的话在某些时候更起作用。
                                                  好吧,其实是大多数时候。
                                                  于是乔四想吃糖的欲望活生生给周围一双双正直的眼睛压到了墙角。

                                                  这日,路子维领着刚洗过澡吹干的狗子进来,就被乔四给叫住了。

                                                  小路啊,怎么平时不见你吃零食呢?乔四尽量保持温和的态度。
                                                  四爷,我们家穷,从小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哪里吃得了零食?虽然现在条件好了,不过也没那习惯了。小路规矩地回答。
                                                  哦?那……连糖都不吃?
                                                  呵呵,四爷,小孩儿才吃糖呢~
                                                  = =||||

                                                  乔四有些窘迫,脑海中浮现出小鹿少年指着自己叫乔小四的场景,着实有些恐怖,无视一旁的美少年,不再作声。
                                                  狗子近来越发放肆,见乔四精神不济,跳上沙发把头搁乔四腿上,哼哼唧唧不知在想些什么。
                                                  乔四摸着自己捡回来这狗,突然想起什么,眯着眼睛笑,招手道,小路啊……
                                                  四爷,狗子不吃糖。

                                                  小鹿很正经,四爷很受伤。

                                                  当天乔四爷就闹起了别扭。
                                                  段衡请来的特级大厨做那满桌子菜是动也不动,在赌场被事务缠身的段衡听闻消息,甩手就奔回了家。
                                                  听路子维那么一说,心里早就了然了大半,挥手叫人撤了饭菜,挽起袖子便去了厨房。

                                                  坐房里声闷气的乔四闻着饭厅里飘来的甜甜的香味,越发觉得饿了起来。
                                                  但四爷毕竟是四爷,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能轻易被两盘菜蛊惑。
                                                  这段衡管天管地,竟管到乔四吃糖的问题上来了,是孰皆可忍,他乔四也不能忍!

                                                  段衡抬着糖醋松鼠鱼,樱桃肉等菜钻进房里时,特意一脚踹开了跟在屁股后面的狗子。
                                                  房门紧锁。

                                                  四爷。
                                                  ……
                                                  四爷吃饭。
                                                  ……
                                                  四爷我喂您吃饭。
                                                  ……

                                                  乔四做什么都在行,摆架子那是尤其在行,面对青年的温言软语,愣是不开口。
                                                  段衡也不急。托盘放到桌子上,夹起一块鱼肉,小心挑了刺,送到乔四嘴边。
                                                  四爷,您今天要不吃饭,我就在这儿烦您一晚上。段衡一副赖皮的样子,柔软的样子竟有了可爱的味道。

                                                  小媳妇儿都撒娇了,没有不捧场的道理。
                                                  在段衡的温柔攻势下,乔四爷总算开了尊口,含住了那鱼肉。

                                                  段衡又笑了。
                                                  四爷,不让您吃糖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若是为了讨四爷开心就拿您的健康开玩笑,段衡是死也不愿意的。就算得罪四爷,我也要看着您健健康康的,更何况……
                                                  青年顿了顿,欺身向前,道,嗜甜只是一阵子的问题,四爷要是想吃糖,何不试试其他的方法……
                                                  说罢,青年便送上了自己带着奶油香甜气息的唇……

                                                  ………………

                                                  这个晚上,一直趴在房门外的狗子在夜深人静时隐约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四爷,是糖好吃还是我好吃呢?


                                                  收起回复
                                                  31楼2010-03-02 01:2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