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七夕吧 关注:80,485贴子:3,363,579

【文章】《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你的生命》 |作者:夏七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到有人找   就打出来啦   认真欣赏吧


回复
1楼2010-02-26 17:26
    《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你的生命》文/夏七夕


    她说,亲爱的,没关系没关系,时间说会痊愈。



          在追连载《后来我们都哭了》的许多花粉,都曾在贴吧论坛各个地方表达对里面人物米楚的喜爱,他们喜爱米楚甚至超过了女主角林洛施。
         他们都在追问我,七,米楚风光的背后,是不是也曾有过心酸的故事。不然这个女孩怎么会肆意长成今天这种霸道,偶尔又感性的模样。
         那是多久前的故事了。四年前,是有过这样一段心酸的浪漫。
         只是它埋藏在我记忆里太久太久了,久得让我觉得那只是一场电影。如今,我终于把那段回忆挖出来,晒在太阳光下。
         这篇《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你的生命》送给知道现在还不知情的好友,米楚。


    回复
    2楼2010-02-26 17:37
      Charpt One---------------------------------

           宣告某位“正牌男友”正式变为“前男友”后,我提着在商场里疯狂购买的大包小包站在马路边打车。
            悲怆的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每个男生起初都说喜欢我,到最后听到我说分手,就统一了口径一样对我说,米楚,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跟你在一起没有好结果。
            每次我听到这样的话,都微笑着仰起头,转身,高傲地走自己的路,不再回任何话。他们的话,只会让我在心里更加坚定丢弃这份爱的决心。最真的爱,是彼此回首时还是朋友。而非还未离开,便开始用锋利的言语在对方的心上用力地划上伤痕。
            他们都说我如传闻中一样难伺候,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其实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关心我的男朋友——过马路时他会走在我的左边,买完东西他会很绅士地帮我提包,而不是在我胃痛的时候带我去喝烧刀子,在我来“大姨妈”时带我去蹦迪。
            是的,我喜欢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的生活,可我更需要的是一个关心我、疼惜我的人。
            如果他们做不到,那,我不愿意将就。

            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停在我面前,我迅速地钻了进去,把那些烦恼的问题抛在脑后。
      靠在椅背,打开刚买的两个糖葫芦袋子,大口吃了起来,边吃边打电话向林洛施哀叹,我要换新男朋友了。然后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向她大倒苦水。
            林洛施说,那些男生没一个真爱我的,不然的话他们会发现其实我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
            我也趁机对她文艺了一把,相爱容易相处难。
            说这话时,我打开窗,把未吃完的糖葫芦丢出窗外。我真不是一个环保的人,随手丢东西的这个动作我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突兀,丢完后也没有一丝愧疚。
      出租车猛地停下,打断了我的思绪。只听见前门“啪”的一声打开,又关上,司机的身影从窗边晃过。
            正在打电话的我不明所以,伸出头朝窗外看,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看你,出租车的小司机。
            你穿简单的白色T恤,因为是棉布的料子,所以显得有些皱。你不像我认识的那些男孩,衣服上总会有耐克或者阿迪的LOGO。短短头发的你硬朗得像只刺猬。只见你朝后面奔跑了几步,弯腰在地上捡起什么后,又朝垃圾桶跑去。
            不知道为什么,你奔跑时,我觉得你像一只破浪的海鸟。不过瞬间我便意识到,你刚刚捡的是我丢出去的没吃完的糖葫芦。
            这个认知让我相当无语。所以当你丢完后又快速跑回来坐回车里,仿佛刚刚的一幕不曾发生时,我不客气地说,喂,你这样做是为了让我觉得羞耻吗?
      你回过头时脸微红,但面容格外清秀,微笑起来唇红齿白。你腼腆地笑道,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你说这话时语速缓慢,所以显得很真诚。
            我对你翻了个白眼,今天我心情不好,别说朝窗外丢糖葫芦,就是丢原子弹,都不是什么大事。没听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吗。
            你坐在驾驶座上呵呵地笑,并不答话。

            到了小区时,我转了转眼珠,决定捉弄你一下。
            我假装对路不熟,让你绕着小区左转右转,并且专挑一些狭窄不好倒车的地方走,你听话地打着方向盘。
            就连到最后一个死胡同,倒车很困难时,你竟然还乐呵呵地安慰我说,别急别急要不跟朋友打个电话问问路?
            我假装正经地翻了下包,花容失色道,糟糕,我忘带手机了。
      你立刻殷勤地递上自己的手机说,用我的。
            你的手机是老式的诺基亚,像你的人一样,愣头愣脑。我在你小心地倒车时把手伸进包里把手机调了静音,然后用你的手机拨号,半天后挫败地对你说,没人接。
      于是那个下午,你带着我在小区里绕了半个小时,我本来想捉弄你一下,但看你在这半个小时里都是一副“真诚为你服务”的模样,终于败下阵来,朝一旁的楼一指说,就是这里了。
            下车时你边找钱边关怀地问道,要不你先下去看看,不是的话我们接着找。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
            但我已经不耐烦了,我利落地接过零钱头也不回地下车,没错,就是这里。
      那天我气得回去吃了四个冰激凌才放过我自己,上帝为什么不能让一个失恋的人找点乐子呢?
            吃完冰激凌后我咬牙切齿地对着空气喊,沈丁丁,我不会放过你!
            是的,你是我第一次整人碰壁,所以我深刻地记着出租车前面摆放的司机牌照上的名字。


      回复
      3楼2010-02-26 17:40
        Charpt Two---------------------------------

             我新交的男朋友约我去泡吧,但实验高中是半封闭式学校,只有周末才能自由出入。更何况,学校还是在郊区,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就是翻墙出去,都要走半个小时才能打到车。
              黑灯瞎火的,我又长得这么“不安全”。思来想去,我翻着电话簿想到了你。
        林洛施在旁边鄙视我,她说我就是一自来熟,给我一根杠杆,我就能撑起一个地球。给我一个男人,我没准就能折腾出一个国家。
              我没理她,因为我假装听不懂她说的话。
              我给你打电话,你真是个好孩子,我刚说了句“喂,窝是米楚,丢糖葫芦的那个”,你就记起了我,并且同意来接我。
              那天晚上,我利索地翻到墙头时,便看到你站在墙头下傻笑的脸。
              墙边的蔷薇花开着,芳香四溢,夏夜的风微微凉。我想如果墙头下站着的不是你这个丧气的人,那此情此景一定像偶像剧一样浪漫。
              我垂头丧气地接受事实,在墙头上站起身准备朝下跳,你却惊慌地举手拦我说,你不要动,不要动。
              我不明就里地看着你,你迅速地跑到车上,然后开着自己的那辆小夏利紧紧地靠在墙边后,你从车里走出来,微笑着说,你踩在车顶上下来会比较安全。
              林洛施曾说过我没心没肺,就像此刻,我边不在乎地把脚踩在车顶顺势蹦下来,便颐指气使地对你抱怨,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害我等你了半个小时。
              你慢腾腾地好言好语跟我解释,那个客人本来要下车的,后来又要去别的地方,对不起阿。
              我冷哼一声,坐在车里没有理会你。
              看你大老远地从市里跑来接我不容易,所以我没再想法子捉弄你。

              车很快便到了酒吧门口,你抬头看了下外边的牌子脸色有些不自然,似夹杂着落寞和黯然,就连找钱都找错了。
              因为新男朋友在酒吧门口张望,所以我只是敲了下你的头便急忙下了车,并没有过多地在意你的表情。
              直到很久之后,我在酒吧里遇到叶萱,才知道那晚你为什么会有那样悲悯的表情。
              不过那晚,我和新男朋友手牵手走进酒吧没多久,就被拎了出来,因为他喝了一口酒亲我时,我侧着脸竟然看到了郑玉玺,他好像和几个客户来寻乐子,坐在不远处的桌边,做一当他一转头也看到我时,立刻就拨开人群朝我走来,他一定想不到本应在学校念书的女儿竟然混迹在酒吧,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男生亲吻。
              我看着他靠近的身影,直直地站在原地,挑衅地看着他。
              他一把揪起我往酒吧门口走,他才放开手,脸色铁青地看着我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冲他冷笑,就允许你来这里鬼混,不许我来阿,酒吧又不是你开的!
              他再次脸色铁青地抓起我说,我送你回去。
              我挣扎,郑玉玺,我告你,别以为你给了个精子给点钱,就能有个活蹦乱跳的女儿…
              我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转眼间,我的右脸颊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郑玉玺愤怒地扬着手,神情凛然得像一个天下间最合格的父亲,我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我摸着脸笑着问他,郑玉玺,你还记得你当初也是这样打米丽倩的吗?
              郑玉玺愣怔在原地,我趁他愣怔之际甩开他的手,尖声叫道,我不是米丽倩!我今天爱吻谁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说完,我就四下搜寻新男朋友的身影,我要当着郑玉玺的面跟他接吻,我要郑玉玺明白我今天的堕落,跟他分不开,他是我堕落青春里的功臣!
              但是新男朋友早已没了人影。我正焦急时,你突然从不远处的街道边的出租车里钻了出来,冲我喊道,米楚米楚…
              你似乎看到了刚刚的一幕,着急地朝我奔来,甚至撞到了一对情侣都没来得及道歉。你刚冲到我面前拉着我问,出什么事了?
              我一下扑到你怀里,抱着你,踮起脚尖,吻上你的唇。
              直到看到郑玉玺转身离开的背影,我才放开你。
              你不知所措地看着我说,米楚,你不要哭,不要哭。
              我想说谁哭了,你才哭了,你全家都哭了。但扬起手摸脸,手上却一片濡湿。


        回复
        5楼2010-02-26 17:43
          Charpt Three---------------------------------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学校,而是让你把我带到了一个网吧。
                我坐在网吧里上网,抽烟。很长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网吧,我觉得这里喧嚣,烟雾缭绕。谁都不会关心自己旁边坐着的人是在哭还是在笑,因为网吧里所有的人最关注的都是自己面前的电脑。你坐在我旁边的凳子上,看到我抽烟时有些惊愕。你说,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
                我对你笑了笑,没有言语。我没有告诉你我只有遇到两种情况才会抽烟,难过或者冬天,他们相似的特点就是——我的心口会隐隐作痛。冬天我可以为了避免吸到冷气躲到屋子里,但难过不管何时何地,春夏秋冬,无孔不入,所以我需要烟草克制,需要烟雾将疼痛的那一片地方模糊掉。
                那天晚上我在网吧坐到凌晨就开始打瞌睡,你陪我坐到凌晨。你没有上网,一直看着我在网上到处逛。我打瞌睡时,你问我要不要无车里睡。
                我想了下点了点头。我蜷缩在车后排,你坐在驾驶座上,我问你,你怎么办?你笑着说,没事,我不想睡。
                你说了我便信了,便真的安心地睡了。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特别恋枕头。所以我睡得格外不安稳,分不清自己是处在梦境还是现实。
                不过我看不到米丽倩了,她满含眼泪地看着郑玉玺,郑玉玺厉声说,你走了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于是她便真的走了,跟一个男人。她临走前跟我说,她会经常回来看我的。但是此后的每一年我能看到的,便是我们曾经的照片。
                我大声地哭,大声地叫,我恨郑玉玺,恨他的无情。但是米丽倩只是对我笑了笑,她说,是我的错。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错,我拉着她的手不停地哭,我说,妈妈,不要丢下我。
          我是从阵痛中醒来的,睁开眼,在逼仄的车厢里,身上还盖了一件衬衫。我一没枕头就容易从睡的地方摔下来。我爬到座位上,车里没有你的影子。
                我从车窗往外看,街上已经有陆陆续续的行人,还有叫卖的早餐摊。你在早餐摊边,挺拔如一棵白杨树。
                当你抱着买的小笼包和牛奶奔过来,把他们塞到我怀里说,快吃,吃完去上课时,我突然有些哽咽的感觉。
                我低头大口大口地吃着小笼包,却对你抱怨,干嘛不给我买水煎包?!
                你愣了一下,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地笑,对不起阿,我不知道你喜欢吃水煎包。
                转而你又说,你等下。
                说完你就朝马路对面的早餐摊跑去。你的身影在夏季的晨曦里,显得格外干净单薄,你的没有简单澄澈。我见过很多男孩子,他们好看或回玩,却没有一个能像你一样,让我觉得心生安稳。
                我不想说,我让你去买水煎包,不过是为了遮掩眼底的泪。
                妈妈走后,已经没有人会在我睡时帮我盖衣服,也没有人会殷勤地为我准备早餐。

                我跟林洛施说我要追你时,她哈哈大笑道,米楚,你就别祸害人家了。
                她这句话让我急了,我说,Cao,我怎么就成祸害人家了?!林洛施揶揄地偷偷斜我了一眼,你换男朋友比我换衣服的速度都快。
                我说,是,可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沈丁丁这样的男孩。
                她正色道,是,你从没遇到过遮掩的男孩,但这不代表你一定就要去靠近他。
                她说的话让我瞬间冷静了下来,
                是的,友情会比爱情走得更久远一些。停留在身边的安全感为什么一定要变成爱情呢?


          回复
          6楼2010-02-26 17:43
            Charpt Four---------------------------------

                  不过你显然连想念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我第三次见到你时,也见到了叶萱。
                  我终于明白当时为什么你送我到酒吧门口时脸色会突然变得黯然。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见过叶萱无数次,在酒吧里,她对每一个过往的客人问,要啤酒吗?她是拉啤酒赞助的。
                      只不过那时的她是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而此时站在你身边的她,却清纯得像朵百合花。
            你去洗手间时,我上下打量着她,她不卑不亢地回视着我。我冲她微笑,她的回视多么大义凛然,甚至让我觉得自己看到的那个在男人怀里千娇百媚的女孩不是她。
                  不过我米楚是什么样的人,我自认为千帆过尽。我淡定地对她说,我不管你跟丁丁在一起的原因,不过我希望你远离他。
                  我相信,你只是被她的外表蒙蔽了眼睛,假以时日,你知道她在酒吧的工作范畴,一定会放弃她。
                  所以我像个你的正房一样担心你,维护你。可是叶萱只是对我安静地笑了笑,她说,你知道吗,我和丁丁一起长大的。
                  她一句话便堵得我哑口无言。是阿,我怎么能忽视你看她时眼底的怜惜呢?那种怜惜是经过了许多岁月堆积而成的。你并不是一个前卫的人,可没想到连恋情都这么老套,青梅竹马。

                  我有想过把照片放在你眼前时,你会愤怒,但我没想到你会哭。
                  那是我在酒吧里拍的,一个男人搂着叶萱,叶萱欲拒还迎的模样。那是的我,以为自己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你好,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不是保护,而是伤害。
                  那天你看了照片后便疯了一样冲到酒吧里,你拉起正在跟某个男人调笑的叶萱往外走,可是混迹夜场的人哪个是吃素的,男人愣了一下后,反应过来,发现刚刚还在自己怀里的女孩瞬间就不见了,顿时他觉得极没面子,蹭地一下站起身,操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往你头上砸,边砸      边骂骂咧咧,妈的,哪个洞爬出来的东西,敢乱老子场子!
                  那个烟灰缸已速度地朝你飞去,我想也不想地就扑过去,但是,我却比叶萱慢了半步。站在你身边的她,一把推开你,那个烟灰缸直直地砸在了她的额头上。
                  那天,我打电话叫郑玉玺解决了这件事。

                  在诊所包扎时,叶萱没有哭也没有叫痛。你却安静地走了出去。
                  我跟你站在月色里,你仿佛在对我说,又仿佛在对空气说,萱萱她不用这么辛苦的…我不想治病…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不怪她,我真的不怪她。
                  我搜集到你断断续续的言语里的关键词,走进诊所疑惑地问叶萱,丁丁到底得了什么病?
                  叶萱依旧像上次见面时一样,神情坦然,她问我,有烟吗?
                  我刚想从身上摸出来,她又苦笑了一下说,算了,丁丁不让我抽,免得他待会儿回来看到。

                  郑玉玺带我走时,我没有反抗。他叫我郑楚楚时,我也没有纠正他叫我“米楚”,甚至在他说“你以后可以去当女土匪”时我都没有吭声。
                  我只是在他说完后,突然跪在他面前,这是我七岁后第一次喊他“爸”,我说,爸,求你给我二十万。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说话总是慢吞吞的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年纪轻轻便出来开出租车了。
                  叶萱说,所有的事发生在三年前,你们是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三年前,为了减少院长的负担,你们开始出来打零工,卖报纸,送牛奶,在夜市上摆小摊。你们两个人像亲兄妹一样相亲相爱,当然,这是你的理解,因为你不知道叶萱对你暗生情愫。她说,她原本以为,即使你不明白也没关系,至少你们还可以在一起。但好景不长,有刺在夜市摆小摊到很晚,你们收拾完准备回去,但是在路口,却突然有一辆车快速转弯冲撞而来,行走在街边的叶萱正低着头清点着包里剩余的东西而浑然不知,直到听到响亮的鸣笛声才愕然地抬起头,你扑上去一把把她推开…
            叶萱说,那一夜成了她此后的噩梦,她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就会浮现你倒在血泊里的场景。因为是物业,那条路平时又比较偏僻,所以鲜少有人走,那辆肇事的车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防范意识的你甚至连车主的车牌号都没看清。她艰难地叫人,最后是路过的一辆出租车把你送到了医院。高额的手术费让她望而却步,她只能哭着向院长求救。
                  最后,你昏迷了一周才醒来,命保住了,可是,智力却停留在十四岁那年。医生说,要想全部康复,恐怕要去北京做个大手术,手术费大概要二十万。
                  之后,为了还孤儿院的那笔钱,以及为了给你赚取高额的手术费,她便浓妆艳抹地混迹于酒吧里,KTV包厢里。你依然辗转着打些零工,后来闲暇时听院长的话去考了个驾照,因为你平时说话做事都与正常人无异,所以成为了一名出租车司机。
                  叶萱说,她一直告诉你她在酒吧的工作就是把啤酒卖给人家。虽然你潜意识里很不喜欢那样的地方,但是也没话说。直到我给你看那些照片。


            回复
            7楼2010-02-26 17:44
              Charpt Five---------------------------------

                   郑玉玺说,我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不会丢钱去救一个弱智的人。
                    更何况,郑玉玺顿了顿,就算他康复了,难保你不会因为他让我做更多的事。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真不愧是商人,就连亲生女人求他的事情他也如此盘算计划。
                    郑玉玺叹了一口气说,楚楚,不要怪爸爸,任何父母都不会拿出这笔钱的。如果你有个什么事,别说二十万,两百万两千万,我倾家荡产,砸锅卖铁都不会不管你。
                    我捂着耳朵,不听不听,郑玉玺,你不愿意,我就去找别人。
                    我说了这些话就要跑,却被郑玉玺拉住,他厉声说,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学校,以后我会找人看紧你,我花钱送你去念书,不是让你出来玩的。

                    我很久没有看到丁丁和叶萱了,因为郑玉玺叮嘱老师看紧我,我没有机会再逃出去。
                    我开始每日每日地给丁丁打电话,丁丁说叶萱的头快好了,叶萱的头快拆线了,叶萱要去上班了,但是她换了工作,在酒店的前台当收银员。
                    林洛施说没见我给哪个男生打电话这么殷勤过。我也从未发现,把一个人放在心上的感觉,是这么奇妙。
                    所以,除了给你打电话,我每天还给郑玉玺打电话,从开始的软磨硬泡,到最后的威胁,我说,你不给我这笔钱,你会后悔的。
                    郑玉玺却并不搭理我,他坚信我遗传了他坚毅的基因,活到无路可退都不会自杀。所以他任我折腾。
                    他说,楚楚,你就是杀个人,我都能拿钱为你摆平,但是我不会把钱花在一个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郑玉玺的话像警钟一样敲醒了我,他说,他只会担心我的安慰,他只会为我花光所有的钱。
                    那天下午,一个胆大包天的计划在我脑海里酝酿出来。

                    我连林洛施都没告诉,趁着吃饭的时候我翻墙跑出学校,然后找了个一千在网上认识的小混混。
                    我约他见面,并让他喊了几个朋友,那天我没有回学校,而是去网吧上网,然后他们几个人东奔西走,去办卡,去找车,去找声音处理器。
                    因为,我准备策划一桩绑架案。人质是我,目标是郑玉玺。
                    晚上七点,我和他们在大排档吃完饭,料定我不在学校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郑玉玺那里。
                    然后我们一起开车到郊外的某个废弃工厂。小混混说,那里鬼都不会去。
                    小混混熟练地操作者声音处理器,在电话里对郑玉玺说,你女儿现在在我手上,想要换她回去,一个小时内打五十万到这个账号,不然…
                    打完电话后,他们开始跟我有说有笑,我吃着他们买给我的零食说,钱一到帐,你们拿走十万,剩下的四十万转我卡上。
                    小混混嬉笑着同意,但半个小时过后,小混混刷新网银,却没有任何动静。小混混的脸冷了下来,我一把拍在他头上说,你是不是给卡号给错了?
                    小混混说,不可能。我说,再等等。
                    三十五分钟过去了,依旧空白…四十分钟过去了,我变了脸色,小混混的几个朋友也开始抱怨了…
                    四十五分钟过去了…
                    只听到破旧的厂门砰的一声巨响,外边光亮一片,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大声喊着,楚楚,楚楚…
                    我心里惊讶极了,冲出门,竟然看到你惊慌的脸。你看到我时开心地扑了上来说,太好了,你没事…
                    转眼看到我身后的那些小混混,你立刻气愤地捡起身边废弃的铁棍说,你们这群坏人!你们欺负楚楚!
                    在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间,就明白,这次绑架失败。我还没和小混混有所交代,还没来得及和你解释,你举着铁棍便朝着他们扑过去。
                    我没料到小混混找的几个朋友都是社会中人,他们游手好闲,心狠手辣,你还没扑到他们身边,他们便先举着凳子朝你的头砸去。我失声尖叫,丁丁…


              回复
              8楼2010-02-26 17:44
                Six---------------------------------

                      很久之后,那个夜晚成了我此生不敢回望的时刻,每次只要我一想起,心口就会疼痛至极。
                      这种疼痛,不是一支烟就可以**的,抓心掏肺,不眠不休。

                      那晚,你举着铁棍被砸倒在地,然后那几个人又扑上来对你拳打脚踢。
                      小混混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满口脏话,让你XXX破坏我的好事!让你XXX破坏我的好事!
                      我扑上去阻挡,却被他一脚踢开,我嘶声力竭地喊,你们不要动丁丁,我告诉你们,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经年之后,我看到一个问题,你最无能为力的事情是什么?
                      那时,愣了愣,半天之后,泪如雨下。
                      因为,我最无能为力的事情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孩,被一群人打得血肉模糊,使出全身力气却阻止不了。
                      最该死的是,那群人,还是我找来的。
                      小混混和他的几个朋友泄愤似的打完你后,便要开车离开。我抱着小混混的腿求他,送我们去医院。
                      小混混一脚踢开我,猩红着眼说,X开,还指望能从你身上榨点油水,现在这样,都是你那小气的爹害的。
                      他们离开后,我哭天抢地,后悔如潮水一样淹没了我。
                      我跑到厂门口撕心裂肺地叫,出租车,出租车。可是真如小混混说的那般,这个地方鬼都不会来。
                      我看着你开来的出租车,最后咬咬牙,跑进厂里,把你放在肩上,艰难地搬到车里,然后自己坐上驾驶座。
                      我以为开车很容易,不过是转动方向盘,因为我看你,看郑玉玺,开车都是那么轻而易举。所以我也不顾一切地转动方向盘。
                      可是,当我打着方向盘向左时,车不听话地直接朝前面的围墙撞去。砰的一声,我眼前一黑。
                      在意识尚未模糊之前,我听到了周围有警车的声音,还有郑玉玺声音焦急地喊,楚楚,楚楚…
                      我想微笑,因为我想起你来找我时,一定和他的表情一样,焦灼难安,你对我真好,我喜欢你…

                      我再醒来时,是在医院,我的头包得跟木乃伊一样。林洛施坐在床边,我对她微笑,她却哭得一塌糊涂。
                      我问她,丁丁呢?
                      她说,他连夜被送往北京的医院治疗了。
                      我急了,焦灼地准备起身,为什么送去北京?丁丁受伤很严重吗?
                      林洛施扑上来摁住我,你不要动,不严重不严重,是你爸爸决定拿钱给他做手术,所以才转到北京的医院去的。
                      我听了这话后便安心地躺下,苦笑时扯到了受伤的嘴角,觉得有点痛。着算不算因祸得福?不管以什么方法,至少,郑玉玺同意了给你做手术。

                      后来的我常常想,我后悔不后悔当初那样做。
                      因为我打你的电话每天都是关机,而只有林洛施断断续续地给我带来你的消息。因为陪伴在你身边的人,叶萱她不想再联系我。
                      林洛施说你的手术很成功,叶萱在你身边照顾你,叶萱说你记起了他,你们在一起很开心。
                      最后她说,米楚,你爸爸给了叶萱他们一笔钱。
                      我瞪大眼睛盯着林洛施,说,什么意思?
                      林洛施表情悲伤,顿了顿告诉我说,因为他想让他们在别的地方好好生活,不要再打扰你。
                      那,丁丁同意了吗?我死死地盯着她的脸。
                      她关切地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我无力地倒在床上。
                      丁丁,我真为你开心。你的病好了,你也可以在新的地方继续你青梅竹马的恋情了。其实叶萱她挺好的,她为你付出了很多。你们站在一起也很般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想着,我有特别特别地难过。
                      你没有追过我,也没有在离开时用言语伤害过我,你和我遇到的男孩都不一样。
                      但在这一刻,我反倒希望你和他们一样。
                      那样,我至少可以拥有一场你的爱恋。
                      即使短暂,但是也算拥有过。
                      至少,我不会在想起你时,泪流满面。



                Charpt Seven---------------------------------

                      我真的再也没有见过你,在这个城市。
                      我每次走过曾驻足的街道时,都会忍不住回望,可是再也没见过那张熟悉的脸。我每次打车时都会习惯性地看司机的牌照,可是没有一个叫沈丁丁的。
                      我问林洛施,为什么我的心总有一点填不满的疼?
                      她说,亲爱的,没关系没关系,时间说会痊愈。


                回复
                9楼2010-02-26 17:45
                  Charpt Eight---------------------------------

                        我是林洛施。
                        在我的抽屉里一直压着一张卡片,上面画着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手牵着手,两个人中间还稚嫩地画着一颗心。小男孩的名字叫沈丁丁,小女孩的名字叫米楚。
                        那是叶萱给我的。她说,这是丁丁去救米楚前画得图,他本来是想送给她的。
                        可是,再也没有了机会。
                        那天晚上,我接到米楚爸爸的电话,他焦急地问我知不知道出什么事。当我得知米楚被绑架时,又立即打电话给沈丁丁,我想米楚和他在一起的可能最大。
                        沈丁丁不知情,不过听了这个消息就挂了电话去找米楚。
                        米楚爸爸说他边稳住绑匪,边用信号追踪器查找米楚所处的位置。我赶到他那里,坐他的车和警察一起赶到事发地点。
                        那天,我只看到了昏迷在车里的米楚,以及后座上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丁丁。绑匪早就没了踪影。
                        最后在去医院的路上,丁丁断了气。
                        医生诊断说,病人身上有多处皮外伤,危在旦夕,后又遭遇车祸,头部撞击到硬物导致血管堵塞身亡。
                        我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米楚,因为我宁愿看着她依旧像以前一样麻木不仁地生活,夜夜买醉,也不想让她知道,她爱的男孩,死在她无意酿成的车祸里。她的十七岁,不应该在颠沛流离里流泪。


                  回复
                  10楼2010-02-26 17:45
                    Charpt Nine---------------------------------

                          那天,我去林洛施家玩。
                          她在洗澡,让我帮她找吹风机,我无意翻开她的抽屉,看了一张卡片。
                          上面画着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手牵着手,两个人中间还稚嫩地画着一颗心。小男孩的名字叫沈丁丁,小女孩的名字叫米楚。
                          卡片的背面,有林洛施写的字: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你的生命。
                          你走时我都没哭,但是半年后,在看到这张卡片时,我就那样愣怔在原地,难过毫无预兆地扑来,让我措手不及,无法抵挡。大概整整愣了一分钟,我才开始对着无声的空气,大声地哭了起来。
                          沈丁丁,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从此以后,你又如花美眷伴身边,我却只剩似水流年走四方。
                          如果当初无爱,你何必以那样耀眼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给我留下难堪狼狈的记忆。而我,又多恨我自己,爱过那么多男孩,到最后为何唯独记得了你。
                          思念你,爱慕你,眷恋你。

                          洗完澡的林洛施出来迷茫地问我,你怎么了?
                          我举着卡片哽咽地问,你为什么画这样的画让我难过?
                          林洛施愣了愣,笑了,她认真地说,米楚,因为我想让你明白,丁丁已经变成了回忆,退出了你的生命。
                          她顿了顿,看着我的眼,真诚地说,我相信,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少年,与你人生一场,长乐未央。
                          窗外蓝天一片,有鸽子在外边飞过。她问我,喜欢这张卡片吗?
                          我望着窗外的白鸽,沈丁丁,半年了,是不是该与你告别了?
                          最后,我缓慢地对洛施点了点头,喜欢。
                          她说,送给你,他已退出你的生命。


                    回复
                    11楼2010-02-26 17:46



                      审核当中按了好几次 所以就重复了一个


                      回复
                      12楼2010-02-26 17:47
                        这个文的结局不是很悲伤,可是我还是难过了好久。


                        回复
                        15楼2010-02-26 18:24
                          很奇怪,这篇文现在成了我心目中的NO.1


                          回复
                          16楼2010-02-26 18:45


                            我好想要书。-


                            回复
                            17楼2010-02-28 11:32


                                 支持七夕。

                                


                              回复
                              18楼2010-02-28 12:15
                                楼主辛苦


                                回复
                                19楼2010-02-28 14:28
                                  我今天刚买到书 还没来得及看


                                  回复
                                  20楼2010-03-01 19:46


                                    回复
                                    21楼2010-04-08 21:21
                                      哭的我直抽搐。


                                      回复
                                      22楼2010-04-09 13:07
                                                                       


                                        回复
                                        23楼2010-04-10 12:48
                                          为什么我买不到书??泪奔。。。。。。


                                          回复
                                          24楼2010-05-21 23:58
                                            我好喜欢你


                                            回复
                                            25楼2010-05-23 00:34


                                              回复
                                              26楼2010-05-29 23:11
                                                七夕永远是最棒的!


                                                回复
                                                27楼2010-06-07 19:19
                                                  很美的文字、没得让人心疼


                                                  回复
                                                  28楼2010-06-12 11:36
                                                    顶、狠赞、狠赞
                                                    这篇让我印象很深刻,一直记得


                                                    回复
                                                    29楼2010-06-12 13:10
                                                      真正的爱情重来都不会开长地久。


                                                      回复
                                                      30楼2010-06-14 23:53
                                                        太不公平了 有情人不能天长地久


                                                        回复
                                                        31楼2010-06-15 10:00


                                                          回复
                                                          32楼2010-06-15 10:01
                                                            夏七夕的文文为什么都是杯具????


                                                            回复
                                                            33楼2010-06-15 15:13